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蹂躏女刑警之復仇计划


1.智擒女队长
炎热的天气,毒辣的太阳,早已使得大部份人都躲在空调房间中休息。然而
在室外的篮球场上,两个婀娜的身影,正反覆练习着运球、上篮、投篮,两人脑
后的马尾辫随着剧烈的运动飘荡着,在阳光下显得格外亮丽。
篮球场的边上有一片小林子,两个正在练习篮球的女郎并没有注意到,林中
几道色迷迷的目光正牢牢地盯着她们。
一个女子身材高挑,虽然在强烈的光照下看不清面容,但依然有透露出无比
的美艳,无论是上篮还是投篮,每个动作都勾勒出美妙的曲线。
在完成了一个漂亮的上篮之后,她用那充满成熟韵味的口音道∶“我们就这
么练,一个月后,一定能把对手击败。省厅的盛剑华只会瞎吹,说她们有多么厉
害。”
另一个少女看上去充满了清纯秀气之色,薄薄的运动衣将那匀称的身材凸现
得十分标致,她接过抛来的球,运了几下,跳起投篮,身形十分灵活。
“我们还是再用功些好,那边有些朋友还是很专业的,哪里像我们这些初学
者。”声音清脆,宛若黄莺出谷。
身材高挑的女郎就是××市的刑警大队长杨清越,而身材娇小的则是国际刑
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赵剑翎。
杨清越,今年二十六岁,两年前刚当上××市的刑警大队长的一段时期,可
谓十分艰难。身为女性,她身先士卒,不幸几次被歹徒擒住,从不接触男人的她
惨遭蹂躏和强奸。不过后来似乎走运多了,两年来,办的案子一帆风顺,再也没
有遭此厄运。不过原本她十分保守,穿衣服时都把自己遮掩得严严实实,在几次
被凌辱之后,终于开始穿一些时髦的衣衫。此刻的她,比之过去更为美艳成熟。
赵剑翎,二十二岁,当了四年的国际刑警,原本从没有在男人面前裸露过身
体。同样也是在两年前,刚被派到××市处理一些跨国的大案子,她几次失手,
被歹徒夺去了处女的贞洁。此后,虽然没有改变她清纯的气质,但是在天热的时
候,也会像别人一样赤脚穿凉鞋。
此刻,两个女刑警都穿着短袖运动衣和运动短裤,赤脚穿着凉鞋。她们都是
身手出众、武艺高强的刑警,即便是穿着凉鞋也能毫无困难地参与运动,而且一
方面顾及到天气实在太热,另一方面运动结束之后会去附近的浴室洗澡,穿着凉
鞋反而方便。
她们的运动衣很短,由于天气闷热,运动衣的下摆都没有束到裤腰里面,这
样在打篮球这样的运动中,上篮和投篮跳起时,下摆都会随着节奏掀起,裸露出
腰部的身体。在成熟的杨清越看来,裸露些无关紧要的部位并不在乎,现在有的
是穿露脐装的人,即便是穿着一般的上衣,有时也会裸露出腰身。
而清纯的赵剑翎虽然知道这样的穿着在运动时有露出身体的可能,但由于天
气太热,如果把下摆束在裤腰里有些难受,周围似乎没有什么男人,因而也就没
有太注意。
当然,这些景像,被躲在林子里的男人们看得清清楚楚。
两个年轻的女郎,本来就裸露着雪白的大腿和双脚,在跳起的时候,又可以
看见纤细白皙的腰身。在夏装的遮掩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杨清越的乳房丰盈若
碗状,赵剑翎的双乳尖挺若峰,加上若隐若现的腰身,令男人们只能挖空心思地
发挥自己的想像力,把那朦胧的曲线在心里补全。
她们暴露在外的每一寸的肌肤都如丝缎般光滑,又如凝脂般白皙,即便在白
色的运动衣的映衬下也丝毫不受影响,肌肤又被汗水映衬得格外晶莹剔透,使得
男人们有些担心这美妙的肌肤被毒辣的阳光所伤害。
一个男人喃喃道∶“真是太吸引人了!”
另一个男人道∶“真想剥光这她们的衣服,好好地玩玩。”
这时,一个看上去是带头的人,用不满意的口气说道∶“你们别太黑心,定
下这笔交易的时候那个姓顾的说过,我们只需要把那个女刑警队长教训一下就可
以了。”
手下似乎还有点不服气∶“能把那个姓赵的女国际刑警一齐调教了不是更好
么?你瞧,她那清纯的气质多让人心动?”
带头的男人道∶“这可是交易,我们多对付一个,那个姓顾的又不给钱。”
手下道∶“就当是玩嘛!”
带头的男人道∶“你们两个都给我听好了∶就凭我们的资格,在道上算得了
什么?但是赵剑翎、杨清越,这两个名字你们到道上去打听打听,有哪个不害怕
的。这两个人近两年来办的大案子没有不成功的。若不是看在姓顾的给了那么多
钱的份上,我才不会赶这趟混水。”
“原来老大是见钱眼开了。”
“原来是看在这笔钱的份上,现在再加上这个姓杨的女刑警队长的美色。我
们拼了命也要搏一下。但是光对付一个,就足够我们受的了,你还想再扯进来一
个,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腻味了?告诉你们,这次要是成功了,我们既可以享用
美人,也能够拿到这笔钱;但是要是失败了的话,就别再想活命了。杨清越的武
艺,就算十多个人对付不了。就算是我们暗中偷袭,也一定要看准时机。”
手下已经完全知道了这次的兇险,道∶“是!”
带头的人这才放心,道∶“我看你们还是乘现在的机会多看看那个国际刑警
处的女警官吧,平时我还从没有听说有人能够看到她露出过身体,像这种春光外
泄的镜头,以后只怕看不到了。”
************
太阳已经西斜了,所以天气也不像刚才那么热。
杨清越在运动了一个下午之后,刚在附近的浴室沖了一个热水澡,走在回家
的路上。
由于在炎热的天气下运动了一个下午,体力消耗巨大,加上又沖了一个热水
澡,女刑警队长竟然有虚脱的感觉。现在走在僻静的小路上,她觉得前所未有的
轻松。
两年以来,她习惯了亲自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从最先的屡屡失手被擒以及惨
遭凌辱,到后来的所向披靡,其实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并没有发生变化,而是有
一段时候运气不好而已,现在不愉快都已经过去了。
但是,现在的她也很希望能够过上安闲的生活。二十六岁的她比之两年前,
丝毫没有任何岁月留下的衰老,只是更为成熟。她也希望能够拥有一个体贴的男
友,然后自己也就把那些冒险的工作留给属下去做,而自己则享受真正的生活。
这时,后面有了汽车的声音,她回过头去,只见一辆普通的轿车内,坐着三
个男人。
“小姐,想要搭车么?”
