新网址: yazhouseba.co

爹爹哥哥和我


风轻云淡,乾坤朗朗,绿荫簇簇,水清山碧。

大荒泽的天空开始显得不安宁,野兽飞禽惶惶不堪,四面八方来回乱窜,彷佛找不到方向,三角兽成群结队,趁机捕杀弱小猎物,碧绿的青草上,淳淳的河流顿时血流满地,殷红的,碧绿的,紫色的,各种鲜血一声声「扑哧扑哧」飞溅起来,落在碧草上,流进河流里。

顿时,东边天空出现一片黑红色的煞气,三角兽的捕杀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抬头望向那黑红色的煞气,仰天长吼一声,一双双铜铃大的眼睛顿时变成黑红色,带着更加凶恶的煞气,雌性三角兽不安地在地上乱弹着蹄子,不约而同地胯下的一根根凶器长长伸出来,露出紫红色的大龟头,体型巨大,那生殖器却是勃起到了粗壮大腿的一半。

雌性三角兽却是同时长嚎一声,翘起尾巴,露出那血盆一般大的野兽牝户,翘起了肥厚的屁股,连连向雄性三角兽靠近。

雄性三角兽兴奋长吼一声,前蹄抬起,粗长的凶恶肉棒一声声「扑哧扑哧」地爽快插入雌性的牝户里。

雌雄三角兽同时仰天长号,天地间顿时响起了野兽交合的响声,粗大的肉棒撞击着肉呼呼的牝户,拉出来却是水淋淋的像是瀑布一般流在地上,雌性三角兽爽的摇头摆尾,连连长号。

配对不成功的雄性三角兽,欲火高涨,有的找到了弱小的野鹿,生生压在身底下,粗长的肉棒也不知道是对准了野鹿的牝户还是肛门,「扑哧」一声,可怜的野鹿从尾到到头被三角兽的肉棒生生穿透,三角兽不过瘾,一个接一个地把野鹿,猛犸象,甚至抓住了凶残的剑齿虎,也被生生撕碎。

有的却是追不到其他弱小野兽,竟然直直地站起来,对着参天大树,那粗大的肉棒「嘭」的一声把三围粗的大树穿了一个洞,却是兴奋地抽插,肉棒鲜血淋淋,有的生生把肉棒顶断,倒卧在地,仰天哀号。

整个世界疯了,弱肉强食,淫欲满天,惊得一个孱弱的人躲在了一个寂寞的角落里,看着这个疯狂的世界,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唯恐三角兽找到他,将他轮奸或者被撕碎。

那是个男人,嘴角挂着凝固的鲜血,眼神呆滞,气息微弱,刚毅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闭上眼睛,颤抖地呐呐自语道:「风儿,哥哥好想你,啊!」

此人就是逃出来的太昊,华月下令缉拿他的时候,他听到了,华月手下的十二幽鬼,他是见识了,自己一身本领,却是败在了十二幽鬼的手下,被华月囚禁,他自己被妹妹打伤了,不能再战,拖着伤体早早逃脱了。

也许是受到了三角兽和天空黑红色的煞气影响,他自己也雄性大发起来。

虽然伤痛难支,但是胯下的男根却是不由得勃起来,想着妹妹挺翘丰润的屁股,芊芊柳腰,饱满的乳房,还有七天前的晚上他的肉棒在妹妹娇嫩的阴唇疯狂抽动,虽然没有插入妹妹那朝思暮想的诱人阴户,但是意淫的力量是无穷的。

他在迷迷糊糊中,突然看见妹妹赤身露体地扭动着圆翘的屁股,随着走动,那胸前饱满的奶子上下颤抖着,结实丰润的修长美腿,美腿间随着走动,那光溜溜洁白五毛的私处口一张一合,若隐若现,妹妹走得越近了,媚眼如丝,香腮抹红,款款动人,咬着可爱的小嘴唇,秋水一般的眸子透出欲望来。

「哥哥,风儿也想你,来,风儿要哥哥。」

太昊恍惚看见妹妹弯下小腰来,那丰润圆翘的屁股转过来,啊!妹妹的屁股,朝思暮想的屁股,洁白无暇,圆润挺翘,两片屁股蛋肉乎乎的,中间夹着那粉嫩的鼓鼓的牝户,随着屁股翘起来,她的粉嫩牝户口张开,潺潺流着清澈的蜜汁,妹妹扭动着屁股诱惑着他,玉手芊芊玉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鼓鼓饱满的阴户,白净粉嫩,玉指轻轻分开那两片肥嫩厚实的阴唇,露出了粉嫩的阴肉,蠕动着,潺潺流淌着淫水。

恍惚间,看见风儿转头扭着屁股嘴里那黯然销魂的呻吟,眉眼看着他,樱唇轻启:「哥哥,来嘛,快来,把你的那根大棒子插进风儿里面,风儿好想要啊,快嘛。」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太昊颤抖着,撸动着自己的肉棒,颤抖的双手扶住妹妹洁白的屁股,激动地流出泪来:「风儿,这就是你的屁股吗?太美了,哥哥朝思暮想的屁股,啊,还有中间夹着的小肉包,哥哥来了。」

