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花好月园- 第52章 飞醋大战


  两个小情人合好如初,在路边美美地吃了一顿瘪塌塌的包子。常妹回去上班,肖石接着干活,阳光继续在他们头顶普照。

  下午三点钟,肖石没活,正抽着小烟,向一块木板上飞钉子玩,这是他自娱自乐的新游戏。手机响了,肖石甩手把一根两寸钉飞出。十环!正中耙心!他满意地接通了电话。

  “傻弟弟,干嘛呢?”电话里传来凌月如亲昵又暧昧的声音。

  “哦,是凌姐,那个项目搞定了吗?”肖石又感到了那种熟悉的温暖,脸上不禁浮起了一丝微笑。一连几天没消息,他甚至忘了去想这个贴心疼人的姐姐。

  “搞定了,刚刚搞定,为这破项目,这几天我都快累死了。”凌月如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仿佛如释重负,在电话里都能听到。“我刚从市政府出来,现在就去订机票,明天我们就出发,你准备准备吧!”

  “明天?!这么急?”肖石心脏一阵莫名地跳荡。

  “还急!会都开好几天了!”

  “是吗,可项目刚刚拿下来,你不用做安排吗?”

  “不管啦!我都累成这样了,剩下的让我老爹自己搞吧!”顿了一下,凌月如笑问,“几天没见面,想姐姐了吗?”

  “呵呵,想了。”肖石心中一顿,厚脸皮撒了个大谎。

  “哈哈,是吗,那好,这回去海南,陪姐姐好好放个大假吧!”凌月如发出一阵清朗地笑声,又道,“不多说了,订完机票我再给你打电话,通知你明天怎么走。”

  “OK,我等着。”

  挂了电话,肖石按捺着内心的激动,立刻收摊回家了。随后,他到学校找到肖凌,给妹妹留了一千块钱,兄妹两个互相叮嘱了一番。回家的路上,肖石到超市买了些必备用品,还跑到一家发廊理了个十块钱的发,他一般都理五块钱的。

  出了发廊的门,肖石拔通了常妹的电话:“常妹,那个去海南的事儿,明天就要走了。”

  “是吗,要去几天哪?”常妹显得的些失落,还有点儿忧心。

  “她没说,估计顶多四、五天。”凌月如说要“放个大假”,他不知道多大,就往多说了一两天。

  常妹有点儿失望,中午刚和好,她还想和爱人乐一乐呢。相比普通的热恋情人,两人的性生活并不频繁,但最近几次闹不愉快,最后都是以做爱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这次还没来得及做呢,爱人明天就要走了,她觉得不习惯,象少点儿什么。

  肖石笑了笑,安慰道:“别担心,我天天给你打电话汇报。”常妹无奈道:“那好吧,你千万要小心,不要中了那个女人的奸计,更不要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喔!”

  “放心吧,哪能呢,你少喝两回飞醋,咱俩之间就能百分百清静。”肖石哭笑不得,又正色道:“还有,常妹,我刚刚告诉肖凌了,我不在的时候,让她有事儿给你打电话,你一定记着帮我照看着点儿。”

  “我会的。”常妹无精打采,还在想着做爱的事儿。

  “嗯。”肖石握着电话,忽然不知说什么好,按说话说到这儿,该挂电话了,但他想临走前两人怎么也应该“聚一聚”。犹豫了一下,他准备开口,常妹先说话了:“肖石,你现在干嘛呢?”

  “我没什么事儿,刚理了个发,正往家走呢。”

  “嗯——!”常妹沉吟了一下,轻声道,“那你来接我好不好,我今晚还住你家。”

  “好!我马上就去!”两个人想到一起去了,肖石兴奋已极。

  时近傍晚,阳光在秋风的清爽中透着一丝温暖,融融的。常妹肩上挎个包,正扶着车子在街口等他呢。

  肖石挤下公交车,从女人手里接过车子。“常妹,咱是回家吃饭还是吃完了再回去?”常妹微嘟着嘴,翻了翻白眼,委屈道:“算了吧,还是回去吃吧,估计你那个同居的已经做好饭了,就别让人家失望了!”

