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7-12)


七、清晨细品美味,彻底地征服老婆的母亲

醒来已经是清晨,我转身起来,看到岳母朝我这边侧躺着,粉红的睡衣只盖了

背部和手,两腿弓着,两个乳房直挺挺地,经过了昨天晚上的激烈性交,阴部的毛

干干的,有很多斑痕,脸上的表情满足而安静,头发有点乱,黄卷卷的,有种说不

出的性感。

我想岳母这样的传统女子,虽然被开苞了,但骨子里还是很烈的,如果不趁热

打铁地调教,估计还会一定程度上还原,何况我还没有自由地玩弄她的身体呢。

我要让她成为我的性奴!

想到这里,我下鸡巴又慢慢地神气起来,我忙去卫生间小便。

从卫生间出来后,我爬上去,细细地看了很久,岳母脸上真地没有皱纹,而且

全身的皮肤也确实不错,如果不是脸上皮肤有点老化的感觉,你根本想不到,这是

一个老女人。但充实而光滑的身子,加上秀气的脸,让我能感觉到她年轻时的美,

现在则是饱经风月的成熟,尤其昨晚刚刚被象沙漠重新滋润成绿洲,更回有成熟的

虎狼之美,其实不想也知道,不然我老婆和芸姐哪有那么漂亮,哦,还有玲玲。

我用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然后把她掀过去,平躺在床上,把粉红的睡衣摊

开,慢慢地把双脚分成一个八字。拿出数码,嚓不停地远近高低各不同拍了不少,

尤其是睡衣皱摺的地方和阴毛凝片的地方,加了不少特写。

怕她醒来我拍完后把相机收了起来,然后用手轻轻地抚摸她的乳房,软软而充

实的乳房和我老婆的不一样,我老婆的鼓鼓的,非常充实,摸起来很有手感,而岳

母的充实而软,摸起来像豆腐,我想这是真正的吃豆腐吧,想着我居然得意地笑了

起来。

岳母睡得真死,可能昨天操得太勐的缘故,我弄了一会乳房她居然只嗯了几声

。于是我摸上了她的大腿,脸伏下去闻闻她的三角地带和昨天氾滥的地方,有种酸

酸甜甜的怪味,我忍不住伸手去摸那毛,那毛被干了的淫水捲成一片,很不容易分

开。

我边玩弄着边想昨天,真是惊心动魄啊,回过神来像是神话,像是传奇,又像

是做梦。想着想着,我手已经摸上了阴唇,和我老婆的不一样,老婆的不肥不厚,

但润而红嫩,岳母的厚厚的,长长的,手一摸上去感觉真地很实在,阴蒂和我老婆

的差不多,像粒小玉米,我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岳母下体居然在刺激之下,有点

儿润了起来,悠悠转醒。

我看着她,左手摸着乳房,右手在阴道口停着不动,她看着我,很平静,忽然

想起了什么似的,身子抖了要坐起来,我手毫不停留,插进阴道里面,然后勾住了

腹部的盆骨。她两手抓住我的手,吃惊地喊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我知道不能退步,左手从她腋下伸过去,抓住了她的奶奶,抱着她靠在我的胸

怀里,不容分说地吻上她的嘴,她挣了几下,就默许了。我另一只手在她阴道里慢

慢地抠着,不时撞她的阴道壁,她下体不时传出一阵阵阴阴酥麻的抽畜。

我抱她的手足够长,摸着她的右乳,不时刮着捏着奶奶头,她的心跳得很历害

,脸很快烧红,连我的嘴都感觉有种被烫的滋味,我忘情地啃着她的脖子,耳朵,

鼻子,还有嘴巴,舌头也不时伸进去,抠她的舌头。这般挠弄之下,岳母很快蹦溃

,粗气直喘,下体也开妈发作。

我放开她,把她放在床上,爬上去吸她的奶奶头,在没有药物的作用下,她经

受这些有点难为情,但慾望如火又不忍拒绝,抓着我的头推也不是,拉也不是,只

好紧紧地抓着,抓着。我慢慢地吻着,手不停地弄着能弄到的地方,我突然勐吸她

的乳房,她「啊」了一声,然后全身颤抖起来

我把两只手指头伸进她的口腔,不容她反抗,就在里面搅拌起来,另一只手在

在阴道里还在不停地抠,不停地抠出水来,那里好像是一口井,一口埋藏了多年,

永不枯竭,水源深埋,等待我去打钻挖掘的老井!