那浑圆丰挺的屁股,没有少妇的那种风韵肉感,但是结实浑圆,紧绷绷的,在和煦的阳光下,好似两块晶莹的白玉,闪闪耀耀,散发着淫靡的色彩。

是妹妹的屁股,朝思暮想的屁股,平时包裹在兽皮里面,随着她优雅的迈步,总是那么不安地扭动着,老是让太昊这个当哥哥的目光趁风儿不注意,猛盯着。

但是现在风儿一丝不挂地扭着屁股,还撅起来,屁股间隐藏的粉嫩肉穴随着扭动,肉唇上下起伏着。

风儿却是更加扭动着美屁股,回头那潮红俏脸着了火一样,香汗淋漓的,媚眼中能冒出火来,在太昊挺硬的肉棒上蹭着,嘴里叫着:「来,哥哥,来。」

太昊在接触妹妹柔软的屁股肉的那一刻,舒爽的嘶了一声,握住大肉棒,欲火焚身,大手粗野地扳开妹妹的肥嫩的两片屁股蛋,用力过猛,连同紧闭的两片粉嫩肉唇,露初妹妹里面那新鲜而红嫩的嫩肉来,太昊颤抖着,没想到今天就能插入妹妹的宝穴,兴奋之余,大龟头在妹妹那张开的粉嫩阴唇里滑动着,找到了一个好像在吸他肉棒的口,「扑哧」一声,全根插入,大龟头撞在了一层柔软的遮挡上,弹开了。他没意识到这层遮挡是什么,就是身心被什么东西控制,就想抓着妹妹的屁股蛋狠狠奸淫她。

「啊!」

太好听见妹妹撕心裂肺的一声哀嚎,仰起头来,小手却是向后紧紧地握住太昊没有插进去的另一半大肉棒。

「嗯!」

太昊闷哼一声,感觉到了妹妹紧致的肉唇在推拒着他的侵入,那鲜嫩柔软的肉壁马上像千万只小嘴裹住他,吮吸着他。

太昊自己实在忍不住了,捏住风儿的肉呼呼的屁股蛋,全力把另一半狠狠刺入,大开大合地开始抽送起来,低头发现风儿娇嫩的肉唇被大肉棒拉出来,又连同肉棒一同插进去,由于肉棒太大,妹妹褶皱的可爱屁眼周围的嫩肉被他这么一插入,拉平了,只剩一层薄薄得肉膜。

他奇怪地想,风儿不是处女么?怎么没有血呢?他以前也玩过部落里几个绝色美女,都是处女,他看到处女血被他的肉棒拉出来,沾在肉棒上,顺着女人的腿留下来,兴奋之极。

但是,风儿怎么没有处女血呢?他停顿了一下,狠狠地捏住那个肉呼呼的屁股,用力冲刺了好几下。

「是不是被无名玷污了?是不是无名破了风儿的处?」

他越想越愤怒,抬起大手来,在那个光洁肉呼呼的大屁股上打了几个巴掌,屁股马上显出几个红色手印来。

「啊!哥哥,好爽,好爽,你的棒子太大了,用力打我的屁股啊。」

眼前被太昊意淫为风儿的女人仰起头,屁股乱扭起来。呻吟中带着痛苦的哭喊。

太昊气愤地冲刺几下,抽出来,愤怒地说道:「贱女人!无名干过的女人,我嫌脏,我……」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看见自己粗大肉棒撑开的那个阴道口啾啾流出鲜红的鲜血来,太昊惊奇地呆住了,也许是自己肉棒太大,把风儿的腔道塞得密不透风的,处女血没有流出来。刚才那一下子的阻挡,大概就是妹妹的处女膜。

他眼中的风儿却是娇媚地转过头来,哀求地说道:「哥哥,插进去,为什么拔出来?快,风儿好难受。」

太昊这下兴奋了,把住风儿的屁股,又一下猛然全根而入,放开了揉捏风儿屁股蛋的手,伸到胸前,抓住风儿的一对摇曳在胸前的大奶子,使劲揉捏着,大嘴在风儿的白玉凝华的粉颈上狂吻乱添,屁股可没闲着,发动马达,全根抽出,全根插入,撞得风儿挺翘的屁股胡乱扭动。

「啪啪啪」太昊过于兴奋了,能干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妹妹,揉捏着她的奶子,疯狂地舔着她每一寸肌肤,胯下的肉棒无尽地全根出,全根入。

「啊啊啊,唔唔唔,哥哥,你好强,好强啊,快被你干死了啊,快点。」

风儿扭动着屁股,帮助哥哥的冲撞更加有震撼力。

转过头,伸出香舌,和太昊的大舌头交缠着,太昊体力不支,一下子将风儿压倒在了草丛中,风儿趴在草丛里,微微翘起屁股,下体连接还没有离开,太昊扳住妹妹的香肩,就这样穿过风儿丰满圆润的屁股,插进那藏在屁股蛋里的牝户。

「啊,风儿,好紧,哥哥终于得到你了,我要干死你,我要永远拥有你,风儿,啊,好舒服,夹得好紧啊,风儿,扭动屁股,对啊。」

太昊改用手揉捏着妹妹的屁股,大肉棒像是刺进了一块肥肉一样,一下一下地穿过屁股蛋,在那温暖紧窄的腔道里抽送,顶,插,刺,无所不用其极。

「啊啊啊,哥哥,啊,插死风儿了,啊啊啊,哥哥,好哥哥,下面要裂开了,你的太大了啊,哥哥用力,风儿今天就要你干死我。」

风儿摇头扭屁股,秀发飞散,一脸潮红,这样的姿势,自己的阴道夹得太昊太紧,而自己被太昊的肉棒摩擦着,感觉浑身有万虫在咬,自己把手探在身下,揉捏着大奶子。

「啊,太棒了,风儿,哥哥爽死了。」

太昊用力冲刺了几百下,无力地趴在风儿的背上,风儿「嗯嗯」地腔道里的肉在蠕动着,还没有享受完,推开了太昊,玉手抓住了太昊的大肉棒撸动着,媚眼如丝地看着太昊说道:「哥哥,我还要,里面好难受,你躺下。」

