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电脑(十三)硝烟的味道


(十三)硝烟的味道
看来勿须我再提醒了,只等着哥哥自己揭露真相。
「嗯……这个嘛!」哥哥支支吾吾的还企图隐瞒。
「嗯?」我不施一点压力是不行的。
「小ㄚ头年轻轻就这么健忘,妳忘了小时后我们在一块洗澡不是吗?」
「这我哪会忘啊!每一次都弄我一脸泡泡,还害我喝到水,还……」
还有……
一幕幕熟悉的影像自久远的时空回到脑海中,兄妹三人在拥挤的浴室中,
玩水嬉戏,好不快活。
『哥哥,这是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抓着哥哥下腹前多余的长物我问
着。
『妳不要乱抓啦!』只见哥哥匆忙的拍开我手,惊慌的说着。
『为什么弟弟也有?』我伸手要去抓弟弟,却早被他逃之夭夭。
『妳是女生啊!当然没有。』妈妈把奔出浴室的弟弟给拎了回来,回答了
我的疑问。
『那妈妈也没有喽!』
『我又不是阴阳人,怎么会有。』
『妈妈,什么是阴阳人?』我们三兄妹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
『妈妈,妳告诉我们啊!妈妈……』
「笑的这么诡异?想起来没有?」哥哥的笑容才更加显得诡异吧!
不是只有这样吧!「妹妹的衣橱」里写得可不单纯喔!
「咦!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要我再多提示一点啊?」
「好啊!」我怎能错过哥哥自己招认的好时机,当然二话不说的同意。
「真要我说啊?」
这人怎么这么不干脆,拖拖拉拉的。
「你说呀!」
哥哥的喉结忽然动了一下,显然是一个吞咽的动作,「其实……,也没什
么啦!」
老半天吐出来的还是废话一句,真如此难以启口吗?
「算了,真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也不想强人所难,反正早晚有机会逼问
出来的。
「这么便宜就放过我?」哥哥侥倖的说着。
「看在你已经被五花大绑,可以任我宰割的份上,暂且留你一条小命。」
哥哥此刻的模样确实怪可怜的,我只好大发慈悲。
「多可怕呀!我怕死无全尸啊!」
「呸、呸、呸,这是什么地方,不要乱说这种话。」玩笑归玩笑,「死」
这个字还是别乱用。
「哥哥死了妳会难过吗?」
越说越不像话了。
「回答我。」哥哥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认真。
「干么那么认真啊!又不是明天就会……」
「妳过来一点。」
「干么?」我警觉性的问道。
「过来嘛!我绑成这样了妳还怕什么?」
「过来、就过来,谁怕来着!」抱着疑问我走到床头。
「再靠近一点。」
「再走撞墙了。」
「把头低下来。」
「哪里不舒服是吗?」我低下头来查看哥哥的头部四周是否有异状。
「别动。」忽然一声令下。
蹴不及防地,二片温润的嘴唇袭上了我低垂的额头,我惊乎道:「哥─
─」
「我绝不再离开青青,除非我死。」哥哥彷如宣誓般地表明他的决心。
心脏忽然扑通扑通地加速地跳跃着,人却像窒息一般,几乎晕厥。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在哥哥缠绵的吻里醒来。下意识里,将身体脱离哥哥
的势力范围,但却仍僵立在哥哥面前,久久不能言语。
「我不是开玩笑的,昏迷的那一剎那,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我的青青了,睁
开眼后看到爸妈,我才……」泛红的眼框,哽咽的声音。
「哥──」
出事的那一晚,我想哭,但哭不出来,我告诉自己,哥哥定会平安无事,
眼泪是多余的。可是看到向来坚强的哥哥,因为害怕再也见不到青青而难过,
瘾忍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框而出。
「青──对不起,我惹妳伤心了,妳别哭,别哭──」床边的点滴架剧烈
的晃动着。
「哥,你别乱动。」我抬起头来阻止哥哥试图伸出的手臂,也拭去那不争
气的泪水。
「青,不哭了,哥没事,医生说只是轻微骨折,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呜──」听了哥哥安抚我的话语,眼泪更如泉涌。
