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九集 (38)颠龙倒凤 舔棒舔菊探双蛋

  吹舔了片刻,古香君含住肉袋,吸吮并用牙齿啃噬肉袋。忽然李瑟感觉古香君抬起了李瑟两条腿,两手掰着自己的两片屁股,同时菊眼有物抵入,低头一看果然古香君的舌尖顶在他的屁眼上,还不停的舔弄深探,天呀,又用这一招,李瑟只觉得屁眼一痒,肉棒竟然跳动了起来,一跳一跳的朝古香君点头,李瑟只觉得被刺激得阳具硬得难受无比,可古香君还在掰着他的屁股用舌尖钻他的屁眼,那种滋味无法形容,爽得受不了的李瑟最后只得把古香君拉到面前一阵深吻。

  两人黏粘在一起,唇齿相依津液交会,彼此在对方的嘴内柔情蜜意地翻搅索寻挑逗撩拨,久久不舍得罢休。

  古香君情动似极,丁香勾诱间,双臂亦悄悄地环上了李瑟的脖子,彷佛要将他缠住锁住。

  李瑟将她压倒下去,古香君那勃翘在豪乳惊耸的乳峰上的诱人奶头,那镶嵌在平滑细腻的小腹间的迷人脐眼,那坟鼓在娇嫩肥美的雪阜上的撩人腴团,无不是粉雕玉琢浑若天成,让人惊叹造物之神奇天赐之奢侈。

  李瑟粗喘地用中指耸刺着小穴,眼睛一遍遍扫视着古香君的胴体,嘴巴一遍遍吻过柔滑的肌肤,不时翻指扣挖细细究探玉户,两指捻住乳头轻轻拉扯捏拿,似要将身下美人的每分每寸印入脑海铭刻心中。

  古香君腻声颤哼,身子难耐地扭动起来,惹得男儿百般怜惜。她眸中尽是盈盈水波,媚得惊心动魄地嗔视着李瑟,任由他寻幽探秘恣意戏耍。

  李瑟心中销魂,手指抽耸越来越剧,古香君双乳摇曳不止,荡出波波火辣辣的勾魂雪浪,看上去明明沉甸甸软颤颤,然却似有什么无形的支撑,任凭如何激烈甩晃如何发狠揉握,始终都会归复原状,依旧高高地尖挺耸翘。但那熟桃般的饱满,那梨子般的娇翘,那脂膏般的肥腻,又会惹人去再次欺凌蹂躏,难休难止。

  李瑟上下其手,心疼却发狠地用力捏揉,把美人的酥乳捏揉得千奇百怪,哪管指掌早已给那娇娇弹弹、幼幼滑滑的乳肉酥掉麻坏。

  古香君嘤咛,两腿突然合闭,紧紧地夹住了在花溪里顽皮的手指,已小丢一次。

  李瑟笑嘻嘻地把自己的身子调转过来,把肉棒放到了古香君的嘴边。

  然后扒开古香君的双腿,盯着她那汁水淋漓红脂绽吐的花苞,照旧棒挑指嬉纵情耸耍。

  古香君连忙一手握住肉棒,张口含舔嘴边的大龟头,古香君现在的口技高超,这时也不用太多花样,双手抱住李瑟的屁股,小嘴含住肉棒,咕叽咕叽的套弄得津津有味,手指也不时在肉囊、菊眼招呼。蓦地娇娇一颤,花底汁滚蜜涌,淋得男儿手指尽湿,已给李瑟挖得又小丢了一次。

  李瑟再也忍不住,忙调转身子,挺枪入港,只是一下,就已直捣黄龙,阴内滑溜湿润,温热酥软。古香君也长舒一口气,充实感立刻盈满了下体,阴道里的麻痒立刻消失了,那种涨涨的满足感只有含着大肉棒的人才能体会。

