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二集 第八章 贫贱夫妻

  却说李瑟独自一个人在厢房里住,翻来覆去,也是睡不着。

  他和古香君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从未离开过她,早就习惯了,这时忽然叫他自己一个人睡,真是孤枕难眠。

  李瑟拚命地闭目强睡,但这又如何能够睡着呢?

  李瑟睡不着,不免胡思乱想起来,想起自己向来的理想乃是追求仙道,如今竟然离开古香君便不能入睡,想来也真是可笑,不免悲哀起来。

  出了一会儿神,这才不想此事,却又想起冷如雪的事情来,自己对待冷如雪的种种恶劣态度,都是自己不愿意的,可是自己又该如何是好呢?

  且不说冷如雪有残忍好杀的脾气,和她在一起有极大的危险,就算她是个温柔可爱的好姑娘,自己也是不能要她的,自己答应过古香君,岂能对不起她,另外再娶别人呢?

  说来说去,都怪自己以前见识太浅陋、定力又差、行为卑鄙,才陷入如今这样两难的境地,左右也要得罪一人,看来只有对不起冷如雪了。

  李瑟主意打定,也不知是什么时辰,慢慢就睡着了。

  早晨李瑟起得很早,但是还没到大厅,就又闻到了饭菜的香气,李瑟正皱眉时,果然见古香君和冷如雪二女笑吟吟地端菜进来。二人都是花枝招展,美丽异常。

  李瑟看见古香君,眼睛蓦地一亮,不过及至眼光扫过冷如雪,心里却又黯然起来,虽然冷如雪的容光不逊于古香君,甚有过之,但李瑟却有如哽在喉的感觉。

  席上李瑟只闷头吃饭,古香君和冷如雪却莺声燕语,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话,只管互相说笑,却对李瑟置之不理。

  李瑟几次用眼神示意古香君,可是古香君却毫不理会,李瑟气得只好在桌下用脚轻踢古香君。可是古香君扭扭身子,曲了腿,仍像没这回事一样。李瑟只好作罢,心里大是气愤,却把怒气都怪在了冷如雪的头上,对她更加的厌恶。

  吃完饭,李瑟在书房生闷气,正在房中走来走去时,忽然古香君笑吟吟地推门进来。

  李瑟先是大喜,然后却怒道:“你来做什么?你不是不理我了吗?”

  古香君笑道:“好郎君,你这是做什么,我怎么敢不理你呢?只是席上有客人在,我才那样的。你看,现在我不是来了吗?来,别生气啦!看我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说完在李瑟面前转了一个圈,其姿态轻盈无比,又带起了一阵香风,迷得李瑟早晕头转向了。

  李瑟不由自主地说道:“好看,真的好看!这身新衣真是配你,你真像朵牡丹花一样。”

  古香君笑道:“郎君真是越来越会哄人家啦!我那么丑,哪里会像什么牡丹花儿。”

  李瑟见古香君衣衫鲜艳,玉容娇艳欲滴,大是可人,不由情动,就欲伸手揽住古香君亲热。

  哪知古香君却笑着躲开,说道:“郎君这是要做什么?外面有客人啊!”

  李瑟听了这句话,眉头一皱,放下了手,说道:“香君,我正要为此事找你,我也不瞒你。那冷如雪乃是为了我来的,你却这么热情的对她,恐怕她会赖在这里更久。不如我们想个法儿,叫她快点离去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古香君含笑道:“郎君,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雪人很好啊!她既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要她?”

  李瑟狐疑地盯着古香君的脸,见她一脸诚恳,确不是生气说的气话,便奇怪地问道:“香君,你怎么不生气,反倒为她说起话来?不是气得糊涂了吧?”

  古香君嗔道:“郎君才糊涂呢!我很清醒啊!小雪人那么好,又美丽、又大方,只要郎君喜欢,就讨了她来,我也不生气,相反,我还很支援呢!”

  李瑟一呆,说道:“你居然叫我娶别的女孩子,这……这是为什么?”

  古香君轻轻走到李瑟的身边,把身子缓缓投进李瑟的怀里,轻声道:“郎君,只要你欢喜,我什么都不拦你。只要你对我像现在这样好,不要离弃我,就算你再多讨些女孩子,我心里也欢喜,也是满足的。”

  李瑟怔了怔,轻声道:“香儿,你放心,我不会委屈你的,我是绝不会娶别人的,你大可放心,我绝没有别的心思。唉!都是冷如雪那丫头害的,叫你胡思乱想来了,我们商量一下,把她赶走,我们的日子就平静了,虽然她只来了一天,但我就觉得我们家里很不正常了。”

  古香君听了,忙从李瑟的怀里出来,抬头急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郎君,我是真的喜欢你娶了小雪。我一个人,没有玩伴,很是无聊的,她的好处那么多,你就要了她吧!人家求你啦!”