  “嗯,那咱走吧。”肖石尴尬了一下,凑到女人脸蛋上啵了一个。

  “讨厌!”常妹嗔了一句,坐上车,搂住爱人的腰。

  二人进入家门,见餐桌上摆着两盘菜,肖石家门大敞,可爱的杨老师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敲着什么,常妹站在门口,一时愣住。肖石也愣住了,这两天闹别扭,他忘了把这碴提前告诉小女人了。

  杨洛见两人回来,也是一惊,忙将电脑关闭,起身道:“你……你们回来了,饭菜都做好了,我帮你们拿餐具!”说着话,杨洛微红着脸,慌慌张张地奔向厨房。常妹目光冷冷,头随人走,杨老师没敢抬头。

  “不用麻烦,我们自己来就可以。”肖石客气了一句,常妹已经把目光向他移来。

  两人进入家门,常妹虎着脸,瞪视着爱人,背身一脚把门蹬上,指着电脑问:“这怎么回事儿?”肖石苦笑了一下,把女人拉到床边坐下:“常妹,我忘了告诉你,电脑是上礼拜六和杨老师合买的。”

  “合买?!好端端的干嘛跟人合买电脑!”常妹拧着身,脸子又挂起来了。

  “合买不是能省一半钱吗!我和杨老师都不太宽裕,我寻思买个电脑,肖凌学习能用上,我考律师也能查点资料,就这么回事儿。”肖石态度端正,如实回答。

  常妹眼珠一转,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上个礼拜六你在电话里跟我说什么坐公交车,是不是和她一起买电脑去了?”

  “嗯,对。”肖石道。

  常妹凝着眉,脸色越来越白,气越喘越粗。这趟婚礼参加的,自己丢人不说,又和爱人闹了一场不愉快,还被人趁虚而入了,她气得牙直痒痒。忽然,常妹又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眼光一扫,冷冷问道:“她怎么会在你家里?”

  “因为电脑放我家了,我给了她一把钥匙。”肖石提着心,等着女人的反应。

  “你……”常妹气得浑身直打颤,指着他的鼻子道,“肖石呀,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这个女人明明是别有用心,她在想方设法的跟你接近!你可倒好,人家设一个套你就钻一个,你就不能长点脑子!”

  “常妹,怎么说话呢!我们就是邻居之间互相帮助,你就不能少吃点儿没边的醋?”肖石眉头大皱,两人相处一年多了,直到最近他才体会到常妹言语的刻薄。

  “你还怪我吃醋?!”常妹呼地站起身,向门一指,劈头盖脸道,“我才是你女朋友,她现在都已经进你门里了,你还怪我吃醋?是不是要我眼看着她上你的床!”

  “常妹!”肖石赶紧低喝一声,这话太难听了,他怕杨洛听见。常妹仍在瞪视着爱人。肖石忙起身将女人搂到怀里,女人没反抗。肖石柔声道:“常妹,咱中午刚和好,不生气了,吵架多无聊,还伤感情,你说是不是?”

  常妹尴尬了一下,嘴硬道:“我……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那个女人的气!”

  “好了好了,你小点儿声,我和她没什么,你怎么老不信!”

  “我凭什么要小声,我心里又没鬼……”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两人停住。肖石在女人肩头拍了拍,示意她不要冲动,过去把门打开。杨洛手捧着一碗拔好的饭菜,怯怯一笑,道:“菜我帮你们盛好了,你们趁热吃吧,我回屋吃。”

  “谢谢。”肖石饱含歉意地看着她,常妹的声音那么大,她肯定什么都听见了。

  杨洛咧嘴笑了一下,低头要往家里走。肖石有些不忍,叫住道:“小洛,我明天要出门几天,你做饭不用给我带份了。”

  “哦,明天!好,我知道了。”杨洛有些失落,点了下头,转身要走。

  “等等!”常妹寒着脸,气鼓鼓地从门内挤出。虽然肖石已经提醒了她,但面对爱人和杨洛相敬如宾的场面,她还是忍不住了。

  “常妹,你要干嘛!”肖石大惊,忙拉了她一把。

  “别拉我!”常妹一把甩开,指着杨洛的鼻子道,“我问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面对常妹的质问,杨洛既心虚,又害怕,一时有点儿发蒙,只顾低头盯着自己的饭碗。

  肖石忙拽住自己的女人,劝道:“常妹,别闹了!快进屋去!”

  “不行!”常妹再度甩开,厉声道,“我今天一定要当面问个明白,让你看清她的嘴脸!”言罢对杨洛叱道:“你说啊?不敢说了吗!有胆子做怎么没胆子说!”