  李瑟只觉她花内滚烫似融软嫩若烂,蛤口却紧紧箍束,催人欲泄,抽插间巨茎胀得更猛,挤满花房,抽插的咕咕之声不绝于耳。

  古香君闷唔一声,刹那间,强烈无比的感受让她彷佛看见了瓤内的细幼皱褶给撑开给熨平,看见了娇嫩花心被撞扁被顶歪,只美得香魂欲化无以复加。

  李瑟肉棒暴涨,愈感古香君的窄紧软烂,腰杆下下发力,千戳百椿。

  古香君螓首横摆,吹弹得破的粉靥死死贴在李瑟的胸膛上,两条象牙般的美腿时伸时缩,两只晶莹剔透的白足时弓时挺,片刻无歇撩人万分。

  李瑟受不了她这模样,越发长击猛抽记记尽根,捣得美人水响不绝,花底融掉一般,红红粉粉粘粘黏黏地与肉棒纠缠不休。

  古香君牝麻蕊酸,丢意渐生,此刻心头懒懒融融,给李瑟一下狠挑,准准地戳在嫩心之上,爽得腻啼一声,娇躯猛地从床上弓起,滚烫粉额直顶到男儿的下巴,凝滞了须臾,便哆嗦哆嗦地丢了。

  李瑟猛给一泡烫乎乎的浆汁淋着,急忙俯头去瞧,已见米粥般的稠浆从肿胀的蛤唇间滚溢而出,白花花地涂了自己一茎,想起《御女心经》上说过女人在最美、最快活之时才会流这东西,心中销魂,一阵狠顶。

  “别……别动……”古香君弓着身子嘤咛,虾子贴偎男儿胸膛,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李瑟见她娇媚万分,又给两只滑溜挺翘的嫩乳在胸前不住地蹭来刮去,只爽得筋麻骨软,如何甘愿停下,反更大耸大抽,似要将美人的嫩心椿成碎瓣方快。

  古香君丢得天昏地暗,迷糊中单手下探一把捞住李瑟的肉袋,用芊芊玉指轻揉两颗软蛋,似乎想把里面的阳精给挤弄出来。李瑟给这上下交攻,哪里还顶得住,狂烈无比地急耸一阵,突俯下首,吻住美人檀口,身子倾力一耸,巨杵拚死顶送。

  李瑟闷着头紧抱着她的屁股,逐渐加重了力量,古香君的小穴随着李瑟的冲撞,又奏起了音乐似的“噗滋”、“噗滋”的响着,李瑟拼命的狂插,古香君浪叫不已:“呼……老公……哦……嗯……好舒服……啊……啊……太美了……”她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只是紧紧的抱紧李瑟的腰身,忍受着他毫不留情的抽插。

  古香君的媚眼如火,口中热辣辣的湿气全吐在李瑟的脸上、唇上,这些动作使李瑟更是疯狂到极点。古香君躺在李瑟的身下,就像一只可怜的、无力抵抗的绵羊,被李瑟这只饥饿的老虎,毫无章法的摧残着她、揉捏着她。她被李瑟猛冲猛撞得死去活来,只有一直娇喘着,闭起眼睛任由李瑟的狂干。

  “哦……老公……我要升天了……啊……啊”古香君的双臂紧紧钩着李瑟的脖子,粉腿则翘起来钩住李瑟的腰身,她的玉臀随着李瑟的抽插也上下迎合着。

  当李瑟的龟头往下插入的时候,古香君便挺起嫩臀迎凑着李瑟的宝贝,以便能插得更深入。当李瑟的龟头抽到穴口时,她便夹紧壁肉紧紧衔着李瑟的龟头,像一条鱼咬着鱼钩似的。这使李瑟更是疯狂,越插越是急,越插越是重。就像是暴风雨袭击着一朵娇嫩的小花,她便是一朵柔嫩的蔷薇娇艳动人,却在李瑟的摧残下,颤抖不已。古香君一面娇喘着,一面扭摆着胴体,在做最后的冲刺。

