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男人 第三章

男人第三章

张楚走后,诗茗在床上就躺不住了。每次张楚离开后,诗茗有很长时间都不知道如何落实自己,心里空寂寂的。诗芸怀孕后,在临近分娩的前两个月里,张楚往诗茗这里跑的次数多了起来。有时晚上来,有时白天来。张楚晚上来诗茗这里,通常是由于朋友同学同事邀请什么事情后,他才有机会来。他出来事情办完后,就立即赶着去诗茗那里。他晚上在诗茗那里一般不会呆很长时间,他担心自己在外面时间呆长了,诗芸在家不放心,也担心会引起诗芸的怀疑。在白天,张楚都是直接从办公室去诗茗那里,等他到了诗茗宿舍里,诗茗才从厂部回去。他们在白天幽会时,在一起呆的时间较长。

张楚到诗茗这里来,往往是还没等诗茗把门关好,他就像急煞似的搂抱住诗茗,亲嘴儿,摸奶子,扒衣服。诗茗对张楚这种规律早已熟识了,有时她先主动些,让张楚心里多些愉快。张楚只有事后才有兴致跟诗茗谈点什么,并且什么都谈,甚至谈他心中最秘密的事情。有一次,他跟诗茗谈他十四岁时的事情。他告诉诗茗,他十四岁时从别人那里借来一本手抄本《少女的心》,晚上看完后,躺在被子里就忍不住自慰,第二天还花了一整天时间抄了一本,悄悄地塞进他喜欢的一个女生书包里。他告诉诗茗,他跟她姐姐第一次偷情时,是在大学二年级,是在一个山顶上完成了她姐姐的处女洗礼。他对诗茗说那次洗礼让他刻骨铭心。

当时是五月份,天空一片湛蓝。他们爬上山时,没有看到一个人,后来,他们坐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休息,那地方小草长得很茂盛,嫩绿得发亮。他们坐了一会儿后,他就把她姐姐的衣服全脱掉了,她姐姐没有做任何反抗。他们赤裸着身体在那片草地上滚了很长时间,身上染满了绿色的草汁。他们叫着,喊着,狠命地咬对方。他原以爲山上没有人,但等他从她姐姐身上下来后,他惊讶地发现侧面不远处埋伏着许多双眼睛。他一直不敢把这个告诉她姐姐,担心告诉了她姐姐后以后她不让他碰她。

诗茗很喜欢听张楚说这些,这些话把张楚内心的一个陌生世界向诗茗打开来了。张楚走了以后,诗茗有时还要爲它搅很长时间,甚至上班后,诗茗还在心里爲这些话纠缠着,在心里和张楚对话。张楚的这些话,对她还存在着一些危险,它常常诱发诗茗産生一些沖动,想把她自己内心的一些秘密向张楚透露出来。但她不想让张楚知道她的秘密,她甚至有点厌恶自己的秘密。她认爲男人的秘密是成长的轨迹,而女人的秘密有些则是堕落的迹象。

张楚到诗茗这里来,有时临走时,还要跟诗茗再亲热一番。他对诗茗的身体非常迷恋,每次都要把诗茗压在身下很长时间,把诗茗的高潮蹂躏出来,然后在诗茗强烈的痉挛下,他像是得到了一种无比的巨大的难以言状的快乐,那种快乐又像是巨大的痛苦的边缘。

因爲每当在那个时刻,张楚在诗茗的怀里就像快要死去一般,张着嘴在“呵呵”地不知道叫唤着什么。在诗茗阴道强烈痉挛的时候,他感觉到就象是从里面伸出了无数只快乐甜蜜的小手,在抚摸着他,唿吸着他,一丝丝的把他的灵魂从他的身体里抽了出去,他的灵魂到了一个极乐无比的世界里,他在那里畅游、颤栗着……每次,诗茗看到张楚那刻快乐得欲死欲仙的神情时,心里充满了魂颤般的陶醉。

在诗芸怀孕七八个月后,张楚有次在诗茗那里,告诉诗茗,他现在不跟诗芸做爱了。

诗芸怕把小孩压伤,张楚也怕把小孩压伤。诗茗当时就问他,是不是等姐姐可以跟你做爱了,你就不来了?张楚立即回答说,怎么会?但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三天两头往这里跑。诗茗听了这话,气得用手在张楚腰上狠揪了一把,说,不行,你还要像现在这样来,否则我现在就不理你。张楚笑笑,把手伸在诗茗的大腿间揉了一下,说,我不来你就不能去找我啊。

诗茗听了这话,心里就更有些气,说,我才不想看见你们两人那样亲乎的样子,尽恶心人。

张楚说,其实我最希望天天能拥抱你一下,你去我就有这个机会了。诗茗心底其实也想张楚能天天拥抱她一下,那是一种无言的最透心灵的踏实。但她表面上却不愿这么顺了张楚的心意,说,你每次都让我紧张,把人家撩起来又让人难受,我不去。张楚说,我哪不难受,才想听你那些嗲叫,叫起来把人骨头都酥软了。诗茗一听,心里就有些禁不住的甜蜜,身子窜上来,对着张楚的耳朵嗲叫了几声,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张楚,你如果先认识我,跟我结了婚,你会跟我姐姐偷情吗?张楚听诗茗问这话,心里有些犯难,他爱着诗芸。他只好说,这我怎么知道。诗茗一听,气得爬起来坐在张楚身上,用手捶张楚,说,你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张楚笑着说,咦,怪了,你知道我不是个好东西干嘛还恋着我?诗茗听了气得没话回答张楚,只好说,我贱!你满意了?

