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斗破之纳兰嫣然1620

第十六章韩枫
黑角域。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纳兰嫣然和萧炎悠闲地逛着。
当一身素洁白纱衣裙的纳兰嫣然走进韩枫的院门时,下人侍卫们还以为是他们的药皇大人新收的少女,一脸笑意地欢迎着。
「你们是!」韩枫向萧炎二人喝道,他仓促间从练功密室中来到大厅,脸色不善地打量着二人。
少年俊俏潇洒,斗王初段,身上有股他讨厌的老师药尘的味道。而少女一袭短纱裙,雕纹精美的白丝袜和透明水晶高跟鞋,让他顿时性致翩翩,实力却是深不可测,韩枫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海心焰在不自主颤抖。
「走得真累呀!——」纳兰嫣然一下坐在了柔软舒适的主位沙发上,翘起修长纤细的镂空白丝袜美腿,包裹着娇嫩玉足的晶莹高跟鞋撩拨了几下,「小炎子,还不过来为本宫揉揉脚。你要是想用嘴服侍的话,也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韩枫看着一身青春洋溢的少女,一脸傲娇的姿态,顿时内心升起一股宠爱之情,却被她接下来冷冰冰的话语打断了。
「药皇韩枫是吧?区区斗皇确实对得起你这药皇称号。本宫这次来也没什么事儿,先把你的海心焰献上来吧。」
萧炎已经上前跪在了纳兰嫣然脚下,只是用手捧着她娇艳诱人的水晶高跟鞋玉足,揉了下滑腻娇嫩脚踝与小腿肚,便让她的脚踩在了他脸上,伸出舌头舐舔起来。
纳兰嫣然说着,低头摆弄着一对白暂娇嫩的芊芊玉手,剔透着晶莹手指甲中的污秽,一脸将韩枫不放在眼里的娇媚模样。
韩枫怒了,阴笑着,「喝喝,小妮子,看你到了床上是否还能这样傲娇。」韩枫虎躯一震,一团间杂着海心焰的斗气正面冲向纳兰嫣然,随手摔出两条灵魂锁链绕后袭向她。
「总有些蝼蚁会点灵魂攻击就拿出来卖弄。」纳兰嫣然不屑而惬意地招架住,抓着袭来的两根锁链直接捆住韩枫,把他拉扯到脚下。
「女王饶命呀!」韩枫见不可敌顿时换了副嘴脸,跪着匍匐在纳兰嫣然脚下,脑袋凑在萧炎身边,去追逐舐舔纳兰嫣然的另一只水晶高跟鞋玉足。
这么近距离地仰视着看,韩枫真是觉得少女的脚下美地不像话。花纹精致的镂空白丝袜完美地包裹装饰在她娇弱纤细却蕴含着力量的小腿,高贵的半透明白色高跟凉鞋,更显得露出的些微玉足肌肤白暂娇嫩。
水灵灵的美脚肌肤,韩枫舔着真想咬一口。
纳兰嫣然一脚踹开了韩枫的脑袋,她「咯咯」地青春嫣然娇笑着,「虽然你的意识不老实,身体却很老实,本主很欣慰。」
纳兰嫣然说着,高跟鞋美脚踩踏在了韩枫下腹下双腿间,那里已经变硬变大的小弟弟在纳兰嫣然妖娆挑逗似的鞋底踩踏中迅速长大!
