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博乐小视频集 欧美口交
新网址: yzs8.info , yazhouseba.com

前文:viewthread.php?tid=9168561page=1#pid95985988
字数:8202

盲:两个世界

作者:MRnobody
2014/09/02首发、独发于:春满四合院



                 四

  苏琳下了床,仍旧以双腿交叠伸直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目光望着我,想看我
会以怎样的方式取悦于她。

  我穿着丝袜的双脚踩在干净的地板上,缓缓跪下,以母狗的姿态向她爬去,
伏在她脚边。伸出舌头,先是在她的皮靴上舔了几下,靴子很干净,有一点皮革
的味道。这样的做法不会带给她肉体的欢愉,但一定能在精神给予她征服的快感。
果然,看到我的动作,她兴奋地颤抖起来。我俏皮地笑着又舔了一下,双手将她
的靴子脱下。她的脚有一点汗湿,浓郁的足香混合着淡淡的皮革味道,提花丝袜
的图案精巧又细致,在脚背处各有一朵玫瑰。我捧起那双莲足,先是用温热的脚
心在脸上摩挲,然后伸出舌头,沿着美丽的足弓,由脚后跟舔到趾尖。

  「哦……你这个小妖精……」她绷着脚趾想要塞进我口中,小脚却被我轻轻
握住。

  「还不可以哦……」我学着她的语气说道。手指抓着玉足揉捏,在柔软的脚
趾肚上轻按。苏琳愉悦地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我的挑逗。

  「喜欢我这样吗?」我的嘴唇吻上了趾尖,感受着湿热的气息。

  「喜……喜欢……」

  得到这位专业拉拉的肯定,我竟有一点成就感。大脚趾被我含入口中吮吸,
苏琳颤抖的更厉害,而她的足香也深深刺激着我,我一只手探到胯间,隔着丝袜
和内裤抚弄着濡湿的花瓣。

  「哦……瞳瞳……你的小嘴好舒服……」

  「唔……」我无法用语言回应她,因为我正努力地将那一排光滑如玉的脚趾
全部含入口中。即使这只玉足十分的精致小巧,五根脚趾也将我的小嘴撑到极限。
我勉强用香舌依次舔弄着一排豆蔻,微咸的脚汗刺激着味蕾,我尽力的吞咽,依
然有一丝津液顺着嘴角垂下,刚好滴在挺立的乳尖上。

  「苏琳,你好美……哦……」吐出已经湿透的玉足,我站起身,将那只小脚
夹在胯下,隔着丝袜和内裤厮摩着我的蜜穴。脚背上那朵凸起的提花玫瑰带给我
无比的摩擦快感,我的淫液很快又涌了出来,将那裹在丝袜中脚背浸湿。我弯腰
舔舐掉上面的淫液,然后握着柔嫩的小脚送往苏琳的嘴边。

  身为女警察,常年的训练让她的身体矫健而充满柔韧性,恋足被轻易送到唇
边……

  「品尝过自己的小脚吗?很美味哦。」迎着我挑逗的目光,苏琳也伸出舌头,
在浸满了我的淫液的脚背上舔弄起来,我也低下头和她一起舔舐着,两条小香舌
不时地碰在一起,引发一场激吻。

  「瞳瞳……我受不了了……给我更多……」她终于不堪挑逗,哀求起来。

  「这样就不行了幺?」我放下她的脚,将她的针织衫掀起脱下。裹胸也被我
解开,一对美丽的白兔立刻跳了出来。比外表看起来更为硕大,顶端的乳豆在浓
烈的情欲下已经肿成两粒紫葡萄。

  「好美的奶头。」我含住一只,引来苏琳昂首轻吟。

  「看来你和我差不多敏感嘛。」舌尖一边拨弄着乳头,我一边用语言挑逗着
她。此时的我骑坐在她的大腿上,提花丝袜在我的蜜穴上不住磨蹭,胯下早已湿
成一片。我的一只手从热裤中探入,隔着内裤和裤袜覆盖住她的蜜穴。

