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我,熙媛……换偶44


:viewthread.php?tid=9065218&page=1#pid94786421 字数:8631

《我,熙媛……換偶》

作者:柏西達 2014/5/1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柏西達的話:來到劇情的轉捩點,舞台又回到『那個地方』。因為故事時 空並不跟現實世界同步,所以該都市,還是好好的哦。 **********************************

(四十四)

昨夜的風雨,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和阿豬在酒店一覺醒來,窗外天氣好 極了。於是,我們順利搭乘早班飛機,回到北京。然後,由阿豬開車,載我去—— 『換偶會』的會址。

今早,我跟丈夫微信聯絡,告訴他,我跟阿豬……好上了。丈夫的反應,當 然又是喜不自勝。我再說,想去會址待一下,幫阿豬慶生。老公自然同意,更按 我心意,通知會方,做好有關安排。

「老婆,我想阿豬……自在享受,今天我就不來……看了。」丈夫難得願意 放棄,窺看我和阿豬做愛……我想,他一來真當阿豬好朋友;二來,也知道來日 方長,以後想看我跟阿豬親熱,機會絕對多的是……

我想替阿豬來一次驚喜慶祝,就假裝不曉得今天是他的生日。他自己也沒提 起,見我說要去會址,亦一副怎說怎好的姿態——我昨晚跟他結合了,他打從醒 來就心情大好,也許我說要上太空,他都會奉陪……

抵達會址停車場,也是會員之一的阿豬,找來兩副眼罩,我倆雙雙戴上,隱 藏身份,便進入酒店大樓。

正值周末下午,宴會廳內,恰好在舉辦會員間的集體聚會。就像我初遇爺爺 那次一樣,燈光調暗,幾十對男女,在情歌中慢舞。

我拉阿豬走入舞池。不過,這傢伙不像爺爺,完全不懂舞步。我只好一步步 教他,好不容易,彼此才能夠慢慢轉著圈兒呢。

我遙望見舞池畔的調酒吧——那裡正是當日,我邂逅老人的命運之地。如果 沒有爺爺的調教,我斷不會踏出出軌的決定性一步,更遑論昨天獻身給阿豬……

東莞一別後,快滿一個月了。念及跟爺爺那六次痛快性愛、三趟內射,我針 織裙裡的乳頭,都有感覺得微微發硬……

不,我正與阿豬一起,怎麼又想著其他男人?太不尊重他了。我連忙收斂心 神,親暱地將臉蛋側擱在阿豬肩上,讓他引領舞步。

阿豬在我耳邊發問:「嫂子,妳怎麼想來……這裡玩?」

我當然不會揭露待會的安排:「昨日在喜宴上,你不是很喜歡在人前拖著我 嗎?這裡也是我們可以公開活動的地方哦。」

一舞告終,燈光復明。既有眼罩掩飾我的明星身份,我大方地讓阿豬牽著手, 沐浴在其他幾十對『換偶』男女的視線中。

我的輪廓、體態,都顯出是美人胚子,一眾男會員流露的艷羨眼神,樂得阿 豬手心興奮冒汗。這份小小的虛榮感,算是我送給他的,第一份生日禮物吧。

突然有一個蒙面少婦,熱情地跑過來:「咦?妳是w太太嗎?」

『w』,代表我的夫姓『汪』……喔,這個女的,我記起她了,是丈夫第一 次帶我來時,前後兩次向我口不擇言的女人——

『姐妹,妳相信我,來過一次,妳以後每星期都會想來,呵呵……』

『哎唷﹗w太太﹗妳真好眼光啊﹗懂得選擇『爺爺』他﹗我聽有幸跟他玩過 的姐妹說,他雖然年紀大,體力卻好得不得了﹗又懂得很多挑逗把戲,讓女人恨 不得,甚麼都奉獻給他……下次見面,要詳細告訴我,爺爺的厲害啊﹗』