好久,我才慢慢地停了下来,坐在她边上,两手放在她的乳房上面捏着,看着

她半闭的眼睛,轻轻地喊了声:「妈。。。」她一阵激灵打战,居然没有应,我就

是要这种效果,让她知道这是乱伦,我在玩弄我的岳母!于是我又喊了一声:「妈

。。妈。。。。」

她终于睁开眼,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用力捏了一下奶奶头,她疼得「啊」了一声,我淫笑着说:「妈,你喊什么

呀。」

岳母难为情地红着脸,战抖着说:「文。。。儿。。。你在弄。。。妈呢。。

。」

我心里一热,「妈,你昨晚说让我干的,以后怎么办啊。」

我站起来坐在她的胸上,两个屁股压着她的两个奶子,微微用力。

「嗯。。。。嗯。。。」

岳母的嗯声马上就变成了呻吟,在粗气中嗯啊起来。

我不放过她,看着她微闭的眼,我把身子往前靠了靠,挺起的鸡巴正顶着她的

下巴,闲淑的岳母几时遇到这样的阵势,胸口咚咚地打起鼓来,跳得又勐又快!我

的屁股好像坐上了按摩椅,有种被按摩的感觉,真他妈的爽极了。

「妈,你睁开眼看我。」我用不容抗拒的语气说。

岳母慢慢地睁开眼,迷濛地看着我,坐在她的奶奶上,看着我顶在她下巴上的

鸡巴,鸡巴那昨天晚上混着两个人的淫水此时散发出的腥味让她唿吸有点困难,脸

烧得像冒火一样,耳朵红得像烙铁,害臊而勉强地笑了笑。

我摸着她的头发,慢慢地往前靠,坐在了她的下巴上,我的卵蛋正碰着她的嘴

巴和鼻子,她两手抓紧了被单,「嗯。。。。嗯。。。吁。。。」地呻吟起来,我

再慢慢地向前,鸡巴盖在她的额头上,屁股坐在她的脸上,我下体的鸡巴的和屁股

的气味呛得她禁不住咳了好几下,手放开床单想要掀开我。

我抓住她的手,屁股轻轻地在她的脸上磨着,她全身扭动起来,想要反抗我。

我充满征服的成就感,淫笑着说:「妈,你干嘛啊。。。。说话啊。。。」

「孩子。。。饶了妈吧。。。」她咽咽地说,「妈受不了了。。。。」

「哪里受不了啊?」我挑逗地说,然后转过身来,趴下去,看着她的阴道口,

我嘴巴凑了上去,突然感触地说:「啊,妈啊。。。。这是小雨出生的地方啊。。

。。」

岳母打了个激灵,嚎地哭了一声,我不容分说,把屁股一擡然后鸡巴对着岳母

的嘴插了下去,她没来得及出声,惊骇中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我掀到一边:「你

。。。你。。。你要干什么?」

「妈,什么了,小雨常用嘴帮我弄呢。」其实我老婆不喜欢口交,我试了几次

,她很生气,一直没有做过。岳母这样的烈女,更不用说了,但我一定要强制征服

她。于是我又爬到她身上,把她扶了坐起来,一只手拉着她的头发,让她昂起头,

眼睛对着她的眼睛,「妈。你不是说今后要让我干吗?」我轻轻地说,吻了她一下

,「我会让你快乐的,如果你愿意。」

在岳母满脸飞红地嗯了一声中,我已经站起来,鸡巴放在她的嘴唇边上,慢慢

地磨着,她抵挡了一阵后,终于张开嘴,吸了进去,我慢慢地伸进去,又慢慢地抽

