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那年


刚刚一整忙碌,李甜儿没觉得牙怎么疼了,现在刚有点儿闲,又觉得牙疼的
历害了。一只小手捂着脸腮子,可怜吧吧的看着自己的男人,一双小脚放在酒缸
里,打溅着酒水。
男人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
邃的冰眸子,显得正直不阿。
「甜儿,你把又把双臭脚放缸里,这酒到时候卖给谁喝啊!」
甜儿搬着个脚丫子让男人闻:「哪里臭了,哪里臭了」
男人抓住李甜儿的小脚,将她拖了过来,轻轻抱起女人,将她放到木凳子上。
甜儿勾着男人的脖子,:「在说了,也没谁知道啊」女人还在怒力争取,这
大热天的,把小脚放在这冰凉的酒缸里还是挺舒服的。刚刚放酒自己也出了不少
力了呀,到现在小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咧。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臭男人,不解风情。
「哼!我去村口看医生了,不和你玩了,你自己慢慢弄吧。」
李甜儿揉了揉牙腮,都痛了好几天了,每次痛的很历害的时候,她就弄碗头
子酒喝喝,这头子酒的度数可高着,喝个二口人就晕晕煳煳半天。
酒是好酒,隔壁村有人走好几十里地来这买男人的头子酒。男人量的酒像来
是不愁买家。
男人是女人的丈夫,叫苏东,量一手好酒,在村里也算是个知名人物。
可好酒医不了牙痛。
李甜儿长长的披肩发,就如春天碧绿的垂柳,随风浮动;流线型美的大眼睛
轮廓内是一颗璀璨的珍珠,光彩照人;瓜子型的脸与修长的手臂配合得十分巧妙,
为这海俏之美多加了几分点缀;一双赤脚轻踏地面,玲珑般的脚丫顽皮地动着,
动着,轻轻撩动春心;她那丰满的身材就如太阳,散发青春的光芒。
苏东张口准备叫住女人,一会儿和她一起去的,想了想一会儿还要送酒出去,
就算了。
……
药店老板曾海懒洋洋的躺在竹椅子上,一栋红砖黑瓦的新房,一辆新买的电
驴子。村子里能有这家当的还真没几个,这个破药店还真能变出黄金来,还是真
庆兴当初跟老头子学了点医术。
吃五谷杂粮谁能不生病咧,随便颗小小的药丸几分钱进,几块钱出,这不想
赚钱都难。
曾海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少点什么咧?
「甜儿」曾海突然看到了李甜儿。心里一惊,对,就少了一美貌的女人,像
李甜儿这样美貌的女人。他心里勐然产生了一种慾望,两只眼睛忽地胀大了一圈。
「曾医生」甜儿轻轻的叫了声。
曾海露出亲切的微笑,迅速的从躺椅上爬了起来。
「甜儿」
「曾医生,我牙疼。哎哟哎哟。」甜儿呻唤着,仍然用手撑着下巴壳。
「来让我看看」曾海焦急地说。
曾海用一只手捏着甜儿的牙腮,甜儿张大嘴吧,舌头在嘴里捲来捲去。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我马上给你打一针止疼。」曾海吞了一口涎水,
慌慌张张地说。
曾海麻利地将注射器灌上了药水。他握在手里推了几下,细小的水珠立即从
针头上往外冒。然后他走到甜儿的屁股后面。「把裤带解开」
甜儿没有迟疑。解开裤带,露出半边雪白的屁股。由于忍着疼痛,雪白的屁
股还有节奏的蠕动着。
曾海差点儿惊叫一声。他的两只充血的眼睛很快像磁铁一样贴在了那块白肉
上。他又吞了一口涎水,握着注射器迟迟不打进去,似乎忘记了他现在在干什么。
「哎哟哎哟。」甜儿又呻唤起来。
曾海轻轻的用酒精棉球摩擦着那块白肉,只恨那酒精棉球不是自己的舌头。
「曾医生」甜儿觉得曾医生用棉球在自己屁球上擦的时间也太久了点。
「别紧张,甜儿」曾海收了收神,将针头慢慢的插入那雪白的屁股里,慢慢
的推了进去。