「妳還記得我嗎?」這個我連她代號叫甚麼都不曉得的八卦太太,跑到我和 阿豬身前,打斷我的回憶。

社交禮儀,讓我本能點頭:「嗯,我記得……妳好。」

她瞧了阿豬一眼,會心微笑:「噢﹗不是w先生呢?妳今天自己來玩啊﹗w 太太,妳已經玩開了是吧?」

換著是上次的我,早尷尬死了。可現在,我為了討阿豬高興,主動挽住他的 臂彎,小鳥依人:「對,他是我的……情人。」

「嘩﹗妳進步真大啊﹗」少婦又熱絡地將我拖離阿豬身邊,說悄悄話:「對 啦,妳跟那位爺爺,後來……怎樣?」

真是低級又露骨的問題﹗但我莫名地,卻想跟她……分享感受:「爺爺他…… 跟妳說的一樣,很……厲害。」

她用指甲搔我掌心一下,壞笑:「那真恭喜妳囉﹗」

但她話鋒一轉,一副過來人的口吻:「妳別看我年輕,我跟老公來會址玩也 幾年了﹗經驗之談啦——女人哦,趁還年輕貌美,尚有吸引力,仍能勾引男人玩 時,就要多玩、大玩特玩﹗」

「男人都貪新忘舊,跟妳多玩幾次,沒有新鮮感,就不會再理妳啦﹗更別說 以後年紀大了,人老珠黃,想『換偶』?門都沒有﹗」

「妳剛剛加入這圈子,現在是最受歡迎的時候﹗男人嘛,都喜歡偷良家婦 女﹗不過呀,紅杏未出牆時,才最值錢,『換偶』後,就一路貶值囉﹗」

她朝我一單眼,揮手走開:「w太太,趁妳還在『黃金期』,記得及時行樂哦﹗」

這個比我年輕的女人,兩次碰面都口沒遮攔。沒想到,卻有一番金石良言—— 她剛才的說話,驀地勾起我內心,一個始終不想面對的……擔心……

阿豬跟上來了:「嫂子?她是妳……朋友?」

我輕輕搖首,嘗試甩開那個不愉快的念頭……我今天是,來為阿豬過生日 的……

我再牽住阿豬,含羞低語:「別管她。我們……上房間——」

**********************************

丈夫幫我們預訂了蜜月套房。阿豬老實,以為我只來會址跳舞吧,那想到昨 晚才做過愛,我今天又主動要開房?他關上房門時,眉宇難掩喜色。

我不好意思地,把他推向浴室:「我今早起床時洗過了。你自己洗……洗乾 淨一點。」

阿豬像寵物狗般乖乖點頭,走進浴室。我一等他關好門,便打開衣櫃,找到 跟丈夫說好,請『換偶會』會方,幫忙準備的一大包『東西』。

不愧是由大半富有人家籌建的組織,我早上打電話要求,所有物品,黃昏就 準備好了。

浴室內響起水聲,阿豬會聽我說的,慢慢洗乾淨吧……因為我要爭取時間『佈 置』——

**********************************

十多分鐘後,等阿豬沖完涼,身披白色浴袍步出浴室時,蜜月套房的燈光, 已被調得半明半暗,充滿情調。

「喔﹗嫂子?」單眼皮下的小眼睛,一望見特大雙人床上的情狀,驚喜得再 移不開視線——

寬闊的睡床,鋪設艷紅絲綢床單;片片紅薔薇花瓣,撒落點綴。明星人妻, 披散曲髮,娥眉淡掃,薄抹櫻唇;玉體橫陳,顯肩露臂,一襲玫紅長裙,胸前大 大的蝴蝶結,喻意我把自己,包裝成奉獻的禮物——

我誠心微笑恭賀:「阿豬,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謝﹗」阿豬只懂傻笑:「是小飛告訴妳的嗎?」