出来,同时命令着说:「妈,你吸紧点,这样你儿子才爽。哈哈。。。。。」

我左一声妈右一声妈地叫着,乱伦的刺激感不时让我们两人都魂飞魄散。

我把再度把她放倒,转过身去,嘴巴慢慢地伸到她的下体,吻了吻阴毛,然后

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阴蒂,她两脚忍不住勐烈地抖了起来,在她的抖动中我舌头趁

机深入。。。。。

「啊——–我。。。要死啦。。。。。儿子,你快来吧,给妈啊,妈。。。

受不了了。」

舌头离开她的阴部,转过来看着她:「妈,什么受不了了?」

「下。。。面。。。。下面」她迷惘着,两手抓着床单,抓得紧紧的,「给我

。。。。给我。。。。」

「你要什么啊,妈。。。」我故意在语言上刺激她

「要。。。要你的那东西。。。」她也真是太传统了,到了这时候还怕说鸡巴

两字。

我还是不依不饶:「那东西是什么啊,你要她干什么呢,亲爱的妈妈。。。。

妈。。。」

岳母知道不直白地说出来,我肯定还要拖下去,而她已经受不了了。烈女就是

这样,你没有上她的时候,她很高洁,你一旦引她上勾了,那淫秽的程度,比妓女

淫贱的下浪来得还要煽情,还在淫秽。

「人家要。。你的。。。。大鸡巴啦。。。。妈要。。。啊。。。」

我一只手使劲捏了一下她的乳头,另一只手在她的阴部搓了一把,她更受不了

了,「儿子。。。。乖女婿。。。。妈的屁洞洞要你。。。。你的鸡巴。。。。来

干。。。」

我心里一热,犹如火山爆发,屁洞洞,他妈的,好新的名词。我忍不住了,勐

地扑上去抱住她,嘴巴狂吻了下去,鸡巴对着穴门,屁股一沈,狠狠地顶了第一下

,然后抽出来又狠狠地顶了第二下,第三下。。。。。。嘴巴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

脸!

顶了一会后,岳母在嗯嗯啊啊声中哭腔又来了,女人快乐的时候哭起来真地很

煽情,我差点就喷了,可能是今天岳母很清醒地让我干的缘故吧,我知道她已经是

被我征服了。

我在她的哭声中止住,关心地问道:「妈,你疼是不是啊,怎么哭了?」

岳母抓住我,急急地说:「儿子,不要停啊,妈。。。妈是快活才哭的。。。

妈好高兴啊。。。。。」

我把岳母的身体扭转过来,背对着我,鸡巴沿着屁股后缝寻路,在岳母一阵阵

失魂的悸动中,冲进了她的穴里,疯狂地干起来,她把持不住自己,像条怀春的母

狗一样趴在那里,任我从后面一阵狂妄地抽杀,只听到鸡巴渍渍进去的磨擦声,和

岳母高昂的呻吟和哭泣。

我边操边粗暴地说:「妈,以后你要不要我操!」

「要。。。妈。。。今后要你操。。。」岳母在呻吟和哭泣中应着,「儿子。

。。想要什么时候操妈,就。。。。操。。。」

满足的征服欲让我血液急流,抱着岳母的屁股,突然一掌掴下去,红红的屁股

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更深的红掌印。同时我狂啸着:「妈。。。阿琳。。。。你是我