  古香君紧紧按住李瑟的屁股,并且疯狂地挺动着自己的嫩臀,迎凑着李瑟的龟头,她几乎已到不醒人事的地步了。

  李瑟知道她快要到了兴奋的高潮,于是更是疯狂的猛抽狠插,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深。果然,古香君突然混身颤抖,阴户一阵紧缩,随着一股火热热的阴精直泻而出,浇得李瑟的龟头全根发烫。她软绵绵的娇躯四平八稳的躺在床上,口中娇喘着:“哦……老公……升天……了……美死了……”

  李瑟仍然继续着猛烈无比的抽插,古香君便随着李瑟的抽插,不停的颤声呻吟着。她不停的呻吟挣扎着,同时浪叫着,挑逗起了她的淫兴来,她此刻倒反而像一头饿极了的老虎,恨不得一口把李瑟吃下去。

  “喔……太美了……老公……好美呀……我又要丢了……啊……”突然她的身子一颤,阴唇不停的收缩着,一股热辣辣的阴精飞射了出来,浇遍了李瑟的龟头,热呼呼的暖流流遍了李瑟的全身每一根血管。

  李瑟的龟头一涨,马眼一紧,终于洋洋大泄,阳精也随之喷射了出去,犹如万马奔腾,争先恐后射入花房,直浇古香君的花心,使她的身子猛然地颤抖一下。两人紧紧拥抱着、扭动着、喘息着……

  万种风流,无限情思,纵仙笔难画,仙笔难描。二人颠龙倒凤,夺尽人间春色。

  李瑟志得意满,拥着古香君入睡。不过感觉古香君瞪着大眼睛瞧着他,便笑道:“都多晚了,你还不睡,难道怕我消失了吗?这么盯着看。”

  古香君喃喃道:“看不够,我要看。郎君你睡吧!”

  李瑟有些困倦,道:“那我睡了。”正要入睡,忽然想起一件事,道:“今天你是怎么了?怎么对我这样好!”

  古香君道:“以后我永远这样对你好。”

  李瑟大喜,道:“好呀!不过……为什么?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古香君道:“我以后就是你的小妾了,要是不好好待你,讨好你,恐怕你一年也懒的理我一次。再说就算你想理我,也不一定能够了,毕竟夫人的话要听。”

  李瑟奇道:“什么你要当小妾了?这是什么缘故?”

  古香君道:“你用八抬大轿把薛姑娘娶进门,还用红顶的,自然她就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啦!我没名没份的,不把我赶出家门,我就满意啦!我今天去看薛姑娘,她说啦,她以后会好好待我的。”

  李瑟听了大怒,脸色立刻变了,再不说话,道:“夜了,快睡吧!”再也不理古香君,蒙头睡了。

  天刚蒙蒙亮,李瑟便起床了。

  古香君道:“郎君怎么起的这么早?”

  李瑟“嗯”了一声,便出门去了。

  李瑟径直来到薛家,要见薛瑶光,被丫鬟拦住道:“姑爷,您真是心急,这三天您不能和小姐见面的。”

  李瑟道:“新人三天不能见面,这个规矩我懂,不过现在不用守这个规矩了。”李瑟径直往里走,丫鬟们不敢拦,只好跑去禀告薛瑶光。

  到了薛瑶光的闺房,薛瑶光隔着帘子道:“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你这么急着要见我?”

  李瑟沉着脸道:“请姑娘原谅,你我无缘啊!我们的婚事取消了。一切后果我都愿意承担,姑娘有什么吩咐,尽管派人通知我就是,任打任罚,我都甘愿。”说完决然去了。

  薛瑶光毕竟是久经商海的干将,虽然先是伤心悲愤,对李瑟的绝情恼怒异常。

  可是一会儿她就冷静下来,知道再怎么生气也是于事无补,只有想办法避免这样的尴尬才行,当下便悄悄派人去李瑟府邸请楚流光过来。

  楚流光一到,薛瑶光就扑过去抓住楚流光道:“姐姐救我,我知道姐姐比我聪明的多,姐姐要是这次帮我,以后我会好好的报答你的。”

  楚流光笑道:“瞧把妹妹急的,有什么事慢慢说,这可不像有大将风度的薛瑶光。”

  薛瑶光拉着楚流光的手,慢慢坐下,道:“姐姐知道吗?今早李大哥来了,说要退婚。”

  楚流光眉头一皱,道:“你昨天和古香君说了什么话?全都告诉我。”

  薛瑶光道:“我就说我以后当了李家的主妇之后,会好好待她的。难道这话出了纰漏?”

