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炼心(情色版)-第十集 第六章 错纵复杂

汤博乐小视频集 欧美口交
新网址: yzs8.info , yazhouseba.com

  李瑟使用最简单的计策,便让薛瑶光等人平安去了京师,楚流光等人又建议李瑟没事就去拜访白笑天,李瑟道:“虽然两家交战,不斩来使,可是我也没有必要老去探访他们啊!又没什么事情好商量的。”

  古香君道:“李郎,你就去吧!又没什么危险,若是他们埋伏人来袭击你,以你现在的武功修为,就算没人救援你,你也没事啊!而且真有事情的话,我们去救援你也来得及啊!你怕什么?”

  李瑟道:“我可不是担心这个啊!是因为和白笑天没什么好聊的。他又不是年轻人,要是白廷玉在的话,去拜访倒没什么。”

  楚流光道:“大哥,推托什么啊!不就是聊聊天,也没什么呀!人要是常见面了,就容易生出感情来了,说不定白笑天和你处得久了,就能和你做朋友,江湖的事情不就好解决了?”

  李瑟喃喃道:“没有法子,只好听你们的了,否则你们整天劝我,在我耳边鼓噪,还不如去白笑天那里打发时间呢!”

  白笑天住的小山庄离镇山只有十多里,李瑟每天清晨就去拜访白笑天,起初白笑天还算客气,可是后来便对李瑟嘲讽起来,道:“龙虎山一战,小子你气势无匹,隐然有大将风度,可是没想到你人是这样啰嗦和木讷,怎么讽刺你,你都毫不在乎,还是前来听我老头子训斥。我又不是女孩子,你这样死缠烂打的来纠缠我,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我都和你说了,你真要弄到经营盐务之权,我就不会再难为你们六派了,说了多少次了,你怎么都听不进去呢?还来纠缠我做什么?我若是把你赶走,传到江湖上,还以为我白笑天气度狭小呢!可是有你这样每天都来拜访的吗?你没有事情做吗?”

  李瑟道:“前辈风度宜人,谈吐高雅,听您教导,胜读十年之书。晚辈的师父和师叔,名震天下,可是都已过世了,晚辈看来,当今只有您具有我的两位师长的风范,因此晚辈钦慕之下,时时前来听您的教诲。前辈放心,我只是想从前辈身上学习到一点东西,绝不是来纠缠前辈,让您在战场上饶过我什么的。”

  白笑天虽然知道李瑟是在拍马屁,可是还是很受用,虽然仍是对李瑟没有好脸色,可是却也不再冷嘲热讽了。

  白笑天起初是想:“好小子,既然你正事不去做,来纠缠我,难道我还怕了你?”把所有事情交给白君仪去处理,便和李瑟耗了起来。

  李瑟外钝内秀,渐渐知道白笑天喜欢下棋,便投其所好和白笑天下起棋来,恰巧棋艺二人不相上下,因此有胜有败,下的不亦乐乎。

  等到白笑天发觉李瑟说话乖巧,能讨他欢喜,渐渐有些喜欢李瑟之时,这才知道不对。

  终于有一天,他悄悄离开了华山派的地盘。可是在路上也听到了李瑟将要取得了盐务的专署权,皇上不日就要亲下诏书的坏消息。

  李瑟如果取得了盐务的专署权,江湖形势可谓急转直下。白笑天接到朝廷里传来的风声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上当了。

  白君仪也是一副不能置信的样子,道:“汉王位高权重,就算不能够取得盐务,难道还不能阻止李瑟得到吗?这家伙好厉害啊!”

  白笑天道:“我说这小子有些手段吧!不过事情还来得及,朝廷还没有下正式的任命,李瑟也没有时间来宣布我们之间的协议。我们想个办法,就让他永远没有时间来宣布吧?”

  白君仪道:“爹爹是说杀了他?”