我一點下巴,輕招素手:「壽星,你過來嘛。」

阿豬在我身畔躺下,受寵若驚:「嫂子,有很多年,沒人為我做生日了…… 尤其以前小時候,在孤兒院……」

我豎起食指,封住他的嘴巴:「今天有我。我是你的生日蛋糕……生日禮物。」

我翻過身來,變成雙腳向著床頭;阿豬則雙腳指往床尾:「阿豬,昨晚你伺 候我……」

專供新婚夫妻歡好的巨形雙人床,足夠我大幅度移位。我趴跪在阿豬上方, 俏臉下面,就是他顛倒過來的肥頭:「今日換我……服侍你——」

我俯首向下,依次輕吻於我眼中,阿豬倒轉過來的前額、豬膽鼻、厚嘴唇。 這姿勢,就像電影裡,蜘蛛俠倒吊跟女主角接吻的經典一幕——我本來自然不懂 這刁鑽吻法,這可是東莞桑拿那位老師,在我辭工前傳授的前戲體位之一……

第一個好處:充滿新鮮感。明明大家都是同一張嘴巴,但像倒立過來親嘴, 感覺好新奇。阿豬連牙都擦過了,口氣清新,我吻他的唇、啜他的舌,他熱烈地 回應……他應該和我一樣,沒試過這樣子接吻。

我一邊深吻阿豬,一邊伸長雙手,左右攤開他的浴袍,內裡一絲不掛。我身 體前移,找上他的乳頭,又湊嘴去親。胖子的胸部肉肉的,乳頭淺啡,大大的兩 顆,我吻著一顆,再動手用指甲,輕刮另一顆……未幾,我口裡和手上的男性乳 頭,都被刺激得硬起來。

我俯趴的面龐,緊黏阿豬的裸胸;阿豬仰天的胖臉,則正好對準我紅裙衣襟。 我主動牽他的手,摸上那大大的蝴蝶結:「你……拆禮物嘛﹗」

阿豬雙手一拉,輕易扯開蝴蝶結。像變魔法一般,紅裙抹胸頓時消失,現出 我33c罩杯的美乳:「喔﹗這裙子,原來是這樣子……」

這是我從東莞回來後,悄悄網購的情趣裙子。我就知道,今後的『換偶』, 終有天會用得上……

我輕挪玉背,將俯插的乳峰,送到阿豬嘴邊:「來,吃……『蛋糕』——」

饞嘴的胖子,立時兩手各握一團乳肉,仰嘴大啖起其中一邊來;我也恢復低 頭,吻他乳首。桑拿老師說,這體位的第二個好處,是男女能夠同時挑逗對方的 胸部,其他正常姿勢,可沒法辦到。

「雪、啜……」我俯吻阿豬的胸膛,他仰親我的乳肌;我兩指搓玩他的乳頭, 他指尖圍繞我乳暈打圈;我嫩舌交錯舔他兩乳,他大嘴亦來回啜我雙峰。我倆的 乳蒂,持續在對方口裡變大;彼此的唾液,都流遍相互的胸口……

我放眼前望,有一根東西,比阿豬微凸的肚腩,更突出地朝天立起——我的 吻胸前戲,已經令他胯間的雄性象徵,大起反應。

我半羞半喜,嬌軀再向床尾方向爬去,雙掌各撐在阿豬大腿外側,俯望他勃 起的精神肉棒:「我幫你……『吹蠟燭」——』

今天,我全心取悅阿豬,放下矜持,彎頸俯首,紅唇便親上自包皮中畢露的 龜頭。他果然洗乾淨了,有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首次接受我的口交,阿豬立刻敏感得渾身一震:「呀……嫂子……」

更舒服的,還在後頭呢——我不單唇親莖頂,舌舔龜冠,更淺含棒身。阿豬 這根蠟燭,經我的口水灌溉,海綿體如同吸水,不住膨脹,變成又紅又圓潤的大 蠟燭。昨晚他吻我私處,讓我高潮,此刻我一心回報,專注吹奏:「雪、啜……」

「嫂子,妳舌頭……好靈活﹗」我在東莞隔著套子,吹過小藍、八字鬚;早 陣子則無套吹過邢俊,阿豬是第四個了……連我自己都覺得,口交的功夫,漸 見……進步。

我俯趴品簫,下半身斜跪在阿豬身體右側,紅裙覆蓋的翹臀,就在他的胖臉 右邊……近在眼前,他怎麼不懂我用意呢?這體位,還有第三個優點的……

我只得一面口交,一面懷羞微擺腰臀,嘗試引起旁邊阿豬腦袋的注意。男人 在床上,果然不會太笨,他觸及我長及足踝的裙襬,終於會意過來:「嫂子,妳 想我也……親妳下面?」