他是个想像力丰富的男人,他由眼前这块白肉想到了甜儿浑身每一个地方,
如果是他身上的某个部位这样慢慢的插入她的身子里,他想的心旌摇荡,他想得
热血沸腾。他的某个部位以经在摇旗吶喊了。
「谢谢曾医生」甜儿说。她知道这针打的越慢,她就越感觉不到打针的疼痛。
「甜儿,你这牙痛很常时间了吧」
「嗯,打小就常牙痛」甜儿整理了下衣裤。
「刚才的一针只能暂时止疼,不能从根本上解除牙疼,你这病,得根治,得
找出病因」。曾海打着心里的小算盘,脸上露出一副诚肯的样子。
「怎么找」
「来我给你摸摸脉」曾海说。
「摸脉?」甜儿问。
「中药世家,甜儿,你不会不知道吧」
李甜儿在还没嫁给苏东的时候就听说过,曾海的老爸叫曾当归。他老爸出名,
好像不是因为他医术。
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这牙疼确实很烦人。
「好吧」甜儿说。
两人于是在一张长桌边坐下来,甜儿把手伸给曾海,曾海装着很用心的样子,
闭着双目,思考着下步要怎么做。
曾海紧皱着眉头,示意甜儿换别只手。
李甜儿紧张的看着医生,心里七上八下的。
一会儿功夫,曾海放弃了把脉。
「甜儿,你这病根看用普通的把脉是没办法找出来的」曾海故意让自己变的
更真诚些。
「那要用什么办法」甜儿焦急的问。
「……,还是算了」曾海愈言愈止,狡诈的神情一闪既失。
「曾医生,你到是说呀」甜儿真急了。
「甜儿,你有没有听说过奇经八脉」
甜儿有些印像,好像小说里听说过。她还是摇了摇头。
「刚刚给你把的脉只是八脉其中的两脉,不过看来作用不大。」
「那要怎么办」甜儿问。
「要想找到病根,得给你摸摸腿脉。」曾海知道他的计谋快成了。
「腿脉?」甜儿脸红了,她知道把腿给一个男人摸可不件好事情。
「算了,甜儿当我刚才放了个屁,我们在想想其它办法」曾海以退为进。
李甜儿回想了那钻心的牙痛。
「好,腿脉,曾医生,我现在要怎么做」。
曾海让甜儿平躺在病床上,脱掉布鞋。
一只雪白的玉足出现在曾海的面前,就像刚出笼的馍馍。还飘着淡淡的酒香。
曾海暗自欣喜。他双手捧住了甜儿的那条腿。他很快在她的小腿肚子上摸起
来。
「环跳,解溪,悬钟,足三里,膝阳关……」曾海每摸触个穴位都会作个简
单的说明。
甜儿觉得中药世家看来还是有点门道的,只少曾医生说的她就从来没听过。
曾海的手越摸越高「梁丘,血海……」
李甜儿心里一惊,要糟。
「会阴」曾海眼睛已佈满血丝,他在也忍不住了。
「流氓」
李甜儿拼命的挣扎着,因为牙痛,她已两天没吃东西,今天还喝了两碗头子
酒。
夏天就是方便,曾海一把就扯掉甜儿的裤子,又把自己脱了个净光。
李甜儿知道曾海要在她身上胡作非为了,她仅有的点力气也在刚刚的挣扎中
用光了,骂也没力气骂了,求也没劲求了。
曾海的阳具早已涨的又红又硬,破不急代的在甜儿的阴户连插几次,也没找
到洞洞。
一气之下,两手把甜儿的大腿使命的叉开,一手握着阳具,对准备阴户用力
的插了进去。
甜儿一阵撕心的裂痛。
甜儿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男人,她让除了自己的男人以外的男人进入了她的身
体。
曾海开始奋力的抽插,虽然甜儿的阴道里还很干,每次的抽动都很费力,可
他不在乎。他觉得这比他那天骑着那新买的电驴子在村里晃来晃去都有感觉。
甜儿觉得时间过的好慢,她真希望这男人快点完事,可这男人死命的沖,也
没见要软下来的隙像,反到是她的身体有了反应,阴道里的水越流越多。她真是
恨死自己的身体了。
甜儿紧闭着双眼,像死鱼一样躺在床上,任由男人操着。
男人什么时候结束的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她也不记得了。
……
村长李刚用力的捏着女人赵梅的屁股,心里确想着要是这捏的是村口那小寡
妇的屁股,这要是那小寡妇的大腿,这要是那小寡妇的乳房那该多爽啊!