  白笑天道:“那太难了,有更有效和更简单的办法的。”

  白君仪眼珠一转,笑道:“我知道怎么对付他了。北宋神宗时,有强盗盘踞在梁山泊,当地县官搭起了很高的长梯侦察隐藏在蒲苇之间的强盗们的行动。蒲宗孟任郓州知州时,仅仅下了一道命令:“不得乘小船出入水泊之中。”这样,强盗们不久就断绝了粮食,于是只好散去。只要打击敌人的致命弱点,就可以不战而胜。李瑟的优点和弱点都太明显了。

  他成于此,也会败于此的。我看他和那些强盗蟊贼没什么区别。”

  白笑天哈哈大笑道:“好聪明的女儿,博古通今啊!可惜你到底不是男孩啊!否则天下还有谁堪配是你敌手?”

  白君仪皱眉道:“现在就有女子是我的对手啊!楚流光聪明绝顶,真是棘手的很啊!”

  白笑天道:“不过我相信我的女儿最后会获胜的。”

  白君仪展颜笑道:“爹爹放心,我不会让爹爹失望的。”

  李瑟得到白笑天等人撤离华山的消息时,感觉有些落寞,古香君见了,笑道:“郎君是不是舍不得白君仪啊!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李瑟道:“我去拜访白笑天,可没见过白君仪,怎么会想她?你呀!真是爱吃醋。”

  古香君道:“那可不一定,她是武林里的大美人,你看凡是有名气的美人,不是都给你弄上手了吗?瞧上白君仪,也没什么奇怪的。”

  李瑟道:“不和你辩了,还有正事去做呢!”李瑟起身去了。边走边想,似乎心中还真有些想念白君仪的样子,否则为何她的面容一下闪现在脑海中呢!

  李瑟随即又想起白君仪住在香君山庄的时候,四大淫贼要使出手段,助他把白君仪弄上手,当时李瑟十分生气地便拒绝了,可是如今心里却有一丝惆怅。

  李瑟黄昏的时候一个人望着天空发呆,他现在武功心法高深,对于世界的看法也不再单纯,只是看到事务的一个方面,而是能全面的看问题。

  世事真是复杂的很,李瑟时时还有困扰,他有娇妻美妾,可是总觉得心里缺少点什么,看来修炼之路还很艰难啊!

  李瑟抛开这些眼下弄不明白的事情,想起江湖大势,要是为了权力和虚名,李瑟大可不必费心,只要利用各家势力,和天龙帮周旋就是,可他的目的是怎么样才能用最小的牺牲,来换取整个江湖的和平以及能给天下百姓带来更好的生活环境。

  李瑟估量整个形势,慢慢心里有了一些思路,这才闭目练起功来。

  薛瑶光在京师遇到困难的时候,依楚流光之言去求剑后杨盈云帮忙。

  没有几天,薛瑶光便打探到内幕消息,说是公主朱无双出面为李瑟说好话,皇上已经默许这件事情。

  薛瑶光听后大喜,立刻派人给李瑟报信,同时心想:“公主和李郎断交了,这次难道是为了还李郎的情分,才帮忙的?剑后好厉害的手段,公主这招棋子我都没想到,现在公主帮了这么大的忙,我要不要代表李郎去感谢一番呢?还是先去杨盈云那里问个明白?”

  薛瑶光正在犹豫不绝的时候,忽然听下人说有个美貌女子前来拜访,薛瑶光以为是剑后杨盈云,连忙去迎接。

  见来的人不是杨盈云,却是公主朱无双,薛瑶光大惊,道:“公主驾到,恕未远迎,还请恕罪。”

  朱无双笑着把薛瑶光揽起,道:“嫂子这般客气,都是自家人,就不要多礼了。”

  薛瑶光听了朱无双的话,一切便都明白了,心里暗笑:“公主虽然厉害,但到底还是女人,一旦把身子给了人家,终究还是逃不掉人家的手心,这不是乖乖的来帮人家了不是?”

