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佳人受难记(上)



(上)


  「叮铃铃!叮铃铃!」

  屋子的电话响起。

  听到屋内响起一阵的「哒哒」声,我穿着拖鞋小跑到电话旁,拿起电话:「阿尼赛哟!」

  「阿尼赛哟!」

  电话传出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是韩佳人小姐吗?」

  「呐!」

  我拿着电话点点头。

  「我是来通知您一个消息的。」

  男人的语气很正式。

  「嗯!」

  我再次点头。

  「关于您向我们剧组应征的角色,我们已经有人选了。」

  尽管在心里已经预见到这种结果,但不可抑制的,我仍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擡起头,歎了口气,我拿起电话,以尽量平静的语气回答:「是!我知道了」「那,再会!」

  男人结束通话。

  听着电话传来的嘟嘟声,我用力把电话拍在座机上。

  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剧组拒绝了。

  自与我的丈夫,延正勳结婚后,我的事业与大多数一线女艺人婚后一样,人气大跌。

  我原本对片约减少做出了心理准备,但实际上,事实与我想象的并不一样。
  直到去年(2007)出演过《魔女幼熙》外,从05年到现在整整三年我没有接过任何片约,仅有出演的电视剧那还是我承诺只拿身价的三分之一的片酬才接纳的。

  我因此做了三年的家庭主妇。

  毫不客气地说,在整个娱乐圈里,除了容貌和人气,我的演技也是有相当保证的,不至于仅仅结婚就完全过时,但现实却是,我现在已经和过时没有太大区别了——我没有任何片约和代言,甚至以自降身价为代价,也得不到回应。
  毫无疑问肯定有人在捣鬼,但那会是谁呢?我憋屈得难受,胸腔甚至喘不过气一样,我恼怒地躺在沙发上四肢乱舞。

  「嗒!」

  门开的声音。

  深深吸了口气,我恢複了表面的平静,以一个平常的姿态坐在沙发上。
  就这样看着我的丈夫延正勳一个人走进来。

  行礼招呼之类虚的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四年的婚姻生活并不如意,数年婚后的相处让我感觉到丈夫并不是一个可靠的男人。

  但真正让我感觉到痛苦的是,我已经感觉不到我们之间有任何的爱,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悲剧。

  我瞥了他一眼,勉强算是对他回来的回应。

  他一屁股便坐在我对面。

  换在四年前,他大约是紧紧靠着我坐在我旁边对着我说肉麻的话。

  他与结婚后,事业上并不比我好多少,似乎也是拜不知道是谁所赐,他现在和我一样没有任何片约代言。

  他把外套扔在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拿出一支香烟点上,袅袅的烟圈吐在空气中。

  我的眉毛拧成了「八」字。

  尽管作为一个演员,理因对香烟习以为常,但我最大的限度也仅仅是容忍而已,而不是习惯。

  而他在我面前吸烟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上一次,上一次,上一次,我在心中细数,他在过去的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在我面前吸烟,加起来的次数比过去四年都多。