  楚流光道:“你既然知道,那还这么说!”

  薛瑶光道:“李瑟既然明媒正娶娶我过门,难道我不是他的妻子吗?”

  楚流光咯咯笑道:“你呀!你真是想的简单。古香君对你一番好心,怕你难堪,让你以新妇的礼节过门,你还不领情,得陇望蜀,希图非分之想,怎么样,受到惩罚了吧?如今你被退婚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你还怎么做人?”

  薛瑶光道:“姐姐定是知道内情,快点告诉我。”

  楚流光道:“平时你是多么聪明的人啊!可是临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就糊涂了。当今世上,鲜有比古香君聪明的人,连我都甘拜下风的,你还去惹她,不是自讨苦吃吗?”

  薛瑶光叹道:“她这么厉害吗?平时温温柔柔的,原来是个笑面虎。”

  楚流光道:“这些咱们都不说,就凭她和李瑟的患难经历,任何人都不能取代她在李瑟心中的地位。你要是想嫁李瑟,就认命吧!她是李瑟正妻的地位是谁也撼不动的。你去求她,解铃还需系铃人,她一定有办法。”

  薛瑶光长吁了一口气,叹道:“想我自忖聪明,又出身名门,容貌也是罕见,没想到却给人做小。”

  楚流光脸色立变,冷着脸道:“哦?既然薛大小姐这么想,那何必委屈呢?不要嫁就好了。”说完起身就走。

  薛瑶光连忙把她拉住,陪笑道:“姐姐别走,是我不好,小妹不懂事,请姐姐原谅吧!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只有一死谢罪了。”

  楚流光缓了口气,道:“这点你就不如冷如雪,只要能嫁李大哥,做什么她都愿意,你应该学学她。”

  薛瑶光俏皮地道:“其实我有什么可埋怨的。为了李郎,姐姐是不计名分,不惜性命地为他,我哪一样也不如姐姐,哪有资格抱怨。”

  楚流光听了有些害羞,道:“你这丫头,我可是好心来帮你的,你却戏弄起我来了。”

  薛瑶光道:“不敢,我说的可是实情。”

  楚流光假意怒道:“你还说!看我怎么收拾你。”伸手挠她的痒,薛瑶光连忙逃开,一个追,一个逃,二女闹在了一起。

  李瑟从薛家出来,就直奔王家而去,找到王宝儿道:“宝儿,大哥和薛瑶光的婚事取消了,我们的婚事也以后再定吧!放心,大哥一定会娶你的,大哥知道你是乖孩子。”

  王宝儿见李瑟脸色不善,安慰道:“大哥不用担心我,有什么事都要想开些嘛!薛姐姐不嫁你,是她没眼光,喜欢大哥的人多的是呢!”

  李瑟见王宝儿没埋怨他,还来安慰,虽然说的不对路,心里也是感激,便和王宝儿聊了一会儿,一起用过了饭,这才回家。

  李瑟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用霹雳手段去了块心病,可是和薛瑶光的婚事早就传遍京师,如今取消了,薛瑶光以后如何见人呢?