太昊受伤了,身体无力,乖乖躺下,看见风儿揉捏着自己的大奶子,但是猛然看见风儿胸前的一串珍珠项链,昏昏沉沉的头猛然一怔,她记得风儿从不戴项链的,他记得自己送给一个女人一串这样的项链,她是谁?不是风儿么?

太昊用力摇摇头,但是那张脸却还是风儿的脸,看着风儿跨在自己身上,玉指分开了粉嫩的阴唇,握住大肉棒缓缓插进了温暖紧窄的腔道里。

「啊!哥哥,好大,顶到风儿最里面了,好舒服。」

「停下!」

太昊突然把住了风儿疯狂起落套弄肉棒的屁股,他用力地,使劲儿地看着那张脸,此时却是变化着,一会儿是风儿,一会儿却是另外一个稚气未脱的女人。

「停下!你不是风儿!」

女人确实想要性爱的最高潮,不顾太昊的喊叫,疯狂扭动着屁股,低下头来,吻住了太昊的嘴,太昊感觉这味道好熟悉。

「啊啊啊,哥哥,爹爹……哥哥……爹爹……好舒服,你怎么不懂啊,风儿……仙儿……好舒服啊。」

太昊的耳朵乱了,这个女人一会儿哥哥,一会儿爹爹的,难道,天哪,难道是仙儿?

「不要,你停下来,你是谁啊?」

太昊使劲儿摇着头,但是自己有伤,却是被女人紧紧钳住了大肉棒。疯狂扭动着,寻找性爱高潮。

「啊,爹爹,我快来了,爹爹,仙儿好舒服啊。」

太昊再用力摇头,颤抖地看着那个女人,是仙儿,自己的女儿,他和一个女人生的宝贝女儿。

「不要,仙儿,停下来,怎么会是你?」

太昊无力地推着女人的屁股,但是女人的扭动越发疯狂,娇喘吁吁地仰起头来「啊啊」地爽叫。

「爹爹,来了,仙儿要来了啊。」

女人扭动着屁股蛋颤抖着,太昊不由得把住女人的屁股,脑海里一片空白,被女儿这么折腾,他也要射了,他不管了,捏住女儿的屁股蛋,向上耸动起来。

「爹爹,对,就这样,女儿要。」

仙儿自己揉捏着奶子,屁股颤抖着。

太昊身不由己地耸动着,明知道自己的女儿跨在自己身上,自己的肉棒插进女儿娇嫩的阴道里,但是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捏住女儿的屁股蛋,疯狂冲刺起来。

「啊,仙儿,好女儿,爹爹要射了,好舒服,仙儿啊。」

「爹爹,我们一起来,一起来,啊,来了,来了啊。」

仙儿颤动着,顿时停止了扭动,仰着头「啊啊啊啊」地一直叫到没声音。

而夹在自己娇嫩腔道里的父亲的大肉棒这时候随着父亲一声虎吼,紧紧捏住自己的屁股蛋,感觉一阵阵的悸动,一股股滚烫的液体打击在自己娇嫩的花心上,爽的她屁股一颤一颤的。

「啊!爹爹,好烫啊,好舒服啊!」

太昊捏住女儿的屁股蛋,发射了几十下,爽的呼着气,女儿却是无力地趴在他怀里。

突然,太昊的脑子像被电击了一样,彻底醒过来了,看看趴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毛骨悚然,自己和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么疯狂媾和,他被什么控制了,他就是太想风儿,把女儿认作了妹妹,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仙儿和他在做。

太昊如晴天霹雳一样,推开了女儿,颤抖的双手捂住脸,自己做了什么啊,最疼爱的女儿被他这么蹂躏。

「啊!」

太昊凄厉地大吼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仙儿被推到一边,无力地抬起眼睛,这时候也是醒过来了,如梦初醒一半,看见自己赤身露体,娇喘吁吁的,下身这时候有种被曾经撕裂的感觉,无意低头看见自己红肿娇嫩的阴唇间啾啾流出混合着自己的处女血和父亲乳白色的精液。

「啊!我……怎么回事?」

仙儿惊慌地看着捂住脸的父亲,女人的直觉让她感觉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颤抖的小手捂住自己的脸,哇的一声哭起来,毕竟她还小,比雨儿大两岁,但是和自己亲生父亲发生这种事,她接受不过来。

仙儿摇着父亲的手臂哭道:「爹爹,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这样呢?」

太昊感觉自己没脸再见女儿,扭过头,好一会儿才看着女儿脸上红潮未退,更加惭愧,这是自己的杰作啊,可这是自己的女儿啊。

洛仙,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也是自己曾经爱过一个女人给他生的女儿,女儿长大了,他答应那个女人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没想到,女儿竟然被他这个亲生父亲开苞了,让他怎么再做一个威严的父亲呢?

