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船嬉春外传

亚洲色吧网址: yazhouseba.com 和 yazhouse8.com
北京赛车PK10 重庆时时彩 乐彩网PK2.com

赌船嬉春(外传)
我是胡小思,今年二十岁,是大学一年级生,那个迷上暴露和凌辱自己女友胡作非就是我大哥。其实不止我大哥,本小姐的男朋友也是喜欢暴露和凌辱自己女友的人,他们可说是臭味相投
我最初也觉得他们很变态,怎会有男朋友主动把自己漂亮的女友送给别人淫弄,甚至还在旁拍摄留念呢?但作为他们的妹妹和女友,可能被他们感染了凌辱的思潮,又或是渐渐上喜欢这种又刺激又羞人,但又令人兴奋不已的游戏,我也渐渐乐在其中了
上个星期六,阿彪和我跟少霞和我大哥两对情侣上邮轮渡假,其实是赌船而已,比起真正的环游世界的大邮轮还差很远。因为阿彪爸爸经常光顾这艘赌船,我们就能够拿到免费的VIP房间,但这VIP房间也只是小小的,有两张双人床、一个浴室的套房而已。阿彪说船上还有无上装酒吧,那些女服务生上身都没穿衣服……嘿!恐怕他为的就是这个调调儿了。(可恶!)
我们吃完晚餐就回房玩朴克,房里充满着我们四个人的嘻笑声,我们玩的是锄大2这种玩法,输几支牌就要给赢的画几笔。结果还玩不到十几局,已经每个人脸上都是大花脸,互相指着对方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和少霞本来就是亲上加亲,所以我们经常会联合来对付那两个男生。哥哥在对付我和少霞的时候总是手下留情,反而可怜的阿彪,这个号称是扑克玩家,今晚输得四脚朝天,整块脸差不多给我们画黑了。因为我们一边着喝啤酒一边打扑克,所以在酒精刺激下,看到阿彪的大花脸,我取笑他是包青天,于是就越笑越疯
「这样下去不行了。」阿彪说:「我整个脸都没地方再画了,我们改个玩法吧!每人轮流说个罚则,然后再玩,输的那个要按那罚则受罚!」我们也觉得这个办法更好玩,当然拍掌附和
大家去洗了脸,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游戏。刚开始大家还有点规矩,说「打手掌」、「刮鼻子」、「装狗叫」等等这些像话一点的罚则,但后来每个人都被罚得有点失去理智了,加上每个人都喝了好几罐啤酒,罚则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可怕,但气氛却越来越兴奋
笑声当然是兴奋的源泉,但除了笑声之外,我和少霞的胴体也是两个男生兴奋的原因。我们两个刚才才洗完澡,浑身散发着芬芳,加上我们两个都只穿着薄薄的睡裙,里面连乳罩也没穿,因为我们四个人已经很熟络,所以连平时穿得保守的少霞,这次也像我穿得那么清凉,看得阿彪和哥哥两人的鼻水口水都差一点流出来
尤其当少霞像个无知的小女孩那样趴在地毯上,像狗那样装狗叫,她那睡衣前面大V领口垂了下来,里面整个上半身美好雪白的胴体几乎全露在阿彪和哥哥眼中,阿彪更是看得发呆。我看见她两个饱满酥嫩的奶子也是又羡慕又妒忌,我哥哥和阿彪的裤裆里更冒起了大帐蓬