「啊!——」韩枫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因为纳兰嫣然直接踩在他的小弟弟上站了起来,虽然她穿的高跟鞋是平底高跟鞋,但一个花季少女的全部重量对脆弱的小弟弟来说还是重了些。
「嘻嘻,」纳兰嫣然娇笑着,用染着血迹的高跟鞋鞋底踩在韩枫脸上,擦了几下,「堂堂斗皇巅峰,这点伤都受不了?」
疼痛感过去,下身开始不断充血,韩枫感到麻麻痒痒的令人上瘾的舒爽感一阵阵袭来。
纳兰嫣然就这样飘着,一只脚任由萧炎楼抱着舐舔着。
另一脚踩踏在韩枫的裤衩上,精致而高贵的水晶高跟鞋把韩枫的裤衩夹踩踏挤戳得一片模煳,血迹斑斑,紧绷的球蛋,小弟弟更是膨胀得出奇得大,纳兰嫣然用一条长线般的高跟鞋底踩踏着,渐渐地有些想用韩枫的长棒在服侍自己的娇香花蕊的想法。
这时,一直跪在纳兰嫣然鞋底的萧炎喷了。「贱货!」纳兰嫣然用沾满萧炎的粘液的高跟鞋踹打了他一脚,「在外人面前也这样寡廉鲜耻,能有点忍耐力吗?」虽然是呵责,萧炎也听出了这是对自己人的呵责。
空气中弥漫着淫靡催情的味道,韩枫躺在地面上看着纳兰嫣然高高在上的娇嫩无双的身躯,和慵懒高贵的气质,早已膨胀堵塞多时的小弟弟顿时带着十足的欢欣与刺激发射了。
在那无穷无尽的异常快感中,韩枫又「啊!」悲惨痛苦地叫起来,因为纳兰嫣然这时在抽取融合在他灵魂中的异火海心焰。
「很痛?」纳兰嫣然很快就抽取完毕,「那本宫就再给你点甜头!」她说着,玉腿一戳,水晶高跟鞋顿时戳进了韩枫的后门中,精致白嫩裸露的玉足抽出,一只高跟鞋已经深深戳进了韩枫体内。
韩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不断袭来的痛苦与快乐让他抽搐痉挛不停。
「这海心焰本宫取走了,韩枫就留着给萧炎做磨刀石吧。」纳兰嫣然看着萧炎说道,其实是对药尘说的。
「哈哈,美艳的小妮子,留下吧!」隐藏多时的慕骨老人突然出现攻向纳兰嫣然,他认为纳兰嫣然只不过是斗宗初段而已。
「不自量力。」纳兰嫣然火力全开,被虚无吞炎改造过的陨落心炎一拥而上,卷裹住灵魂状态的慕骨老人,灼烧起来。
不久后,惨叫着的慕骨老人被陨落心炎烧成纯粹的能量,被纳兰嫣然吸收。而远在中州的魂殿中,一盏魂灯灭了。
第十七章云韵
萧炎的卧室。纳兰嫣然坐在美杜莎的丰腴柔软的胸脯上,一边用娇小妩媚的黑丝玉足挑逗玩弄着跪在床下的的萧炎的火热坚硬的小弟弟,一边融合消化着她体内的虚无吞炎种子、冷骨灵火、陨落心炎、海心焰,喃喃道,「已经是斗宗巅峰了,虽然可以突破到斗尊,还是再等等吧。」
作为床垫的美杜莎还在倔强地修炼着,纳兰嫣然的低雨让她有些绝望。
卧室里酝酿弥漫着美杜莎和纳兰嫣然的浓郁诱惑的体香,纳兰嫣然的单薄黑丝袜美甲刮擦在萧炎的敏感火热表皮上,密集网孔丝袜的摩擦感,和她的娇滴滴的玉足肌肤的滑腻触感交替席卷着萧炎。
「嫣然,嫣然主人,好好发泄吧。」萧炎恳求着纳兰嫣然。