  可是要是委屈古香君,那是万万不能的。女人一多,麻烦太多,李瑟左右为难,不能全都顾全,只能当坏人,负心人了。

  李瑟正在思索,忽然感觉有些异样,扭头往左边街道望去,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负手而立,神态倨傲,有种冷睨天下的气势。

  李瑟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笑道:“白兄,没想到又遇到你了。你我真是缘分不浅啊!”此人正是四大公子之首的白廷玉。

  白廷玉一摆手,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前边酒楼说话吧!”白廷玉身边一人年纪不大,威武之极,不怒而威,看了李瑟一眼,便当前带路。

  李瑟已经人刀合一,虽然总觉得内功大是别扭,先前练的刀君心法和花蝴蝶的内功恰好相反,尽管现在人刀合一,刀君心法大占上风,可是每次和古香君、花想容她们亲热之后,便觉花蝴蝶的功力增加一分,不由自主地运用花蝴蝶的御女心法。

  这样一来,李瑟体内二气又要互相争斗起来,真是大伤脑筋。尽管如此,李瑟武功卓绝,因此头脑清楚无比,一下便知道此人是谁了!

  李瑟记起在杭州的妓院,曾经被人暗算过,那人虽然没有暴露,但和此人的气势如此相近,看来是此人没错了。李瑟心想:“天龙帮早就盯上我了,我还茫然不知。”

  到了一间酒楼,在一个精雅的包间,白廷玉要了两杯茶,拿着杯盖,用嘴轻轻吹了吹,道:“魁光阁雨花茶在京师很有名,李公子时常来吧?”

  李瑟道:“我第一次来这里呢!”

  白廷玉道:“那公子经常去哪里?公子的情人都是大家闺秀,情调自然高雅!倒要请教了。”

  李瑟道:“白兄是高雅的人,我是粗人,哪懂这些!”

  白廷玉不可置信地盯着李瑟,随即露出鄙夷之色,道:“外间传言果然是真的,真是可惜啊!”

  李瑟平静地道:“我知道白兄的意思,以为我李瑟无非是靠狐媚之术骗女孩子,其他之外是个毫无品味的人。可是男女之间贵在真心,若非如此,我岂能得人喜欢?”

  白廷玉道:“哦?我明白了,你对古香君、薛瑶光、王宝儿、冷如雪都是真心的,佩服,佩服!阁下心可真多。阁下既然如此有心,那么六大门派在你的领导下必会更加的繁荣昌盛啦!”

  李瑟道:“衡山派已被白兄歼灭了,白兄会罢手让我们和平相处吗?先前小弟不了解江湖形势,若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恕罪。”

  白廷玉道:“罢手嘛!只要李公子解散华山、泰山等派,我们就不用动手了。否则衡山派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二人语气既平静又缓和,殊不知里面暗含无限杀机。

  李瑟道:“天龙帮野心不小啊!妄想一统江湖,可是千百年来,谁能一统江湖了?那些人的下场才是前车之鉴。”

  白廷玉忽地叹道:“你说的确实不错,可是那些野心很大的鼠辈,都是妄想独霸江湖,满足自己的私欲,然而我们天龙帮是为了天下百姓的,这其间大大的不同。有天下人为我们天龙帮的后盾,何愁我们天龙帮不胜?”

  李瑟道:“你是说赋税的事情,是吗?”

  白廷玉“哼”了一声。

  李瑟道:“六大门派征收赋税,的确有些过分。可是六派所在的地盘只占全国的十分之一,收的税又是朝廷分配的,只有十分之一,所收的税不算多,对朝廷和百姓影响不大,可是他们所起的作用也很大啊!如今天下稳定,盗贼很少,难道不是六大门派的功劳吗?任何制度都有流弊,你都要铲除的话,恐怕会起相反的结果,也许会让天下大乱的。”

  白廷玉冷笑道:“难怪天下闻名的几大美女都喜欢你,的确,你这张嘴很会颠倒黑白啊!六派除了少林之外,哪派不是在所在地上为所欲为,想征多少税就征多少。被我们消灭的衡山派居然有五万多的弟子,至少几万人都是挂衡山派的名义来横征暴敛的。多少百姓被他们弄得家破人亡啊!六派胡乱征税的事情,朝廷也风闻了,便责令六派整顿,规定各派人数不许超过一万人,可是越是精简,人员却是越多,可怜天下苍生啊!要养一群吸食人血的废物。”

  李瑟做声不得,道:“原来这样,我一介武夫,年纪又轻,自小只醉心武学,其实天下的事了解不多,但我知道用武力是不能全解决问题的。我答应白兄一定整顿六派,驱除这些弊端。等我正式就任六派的盟主后,就会布告天下,整改六大门派,减少或者不收税了。请白兄为我向白老伯父进言,我们何不化干戈为玉帛呢?我一定把六派治理好!”