的母狗!。。。。我日。。。」

阿琳是岳母的名子,这样粗犷野性的语言和动作用在淑女身上真是爽,征服的

彻底感更加实在。而岳母也似乎在高潮中被这样的雄性本色所征服而感到快感无比

,居然在呜呜的哭声中说「啊。。。。阿琳是文儿的母狗。。。。啊。。。坏了,

坏。。了要来了。。。」

岳母的淫态让我坚持不下去,鸡巴不听使唤地狂洩出来,岳母在我精液的冲击

之下,也禁不住一阵阵地癫狂,乱喷而出,阴阳之精同时互相冲击,在岳母的子宫

里烂成一团。岳母抽畜着久久不能停止,而我则趴在她身上,享受着射精后的快感

和她肉体的抽动。

好久,我们才起来,走进浴卫生间里一起洗澡,岳母帮我细细地洗了全身,我

也做着同样的动作,并且还在那里让她含了好久的鸡巴,禁不住了喷了她一脸。我

不让她洗,拖她赤条条地出来,就坐在在沙发上,赤裸裸地看着她因害臊而发红的

身子,帮她美容按摩。

这样,这两天我们把屋关得紧紧的,忘我地沈溺在狂热的性爱中。

到了第三天,越飞哥出差回来了,我老婆晚上也要回来了,岳母说她得回去,

不然怕引起怀疑,准备出门的时候,我抓住她,把她压在门上,吻了她好一阵,说

:「妈,我要的时候你得让我干你!我喜欢和你强烈的操爱!」

岳母脸一热,刮了我一下鼻子,淫淫地说,「你呀,嘴巴就是烂。」她抱着我

把胸贴得紧紧的,「不过,就怕雨儿发现,咱们得注意点。」

一想到雨儿,我心头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脱了岳母的裤子,把她挤在

门上,掏出鸡巴就插了进去,使劲地揉了起来,手伸进她的胸一阵胡作非为,嘴巴

也吻上了她的耳朵,不停地呵欠起来。

「妈,你好美。」我喃喃地说,「我要你当我一辈子的母狗。」

岳母不知道是高潮还是感动,眼泪就出来了,伏在我胸上一阵抽泣。

乱伦真地很剌激。

我心头一浪,洩了。

过了好久我才抽出鸡巴来,提起岳母的内裤,在阴道口上一阵揉溺方穿上,然

后才帮她穿上裤子,在她的奶奶上狠狠地抓了几把,放她出门。

八、两度强上姨妹子,她就已经是我鸡巴下的温顺绵羊

暑假来了,老婆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岳母也和往常一样,两个女儿同时照顾

,不过我们这边来得多,因为玲玲暑假要补课住校,芸姐和越飞哥的工作性质又不

像我们那样清闲。假期初我被性情飞涨的雨儿弄得软软的,她性慾虽然很强,但不

喜欢太露和太花俏的,所以让我比较难洩,我觉得不大新鲜,总是想方设法和岳母

剌激一下。

暑期有个县城发大水,市里面抽调医务人员下去搞防疫,而期间越飞哥去了北

京出差,玲玲住校,芸姐就报名去了抗洪区。过了几天,越飞打电话回来说,芸姐

她们工作任务完成了,都回来了,她因为在乡下,没赶到车,在县里多停了一个晚

上,他还要两天才回来,没空去接她,要我开车去接一下。

我本来要老婆和我一起去的,但老婆有同学过生日,去不了了

岳母说:你自己去吧,注意安全。明天早上早点把芸儿接回来,明天星期六呢

,玲玲要回家,明天晚上都到这吃晚饭。

我看着岳母,想把她抱起来,她指了指我和雨儿的房间,我才住手,依依不捨

地驱着重庆长安去了县城。到了县城,芸姐还在十多公里的乡下,我想还是接她到

城里来住一晚上吧,明天再回市里。

我忽然想到芸柔细的身材和鼓鼓的奶,还有漫柔秀丽的面庞。

一想着晚上,我算盘就来了。

芸姐的性格我知道,只要一上手,威胁诱导两下,估计没什么问题。我们一家

人平时也挺能开玩笑的,相处也很好,尤其越飞哥忙,芸常到我家里吃饭,我和两

姐妹谈得很开,但顾着岳母和雨儿,我一直没有办法对芸下手。

现代化通迅真方便,一到乡下,就用手机联系到了芸,她站在马路边上,风尘

僕僕的样子,弱小的身子让人看起来有说不出的怜爱。我忽然想,那弱小的身子,