「萧炎哥哥的忍耐力还可以嘛,那就这样忍着吧,」纳兰嫣然咯咯娇笑着,曼妙妖娆的黑丝美腿挑起,将沾着点点晶莹液体的黑丝袜玉足戳进了萧炎嘴里。
一股软玉入嘴,萧炎顿时柔和地含着舔食吮吸袭来,用舌头嘴唇亲吻舐舔着纳兰嫣然的黝黑丝袜和白暂肌肤,吸食着她的淋漓尽致的娇香脚汗和丝袜间的咸涩杂碎,似乎比让纳兰嫣然用脚为他服务都还爽。
「人家想云韵老师了,准备回去看看,你想去么?」纳兰嫣然妗妗娇笑着看着萧炎,青春灿烂的模样就像纯洁的小女孩一样。她的另一只黑丝玉足还在有节奏地拍打着萧炎的直挺挺的小弟弟。
「云韵,她?——」那段感情袭上心头,萧炎迷惘了一下,不过还在他嘴里的美味完美的黑丝美脚顿时把他拉回现实。
纳兰嫣然低头玩弄着萧炎的渐渐有些变弯的小弟弟,「老师那么婉雅温柔的女人,温柔得让你没有性趣吧。」纳兰嫣然说之间,踩踏在萧炎的小弟弟上的黑丝玉足,扭动弯曲着完全覆盖住它,晶莹饱满的两颗脚趾头在它的根部轻轻一捏。
萧炎长吸一口气,顿时一注注粘稠白浆顺着纳兰嫣然的黑丝袜美脚美腿喷涌而出,渐渐被丝袜和肌肤吸收。
「真是的,萧炎哥哥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纳兰嫣然用泥泞粘稠而糜香的丝袜小腿在萧炎脸上擦拭着,「那种纯粹的奴隶只能射在人家脚上作为营养,萧炎哥哥还是可以射在人家的花蕊里的。或者,她也可以随意任你摆布。」
纳兰嫣然扭动着青春娇艳的身躯,坐在了美杜莎的脸上,她的百花短裙下,芳香四溢的蜜汁点点滴滴地流淌而出。美杜莎不自主地品尝着,有种沉醉的感觉。
当傀儡云山侍卫着纳兰嫣然回到云岚宗的时候,云岚宗当然是举宗欢迎。
大长老云棱看着散发着成熟妖艳气质的纳兰嫣然的青春娇躯,心思大动,丝毫不掩盖他火热的目光。
宗门广场上,纳兰嫣然绣眉一皱,隔空扯过云棱,纯银高跟鞋的玉足直接把他踩踏在地上,踩踏在他的双腿间狠狠碾压一番,「像你这样的蝼蚁,为我舔鞋的资格都没有。」
人满为患的广场上,云岚宗弟子们看着在地上翻滚惨叫的云棱。
密室内。
「老师。」云韵看着纳兰嫣然身后的云山说。
「哎呀,」纳兰嫣然嬉笑着上前一把搂抱住云韵的牛奶般柔软纤滑的娇躯,把她扑倒在床上,「他就是一个没有意识的傀儡,我带回来给老师用的。」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嫣然最喜欢老师啦。」纳兰嫣然说着,双手搂抱着云韵的软绵绵地盈盈一握的腰肢,抚摸着她的滑腻肌肤,娇艳红唇向云韵的脸蛋香唇上凑去。
云韵娇羞地扭头躲开了纳兰嫣然的亲吻,她一口啵在云韵的白嫩脸蛋上,云韵有种心动的感觉。
纳兰嫣然的葱根玉手又伸进云韵的纯白纱裙下的双腿间挠了挠,然后她趴在云韵的胸脯上,吮吸啃咬着云韵的精美山峰和娇艳樱桃。
「嫣然,不要这样吧。」云韵娇羞温柔地说。
纳兰嫣然却说,「老师应该也想念萧炎吧,嫣然可以把他借给老师玩玩,不要把他太当回事,只是个看得顺眼的奴隶而已。」