  白廷玉楞了半晌,道:“好吧!我一定会告诉我爹爹的。你好自为之。”

  李瑟大笑,道:“多谢,白兄一表人才,风流潇洒,令在下折服,日后要是两派和睦相处,你我可要多多亲近。”

  白廷玉微笑点头。

  过了一会儿,李瑟告辞而去。白廷玉仍是喝着茶沉吟不语,他身边跟着的那人道:“公子,这小子鬼话连篇,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

  白廷玉道:“鬼话?什么鬼话?他这是实话。李瑟真是一位劲敌啊!我们天龙帮不是打着为了天下百姓不受沉重赋税之苦吗?他就宣扬减免赋税,那样我们就没人支持,没有出师之名了。百姓听闻六派减税的话,因为他们以前受苦太深,因此只要减上一点,百姓都很善良,也好受愚弄,就会感恩戴德的。哼!好个毒辣的诡计,要想灭掉其余几派,必须要除李瑟。”

  李瑟到家之后,便召集三位掌门议事。李瑟道:“在我就任盟主的典礼上,我想发布这样一个命令,那就是减少赋税。听说在你们的地盘上,百姓都很苦,你们也真黑心,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死的话能带到棺材里吗?”

  三人先是做声不得,然后古玄中道:“先生,您有所不知啊!我们所征收的税已经很少了。”

  李瑟嘲笑道:“很少?那百姓怎么怨声载道?我一路到京师的路上,见到百姓很苦,你们只顾自己享乐,完全不顾百姓的死活啊!”

  司徒明道:“明面上交到我们手里的税是很少。可是底下那些个人,私自增加一些名目,什么额田、额粮、额草、额盐、额贡、鱼课银、苇炭银、盐课银、草豆价银、开垦荒田科粮银、均徭银、修边夫、修仓夫、局造、窑造、纳粮、跟官、斗级等等,举不胜举。因为这些名目朝廷本身有,他们征收,我们查不胜查,逮住几个杀一警百,可是效果不太好,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不清道:“老衲整顿了几次,可是收效甚微,只要有一项名目,下面的这些人就会变着法,改换名目要钱,百姓们哪知道什么名目的钱该交,什么名目的钱不该交呢?再说要是反抗的话,下场必会很惨。我们也知道弊端,可是苦于没有办法。”

  李瑟怒道:“照你们这么说,还有理了!那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不清道:“有,那就是什么税都不收。”

  古玄中和司徒明立刻一脸凝重,道:“不可。那样就断了我们这几派的根基了。你们和尚没什么,可是我们没有收入,难道让手下这些人去抢劫?”

  不清道:“每人给一大笔银子做为遣散费就行了,每派留有几百人也就够了。”

  李瑟喜道:“说的好,就这么办。”

  不清道:“先生果然有魄力,这么说银子是不用愁了吗?”

  李瑟道:“我派你们三个筹集就是了。”

  司徒明道:“先生,我们要是能筹集到,早就这么做了,最少要再需要一千万两呢!我们的家底还有个千万两,这样算起来,遣散的每人才几十两,当中的许多人过惯了豪华的日子,肯定有些人会抢劫的,还要乱上一阵子。”

  李瑟一想,知道此事的确很难办,便道:“此事慢慢再议吧!只要我们有心,迟早会有办法的。”

  不清道:“先生高深莫测,一定会有办法的。”其余二人也都随声附和。

  李瑟心想:“看来身上的重担不小啊!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想起薛瑶光的事情,心里烦闷,便和三人作别了。