  杨洛仍低着头,嘴唇在微微颤抖。

  “常妹!快跟我进屋!”常妹如此撒泼,肖石恼了,揪住她手臂就往屋里拽。常妹变本加厉,边挣扎边骂:“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明知人家有男朋友还劲劲往上贴!你怎么当老师的,不要脸!”

  杨洛脸色发青,身躯微晃,抬起头道:“常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二人不觉停住。杨洛望着常妹,平静地道:“我和肖石就是普通朋友,我们之间清清白白,做饭也好,合买电脑也好,都是我们邻居间的协议!”

  “协议?!你好意思说?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吗?”常妹再度挣脱,冲上前道,“你不是人家老婆,又不是人家女朋友,凭什么上赶子给人做饭?还拿人家门钥匙,你就是不要脸!”

  “常妹!”肖石又去拽自己的女人,常妹奋力挣扎。肖石忍无可忍,反手一环,将她横身夹在腋下,对杨洛道了一声对不起,就要进屋。

  “放开我!把我放下!”常妹拼死挣扎,连踢带踏。

  两个人闹成一团,杨洛既难受,又不安,还屈辱。她别过头轻叹一声,又叫道:“肖石!”

  肖石停住,但手里仍把常妹死死的夹在腰间。杨洛淡淡一笑,道:“对不起,让你为难了。”旋即又对常妹道:“常小姐,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不该污辱我。如果你不放心,我以后不再做饭了,也可以……”

  “不要脸的女人,谁稀罕吃你的饭!”常妹横在爱人怀里,呼地扬了一脚。杨洛正在表态,不想被恶意打断,一愣之际,手里饭碗一下子被踢飞。

  “啪!”饭碗摔碎,混合在一起的饭菜溅得杨洛的身上、头脸、地上,到处都是。

  三人同时呆住,杨洛望着常妹,眼眶内迅速聚集大量泪水。

  “你太过分了!”肖石怒喝一声,将怀里的女人往地上一放。常妹也觉得有点过头,一时无语,其实她也是无心的。

  杨洛双目蕴泪,怨怨地望着面前的女人,轻声道:“你不该砸我饭碗。”言罢蹲下身体,去捡地上的碎片,泪水在她脸上默默流出。

  肖石愧疚不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作为中国人,他当然清楚吃饭时被人砸碎饭碗是一种什么样的屈辱,尤其是一个独处在外的女孩子。他想说两句道歉或安慰的话,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只好转身进屋去取笤帚和铁撮。

  杨洛头脸上沾着残饭,蹲在地上,一把一把地往碎碗里抓着洒落的饭菜,泪水从她眼中,一嗒一嗒地滴落在地上。肖石叹了一口气,上前道:“我来吧。”杨洛没说话,呆望着心上人的双脚,把手里的东西轻轻扔在铁撮里。

  二人携手清理,常妹在一旁,觉得自己象个外人,气哼哼地冲回屋内。她不是有意为之,而且她认为杨洛活该,咎由自取。

  无言地,两人收拾好现场,把东西倒在垃圾筒里。肖石望着眼前的女孩儿,充满歉意地道:“小洛,对不起,让你……”

  “我没事儿,去陪你女朋友吧。”杨洛凄然一笑。

  肖石没动,他看见女人的发鬓上沾着几颗饭粒,默默伸手为她摘去。杨洛低着头,感受着心上人体贴入微的关心。

  一个人的生活很难,尤其是心底那份寂寞;暗恋一个人很苦,还不可以让他知道。杨洛好想扑到他怀里大哭一场,把自己的委屈尽情的释放,但她不能,也不允许。

  杨洛忽然转过身,到水池洗脸。阀门被拧得很大,水流哗哗的。自来水扑打在脸上很凉,但至少能够掩盖脸上的泪水,她忍不住了。肖石无言地望着她,她哭了,他知道。

  肖石暗叹了一声,转身取了一只碗,给她重新盛了一碗饭,他能做的就这么多。

  “去吃饭吧。”杨洛洗完擦干,肖石把饭递给她。

  “谢谢。”杨洛接过。

  两人深望一眼。杨洛端着饭碗,机械般地拔了点儿菜,快步向家里走去,她又流眼泪了。

  肖石望着她的背影在门内闪没,无奈摇了摇头,回到自己家里。常妹坐在床上,仍兀自气呼呼的。肖石背对常妹坐在椅上,燃了一支烟,闭阖了眼睛。他觉得很累,懒得理她,甚至懒得看她。原来两人之间缺乏信任,爱情也会很疲惫。

  烟雾袅袅升起,两个人在烟雾里静默,空气象死寂了一般。

  常妹怔怔地望着爱人椅上的背影,前夜那种空洞的恐惧感再次向她袭来。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变得她仿佛不认识。那个阳光般的爱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冷漠和无情?她想到了父亲的话:任何男人都不会喜欢一个不相信自己的女人。

  他……讨厌我了吗?!一股寒意瞬间传遍她的身体。

  “不!不会!他不会讨厌我!”常妹终于忍不住走上前,触了爱人一下,弱弱地问道:“肖石,你……怎么不说话?”