  李瑟见古香君撒娇带赖,不过居然是叫自己另娶别人,真是匪夷所思,也不知她的那个小脑袋瓜里又在乱想些什么,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古香君见了,用粉拳使劲地在李瑟的胸膛上捶了几下,瞪着眼睛道:“郎君,你笑什么?人家可是认真的。”

  可是李瑟觉得古香君大是有趣,又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笑,然后正容对古香君说道:“香君,我不管你怎么想的,可是冷姑娘,我是绝对不能娶的。她脾气古怪,动辄杀人,谁要娶了她,都是危险极大的,你可千万不要中了她的计谋才好。”

  古香君听了,半晌没说话,好一会儿才噗哧笑道:“郎君真是多虑啦!没嫁人时,哪个姑娘家没有些小脾气呢?要说脾气坏,我原来在家时,比她还厉害呢!我也曾是调皮的,可是自从嫁给你,我乖是不乖?”

  李瑟听了却没有笑,说道:“她怎么能和你比?你夸她又美丽又大方,定是她给你买的这些东西的功劳了。你看你的新衣服,还有手上的这个饰链,都是她送的吧?难怪你这样帮她。”

  古香君道:“不是,才不是这样……”

  李瑟拦住她道:“好啦!好啦!不是,不是。我知道你,只要我喜欢,你就会千方百计的讨我欢喜,可是冷姑娘的确是不能要的。她地位尊贵,我一个无名小卒,岂能配得上她?就不说这些,说真的,我和世上大多数的男子不同的,我其实是不喜好什么女色的,有了你,我就很知足,再无所求了。你这样的为我好,岂不知却是害我呢!”

  古香君低下头,轻声喃喃叹道:“唉!好郎君,你不知道,这正是我最担心你的呢!”

  李瑟听不太清楚,说道:“你小声嘀咕什么呢?什么是你最担心的?你放心,我此生绝不会辜负你的。”古香君强笑道:“没什么的。不过,郎君,你真的不喜欢小雪吗?她……她好可怜。”

  李瑟一下子愣住了,喃喃道:“她……她是很可怜,可是有些事情,过些日子,想开些就好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人生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说罢,李瑟大是惆怅。待醒过神来,古香君早已离开多时了。

  李瑟和古香君谈过之后,本以为她定会叫冷如雪离开的,哪知二女变本加厉,更加的亲密,李瑟竟然好像成了外人一样。

  二女出则同行,入则同榻,一刻也不分离,完全视李瑟为外人一样,弄得李瑟哭笑不得,有苦说不出。

  这样也就罢了,偏偏二女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尤其美丽,在李瑟面前晃来晃去。李瑟非复先前那个修炼仙道、定力坚强无比的刀君了,在自己的妻子面前,还要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实在太辛苦了!

  可是古香君好似和李瑟作对一样,几天来,都是不单独近李瑟的身边,却百般制造机会让冷如雪接近李瑟。

  李瑟不胜其烦后,抓住机会偷偷暗示古香君,希望她不要这样,古香君却置若罔闻。李瑟原本就痛恨冷如雪,如此一来,就更加的恼怒。可是每逢李瑟藉故要怒斥冷如雪,都被古香君拦住,李瑟真是窝火之极。这日,李瑟看准机会,见古香君一人在厨房忙活,忙闪了进去,苦笑道:“好老婆,终于逮到你啦!我求你,别再折磨我了!你到底要做什么?快点告诉我,我真怕了你了!”

  古香君噗哧笑道:“瞧郎君说得可怜兮兮的,太也过份,说得人家像是鬼怪一样,我可没折磨郎君啊!”李瑟挠头道:“我的天哪!这还不算折磨,你故意不见我,定是报我原来对你不好的仇,是不是?”

  古香君听了,脸色一变,急着说道:“郎君可千万别误会了我,我可从来没那么想过,其实,我知道郎君之前做什么都是为我好的。现在我不理郎君,是想叫郎君对小雪好些,能和她亲热一点,绝没有别的心思,郎君可别误会我。”

  李瑟见古香君害怕得连忙辩解,便笑着说道:“嗯,我明白了。香君,你不必担心,我知道你的心思,你看冷姑娘可怜,才要帮她的。可是她和你真的不一样,记得我们以前在那个小酒家的时候,日子过得非常清苦,你都没有怨言,都陪我一起吃苦,有什么好的东西,你都留给我吃,自己却吃粗食淡饭,我们可算是贫贱夫妻了。可是冷姑娘娇贵惯了,绝不能如你一般的,日子久了,她反生厌倦,我们何必让她和我们吃苦呢?”