「不要脸的东西,你要干什么」赵梅口中带着怒气,身体觉没有半点要躲避
的意思。
赵梅知道自己的老公估计是在哪女人那受到了什么刺激。
进入虎狼之年的她,有好阵子没做那事了。
「都老夫老妻了,有啥不好意思的」李刚慾火汾身,一手扶摸着赵梅大腿,
一手支肆意揉着乳房。
「去找你的小寡妇」
李刚一阵怒火,臭婆娘,敢逆我的意。用力的甩了女人一耳光,将女人按在
木桌上,用力的将女人的衣裤扒了下来,两只手像揉面团似的,揉着两颗滚圆的
乳房。
女人也不闲着,把手伸进李钢的裤裆,用力的捏着肉个蛋蛋。「进里屋去」
女人想着,这大白天的,万一要有个人进来了咋办。
「贱货,老子就要在这里操你」
李钢拉松裤带让裤子掉在地上。用手挑拨着女人的阴户。
女人淫水一波一波的涌出,阴户痒痒的,套弄男人阳具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女人感觉到男人的阳具还是没硬起来,女人不知道是李刚最近的房事能力好
像越来越差了。还是自己越来越不容易满足了。
「给老子吹吹」李刚抓住女人的头发,女人登下身子,套弄着那又软又黑的
阳具。
女人的口技不错,可李钢的老二不争气,半天还是不抬头看一眼。
「要不放进来磨磨」女人忍不住了。她强烈的需要阳具的插抽。
李钢捏着半硬不软的老二,对着女人噼开的叉,磨啊磨,还真是给挤了进去。
女人慢慢的扭动着屁股,小心意意的套弄着李钢的老二,女人一阵切喜,感
觉到老二以经硬起来了。
「骚货」
变粗的阳具肆意的在女人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女人感到一阵充实,阳具被柔
软高热的阴道包围着,龟头传来一阵阵麻意。
男人喘着气「骚货,看我不操死你」
女人扭动的屁股,上下抬头,配合的李钢的插抽:「老公,操死我吧,操死
我吧」
李刚刚插没几下,勐地又加快了动作频率,抽送几十下一股热流射进了女人
的体内。
女人怨恨地看了李钢一眼:「没用的东西」
李钢拉起裤带,走到院子用力的吸着他的汉烟。
……
「村长」曾海热情的和李刚打着招唿。早就听说李刚和村口的小寡妇打的火
热,曾海特地拎了两瓶补酒。
「海子」李刚看清了来人,不冷不热「你来这做什么」
李钢还记得两天前为了女儿曼青的事拉下老脸去跟曾海他爹借点钱,那曾当
归是啥口气,啥神情。
「村长,这是不是小妹过两天就要去城里上大学了嘛,咱做哥的给小妹装备
了一点薄礼」
「受不起」李刚还是不冷不热的说了句。
赵梅在屋里听到有礼,唿的一声冲了出来:「这不是曾老四的娃吗,快进来
坐,进来坐」赵芳一手接过补酒,一边热情的拉着曾海进屋里坐。还顺带给了李
钢一个白眼。
只从分田到户,搞什么承包则任制,赵梅就在也没见到有谁送啥礼给村长了。
李刚无赖的跟着走进了屋。
「村长,你也别和我爹一般见识,他就大老粗一个,要不是您村长帮忙,咱
哪能在村里开间药点呀。」曾海讨好的说道。
李钢脸色变了变:「你娃还算有点见识,说你娃到底有啥事」
曾海拿出一扎10元的大钞,慢慢的数着,李钢眼珠子都快看掉出来了,他
都跟着数清楚了,50张大钞。
「村长,咱刚刚不是说了嘛,给小妹上学,买点书本,衣服啥的,小妹现在
是咱村里的唯一大学生,这可是给咱全村增綵头的事情,这可是咱全村的骄傲啊」
曾海故意说的很诚肯。
李钢的几个儿女当中,小女儿青曼确实是他心头骄,掌中肉。要不然,他也
不会为了小女儿读书的事,低去头去到处借钱。李钢不笨,他还是看得出,曾海
肯定是有事找他。500块可不是小数目。
赵梅看李钢还在犹豫,「海儿,我替我们家青曼谢谢你这位哥哥了」一把收
起了那500元大钞。
「海儿,今儿就在这吃饭,一会儿尝尝婶的手艺」赵梅直吧吧的走了。
「贱女人」李钢心里骂道。
「好啊」
「村长,那两瓶酒,您老可别给别人糟蹋了,那可是东子的头子酒,加咱家
的祖传秘房泡制男人雄风酒」
李钢看得出,这娃还真心痛这两瓶酒,想想自己裤裆里那不争气的东西,难
道还真有用?