  大约我在他的心中的地位连他嘴里的香烟都不如了吧!我厌恶地看着他吞云吐雾的样子。

  「你今天出去有找到可接的片约吗?」

  他摇了摇头,深深吸了口烟,把烟头摁在烟灰缸上,一言不发。

  他的脸看起来很僵硬,但眼神却是游移不定。

  「你有事瞒着我?」

  我随意说道。

  听到我的话,他像被抓到尾巴的野兽一样,身体猛地绷紧,双眼死死地盯着我,愧疚,解脱,抑或阴沉,不一而足,脸色变幻不定,最后居然对我露出了个微笑。

  但我只感受到了毛骨悚然,就像是猛虎对它的猎物露出了微笑。

  「没有。」

  他笑得如沐春风,我知道他除了是我丈夫,还是一个职业的演员。

  「事情可能有转机了。」

  真不愧是个职业的演员!我在心中冷笑着。

  如果他是去年前这样说,我可能会相信,但现在,两人知根知底,更何况,这不是第一次这样对我说。

  真是个蹩脚的理由。

  见我满脸不屑,他有些恼怒,但似乎是忍住了,反而是平静的对我说:「今晚我早点回来,你就不要出去了,在家准备饭菜吧!」

  我满头雾水,他没有再说。

  他拿起衣服,走到玄关,忽然又回头道:「有什么要买的,用我这张卡。」
  他从皮夹拿出一张卡,我接过,心中的疑惑更盛了。

  「对了,你还记得美娜吗?」

  对于他这句没头没脑的问题,我不动声色地答道:「还记得,怎么啦?」
  「我见到了个人。」

  「谁?」

  「美娜。」

  他离开了。

  作为一个女人,我本能升起一阵不详预感,但又说不出什么来。

  联想到我这四年来的遭遇,我隐隐感觉他一定知道了什么。

  我需要帮助。

  耐着性子翻通讯录。

  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

  当翻到河智苑这个名单时,我停下手指思忖起来。

  认识河智苑欧尼是我在02年时客串《猎阳》时,那时候我刚刚出道,而河智苑已经出道两年并且已经开始参演电视剧的女主角。

  对于我而言,河智苑欧尼是不折不扣的前辈。

  所幸的是欧尼是一个随和的人,并没有发生前辈对后辈严厉的事情。

  认识之后,我和欧尼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逐渐成了好姐妹。

  欧尼大我三岁,对于她在圈子里打拼的精神我是尤为佩服的,我自忖是做不到那种程度的。

  至于她每次问我为什么做不到?我总是回答,大约我不够狠吧!洗澡。
  浴室内,淋浴下,水从我的脸颊流下。

  镜子里面,一个裸体的女人,黑亮长发及肩,虽然胸前不够雄伟,但总算是有点曲线洗澡结束。

  似乎心情稍许好多了。

  家里空荡荡的。

  我很讨厌这种感觉,不是因为空虚或者寂寞,单纯的会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我们约好下午两点在明洞的一家明星西餐厅会面。

  我开始挑选衣服。

  只是,实际上已经没多少件衣服可挑了,不由又想到究竟是谁造成这一切的 。
  我考虑很久,终于决定选了套白色的亚麻圆领上衣和配套的白色直筒裙。
  穿上丝袜和高跟鞋,镜中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郎。

  打量着镜中的自己,重新抹了鲜红的口红,戴上宽边墨镜和黑色大礼貌。
  镜中的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女人打扮漂亮时果然连心情都会好上许多!一时之间,我竟忘了我所处的环境是多糟糟了。

  当我维持着矜持的样子出现在咖啡厅的时候,我终于又感觉到了那人气的感觉,只是可惜的是,大约以后很可能再没有几乎这样了。

  我在预订的位置坐下,不时有粉丝上来签名合影,片刻,又陷入平静,我对这次约会的消费并不感到担心了——虽然消费不菲,我已经快破产了,但延正勳给我的卡里面的数目相当可观。

  真是打肿脸充胖子!我在心中嘲笑他。

  没过多久,咖啡厅又有一阵人群涌动。

  「你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啊!」

  欧尼不客气地在一旁坐下。

  听得她不无羨慕的话,即使忍着,我心里也不免升起一丝窃喜,我看了一眼她的装束,火红的无袖连衣裙,鲜红的口红,头发挽起,浓妆,妖娆的妆容配上清纯的脸蛋,艳丽得让人心折。