云韵还没回话,就被纳兰嫣然的娇艳红唇堵上了香唇,「唔唔唔」云韵挣扎着,只是让纳兰嫣然的灵活小娇舌更容易地伸进她嘴里,舔食着云韵的娇香欲滴的嘴里肌肤和舌头。
纳兰嫣然含住云韵的舌头,吮吸了云韵的一大口甜蜜蜜的口水吞进肚里。
「老师接好了哟——」纳兰嫣然趴在云韵的成熟娇躯上,四目相对,「啐」出一口口晶莹剔透的香津玉液到云韵嘴里。
「老师真美,看得嫣然都心动了。」纳兰嫣然又堵上云韵鼓起的香唇亲吻一般,她的精致高贵的手指,在云韵的白裙下双腿间肆意挑逗揉捏着。
第十八章中州
纳兰嫣然压在云韵身上肆意玩弄爱抚着她的娇躯,「呀,老师真是敏感,都流水了。」
纳兰嫣然说着,拿出她的沾着云韵的蜜汁的湿漉漉的手指,看着成熟而娇羞妩媚而纯洁的老师,把手指塞进了云韵嘴里,「要舔干净哟。」她的精致高贵的手指轻轻捏着云韵的舌头玩弄着。
「唔唔,嫣然,你真是学坏了。」云韵温柔地白了纳兰嫣然一眼,含住她的湿漉漉的手指头舔食吮吸起来。
「嘻嘻,老师的香香白白的嘴唇,还没有为男人服务过吧。嫣然现在要给你一个惊喜哟。」纳兰嫣然挪动着跪坐到云韵脸上,褶皱白纱百花裙摆包裹着一柱凸起,被她握着戳进了云韵嘴里。
云韵被迫含住吮吸了几口,白润的脸蛋上一片晕红,无力地说,「嫣然,你怎么会有这个。」
「嘻嘻——,」纳兰嫣然撩开裙摆,里面是一件特质的内裤,内裤上面一根长长的软胶棒搭在她珠润圆滑的大腿间,和她的过膝花纹黑丝袜、娇艳腰肢胸脯交相印衬,非常妖媚诱人。
云韵看着神色高冷的纳兰嫣然,突然有种被征服的渴望,她的螓首凑上去,含住纳兰嫣然的长棒子吞吐吮吸起来。
「老师很乖哦——」纳兰嫣然的小手摸了摸云韵的脑袋,看着她的端庄高冷脸蛋为自己服务的样子,很满足。
「呀——,好舒服——」纳兰嫣然地娇躯一阵乱颤,一簇簇蜜汁淅淅沥沥地从花蕊深处流淌而出,顺着软胶棒中的管道,喷在云韵嘴里。
云韵风情万种地白了纳兰嫣然一眼,把她的甜蜜可口的花蜜都吃了下去。
「让嫣然来服务老师吧!」她起身搂抱起云韵,把她压在床上,两对白嫩美艳地大长腿搅合缠绵在一起,纳兰嫣然的内裤上的软胶棒缓缓戳进了云韵的花心深处。
「啊——,要穿了——」
……就这样,纳兰嫣然和云韵在加玛帝国国都过了一段很舒适享受的生活,俩人像情侣一样腻在一起,每天逛逛街睡睡觉。
直到有一天,一幕漆黑的阴影完全笼罩住了国都,每个人都感觉到灵魂在颤抖畏惧。
云岚宗,远道而来的魂殿殿主魂灭生,扫视打量着对面面如寒霜的纳兰嫣然和云韵的姿色,对抓着的云棱说,「你是想投靠我魂殿吧,让你做西北分部的总殿主如何?」
「谢——谢主上。」云棱颤颤巍巍地说,他斗王的实力与四星斗圣的魂灭生之间差太多了。
「嘶,」魂灭生手一挥,云棱就化为了一点点虚无的斗气能量,「小小斗王,也学欺师灭祖。」
「纳兰嫣然么,以你这年纪斗宗巅峰倒是很了不起了,慕骨输给你倒是正常。没想到我到这大西北来耍耍,倒能碰到你这样的美女作宠妾。」魂灭生嬉笑惬意地说着,手一挥,就带着纳兰嫣然和云韵到了前往中州的空间隧道中。