可恨的苏东,叫他给自己留点头子酒,就是遥遥无期。
……
苏东看到李甜儿就觉得心里一紧,感觉有啥事发生了,虽然甜儿也经常在这
老槐树下面等他回来。
李甜儿一直在想刚刚发生的事要不要告诉苏东。
「咋了,甜儿」苏东奇怪的问道。
李甜儿唰的眼泪流出来了,她好想向以前一样扑上去抱着苏东。
「我被强奸了」
「啥」苏东一愣。
「我被曾海强奸了」甜儿大声的吼了出来,心中充满了怒火。
这次苏东听的清楚了
「我操他大爷」苏东丢掉扁担,去柴房拿了把砍刀就出门了。
苏东疯了似的山前山后的找着曾海,这时的曾海正在材长李钢家里。
开始的李甜儿只恨吃曾海的肉喝他的血,看着男人疯了似的,她又希望男人
最好还是别找到曾海。
万一男人要有啥事,那家里的老太太和她要怎么办咧。
她有意无意的提醒男人,时间不早了,家里老太太还一人在屋里咧。
他不会放过曾海的。
我们去找村长。
看着婆娘美滋滋地数着那五百块钱,李钢念了句「没出息的东西」
自己拿了个烟斗,歪歪倒倒的从屋里出来,准备去村口的小寡妇那逛逛。
小道上两个急沖沖的青年,差点给李钢撞了个满怀。
「村长」
「东子,你们这是干啥咧,赶着投胎」李钢已看清楚风风火火的俩人是苏东
和李甜儿俩夫妻。
苏东站那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苏东怒气沖沖,李甜儿眼含热泪,难道小两口吵架了?
李甜儿见男人半天没反应:「村长,我们找你有事」
平日,男人不想见待的人,不想说的话,李甜儿帮着腔。自家男人的想法她
总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的。
可今天这话她实在接不下去。
李甜儿吞了几口涎水,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了。
[你大爷的,这都半袋烟时间了,老子还要赶着去小寡妇那去了]李钢心里
想着,不竞有丝怨气。
「东子,你想咱整啊」
苏东一双虎目怒视着李钢
李钢心里一凉拌,往后退了一小步。
他知道东子这小子不喜欢他,他也打小就不喜欢东子。
苏东往前逼了一步:「海子强奸了我媳妇」
「啥」李钢一惊,眼珠子像铁球一样蹦出来卡在眼眶上。
「曾海强奸了甜儿」苏东又重夫了一遍。
李钢卡的脑袋一片空白。
「我要让海子血债血偿,我要让海子住牢」苏东用力的踢着路边的松树。
狗日的曾海,老子想了多少次都没这个胆,你他妈够种。
李钢想着那村口的小寡妇,想着那五百块钱。
李钢眨了眨眼。点上了手里的烟斗,平了平心境。
「说你海子强奸了甜儿」
「是」
「在哪」李钢用力的抽了口烟斗,平时遇到要动脑力的时候他都这样一口一
口的抽着大烟。
「海子的药铺子里」
「甜儿到海子的药铺干啥」李钢也是当过十几年村长的人物了,官腔还是有
模样的。
苏东看了甜儿一眼,「她牙痛」
「谁能证明海子强奸了甜儿」
「我」李甜儿拖着疲倦的声音,怒了,这还要证明,这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李甜儿到真希望它是假的。
「除了你,还有谁能证明」
……
「东子,叔当然相信你,俗话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就是海子强奸了甜
儿,没有第三者证明,他能承认吗?而且事发地点又在那狗日的家里。」
李甜儿也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操他大爷,我他妈废了他」苏东转身准备离去。
「东子,你想干什么,你忘了二狗子和二蛋的教训了,你是不是想让你娘没
人送终」