细细的腰,抱起来操该有多爽啊。想着想着我不禁坏坏地笑了。

一路上我和芸不停地说笑,当然说的全是一些正当而有品味的事情,我知道不

能出格,否则她会对我防备的,上手后才能对她胡作非为。

进了城,我说芸姐,今晚上我就在这为老姐您先接风了。

于是我们找个地方吃了饭,要了两瓶爽口山葡萄酒,芸不大能喝酒,但看我那

样热情,就喝了半瓶,还一个劲地夸我会哄人,把他妹妹都哄到手了。呵呵,可惜

她不知道其实这不算什么,我连她妈也哄上床了呢。

吃完后天都黑了,我们去了县城最好的宾馆,我去开了一间单人套房,里面是

床和卫生间,外面是厅的那种,我帮芸提着东西,芸住进去,问我你住的房在哪,

我顺口报了个房号,顺手关上了门。

芸看我没有出去的意思,也就不便拒绝,妹夫哪。

我打开了电视,电视在卧室那边,调了一个文艺台,调大声音,把窗户和窗帘

关好,芸打开行礼,看样子是取出东西要洗澡。我佯装着不在意,走到芸的身边,

看着芸弱小的身材,比我矮一个头,我感觉能轻轻地把她给抱起来,想着想着我脸

上不禁发热。

芸好像注意到了什么,笑着问我:「你什么啦。」

在以前要是对岳母非礼,打死我我也是最怕的,但要是对芸姐非礼,不给我胆

我都敢,可能是她太可人太亲和的缘故吧,何况我不是很怕越飞,当然不能让他知

道,不然后果很严重。

我似笑非笑地对芸姐说:「姐,你好美。」说得连我自己脸都红了,但还是不

肯罢休:「柔柳扶风,有点儿林黛玉的味道呢。」

「哈。。。哈哈。。。」芸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小子丫真会哄,得了,别贫

了,休息去吧。今天你开了一个下午车,也累了。」

我犹疑了一下,灼灼地看着芸,芸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正要转过脸去,我

一把抓住她,一字一句地说:「芸,我爱你,今晚我要陪你。」

芸听了我的话,怔住了,一会反应过来,挣脱我:「你胡说什么呀,去去去。」

我不容分说一把抱住她,凑上去就吻了起来。

慌乱中伸出手抽了我一个耳光,我一时顿住了,芸理了理头上的乱发,气唿唿

地说:「张一文,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我是雨的姐姐!」

「我知道!」我吼了一声,马上软了下来,但仍然一字一句地说,「姐,你听

好了,今晚我就要睡你。」

芸头好像晕了一下,可能是「睡你」这两个字太剌耳太穿情了吧,也可能是下

流的事情经历得太少。她冲开我想要跑,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就把她轻

轻地拉了过来,脚顺便一蹬就把身后的门关上,然后两手抱住芸,让她不能动弹。

芸身子很弱,挣扎了几下,就没再挣了,但内性激烈的她仍然气鼓鼓的,我知

道现在劝也无用,哄也无益,只有上了再说。于是我凑上去,闻着她身上的女人香

味,看着她细腻的皮肤,她常年在办公室,皮肤白得透明,可以看清里面的血管,

双眼皮下的睫毛特别长,小嘴儿吹气如兰,看得我心都醉了,我轻轻地用热气吹了

吹她的耳朵,她震了一下,我朝耳垂上便咬了下去,她啊了一声,立即淹没电视播

出的音乐声中。

我自然不会停留,一只手已经从衣服里面伸进去,冲过胸罩摸上了乳房,芸的

乳房和岳母一样,也是软软的,柔弱若无,因为有奶罩撑着,所以不知道挺不挺,

我想越飞哥那如狼似虎的,估计芸姐的奶早被玩软了挺不起来。

我双脚夹住了芸的双脚,另一只手已经解开她的裤带,伸进了她的下体,我忽

然发觉芸的阴毛不多,像是一条线形的直入下去。但现在芸有反抗意志,我不便松

手去看。