  我定了定神,「怎么说呢?」

  「你以前的话,看上去更多的是像小女孩的清纯,可爱,但现在看上去就很妩媚,充满了女人味。」

  「欧尼的口才真是让人心折,你要去做解说员的话,其他解说员一定会失业的。」

  话音一转,我看着欧尼的脸,「不过,欧尼今天也很漂亮啊!连我都动心了。」

  难得的,我开心地笑了出来。

  「我说贤珠,你怎么今天这殷勤,有什么事?」

  (注:韩佳人,本名金贤珠)我无奈地歎口气,「欧尼的眼神倒是锐利。」
  她换了语气,脸上也变成关心的表情:「有什么事?」

  我心中一团乱麻,脱口而出:「烦得很!」

  欧尼见我表情,笑骂道:「你这丫头!」

  我只能无奈的歎气,听着咖啡厅的钢琴声,一言不发。

  我们就这样静静坐着,不知过了多久,我开口道:「欧尼,你知道徐美娜这个女人吗。」

  听到我低沉的声音,她的脸色变得凝重,双眼像直透人心,「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收敛情绪,把我四年来接戏的状况,以及现在的情况,今天和延正勳的对话,全一股脑的说了。

  多日来的郁闷似乎暂时宣泄一些,心情也平静多了。

  我看着欧尼,她一言不发,就静静坐着,只是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良久,欧尼吐出一句话:「可能你的情况比我想象的更糟糕——假如这一切都是真的话。」

  「怎么了?欧尼!」

  我小声的问了一句。」

  她直勾勾的盯着我,直看得我发毛。

  「但愿你还能全身而退。」

  她说的话像云里雾里,弄得我一惊一乍,「这什么意思?」

  「我猜测有圈内的人对你的下手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知道有人对我下手,但韩国可是法制社会!」
  她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韩国是法制社会没错,但妹妹你别太天真了——」欧尼凑到我耳边,「他们会制造一些要害控制你。」

  「他们还能吃了我?」

  我努了努嘴。

  「虽不差,不远矣!」

  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弄得我像坐云霄飞车一样一颗心吊在半空,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

  她淡淡地说道:「有先例了!」

  她的话对于我不啻一个惊雷,任谁感觉到没有安全感都会恐惧。

  我打了个寒颤,竟是惊出一身冷汗,我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欧尼你在开玩笑吗。」

  「我骗你干嘛?」

  她努了努嘴。

  「谁?」

  她对了个口型,我轻轻地读了出来:「宋——慧——乔!」

  「怎么可能?」

  难以掩饰住心中的震惊,我惊慌的看了四周,凑过去。

  「你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

  她干脆地回答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还露出一脸天真的笑容——这么大了还装嫩,我暗自吐槽。

  想继续挖出点什么,可她就是一直顾左右而言它,气得我牙痒痒。

  但我不知道也该做什么,一下子接受的信息量太大,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
  见我一言不发,欧尼忽然开口道:「贤珠,你在韩国已经不安全了,去国外吧!」

  她神色凝重,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即使已经对自己的处境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她的建议时我仍忍不住惊呼出声,难道我的处境已经如此举步为艰了吗?看着我难以置信的表情,欧尼再次开口道:「我怕再不走,你就走不了了——」「怎么会——而且我又能去哪?」
  我六神无主的说道。

  「你现在已经相当于被封杀,在圈子里已经生活不下去了,在国内继续工作的话我担心他们不会放过你——」欧尼的话很诚恳,她关切的看着我,但我却感到心寒。

  「去国外躲起来,中国,日本,美国都行,嗯,不要待在国内。」

  我一言不发,索性埋头吃菜,拿起菜单,又连点了七八个菜。

  我看她看着我,就像在看个怪物一样,「怎么了?」

  「你点这么多菜干嘛?又吃不完?」

  「打包。」

  我轻轻吐出两个字,欧尼目瞪口呆。

  ……离开咖啡厅的时候我仍是浑浑噩噩,我无法想象我的处境会如此糟糕——如果是真的话。

  以对方施展的手段付出的代价之大。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小区大楼的入口,我看了下表,下午六点。

  电梯门打开,我走进去,伴随着金属音,合上,开始上升。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入眼的过道灯光昏暗,过道的尽头有一扇门,门后便是住所。