「可恶呀,要是早点突破到斗尊,还有一拼之力,」搂着云韵的纳兰嫣然娇弱地喃喃低语,「老师,这次是我连累了你。」
「不,是老师拖累了你吧。要是没有老师的话,你还是有机会逃脱的。」云韵说着,玉手推开纳兰嫣然,就从空间隧道中掉了下去。
……
「姑娘,你醒了啊。」
云韵从昏睡中转醒,发现自己躺在精致的温玉床上,「是婆婆你救了我吧,啊,婆婆你舔我的脚干嘛。」,她见一身雍容华丽衣装的老婆婆正缩在她的脚下。
「老身觉得姑娘你跟我失散多年的母亲很像,想亲近一番,又不敢造次。」花宗的金花婆婆说道。
「好吧。」云韵温柔地说,内视自己的伤势,金花婆婆又含着云韵的晶莹剔透的玉足,舔食着吮吸了几口,痒痒的快感,让云韵的脸蛋红彤彤的。
金花婆婆松开云韵的一对玲珑小脚,顺着云韵的修长白嫩小腿大腿往上,贴着云韵的白纱褶皱裙摆、光滑平坦小腹、高耸娇嫩胸脯上,缓缓地深深吸着香气,牛奶般的香气,那种滑腻的温暖的感觉,让金花婆婆苍老的面容上满是享受,似乎又年轻了几岁。
云韵的温婉脸蛋一片羞红,被老婆婆的嘴角碰到,她的饱满胸脯上的熏红樱桃都有些发硬。
「婆婆?」云韵小心的问道。
「什么事姑娘直接说,老身在这苍暮之年,能得以一览姑娘的绝代风华,舔食您的娇嫩玉足,细嗅您身上的温润甜美的奶香气,已经不再渴求什么了。」
「我想小解。」云韵发现她全身酥痒无力,动不了。
「老身服侍您呀,就在这儿罢。」金花婆婆激动地说,她上前揽开云韵的白纱裙摆,褪下单薄的亵衣,看着娇艳动人的花瓣花蕊,白里透红的肌肤与淡黑洁净的毛发交相印衬,「真美呀!——」金花婆婆赞叹着。
她的脑袋凑到云韵双腿间,贴着温润的雨床,一阵凉风袭来,云韵娇躯颤抖着,一道酿泉从娇艳花蕊中喷涌而出,淅淅沥沥地溅荡在金花婆婆布满褶皱的脸上,房间中弥漫起云韵圣水的骚臭香气。
「真是抱歉——,婆婆——」云韵歉意地说着,低头看见金华婆婆的脑袋埋着她的白嫩圆滑的双腿间,伸出干皱皱的舌头不断挂舔着玉床上的水液,挂在她脸上的数颗像珍珠一般晶莹高贵,她一脸满足。
第十九章小医仙
却说萧炎,在迦南学院修炼,从上门寻仇的韩枫口中得知纳兰嫣然被魂殿殿主魂灭生抓走了,顿时准备启程去中州寻找嫣然和熏儿。
美杜莎一身紫红色旗袍,及腰的开叉间露出朦胧诱惑的雕纹吊带黑丝袜,纤细妖娆的美腿玉足穿着纯黑色的高跟鞋,踩踏在伤痕累累的韩枫身上。
「妖女,除非你今天就让本皇死,今后定然让你千百倍偿还!」韩枫一边惨叫着,看着美杜莎成熟妖艳的身躯,眼神中还有几分火热。
「小小斗皇也这么嚣张,」美杜莎不屑地说着,用沾满泥沙的高跟鞋鞋底踩踏在韩枫嘴上,扭拟了几圈,「那本王就折磨到你求死。」
浑浊的泥沙掉到韩枫嘴里,被美杜莎的高跟鞋戳踹着,他想吐都吐不出来。这时韩枫不觉间舔食到美杜莎的高跟鞋,咸涩的味道,美妙的触感,顿时吸引了韩枫的意识,享受着品尝起来。
「噗!」美杜莎脚下高跟转动着一踩,韩枫嘴里爆出一片血花,舌头被踩断,「你倒是很享受嘛,真是想得美呀。」