这三个男人看上去充满了流氓的习气,也许是地痞吧,杨清越只觉得厌恶。
若在平时,也许她就会藉机教训他们一番,只是现在她沈浸在安逸的气氛中,没
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人,因此淡淡地说道∶“没有兴趣!”
说完,她就加快步伐,向前走去。不料,突然听到后面马达发动的声音,这
轿车居然加速向女刑警队长撞来。杨清越完全陶醉在先前安宁的环境中,加上劳
累使得反应迟钝了。等到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车头撞在杨清越的腿部,把女刑警队长几乎撞得飞了起来,仰天摔向了轿车
的前盖。杨清越只觉得身子沈了下去,后背在轿车的前盖上重重地撞了一下,然
后滚落在地上。
车门开了,三个男人快速地跳下车。
女刑警队长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却觉得浑身上下都剧烈地疼痛着,而且在
下午的运动消耗了不少体力,热水澡则冲去了她的精力,此刻她只能竭力使自己
平静,恢復平时的精干。杨清越很清楚,自己只要有两成的力量,就足以打发这
三个地痞流氓。
但是对手的行动很快,几乎没有给女刑警队长一秒种的喘息时间。歹徒们围
在了杨清越的身边,用皮鞋蹬踏着这个倒地的女郎。
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打败了。在三个流氓残忍地勐
踢之下,杨清越开始呻吟,她的身体抽搐着,嘴角则不停地流出鲜血。
随后,两个歹徒立刻将杨清越的双手扭到身后,把她按在地上。女刑警队长
虽然武艺高强,但是力气不及男人,加上被车撞击和遭到粗暴的蹬踢,已经无法
反抗了。她知道,如果被绑起来就再也无法脱险,但是被两个男人用力按住,她
只能勉强挣扎着扭动身躯,随后,她就感到绳索将她的手腕勒住,牢牢地绑了起
来。
“畜生!快放开我!”
捆绑结束之后,杨清越只觉得自己被一个歹徒抓住手臂拉了起来,另一个人
将她不停乱蹬的双脚抓住,把她擡起。女刑警队长被押进了汽车后座,夹在了两
个歹徒之中,另一个歹徒则进了前座,开始开车。
2.车上轮奸
杨清越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而且被身后的歹徒强行抓住,不能反抗,因此
只能用双脚乱踢。
但是轿车的后座空间本来就有限,此刻有三个人挤着,自然没有可以活动的
空间。于是,她的脚踝很快被抓住。
歹徒把女刑警队长脚上的凉鞋除去,然后抓着脚踝把她那修长的双腿分开,
然后用绳索把白皙秀美的双脚分别绑在了前后座上。
此刻,杨清越已经知道不能倖免了。对于两年前的种种经历,她只希望忘却
掉,根本不意去回忆。然而,两年后的今天,她又一次被歹徒们擒住,被绑了
起来。
杨清越正面的歹徒一把托起女俘虏的下巴。女刑警队长微微挣扎了一下,注
视着对方。她的容貌美艳无比,脸上充满了英气和刚毅,完全没有屈服于歹徒的
暴行,只是嘴角鲜血流淌,秀发也微微凌乱。
那个歹徒就是带头的,他淫邪地笑着道∶“杨队长,像你这样年轻美貌的女
子,居然是个武艺高强的女刑警,真让人感到意外。”
杨清越道∶“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
歹徒又道∶“在下是个小混混,人称草头。前几人,承蒙一位姓顾的爷看得
起,和我做一笔交易。”
女刑警队长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她秀眉一挑,道∶“这个姓顾的是谁?”
草头道∶“杨队长不必着急,这位顾先生说,到时候自然会和你见面,不过
不是今天。”
“那你想要干什么?”
草头道∶“顾先生给了我一大笔钱,要我们兄弟┅┅嘿嘿!把你好好地玩一
把。哈哈哈!”说到最后,已经完全是淫邪的笑声。
“畜生!”
女刑警队长愤怒不已,一口唾沫吐向了草头。由于车内空间小,草头根本躲
避不开,唾液吐在了脸上。他勃然大怒,对着女刑警队长就是两个耳光。
“好!那就开始吧!”
然后,他就动手去撕杨清越的运动衣。杨清越的双臂被身后的歹徒牢牢地抓
住,只能勉强地挣扎着。“嗤”的一声,她的上衣就被撕破。
“啊!”女刑警队长羞耻地呻吟了一声。对于杨清越,平时偶尔露出一些腰
腹的肌肤尚且可以忍受,但是裸露出上身则完全不同。杨清越挣扎着,草头毫不
留情地将她的上衣撕碎,将女刑警队长的上身剥光。
草头欣赏着这个裸体的绝色美女。她那原本英气勃勃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愤怒
的神情,双肩是那么光滑,丰盈的乳房被亮蓝色的胸罩衬托着,身体上丝毫没有
多余的脂肪,加上原本就裸露着的晶莹的大腿被强行分开向两边,依然不意屈
服的女俘虏只能无助地等待着她的命运。
草头的双手慢慢地从杨清越赤裸的双脚开始抚摸起,渐渐地向上,滑过了修
长的小腿,停在了匀称优美的大腿,赞叹道∶“杨队长,你的腿可真吸引人。”
两年来,杨清越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大腿。赤裸的女刑警队长全身被
捆绑着,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反抗才好,只能用力挣扎着失去自由的裸体。草头看
在她的挣扎之下也一下子没有办法继续凌辱,不由大怒,对着她那分开的双腿之
间就勐砸了一拳。
“啊!”杨清越痛得一时失去了力量。
草头乘机撕开了女刑警队长的短裤,露出了里面亮蓝色的内裤。
其实杨清越本来就穿着短裤,因此两条大腿在平时的状况下也是全裸无遗,
此刻被剥去内裤,只是略微多裸露出一些臀部肌肤而已。但此刻在她心中,每被
剥去一件衣衫,就是离被奸淫的厄运近了一步,纵然她是性格刚毅的女刑警,此
刻也平添一分恐惧之情。
草头知道已经完全把杨清越制服了,因此大胆地用手托起她的下巴,欣赏着
被剥光的女警。杨清越闭起双眼,美艳的脸庞上依然留着女刑警独有的刚毅,使
得草头越发忍耐不住,双手立刻在她的身体上肆意地抚摸起来。
“啊!啊!”