  此时,气扇透出来一束灯光。

  里面有人。

  是谁?他,延正勳?还是——?我不得而知。

  正如大多数恐怖电影,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

  我感觉我有点疑神疑鬼,或者说,惊弓之鸟。

  我轻轻踏着脚步,但过道仍旧响起高跟鞋踏在地上的那种清脆咯咯声。
  假如有人在埋伏着我。

  我冒出这么一个荒谬的念头,但事实上直到门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松了口气,照常掏出钥匙,打开门。

  目光穿过玄关,我看见我的丈夫,延正勳,站在客厅。

  很安静!我心下稍安,换上拖鞋,踏出玄关。

  一步一步,我的心跳个不停。

  他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

  「怎么这么晚回来?」

  我扬了扬手里提着的食物。

  他没有再问,我无暇他顾,索性拉出行礼箱便开始收拾。

  在屋内的时间变得无限漫长,把证件现金塞进包包,我拉起行礼箱快步离开 。
  「要去哪呢?」

  是他在问。

  我回头:「去旅行。」

  「你脸色怎么差,说话那么结巴,。」

  「有吗」我勉强的笑了下。

  就先去欧尼那住几天好了,我打定主意,转身拉着行礼箱便离开。

  奇怪的是,他既没继续问我,也不拦着我。

  不过这正合我意,我不多想,快步离开。

  从过道到电梯门,我走的很急,到电梯门前,忽然响起手机铃声。

  我按下按钮,低头把手机掏了出来。

  「阿尼赛哟!」

  「好久不见,佳人欧尼。

  「虽然有四年没听过这把声音,但我绝对可以分辨出来这是徐美娜的声音。
  我满头雾水,「你有什么事吗?」

  」见面了你就知道了!「只有这么一句,便挂断电话。

  我心中疑惑更甚,就在这时,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一个妩媚的OL女郎 。
  看到里面的人,我瞬间张大了嘴,不妙的感觉直沖头顶。

  「你好啊!佳人欧尼。」

  我正欲开口,她忽然沖上来用一张白手帕捂住了我的嘴。

  我挣紮着,伸手去抓她,但手好像变得软绵绵,力气全无,连眼皮好像变得好重好重,最后不省人事。

  我睁开眼睛,动不了,被绑住了。

  看了一下四周,好像是家里,客厅。

  我眨了眨眼,饭桌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似乎是徐美娜。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我连忙低下头。

  「去看看她醒了没?」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另外一个男的走了过来,拖鞋,脚,裤子,无不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我猛地擡起头来。

  果然是他,延正勳。

  「已经醒了啊。」

  那男人颇为高兴的说。

  他走到我面前,徐美娜那女人立即拿了一张椅子放在那男人身后。

  我擡起头,静静看了他们一眼,良久,开口道:「你们要干什么?」

  那男人没有说话,延正勳也只是在一旁看着我,倒是徐美娜开口,满脸笑兮兮的:「玩个游戏。」

  大废周章,就是为了和我玩个游戏?我愤怒地挣紮着,像受伤的野兽,但无济于事。

  徐美娜跪在那男人身前,一幅卑微的姿态,伸手在那男人的裤裆按摩,拉开拉链,一根肉茎弹了出来,打在她脸上,她笑兮兮地在那蘑菇头上舔了一下,像舔个棒棒糖。

  「正勳,去把机器拿出来。」

  听得那男人的话,延正勳像条狗一样听话,一阵忙活。

  当他把机器搬到我面前,对着我的时候,一股彻骨的寒冷从尾椎直窜脑海。
  拍电影用的摄像机。

  这是非得要让我身败名裂!都来小电影了!「会长您看,那女人吓得脸都白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我,但我已经没有任何可能逃脱,自杀?那男人把徐美娜的头往下按,「好好舔!」

  那女人就在我面前向那男人抛了个媚眼,然后竟然把狰狞的阳物整根吞进嘴里。

  看上去恐怕有差不多二十厘米,非得捅到喉咙里去,看得我一阵恶心。
  她的舌头灵活地在龟头上下舔弄,吸允,五指合拢握住茎身上下套弄,脑袋快速得前后吞吐,不停地发出「嘶嘶」的水声。