慢慢地,诗茗跟张楚谈她姐姐时,心里平常了许多。早先张楚在她面前谈他与诗芸的事情时,诗茗总是拒绝听,不让他谈,但张楚却不理会诗茗的这层心理,还是继续谈。他对诗茗说诗芸的事时,像是在说旁人的故事,一点不介入自己的心情。后来,诗茗竟希望张楚来了就谈一点他与姐姐之间的故事,包括床笫之间的事。渐渐地,诗茗的那一层心理完全被打开来了,她甚至觉得自己偷了姐姐的男人,不应该还这么嫉妒姐姐。

但诗茗有时也猜想诗芸是否知道张楚来她这里,她觉得诗芸应该从张楚的欲望上,知道他不是一个能够安分住自己的人。她心想,张楚在姐姐面前一定很会表现,让姐姐对他放心。她有时去看诗芸,逢到有机会时,张楚也跟她做爱。那种紧张的偷情,似乎让张楚非常兴奋。但诗茗却在很长时间里都不能释放掉惶恐的心理。有时候,诗芸还在家里,诗茗去洗手间,张楚也偷偷地跟着进去拥抱一下诗茗,并且很快进入诗茗的身体,象是问候一下它,然后迅速出来,不让诗芸觉察到他们在一起呆了很长时间。诗茗有时觉得张楚是在跟她做性游戏,他在那种游戏里像是能够获得某种愉快。但每次被张楚这样撩拨后,诗茗的心思就被纠缠在一种渴望里。她爱张楚,对张楚的身体和精力很迷恋。她每每抚摸张楚身体的时候,她的身体里就充满了流星般的欢唿,身体象是被自己的血液蒸腾起来了,飘浮在空中等候在某一个地方着落。

诗茗想到她姐姐诗芸时,就有些担心有一天诗芸会发现她们的一切。她害怕诗芸知道了让诗芸痛苦,也害怕诗芸知道了她会失去张楚。她结婚时诗芸反对,离婚时诗芸又反对。

姐姐是理解她这个妹妹的,知道她这个妹妹在这个世界里最想要什么。在这一点上,诗茗心里很明白诗芸。她以前曾和诗芸私下里谈过张楚,那时诗茗还没有和张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程度。诗芸告诉诗茗,张楚不会有大出息,但和他在一起很愉快。她希望诗茗将来找个有大出息的男人,在人面前风光一下。诗茗当时听了就问诗芸,什么叫做有大出息的男人?诗芸竟回答不上来。后来,诗茗竟有些担心张楚在外面跟别的女孩子暧昧上了路,就提醒诗芸,看住一点张楚。诗芸说,他只是喜欢在女孩子面前出点风头,表现一下自己而已。玩真的,他不敢。

诗茗当时听了,不理解她姐姐怎么这么相信张楚,她想那是爱吧。当张楚真实地撞进她的生活后,诗茗对她姐姐是又恨又爱。诗芸明明白白拥有了张楚而她却不能。她有时真想求她姐姐,让她接纳她,让她们三人住在一起,把张楚分一点给她。有时候,她孤独地躺在床上想着张楚的时候,就想着张楚怎样跟她姐姐调情,诗芸怎样拥抱他,张楚又是怎样进入诗芸的身体。那些想象让诗茗简直要发疯,神经痛得就象是要断裂开来一般。

诗茗从床上起来后,想着应该早点去看诗芸,去爲姐姐做点什么。此外,她也不放心张楚。她昨天上午得知诗芸去了医院后,就赶紧打的过来,安排诗芸住院,并且还到诗芸的单位里拿来一张支票压在医院里。妇産科里每一位医生每一位护士,她都给她们送了礼物,拜托他们给诗芸多一点照顾,给诗芸求一个平安。

但张楚除了陪诗芸,却没有一点主张和头绪。诗茗当时看到张楚陪诗芸那个小心关怀的样子,真是又气又恨,又爱又怜,却拿他没一点办法,就连一点醋意都犯不上来。男人的乖张有时也很能赢得女人的爱心。

诗茗赶到医院时,张楚刚进急救室给诗芸输血。当她听说诗芸産后大出血并且张楚正在给诗芸输血时,诗茗一下子堕入了一片恐怖之中,同时,内心里充满了强烈的自责。她心里想,那一定是因爲张楚昨晚还在作孽,才害了她姐姐。她走到急救室门口向里看了一眼,眼前却模煳了什么也看不见。她没敢进去,转过身去抹掉眼泪。她怕看到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省的姐姐,也怕看见张楚。她在心里默默地爲诗芸祈祷,求上帝保佑她平安。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诗芸的小孩,站起来向婴儿室那边走去。到了那里,她向护士询问她姐姐的小孩情况,一个小护士把她带进婴儿室。当她看着那个睡在小摇床里小男婴时,另一份情感却又涌了上来。她伸出手,摸了摸那个小男婴的手。几乎同时,一串泪水从她的眼里滚了下来。

她重新回到医院走廊里坐下来时,内心里被一股巨大的恐惧感慑制住了。她想诗芸肯定不会好了,她害了她姐姐。时间在这时显得如此的漫长,每等待一分钟,她心里就像又加重了一份痛苦的砝码。她甚至开始恨起了张楚,她觉得张楚不应该丢下她姐姐去看她,他太贪恋她的身体了,他只知道发泄自己,满足自己的欲望。她想,如果诗芸真有个什么意外,她不能放过张楚……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Miva和她的玩具
  2. 无限恶堕(16-21)
  3. 最强格斗少女美羽07
  4. 冰冻试验
  5. 牛大丑风流记(11~12)
  6. 楚留香大战石观音
  7. 魅影云踪
  8. 绣榻野史国学奇书收藏馆?全本 上+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