赤裸的女刑警队长身上仅存胸罩和内裤,在流氓的凌辱下不断地挣扎着、呻
吟着,可是她被反绑的双手被身后的歹徒牢牢抓住,使得她的挣扎也是那么地无
力。
轿车飞驰,窗外的景色越发荒凉,可以料想,歹徒正把车开向荒郊野外。
草头渐渐开始发狂了,突然,他扯断了杨清越那亮蓝色胸罩的肩带,在后面
的男人也配合地将胸罩的扣子解开,于是胸罩就这样从她的身体上滑落而下,把
女刑警队长那一双丰盈的乳房展露无疑。
女刑警队长的乳房犹如倒覆于身体上的瓷碗,随着喘息微微起伏。她那贲起
的胸肌晶莹白皙,红艳的乳蒂微缀于上,虽然成熟,却丝毫不显得妖媚,看得草
头都几乎要窒息了,立刻一双手就抓了上去。
“啊!啊!”
杨清越疯狂地挣扎着,两年来,虽然她已经不再向过去那样将自己的身体裹
得严严实实,但毕竟从没有在男人面前裸露过大片的肌肤,更不用说赤裸着被人
凌辱。此刻,她只觉得无比的羞耻,这种感觉的强烈程度只有第一次被人擒住剥
光和第一次被人强奸时才曾经体会。
随后,她只觉得来自双乳上的压力没有了,但很快右乳上又传来了剧痛。原
来草头将手松开,而杨清越身后的歹徒却用左手揽住她被反绑的双手,而右手则
绕到了前面开始玩弄女刑警队长的右乳房。随后,杨清越觉得自己的内裤也被草
头粗暴地除去。由于两条大腿已经被分开,阴部自然裸露无余。
“呜!呜!呜!”
突然,草头把从杨清越身体上剥下来内裤塞到了她的嘴里,使得那羞耻的呻
吟变为难以分辨的呜咽。
飞驰的轿车在不平坦的路面上颠簸着,赤裸的女刑警队长似乎也随着颠簸而
不停地起伏,她的阴部此刻正被草头的生殖器抽插着,羞耻和绝望不停地冲击着
她。
女刑警队长再次被人强奸,使得她想起了两年前的一幕幕。而草头却肆意在
她干燥的阴部抽插着生殖器,一种熟悉的难以忍受的疼痛袭来┅┅
3.阴谋
车门开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女子从车上被推到了草地上,她的双腿之间
满是白浊的精液,显然是被强奸过,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而双脚也在脚踝处
被绳索捆绑着。
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个被蹂躏过的女子居然是××市的女刑警队长。
草头也下了车,扔下了自己的衣衫和裤子,淫邪地笑道∶“杨队长,你的身
体可真不错。能够强奸你这样的女人,真是几生修来的福份。这些衣服你就穿了
走吧!至于你的衣服和内衣裤,我要给顾先生交帐用。”
其余两个歹徒也跳了下来,眼睛紧盯着杨清越的裸体,贪婪地欣赏着他们所
看见过的人世间最美妙的事物。
“老大,就这样放了她?”
草头嘆了一口气,道∶“我也想把这个女刑警带回去好好地享用,但是既然
和顾先生事先有约定,那也只好到此为止。也许以后顾先生还有别的好事┅┅”
女刑警队长居然被这三个流氓擒住,在车上肆意地强奸,使得她觉得羞耻万
分,此刻三人在轮奸了她之后还依然口出污言秽语,似乎将她看作像一个玩物一
般,实在忍无可忍。
她叫骂道∶“你们这群畜生,以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这惹恼了两个心有不甘的流氓,他们立刻上前,对着杨清越就是一阵乱踢。
女刑警队长那被捆绑的裸体在草地上滚动着,惨叫声不停地响起。随后,裸露的
乳房和阴部遭到了残暴的歹徒们雨点般的拳脚。
看到女刑警队长的惨状,草头觉得教训得也差不多了,道∶“可以了,我们
走!”
他解开了杨清越的双手。在车上,女刑警队长被三个歹徒先后强奸,后来又
被毒打,此刻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已经无法向歹徒发起进攻,只能看着
三个人扬长而去。
************
阴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看着手中那破碎的亮蓝色的胸罩
和内裤,喃喃道∶“老大、老二,你们安息吧。復仇已经开始了,草头,石头,
这两个头可要好好地利用啊!”
另一个二十五、六岁样子的年轻人道∶“三哥,看不出草头这三个地痞居然
也能够对付杨清越这样的厉害角色。看来这个女刑警队长也是徒有虚名。”
“哼哼!草头虽然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他有自知之明,懂得审时度势,会
把握机会,实在是一个人才。你别以为杨清越好对付。论武功,谁是她的对手。
现在她在明处,我们在暗处,只要利用她的弱点,对付她并不算太困难。但是以
她的能力,一旦我们在没有控制局势的情况下暴露了,那就会在一瞬间被她彻底
击溃,没有翻身的可能。”
年轻人不解地问道∶“那三哥为什么还会让草头把她放走呢?把她带到这里
来不就可以了么?”
那个被称作“三哥”的人冷笑了起来,笑声中一种说不出的可怕∶“这样就
没有意思了。我一定要让杨清越和赵剑翎这两个女刑警好好地尝尝什么叫痛苦。
而且,我还要利用她们对付草头和石头,以及张老板。”
“他们┅┅”
“不错。他们知道的太多了,我不能让他们留在世上。也许可以考虑收服草
头,但是石头和张老板┅┅哼哼。石头在A市是何等人物,怎么会甘心受我们摆
布,早晚会和我们作对。张老板一心想要老大的财产,也不是好东西。等到他们
都被消灭了,我再来坐收渔利。”
“三哥准备怎么对付女刑警呢?”