罚则变得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可怕了,一时是「打一巴掌」,一时是「亲亲嘴」。接着轮到我说罚则:「打屁股!」大家这时候都有点兴奋过了头,头脑都有点不清醒,根本不像在打扑克,反而像是在想要怎么惩罚对方、作弄对方,结果煳里煳涂地,阿彪赢了,少霞输了
阿彪兴奋地说:「哈哈!少霞姐,快点乖乖伏卧在床上给我打屁股!」她本来两个屁股就翘翘隆起,特别有弹性,现在看到她可怜地伏在床头上,而且要给男生打屁股,我感到特别兴奋
阿彪就在屁股上「啪」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真是又嫩又有弹性,竟然跳动两下。她刚要爬起来的时候,我突然说:「不行!我刚才讲的罚则是打十下,不是打一下!」少霞一边唿冤,但还是乖乖地伏在床上让阿彪打她的屁股
我们四个人都很熟了,打屁股这种动作也不见得有什么特别。而且阿彪也是轻轻打她,所以少霞就没有反对,结果阿彪的手又在她屁股上拍了几下
这时我又突然大唿小叫起来说:「不是这样打,这样只算是打睡裙吧?隔着衣服怎么算是打屁股?要手肉打屁股肉才对!」
少霞娇嗔地叫起来:「小思,妳这个坏妹妹……」然后回头向我哥哥求救:「非,快来救我,你妹妹欺负我啦!」
我看各人都玩得疯了,哥哥耸耸肩,表示没有办法,要遵照罚则。阿彪就把少霞按在床边,她那条短短的睡裙把她两条白嫩嫩的美腿都露了出来。阿彪将睡裙向上一掀,我就把她的小内裤脱了下来,两个白嫩嫩圆鼓鼓的屁股露在我们三个人的眼前,两个屁股间那个肉缝也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阴毛就更不用说了,从两股间冒了一小撮出来
阿彪当然也看得呆住了,他两腿间那支大炮好像就要立即射出炮弹来,真是机不可失,就用手掌「啪啪啪」地在她屁股上轻轻拍打着
好不容易才被罚完,我看见少霞脸红红的,笑得嘴巴都合不拢。少霞伸手来抓我的耳朵说:「还说我们是好姐妹,妳竟然整我,我不认妳这个妹妹!」我被她抓住耳朵,忙说:「对不起!嫂嫂,别生气,下次给妳整回我。」
轮到哥哥说罚则:「爱干什么就干什么!」阿彪就大叫:「好!」结果这一局是哥哥赢了,我输了
「阿非,你要替我报仇啦!刚才你妹妹整我,这次你一定要整回她!」少霞姐拉着我的手臂说。我装得好害怕的样子,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可怜兮兮地说:「哥,你想要对我干什么?你趁爸爸妈妈不在家里,就想要欺负我……」哈哈!连这种话也说出来
哥哥就干脆装成是色狼那样,向我垂涎着说:「嘿嘿……小思妹妹妳这么可爱,我早就想得到妳了,爸爸妈妈今晚都不在家,妳还是乖乖给我玩玩吧!」说完还把手伸向我的小脸蛋上,摸摸我的脸蛋,轻轻托起我的小巴,装成一副调戏我的样子
他还转头向少霞和阿彪说:「怎么样,戏我演得不差吧?」阿彪这家伙,看着我被调戏,还一脸很兴奋的样子。这个阿彪,老是喜欢凌辱女友,看他不停吞口水的样子,看来他还真的希望我被调戏呢!
