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妻学姐的乳汁 2

亚洲色吧网址: yazhouseba.com 和 yazhouse8.com
北京赛车PK10 重庆时时彩 乐彩网PK2.com

(二)偷窥学姐自慰
听着隔壁学姐自慰的声音,想像着她的纤纤玉手饥渴地爱抚着自己丰满的双峰和湿润的小穴,兴奋的冲动一阵阵刺激着我的大脑,我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嗓子干得发痒,脑袋甚至有些眩晕了。我不顾一切地掏出自己如烙铁般坚硬滚烫的肉棒,伴随着学姐的呻吟上下搓动起来。
学姐虽然在刻意地压制自己的声音,但是那种强忍的娇喘却更加让人觉得兴奋,虽然她呻吟的高昂,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终于在她最后低沉的叫喊声中,我也一洩千里,浓稠的精液足足喷射了有十秒钟那么多。
夜逐渐恢復平静,射过精后的我清醒了很多,小心翼翼地从壁橱里走出来,浑身早已经汗得通通透透。我正想去卫生间清理一下,这时听到学姐他们的门响了,有人走了出来。学长的鼾声依旧,拿出来的肯定是学姐了,听到她走到卫生间,猜想她也是想清理一下吧!
我把自己的房门敞开一条缝,贪婪地盯着卫生间紧闭的门,希望等学姐出来的时候,看到她俏丽的身影。大约过了四、五分钟,卫生间的门开了,里面的灯光霎时投射出来,照得我眼睛一花。
学姐一边从里面走出来,一边摁了在卫生间门口的开关,把灯关掉。但是就在这明暗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学姐的上身虽然还穿着那件吊带,但是下身竟然是完全赤裸的!
灯光在一瞬间就熄灭,一切又变成了漆黑的一片,我不敢确定刚才是不是看花了眼,脑海里努力搜索这刚才那一剎那的景像:我看到学姐修长美白的双腿,这时没错的,她肯定没有睡裤或者短裤,那她穿内裤了吗?她两条大腿间那一抹黑色,是她茂密的黑森林还是内裤?
遐想了半天,我这才去清理,看到卫生间的垃圾桶里放着好几张褶皱的卫生纸,不用说,那肯定是学姐用来擦下身淫水的,我不觉出了神,但是又不敢太放肆,担心学姐听到我进了卫生间,所以匆匆的就出来了,出来时还不忘拉了一下抽水马桶,伪装成上厕所小便的样子。
那一夜,我迷迷煳煳的做了很多梦,不断地梦到学姐雪白的屁股和白嫩的乳房,直到天大亮才被「咚、咚」的敲门声吵醒。
因为头脑还不清醒,一时间没有想起我是在哪里,就应了声,跑去拉开了房门,原来是学姐,她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早饭。
我连忙说好,可是这时,我发现她突然变得羞涩起来,脸颊上浮现出两朵桃花般的红晕。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因为早上刚醒来,清晨勃起还没有消去,一根粗大的肉棒正直直的顶在内裤上,鸡蛋大小的龟头把内裤撑起了一个壮观的帐篷。
我也尴尬起来,不知道是该挡还是不挡,两个人就这么站着,忽然学姐「噗嗤」一声笑了,脸红扑扑的沖着我说了一句「人小鬼大」,转身就闪进了厨房。
我赶紧套好衣服,去卫生间洗漱完毕,喝了学姐准备的牛奶和麦片,和她一起去学校。学长因为比学姐高一级,现在正忙着作论文的开题报告,一大早就去了学校。我和学姐出门时已经半晌了,学姐上午没有课,只是去实验室帮导师作一些研究工作,而我因为学期还没有正式开始,其实去学校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只是想跟着学姐去熟悉一下系里的环境。
当然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因为出国唸高中,家里已经花了不少钱,现在唸大学了,想找些零工来作,赚些钱也可以支付平时的花销。跟学姐说了这样的想法后,她不住的夸奖我成熟懂事,并且自告奋勇的说她所在的实验室一直都会僱佣一些本科生来作一些简单的工作,按小时给报酬,虽然不算丰厚,但是工作本身也不算累,还可以多些经验,对以后申请研究生院也有帮助。所以我就和学姐一起到学校拜访一下她的导师(习惯上我们都喊老板),看看能不能给我一个这样的职位。
学姐的老板是个中国人,姓周,大概四十出头,可能是长期在学校的缘故,身体已经有些虚胖,并且谢顶,戴着一副黑塑胶夹眼镜,人看上去还算和善。学姐说他是一个好人,当年她以陪读的身份和学姐来美国,多亏了周教授,她才得以在一年后拿到了奖学金,开始像学长一样唸博士学位,否则她不知道还要在中餐馆端多长时间的盘子。
和周教授聊了一会儿,他问了我一些基本的问题,然后告诉我,只要我的註册通过,拿到学校的ID,就可以来他实验室工作,一週八小时,时间由我来选择,具体的工作由学姐来安排并指导——这正是我求之不得!