「爹爹,你说啊,怎么回事啊,我们……」

洛仙说不下去了,羞涩地捂住自己的乳房和私处,私处却是撕心裂肺的痛。

太昊叹一口气,伸手抚摸着女儿的可爱小脸蛋,流着泪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你来干什么来了?」

洛仙不顾羞涩了,一下子扑到父亲怀里嘤嘤哭起来:「爹爹,我……我……几天见不到你了,仙儿好想你,奶奶去世了,姑姑被关起来了,咱家好心的仆人和那些黑乎乎的家伙打起来了,叫我快跑,我就出来了,我想找到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太昊清泪直下,母亲死了,家破人亡,自己还被迷惑和女儿发生这种关系,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难道就是迷恋妹妹受到上天的惩罚么?无名母子却是真刀真枪的干起了乱伦的事情,却是平安无事,他恨,但是没有用。

洛仙哭成泪人,使劲儿摇着头说道:「刚才……刚才,我看见那些三角兽都疯了一样乱窜,天空出现了一团黑红色的煞气,我急着逃命,被绊倒了,昏过去了,再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没想到醒来,醒来就……唔唔唔……我们怎么可以这样呢?」

| 太昊是个聪明人,他经历丰富,那团黑煞气能迷惑他,或许就是他极度迷恋妹妹,被一些妖孽利用控制了他,可是女儿怎么也会被迷惑呢?

「天哪……这些妖孽怎么会出来的?」

太昊仰天长问。仙儿哭的嘤嘤的,抬头看看父亲的刚毅脸庞,突然心里一阵的悸动起来,俏脸潮红,美目盈盈的显出少女春情来……

天空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来:「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荣,守其辱。来天巫山吧。」

是个老人的声音,浑厚响亮。

天巫山?太昊想起来了,天巫山是仙家重地,听说有一个白头老仙翁住在那里,他从没见过,但是他的娘华胥见过这个仙人。

而且,他的娘华胥和那个恶毒的女人华月是这个老仙翁的徒弟,习得仙法,所以他的娘和华月看起来不过四十岁的样子,其实他们两个已经快六十岁的女人了。

太昊低头看看女儿赤裸裸的诱人躯体,想起刚才和女儿疯狂交合,不禁咽了一口唾沫,虽然罪恶,但是非常刺激,软下去的大肉棒不由得又翘起来,顶在了仙儿坐在他腿上的性感小屁股上,随着勃起,一下子大龟头顶在仙儿还红肿的娇嫩阴唇上。

「啊!」

仙儿突然屁股底下坚硬的东西慢慢伸进自己被刚刚开苞的阴唇上,马上抬起屁股,闪到一边,无意中看见父亲坚挺的肉棒,刚才是迷糊的时候被父亲的肉棒这样插进自己的娇嫩阴道,但是现在是醒着的,马上惊慌不堪,低下头咬着红唇道:「爹爹,你……」

太昊感觉自己失态了,他好像还被控制着,情欲又来了,好想再次把女儿压在身下,插进女儿紧窄娇嫩的阴道里,多么舒服。但是自己是他父亲啊,不能保护她,却还要对她行禽兽之事。

「不!不能!仙儿离我远点,我不能这么对你啦。」

太昊扭过头,把自己的肉棒按下去。

洛仙看着父亲好久,被父亲的大肉棒这么蹂躏,自己也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这时候她想说出心里话,她泪盈盈地看着父亲,她想要冲破父女乱伦的禁忌。

从后面抱住父亲的雄壮脊背,紧紧抱住,轻声说道:「爹爹,仙儿好喜欢你!」

太昊一怔,失声说道:「什么?你说什么?」

洛仙故意用自己胸前饱满的乳房蹭着父亲的脊背,深情说道:「爹爹,自从娘死后,你一直不快乐,仙儿一直想快快长大,做爹爹的女人,让爹爹快乐。仙儿千辛万苦找到你,就是要对你说这句话的,我们……我们已经这样了,爹爹,仙儿会像娘一样,给你快乐的。」

太昊一愣,他终于明白了,那团黑煞之气之所以能迷惑仙儿,是仙儿也在迷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和仙儿都迷失了,被妖孽利用,发生这不伦之事。

太昊转过身来,怔怔地看着仙儿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你父亲啊。我们不能这么下去了,爹爹已经对不起你了。」

洛仙扑进太昊怀里,抚摸着父亲的胸膛说道:「爹爹,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小时候,我还小,不懂什么。但是那次无意中看见爹爹……看见爹爹扶着娘的屁股,把爹爹那根粗大的东西从后面插进了娘的里面,娘快乐的死去活来,我那时候就喜欢上爹爹了,爹爹那个那么大,仙儿也是女人,仙儿也先要,要像娘一样快乐,所以仙儿就盼望自己快快长大,能长着娘那样大的乳房,让爹爹使劲儿的把玩,能长着娘一样诱人的肉包子,让爹爹插进去,我看见娘每次都欲仙欲死的,我也想要,爹爹,再给仙儿一次好么?」

太昊瞪大眼睛,自己的女儿从小就这么想了,自己和那个女人做的时候被女儿看见了,难怪女儿和他之前被迷惑时交合都那么娴熟,完全不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他震惊了。一动不敢动,抚摸着仙儿的头说道:「你……你怎么?我答应好你娘,要照顾你的,你是我女儿啊?」