我吐出滿是口水的陽具,羞赧回望阿豬,招認、提議:「我們試一下……『6 9』?」

自從桑拿老師,向我播放了大半天日本av『教學』,很多叫我萬分害羞、 前所未試的性愛體位,便烙印於腦海。快性無能的丈夫,是不用指望的了;在溫 文的邢俊面前,我又恥於開口。唯獨阿豬,對我有求必應;再加上,他昨夜的舐 陰,教我食髓知味……

「好呀,嫂子,我也想服侍妳。」阿豬雙手輕挪,便將我下半身,移到他臉 上。他掀起紅裙長襬,我為了方便做愛,沒穿內褲。他溫柔地分開我腿根,便昂 首仰親,頭上赤裸的女陰:「啜……」

哎……趴著讓阿豬口交,跟昨天坐著,感受又有不同……他的豬膽鼻,不時 揩擦我大陰唇;他的舌尖,一下子翻開保護的包皮,逕直就吻陰蒂,將它吸得又 大、又熱……昨晚才被他舔過,前後相隔還不到十多個小時,可我已經要求他做 第二遍,我好喜歡阿豬親我私處,太舒服了……

這樣子下去,我很快又會陰核高潮……但今天,我想嚐到更多:「別只舔…… 陰核……親我……裡面——」

昨夜我既羞且怕,將阿豬謝絕於桃源洞外。現在他得我首肯,立時對小陰 唇大舔特舔,舔到濕淋淋的;大嘴再小心推撥,終於軟化那兩片緊閉的小肉瓣, 舌尖初次,探進陰道——

「丫﹗」我頓時弓了裸背,失聲嬌呼。我裡面被舔著……阿豬的舌頭,像隻 最機靈的小動物,在鑽探、在研究我最私密的地方……真的好醜怪,但又……好 爽……

小穴內外,蟲行蟻咬,教我不知該往何處渲洩。我便再嚥回阿豬那話兒,跟 他一同作口活,繼續進行『69』。我螓首下傾,上上落落,香腮微凹,吞吐棒 兒;他胖臉俯仰,嘟嘴連吸,舌頭朝天,頂舐陰戶。

沒多久,我倆漸生靈犀,心意互通,彼此口交,達於同步——他吸時,我也 吸;我舔時,他也舔;他快啜,我彷效;我慢親,他跟隨……大家就連動舌的頻 率、時機,亦越趨一致。我倆不愧是情人,才第一次『69』,已充滿默契……

下陰的感覺太受用,我全身半軟,從俯向趴跪,變成往旁邊躺去。阿豬見狀, 也改作側臥,持續舐我……我們從女上男下的69,變成側身相向的69。雙方 頭腳顛倒,蜷曲著互嚐下體,當真有礙觀瞻,但沒法子,誰叫69能互相取悅, 這麼舒服呢?我真後悔,學得太遲、試得太晚……

我已沒氣力品簫,只象徵式啣住龜頭,單方面享受阿豬的品玉。側過身來後, 他又變了方法,歪過頭來,把我兩片小陰唇,當作上下嘴唇,用他的漢堡嘴逮住, 熱絡地施以法式濕吻……

嗚,他的肥舌,極深入地,連舐陰道兩壁……過往嚴守婦道的我,怎想像到, 原來女人的性器官,也可被男人濕吻?蜜穴愜意得濕透,遍體毛管直豎……我受 不住、忍不住了——

我吐出沾滿晶瑩唾液的命根子,玉手下伸,按停阿豬長期口交的頭顱:「阿 豬,上來……」

阿豬調轉身體,跟我一同頭頂朝向床尾。他嘴角淌著愛液,癡癡瞧我:「嫂 子,妳那裡,好柔軟、好好吃……」

我羞吻他的肥腮,已是慾求難禁:「也讓我……吃你的……『小阿豬』﹗用 你喜歡的……姿勢……」

「我最想看著嫂子妳漂亮的臉蛋做愛——」阿豬選擇最傳統的男上女下,以 正常位進入我。我的『小熙媛』、他的『小阿豬』,早因對方的長時間口交,塗 滿口水,非常濕潤,兩者一拍即合,深入連結——