  二人进入内室,客气了一番之后,朱无双道:“我和李郎的事情你都知道,我错怪了他,又打伤了他,心里歉疚的不得了。等见到李郎的时候,还请你能帮我说说好话。我已经将功折罪,替他向父皇说好话,他得到盐务的事情,十有八九了。”

  薛瑶光抿嘴笑道:“公主干嘛这样客气,他怎么敢怪罪公主呢!而且现在您又帮了他这么大的忙,李郎一定开心的很,会很感激你的。”

  朱无双道:“瞧你说的这些话,还把我当外人,咱们做女人的,就算地位再尊贵,能在老公面前耍威风吗?你要是还把我当公主看待,那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薛瑶光笑着搂住朱无双,道:“我的好姐姐,我以后把你当亲姐姐看待还不行吗?这点小事,我哪有不帮的道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姐姐放心好了。”

  朱无双笑道:“这我就放心了,我一向高高在上惯了,冷冷清清的,对于家庭中的事情都做不大来,妹妹以后还要多指点我才行。”

  薛瑶光满口答应,二人谈笑甚欢。

  薛瑶光和朱无双原来便有些交情,现在朱无双有心拉拢薛瑶光,薛瑶光有心巴结公主,二人自然越谈越开心,越谈越说心里话。

  朱无双道:“你们知道汉王也在争夺这个盐务权,现在我在父皇面前求肯他把这个权力交给李郎,汉王一定很生气。他和太子都在争夺皇位,这两位哥哥的事情我一向是不参与的,可是似乎李郎参杂在其中了,这可是大危险的事情。别以为汉王不是太子,得罪他也没什么,他可是帮我父皇打下的天下,勇武的很,父皇很欣赏他,以后取得皇位,也未可知啊!”

  薛瑶光笑道:“这个您就不用担心了。楚姐姐给我讲了个故事,你听听就知道原因了。”

  唐高宗李治时,蛮族人聚集进行抢劫,官军前去讨伐失利,于是委任徐敬业为刺史前往处理。当地州衙派军队到城外迎接他,徐敬业让他们全部返回城去,自己一个人骑着马到了州府。贼寇听说新刺史来了,全部加强戒备以对付讨伐。

  徐敬业到州上任后,对此事一句也没有问过,把其他事处理完毕,才说:“贼寇们都在何处?”

  州吏回答说:“都在南岸。”

  于是徐敬业就带着一两个佐吏随从渡河而往。见他如此行动,大家都很担心惊愕。

  贼寇们起初手持兵刃了望,见徐敬业所乘船中没有别的人,于是撤回,闭上营门隐藏起来。

  徐敬业上岸后,迳直走进营内去,告诫他们:“国家知道你们不过是被贪官污吏所害,并没有其他罪恶。你们都回家种地吧!走得晚的就要当贼盗处理了!”

  徐敬业只是把他们的首领叫到面前,责备他何不早向官军投降,让人把他打了几十杖送走了,从此全州境内秩序井然。

  徐敬业的祖父英国公徐绩听说后,称敬业的胆子真大,他又说:“就是我去也做不到这样。然而将来使我家破人亡的,也必定是这个孩子啊!”

  朱无双听罢,知道徐敬业后来反对武则天,起兵造反,果然家破人亡,用徐敬业来比喻汉王,这意思明白的很。

  朱无双皱眉道:“听说楚姑娘能掐会算,通神役鬼,这是不是真的?”

  薛瑶光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她的眼光。而且先圣道衍传给她过一本秘籍,她若不是有些能耐,怎么会得到他老人家的青睐?”

  朱无双微微点头。

  却说王宝儿和薛瑶光到京师之后,先是凭着王家的关系帮着薛瑶光疏通关节,之后闲下来便见一见以前的一些老朋友,尤其是四大公子之一的赵铭。

  王宝儿做女儿的时候,对于情事到底不怎么了解,等嫁给李瑟为妇之后,生活阅历多了,情感也懂的多了,想起赵铭对她的种种好处,也是感激不已,这次回来,见到赵铭之后,免不了和颜悦色,以补偿昔日对待赵铭的种种无礼之处。

  赵铭为了让王宝儿开心,便提议和她猜谜玩,哪知王宝儿微笑道:“哥哥,我早不喜欢猜谜啦!我长大啦!”