「来,好妹妹,给哥哥亲亲……」哥哥说,反正我们都玩得半疯半癫,我就继续装下去。我也是贪玩的人,当他假装亲着的时候,我装得像被强吻那样,发出「唔唔……嗯嗯……」的挣扎声,还装得很吃力地说:「唔……不要……哥哥,我是你的亲妹妹,嗯……不要再亲人家的嘴巴……」
我假装怕被强奸的样子,哥哥半弓着腰,色迷迷的样子淫笑着说:「亲妹妹又怎样,肥水不流别人田嘛!反而妳迟早给其他男生弄,倒不如给哥哥爽爽!」
我也突然笑着说:「哥哥,看来你真的要整整我,让少霞阿嫂子消消气,否则今晚你跪通宵她也不肯原谅你!」笑着说完之后,我又变成为受害女生那个样子,还一手拉着他那只搭在我大腿上的手,好像要尽力推开他,挣扎着说:「不要……哥哥,你不能这样……」
「嗯哼……哥,你不可以这样……」我发出诱人的叫声,就拉着哥哥的手从大腿往上滑去,一下子把自己的睡裙拉了上去,直扯到纤腰上,两条白晢晢的大腿和小内裤全都露了出来
哥哥看得有点发呆,我自问身材还挺诱人的,如果我不是他亲妹妹,我想他就一定会扑上来,好好地干几炮!要是给爸爸妈妈看见这种情况,他们一定会气昏的
哥哥想不到我玩得这么疯狂,生理上禁不住有了反应,裤裆里冒起了个大帐蓬。我抓住哥哥另一只手,「呀」的叫了一声,把我睡裙的一边肩布扯了下来,然后向后躺倒在床上。哇咧咧,我那件睡裙本来就没有多少布,里面也没穿上乳罩,这么一扯一躺,整个右边的乳房抖露了好大半出来,虽说他是我自己的亲哥哥,被他看到这种光景,我也不禁羞红了脸
「哥……哥,不要……我是你亲妹妹,不要强奸我……」说着,我还硬把他拉倒在我身上,哇咧咧,我隔着衣服也感到哥哥粗硬的鸡巴。我佯装在他身底下挣扎着,把身体扭来扭去,那件薄薄的睡衣就越褪越下,右边兴奋的乳头也露了出来
哥哥连忙退出身来说:「不行了,不行了,我投降、我投降!」我嘻嘻笑了起来,还举起V字的胜利手势
「哇塞!非哥,你真没用,一个大哥哥,还要向妹妹投降?」阿彪在一旁好像看得不过瘾说:「看我替你报仇吧!」说完就朝我的身上扑过去
「哎呀!哥啊,不行啦!家里突然被大色狼闯进来,快来救我!」我被阿彪压在身上,半嘻笑半唿救。阿彪是我男友,我才不要你救呢!
「坏蛋,我哥哥嫂嫂在看呢!你干什么?嗯……嗯……你不能……嗯……」我一边抗议,一边发出诱人的声音。这个大色狼男友阿彪,根本没把我哥哥和少霞姐放在眼内,就把我刚才自己扯脱的肩布继续拉了下去,那个嫩美的奶子就完完全全抖了出来,然后就用嘴巴去吸吮,弄得我「哼哼嗯嗯」的浪叫起来少霞也很懂得搞气氛,转身把房里的大灯关掉,留下床头昏黄的灯光。「不要……」我无力的抗议声,充其量只能算是叫床声,只是扭扭腰,那件小内裤就被阿彪脱了下来,挂在左腿的脚丫上
「不要嘛,人家的小妹妹会给哥哥看见……」我佯羞道。阿彪这个坏家伙,平时就是喜欢暴露女友、凌辱女友,这时听见我这样说,就变本加厉地说:「就给妳哥哥看看妳的小洞洞!」说完就把我的两腿屈曲起来,然后向两边打开我无力地挣扎着说:「不要啦……羞死人了……人家的哥哥在看……啊……啊……」我头脑有点迷乱又有点兴奋,两腿开开的让哥哥和少霞姐继续看着自己的小妹妹
阿彪的手指当着他们的面就朝我的肉缝里插进去,我的淫水马上流了出来,其实我已经很兴奋了。阿彪还故意把肉瓣向两边剥开,让他们看到我红红嫩嫩的小肉洞。啊!这样看看不算是乱伦吧?我给他们看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而少霞姐好像发现新大陆,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肉洞和胴体。「嗯啊……」我发出可怜的呻吟声,阿彪搂抱着我跪坐在床上,让我张着两腿跨坐在他怀里,他放出那只又粗又大的烂鸟,在我的阴唇中磨来磨去,然后不倚不正地斜插进肉穴里,慢慢侵入我的体内,弄得人家气息急喘