我连忙道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一件大事,心里很感激学姐。周教授说他还有工作要忙,让学姐带我到实验室里四处去看一下,熟悉熟悉环境。
我们起身告辞,周教授这时却叫住了学姐,说让她稍留片刻,要跟她说两句他们最近合作的一篇论文的问题。于是我就先出了门,在走廊里等学姐。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学姐才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学姐脸上竟然还有没有退尽的红晕,并且唿吸也显得有些不均匀,难道她刚才和老板吵架了?可是没有听到啊!
还没等我发问,学姐却先开了口:「阿谦,在这儿等我一小会儿,我去趟洗手间。」
「那我帮你拿着文件袋吧!」我伸手想去接她手里拿着的文件袋,可是学姐却显得有些慌乱,连忙说:「不用,不用,没关系的。」一边说,一边低着头朝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我心里不禁纳闷,不过篇论文而已,有什么紧张的?就是给我,我也不一定看得懂啊!
过了一会儿学姐才回来,神色已经变得正常,手里的文件袋也不知去向。我问她:「你的文件呢?」她说顺手放进办公室里了,然后就拉着我去参观她们的实验室,这也将是我以后工作的地方。
快到吃午饭时间了,实验室里的人并不多,并且全是中国人,大概都是周教授招来的学生。学姐向我一一介绍了一下,除了一个叫邢乐的学长因为名字比较独特我记住了之外,再有就是一个叫杨帆的学姐,因为她长得很漂亮,和学姐的温柔甜美不同,杨帆的目光里总透着一股狐媚。
中午和学姐一起在教学楼一楼的餐厅和学长会面,吃了午餐,一起吃饭的还有学长的一个同学,长得很结实,名字也有特色,叫做刘铭,呵呵,刚才一个「行乐」,现在一个「留名」,觉得很有趣。刘铭似乎和学长学姐都很熟,但是尽管学长和他不停的兴致很高的聊天,学姐却有些刻意躲避刘铭的目光,反倒是和我讲了不少话,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下午我就没什么事儿了,因为学校的ID没有拿到,我也不能作什么事情,所以只好游荡了一圈,到图书馆上了一会儿网。查了一下来学校以前订的一台电脑的状态,该死的戴尔,又推迟了电脑的出货时间。
到了放学时间,才和学姐一起回家。忙着开始做饭,学长等到饭做好了才回来。吃完饭有些无聊,这时门铃突然响了,我去开门,发现时两个中国学生,他们说他们是「查经班」的,希望我们参加他们教会的活动。
学长是搞科学的,自然不信上帝那一套,就请他们走,而我因为闲着无聊,就留了联络方式,跟他们说,如果有活动通知我,因为一直听说,教会经常会提供免费的食物,另外也是一个认识新朋友的地方。学姐见我这么有兴致,就对我说,让我先去打探一下,如果好玩,她也去看看,来美国几年了,因为学长的反对,她一直没有去过教会,但是心里挺好奇的。
这时学长不耐烦了,大说了一通宗教是精神的鸦片之类的言语。两个查经班的同学想和他辩论,说宗教是道德的起源,上帝是万能的。学长没有那份耐心,反讥道:「那上帝能造出一块自己搬不动的石头吗?」一个查经班的同学立即反驳说:「上帝不会干那么无聊的事情。」
晚饭后的争吵打发了一些无聊的时间,最后是我送走了两位查经班的同学,并且向他们道了谦,说学长最近研究上有了些问题,脾气不太好,那两位同学居然回答说:「信主吧,主能帮他。」
我回来的时候学长已经回屋看文献去了,学姐收拾完了就去洗澡,然后就各自关了门,准备休息。
我顿时无聊起来,想偷听一下他们的谈话,但是他们好像也没说什么,学姐在上网看动漫,学长在读学术期刊。这时我想到了学姐的自慰棒,偷偷的把它从三斗橱里翻出来,想到学姐的玉手紧握着它的样子,我不禁就勃起了。
一时兴起,掏出自己的鸡巴和那根自慰棒比较了一下,发现它既没我的长,也没我的粗,并且式样也确实很传统,没有凸起,也没有做成阴茎的形状。我记得在小姑家见到过她用的自慰棒,不仅做成了巨大阳物的形状,并且还有一个小枝,可以刺激阴蒂,学姐看来还是很保守的女生啊!