仙儿扭动着诱人的娇躯说道:「是啊,所以女儿也想要像娘一样快乐,你最疼女儿了,女儿想一辈子和爹爹在一起。」

仙儿说完,玉手轻轻下移,盈盈握住父亲那根快要软下去的大肉棒。

「啊」太昊舒服的仰起头来,快软下去的肉棒,马上一柱擎天,但是他不能啊,他马上抓住仙儿的手说道:「不要,仙儿,不能这样了。」

洛仙委屈地看着父亲,撒娇地哭了:「爹爹不疼我,爹爹不疼我了。」

太昊「你」的一声,无可奈何,仙儿却是哭闹着,太昊闭上眼睛摇摇头,唉,自己和女儿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况且女儿也长得像极了她娘。

不由得低头看着娇小可人的仙儿,仙儿抬起头来,对上父亲的目光,咬着红唇问道:「爹爹,你喜欢仙儿么?」

太昊一愣,无奈地自嘲笑了。

「你说嘛!爹爹,你说嘛。」

仙儿撒娇了。

太昊叹一口气,抬起了仙儿的下巴,啊,太像她娘了,桃花脸,一汪秋水的眼睛,性感的小嘴,缓缓地说道:「我怎么不喜欢你呢?仙儿是爹爹的宝贝。」

「真的么?爹爹,真的么?」

仙儿欣喜地欢叫起来。

太昊点头,终于狠下心来,一只大手缓缓按在女儿的挺翘屁股上,不由得揉捏起来。

啊!好柔软的屁股蛋,自己的女儿的屁股蛋啊,太昊想着更加兴奋,胯下肉棒直立起来,顶在了女儿光溜溜的小腹上,不由得使劲磨蹭着。

「啊!爹爹,好舒服,捏女儿的屁股,好!使劲捏!」

仙儿的玉手重新握住了太昊大肉棒,热乎乎的大肉棒,终于能在清醒的时候握住它,好雄壮的大肉棒啊,她从小就倾慕的大肉棒,这肉棒,说不定一会儿爹爹能像干她娘一样,生生地插进她娇嫩的阴户里。

太昊低头吻上了仙儿性感的小嘴,风儿张开小嘴,让父亲的大舌头进入她的嘴里,小香舌找到父亲的大舌头,交缠着,自己的小手撸动着父亲的大肉棒。

「嗯嗯嗯」仙儿一边被亲生父亲的大手揉捏着自己的性感的小屁股,嘴被父亲大嘴封上,手里的肉棒越来越热。

太昊另一只手放在女儿的饱满乳房上,两只手的揉捏竟然是相同频率,一只手揉捏着那软乎乎的屁股蛋,一只手却是揉捏着女儿一只饱满的乳房。

仙儿刚被开苞的少女怎堪蹂躏?一下子娇躯颤抖起来,撸动父亲的肉棒的小手越来越快,嘴里「嗯嗯嗯嗯」地叫着,配合着父亲的揉捏,扭动着挺翘小屁股,追逐着父亲热辣辣的大手揉捏屁股蛋给她带来的快感。

「嗯,爹爹,好舒服,怪不得娘那么死去活来的,你真会弄女人,我现在更喜欢你了,插女儿吧,女儿要你的那根大棒子,女儿里面好痒啊。」

仙儿离开父亲的嘴,拉着父亲的大肉棒就要往自己还在红肿的小穴口塞。

太昊却是不如她愿,虽然自己肉棒肿胀,但是他不急,既然和女儿到了这个地步,他也豁出去了,他要好好玩弄女儿娇嫩的身体。

太昊双手放在女儿两瓣屁股蛋上,揉捏着,向上一提,大肉棒像轻薄她妹妹一样从前面穿过了仙儿红肿娇嫩的阴唇,大龟头顶在被揉起来的屁股肉上。

「啊,爹爹,好舒服啊,你插进来我会更舒服。」

仙儿媚眼如丝,俏脸潮红。

抱住太昊的腰,扭动着屁股。

太昊低头含住女儿娇艳的乳房蓓蕾,少女被含得「啊」地叫一声,更快扭动着屁股,自己父亲的肉棒那么坚硬,插进自己股沟里,都把自己挑起来了,她这样扭动,能更加增加肉棒对自己娇嫩阴唇的刺激。

「啊!仙儿,好女儿,你和你娘一样会取悦男人,扭动你的屁股,对,让爹爹好好玩弄你的身体,啊!我的宝贝女儿的身体啊,没被任何男人碰过的身体,让自己的亲生父亲玩弄,我是个幸福的父亲啊。」

太昊揉捏着仙儿的屁股蛋,仙儿天生就水多,一会儿阴道口溢出来的淫水把父亲整根肉棒弄得水淋淋的,滴在地上。

「啊,恩恩额,爹爹,仙儿好舒服,女人生下来就是父亲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爱你,爹爹。」

仙儿扭动屁股的频率更加快了。

太昊感觉这样挑着女儿的身体,自己吃不消,把女儿屁股蛋一提,让女儿站在地上,让仙儿转过身去,对她说道:「扶住那棵树,让爹爹从后面玩你的屁股,女儿的屁股好软啊。」

「啊!好,爹爹,玩够了女儿的屁股,一定要插进来啊,女儿好难受啊。」

仙儿扶住一棵树,扭动着丰满圆润的小屁股。

太昊撸动自己的肉棒,从后面观赏着女儿的小屁股,好美的一个屁股,少女特有的屁股,紧绷绷的,肉呼呼的,洁白无暇,股沟深深,屁股蛋那么肥厚,半掩着仙儿那刚才被他蹂躏的红肿不堪的阴户,阴户因为紧张和兴奋,一张一合的,在粉嫩的肥厚的娇嫩阴唇上还挂着自己射进去的乳白色精液。