看着李甜儿抱着苏东的大腿,李钢心里有了些底气。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还是得叫我一声叔,这事,你要这么一闹,你要有
点事,你要你娘怎么办,你让你媳妇的脸往哪搁。东子,听叔句话,这事从长计
议。」
全国严打期间,二狗子抢了一个女人的包包被判了十五年,二蛋和邻居争颗
梨树,砍瞎了邻居一只眼,自己却被枪毙了,他们都是和苏东差不多大的同乡,
二蛋枪毙就在他们村的水库堤上,乡里还特别组织村民去看了。
枪毙二蛋那回,苏东没敢去,李甜儿到是回来绘声绘色的讲给男人听,她可
不想去看自己男人被枪毙的情景。
苏东瞬间蒙在那里。
月亮不知何时挂在漆黑的夜空
「狗日的曾海,五百块钱就想打法我」李钢露出奸诈的一笑。
小美人,看来我只有明天在来找你了。
李钢藉着月光朝着曾海的家里走去。
……
「村长」曾海揪着心等了半天,就在等李钢的到来。
曾海围坐在小方桌边上,桌上摆满了野珍,还有两瓶醒目的白干。
「村长坐,这是咱爹打的只锦鸡(野鸡),平时一直没捨得吃,来村长来尝
尝」
曾海看到李钢就像看到了亲爹的贴了上去。
「饭就不吃了。」村长正声说道。
「那就喝两杯,喝两杯」说便就将李钢按到椅子上,满上酒杯。
李钢一口喝掉刚满上的白干,抄起筷子夹了块野鸡肉尝了尝。
「味道怎么样?」曾海讨好的问道。
「我也想问你咧,味道怎么样?」村长望着曾海。
曾海马上给满上:「口味有点重,村长还能入口不」
「我问的是李甜儿」李钢是笑非笑的看着曾海。
曾海一整手抖,叭的一下跪在李钢的面前。
「村长,救我」
「海子啊海子,我平时怎么就没发现你个狗日的胆子这么大咧」
曾海一把抱着李钢的小腿:「村长,我知错了,村长救我啊」
「起来,把酒先满上,还有话问你」
……
「海子,这是多少杯了」李钢打着酒嗝。
「海子,我来是谢谢你给青蔓妹子学费的事情,你叔没用啊,没人记得你叔
还是个村长啊,连供个娃读书本事都没有」村长摇着脑袋,已有几份醉意。
「一千块的学费,你借了五百,叔还有五百都不知道上哪想办法啊!」白干
的后劲以让李钢眼里沖满了血丝。
操你大爷,有要一千学费的吗。曾海马上递上了五百大洋。
「还是你小子机灵」村长饮了口空杯,「这酒的味道真好」
「东子来找过我了,他们要你坐牢啊,我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他们才回
去了。如果不是二蛋的事吓着大家了,海子啊,十个你也都得死啊。」
李钢又一杯后,慢慢站了起来「海子啊,你狗日的以后再不要强奸妇女了。
「你要想弄那事就找个老婆,你愿意怎么弄就怎么弄!你若是再强奸妇女,
我再也保不住你了。」
曾海傻傻笑笑。
望着李钢远去的背影。
我操你妈。
……
苏东一连好多天坐卧不安。他的饭量也减了,经常端着一碗饭蹲在门槛上,
两眼望着远处街口,半天才吃一口。他像掉了魂一样。有时候,他会自言自语地
对着村街上的路边店说话。
苏东做的事少了,李甜儿却拼命的做着事。
我要让你坐牢,我一定要让你坐牢。
苏东想起以前曾海看甜儿的眼神。苏东想到一个办法。
......
「甜儿」
李甜儿眼含热泪地看着他的男人,只那天被曾海强奸,她就在没听过男人叫
她甜儿。
苏东看着甜儿委屈的眼泪,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耻。
苏东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为对自己女人冷淡感到可耻。
李甜儿跑过去抱着男人,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
苏东抱着女人,流出一颗悔恨的眼泪。
也许错了!