性愛才剛開始,但悠長的前戲,使我們瞬間達至極興奮的狀態。我陰道無比 濕滑,熱暖收緊;阿豬的男根又挺又硬,渾身是勁。他一來就全速抽插,快進 快出……嘩……好、好厲害……

阿豬下體連插陰戶,左手搓我滲汗的乳房,右手捧我發熱的臉蛋,凝望讚嘆: 「嫂子,妳現在的樣子,好美﹗」

我也近距離仰望,阿豬那小眼、大鼻、闊嘴的不帥外表。但人不可以貌相, 他實而不華的子孫根,正強而有力地插著我……濃烈的性愛歡悅,教人彷彿情人 眼裡出西施,我抬起櫻唇,深情獻吻:「阿豬,你也……好帥﹗」

「雪啜、雪啜……」我任由阿豬反覆吻我、連環插我……過往我堅持『男友 一定要帥』的原則,煙消雲散。丈夫長得帥又怎樣?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 在床上,還是阿豬夠實際。他那大蘑菇般的渾圓龜頭,一進一退,都摩擦得我陰 道好舒服……

這個獃子,卻總對自己沒信心:「嫂子,我會不太快、太用力……讓妳不舒 服?」

「傻瓜……」我媚絲細眼,小口吐氣,探手愛撫他出汗的赤裸屁股鼓勵:「嫂 子我……舒服死了﹗你可以更快……更用力﹗」

「是﹗」阿豬喜獲我肯定,高興下像化身一頭勤勞黃牛,加倍賣力,耕耘我 濕如澤國的人妻水田。他雖然胖矮,卻腰身寬、臀部闊,兩者結合,發揮的氣力 全集中於肉棒,重重地一次又一次穿透我……丫……我更……爽了……

我的嬌喘、他的低吟,交織宣告,這對男女,快將登上性慾的雲端:「丫、 哎……」「嗄、嗄……」

「嫂子,我……」我不待胖臉通紅、滴滿汗水的阿豬說完,已經會意接口: 「來、來吧﹗嫂子跟你……」

「一起……高潮——」我率先崩潰,阿豬亦緊接爆發。他又熱又重的襠部, 肉貼肉的緊擠我股間,陽具深入陰道,盡情噴射熱呼呼、濃稠稠、黏答答的一大 泡精液……

「嗄嗄……」阿豬俯伏下來,雙手緊抱我肩背,我倆的裸體,肉皂黏著,盡 是油汗。我素來愛潔,此刻卻全不在意,也摟抱他的肉背,承受他的胖軀。又有 誰會想到,台灣的美容大王熙媛,貴婦人汪太太,會讓一個胖男,兩度在體內發 射?

爺爺、邢俊,都各對我內射了三遍;阿豬還差一次,才跟他們扯平……但我 和他接連兩日都舟車勞頓,著實倦了,今天就先到此為止吧……反正,以後我肯 定,還會跟阿豬……好的——

**********************************

雲雨之後,我們並肩躺著休息。

我痛快高潮,理應樂透。但激情過後,竟高興不起來——都怪剛才那蒙面少 婦的一番說話,徹底勾起,我心裡一直存在的某根『刺』——

『男人都貪新忘舊,跟妳多玩幾次,沒有新鮮感,就不會再理妳啦﹗更別說 以後年紀大了,人老珠黃,想『換偶』?門都沒有﹗』

『妳剛剛加入這圈子,現在是最受歡迎的時候﹗男人嘛,都喜歡偷良家婦 女﹗不過呀,紅杏未出牆時,才最值錢,『換偶』後,就一路貶值囉﹗』

我本來保守純潔,可如今,陰差陽錯,已走上不倫的『換偶』之路。一切才 剛開始,爺爺、邢俊和阿豬,自然跟我你儂我儂,打得火熱……但是,以後呢?