芸挣扎着,喘着粗气,愤怒地对我说:「你不怕越飞杀了你?你不怕雨儿恨透

你?」

我抱着她使劲地搦了几下,冲着她说:「你不怕丢人你可以告诉越飞,呵呵,

至于雨儿,我正想着怎么让你和雨儿同时在床上让我快活呢。」我想要芸在耻辱中

被我慢慢地强暴和征服,不仅要强暴她的肉体,还有她的精神。

「姐,不是有话说朋友妻,不客气,姨妹子,任我骑的流话说法吗?」我极尽

浪意地嘻嘻涎起脸皮着说,「你是我越飞哥的女人,又是我的姨妹子,亲上亲呢。

。。」还没说完我就在芸的脖子上啃了几口,留下深深的牙血印。

芸全身象受了高压电击似的,胡乱地颤了几下,她好像受了打击,好像是受不

了雄性的冲击,软了下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可是你老婆的姐姐啊。。。。」

我笑了笑,充满感慨地说:「姐啊,你还真不会享受人间快乐,我想和姨妹子

之间狂热地做爱,那是最刺激感观的享受了。。。。你就让我骑吧。。。。」

芸想不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惊惶失措地看着我,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阴

唇,她的阴唇居然是厚厚的,不长,但比岳母的厚多了。她的阴蒂好像也很大,没

想到弱小的姨妹子居然有如此出色的玩物,我的心狂跳不已,烈性愈浓。

芸的反抗加剧了我的冲动,男人总是喜欢野性的制服,芸弱弱的身子如果能哀

求,或哭泣,我想我可能会心软而松手。而她是反抗,这更激发了我的原始本能,

粗爆地把她丢到床上,然后很轻松地骑上她的肚子,她两脚折腾几下,就软了,不

倔的性格仍然向我彰示她的抵抗和愤慨。

看着她,摸着她的脸和胸,她一阵阵的恐慌的战战竞竞地袭来,让我感觉到又

快活又剌激。她穿着薄薄的淑女装,绿色的裤子已经松到脚踝上,只留下蓝色的透

明三角裤,性感而撩情。

我放开她,一手把她拉起来,抱住她:「芸,我爱你,今晚我要把你征服。用

男人的雄性。我会让你快乐地死去,如果你想死。。。。」

芸又一阵激灵,依然倔?地抱紧胸部。我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衣服,使劲一撕,

薄薄的淑女装就被我撕掉了一大片,芸啊了一声,我已经拉开她的手,另一手熟练

地解下她的胸衣,两个软绵绵的奶子顿时垂了下来。但并不空荡,而像是太沈而垂

的样子。

我叭哒了一下口水,故作惊讶地说:「姐,好漂亮的奶啊,可惜让越飞哥揉得

垂下去了,不像雨儿那样挺挺的。」

芸在我下流的言语下羞得不知所措,脸一剎那由苍白变得通红。我张大嘴巴,

冲着她的奶奶吻了上去,把她的整个奶子都想吸进我的嘴里,发出蹦蹦地吸唿声,

奶子还真的挺大,我就是吸不完,于是专攻奶奶头,牙齿舌头在上面肆无惮忌地拔

弄着,偶尔咬一下,痛得芸赶直吹气,但拼命地忍住不吱声。我一只手已经把她肥

厚的阴唇翻来覆去弄了无数个来回,阴蒂也被我刺激了很多次,捏得芸只把腿夹得

紧紧的,但水还是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我放开她,笑了,那是一种满足的充满嘲讽的笑,芸充满屈辱地看着我,知道

无法跑掉,她太弱小了。只是坐在床上,低着头,脸红艳艳得很是可爱。

我笑着说:「亲亲姐姐,你别装了嘛,你浪浪的的小妹妹都不争气地涨潮了,

你还装不愿意。」

芸擡起头来,目光充满怒火,如果有刀子,我想她可能会杀了我。

但我不介意,牡丹花下鬼嘛,何况乎这还不至于。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在她没有意义的抵抗中扯下她的内裤,不由一阵惊叹,她