  对眼前淫乱的行为,我从心里感到恶心,瞥过头去,眼不见为净。

  不知过了多久,那男人按着徐美娜的头,头往后仰,发出一阵阵呻吟声,然后发泄在徐美娜嘴里。

  徐美娜细心地清理着,把龟头舔得油光水亮,片刻又变得杀气腾腾。

  男人一只手伸进徐美娜的胸口,说道:「给她打甲基苯丙胺。」

  「是,会长!」

  看着延正勳乖巧的样子,我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绝望。

  我对这个名词并不太懂,但我知道他们不怀好意。

  延正勳拿着一根针管过来,在我手上紮了下去。

  无路可躲。

  针紮到了我的手上,我想躲开,但被延正勳按住了手腕。

  冰冷的刺痛感,手腕传来一阵麻麻的感觉。

  一阵像飘在云端的愉悦感,心旷神怡,迷醉……耳边传来的徐美娜吞吐时产生的唧唧水声,喉咙滚动的声音,似乎也不再讨厌,反而让人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我吐了口气,双齿咬合。

  舌头的疼痛瞬间让我清醒过来。

  看着面前放纵的男女,再看看旁边木然的丈夫,不知怎的,竟好像大彻大悟般,生无可恋!曾经听说咬舌自尽其实死不了,真正的死因是由于舌头咬掉后堵住气道窒息而死,或者是舌头咬掉后失血过多休克而死。

  那已经不重要了!我用尽平生的勇气,咬了下去,瞬间满嘴都是鹹腥的感觉。
  「她要自杀!」

  我仿佛听见那男人的声音,脑袋晕乎乎的,浑身感觉轻飘飘。

  不知过了多久。

  我再次睁开双眼,还是家里,还是那三个人,只是,我发现,嘴里被戴上了个牙套。

  徐美娜站在我面前,「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处境吗?」

  我说不了话,只能无力的看着她。

  「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拥有这样的容貌却找了这么一个窝囊的丈夫,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她歎了口气,「你知道吗?欧尼,延正勳为了追你而甩了我,当时我是有多恼火吗?」

  「我那点比你差了?是不是会长尼(尼,敬语,发音:nim)!」

  她那嗲嗲的声音令我一阵恶心,我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美娜自然是个美人,要不然我也不会想办法把你弄到手,但与佳人相比,还是她漂亮点。」

  男人满脸和气,我心中无悲无喜,只是双目忍不住流下两行凉凉的眼泪。
  「会长真是个变态,在我身上弄了那么多花样,把欧尼弄上手后一定要把所有的花样在她身上试一遍——我来主持。」

  「好!」

  男人简单地回答一句,拍了拍她的头。

  「放心,欧尼,很快我们就是好姐妹了!」

  徐美娜咯咯笑着,接着又把那根肉茎吞了进去。

  好姐妹!我如堕冰窖,心中一片冰凉,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得更加厉害,因为恐惧。

  屋子里静悄悄,徐美娜吞吐的声音变得异常响亮,我六神无主。

  「正勳,帮你的妻子舔舔。」

  听到那人的命令,延正勳满脸诧异。

  那人继续道:「事成之后,你就去《伊甸园之东》剧组报到,你的二十亿韩元的债务也一笔勾销,但前提是——」「不要违背我的命令。」

  男人严厉地说道。

  听完那人的话,我看到他满脸的喜意。

  他兴奋地走到我面前,什么也没说便在我的惊呼声中用力分开我的大腿,将裙子掀上去。

  里面是连裤的丝袜,外面穿着内裤。

  他便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我下面看,虽然他是我丈夫,但我心中仍感觉到了难言的羞耻。