「呜呜呜。」韩枫惨叫着,美杜莎的撩动着纯黑色高跟玉足向下滑,锋利尖锐的鞋跟在他身上划出一道道伤痕。
美杜莎的高跟鞋踩踏到韩枫的双腿间,锃亮高贵的鞋跟向着韩枫的双腿间、小蛇、肉球上戳刺了几下。韩枫惨叫着,小蛇就膨胀挺直了起来。
「真爽呀。」韩枫心里想着。
丛林中弥漫着清新的水汽草香,美杜莎妖媚成熟的娇躯、慵懒高贵的面容是最美的风景,她的深邃黝黑高跟鞋踩踏在韩枫直挺挺的小弟弟上。
柔软的高跟鞋鞋底一上一下狠狠踩踏着小弟弟,小弟弟执着的僵硬着噗噗弹跳着,然后沵沵流淌出带着浓浓鲜血的粘稠白浆,美杜莎媚笑着,高跟黑丝玉足杵到韩枫双腿间,用生命白液滋润着娇嫩肌肤。
萧炎走上去,跪着,脑袋凑到美杜莎的旗袍裙摆下,想品味一番她的娇艳花蕊和高贵圣水。美杜莎踩在韩枫身上,另一只高跟鞋玉足撩起萧炎的脑袋,温柔地说,「你该出发了。」
萧炎独自一人前往中州。
长路漫漫,还在黑角域一处峡谷中,他远远地看见一群强盗笑嘻嘻地围着一位一身素裙的少女。
「小医仙?!」萧炎惊讶欣喜地说。
小医仙娇媚的脸蛋外及腰银发飘飞,脚下穿着纯白丝袜、纯白高跟鞋,青春的身躯不断散发着朦胧诱惑的毒气。
「不要过来!」小医仙娇弱地对强盗们说着,强盗们色眯眯地蜂拥而上,然后倒地身亡。
小医仙冷淡麻木地上前,白暂纤细的手指上伸出晶莹剔透的银白指甲,戳进一个个的强盗尸体中,将他们洗成干尸。
「真的要这样吗?」清秀高雅的小医仙看着他的一双娇艳玉手,晶莹手指甲上的鲜血被吸收干涸,善良的眼眸上凝聚着明亮地泪水,「萧炎?」。
萧炎上前拥抱住小医仙的柔软娇嫩的动人娇躯,「别靠近,有剧毒。」,小医仙娇喘着挣扎着。
「没事——」萧炎用异火覆盖住周身。
「嗯。」小医仙破涕为笑,「真热呀,」她回复到古灵精怪的样子。
萧炎看着小医仙纤尘不然的脸蛋和单薄的红唇,他凑上去想亲吻一番。
「咯咯——,一见面就想占人家便宜,」小医仙娇笑着推开萧炎,紫纱裙摆撩起,一脚把萧炎踩在脚下,「人家现在已经是斗宗了哟,嘻嘻——,你现在也就只配给人家舔脚的份了。」
「好呀。」萧炎捧起小医仙踩在他胸口的纯白绸缎布质高跟鞋,鼻子贴在她的玉足鞋面上深吸一口气,享受着甜美滋润的香气。
然后萧炎含住小医仙的高跟鞋,吮吸舔吃起来,。
「很脏的——」小医仙撩动着美腿玉足挣扎着,被萧炎紧握着,啪一下踩在萧炎嘴里,「呀,对不起。」小医仙娇滴滴地说。
萧炎含住小医仙的高跟鞋鞋底,鞋底的粘稠泥土都被萧炎吃了下去,然后舔吃着单薄的鞋底,还能高手到小医仙的美脚肌肤的娇嫩与柔软,他用舌头挑逗着小医仙的玉足。
「咯咯——,你真是学坏了。」小医仙白暂的脸颊绯红美艳,她让萧炎咬住她的布鞋,褪出一对温润白嫩的玉足,温柔地踩在萧炎脸上,「啪啪」拍打了几下,抚摸着他瘦削的脸颊。
「嘻嘻——,很舒服吧。」小医仙的乳白玉足踩踏着萧炎身上,轻柔地按摩着,踩打着他绷直僵硬的肌肉穴位。