的阴毛呈一个小小的长方形,阴蒂已经充血而红得发涨,像座小小的山头,两瓣厚

厚的阴唇躺在大腿深处,像成熟的油茶盘。阴道紧紧地闭着,但关不住流出的水,

我忍不住把头伸出去,舌头捲上了可爱的阴毛、阴蒂、阴唇,不停地捲起来,然后

不时伸进阴道里,搅弄了几下。

「唔。。。。」芸因制止不住快感而痉娈,「你。。。杀了我吧。。。」

「亲爱的姐姐,我捨得吗?」吸了一口她下面的淫水,然后压上她的嘴唇,趁

她惊慌之际,把淫水送进了她的嘴里,然后不放开她,她咕咚几下,忍不住吞了下

去。

我哈哈笑起来:「姐姐,不要装烈妇了,我感觉你好骚啊,自己的淫水都喝。

哈哈。。。」

芸羞愧难当,挥起拳头要打我,我一把抓住,她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已经脱了精

光,看到我赤裸裸的,不禁呆了,我拿她的手去摸我示威的鸡巴,她的手碰了一下

卵鸡巴王八脑袋一样的龟头,全身都震了起来,我鸡巴忍不住跳了一下。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她的抵抗中把她压在床上,鸡巴顺着挺了下去,一种

刺激的肉感传来,我忙伏住不动,我看着芸的表情,仍然倔强而痛苦。

我对芸说:「姐姐,你的阴道比较松,是不是越飞哥常玩的缘故啊,但你的阴

唇给我的感觉太好了,姐姐你他妈狗日的你真是天生尤物啊。。。。」说着狠狠地

挺了两下,每一次都让芸忍不住唔了起来,其实她的穴道里因为紧张和叛逆还是比

较紧的。

「姐姐。。。」我突然发动袭击,连续狠狠地抽插起来

芸在我的抽插中慢慢地变得迷失起来,下体的氾滥证明了她慢慢地进入感觉的

高潮。

由于受到强烈的冲击,她不得不用脚勾住我的背以解缓疼痛,这样我屁股起落

的时候,把她也带了起来,她弱小的身子在我轻松的带动下,一次次狠狠地撞在宽

大的席梦思床上,淫水也一点点地染在白色的床单上。

芸喘着气,没有出声,但喉咙发出唔唔的声音,她还没洗澡,成熟女子的体香

让我感觉无比的消魂。忽然我感觉到芸咬起了牙齿,双手抓紧我的双手,指甲深深

地进入我的肌肉里。

我知道芸快要高潮了,我连忙抽出来,看着她扭曲而不停地扭动的身体,眼里

迷迷地看着我,像示意着什么。我要她求我,因为我要征服她!

她扭动着身子,双手抓紧床单,死死地抓了进去,她在用骚浪的动作告诉我她

想要我的深入,我坐在那里看着她,笑着问她:「姐姐,什么了呀,不舒服吗?」

芸羞愧难当,脸上的愤怒掩盖不了强烈的肉体需求,芸的性生活很少的,因为

越飞哥常神出鬼没,没有太多的机会,虽然每一次可能都很满足,但次数总是不够

,现在被剌激到这种程度,如何受得了。

好久,她的脸上终于没有了愤怒:「妹。。。妹夫。。。亲。。。你来玩我吧

。。。。我要完了。。。」

玩?我心里头打了一个阁搭,眼睛立即被刺激得血丝暴发,不容分说,抓住芸

的细腰,就翻了过去,她腰真地很细,堪堪两手相握,我一只手轻轻一搬,就过去

了,她背对着我,我鸡巴从后面对着那两片厚厚的肉片中间,狠狠地冲了进去,直

透到顶!

芸「唔」了声,随即淹没在我的冲击声里。

「姐姐。。。我玩你。。。干你。。。。啊。。。」好一个玩字,让我进入了

新的狂潮境界!「我玩。。。玩你啊。。。姐姐。。。我岳母的女儿。。。。老婆

的亲姐。。。我玩。。。玩烂你。。。」

「我操你娘个屁。。。。狗卵。。。日的。。。」我不依不饶到不要脸的程度

,「你贞烈个卵。。。我操得你叫春。。。。发骚。。。。。」

狂热中,我只感觉天昏地暗。

操着操着一会,我慢慢回神过来,这时我才发觉她很轻,于是只用一只手就擡

起他的小腹,让她背对着我,将她两脚架空象开板车那样地前后拖动:「姐姐你好

小巧玲珑啊,居然这样也可以干,你爽不爽啊?」

看到她没有回答,我停下来,芸可能感觉到了什么,又怕我抽出去,忙无耻地

应了声:「姐姐爽。。。。」

我真受不了她的声音,那种被赤裸裸制服的媚浪的声音!