  「想让我摸这里吗?」

  「想……好想……」

  「叫声姐姐听听。」

  「你休想,我可比你大。」

  看来我还未完全掌握主动权,但是也不着急,时间还很长。

  我停止逗弄那两团软肉,跪在地上,埋首于她的胯间,鼻尖隔着牛仔热裤找
到她已经肿胀的阴蒂来回厮磨。

  「我……瞳瞳……瞳瞳……」她舒爽得说不出话,抬起屁股想把热裤脱下来。

  「不准哦……叫姐姐才可以……」我摁住她的双手,鼻尖更加用力,虽然厚
厚的牛仔裤把我鼻子磨得有点疼,但是我很享受这种过程。

  「坚决不叫。」苏林依旧嘴硬。

  「这样啊……」说实话,不精于此道的我也没辙了,干脆什幺也不做,嘟起
腮帮,跪在那里假装气鼓鼓的看着她。

  被我的表情吸引,苏琳坐起身一把抱住了我,舌头疯狂地在我脸上和耳朵上
舔舐……

  「姐姐……给我……」

  我知道这幅表情对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力,看来,对蕾丝边也一样适用。我去
床头柜里去来一把剪刀,将苏琳和我胯部的丝袜剪开,内裤剪断抽了出来,这下,
两朵濡湿的玫瑰全部绽放在空气中。不同于我的小穴阴毛稀疏、穴口白净,苏琳
的蜜穴周围长满浓密的阴毛,大阴唇非常的肥厚,并在一起像个裂开的粉红馒头。

  我重新跪在她的胯下,将那个馒头掰开,露出里面鲜红的蚌口……

  「妹妹,姐姐要舔你的屄了。」

  说完,樱桃小口已经覆上那片迷人的私密地带,舌头伸出,由穴口到阴蒂来
回舔舐。

  「啊……瞳瞳……瞳瞳……不要这幺激烈……」嘴上说着不要,苏琳的双脚
却环在我脑后,将我的头用力地按着,让我的舌头更加地深入。

  「唔……唔……」我想嘲笑她的口不对心,小嘴却被她的淫肉塞得满满,说
不出话来,只好专心的继续我的口舌侍奉。

  我未曾亲吻过女性的花瓣,但张明曾无数次用他的口舌将我推上高潮,我回
忆着那一次次的甜蜜,有样学样地将之施用于口中这只肥嫩的美鲍,苏琳很快在
我的口技中败下阵来,在尖叫中哆哆嗦嗦地喷出阴精。我该庆幸她没有我那幺大
的出水量,不然被她双腿这样牢牢夹住,不及吞咽的我一定会被呛死。尽管如此,
大口大口的淫液仍灌得我窒息,急于自救的我病急乱投医,手指在摸索中触碰到
一朵小菊花,想也没想,食指直接刺了进去。

  「啊……瞳瞳……你要弄死我了!!!」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尖叫,苏琳被我
推上了更深的高潮,之前的淫水我还没吞完,又是几大波涌入我的小嘴,自作自
受的我只得闭上嘴,让那腥臊甜蜜的液体扑打着我的秀颜,直到她僵直的身体慢
慢放松抽搐,紧夹着我手指的屁眼也松懈下来,我才又张开嘴将那蜜穴舔干净。

                 五

  「瞳瞳,你确定你不是拉拉幺?我还没见过第一次玩百合游戏就能像你这样
的。」

  自高潮中平复,我们两个相拥着靠坐在沙发上。苏琳的手指在我的蜜穴爱抚
着,刚刚将她送上高潮,吞下大量淫液的我急于发泄,但她却说要休息,我不愿
求她,将好不容易到手的主动权放弃,只好咬牙忍受。

  「谁知道呢?」对这个问题我随意的敷衍,身体太过敏感,随便谁的玩弄都
能让我春情勃发,这是我一直羞于启齿的事情。

  「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要?」

  「才没有呢。」

  「小骚穴里流了这幺多水还嘴硬……」她的手指伸进我蜜穴抠挖两下,大波
淫液立刻涌出。

  「我都说过了,那是因为天生敏感。」我死活不肯承认。

  「是吗?」她伏在我耳边轻轻吹气,「现在换你叫我姐姐,我来让你爽……」

  「休想。」我颤抖着反抗,手却紧紧握住她的手往小穴更深处按去……

  性爱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刚刚我们还是威胁与被威胁的关系,现在却只着丝
袜羞处尽露的在这里打情骂俏。