當新鮮感過去,他們會否玩厭我?即使我是漂亮明星,也終有芳華不在的一 日,到時……

還有,我跟他們三個,縱有點感情,始終不是夫妻。爺爺一把年紀,先不說 了;邢俊條件優秀,總有結婚的一日;即使阿豬,也難保有天姻緣到來,會遇上 真愛……屆時,我怎麼辦?又再結識新的『換偶』對象嗎?

我不想這樣子……其實,我本是個傳統的女生,相信因情而性,由愛而慾。 然而,此刻我的『愛』與『性』,卻分裂了——我『愛』丈夫;但『性』卻只能 外求。而沒有婚姻盟誓的性關係,始亂終棄,注定不長久……

我究竟應該……如何是好?

我心田苦痛,阿豬當然看不出來。他尚陶醉於高潮餘韻,欲言又止,終於放 膽問我:「嫂子,我以後是不是可以……主動約妳?」

他想要我時,就主動約我做愛?這是我所想所願,我輕輕點頭……

但點頭過後,卻湧起一股強烈心酸——阿豬是覺得,以後只要他想要,就可 以要我了?果然,紅杏出牆後,家花不再香,我已經變得人盡可夫,予取予求?

不,我望向阿豬誠懇的眼睛,他不是這種人,他只單純想滿足我吧……可是, 可是……

我控制不了複雜的情緒,驀地滴下出珠淚。阿豬嚇了一跳:「嫂子?妳怎麼 啦?」

「沒、沒甚麼。」我強顏歡笑,拭去淚水,掩飾心事:「只是眼睛……忽然 不舒服……我累了,你載我回家好嗎?」

沒半點機心的阿豬,不虞有他,便和我雙雙穿回衣衫,準備離開——

**********************************

晚上,我回到首都家中。

丈夫自然又是喜孜孜地抱住我,細問過去兩天,我跟阿豬的做愛詳情。慾令 智昏,他也看不出,我暗藏心事。

等他聽夠我說的綺艷情事,很快便心滿意足地進入夢鄉。相反,我卻一夜無 眠。

根據『換偶會』的不成文規定,我既跟爺爺、邢俊好過了,經丈夫同意,我 得到了他們的手機號碼,可以彼此聯絡。

但在這個寂寞的夜晚,我各給爺爺、邢俊打了一次電話、發了一條微信,良 久,他們都沒有回覆。是時候不早,先睡了嗎?或是有事情在忙?抑或,正在跟 其他女人……

其實,我沒有一丁點管他們、怪他們的資格。在『換偶』之外,他們又不是 我丈夫,沒有必要向我負責……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爺爺、邢俊、阿豬跟我既不是夫妻,縱使有點感情,也 終有分開的一日……然後呢?

我再去找新的『換偶』對象?然後再分開、再尋找?當我不再年輕、漂亮時 怎辦?

我的『慾』,注定不能跟『靈』,達於一致嗎?我忽然感到……萬念俱灰。好 想好想……逃離這一切、一切。

胡思亂想,彷彿在眨眼間,一夜轉倏即過。睡房窗外,天色已見魚肚白。我 悄悄更衣,再輕吻了仍在沉睡的老公面龐一下,無聲告別。

然後,我沒帶任何行李,只拿了錢包、手機——離家出走。

踏出家門,我好想找個地方,逃避現實。找一個不論丈夫、爺爺、邢俊、阿 豬,甚至是妹妹、家人都尋我不著的地方。

所以,夫家北京、娘家台灣,都不適合。

驀地,我想到一個地點——

********************************** 在長途高鐵上,徹夜失眠的我,終於睡了一覺。

九個多小時後,黃昏……東莞。我,舊地重遊。當丈夫他們發現我失蹤,怎 也不會想到,我竟孤身來了這『性都』吧……就連我自己也不曉得,天大地大, 為何我偏偏選擇來此。

我記憶力很好,居然憑著印象,找到那一條低檔次的橫街陋巷——那一晚, 在爺爺安排下,丈夫做我的『雞頭』,幫我『拉客』;我就是在這裡,初試『企 街』……雖然那時候,最終甚麼都沒發生。