  在内裤和丝袜的撕裂声中,我彻底崩溃,无法控制的大哭出声,眼睛模糊了我的视野,声音也听得不大清,所有的感觉都好像集中到下面去了一样。

  我感觉到一条湿热的,软软的东西在我下面舔着,他抓住我的两条大腿,舌间分开了我的花唇,伸进了进去,下面渐渐感觉变得又热又痒。

  我逐渐停止哭泣,眼泪再也流不出来,视野又慢慢变得清晰。

  徐美娜穿的是像秘书一样的OL装。

  她面对着我扶住前面的椅子,挽起来的头发已经向后散开,胸前的衬衫向两边敞开,黑色的内衣被拉到颈下,两座浑圆结实的乳房随着身体一晃一晃,黑色的窄裙被翻卷在臀上,。

  男人已经脱光了,他抓着徐美娜身后抓着她又白又大的屁股「啪啪啪」地撞击着。

  徐美娜的头在我面前一晃一晃,她张口便是一些放荡的呻吟声。

  「啊——会长尼,再快点——美娜好舒服——啊——美娜要被会长操死了——啊——」「骚货,再大声点,让你的新妹妹好好学学!」

  他对着我桀桀笑着。

  我听得面红耳赤,忽然听到她大叫一声,整个人在我面前软了下去。

  男人的阴茎从徐美娜的屁股后面露了出来,他把延正勳一脚踢开,沾满了体液的阴茎就那样指向空中走到我面前。

  我挣紮着身子想向后躲,但显然徒劳无功,他伸手抓住我的脑后便把那硬邦邦的东西塞进我嘴里。

  味道很怪,我说不出来,心里充满了反胃的感觉。

  我感觉他把整根肉茎都塞了进去,甚至感觉到龟头顶到了食道。

  我拼命地干呕着,双手被绑在后面无法抵抗。

  这时忽然又感觉身下又被那种温热的感觉覆盖,一个软体灵活地在下面搅动。
  从动作上感觉看应该是被徐美娜舔住了。

  我难受的干呕着,那种恶心欲呕的感觉不知持续了多久,那男人终于哆嗦着在我嘴里射了出来。

  我对AV影片里的口暴毫无好感。

  嘴巴里面被阴茎和浓郁的精液塞满了,但他一直按住我的头,我无法挣脱,身体终于在求生本能支配下,咕噜咕噜地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男人满意地松开了我,那玩意刚从我嘴里出来立即就被徐美娜抓住放住进嘴里,在她的舔弄下,男人的阴茎迅速越过再次兴奋的不应期,重新变得硬邦邦。
  徐美娜一只手五指握着无法并拢,口里不停说着「好大」「好硬」之类的词语。

  我满脸通红,这不是AV影片里的表演,也不是应召女郎对客人的假意奉承,但她表现得是如此的淫贱,完全看不出她在演戏——以至于让我对她的淫荡的表现竟产生一种庄重的感觉。

  那男人再次挺着硬邦邦的阴茎走到我面前,我撇过头去。

  他分开我的双腿。

  我看着他握着阴茎挑开我裹住阴道口的阴唇,把龟头塞了进去,发力,将整根东西插了进去,直到他的胯部重重撞到我的屁股。

  下身传来又酸又胀的感觉,我张大了嘴,但什么声音也没发不出来。

  他勾住我的腿弯,把阴茎抽得只剩下个头又插了回去,大开大合,我感觉我的屁股火辣火辣的。

  但同时,身体渐渐好像升起着一股暖流,又酥又麻,每一下动作都让我感觉好像肚子捣进一根肉棍,令人恐惧,但却让我的身体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刺激。
  忽然间,塞进嘴里的牙套被拿了出去,我擡头,是徐美娜,她在我的仰视之下堵住我的嘴,而且还把舌头伸了进来,我想闭嘴咬住她,但被她捏住双颊。
  我呜呜地挣紮着,随着时间的积累,身体的快感逐渐堆积到一个高峰。
  我感觉身体好像跑了一圈四百米一样,身体开始缺氧,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在剧烈的晃动着,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身体像抽筋一样。

  我用力挺直身子,腰往上挺的样子好像是在配合男人的奸淫。

  持续了几十秒。

  我居然在男人的奸淫下高潮了,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徐美娜刚放开我的嘴,我羞耻得哭了出来。