“为老大和老二报仇。我一定要把她们带回V国,让她们在长时间的痛苦折磨
中离开这个世界!”
************
这是一间宽敞的屋子,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傢具。在昏暗的灯光下,居然躺着
一个裸体的女郎。
这个女郎的秀发扎成了一个短小得不能在短小的辫子,映衬着白皙胜雪的肌
肤,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她的乳房丰满,随着唿吸起伏着,两条修长的大腿无力
地弯曲着,纤细的脚踝被绳索绑住,证明了她是一个不幸被俘获的女子。可以看
到她微微转过头来,分辨出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大约二十岁出头,五官端正
的秀脸看上去略带三分妩媚,还夹杂着几分英气,眼神是那么地清澈,与女俘虏
的身份有些不相称。
如果说还有什么女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带有这样的表情,那就只可能是女
刑警。她正是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方凌霄。
门开了。她看见一个带着狡猾的笑容的男子带着六、七个手下走了进来。这
个男子蹲下身,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裸体女警,目光从头移到了丰盈的乳房,再转
向匀称的大腿,最后到一双纤秀的脚,然后再转了回来。
方凌霄的脸上凸现出了愤怒的表情∶“石头,你不得好死!”
石头哈哈大笑,道∶“昨晚上方小姐看来睡得不错啊!被绑起来的滋味怎么
样?”
方凌霄是半年前来到××市的,与另一名精锐人物赵剑翎一起负责发生在×
×市的跨国案件。一天前,她中了石头的圈套,落入魔掌。随后,石头和他的手
下用残忍的方法夺走了她处女的贞操。
石头手一挥,道∶“方小姐既然休息得很好,那今天一定能够好好地伺候大
家。”
站在石头身后的男人们立刻涌了上来,好几双手在方凌霄的裸体上胡乱地抓
捏。
方凌霄出人意料地冷静,她只是略微挣扎着,但是没有呻吟。她对这些男人
无比地厌恶,可是自己全身被绑,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歹徒们小心地解开了方凌霄身上的捆绑,把女警官固定在了墙上重新绑住。
方凌霄的手脚都被拉开,形成了一个“大”字型,手腕和脚踝上都是绳索。就在
前一天,她就是在差不多的情况下被歹徒们肆意蹂躏。
石头一把抓起她的秀发,强迫她擡起明丽的面庞来,淫笑道∶“方小姐,你
昨天的表现可真不错,流了不少淫水。哈哈哈!”
她还记得,当时石头绑架了林先生。这本是和她毫无关系的案件,在××市
也并不是很了不起的事件。但是,当收到一个邮包之后,她决定出手相助。在满
以为可以解决石头的情况下,遭到了原本是人质的林先生的暗算,才知道这一切
都是圈套。
她记得自己被剥得一丝不挂,绑在墙上,歹徒们给她注射了春药,然后用电
动假阳具插入她那处女的禁地,用电刑刺激她的乳尖。虽然依靠坚强的意志,思
想上没有产生性慾,但是身体被彻底击溃了,大量的体液从阴部流出,也为歹徒
们后来的强奸提供了方便。
方凌霄不知道,歹徒们什么时候会放过她。她很想这件事尽快结束,忘记这
一段可怕的经历。
她知道赵剑翎和杨清越都曾经经历过难以启齿的悲惨的蹂躏,现在她终于能
够体会她们的痛苦。然而,此刻,石头提起了这些。这使得她彻底愤怒了。
方凌霄道∶“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东西,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
石头淫笑道∶“方警官,我知道,像你们这样高高在上的女警官是不合适和
男人们快活的。不过,你需要慢慢地习惯起来。以前我玩过的女人都被我杀了,
我只希望你是一个例外。哈哈哈!”
方凌霄知道,所谓例外,那就是永远成为石头玩弄的对象。此刻她已经不再
说话,脸色出奇地冷静。她从被擒以来,虽然遭到了各种各样的蹂躏,也无法预
料未来的命运,但依然维持着女警独有的尊严。
看到方凌霄没有任何反应,石头只能继续道∶“方警官,今天你还得派上用
场,跟我们去一个地方。我们还有一个大行动,如果能够把××市的刑警大队长
杨清越和大名鼎鼎的国际刑警处的警官赵剑翎都抓得来,那就┅┅”
方凌霄心头一震,但这并不能从她的面部表情看出。
“不过现在,我们还有时间,所以就先乐一下。”
随后,那些早已按捺不住的歹徒扑向了赤裸的女警官┅┅
4.女警一战
收到信的时候是早晨,赵剑翎正对着那张薄薄的纸陷入了沈思。
窗外暴雨如注,狂风一扫前一日的炎热,似乎提前带来了初秋的微寒。尽管
女警官穿着了长袖的红色针织紧身上衣,她还是感到了这难以预料的寒冷。她披
起了一件牛仔外套。
身材娇小的赵剑翎脸上带着一分别人所没有的灵秀之气,使得眉目清秀的她
看上去有着清纯的气质,给人造成一种独特的吸引力。由于她一直穿的都是那种
薄薄的半截背心式的胸衣,在紧身上衣的包裹下,勾勒出一双乳峰尖挺的曲线。
下身的牛仔长裤衬托着她那双修长的大腿,脚上虽然穿着短袜,没有裸露,但依
然可以看出其纤美秀气。虽然从脸蛋上说,她并不算是那种十分艳丽的美女,但
论身材,也许连一向被认为是倾城之色的女刑警队长杨清越也及不上。
纸上就是短短的一行字∶“方凌霄有难,请中午到××××路××弄的废弃
仓库见我。”落款是“张老板”。
对于前一天方凌霄去对付石头,赵剑翎和方凌霄本人一样信心十足。因为她
以为方凌霄智勇双全,对付一些常规的罪犯应该不在话下。但是到晚上还毫无音
讯,她就知道事情出了变故。一个晚上,她始终在打杨清越的电话,但是毫无结
果。而现在,却收到了这样一张纸条。
可以肯定,这是张老板的笔迹。她见过那个色迷迷的张老板。张老板是杨清
越一年来的调查对像。女刑警队长始终认为,张老板是两个流氓团伙的后台,只
是一直找不到证据。