  李瑟本想去见古香君,告诉她这些恼人的事情,又觉难以启齿,何必让她跟着烦心。

  李瑟忽然想起解缙来,不由大喜,连忙去找解缙。

  解缙听了李瑟所说的一切,叹道:“白居易的《秦中吟》十首的第一首《重赋》,说的就是百姓受赋税的苦。”接着曼声吟道:“厚地植桑麻,所要济生民。生民理布帛,所求活一身。身外充征赋,上以奉君亲。国家定两税,本意在忧人。厥初防其淫,明敕内外臣:税外加一物,皆以枉法论。奈何岁月久,贪吏得因循。浚我以求宠,敛索无冬春。织绢未成匹,缫丝未盈斤;里胥迫我纳,不许暂逡巡。岁暮天地闭,阴风生破村;夜深烟火尽,霰雪白纷纷。幼者形不蔽,老者体无温;悲端与寒气,并入鼻中辛。昨日输残税,因窥官库门:缯帛如山积,丝絮如云屯。号为羡余物,随月献至尊。夺我身上暖,买尔眼前恩。进入琼林库,岁久化为尘!”

  李瑟听着解缙吟的诗,想起和古香君开始经营小酒店时,缺衣少食,古香君是华山的千金小姐,因此没有上税,才勉强把难关渡过,可是普通百姓那要怎么活呢?“幼者形不蔽,老者体无温”,李瑟想起曾经看过无数的穷苦人家的生活,不禁心怀怜悯,其实他以前也很困苦,只是那是拚命练功,不在意罢了。

  以前李瑟没有机会拯救受苦的百姓,现在不管有多艰难,他也要尽一切办法,让百姓生活能够好上一些。

  解缙吟完道:“百姓很苦,所以我拚命也要选一位仁君。太子天性仁厚,一定是位好皇帝,你只要拥立他,就是为天下百姓谋利了。这是根本性的大问题,至于江湖上的事情,我看你也能解决,府上不是有一位冰雪聪明的姑娘吗?我看她一定有好办法。”

  李瑟恍然大悟,喜道:“对,我怎么把楚妹妹忘了!”

  李瑟大喜,拜别解缙,便去找楚流光。

  楚流光见李瑟登门,笑道:“你可真是逍遥自在啊!弃别人如敝履,害得别人为你憔悴为你愁,你真狠心。”

  李瑟叹道:“她是聪明人,知道怎么补救的,她不是让妹妹来做说客了吗?”

  楚流光笑道:“真是一物降一物,你们闹吧!我看大哥也讨不了好去。”

  李瑟道:“那有什么办法,人生就是这样吵闹中度过嘛!要是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没有趣味了。我找妹妹还有事情呢!请妹妹指点。”

  楚流光道:“大哥说吧!”

  李瑟当下把见到白廷玉的事情说了,又说了六派的事情。

  楚流光咯咯笑道:“我说报应来的快嘛!谁叫你欺负薛妹妹,这次我看你怎么办?”

  李瑟奇道:“和她有什么关系?”

  楚流光道:“你不就是缺钱嘛!只要你有了钱,就可以把六派大部分的人遣散,还有,薛瑶光可以安顿很多六派闲散没用的人。”

  李瑟讶然,道:“妹妹的意思是?”

  楚流光道:“弃武从商有什么不好?薛瑶光号称财女,你呀!放着聚宝盆不用,简直就是捧着金饭碗饿肚子。”

  李瑟陪笑道:“妹妹说的是。不过妹妹太聪明了,把我教训了一顿,又替薛瑶光办成了事情,真是一举两得啊!”

  楚流光道:“我可是帮你,你以为我是帮她吗?她去求香君姐姐了,她们没有矛盾了,自然就和好啦!过两天你一娶就是双美,还都是名门大家,大哥淫贼的名声看来是会更响了!”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离过婚的美女
  2. 李香君
  3. 红岩以外的故事全
  4. 一箭双雕的大战
  5. 公车辣妹
  6. 姐夫的小狗狗
  7. 图书馆中年阿姨
  8. 自虐姐妹上街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