  在哭泣声中,我感觉我的手被解开了,接着好像被放到了床上。

  但在这过程中,我只是一直哭个不停。

  放声哭着,我下意识得抱住了能抱住了的东西,完全没想过去抵抗。

  大约在他,延正勳操控的镜头里,我不知廉耻地抱住了奸淫我的男人,在床上张开双腿配合着男人的动作。

  我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会那样做?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们给我打的药物的缘故。
  恍惚间,男人在把我的上衣连同内衣推到了胸口上面,胸口的凉意一变,紧接着乳房感觉到炙热的触感,乳头被温热的指腹撚住,左揉右搓。

  我掩耳盗铃一般,偏过头去闭上眼睛,仿佛这样一切就都没发生,但身体的感觉却是真切的,身下的撞击和胸口的揉捏刺激着我。

  眼泪再次停止,羞耻的的眼泪再也流不出来。

  我喘着粗气,以控制身体那种不堪的欲望。

  我的嘴巴微微张着,整张脸看起来像在苦笑一般,充斥着一股难言的苦意。
  下颌忽然被捏住,正对着男人的目光,我慌乱地躲闪着眼神。

  「躲什么?」

  他充满戏谑地说道,说着勾住我的腿弯把双腿压到我的胸口,他的腰一挺一耸,我感觉愈加难捱,索性消极到底,双手捂脸,任由男人在我身上折腾。
  失去了视线,我听着一声声的「啪啪啪」,感觉着身下像触电般的酥麻,屁股被拍到很火辣,但每一下火辣紧随着的那种难以形象的感觉,渐渐让人淡忘了一切的不快。

  「啊……哦……嗯……哼……」难以想象,延正勳看着屏幕里面的妻子,她竟然会情不自禁的放声呻吟,这是自暴自弃吗。

  屏幕里的女人肤色分明,颈下和腰际是白色的衣物,中间和下面是比衣物更加雪白的肌肤,镜头转到女人的阴部,在阴阜上部是浓度的毛发,与周围光滑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往下毛发变得稀疏,一道粉红色的纵裂从毛发中穿出,向下延伸,往下,两片唇瓣被一条粗大的肉茎撑开。

  放大,肉茎上分布着膨大的青筋,抽出时带出阴唇外翻的粉嫩的黏膜,插入便将其嵌进阴道。

  镜头对着这单调的插入拔出,然后转到女人的脸上。

  眼睛忽然感受到强烈的光线,我睁开眼睛。

  男人双手抓着我的手腕,按在两侧,他睁大双眼,身体起伏着看着我。
  我的叫声戛然而止,只是竭力大口呼吸着,带动着胸口剧烈的起伏。

  他贪婪的盯着我的胸口。

  「啊!」

  我叫了一声,身体扭动着,但双手无法挣脱。

  「哈……哈……哈………」房间回荡着我的喘息声,胸前不停传来又酥又麻的感觉,加之男人在下面的动作,我的身体难受得扭来扭去,没过多久,我忍不住竭力发出一声低沉的「啊」,仿佛断气一般,身体好像灵魂出窍,轻飘飘的。
  转到镜头,屏幕里的女人如同困兽,原本洁白的俏脸变得扭曲,一双小手无法挣脱男人的束缚,转而抓着两旁的床单,一对圆润白皙的小腿交叉安在男人光溜溜的屁股上,双足伸得比直。

  延正勳冷冷看着在交媾着的男女,嘴唇紧抿,动手将镜头转到了女人的脸上。
  她的脸依旧扭曲着,身体扭得像煮熟的虾仁一样变了形。

  维持着这样的姿势。

  男人的动作忽然加速,用嘴呼吸,来回的动作像沖刺一样快。

  女人的身体率先崩溃,绷紧的身体瞬间变得瘫软。

  男人发出一连串的怒吼,腰上的动作快得将女人撞得叫个不停,脑袋顶到了床头。

  没过多久,男人发出一声痛快的呻吟,接着腰臀最后用力撞了女人的屁股几下,紧紧贴着女人的屁股在那磨啊磨。

  男人哆嗦了几下,像憋了半天尿,终于找到放水的地方开始放水一样,露出放松的笑容,慢慢趴在女人的身上。

  男人很重。

  我我小口的喘着气,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趴在我身上的男人起来了。

  他看着我,满脸赞歎道:「你的身体真软啊!」

  说着便又在我的胸口抹了一把。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本能地像但小的猎物躲闪起来,偏过头,不去看这一切。