对于这封信,女警官并不十分相信。她认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这是一个圈
套。对于方凌霄的处境,她的很担心,虽然不能放弃每一个可能的机会,但她
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她知道自己必须去废弃仓库,但是绝不能落入圈套之中。
当然,如果不是这件事,她宁可舒舒服服地耽在家里渡过这个有着讨厌天气
的日子。
构思妥当之后,她除去了袜子,穿上了凉鞋,踩着积水冒雨上路了。
************
在雨快要停的时候,杨清越终于回到了家中。她的样子有些狼狈。身上穿着
不合身的宽大的男人衣裤,赤脚套着拖鞋。被歹徒凌辱过的女刑警队长在外面随
便找了一个旅馆过了一晚上,才匆匆忙忙地冒雨赶了回来。
她随手取出了信箱里的信件,一下子躺倒在沙发上,慢悠悠地撕开了信封,
取出了里面的信件。忽然,她脸色凝重地坐了起来。
“杨清越小姐,您好!也许在你的眼中我是一个无名之辈,当然只是也许。
不过,不论你是否相信,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方凌霄和赵剑翎都已经在我的手中
了。我很喜欢强奸女人,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倾城倾国之色。如果你能够满足我,
那么我可以考虑把她们放了。当然,这个要求有些过分,而且你也没有必要帮助
国际刑警处的人。不过,如果你相信我所说的,也意救出两个女警,那么我们
在××××路××弄的废弃仓库见面。石头。”
杨清越原本对于石头几乎并不注重,因为对于像她这样的见过大风浪的人来
说,绑架了一个小人物只是一个案件,似乎并不能从中看出什么重大的背景和阴
谋。就在刚才,她心中所关心的,还是那三个轮奸她的流氓,以及他们所提起的
顾先生。但是现在,她必须重新审视这一切。
当她打完电话,认方凌霄的没有任何消息,而赵剑翎并不在家之后,她
再度拿起信件,仔细地思考着。
她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了“我很喜欢强奸女人”这几个字上。当她喃喃地嘀咕
着“石头”两字时,似乎想起了什么,似乎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女刑警队长
不再犹豫,她马虎地换了衣服,穿上了旅游鞋,迅速奔出门外。
************
赵剑翎觉得有些冷。她那穿着凉鞋的一双脚完全赤裸着,浸泡在积水之中。
雨停了。女警官斜背着小包,蹲着身子,凭藉着废弃仓库侧面的一个破损之
处,监视着仓库里的情景。
可以肯定,歹徒们正躲在暗处,等着她的到来。如果她贸然闯入,就一定会
遭到伏击。虽然她对自己的身手有绝对的自信,但是,如果考虑到方凌霄在歹徒
的手中,方凌霄的枪也在歹徒的手中,所以还会有危险。
现在,她可以等。无论对方是想要告诉她情报的张老板,还是准备伏击她的
歹徒,只要长时间等不到她的到来,一定会离开的。到了那个时候,她才可以行
动。
赵剑翎虽然只有二十二岁,但是已经有四年当刑警的经验,况且两年前的她
也受过几次挫折,使得她更为小心谨慎。
现在,她只是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方凌霄会落在歹徒们的手里。如果说有时
女刑警失手被擒是由于被偷袭或者寡不敌众,但方凌霄有备而来,不肯不防备,
而她又带着枪,完全不会出现寡不敌众的情形。况且,据赵剑翎所知,对方人数
不超过十个,即便是空手也足以应付。
除非方凌霄遭到了胁迫,但是赵剑翎很快排除了这个可能,被胁迫是自己需
要防备的,因此方凌霄也一定有心理准备。既然她有把握出手,那一定考虑到了
这一点。
正当她陷入沈思的时候,突然,她看到了仓库里面有了动静。几个人架住一
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这个中年男子,赵剑翎曾经在照片上看到过,正是被石
头一伙绑架的林先生。
赵剑翎暗暗冷笑,知道这些歹徒毕竟不如自己有耐心。这显然已经认是一
个圈套,现在,终于到了可以破这个圈套的时候了。
歹徒们似乎已经准备结束毫无希望的等待,其实他们早就认为,那个作为猎
物的女警官不会出现了。此刻,似乎依然警惕,但内心里已经完全放松了。
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就从眼前闪过。等到他们想要反
应,那两个架住人质的歹徒已经被打倒在了地上,林先生已经获得了自由。
剩下的歹徒们只怨恨对手的偷袭,大叫着扑向这个容貌清秀的女警官。但这
才让他们领略到了什么是高强的武艺,就在一瞬间,几个人纷纷被打倒。
赵剑翎转向了林先生。林先生似乎还有些害怕眼前的杀伐,微微颤抖着。
女警官觉得有些好笑,道∶“林先生,你先走,这里由我来料理。”
她看到林先生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一声,就向自己走来。这时,两个被打倒的
歹徒爬了起来,但还没有来得及再次发动攻击,又被赵剑翎打倒在了地上。
当赵剑翎再次转向林先生时,林先生离她已经很近了。但不知为什么,女警
官觉得林先生的眼中有一种异样的光芒,不知是恐惧,还是┅┅
突然,林先生右手一翻,一把尖刀出手,直逼赵剑翎。直到现在,林先生才
亮出杀手谏。一瞬间,女警官已经完全明白了,方凌霄之所以会成为歹徒们的俘
虏,是因为林先生的偷袭。的,人们很少会防备他们要救的人。
但是,赵剑翎这次却成了例外。因为就在刚才,她看到林先生那异样的眼神
时,虽然没有意识到事实的真相,但毕竟起了戒心。就这样,她的身子恰到好处
地一侧,闪过了林先生的刀。随后,她一拳打在了失去中心的林先生的身上。
尖刀落在了地上,林先生也倒在了地上,女警官悠闲地放下了小包,手枪已
经取在了手中,眼看已经控制了局面。