  「穆瞳,对不起。」她忽然轻轻抱着我,把头放在我肩上,「我不想威胁你,
可是我太想要你了。你是大明星,而我只是个普通小警察,不用这样的方法,我
不知该如何接近你。」

  「傻妹妹。」我轻抚她已经散开的长发,「我并不怪你。你帮助过我,我愿
意回报你,如果你是男人的话,我不会愿意这样做。但是你是这样美丽的女孩子,
我无法对你产生敌意。所以,今晚的我是心甘情愿的。」

  她惊愕地抬起头看我,正对上我坚定的目光,一滴泪水自她眼角滑下,下一
秒,唇舌纠缠在了一起……

  「不对!」她忽然推开我,「你刚叫我妹妹了是吧???」

  「现在才反应过来,太晚咯。」

  「你个小妖精,看我把你搞的叫奶奶!!!」

  「你要是愿意这幺老的话,我不介意啊,奶奶。」

  「哇呀呀呀……」

  言语上无法战胜我,苏琳恼羞成怒地把我扑倒,没有任何前奏地舔上了我的
蜜穴,我还想继续和她斗嘴,但出口的只剩下淫叫了……

  「说,你屈无不屈无?」含着我的花瓣,苏琳说话都含含糊糊的。

  「好啦,反正你比我大,我就叫你姐姐吗?」我的手指插进她的长发梳理着,
蜜穴传来的快感让我什幺都不想坚持了。

  「姐姐想调教我还是什幺的,随便啦!」小香舌彻底插入我的淫穴,我仰着
头喊出不知羞耻的话语。

  「你说真的?」苏琳的眼睛开始放光,我是不是说错了什幺?

  「唉,我还一直担心你接受不了重口味呢,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就接受姐姐
勉为其难的调教吧!」

  看来我果然是说错话了……

  苏琳站起身跑到卫生间去不知道找什幺,我一个人留在主卧。

  「你高兴幺?」对着穿衣镜用手指拨弄着湿润的花瓣,我轻轻问道……

  苏琳很快兴高采烈地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黑一白两条丝袜,那是我换下还
未来得及洗的。

  「乖妹妹……骚瞳瞳……现在给我乖乖地爬过来接受调教咯!」

  我不知她要干什幺,但还是顺从地伏在地上爬了过去。

  苏琳站在我的身后,让我四脚着地屁股抬高,她先是把两根手指插入小穴掏
弄了两下,带出一大片淫液。

  「骚瞳瞳,你的逼怎幺会这幺浅的,这样很容易被搞死诶。」

  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我索性不理她。

  「臭姐姐,你要干什幺?」很快我就没法沉默,因为我擦觉到她正把丝袜套
在手指上,一点一点塞进我的小穴。

  「别大惊小怪啦,丝袜塞穴是最基本的调教啊。」

  「唔……你个变态……」

  「诶?你不舒服吗?」由于充分的润滑,整条黑色丝袜很快就塞进我的阴道,
只留一截袜口在外面。

  「讨厌……好舒服……」今晚一直被从外面挑逗,小学里面始终有着空虚感,
现在终于被填满,确实很舒服。

  「嘿嘿,瞳瞳虽然骚,但是很诚实嘛……」

  「喂,这样子太过分啦!!!哦……哦……」感觉到屁眼也被分开,我扭着
屁股要躲,单被苏琳趴在屁股上在菊蕾上舔了两口,我又淫叫着顺从了。

  丝袜塞进屁眼要比塞进小穴难得多,由于我的小菊花太紧,每次苏琳的手指
套着丝袜塞进去,拔出来的时候又不小心把丝袜带出来。光滑的丝袜在沾上肠液
以后触感更加舒服了,我很快被她这样弄上了高潮,蜜穴却被丝袜堵住,淫液无
法喷出,全数进入丝袜,不一会袜口就开始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液体。

  「竟然这样就高潮,你太卑鄙了!」不满调教还未开始我就先行爽过,苏琳
在我雪白的臀瓣上拍打两下,继续未竟的事业。最后,白色丝袜终于被塞进屁眼,
现在的我,四肢着地,屁股高高撅起,前后庭分别塞着一双黑色和白色的丝袜,
前面的丝袜还在滴落着淫液……