看的太昊实在忍不住了,把住女儿的屁股,轻轻地抚摸着,仙儿本来是那么爱慕自己的爹爹,爹爹的每一次和她肉体接触让她颤抖不已,颤抖着屁股肉,嘴里「啊嗯嗯」地叫起来。

太昊低下头在女儿屁股蛋上轻咬着,一只手揉捏着一边的屁股蛋,嘴就轻咬着另一边的屁股蛋,另一只手在女儿的红肿阴户上磨蹭着,手指在女儿粉嫩的肉缝里滑动着。

「啊!爹爹,好会玩啊,好舒服,爹爹,好爹爹!」

洛仙扭动着屁股,嘴里淫叫着。

太昊的口水把女儿的一边屁股都咬湿了,换了一边继续咬,自己兴奋地说道:「仙儿,我的好仙儿,玩你真是好爽啊,比玩你娘都爽啊,你的屁股太好玩了,爹爹都玩不够呢。」

说吧,不顾仙儿扭动着屁股,大手扒开女儿肉呼呼的屁股蛋,一副绝世名器露在了太昊眼前,那湿淋淋的粉嫩阴户完全暴露在太昊眼前,鲜嫩的肉缝,让太昊忍不住低头一口含住了那肥厚饱满的阴唇。

「啊!爹爹,对,就这样,女儿就这儿最难受了,对,使劲儿舔。」

仙儿扭动着屁股没有停止,自己的饱满乳房在胸前荡漾着,身体里情欲潮涌,一手扶住树,一手却是揉着自己的奶子。

太昊伸出舌头在女儿的娇嫩肉缝里搅动着,含住女儿的肥厚阴唇,轻轻咬噬,每一下都让女儿屁股一抖,连连喊叫。

太昊的舌头深入女儿的肉缝,里面的蜜汁香甜无比,他把舌头卷着,在娇嫩的肉缝里冲撞着,把女儿一股股蜜汁和自己射进去的精液卷进自己口里。

「啊!爹爹,好舒服,女儿站不住了,爹爹,扶住女儿的屁股插进来吧,女儿站不住了,像你插进娘一样插进女儿的下面,爹爹,求你了。」

仙儿被自己的父亲弄得实在站不住叫了,修长的玉腿颤抖着,几欲跪倒。

太昊舔着舔着,抬起头来,揉捏着女儿的屁股蛋说道:「仙儿,你下面太好喝了,爹爹就来,爹爹会一辈子照顾你,爹爹答应过你娘的,好好照顾你。」

「好,太好了,刚才迷迷糊糊被爹爹插进来了,不知道滋味,现在终于可以尝到爹爹的大东西了,插进来嘛,插进来嘛。」

仙儿转头媚眼如丝,轻摇着屁股诱惑着那个本来已经不堪诱惑的男人。

太昊实在忍不住了,握住大肉棒一手把住女儿的屁股,在女儿湿润粉嫩的阴唇划了一下,轻轻地大龟头进入了女儿被撑到极致的娇小粉嫩阴户,龟头刚进去,仙儿饱满多汁的阴道就像千万只小嘴一样,马上把太昊的大肉棒包裹住,温暖而又紧窄,湿滑而又舒爽,爽得太昊仰起头来「嘶嘶」底抽冷气,不愧为刚开苞的少女,那么紧。

「啊!仙儿,好紧啊,爽死爹爹了,怎么那么紧呢?哦!天哪,比你娘的还紧。」

太昊缓缓底从龟头到全根插入,连连呼爽。

在父亲大肉棒完全进入的过程中,仙儿的嘴一直是张开的,「啊啊啊,进来了,爹爹的大东西终于插进女儿的肉包了,爹爹好大啊,女儿快要被撑破了,对,啊,好舒服啊。」

太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把住女儿的屁股,拉出来,生生的又插进去,每一下都撞在女儿的花心上,小腹一下子撞在女儿的肉呼呼的屁股蛋上,荡起一波一波的涟漪来,看的太昊兴奋极了,伸手到女儿胸前揉捏着女儿的饱满乳房,自己的屁股不停地耸动着。

「啊啊啊!爹爹,好痛,女儿刚刚被你插进来,好痛,你轻点好么?」

仙儿秀眉紧蹙着,咬着嘴唇,只是摇头,不堪父亲大肉棒这么快速抽插,刚才是迷迷糊糊的被父亲那么鲁莽地操干,没感觉什么,现在有意识了,开苞后撕心裂肺的痛现在还没有止住,痛的仙儿扶不住树了,屁股蛋开始颤抖,头埋在双臂间嘤嘤哭泣起来,性感饱满的小屁股左右摇摆着,试图脱离父亲钉在肉里的那根大肉棒。