「都是哥不好,都是……唔……」
我再也听不下去哥哥自责的言语,一股冲动,堵上了哥哥的嘴。
这一次,是我放任他在我口中翻搅,任由他搅乱我一池春水,其实我的心
海,早已掀起了漫天的惊涛骇浪,再也不可能风平浪静了
※※※
口中的激情过后,冰凉的冷水可以冷却发烫的面颊,却冷静不了两个人狂
热的内心。
「都是哥哥不好,才会变成这样。」虽然心里头有种甜滋滋的感觉,但想
起现实面,不禁埋怨起哥哥。
「青,不要欺负我啊!」
「我怎么欺负你,都是你欺负我。」说着好不容易止住的泪珠,再一次滑
落。
「这还不欺负我,明知我动弹不得,可是妳的眼泪扯得我心都痛了,却连
抱着安慰妳都无能为力。」裹着石膏,吊着点滴的双手企图挣脱。
哥哥心急如焚的模样瞧在我眼里,何尝不叫我心疼,「我不哭了,哥哥别
急。」快速的拭去眼泪,连忙阻止哥哥不甚伤了自己。
「乖,别哭了,我会用一辈子好好弥补妳的。」
「……」
「妳不信?」
「不是我不信,而是不能,我们根本是不可能的。」不是我残忍,只是我
不得不提醒哥哥。
「为什么妳总是要去考虑那些无聊的问题?」声音里有着愤怒。
「好啦!好啦!我不跟你争这个问题。」连我自己都有点气自己了。
「糟了!」忽然一声惨叫,面部表情一阵纠结。
「哪不舒服?我帮你叫医生。」我担心的问着。
「嗯……青──可以去帮哥哥买东西吗?」
「那有什么问题呢!小事一桩。」
「好,我突然想吃……」哥哥费神的想着。
「说呀!不管哥哥想吃什么我都会帮哥哥买的。」
「那想吃妳行吗?」
「少不正经了。」
「啊!」哥哥的脸部再度纠结,并且发出哀嚎。
「我还是先叫医生吧!」我的心都被揪疼了。
「凉沙圆,妳去帮我买。」
「痛成这样还只想着吃?」
「痛?对对对,点滴好像有些松脱了,出去的时候顺便帮我叫护士小姐过
来,然后妳就直接去买红豆饼,我突然好想吃。」
「到底是凉沙圆还是红豆饼啊!」我都搞迷煳了。
「都要行吗?妳快去吧!别忘了带钱。」
「我这就去,不知道你几时变得这么馋。」
「病人嘛!妳多担待些吧!」
「放心交给青青,我很快就回来了。」
「路上车多,妳慢慢走,不要闯红灯,不要……」
「跟个管家婆似的,我会注意『交通安全』的,我出去了。」
取了钱包,准备踏出病房。
「别忘了叫护士啊!」
「好的。」
交代了护士之后,我搭着电梯下了楼。
※※※
站在医院门口,放眼望去,什么摊贩也没瞧见,我有些茫然了,一时间上
哪去买哥哥想吃的东西。正苦恼之际,看见了路过的行人,手里正拿着熟悉的
小纸袋。
「请问一下,妳的红豆饼在哪买的?」
「市场就有了。」
「市场在哪?」
路人向我指了个方向,我便循线而去。约莫走了十分钟,才找到她说的市
场。不过总算没有白走,哥哥想要的凉沙圆和红豆饼,都一次买齐了。
我开心的提着食物往回走,却发现了前方有个恐怖的障碍物。
「汪、汪、汪。」
我的天啦!一只狗在对我吠叫着。想绕道而行,却发现道路正在施工,怕
是只有这唯一一条通道。奇怪了,刚才并没有发现牠的踪影,几时冒出来的?
抬头仔细一看,正是一家美容院的店门口,恐怕是客人带来的宠物吧!不知道
主人是洗头还是烫头?真是令人苦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几次试图闯关,可是只要我稍有动作,眼前的狗便大
声吠叫,心里又气又急,怎么主人都不看好自己的狗,任由牠如此猖狂。
不管了,牙一咬,忍一下就过去了,我闭上眼睛,准备视而不见,一冲而
过。
「青青。」忽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唿唤。
「刘文聪!」紧绷的精神在一瞬间松懈,彷彿见到救星了。
「妳怎么在这里?」
「别问那么多,你帮我把牠赶走。」我指着狗说着。
「赶走?为什么?」
「我要过去啊!」
「走过去就好了啊!」
「气死我了,如果我走得过去,我早就走了。」
刘文聪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但或许看我火气不小,二话不说挡在狗前,我
才顺利的通过。
「唿~」我吁了一口气,调整一下气息。
「妳怕狗是吗?」刘文聪向发现什么惊人的秘密似的,查证着。
「谁怕牠呀!我只是不喜欢牠。」
「哦!只是不喜欢吗?那干么不敢从牠面前走过,不过是一只小小的博美
狗罢了。」略带嘲笑的语气轻松地说着。
「是狗都讨厌,哼。」为了一只讨厌的狗,耽搁了不少时间,哥哥一定耽
心极了,三步併作两步的往前跑着。