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自慰棒,发现时后端放入电池的地方因为进水而接触不良了,心里一时好奇,难道学姐会把这个自慰棒整根没入?看着这根自慰棒,幻想着学姐,忍不住又想打手枪。又翻了一下三斗橱,翻出学姐的一条旧内裤,开始以为是她穿旧不穿的,仔细地看了才发现,原来内裤的裆部被利器割开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学姐夫妇还玩模拟强奸吗?难道是学长的软鸡巴需要特殊的刺激?……
听到学姐夫妇睡下,又到他们墙根听了一阵,没什么动静,这才失望的回到床上,拿起学姐的旧内裤开始手淫,可是迷迷煳煳的就睡着了。
早上学长起床就被他吵醒了,看了錶,发现才七点多,时间还早,准备睡个回笼觉,一会儿听见门响,知道学长出门了。这时有些尿意,但是有懒着不想起床,憋了一阵子,觉得实在憋不住了,正想起来,突然听到一阵「嗡嗡」的震动声,从我门外传出来的。
我好奇地轻轻拉开门,朝外望去,发现大概是学长早上走得匆忙,没有把他和学姐卧室的门关好,留了两指多宽的门缝,从我这边望去,正好斜看到他们的床,而让我吃惊的是学姐躺在床上,薄毛巾被被蹬在一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和一条浅色的棉质三角内裤,她正裸露着雪白的大腿仰卧着,但是头却向面扭着。
她仍然闭着眼睛,两只手交叉放在胸前,仔细看去,她的一只手里竟然拿着一根粉红色的自慰棒,那「嗡嗡」声就是那个东西发出的!
她一边用手拿着那个自慰棒在胸前隔着衣服蹭动,另一只手则不断地隔着衣服揉握着自己丰满的胸部。因为她两只手交叉在一起,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的鸡巴「腾」的一下就昂然勃起了。虽然学姐没有裸露乳房或者小穴,但是这样淫靡的场景,立刻让我热血沸腾。
过了一会儿,学姐的两手分开,左手从下方隔着吊带背心轻轻的揉捏着自己的左边的乳房,右手握着那根自慰棒在右边乳房上围绕着一点来回蹭动,她的乳头很明显的变硬凸起,可是她眼睛仍然闭着,似睡非睡,嘴角流露着一丝妩媚。我实在忍不住,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大肉屌,也开始搓动起来。
学姐的左手停下来了,随意地搭在小腹上,她的右手握着自慰棒又去隔着衣服蹭动左边的乳房,不断地围绕着凸起的乳头打转。嘴巴里发出低沉的「唔……唔……」声。这时候她的左手慢慢滑下,轻轻的隔着内裤揉动了一两下,身体稍微动了动,右手则继续拿自慰棒隔着吊带背心摩擦着左边的乳头,而左手这时候又去揉捏右边的乳房,揉的幅度比刚才大了很多,她的肩膀颤抖了几下,禁不住「嗯」出了声来。
看到这里,我已经想一射为快了,但是强忍着放慢手搓动肉棒的速度,继续看下去。
学姐的左手就伸下去隔着内裤摸在两腿之间的地方,小指和大拇指都翘起,只用到其余三跟玉指,但是因为她的腿在左右的晃动,并且不断地蜷起放下,所以我看不真切,只见到她三根纤细的手指上在阴蒂附近隔着内裤下轻轻揉动。
学姐仍然是扭着头、闭着眼睛,右手仍然握着自慰棒,把自慰棒紧紧的压在乳头上。一时间,我真有想冲进去,掏出大鸡巴插入学姐湿润小穴的冲动,但是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做……
学姐的左手离开她的两腿间,开始缓慢抚摸自己滑腻的皮肤上移,伸进了吊带背心里面,一直到胸部,看手形是握住了自己的乳房,因为手臂撩开了吊带背心的下襬,随看露出一段雪白的腰腹来,看上去细嫩光滑。
她拿自慰棒的右手这时开始向下滑动,她把自慰棒夹在虎口间,隔着内裤摁在了阴蒂附近,然后慢慢地转着圈蹭动,她的一条腿蜷起,一条腿放下,正好可以让我看清楚。