  然而这男人,像猎人抓弄着嘴里的猎物。

  他把我摆成对着摄像头趴着的姿势。

  我羞愧地趴下头去,让披散的长发遮掩住一切。

  即使只是自欺欺人。

  我双手向前趴着,抓住前面的床单。

  忽然腰际传来温热的触感,紧接着,身体在空间上的位置发生了改变——屁股被身后的男人提了起来。

  「啊!」

  头发忽然被往后拉,我痛叫一声,头往后仰了起来。

  视线往后转,我看着那男人抓着我的头发,他一手抓着充血的阴茎,往我的屁股凑了过去。

  我的瞳孔闪过一丝恐惧。

  感觉下面慢慢被撑开,温热的,一点一点,慢慢被塞满的感觉,又麻又酸。
  我咬紧牙关。

  忽然身后的男人猛地用力,下面直接被塞满了,我胀得难受地叫了出来。
  又感觉和身后男人的肌肤贴在一起了。

  下面感觉胀满,但好像肚子饿时吃饱了一样体会到一股满足感。

  延正勳看着眼前的活春宫,不免也是看的气血沸腾,他喘着粗气,把镜头对准了妻子韩佳人。

  她闭着眼睛,脸上似苦非苦。

  镜头转到身后,紧密贴合在一起的男人的腹肌和女人赤裸的腰臀。

  男人开始动作。

  他依旧把阴茎抽得只剩下头又全部插进去,每插一下便在女人的屁股上拍一下,仿佛是骑士在驭马一般。

  好羞耻!这大概是心中唯一剩下的东西了。

  被强迫性交时被摆成这样的姿势,以及被男人拍屁股的动作所羞辱,但身体居然还忍不住想要沉迷于男人的手段,感觉自己和那些下贱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
  我的脑袋很清醒,但悲伤的感觉却是一点也无,只是感觉羞耻,无地自容的窘迫,但同样的,生理和心理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欲望得到了满足。
  我感觉到了身后的男人在加速,感觉到了我的屁股被拍得啪啪作响,那迷醉的感觉让我闭上了双眼。

  我后仰着头,忽然,感觉男人的阴茎好像锐利的长枪刺穿我的身体,我的喉咙吼出高昂的「啊」「噢」「呃」,原始的音节让人心潮澎湃。

  我埋头在双臂间,尽情的叫着,用力的叫着,声撕力竭,直到那像潮汐般的感觉像退潮般从身体消散,我才颓然的闭上嘴巴。

  延正勳看着镜头的男女,里面的女人埋着头,衣裙套在颈下和腰间,半遮半掩,看不到容貌,但肤色白皙,身材苗条,双腿匀称,看起来倒是有一种别緻的风情。

  他咽了口口水,看着女人身后的男人粗壮的双手握在女人纤细的腰肢,怒吼着,胯部用力的击打着女人的臀部,最后身体不停地颤抖,哆嗦着趴在女人雪白的背上。

  延正勳转过头去,他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经不再属于他了,即使她是他的妻子 。
  但那又如何,只要恢複了娱乐圈的事业,还怕找不到漂亮的女人。

  想到这,延正勳往日的愁苦一扫而空,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我太太阿颖
  2. 淫荡人气杏娟
  3. 钻石欲火
  4. 迷奸阿姨
  5. 淫贱妻媛媛
  6. 安排老婆做了回妓女
  7. 精液容器
  8. 我和姐姐的宜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