太昊不依她了,揉捏着女儿的奶子说道:「好仙儿,是你想要爹爹的大东西,怎么又疼了,爹爹就干死你,你勾引爹爹,让爹爹犯下大错,爹爹要干死你。」

仙儿毕竟不如那些成熟女人耐干,这下心里害怕了,连连摇头,支起身子来,小手推着父亲的小腹,哭喊着说道:「爹爹,好痛啊,求你了,我是你的宝贝,我是仙儿,你温柔点好么?好痛啊,爹爹,被你插穿了啊。」

太昊疾风急雨的耸动屁股一通一百下的操干,让仙儿站不住了,哭泣着一下子跪下来,太昊跟着跪下来,感觉自己控制不住,毕竟女儿刚开苞,不能这么蹂躏她。

心疼之余,抓住女儿的乳房,把哭泣的女儿拉起来,轻轻地吻着女儿的粉颈,轻柔地揉捏着她的乳房,说道:「对不起,仙儿,爹爹实在忍不住了,谁叫你这么诱人呢?撅起屁股来勾引自己的爹爹,是个男人都忍不住的,对不起,爹爹会温柔的。」

仙儿委屈地抹了一把泪水,转过头来被父亲封住了小嘴,「嗯嗯」仙儿一兴奋,阴道里的嫩肉蠕动起来,让太昊十分舒服,又不由得抽着冷气,马上轻轻抽送着。

「啊!爹爹,就这样,不要太猛了,女儿受不了的,爹爹,啊,嗯嗯,好。」

仙儿终于不疼了,按住太昊揉捏自己的奶子的大手,俏脸潮红,转过头来,和爹爹疯狂接吻。

「啊!仙儿,这样好舒服,爹爹明白了,刚才一通乱插,爹爹也没感觉,你的下面好紧啊,比你娘还紧呢,这样蠕动着你里面的肉,爹爹好舒服啊。」

太昊大手揉捏着女儿饱满的奶子,大嘴却是在女儿粉颈上,性感小嘴上亲吻,咬噬着,大肉棒轻抽缓送着,三重刺激,让仙儿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女终于不堪玩弄,性感小嘴「额额」地开始含糊不清地叫起来。

父亲这样轻抽慢送的,何等有感觉,但是此时她想要更多的感觉,终于迷离地睁开眼说道:「爹爹,女儿不痛了,你快点吧,女儿想让你狠狠地干我。」

太昊一听,点头把女儿的腰压下来,形成一个性感的弧线,高翘的屁股被父亲的大肉棒钉住一样,下身完全趴在柔软的草地上。

太昊鼓足一口气,把住女儿的性感屁股,长距离开始抽送起来。

「啊啊啊,好好,爹爹,你好厉害,女儿舒服死了啊,啊啊,要插进女儿的肚子了,好大啊,撑破了,撑破了啊!」

仙儿连连摇摆着头,青丝飞散,俏脸潮红,扭动着屁股,接受着父亲大肉棒的操干。

「啊啊,仙儿,我的女儿啊,你太紧了,里面好热啊,怎么干你和干你娘的感觉不一样啊,太舒服了,对,夹紧你的嫩肉,好舒服。」

太昊舒服得哈哈地喘着粗气,屁股像是打桩一样一下一下钉在女儿的粉嫩火热的阴道里。

「嗯嗯嗯,额额,啊,好,好舒服啊,爹爹,因为,因为啊,因为我是你女儿嘛,这样玩弄自己亲生的女儿,当然舒服了,我也好舒服,被自己亲爹爹这么干着,女儿好幸福,好,对,女儿快要来了。啊!」

仙儿一下子爬都爬不住了,完全爬在草地上。

太昊追下去,双手撑地,女儿的小穴夹得更紧了,耸动着屁股,自上而下又一轮奸淫,女儿柔软的屁股磨蹭着自己的小腹,女儿的小穴火热紧窄夹着自己的大肉棒,女儿的快乐中夹杂着痛苦的喊叫,让他无论如何坚持不下去了。

「嗯,好仙儿,爹爹快射了,射进你的里面好么?」

太昊快感一来,耸动得更快了。结实的小腹撞击着女儿柔软的屁股蛋,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响声。

「爹爹,女儿也快来了,感觉到了么?女儿里面的蠕动的快了,好舒服啊,爹爹,快点,女儿要来了啊。」

仙儿不安地扭动着屁股,连连摆头,口水横流了。

自己下面被父亲粗壮的肉棒拉出许多水,把身下的草也浸染了。

「啊,仙儿,好仙儿,夹得更紧了,爹爹好舒服啊,快射了。」

太昊扒开女儿的屁股蛋,看见自己的肉棒在女儿并拢双腿夹得紧紧的阴户,被大肉棒拉出来鲜红的嫩肉。

看的兴奋,自己把持不住了,没想到,这时候仙儿却是紧紧抓住了几棵草,叫喊的嗓子也哑了,仰起头大喊一声:「爹爹,好奇怪,要尿了啊,啊啊,我要死了!」

女儿的小穴夹得更紧,太昊憋足一口气冲刺了几十下,爽的他呼呼地喘气都困难了。

「爹爹,我来了,尿了啊!」

仙儿哭喊着大叫一声、「仙儿啊,爹爹要射了,啊,太紧了,天哪,射了,射了啊!」

太昊刚毅的脸憋得通红,和女儿一起喊叫,一起仰起头,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太昊紧紧攥住女儿的屁股蛋,女儿却是紧紧抓住几棵草,两人仰着头,里面却是两股火热滚烫的液体一下子相遇了,撞在一起,烫得仙儿颤抖着,好像死了一样把地下的几棵草都拔出来了。