学姐头扭向另外一边,但是眼睛仍然闭着,左手把吊带背心撩了起来,手有些别扭的向外撇着,然后用她开始用指头在抚摸右边的乳头。这时她调整了一下手的位置,吊带背心被不小心撩起了一边,右边的乳头就彻底裸露了出来,乳头和乳晕颜色粉嫩诱人,乳头像颗圆圆的小樱桃,比我高中女友的乳头要大一些。
学姐很自然地把她左手的中指放在粉嫩乳头的上面,无名指在乳头的下面,不断地用手指夹动乳头,她乳头硬硬的翘着,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又像一枚精巧的小枣。她修长的指头来回拨动,像弹琴一样刺激着乳头,又忍不住贪心用指尖把乳头紧紧捏住,来回地捻动。
她的右手仍然隔着内裤用自慰棒蹭动着阴部前缘,过了一会儿,她的左手也移下来了,隔着内裤揉动阴蒂,然后拉开内裤,握着自慰器的右手就伸了进去,看样子是把自慰棒直接顶在了阴蒂上不断地蹭动,她的左手又重新握住了自己丰满裸露的右乳,兴奋地来回揉动着自己的乳头。
学姐的头仍然是扭在一边的,但是下巴开始间歇的向上颤动,唿吸更加的急促起来,嘴巴里的「呜呜」声已经变成了兴奋的「嗯……啊……」。她下面握着自慰器的手来回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左手紧紧的握住右边的乳房,五指陷入丰满的肉峰,她身体像虾米一样蜷缩着抖动,两条腿蜷了起来,夹紧两腿间的那只手,她低声的呻吟变得越来越急剧,突然她全身紧绷,然后不住的颤抖起来——她高潮了!
因为兴奋,我的身体也已经不住地颤抖,早已抑制不住的慾火急冲入我粗大滚烫的阴茎……我也射了,满满的射了一内裤。
学姐这时已经把吊带拉了下来,盖住了裸露的右乳,拿着自慰器的那只手也从内裤里抽了出来,然后侧过身子,手里还握着自慰器,一动不动,看样子是又睡着了。
我也重新回到床上,仔细品味着刚才的场景,虽然至始至终我不过只看到了学姐一只乳房,但是她的春情荡漾却久久迴荡在我的脑子里,以至于我忍不住又射了一次。
第二次射精过后,虽然有些疲倦,但是大脑却清醒了不少,心中渐渐地生出一些疑问来。学姐卧室的房门究竟是因为无意而没有关好,还是有意错开的一条门缝?如果是无意,那也太巧了,正好留的空隙足够我看到屋内的春色,但是又不至于太大被发现。
学姐自慰的过程虽然让人血脉贲张,但是总的来说,她还是用很传统的自慰方法,既没有把自慰棒插进小穴内,也没有用手指伸入去刺激G点,只是刺激阴蒂,达到阴蒂高潮,那她那根坏掉的自慰棒是怎么回事呢?如果只刺激阴蒂,怎么可能让自慰棒的电池仓进水……
想到这儿,又不禁可怜起学姐来了,因为高中时的女友曾经对我说过,阴蒂高潮的享受远不如被大肉棒抽插产生的阴道高潮,可怜的学姐,就好比一直没有大餐吃而天天吃泡面的难民。真想用自己的大肉棒去疼一疼让人怜爱的饥渴学姐啊!想像着她那甜美的笑容、诱人的身段,我慢慢地又睡着了……
本主题由monykkbox于昨天18:20审核通过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yazhouseba.com http://yazhouse8.com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性感的母亲
  2. 罪爱(父女恋)-第一部 第34章
  3. 新婚家庭主妇
  4. 母亲的美妙阴唇
  5. 好色小姨|第五百九十四章 女人杀手
  6. 近亲
  7. 淫乱的姑姑
  8. 都市美艳后宫(41-80)
广告业务联系微信: sjms1388008
Tumblr色情博客 | Tumblr Viewer | 色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