「小心点,有车。」适时伸出的手,阻止我闯红灯。「红灯了,等会再过
吧!」
「你怎么会在这出现?」
「我听说大哥住院了,所以来探望大哥,刚在车上看到青青,所以就先下
车了。」
「可是刚刚那边在修马路,你的车怎么过得来?」
「我跟踪青青很久了。」
「什么?跟踪我?」
「嗯。」
「你的意思是从我离开医院后的一路上你就一直跟着我?」
「本来想叫妳的,可妳一直跑,我还是叫了妳几声,可你也没听到,只好
跟着妳……」
「你好过分,那你早就看到我被狗缠住却不伸出援手。」
「我原先以为妳是喜欢小狗,故意停下来看牠的,观察了一阵子才发现不
是我想的那样,所以……」
「你好样的,见死不救。」灯号切换,我气愤的踱步而出。
「别生气嘛!我不是故意的。」刘文聪边走边陪着道歉。
「看我出糗,你开心了。」
「绝对没有。」
「哼!」
「别生气了,我帮妳提东西。」他伸手从我手里接过东西。
「刚刚的事,不准和我哥提,明白不?」
「是的,我绝对守口如瓶。」
也许是我反应过度了,没道理对他发这么大脾气的,好歹人家也是来探望
哥哥的,怎好意思一直给人脸色看,我回头笑了笑,和他一起走回到医院。
※※※
回到病房,发现病房里多了一个人,那人不是护士小姐,而是──艾文,
她的唇正贴在哥哥唇上。
「来的不是时候。」刘文聪自以为识相的拉着我要离开病房。
骗子!脑海里挥之不去这鲜明的影像,原来哥哥和艾文根本还在一起,那
我算什么?
天字第一号大傻瓜!
「怎么了?青青,我们不要当电灯泡吧!」刘文聪再一次的想把我拉开。
「谁是电灯泡?」
话一出口,我才豁然惊醒,而艾文也打算离开了。看着艾文怜惜的抚摸着
哥哥苍白的面颊,留下了两行清泪,掩着面仓促的离开,甚至没有注意到站立
在门边的两个人。
不知怎地,我对艾文的举动一点感动都没有,谁教她抛弃哥哥在先,如今
再来悔泣又有何用呢?
「她是大哥的……」
「他们已经分手了。」我直接阻断刘文聪的臆测。
「这样啊!」
我快步走进病房,才发现哥哥好梦正酣,那当然,前女友方才送来香吻,
这梦能不甜吗?
「哥──,凉沙圆和红豆饼买回来了,快起来吃吧!」我才不让你继续作
梦呢!
「青青──」哥哥睁开惺忪的眼,「我怎么睡着了,妳回来多久了?」
「刚到,你刚刚有睡着吗?」老实说我不太相信哥哥毫无知觉。
「嗯,还作了个好梦呢,梦到……」
「哥,刘文聪来看你了。」哥哥的笑容好甜,看着我的眼神尤其温柔,不
用说他应该是说梦到我,如果不即使阻止,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话来。
「你怎么来了?」哥哥的语气里有些许扫兴。
「我打电话到贵府,伯母告诉我的,大哥还好吧!」
「死不了,你放心。」
大哥怎么这样说话?
「那就好。」尴尬爬上了刘文聪冷峻的脸庞。
「开玩笑的,你别介意。」
「怎么会,难得大哥还这么开朗。」
「日子总要过嘛!」
「好好修养,很快就会康復的。」
「是啊!对了,期末考考的如何呢?」
「差强人意了。」
「差强人意?那怎么行,青青的功课虽然不是名列前矛,起码也是中上,
如果太差了是没有资格和青青作朋友的。」
「会的,我怎么可能让青青丢脸呢,如果我估算的没错,满分应该是没问
题。」
「话别说的太满,要是满分那么容易得,那每个人都考第一名了,做人还
是谦虚点。」
我怎么好像闻到了一股火药味。
「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了,我对自己当然有相当的信心。」
「哦!那么『差强人意』这话不就是虚伪了?」
天啦!我的头好痛,能不能找个地方躲起来。
「哥,你不是要吃红豆饼,凉了就不好吃,我买了两份,我三个人一块吃
吧!」我要不适时出来打圆场,我怕会引发喋血事件。
原来暴风雨不是不来,而是迟到了。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A链导航  好色导航  蓝导航  7妹导航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强奸酒醉昏睡的美女老师
  2. 下沉沦
  3. 刺激图书馆
  4. 回忆爱玩的女友
  5. 女友的往事
  6. 老师我想你
  7. 处女小珍
  8. 18岁少女羞涩的援交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