“赵警官,你最好不要乱动。”这时,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赵剑翎灵巧地转过身,手枪已经指向了发出声音之处。只见一个裸体的女郎
的背后躲着一个男人,男人手中也有一把枪,正指着那个女郎。
年轻的裸体女郎被反绑着,失去了反抗能力,正是女警官方凌霄,而男人则
是石头。的,赵剑翎注意到,在刚才出现的人物中,并没有发现石头,也没有
方凌霄的影子,因此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没有到这里来。但是,这个假设被
证明是错误的。
“快把枪放下。”
看到一丝不挂的方凌霄,赵剑翎不仅犹豫了。她的手枪指向了石头,但是石
头的手枪却指着自己的同事。可以看出,失踪了一天的方凌霄不知受了多么可怕
的蹂躏,虽然女国际刑警的脸上还有着那淡然而英气的神情,但是裸体上干涸的
精液和淡淡的指痕已经说明了一切。
赵剑翎知道局势一下子变得不妙了,看来她低估了对手。石头做事居然如此
小心,先派了几个手下出来,自己却躲在后面看动静,这看来和她的构思异曲同
工。她只能责怪自己有些性急了,因为只要自己再等上一会儿,石头也一定会现
身,那时再出手就万无一失了。
“别管我!”受尽凌辱的方凌霄看上去依然冷静,她只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话。
她想起了两年前的情景。一次,歹徒利用裸体的女刑警队长胁迫她。她被迫
在男人面前除去了自己的衣裤鞋袜,然后就是惨无人道的蹂躏和奸淫。如果此刻
她为了方凌霄而放弃抵抗,那结果就可想而知。
石头冷笑道∶“我可没那么好的耐心。你再不乖乖地从了我,她就完了。”
赵剑翎嘆了一口气,把手中的枪抛到了一边。林先生捡起了手枪,对准了女
警官。
5.胁迫
只见林先生冷笑道∶“赵小姐的武艺我们刚才也见识过了,现在也请你看看
我们的厉害。”
说着,他的手一挥,一群男人就沖了上去。由于方凌霄依旧在石头的手里,
她当然不能抵抗。
一个歹徒将她的牛仔外套脱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另一个歹徒就一拳
打在了她的腹部。
赵剑翎轻轻地哼了一声,秀气的脸一下子就扭曲了。
林先生冷笑道∶“现在知道厉害了吧!给我狠狠地打。”
他刚才偷袭不成,被武艺高强的女警官轻松地教训了一番,此刻正欲復仇。
只见雨点般的拳脚落在了赵剑翎的身上。起先她还尽力强忍着,到了后来,她实
在忍受不住,刚奋力挣脱了身后的歹徒,又旋即倒在了地上。
这些歹徒先前不是赵剑翎的对手,此刻乘机报復,一脚脚重重地踢在了她那
娇小的身子上。
等到她被歹徒架到石头的面前时,赵剑翎只能发出又粗又重的喘息。
好色的石头开始欣赏被擒的女警官。赵剑翎双手被反绑在背后,那张清秀的
脸庞上,鲜血沿着嘴角流淌着。她身上的那件红色针织紧身衣的下摆在毒打的过
程中从裤腰中落了出来。原来这件上衣很短,以前下摆完全是被略微拉长,束了
一小部份在牛仔裤之中,靠弹性撑住。此刻一旦落出,就自然收缩,随着赵剑翎
的挣扎,下摆在牛仔裤的裤沿忽上忽下,隐约裸露出女警官的秀腰和肚脐。上衣
在左肩、右肋偏下各有一处被划破,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赵剑翎那双穿着凉鞋
的赤裸的脚白皙秀美,此刻也被绳索捆绑在了一起。
赵剑翎的吸引人之处,在于她的灵秀。看着她那清秀的脸庞上透出的纯洁的
气质,看到那在紧身衣下尖挺的乳峰,看到那微微裸露的平坦的腹肌,使得石头
也不禁赞叹。
赵剑翎知道此刻自己的处境,不禁又羞又愤。两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在男人
面前裸露出身体的肌肤。当然,这只是她自己注意到的第一次,平时穿着短上衣
时,她偶尔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裸露出腰身,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当她看到石头眼中闪动着淫邪的光芒时,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这畜生。”
突然,石头眉头一挑,道∶“杨队长,你终于到了。”
这句话,使得赵剑翎和方凌霄都吃了一惊∶难道杨清越也来了?在这样的处
境下,只要受到胁迫,她的到来无疑是送上门来被歹徒们凌辱而已。
只见身材高挑的女刑警队长一如既往地英姿飒爽,只是这次穿得十分性感。
她上身是一件深绿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牛仔裤,脚上是运动鞋。衬衫只扣起了
一颗扣子,领口大大地敞开着,几乎完全裸露出那道陷入的乳沟和一小部份的趐
胸,下摆打了一个结,围在上腹部。衬衫和牛仔裤之间有很大的一片肌肤没有遮
掩,整个腰腹部都裸露着。事实上,在昨天被强奸后,她在外面休息了一晚上,
才回到家里,就看到了那封信,匆忙换了便服,连内衣也来不及穿,就赶来了。
被俘虏的两个女警官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她们绝对没有想到女刑警队
长会穿着这样的衣装。杨清越虽然不像赵剑翎和方凌霄那样注意不裸露自己的身
体,但也决不刻意暴露,平日穿着和一般的女子无异,而此刻则穿得过于暴露。
赵剑翎急忙喊道∶“杨队长,你快走!”
那个架着赵剑翎的歹徒狠狠地道∶“警官小姐,你的废话真多。”
一个耳光重重地抽打在了赵剑翎的脸上,然后,手脚被绑住的女警官就被推
倒在了地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了美丽绝伦的女刑警队长。
事实上,杨清越虽然是××市女刑警队长,但国际刑警处并无瓜葛,从身份
上说,三个女刑警完全是同一个级别。
杨清越道∶“赵警官,两年前你为了我受了不少苦。今天,应该由我┅┅”
林先生淫笑着,打断了杨清越的话∶“杨小姐,今天的天气可不好,穿得这
么少,你不觉得冷么?”