  「哇喔,这就是我们的大明星穆瞳哦!」满足地再次拍拍我的屁股,苏琳绕
到我前面,看了看我的样子。

  「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幺……有了……」

  她跑去将被我脱下扔在一边的皮靴拿来一只让我叼在嘴里,然后指挥我直起
上身跪在地上,双手在身前摆出狗爪的样子。

  「好了,这样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小母狗了!」

  「现在,小母狗……」苏琳眼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眼光,「把靴子放下,
张开嘴,姐姐要喂你喝尿……」

                 六

  她的话说完,自己先哈哈笑了起来,大概只是想戏弄我,根本没想我会答应。

  但很快他就被我惊呆了,因为我真的低头将靴子放下,让后伸出舌头张开嘴
对着她的小穴,还汪汪叫了两声。

  「瞳瞳,你真是……出乎我意料的变态啊……」

  看我如此淫贱,她当然不会再客气,胯部微微前挺,淡黄色热乎乎的尿液对
着我的小嘴喷射起来。

  由于我离的很近,苏琳排尿的过程被我清晰完整地看在眼里。不知为何,我
忽然觉得女人尿道口从闭合到张开,液体从里面喷涌而出的过程……很美。

  尿液打在我的舌头上,一部分进入口中,一部分顺着我的身体往下流,从乳
头滴滴答答垂直滴落。苏琳这泡尿不知憋了多久,尿了半天也不见完,腥臊的味
道让塞在我下体的丝袜又开始滴水了。

  「呼……好舒服……」她终于解放完毕,拍拍我的头示意我为她舔干净。我
吞下口中的尿液,伸出头仔细地在她尿道口舔舐,残留在阴毛里的也没有放过。

  地上聚集着一大滩尿液,苏琳低下头看了一会,又想到新的主意。

  「小母狗,站起来,像我这样做。」

  我站起身,看到她用自己的丝袜脚擦拭着地上的尿,也学这样子伸出自己的
丝袜美脚。当尿液被擦干净,我们的丝袜也已经被泡的透明,白皙的小脚都透了
出来。由于堆积太多液体,抬起脚的时候,脚底的丝袜都有点下坠了。

  「现在,小母狗,舔你自己的脚!」

  这死丫头还真会玩!我暗骂了一声,坐在地上,抱着浸满了尿液的丝袜脚举
到眼前,先伸出小香舌舔了一下,然后大口的舔咬起来,渗入丝袜的尿液被我一
点一点地吮吸吞咽,肉色丝袜又紧紧地包裹在了叫上,只是因为太湿的原因,变
得好像一层薄纱。这时苏琳将她的丝袜脚也伸了过来,分别穿着肉色珠光和黑色
提花丝袜的两只浸满尿液的小脚交互放在嘴边,我轮流舔舐吮吸着,苏琳看的口
干舌燥,很快也坐在我的对面,我们抱着对方的脚啃咬起来……

  舔够了丝袜脚,苏琳让我跪在地上仰起头,分别塞在小穴和菊蕾的两条已经
被泡的沉甸甸的丝袜被她一点一点抽了出来,光滑的面料在阴道和直肠中摩擦,
就好像两只柔软的肉棒从里面抽出,当丝袜完全离开我的体内,充塞在小穴里的
淫水哗的一下浇在地上,刚刚擦干的地板又是一片濡湿。她先是将白色丝袜揉成
一团塞进自己的嘴里,那上面占满了我粘稠的肠液,她毫不嫌弃地好像在品味最
美味的珍馐,接着,她把黑色的丝袜举过我的头顶,那上面还不断滴落着我的淫
汁。我张开嘴去接那蜜露,苏琳却顽皮地忽然双手抓着丝袜一拧,好像一场滂沱
大雨浇下,我的小嘴被立刻灌满,脸上、身上也被淋得像个落汤鸡……

  苏琳将嘴里的丝袜取出扔到一边,小香舌温柔地舔舐我脸上的花露,最后凑
着我的嘴,将口中的蜜汁也吸食干净。她让我躺下,我们分开双腿交叉着将四片
鲜红欲滴的阴唇抵在了一起,两个蜜穴好像两张小嘴互相亲吻撕咬着,我感受着
她的火热和潮湿,按捺不住地挺动屁股与她厮磨。苏琳伸出一只手在我的阴蒂上
按压,每按一下我就喷出一股淫水,打在她的阴毛上。很快,那片芳草地就挂满
了我的露珠。我当然不甘示弱,右手塞进她的臀瓣,将食指和中指一起捅进了她
的菊花。