太昊的几十下发射,畅快淋漓,父女两同时颓然倒下,女儿抓着因高潮被拔下的草,娇喘吁吁地颤抖着,父亲太昊趴在女儿的背上,也是精疲力竭,大肉棒插在女儿的因高潮颤抖蠕动的阴道里。

父女两的疯狂交合忘乎所以了,好一会儿太昊的大肉棒软下来,被仙儿蠕动的小穴挤出了红肿不堪的阴门外。太昊翻身喘着粗气,把女儿搂在怀里,吻了吻女儿香汗淋漓的额头,抚摸着女儿还在颤抖的屁股,给她高潮后的爱抚。

低头看见女儿刚刚开苞的嫩穴张开的一个粉嫩的小洞,合不住了,颤抖着,微微蠕动着那两片红肿充血的肥厚阴唇,阴唇里啾啾流淌出自己乳白色的精液,缓缓流到女儿被撞得至今一片粉红的嫩臀沟里,看得太昊兴奋中有几分成就感,自己憋了十多年的精液,竟然悉数射进了自己亲生女儿的嫩穴里。

而仙儿却是娇憨地淫荡张开一双稚嫩的修长美腿,娇喘嘘嘘地看样子几乎要虚脱了,双腿交缠着,挡住了太昊炽热的目光,泪盈盈地把头埋在父亲的怀里说道:「爹爹,仙儿好幸福,谢谢你,爹爹,终于,终于和娘一样了,终于尝到了欲仙欲死的感觉,好美,好美,爹爹,我爱你,我好爱你啊。」

太昊苦笑着拍拍女儿的屁股说道:「仙儿,你好棒啊,比你娘还棒,下面那么紧,弄得爹爹好舒服,爹爹也爱你。」

仙儿流出幸福泪花,抱紧了太昊说道:「再也不要离开仙儿了,仙儿一辈子跟着爹爹。」

太昊点头说道:「爹爹也不离开你了,一辈子照顾你,但是……」

他突然想到自己这么射进女儿小穴里,会不会怀孕啊?

「但是什么啊?」

仙儿问道。

「爹爹射进你的里面,你可能会怀孕的。」

太昊担心地说道。

仙儿嘻嘻笑了,把玩着爹爹软下去的肉棒说道:「那你要负责啊,可能真的会怀孕的,仙儿的那个刚过去不久,就在这几天下面涨的要命,老是想着爹爹,我偷听到你们说话了,娘能怀上我的时候不就是娘的那个过去几天,特别想要爹爹的大东西才怀上的么?」

太昊惊慌地「你」一声说道:「不行,你怎么能怀上我的孩子呢?」

仙儿倔强地说道:「怎么不能啊?仙儿爱你,能为你做一切,包括为你生孩子。」

太昊叹一口气说道:「做孽啊,你怎么那么傻呢?爹爹还要以后统领华胥族,你怀上我的孩子,你让族人怎么说?」

仙儿点头说道:「爹爹,我路上想好了,如果我怀上孩子,以后回到部落里,你就宣布说,是无名强奸了我,还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样,长老们肯定会相信的,他们母子那么违背人伦,长老们估计也对他们不满了。」

太昊看着娇艳的女儿,呵呵笑了,说道:「你和你娘一样聪明,说他们母子违背人伦,我们父女不也是么?」

仙儿笑道:「爹爹,他们母子违背人伦还那么坏,我是真心爱爹爹的,我们是好人。」

太昊哈哈笑了,点了一下女儿的头说道:「你呀,鬼精灵。」

仙儿笑着,脸色潮红,撸动着父亲的大肉棒,娇喘吁吁地说道:「爹爹,仙儿还想要。」

太昊一愣,摇摇头说道:「爹爹不行了,射了两次了,身上又有伤,爹爹可不像无名那么厉害,他偷吃了合欢草,和女人玩多久都不累,等爹爹打回部落,也吃一颗合欢草,那样你想要多少爹爹都给你。」

仙儿俏脸红了,吻上太昊的嘴说道:「我听爹爹的,为了爹爹的身体,女儿暂时就忍住了。」

太昊打了她一下小脑袋说道:「你呀,和你娘一样骚浪,多少次都不够,等我吃了合欢草,干死你个小骚货。」

仙儿娇嗔地打一下太昊说道:「爹爹坏,爹爹坏,说我坏话。」

太昊呵呵笑了,拍拍女儿性感的小屁股,女儿的屁股太性感了,他真的还想疼她一次,但是不行了,体力不支,说道:「穿上衣服,咱们去天巫山吧,爹爹要报仇!」

看着太昊仇恨的眼神,仙儿吻了一下太昊的嘴说道:「爹爹一定行,仙儿支持你!」

太昊哈哈大笑,「啪」的一声打在女儿肉呼呼的屁股蛋上,打得女儿屁股直颤,娇嗔地擂他一拳,千娇百媚,春波荡漾,自己终于让爹爹的大东西插进来了,好幸福……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小公主追夫记-番外之—何旭北的“幸福”生活 ☆、角色扮演之 公主与太监4
  2. 转孪生妈妈
  3. 我和母親,大年夜愛蜜意真亂倫
  4. 无奈可怜的妈妈
  5. 店里的单亲妈
  6. 姐夫,把内裤还我
  7. 当副传授的妈妈
  8. 狗般母女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