杨清越也知道自己穿得有些暴露,只是她知道石头好色,为救方凌霄和赵剑
翎,只有自己再度受辱。她知道自己是绝色之人,也许穿得性感一些,能够吸引
石头的注意,说不定能够侥倖获得一些机会。
杨清越道∶“我已经来了,你放了她们。”
石头淫邪地笑道∶“杨队长,真没有想到,你居然相信了我们的威胁。我还
以为你会把这封信当作无稽之谈呢。”
杨清越道∶“因为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纵横A市的那个色魔。林先
生不过是一个幌子。因此,我可以相信,你有实力把方凌霄和赵剑翎擒住。”
方凌霄已经知道了石头的身份,所以并不惊讶。而赵剑翎则是现在才刚刚知
道,她立刻从脑海深处挖掘出了石头这号人物,才觉得自己还是大意了。如果早
就知道石头是一个厉害人物,她就会再谨慎些,那样,也不会失手被擒,整个处
境也就不会是这样。
石头道∶“哈哈哈!真没有想到,原来我的名字杨队长也知道。不过杨队长
是擡举我了。把这两个的女国际刑警活生生地抓起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方小
姐武艺高强,要不是没有防备林先生,只怕我和我的手下都已经报销了。赵警官
更是名声显赫,她居然没有中我的布置,反而耐心地等在一旁,等我耐不住的时
候再反攻倒算。只是我小心谨慎,留了一手,才刚把她抓住。杨队长要是早来一
会儿,我可是无脸交待了。”
杨清越道∶“既然我已经来了,你快放开她们。”
石头道∶“没有那么容易,你们都是武艺高强的女警官,三个里面随便挑一
个就可以把我的手下全部放倒,如果放开她们,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杨清越怒道∶“难道你想要说话不算话?”
石头冷笑着道∶“杨队长,你别无选择。如果我拿她们的性命来胁迫你,你
也只有就范。我原来正有三个都要的意思,但是,看在杨队长如此有胆有识的份
上,你只要把身体交出来,我就不为难她们。”
杨清越咬了咬牙,道∶“好,我答应你。”
石头道∶“那就听我的话,一步步做。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我喜
欢像你这样的美貌女子。来,把鞋子脱了。”
杨清越只好蹲下身体,解开运动鞋的鞋带将鞋子除去。她穿着灰色的短袜,
一双脚看上去很纤美。
“很好!脱袜子。”
对于女刑警队长而言,裸露双脚还是可以接受。她擡起左脚,伸手将脚上的
袜子褪下,随后是右脚。石头就看见一双白玉般的脚出现在眼前。他不禁把这双
刚裸露出来的脚和赵剑翎的光脚比较了一下,女刑警队长的脚也许不如女国际刑
警的脚那么秀气,但也十分匀称纤美,绝对算得上是难得的美足了。
石头淫邪地笑道∶“哈哈哈!女刑警到底是女刑警,武艺高强,脚上的工夫
自然都是顶尖的,偏偏每一双脚都是那么好看。杨队长,我知道对于你来说在男
人面前脱衣服是一件很羞耻的事,现在把衬衫的衣襟解开吧。”
杨清越不禁红了一下脸,道∶“你┅┅我里面没有┅┅没有内衣┅┅”
女刑警队长的胸罩和内裤都在前一天被歹徒们撕破取走了,回家之后又因为
事情紧急来不及再找,只是随手拿了放在外面的一件衬衫和牛仔裤换上,就赶来
了。
“哈哈哈!”歹徒们爆发出了一阵淫邪无比的笑声。
一个歹徒淫笑道∶“女刑警队长居然连内衣都没有穿,是不是想要冒充妓女
去什么淫窝卧底?”
“住嘴!”
杨清越突然发怒,英气勃勃的脸更显得美艳无比,只是脸上透出一股锐气。
那些歹徒虽然知道杨清越已经在自己的手里了,但仍然惊恐不已。
还是石头比较镇静,淫笑道∶“杨队长,你落在我的手里,难道还以为能够
保全什么吗?何况我只是叫你把衬衫的衣襟解开,又没有叫你把衬衫脱下来。你
要是再不脱,我可要┅┅”
杨清越没有等石头继续说下去,先解开了衬衫下摆的结。衬衫下摆落下,把
原本裸露的腰身遮住了。然后她将扣住的那颗扣子解了开来。杨清越拉住已经解
开的衣襟,遮掩住身体。这样,她的身体反而不如原先那么暴露。
“把手举起来,放在脑后。”
女刑警队长只能将双手举起,放在脑后。这时,衣襟向两边微微敞开,自上
而下地将她正面身体的中央部位全部裸露了出来,使男人们看到了完整的乳沟,
乳沟的两边微微裸露着贲起的趐胸。
歹徒们大声地笑了起来∶“哈哈哈!果然没有穿内衣!”
石头道∶“很好!这样我们才可以考虑把赵警官和方警官放了。不要动。你
们两个,去把她抓起来。”
6.再度遭强奸
一个歹徒立刻绕到杨清越的身后,把她放在脑后的手腕牢牢抓住,再举过头
顶。决定救人的时候,杨清越就决定以自己的身体换回赵剑翎和方凌霄,然后伺
机报復,因此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此刻被擒,她依然略微挣扎了一下。
就在这时,另一个歹徒已经走到了杨清越的面前。正巧随着女刑警队长轻微
的挣扎,那深绿色的衬衫衣襟飘荡了一下,裸露出女刑警队长一大半如瓷碗般的
左乳,连红色的乳蒂都被看到了。
那个歹徒原来是准备将杨清越擡到墙角的床上去的,此刻却毫无遗漏地欣赏
到了这一精彩的场面。直到现在,堪称绝色的女刑警队长表现出了一贯的英姿飒
爽,此刻居然连乳房都裸露了出来,使得歹徒一下子冲动地用手拨开衣衽,一把
抓住了她的玉乳。
受到了凌辱,女刑警队长的身体突然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杨队长,现在才想到挣扎,不觉得晚了么?”