陋巷上,那一排沒電梯的低矮房子,正是我曾借宿的地方。我莫名地想碰碰 運氣,走到那小單位門外,按動門鈴——

「誰呀?」有人來開門察看,正是當時爺爺授意,收留了我三天兩夜的那個 大胸女生……她是個『企街』妓女。

「喔?是明星臉姐姐妳呀?」她還記得我,笑著開門,招呼我入屋:「甚麼 風吹妳回來?」 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錢包明明有錢,大可去租住東莞最貴的酒店…… 可我卻偏偏,找上門來:「我……湊巧經過,回來……看看妳。」

「歡迎、歡迎。」她是爺爺手下的女生,看在他臉上,對我十分熱情:「妳 要住下來,也可以呀﹗妳的東西,我都還留著呢﹗」 她伸手一指,我當日睡過的床鋪果然還在。想到借宿的那兩個晚上,她都有 帶嫖客回來,在我鄰床做愛……我無故地吞了吞口水:「謝謝妳,那我也許…… 會住一兩晚。」

她像看出我神色有異,熱絡地勾我臂彎關心:「姐姐,我看妳有心事啊﹗妳 是不跟爺爺吵架啦?」

我想到她跟老人有聯絡,連忙提醒:「妳不要告訴他,我來了,好嗎?」

她豪爽地一拍胸口:「好﹗大家都是女生,我會幫妳守秘密﹗」

但她又出言試探:「妳是不是沒再被爺爺『包養』?所以沒錢沒地方住?」

她以為我是老人的『小三』……我未置可否,她已拖住我的手,走向門口: 「女人還是自己掙錢最可靠﹗姐姐,妳上次來,都是想跟我做『企街』的吧?我 今晚就帶妳去拉客﹗妳長得這麼像那個美容大王,不愁沒男人付錢睡妳啊﹗」

**********************************

我身不由己,跟『大波妹』——她叫我這麼叫她——又回到那條橫街陋巷。 夜色降臨,幾十個不同年紀、打扮性感的妓女,現身街頭各處,『企街』待客。 早有男人或孤身、或結伴前來,打量物色……

大波妹硬是拖著我的手不放,要我跟她一同企街:「姐姐妳以前只做桑拿, 沒試過吧?我來幫妳拉客好了﹗」

她又把一條備用鑰匙塞給我:「一有生意,妳就先帶那男人回家。我慢慢等 其他客人不遲。」

「我、我不是想來做……這個的……」我難堪地解釋……只是,我若不想捲 入這碼子事,又何苦上門找她?

我心中有點雪亮……千里迢迢來東莞……其實我想—— 自暴自棄……作賤自己……

可是,『換偶』、當桑拿技師、做坐臺小姐也罷了……我堂堂明星闊太,真要 自甘墮落到……去做『企街』……賣身接客?

不、不行﹗我隱約心知,昨晚以來,自己情緒太不穩定……此時亂來做錯決 定,必會後悔終身……

我好不容易,終於甩開大波妹的手,分辯告辭:「我、我先回妳家……」

我轉身就走……熙媛﹗妳怎也不可淪落成一個『企街』﹗妳接受得了,跟一 個完全陌生的男人……做愛嗎?

但我沒走了幾步,竟就迎面碰上,一個並不陌生的男人——

三十多歲,理著個平頭。身材瘦削,沒打領帶,一身廉價西裝皮鞋。獐頭鼠 目,嘴上兩片八字鬚——正是我曾待過的桑拿中心的『部長』。

他猥瑣的眼珠,盯著我打轉,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態:「哦?106?妳出來 做『企街』啦?」

八字鬚一吸手上香煙,色迷迷地問我:「妳收多少錢一次?做不做部長我的 生意呀?」

(待續)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哎吔家姐既第一次
  2. 乡村乱情(第十六部)(46)
  3. 教师劫强姦女学生
  4. 恋母
  5. 罪爱(父女恋)-第二部 第42章
  6. 淫男荡女168-172
  7. 玉晴完
  8. 郭襄与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