  “你让我说什么?”肖石睁开眼睛,痛心地望着眼前生动的脸蛋和丰满的身体,“该说的,我前晚不都已经说完了吗。”

  常妹一愣,随即蹲下身体,伏在爱人腿上,仰着头,眼泪巴巴地。“肖石,对不起,我刚刚……没控制住,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为了爱人,她又一次选择了妥协。

  肖石暗叹了一声,动情地抚着女人的脸蛋。面对生命中第一个爱人,他融化了。

  常妹一阵欢喜,又一阵委屈,眼泪立刻流了出来。她仰望着爱人,嘟着嘴道:“肖石,你也不能怪我吃醋嘛,你现在家里跟个无耻的女人同居,明天又要和老女人出门那么多天,换了谁能不吃醋啊!”

  肖石皱了皱眉,心中又一阵躁乱,对常妹这种尖酸刻薄说话,他承受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他推开女人,起身走到窗边,耐着性子道:“常妹,吃醋就可以无理取闹,就可以砸人饭碗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话多难听,你在污辱别人的同时,也在污辱我!”

  常妹呆了一下,呼地站起身,泪水涟涟道:“那你想我怎么样?你是我男朋友,现在那些女人都跑到家里来跟我抢人了!你还让我眼巴巴地看着吗?”这个小女人一再主动认错,却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换来这种态度,她实在受不了啦。

  “你……算了,我不跟你吵。”肖石万般无奈,深吸了一口气道,“常妹,我只说一句话,你最近的表现,说明你对我从根本上缺乏信任,对我很没信心,无论是做人还是考试。没错,我是你男朋友,但你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肖石扔下烟头,一脚踩灭,转过身去。

  常妹再度愣住,这话和爸爸说的一样,他真的讨厌我了!小警花望着爱人的背影,心头一阵慌乱,不自觉地向前挪了两步,但随即又停住。她想跟爱人认个错,可不到半天时间,她已经认了两回错了,再认就是第三回了,她实在拉不下脸了。

  正当她犹豫间,肖石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到她面前,抚了抚她脸上的泪水,平静地道:“常妹,你先回家吧。”

  “什么?!你……”常妹倾刻间泪流满面,一头扎进爱人怀里。“我不走,我不要走,我我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肖石苦笑了一下,将女人扶起:“常妹,你别胡思乱想,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今晚我们的情绪状况不适合在一起,否则会吵架的,你先回家,我们双方都冷静一下,对彼此都有好处。”

  “我……我不要冷静!”常妹愣了一下,死死搂着爱人的虎腰,抑头道:“你明天就出门了,我冷静有个屁用!”

  肖石哭笑不得,万般无奈,没好气道:“你不需要我需要,再说你把人杨老师饭碗都砸了,一会儿我还得给人去道歉呢!”

  “又是那个女人!难道她比我还重要吗?”常妹松开手,又激动了。

  “你……算了,随你怎么想吧!”肖石转过身。

  “你……”常妹脸上挂着泪,气鼓鼓地,“那好,我走,我走,不过你记住,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向你主动认错了!”

  肖石没说话,常妹也没动,她在等他留她。

  “我……我告诉你,我真的走了!”常妹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带着哭腔。

  肖石没回头,淡淡了一句:“记得把门关好。”

  “你……”常妹又急又气,一阵东张西望,咬咬牙,抹了一把泪,扭头冲出。

  “咣!”门被重重摔上,常妹气跑了。肖石叹了口气,回头向床上瞥了一眼,女人的手提包在静静地躺在那里。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色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小波霸的恶梦
  2. 熟女无尽的高潮
  3. 和值班女医生偷情
  4. 失一对象,得一情妇
  5. 少妇说要在上面
  6. 中巴车上玩弄美女
  7. 见色起意- 第071章 番外6·端午赛龙舟
  8. 骚浪成性的小馨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