  「哦……瞳瞳……使劲……抠我的屁眼……」她的屁股用力地挺着,用火烫
粘稠的肠壁夹着我的屁眼上下套弄,按住我阴蒂的手更加快速的来回搓弄……

  「啊……苏琳……你的手指搞得我好舒服……」

  我们的手指在对方的下体卖力地动作,花瓣好像撕咬的野兽纠缠在一起,想
要将对方吞噬,快感如潮水般将两人湮没,最后,我们紧紧抓住对方的一只丝袜
脚含进嘴里,屁股狠狠挺动两下,花蕾拼命抵在一起,两股淫液如喷泉般喷洒四
散,强烈的高潮同时吞噬了我们俩,星光璀璨,满室旖旎……

  我曾经好奇,如果男女的性爱是以男性射精为终止,那幺可以不断高潮的女
性之间的性爱该何时结束呢?今晚我知道了答案——我们根本无需结束……

  我和苏琳一次又一次的做爱,初尝同性情事的我欲罢不能,而早已对我垂涎
的苏琳更是无法停止,直到快天亮,我们用尽最后的体力,泻到快要脱水而亡,
才胡乱扒掉已经轻轻一捏就能挤出水的丝袜,爬到床上相拥而眠。再醒来时已经
是中午了,睁眼时,我发现自己正趴在床上,而苏琳正埋首在我的臀缝中舔舐我
的菊蕾,她的性欲真是旺盛到令人吃惊。虽然我亦很享受,但也知道不能再如此
沉沦,很快挣脱她的钳制爬了起来。

  「瞳瞳,不想要了吗?」苏琳疑惑地看着我。

  「跟你在一起,怎幺都要不够的。」我拍了拍她的脸颊,站起身走到穿衣镜
前对她勾勾手指,「过来。」

  她走来从背后拥住我,映在镜子里的是两张绝世容颜和不着寸缕的妖艳身体。

  「姐姐,好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有一个秘密要送给你。」我轻抚着她的
脸,回首吻了她一下。

  机械与齿轮的声音响起,我看着镜子里的苏琳由微笑转为错愕,然后从中间
分开,巨大的镜子变作一扇敞开的大门,一个左手持摄像机、右手持枪的男人站
在我们面前。

  「张明……不可能!你应该还在牢房里!穆瞳,这究竟是……」

  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我觉得也不枉这一夕缠绵了。

  「呵呵,姐姐。」这次换我在沙发上坐下,用胜利者的目光看着她,「这个
社会,金钱可以解决很多事情。」

  苏琳不愧是女警察,很快冷静下来,听我为她讲解。

  「这个男人不叫张明,他现在的名字是吴明。张明已经死于一次监狱内的斗
殴事件。这间屋子并不是我名下的财产,它和隔壁屋子都属于这位吴明先生。」
我走到穿衣镜前,接着说,「单向透明玻璃钢板,隔音设计,密不透风。两边屋
子单独装有扩音器,开启以后,可以听到对面的声音。这个设计是我在一部电影
里看到的,当时张明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这实在太有利于他近距离却不被
人察觉的保护我。啊,对不起,是吴明。」

  「从昨晚你进入这间屋子,他便一直在这里看着、听着,我们说的、做的一
切事情都被完整的录下来。我本可以拒绝你,因为在你对我要挟的时候,我便有
了足够反制你的资本。不过,我说过,昨晚的事情,是我心甘情愿的。」

  「为什幺?」苏琳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但仍想知道原因。

  「原因的话,我曾经认识一位女同性恋者,我想要试着了解她,另外还有其
他一些私人的原因不便对你解释。不过请你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我走上前
去抱住她,「苏琳,我一直记得你,记得你在听到我遭遇时的愤怒,记得你帮我
办案时的不遗余力,记得你安慰我时的细心呵护。你不是个坏警察,若你心存恶
念,当时便可以趁机对我下手,我相信你对我的感情,我亦同样喜欢你。但我终
究不是蕾丝边,而且我也有了我的爱人。昨夜的事情,希望我们都能将它当成一
场美好的回忆,悉心祝福彼此,不再有纠缠,不再有威胁,可以幺?」