阿彪竟当着我哥哥和少霞姐眼前跟我做爱,让我羞得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搁了,可奇怪的是,小穴里的淫水却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妳给阿彪插进去的感觉怎么样,爽不爽?」真想不到少霞在这个情况下,竟然嘻笑着,像个小记者那样来访问我的感觉
「妳这个坏嫂嫂……妳自己给我哥哥插进去爽不爽?」我吃力地说。可话音刚落,这时阿彪已把我的屁股捧起,然后一上一下地摇动起来。我属于娇小型,而阿彪这个人却很强壮,所以他套弄起来好像没什么用力,抽插得又深又快,把我干得爽得要命,发出一阵急切的喘声后就忍不住呻吟起来
我觉得既害羞又新鲜,虽然在男女性爱方面的经验也不少,但总没试过当这种真人春宫秀的主角,而且观众还自己的亲哥哥和未来嫂嫂。少霞还低下头去看着阿彪的大鸡巴在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情形,看着那红嫩的阴唇在抽插时频频翻动,而且还把淫汁带了出来
阿彪每一下抽插都把我操弄得浑身发抖,每一下挺进都彷彿在我体内的熊熊欲火上加一把油,我再也顾不了哥哥他们在旁边围观了,紧紧搂着阿彪的身体放纵地叫床起来。突然阿彪把我的纤腰用力抱着,大鸡巴深深地捅进我的小穴里,我爽得浑身一抖,马上就给他弄上高潮了
哥哥看着阿彪和自己妹妹做爱的情形,已经点燃了体内的欲火,把手向少霞姐的睡裙底部摸进去,果然不出所料,她只是嗯哼一声,也没有什么反抗,哥哥就从后把她拦腰抱着,双手在她身上重要部位摸捏着,看来少霞姐的丝质小内裤中早就水汪汪的了
「不要……」当哥哥要脱掉少霞姐的小内裤时,她忙推开哥哥的手
「怕什么?阿彪和小思都敢在我们面前弄,我们怎么不敢在他们面前干?」哥哥继续游说:「妳只脱掉里面的小裤裤,睡裙不脱,就不会给他们看见了。」
哥哥顺利地把少霞姐的小内裤脱掉,掀起她的睡裙,把粗壮的大鸡巴在她两个圆圆翘翘的屁股蛋上磨弄,双手当然也很自然地隔着睡裙抚摸着她两个又圆又大的奶子,还在挺起的奶头上捏弄着,少霞姐很快就忍不住哼啊发出声音来这时轮到我和阿彪当观众了,只见少霞姐双手扶着床沿翘起屁股,哥哥则从后把少霞姐的纤腰抱着,大鸡巴已经对准了她的小穴,龟头在阴道口磨动几下,少霞忍不住把屁股自动往后挺,我知道她已经被挑起欲火来
哥哥「噗哧」一声,鸡巴已经深深插进少霞的嫩穴里,把她弄得娇叫一声。我上前学着少霞姐刚才的记者口吻说:「少霞姐,妳给我哥哥插进去的感觉怎么样,爽不爽嘛?」哥哥继续抱着她的纤腰用力抽插,她也顾不得被我耻笑,就已经忍不住闷哼起来
阿彪这时把我的身体向床的另一边移动一下说:「非哥,这里让给你们。」说完朝他身边的床上拍了两下。其实我们这间VIP套房里有两张床,哥哥大可以把少霞姐抱到另一张床上继续干,但他那种喜欢暴露女友的心理又来了,就把少霞姐推向阿彪和我这一张床上,她根本还没有反抗,就给我哥推到床上来,伏在我身边给他从后面抽插着
「嗯……阿非……这样好羞人……会给阿彪看见……」少霞姐扭动着屁股,算是作了抗议。但哥哥一面在她两个又嫩又翘的屁股上揉抚着,一面把她的睡裙掀了起来,而且一直掀到她的腋下,少霞姐那白嫩嫩的胴体就像美人鱼那般完完全全地裸露了出来
阿彪色迷迷地看着少霞姐那两个圆圆翘翘的屁股,哥哥那根沾满淫水的阴茎在少霞姐小穴中出出入入的情景也清晰可见,我也看得面红心跳,哈哈!