  赵铭心里咯登一下,见王宝儿越加成熟,出落的更是美貌动人,对他也比以前温柔多了,可是知道和她的隔膜却更加的深,再也不能如原来那样打闹戏骂了,不由心里悲苦。

  这日从王家见王宝儿回来,在一个酒楼喝酒买醉。

  赵铭正喝的醉眼朦胧之时,忽然一人坐在他的桌边,道:“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就去说,有事就去做,何必做个缩头之人,喝酒买醉,于事无补呢?”

  赵铭大怒,道:“老子愿意喝酒,和你何干,请你滚开。”

  那人是个老者,须发皆白,失笑道:“到底是名门大家的小子,骂起人来还带个请字,老夫看你情深意重,有意成全你和你的心上人,你倒拿老夫撒起气来,真是不识好人心。”

  赵铭大惊,道:“阁下何人,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有办法让宝儿喜欢我?”

  老者道:“这有什么难的,我让她永远陪在你的身边,只要你用心哄她,用不了一年半载,她就喜欢你了。”

  赵铭大是失望,伏在桌上道:“我还以为你这么大的年纪了,有什么好办法呢!原来还是强人所难。我要是这么想的,早就娶了宝儿了。我们逍遥派讲究自在逍遥,无拘无束地过

  生活,要是勉强别人,终究不能快乐地生活的。我真心爱她,让她真正地得到幸福,让她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好的结局啊!”

  老者叹了一口气,手一挥,赵铭便伏在桌上睡了,老者道:“生活的真谛,为什么年轻人都不学学呢!却让自己去受罪,真是年轻人啊!”

  接着外面进来两个人,搀扶着赵铭走了。

  第二天王宝儿接到一个纸条,急急忙忙去了,便再也没有消息了。

  一天之后,薛瑶光接到王家传来宝儿失踪的消息,连忙去找杨盈云,杨盈云听完薛瑶光的话,微笑道:“已经来不及了。”

  薛瑶光奇道:“什么来不及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外面一人笑道:“好厉害的眼光啊!不愧是新一代的剑后。”

  杨盈云携薛瑶光出门,门外一个老者风采夺人,白衣白发白眉,仿佛神仙中人。

  杨盈云道:“张左使再出江湖,可是却来为难一个女孩子,难道不怕丢脸吗?”

  那老者乃是明教也就是江湖中所说的魔教的光明左使张玄机,张玄机道:“小丫头言语犀利的很,可是老头子我却不会在意。女孩子厉害起来,能亡国灭家,岂能轻视?薛瑶光这丫头我要带走,你准不准我?”

  杨盈云微笑道:“好说好说,不过您老是替天龙帮做事,还是替明教做事呢?”

  张玄机道:“老夫是为天下人做事。”

  杨盈云道:“好厉害的理由啊!可是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天下人的事情我不管,我只记得答应过别人,要保护她的安全,要是不动手,就任您把人给带走,我可怎么向人交代啊?”

  张玄机道:“你是想和我动手了?不怕我杀的一时性起,把你也擒去,恐怕在李瑟那小子心目中,你的份量比薛丫头还要大。”

  杨盈云道:“既然这样,您就擒我好了,别打瑶光妹妹的主意吧!”

  张玄机道:“那可不成,你这丫头精灵古怪,老头子我可没把握擒住你。你小小年纪你师父便让你闯荡江湖,没有两下子你师父怎么会放心地把剑后的称号让给你?我可不上这个当。”

  杨盈云怒喝道:“既然知道我剑后之威,还口出狂言要在我面前擒人,置我于何地?”一剑含怒刺出。

  张玄机飘然后退,杨盈云如影随形,一时剑气弥漫,杨盈云运剑如风,招招进迫,剑剑都向张玄机罩去。

  张玄机在剑光里左闪右躲,似乎落在下风。薛瑶光见张玄机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心里叫好,眼见张玄机险象环生,看来剑后打败这个老头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哪知张玄机忽地轻啸一声,跟着他双掌翻飞,宛如神龙夭矫,登时情形立变,一时掌影剑光,二人斗的难解难分,薛瑶光直看得眼花缭乱。