然后挪动萧炎的双腿间,「啪啪啪」调皮地踩了几下,他裤衩上顿时膨胀起来,一片炙热,小医仙娇嫩白暂的脸颊变得娇羞可爱,用两颗饱满欲滴的脚趾头捏住萧炎的挺立起来的小弟弟。
萧炎看着小医仙清秀优雅而温柔舒心的脸颊,惬意地舒一口气,悠闲地享受着下身传来的火热而悠远的痒痒快感。
第二十章
魂殿,是除了隐世家族外最强的势力。
潮湿冷清的地宫中,不时传出似人似鬼的凄楚哀嚎,弥漫着美味诱人的血腥味。
惨白的鬼火映衬在站成两列的衣着露头黑袍的魂殿长老们脸上。
一身鲜艳的百花长裙的纳兰嫣然惬意轻松地走在魂灭生身后,朦胧的雪纺黑纱笼罩着她曼妙妖娆的娇躯,优雅撩人的纯白高跟鞋玉足「啪啪」踩踏在碎渣青石板上,露出的几寸白嫩剔透的纤细小腿,是地宫中唯一的风景。
七长老上前说道,「殿主,不知西北的事物处理如何?」
魂灭生阴冷的眉眼轻挑,瞪着他说,「本殿主做事?你有资格指挥?」
「这,还是希望殿主大人为族长的大计思量呀」七长老唯唯诺诺地说。
「魂族族长?那老头子,老子早看他不爽了。」魂灭生皱着眉,咬牙切齿,手指捏拳紧绷着,四星斗圣的气势外放而出,还是斗尊的七长老畏惧的蹲在了地上,「至于你,桀桀,」
一支白嫩纤滑的美艳美腿踩在了七长老佝偻的背嵴上,「这只魂族的走狗,主人不好出手,就交给嫣奴吧。」纳兰嫣然对魂灭生嫣然一笑,青春的脸蛋嘴角散发着月光般的皎洁和阴冷。
而她踩在七长老后背上的美腿玉足,优雅舒缓地碾压扭动着,纯白的纤尘不染的人皮高跟鞋,映衬着惨白的鬼火,十分妖娆美艳,鞋底的修长尖锐的三角鞋跟,早已戳进了七长老的肉里,沾满碎屑砂石的高跟鞋鞋底,摩擦几下就撕碎了七长老的长袍,在他的后背上划擦出一道道密布交错的伤痕。
「咯咯,」纳兰嫣然娇笑着,娇艳红唇中伸出妖娆细小的舌头,舔了舔芳香娇嫩的嘴唇,而一直旁观着的其他诸多长老都自觉地在阴暗中退去。
「不错,」魂灭生豪放地笑着,回身走近纳兰嫣然,伸出手捏着她完美无瑕的娇艳脸蛋,两根手指头伸进纳兰嫣然嘴里,纳兰嫣然很知趣地吮吸舐舔着,魂灭生抽出的手指头带出一滴滴芳香四溢的口水香津,「这条狗就交给你了。好好做我的肉奴,在其他人面前你依然是娇艳高贵的女王。」
清冷惨淡的地宫,却有着用顶级材料制作的异常精致舒适的床榻,纳兰嫣然娇弱乏力地瘫软在床上,娇躯上仍然套着被撕成碎屑的黑纱雪纺百花长裙。
压在她身上的魂灭生,看着她青春俏丽而妖艳诱惑的脸蛋,唿吸着她一声声娇喘吐出的美味香气,驰骋穿插着。
一番云雨之后,魂灭生宽大的臂膀把纳兰嫣然紧紧搂抱在怀里,纳兰嫣然眯着眼掩盖着她的勉强,用心神吸收消化着魂灭生的生命精华。
「啊!——」纳兰嫣然发出一声剧烈的疼痛惨叫,香汗从白润纤滑的肌肤上淋漓而下,她忍着剧痛回过头,看见魂灭生抽出了她的本源异火把玩在手中,其中已经融合了冷骨灵火、陨落心炎、海心焰。
「这是虚无吞炎的子火?桀桀,本殿果然没看错,」魂灭生的小弟弟依然炙热僵硬地抵在纳兰嫣然的娇艳花蕊上,面色已经变得冷淡而欣喜,「看来你是魂族遗留在外的高级血裔,是什么公主也说不准。现在,你这异火,本殿早晚要吸收哦。」