那瞬间他看见甜儿肩上的一处抓伤,那个畜牲留下的抓伤。
「甜儿,我一定要让那畜牲坐牢」
李甜儿愣了,她也想啊,可是村长都不相信他们说的话。
「甜儿,让那畜牲在侮辱你一次」男人的眼神充满了血丝。
「你说什么!!」
「我一定要让那畜牲坐牢」
……
李甜儿还没回过神。
「反正那畜牲也侮辱过你一次」男人这句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叭」李甜儿给了男人重重一巴掌。
男人握着女人的手很劲的抽着自己
「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可那畜牲做错了事,我一定要让他坐牢」
……
这几天曾海一至都在后悔。
这一千块都可以取两个媳妇了,就这么跟甜儿干了一次就没了。
曾海很后悔,早知道……
早知道就该多干几次的。
……
六月的天热的吓人。
正午是很少有人到药铺来的。
曾海躺在树荫下,一手慢摇着芭蕉扇,捉摸着这一千块钱要怎么才能弄回来。
「甜儿」
曾海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真是李甜儿。
「把止痛药给我一支」李甜儿咬了咬牙冷冷的说道。
曾海想起来了,附近这几个村也就他这有个小药铺。
曾海像见了亲娘,嗖的一下倦了起来。
进屋拿了支止痛药水出来。
「甜儿,我来帮你打」
曾海又想起甜儿那雪白的屁股。
感觉裤裆的那东西又止不住的往外冲。
「不用」李甜儿拿了药水转身就走了。
曾海抢在甜儿的面前。
「甜儿,上次的事情真对不起,甜儿,你知道我一至都喜欢你的,你就像人
间的仙子一样美丽动人」
「滚」
甜儿走了两步,感觉有点尿急,刚想抬头问茅房在哪,想想算了,紧紧腰裤,
小跑走开了。
曾海四处瞄了瞄,见没什么人影,就偷偷的跟了上去。
就看到李甜儿跑到一边黑树林,蹬下解开裤叉在小解。
那雪白的屁股看的曾海热血费腾。
那嘘嘘的尿尿声听的曾海精虫直冒。
他妈的,一千就一千。
曾海在也忍不住了。
……
李甜儿用力的抵抗着,她知道她男人肯定就在这附近。
此时李甜儿的心已冰冷,曾海的紧硬的阳具已插入她那湿辘轳的肉穴中!
她却还是不能相信,不敢相信,也不忍相信!
李甜儿像死鱼般的躺在地上,任由曾海抽送着。
鲜嫩的穴肉被插的翻来翻去,令李甜儿痛苦万分。
东哥哥,快来救甜儿啊,你为什么骗甜儿,你不是说你会及时出现的吗!
为什么!
……
李钢看到被绑的李甜儿和曾海的时候脸都吓绿了。
曾海啊曾海,你是白痴啊还是疯子。
「村长救我」曾海看到了李钢像见了救星。
我是想救你,我怎么救啊。李钢看着被苏东踢的不成形的脸额,又看着衣衫
不整的李甜儿。
点起了烟斗,狠狠的吸了两口。
「村长,捉奸捉双,这次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要告海子强奸,我要他坐牢」
苏东怒视着海子。
「村长救我啊,救我」曾海这次也吓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有问题。
「两,两……」
李钢知道曾海想说两千,就顺势给了一脚「狗日的,你给我住嘴」
李钢翻了翻白眼说道:「东子啊,这奸确实是奸,不过这好像是通奸,而不
是强奸啊。」
「是通奸,是通奸」曾海为了活命用力叫唤着。
「东子你看,海子身上除了被你打伤的痕迹就在也没别的伤痕了。照理说强
奸的话,海子身上怎么也有些花伤咬伤什么的。」
李钢越说越觉得自己像个破案的高手。
「你在看你媳妇,也没一件衣服被扯伤撕乱,还有她不是说被海子强奸过,
怎么又会去海子的药铺。」
李钢口沫乱飞。
「是不是通奸」李钢故意对着曾海问道。
「是通奸」
「是强奸」
「通奸怎么能坐牢」
你小子活该,我好心把四女儿嫁给你,你娘都同意了,你非要取这个疯丫子,
活该你做王八。
李钢阴深的看了苏东一眼,:「早说过这样的女人不能要,你还是早些把这
女人赶了吧!」
苏东忍无可忍,愤怒的向李钢冲上去。
「我他妈杀了你。」
……
有一个人,年轻、健康、乐观、明朗,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有一份很高超的
技术,有一个很明理的妻子,还有几个很够朋友的朋友。
有一天,他有个朋友被枪毙了,他变成了怕事鬼。
有一天,他妻子被强奸了,他变成了禽兽。
噢,错了,他禽兽不如!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夏日短篇
  2. 失业皆因性欲强
  3. 老婆的隐私
  4.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五章 妻子的信1
  5. 催眠
  6. 小凡不凡
  7. 深夜入住单身少妇家中啪啪
  8. 都市麗人之美豔人婦俏秘書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