  古香君扭头道:“郎君夸得我都不好意思啦!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不过我看小雪是个执着的人,她跟着你,绝不会背弃的,郎君相信我一次好了。”

  李瑟微一沉思,笑道:“老婆既然这么说,我就给她一次机会,不过从今日起,我们都吃粗粮,她要真能忍受,我们再说别的,不过你可不能事前告诉她,那样我知道了可不答应。”

  古香君喜道:“好,一言为定。我绝不会偷偷告诉她的,不过我看她一定能吃苦的,你那么无情地对她,她那样冷傲的姑娘都能忍气留下,我看你这些小把戏可赶不走她!”

  李瑟一笑,假意怒斥道:“都是你在背后帮她,否则她早……”

  正说话间,忽听一人娇呼道:“香君姐姐,你在里面吗?”

  声音由远及近,古香君道:“她来啦!”

  李瑟哼了一声,心想:“每次都和香君还没说上几句话,她就来捣乱,真真气人。”再不说话,推门出去,迎面正碰到冷如雪。

  冷如雪怔了一下,道:“你……”

  李瑟也不理她,扫了她一眼,迳自走了。

  这天晚上,果然席上都吃粗食咸菜,才吃了几口,就听冷如雪叫道:“咦?香君姐姐,你做的这是什么,怎么这么难吃啊!”

  古香君道:“小雪,你真是少见多怪,这怎么算是难吃呢?天下的很多人都吃这些的,还有些更苦的人,连这都吃不上呢!”

  冷如雪道:“啊!我明白啦!这就是粗粮,是不是?原来你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姐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赶明儿我叫人送上些银子就是了,姐姐不要再跟我客气了。”

  李瑟打断了二人的谈话,冷冷地道:“冷大小姐,我们穷苦人家,吃这些早就惯了的,你要给我们银子是什么意思?可怜我们,是吗?我们可不敢领受。”

  冷如雪涨红了脸道:“不……不是……”转脸望向古香君求救,却见古香君出奇地没有帮她,闷不做声。李瑟冷笑道:“我和香君同甘共苦,什么苦都吃过的,那日在杭州那么风光的样子,我也和你说过的,是不清和尚他们替我装门面的。我其实是个落魄人,我和香君只能过这种生活,之前香君开比这还小的酒家的时候,我们比现在还苦,有时候没有东西吃,香君宁可自己不吃,也要将食物留给我……”

  古香君轻声说道:“郎君,你……你怎么会知道?过去的都过去了,你就别说了啦!”

  李瑟伸手握住古香君的手,冲她微笑了一下,又对冷如雪道:“我和香君算是贫贱夫妻了吧!她为了我,什么苦都吃得下,我们之间的那种感情,你是不知道的。”

  冷如雪呆呆的道:“我知道,我知道的。”

  李瑟严肃地道:“你不知道,你若知道,定会早些离开,不会打扰我们安静的生活。我以前对不起你,是我的错,可是我没办法弥补你的,你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在一起根本不合适。你琴弹的多么好啊!可我是粗鲁人,听不懂,你应该找个风流潇洒、精通音律的男子,那样该有多好,高山流水,知音共赏,琴瑟和谐,才是人生乐事,我知道你心里也定会这样想。”

  冷如雪星眸闪亮,盯了李瑟一会儿,然后害羞地道:“我心里怎么想,我自己知道。你是这样的好男子,越接近你,我越发现你的好。”又羡慕地转头看着古香君,说道:“香君姐姐,你们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真叫人羡慕,真恨不得能早些认识你们。”

  接着,冷如雪忽地噗哧一笑,拿起饭碗,说道:“好,我也尝尝你们以前一起同甘共苦的滋味。”说完面带微笑,津津有味地吃起饭菜来。

  李瑟倒不料冷如雪这样的态度,不由愣住。古香君冲着李瑟抿嘴一笑,李瑟只好摇头叹息。

  冷如雪如此匪夷所思,倒把李瑟给难住了,不过李瑟心里还有一丝希望,那就是冷如雪只是图一时新鲜,如果天天都是这般难咽的饭菜,冷如雪定会受不了的。

  想到这里,李瑟也便举箸吃饭,可是吃到嘴里,差点一下子吐了,全没想到粗食居然这么难吃法,也不知道自己以前天天吃这般的食物,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可惜当着二女的面,也不好不吃,李瑟只好强咽下肚,忽然心里一喜,心想:“我都觉得难吃,冷如雪那丫头恐怕更觉得难吃,她就是装,也装不像的。”

  一念及此,偷眼瞧看冷如雪,却见她仍是一副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欲望下的牢狱之灾
  2. 后娘的厕奴隶
  3. 九转功成记(1-3)
  4. 黑翼第一部
  5. 以纯女试衣间里的无意识踏板
  6. 芸娘(01)
  7. 老婆逼迫我TV
  8. 更年期的黄蓉〈续1~2〉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