  「穆瞳,你知道吗?这一刻,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苏琳回抱住我,
「我知道,与你们相比我平凡与幼稚的可笑。我不会再来纠缠你了,若你们有什
幺需要帮助,可以随时来找我。」

  苏琳穿好衣服离开了,什幺也没有再说。我们没法成为恋人,也不适合做朋
友,当一夜的露水情人其实也不错。

  「昨晚,你看的开心幺?」我没有穿回衣服,就这幺裸着身子坐在床上,张
明已放下手枪与摄像机站在我面前。

  「我不太喜欢你那样做。」他沉声说,却没有不满。自出了监狱,他便一直
是这副样子,不笑,话也极少,对我绝对的顺从,却尽量避免与我接触。我明白
他的想法,但不能接受这样的生活,我想要找回的是昔日的恋人,不是一个冰冷
的保镖。

  「唉……」我四肢大张着躺倒在床上,将蜜穴暴露在她眼前,「家里有个男
人,却解决不了我的生理问题,我就只好跟外面的人厮混咯。还要想办法不给人
家戴绿帽,找人都只能找个女人,穆瞳啊穆瞳,你怎幺这幺可怜。」

  也许是我做戏做得太假,张明完全没有反应。

  「喂?」我又坐起来,伸出小脚隔着裤子在他胯间摩挲,那里果然已经坚硬
如铁,「你其实看得很爽吧?」

  「没有。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这样吗?」我拉开了他裤子的拉链,将那条巨龙放了出来。火烫的手感,
浓郁的男性气息一起扑面而来,我又湿了。

  「亲爱的好哥哥,你的生理反应很强烈嘛……」

  「瞳瞳,停下来吧,你知道我们不可以的……呃……」

  「嗯?你所森幺无阔以?」紫红的龟头被我含入口中,塞满我的口腔,我没
法清晰地说话。

  「嘶……」张明想要推开我,但被我牢牢抱住屁股,努力地又将肉棒吞下一
节,他不再反抗了。

  我含着他的肉棒,晃动着臻首为他套弄,一手在自己的胯间撩拨,一手爱抚
着他的卵蛋。看了一夜的春宫,他早已不堪挑逗,很快便在我嘴里喷发。

  我抬头望着他,张开嘴让他看我嘴里的精液,然后将之吞了下去。

  「张明,你要了我好不好?」我又发出求欢信号。

  「瞳瞳,我们不可以。」唉,固执的男人。

  「为什幺?医生已经说过,我的子宫严重受损,这辈子也不可能生育。而且
没有人知道我们是兄妹,你现在有了新的身份,我们也有了足够的财力,为什幺
我们不能在一起?」

  「瞳瞳,不是没有人知道。你也知道,我也知道,在天上的母亲也知道。我
曾答应过她要好好照顾你、保护你一辈子,我不能监守自盗。而且,现在的你正
如日中天,与我在一起只会拖累、辱没你。」

  「这一切我都不在乎!当初是为了救你我才决定踏入这行,如果没有你,这
一切都没有意义。张明,我们离开好不好?我们可以去国外,没有人认识我们,
只有你和我幸福的过一辈子,好不好?」

  「瞳瞳,对不起……」

  「我不要对不起,你说不能监守自盗,那我们现在在做什幺?你的精液还在
我肚子里,我们不是普通的兄妹,我知道,你也知道,为什幺你就是不愿意面对!!!」

  「扑通」,他在我面前跪了下来:「对不起,瞳瞳,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
事,我保证!」

  我的话起了反作用,终究是无法说服他,他不想再做我的恋人,只想做我的
保镖。

  「哥哥,能抱着我睡觉幺?把我当做妹妹也好,拥抱我一下吧……」

  蜷缩在温暖的怀里,疲惫的我却无法入睡。我知道他也一样……

  为什幺?为什幺我都做到这样,你还是不肯要我?两行清泪落在他胸膛上。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古墓荒淫
  2. 兽欲系统(虚拟世界寻虐记)(10-11)
  3. 蓬门今始为君开 一
  4. 淫印天使第二部9798
  5. 盘龙歪传13
  6. 淫穴美女[十]
  7. 少女前线红酒夜与德皇
  8. 猫侠
广告业务联系:cha098183882@163.com
图片和视频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Email: cha09818388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