哥哥可真是玩疯了头,他抽送了一会又把少霞的身体反转过来,要从正面继续干她,才一变换体位,少霞姐胸前一对白嫩健美的乳房便马上显露出来,「不要嘛……不要啊……人家快要羞死了……啊……」她赶快捂住自己的胸口阿彪勐盯着少霞姐那对奶子看得直吞口水,少霞姐却被他看得满脸发烧,索性闭起眼睛不敢再看我们,只「啊……啊……啊……」地哼叫着任由我哥哥勐抽勐插
我和阿彪看得心头火起,他突然将我推倒在床,让我并排躺在少霞姐身边,然后抓往我双腿往他肩膀上一放,大肉棒就往我小穴里勐插……就这样,我们两对小情侣就在同一张床上做起爱来
原来一边自己做爱、一边看着别人做爱,那种感觉真是兴奋到极点,在这个淫靡的房间里,我获得前所未有的兴奋;少霞姐也开始配合着哥哥的动作扭摆小蛮腰,放浪地呻吟着
阿彪一边干我,一边还伸手过去旁边摸少霞姐的两个大奶子,哥哥还配合地把奶子从下面托起来,使原来圆挺的奶子更加丰满,简直可以比拟日本AV女星那种F杯或G杯的大奶子。阿彪越摸越兴奋,竟把头也伸过去,将脸埋在少霞姐的胸脯上。哥哥的手也顺势伸过来在我胸脯上抓着,还用手指捏玩着我的乳头,那种给两个男生上下夹攻的酥麻感觉真的好舒服
哥哥这时竟然和阿彪同时拔出鸡巴,两人互相调换了位置,只见阿彪抬起少霞姐的两条修长粉腿,翻身压住她,他那条刚才还干着我的大鸡巴就插进她的小穴里,还发出「啧啧啧」的水声。少霞姐也已经被玩得忘了情,不但没有拒绝,还紧紧地抱住我男友,把自己两腿勾在他背后,好让他的鸡巴更深入地抽插着,把她插得浪叫起来
可恶!妳可真会拣啊!这可是本小姐专用的大鸡巴啊!它正在插妳,那叫人家怎么办?我见哥哥还愣愣的挺着鸡巴站在床边,便想也不想就伸出我纤细的美腿,双脚一勾,把哥哥拉到我身上。少霞姐,我们就交换男朋友玩玩吧!
我抓住哥哥的鸡巴就往小穴里送,哥哥也顺势压上来,屁股快速地摆动,每下抽插都力戳到底,我即时淫叫起来,哥哥像是受到鼓励,更是卖力,把我插得浪汁四溢,不停地摆动着屁股来配合他,我的大腿都给他弄得一塌煳涂了遭受阿彪和哥哥的轮流抽插,这时我也快高潮了,哥哥再插十多下,我就被他操上了高潮,高声尖叫着将哥哥牢牢搂死。但哥哥似乎还未有发射的意思,上身虽给我抱紧,下身却勇勐依然,在我小穴里埋头苦干
「啊……哥哥……啊……你好厉害啊……快啊……用力啊……干我……」我给干得失了神,只懂在哥哥身下放声呻吟。哥哥受到我的淫叫感染,开始受不了了,身下的妹妹被他干得浪吟连连,好像被亲哥哥乱伦强暴的样子,心理产生异样的快感,一阵激动,身体不受控制,射出滚滚阳精
哥哥的精液还真不少,灌得我小穴满满的,还有不少从阴道口流出来,然后他把软趴趴的鸡巴从小穴里拔出来,躺到一边,而我也昏睡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悠悠醒来,看见一个身形肥胖的陌生人已经把我压在身下干着,大肉棒在我的小穴内进进出出,我不禁娇声呻吟起来
「啊!呀……你是谁?快起来……呀……停……停呀!啊……」我扭侧头一看,见到少霞姐躺在另一张床上,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站在床边,抓着她的脚踝把双腿大大地分开,粗腰正一下一下的前后摆动抽插着她的阴道。毫无疑问,我们都正被这两个陌生人强奸着