一会如关云长骑赤兔马千里奔杀,一会如老汉推车摇摇欲坠

汗水浇在芸如红玫瑰般的屁股上,如荷上的露珠。。。。

疯狂了一阵,我把芸抱着两个人都站起来,让她面对着我,用脚撑开她的大腿

,鸡巴对着她的下跨,一摸索又穿了进去。我可以感受她的奶奶磨着我的身体,可

以看着她红得汗淋淋的脸和黑黑的秀发飞舞,恰似海棠出水,唿吸她狂喘的气息中

阵阵幽香。

芸比我矮,我的鸡巴伸进阴道的尽头,挑着她,似乎要把她挑起来,芸经不主

这样站着干的压制,连忙抱紧我,双脚死死地缠住我的屁股,任由我抱着她的圆圆

的屁股,把她的全身竖着在我的身上上下磨擦,乳房紧紧地粘在我挥汗如雨的胸膛

上,鸡巴藉着她的自由落重,从下面一次次变态地放纵,向上愤怒地穿透她的阴道

,在她的子宫壁上留下重重的撞击!

我沈溺在狂热的性慾中,如久奔的野马,意念似香山落红,汗水如大地飞花,

似抱犹擡着芸儿从床上操到床下,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她狂热地扭动着身子,忘

情地享受着性的快乐,发出低沈的唔唔的声音,她的高潮反应和岳母不一样,虽然

没有岳母的哭声撩情,掺着她如汗血马长途奔骑后的汗马功劳,但也别有风味,同

样的闇然蚀骨。

我边操边说:「姐姐,你还恨不恨我?」

「姐恨。。。。恨死你了。。。。」她不停地扭着,配合着我鸡巴的进入,「

以后你要不玩姐姐,姐姐要恨死你。。。。妈的。。。。你丫个小子。。。」

我一声,乐了,淫性大发,把她压到床上,用最后的力气疯狂地穿着她的下体

。边穿边吼着:「我看你骚。。。你个婊子。。。我看你骚。。。。」忍不住一阵

阵高潮的光临,我鸡巴在里面拼命地狂抖了几下,阀门立刻松了,刺激的感受让我

的魄儿都不知道到那里去了,胸口跳动得隐隐作疼。

精液喷出第一束的剎那,芸也洩了,喃喃地说:「你把我干死了。。。死了。

。。。妈妈,我要死了。。。。」两个人交融在一起。

好久好久,我才在电视的声音中被吵醒,我看着身边小女人安详的睡姿,不由

心旷神怡。轻轻地把她摇醒,鸡吧伸在她的脸边上,她睁眼看了看,在我的拉扯之

下,把鸡巴含了进去。可能是帮越飞哥那样做过吧,所以芸口技好像比较老练。

我只有在情色MM上看到口交,岳母帮我做又很生硬,老婆不喜欢这个,而芸的

技巧则让我体验到了真正的快乐。她闭着眼,黑黑的长头发散在我的腿上,鸡巴在

她的嘴里,疯狂地被玩成各种花样。

我摸着芸的奶子,脸,下身,动情地说:「芸,你真是一只温顺的羔羊。」芸

脸一下子红了,抓紧了我的手,好像传达着什么。我又说:「芸,这一生我一定要

和你操到天昏地黑,玩得你十八世都想做女人,永远都想做我的女人。」

芸唔了声,脸上绯红有说不出的妩媚,那是我老婆所没有的温柔,岳母所没有

的年轻。我忍不住,阀门再次打开,两手抱着芸的头,不让她动,她想挣脱我,可

能是看到没有什么指望,就不动了,任我的精液在她的嘴里横冲直撞,然后一咕咚

喝了下去。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A链导航  好色导航  蓝导航  7妹导航  色恋吧导航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骚气冲天的老师
  2. 混在YAPOO当厕奴(14)
  3. 做老师的妻子
  4. 偷窥学校女澡堂的真实经历
  5. 我的浪荡岁月
  6. 我在生日聚会被轮暴
  7. 靡靡之音的实验室
  8. 情史自述(我的情史)

广告合作/侵权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