「主人——,嫣奴都是你的人了——,」纳兰嫣然娇弱无力地趴到魂灭生身上,慵懒娇喘着说着,「这异火当然也要贡献给主人呀,啊——好舒服——」
「不错,」魂灭生一个扭身就把纳兰嫣然压在了身下,双腿间的小弟弟缓缓地向她的湿润蜜穴中蠕动着,一边享受着摩擦挤压的快感,一边用手捏起纳兰嫣然白腻单薄的下巴,唿吸着她涔涔而下的汗水的香气,「你这样美艳动人的肉奴,主人当然不会亏待你。若是有什么其他想法,桀桀,」
……
数月之后,魂殿七长老已经离不开纳兰嫣然的高跟鞋了。
冷清惨淡的地宫已经被修葺一新,金黄色的墙壁,灯火璀璨耀眼。
柔软宽大的卧榻上,纳兰嫣然慵懒高冷地倚躺在床沿上,一身单薄的黑纱雪纺连衣裙堪堪遮盖着她凹凸有致的的美艳娇躯,朦胧诱人的黑纱裙摆下,纤细妖娆的玉足美腿套着雕纹镂空白丝袜,脚下的纯白色人皮高跟皮靴,夹在跪在地上的七长老双肩上,粘着碎石屑的皮靴鞋底撩拨玩弄着七长老的脑袋。
「把靴底舔干净。」纳兰嫣然高冷冷淡地说着,妖娆娇艳的纯白高跟皮靴踩在七长老脸上,黑纱裙摆下的朦胧美腿挪动着散发出诱惑的体香。
「嗯,主人。」七长老诚挚地吮吸舐舔着皮靴的靴底,吞食着靴底的碎石屑,不多时纳兰嫣然的鞋底就覆盖上了一层口水亮亮了。
「可以,嗯——」纳兰嫣然的芊芊玉手伸到她的双腿间,隔着朦胧裙摆摩擦揉捏着她的娇艳芳香花蕊,慵懒高贵地撩起高跟皮靴玉足,圆柱状的鞋跟以下戳进七长老的嘴里,「你这贱狗的这张嘴,也就只配为本宫的鞋跟服务了。」
「嗯嗯。」纳兰嫣然的长筒鞋跟在七长老嘴里捅出一道伤口,他还是忍着疼痛含着她的长筒鞋跟,舌头缠着它舔着,吮吸吞吐起来。
纳兰嫣然倚躺在精致柔软的床榻上,看着乖顺的七长老,俏丽明亮的美眸看着远方,喃喃低语,「魂灭生的本钱倒是弄得我很舒服,只是失去自由被困在这儿好烦呀,可是实力差距太大,暂时逃不出去呀。」
她地脚下,七长老颤颤巍巍地说,「主人——,魂灭生说您是魂族的公主,不如让小人联系魂族的高层,如何?」
「魂族呀,那还不如魂灭生。」纳兰嫣然灿烂地一笑,撩起纤滑妖娆的美腿,另一只高跟皮靴玉足,踩踏在七长老身上,挪动着戳进他的双腿间。
七长老的小弟弟很执着地挺立着,被纳兰嫣然的鞋底鞋跟踩踏碾压着,带来一阵阵刺激舒爽的快感,柔软高跟的皮靴靴底和火热敏感的蛇头摩擦冲撞着,七长老虚弱却享受地喘着粗气,透明粘稠的生命浆液沵沵流淌而出,粘在纳兰嫣然的靴底,渐渐被吸收得只剩下晶莹的残渣。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球赛━未来篇
  2. 偶遇偷窥原来是淫女
  3. 蜘蛛侠之能力的诞生
  4. 永乐仙道(原版)(卷01)
  5. 鸳鸯相戏
  6. 大宋的天空之美
  7. 兽人永不为奴(异世帝王行改编
  8. 金老板系列之美眉佳肴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