「小辣妹,别装纯情吧!妳们一上船我们就留心上了,今晚就和我们玩个痛快吧!阿强,我们来个比赛,看看谁先把她们弄上高潮。」
「比就比,怕你肥安不成?」说完,他们便在我们身上比赛起来。两人快马加鞭,加大抽插的力度,大鸡巴凶狠地在肉缝中进出,下下到底,直插花心「啊……」压在我身上的那个肥安,屁股晃动得越来越快,又深又重地操着我的小穴,我立时美得全身发抖,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淫水流了一大滩不说,阴唇还在不停地抖动,小穴紧缩,把他的鸡巴夹得紧紧的,双腿也缠住他的屁股拼命地摇动
「啊……好……好捧啊……嗯……插死人啊……嗯……」那边的少霞姐也在「哼哼嗯嗯」地高声浪叫起来。我望望她屁股下面的床单,跟我一样被流出的淫水染湿了一大滩
我们两个娇美的女孩子,就这样张大嘴巴高声浪叫,两腿扒开的任由那两个男人奸淫着
两人干了十几分钟,我和少霞姐就高潮了,纷纷泄身瘫软在床上。肥安这时也已是强弩之末,再干了不久就用力把大鸡巴狠狠地深插几下,「噗噗噗」的射在小穴里。阿强见肥安泄了,也不再坚持,很快便射出精液,整个人软倒在少霞姐的身上
「我们也不想伤害妳们,乖乖的陪我们去喝一会儿酒,见见我们的朋友;听话的便放妳们走,否则就要妳们好看。听到吗?」阿强恶狠狠的说
我和少霞姐对望一眼,心想反正刚才已经被那两个男生淫弄过,还怕什么?他们刚才一次过上了两个大美人,自然要向猪朋狗友们炫耀一下,我们也就半推半让的同意了
肥安给我穿上一件粉红色吊带小背心加热裤,少霞姐则穿米白色大圆领紧身T恤配百褶裙。我们去到酒吧,找不到他们的朋友,我和少霞姐就陪他们喝酒,喝了几杯,我和少霞姐都有点醉醺醺了,即使他们毛手毛脚的在我身上摸索着,我也让他们随心所欲
坐了一会,他们的朋友来了,一共三人,我们又被带去迪斯科跳舞。阿强和肥安拥着我在大舞场里,兴奋地跟着强劲的节奏乱跳一通,我和阿强很快就吻在一起了;而肥安则从后抓住我的胸脯揉着,下身就给他们俩挺起的小帐蓬顶着。我被他们挑逗得浑身火热,不断扭动身躯,偏偏他们就只是用四只手在我身体上摸索着,我恨不得他们马上就把我来个「就地正法」
少霞姐呢?她和其他人就坐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那三个人在她身上大肆上下其手。一个高高廋廋的和她对吻着,还抓住她的手在套动他的鸡巴;另一个黑皮肤的壮汉就把少霞姐的上衣拉高,埋首于她白皙的乳房上;最后一个胖子则把少霞姐的内裤脱了一边,挂在小腿上,他就蹲在少霞姐两腿之间埋头勐舔。少霞姐则一手套弄着鸡巴,另一只手抱住那黑皮肤的汉子,不时发出愉快的叫声最后我和少霞姐被这五人带去了他们的房间,房间在船上二楼,由于那里是些廉价房,没有窗户。我们进房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四个男人在赌钱,不过当时我们都喝醉玩疯了,也没理会那么多
进房之后,他们两三下就把我和少霞姐脱个清光,有几个男人过来搂住我,少霞姐就给另外几个男人推倒在床上
「喂!阿强,这两个漂亮的妞儿是哪里来的?」其中一人问道