的,如果需要反抗,那么原先就不能屈服,现在衣不蔽体,双手也已经失
去了自由,根本不适合反抗。歹徒立刻抽了她两个耳光,随后迅速地蹲下了身,
一把把她的双脚举起。杨清越失去自由的身体被两个歹徒凌空擡起,随后重重的
摔倒在了墙角的床上。
歹徒们立刻开始了工作,石头也逼近了刚被俘获的美丽的猎物。
起先女刑警队长被俯卧着按住,手臂被扭到了身后,绑了起来。随后她的身
体被扳了过来,石头已经扑到了她的身上。杨清越的衬衫被石头强行拉扯到了手
臂上,上身全裸着,她挣扎着被捆绑的身体,无用地反抗着。
凝视着女刑警队长那丰盈的乳房,石头淫笑道∶“杨队长,你可真是人间绝
色。”
石头对于那些强大的、不容易制服的女人特别感兴趣,对于这次的三个女刑
警,他都有把她们绑起来强奸的慾望。
除了这个相同点之外,方凌霄具有一种独有的风姿绰约,使得石头一心想要
将她从心理上彻底地征服。但是方凌霄让她失望了,即便是在春药的作用下,她
也只有生理反应。当然,石头也知道,如果这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他也就不会
对此感兴趣了。
赵剑翎有着清纯灵秀的气质,十分贞洁。石头原来准备用最能够使贞洁女子
感到羞耻的手段对她进行凌辱,然后施以性虐待,但是这个望看来也不能达成
了,因为作为对杨清越的佩服,他已经决定将两个女国际刑警放了。
至于杨清越,石头直到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美貌绝伦。他只想把杨清越彻底地
强奸,仅此而已,因为他已经完全被她的美貌迷住了。
石头压在了女刑警队长的裸体上,不停地吻着她的胸肌,而双手则已经松开
了杨清越的腰带。突然,他把杨清越的身体扳成了俯卧的姿态,随后用力将牛仔
裤往下拉。
“啊!你这畜生。”无法忍受羞耻,杨清越终于开始呻吟和叫骂。
她的牛仔裤的上沿已被剥到了大腿上,由于没有穿内裤,雪白的臀部展现了
出来。随后,她感到自己的裤子被剥掉,双脚的脚踝被抓住,双腿被分开,石头
拉着她那被绑在身后的双手,将她的身体从床上拉起,强迫形成了跪姿。
“杨队长,你认命吧。”
“啊!”随着凄厉的呻吟响起,石头的生殖器插入了女刑警队长的阴部。杨
清越的身体突然间一阵颤动,如受电击一般。她不由自主地开始挣扎,但是她的
身体立刻被几个男人按住。
女刑警队长是被石头抱住臀部强奸的。另外有一个男人托住她的乳房,两个
男人按住她的肩头,两个男人负责把她的双腿固定成分开的姿势。如果说以前被
强奸时还能够依靠挣扎来减轻痛苦的话,现在是没有任何机会的。杨清越丝毫不
能动弹,整个身体被牢牢地定格成这个跪姿,任由那可怕的生殖器在体内一进一
出。
“啊!啊!放开我!”
女刑警队长失去了反抗能力,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呻吟。虽然有足够的心理准
备,被强奸的痛苦和羞耻都是不能抵御的。最令她感到羞耻的,则是在连续的两
天里遭到歹徒的强奸。
男人们为这一激动人心的场面所振奋。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杨清越的身
上。美丽而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挣扎着全裸的身体,忍受着石头肆意的奸淫,
这足以使他们都兴奋起来。
看到这悲惨的一幕,赵剑翎虽然也为杨清越的处境心痛不已,但是她知道,
仅仅是心痛是没有用的,只有好好地利用这个机会,才能够扭转目前的处境。由
于所有人都注意着女刑警队长,她奋力地扭动着被绑住的身体。不远处,正是林
先生用来偷袭她的尖刀。
“啊!啊!”
杨清越的呻吟声愈发凄惨,歹徒们似乎已经无法强行固定住她的身体,疯狂
挣扎的赤裸的身体如风中落叶,起伏不定。而石头则完全沈浸于强奸女刑警队长
的乐趣之中。
就在这时,杨清越背后的石头终于动作慢了下来。同时,她感到下体中多了
一股热流。在精液射出之后,石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是石头最松懈的时刻,
也是所有歹徒都跃跃欲试,准备一享艳福之时。
突然,“嗖”的一声,一把尖刀飞来,直插在石头的后心。
“啊!”一声惨叫,却不再发自被蹂躏的女刑警队长,而来自石头。
就在这一瞬间,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情况。由
于起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强奸杨清越的场景中,此刻犹如美梦被惊醒了一
般。几个头脑清楚的,已经知道发生了变故。
石头尚未气绝,但要害被刺,一定是不活了。众歹徒则一阵慌乱。林先生和
另一个歹徒正举起手中的枪,转向背后。
出手的是赵剑翎。她成功地拿到了尖刀,解开了自己手腕和脚踝上的捆绑,
随后一刀要了石头的命。但是,她是否能够在林先生和另一名歹徒的枪嘴下逃生
呢?但对于女国际刑警而言,这并不重要。
就在众歹徒们转移视线的时刻,他们却忘记了刚才还是焦点的女刑警队长。
虽然刚遭到了强奸,杨清越的身体虚弱无比,而且双手也被绑着,但是歹徒们忘
记了,女刑警队长的双脚并没有被束缚,先前是被人抓住脚踝强行分开的。
此刻,女刑警队长用尽最后的力量,突然从跪着的状态弹起,左腿一弓,撞
在那个拿枪的歹徒的身后,歹徒的手枪脱手飞出。
此刻,林先生已经开枪。那个受袭的歹徒一拳打在杨清越丰满的胸部,女刑
警队长摇摇欲倒,她毕竟双手被反绑,无论是身手的敏捷还是平衡感,都受到了
限制。
赵剑翎就地一滚,已经避开了子弹,她甚至无法肯定林先生在慌忙中的一枪
究竟是否准。就在滚动的同时,她已经将歹徒脱手的枪抄与手中,这一滚结束
之际,她扣动了扳机。
杨清越在倒下的一瞬间,两条修长的玉腿连续踢出,那个歹徒也被踢倒。同
时,女刑警队长被反绑的手已经抓到了没入石头体内的尖刀的刀柄,而依靠匀称
有力的大腿,奋力将歹徒的咽喉卡住。
林先生中弹而死。随着枪响,又有歹徒中弹。杨清越腿上用力,那歹徒被女
刑警队长那一双性感的大腿牢牢地锁住咽喉,眼看着他所希望进入的阴部就在眼
前,还流淌着石头的精液。但很快,他的视线模煳了。
局势平静了下来,地上到处都是尸体和一些随手拿来勉强可以用作武器的物
品。但这些歹徒都来不及用上这些东西,即便用上了,只怕也不会是女刑警的对
手。
赵剑翎正在解去方凌霄身上的绳索,而杨清越则坐在一边,双手拉着身上仅
存的衬衫的衣衽,掩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微微地喘息着┅┅
(第一部完)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被我内射了上百次的雅晴姐
  2. 露滴牡丹开
  3. 下流女孩
  4. 兄弟的女人
  5. 同學聚會
  6. 护儿妈妈成性奴-第三章 校园调教美师 校长藉机染指逞奸 (四)
  7. 无赖的风流史
  8. 爹地你好大- 第020章:激情持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