  杨盈云和魔教最厉害的人物相斗,看来是很平常,可是却比和朱无双相斗凶险多了。武功练到极处,远胜法术,二人都是武功大家,因此并无玄虚,招招致命,可是危险之极。

  杨盈云在剑光笼罩之下衣袂飘飘,漫不经意的左刺两剑,右刺两剑,虽然看似毫不着力,却已是抖起了朵朵剑花,剑尖也在颤动不已。

  张玄机造诣高深,凝神细看之下,自然看出其中奥妙。他看得出杨盈云的剑招中隐藏着极为复杂的杀着,但这些杀着若有若无,端的是到了“举重若轻,变幻无方”的极高境界。

  张玄机大声叫好,道:“以剑术的造诣来说,你已经赶上你师父了。看来老夫还是打不赢你师父!”

  杨盈云道:“您言外之意现在我的武功还是不如您了?”

  张玄机道:“不错!”

  此时杨盈云踏上三步,唰的一剑刺出。剑气如虹,劈空之声宛若龙吟,震得在旁边观战的薛瑶光耳鼓都嗡嗡作声。

  杨盈云的剑法玄妙非常,张玄机避无可避,哼了一声,道:“丫头,你真的要拚命呀!”在剑光笼罩之下,倏地中指疾弹。一弹之下,剑光流散,杨盈云虎口酸麻,宝剑几乎脱手。

  这两招兔起鹘落,薛瑶光刚刚看出了其中一些奥妙,两人已是分开。

  杨盈云喘气道:“你为老不尊,难道贪图李瑟的几个媳妇的美貌,所以非要来抢夺吗?”

  张玄机道:“你这小丫头信口雌黄,老夫是想接这几个丫头去游山玩水。李瑟这小子整天在武林厮混,都是乱忙,瞎捣乱,放着这几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不陪,浪费大好青春,岂不是浪费?叫他乖乖地去找我,陪他的这几个美人来,否则老夫看不过眼,就替这几个女娃再找好夫婿了。”

  杨盈云做恍然大悟状,道:“原来如此啊!您的好心为什么不早说。”说完收起宝剑,道:“请您带她走吧!记得答应我的话,好好招待她们几个。”

  张玄机道:“好厉害的丫头,能当机立断,识时务,是做大事的料。”

  杨盈云调皮一笑,道:“还不是您老逼的,等我武功厉害了,再找你报仇!”

  张玄机哈哈笑道:“好说,好说。”

  此时薛瑶光蹦蹦跳跳地来到张玄机身边,揽着张玄机的衣袖,道:“老爷爷,我们走吧!杨姐姐再见了!”回身向杨盈云摆手。

  张玄机一愣,叹道:“这些女娃子都这么厉害,难怪李瑟这小子并无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靠着迷惑女人的本事就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摇头叹息着和薛瑶光下山去了。

  杨盈云望着二人的背影一阵微笑,背后传来心空的声音,“张左使的武功果然厉害啊!老衲要是出马,只会败的更惨,还是姑娘厉害,并没有处于下风。”

  杨盈云回头道:“他并不想和我结怨,引我师父出山,否则大可趁我受伤的机会试图杀掉我。李瑟已经有足够的本事保护他的女人了。我们犯不上为这个使他没有英雄救美的机会。”

  心空道:“是呀!以后该是他施展才华的时候了,还能增进他们夫妻间的感情,你真是深谋远虑!”

  杨盈云无辜地道:“不是吧!我可是嫉妒薛瑶光她们,才找机会让她们吃些苦头啊!大师可把我想的太好了。”

  心空抚须轻笑。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H场景模拟器(1-15)
  2. 一天三发但是不同女人之2007年
  3. 凌辱女友 瀑布小鸳鸯
  4. 桃红香暖(文言文)
  5. 舞蹈学院的男女生天天穿丝袜
  6. 魔兽世界同人——惊魂外域
  7. 仙道炼心(情色版)(43)
  8. 爱上女上司
广告业务联系:cha098183882@163.com
图片和视频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Email: cha09818388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