「她们是别人的马子,我见他们男友去了无上装酒吧泡妞,怕她们饿坏了,便去喂饱她们。」这时少霞姐已经把肥安的鸡巴含在嘴里为他口交着,肥安边干着她的嘴巴,边抢着说
「大家有福同享、有女同操嘛!所以便带她们来,让大伙一起喂饱她们。」阿强也淫笑着说
「好!」其他人齐声叫好。有的人已经忍不住匆匆脱下自己的衣裤,一边用手握着鸡巴套弄,一边向我们围拢过来
这时有个家伙将我从背后抱了起来,另外两个人将我的双腿分开后抬起,我白皙的躯体已经被腾空架起,两条浑圆结实的美腿被最大限度的分开。站在身前的纹身汉褪下了裤子,用双手托住我扭动的屁股,粗腰一挺,抵着我嫩唇的大肉棒便直插花心,「啊……」我立即发出性感的叫声
那纹身汉快速而有力地挺动着臀部,一次又一次地抽送起来……一会后他们又把我放下,纹身汉继续在我身上大上大落的干着,另一个人就把鸡巴送进我嘴里。只要小嘴或小穴一有空,另一人就立刻补上,我给他们多人不断轮奸着,之前给挑起的欲火终于得到满足。我看着围在身边的肉棒或大或小、或长或短,心里非常兴奋
「啊……痛啊……轻一点……好痛啊……再轻一点……啊……」我突然听到少霞姐大叫一声,转头一看,只见少霞姐坐在一个男人身上,另一个男人则站在她身后挺动着下身。「唔……唔……」跟着第三个人走过去,将鸡巴塞进少霞姐的嘴里
啊!现在少霞姐身上所有的洞洞都给插着了啊!我心里又紧张又害怕,既觉得这样给三个男人围着奸淫很剌激,却很难接受给别人插屁眼
纹身汉忽然狠狠地用力插了几下,然后推开那个正在干我嘴巴的人,把大鸡巴拔出后就往我的嘴里塞,阳精就「噗噗」的射出来了,我给他射个满口都是,还有一些射在我睑上。这时我正在喘着气,便索性「咕噜」一声把精浆全吞下肚去。他低头看着我将鸡巴舔得干干净净,才从小嘴中退出来
「哈哈哈!这小妞骚得很啊!又吞精、又会舔。乖,快舔干净脸上的精液,等一会哥哥再喂饱妳。哈哈哈……」其他人都纷纷看着我,我妩媚地看了他们一眼,用手把脸上的余精通通扫到手掌心里,再抬头看他们一眼,才伸出舌头把手上的余精舔个干净。其他人拍着手叫好,跟着也学着纹身汉一样,依法去炮制少霞姐
我想他们可能一辈子也未曾干过这么漂亮、这么骚,而且还肯吞他们精液的女孩,所以他们整晚都是先把肉棒狂插我们的小穴,然后把精液射在我们脸上和嘴里,再要我们把精液吞下。我也数不清到底吞了多少次,总之到最后所有人再也射不出时,才让我们返回自己的房间
我们简单梳洗后,才叫醒阿非和阿彪他们一起去吃早餐。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yazhouseba.com http://yazhouse8.com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怎么sy ?自己动手
  2. 那些年我上过的汉子
  3. 诱人的丝袜保姆和妈妈
  4. 我和我老婆的变态生活
  5. 在丈夫目前被人插
  6. 【妻子和儿子的好友在我们的婚床上淫乱交媾】【完】
  7. 唱歌就撬走了别的老婆
  8. 乖巧的老婆让人干
广告业务联系微信: sjms1388008
Tumblr色情博客 | Tumblr Viewer | 色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