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美的雪臀肉棒已是齐根没入

新网址: yzs8.info , yazhouseba.com
奢华博彩之旅 尽在澳门永利
❤日本AV免费在线看❤就来番号鸽视频

这是一间房间,一个年轻男子的房间。

整齐贴在衣橱和门上的帘子是房间内的唯一摆饰,柜子下塞着颗有些瘪的蓝球,书桌上摆着台明显经过细心保养擦拭的笔记型电脑,以及一堆零散的文具,尽管在一些角落仍有几丝灰尘,但就男性而言……已经算是相当干净的了。

绯雷呈大字状的躺在床上,呼吸有些粗重,英俊的脸上有着一般高中生所没有的成熟,棱角分明的长相和英气逼人的五官看上去相当有魅力。

……如果不看他现在正在做的事的话。

短裤脱到了膝盖,有些发红的手则在握在双腿间的……总之,绯雷正在进行着几乎所有男人都做过的──(消音)。

紧抿着嘴,绯雷双眼直盯着摊在一旁的本册子,那本册子这时正翻在一面春光无限的玉照上,美丽的脸蛋正拍成特写,嫣红性感的小嘴对着镜头微微张开,最勾人欲火的却是她的穿着──尽管是号称三点不露,除了头发外连根毛都看不到,但经过特殊的拍摄手法和薄纱轻罩,却是透出了一股比全裸还要有想像空间的性感气息。

那是一名最近正在转型的女明星拍的写真集,长相正是绯雷喜欢的那型,所以才会在今天特别买了回来……亵渎。

“手上”加快了动作,然而就在他即将释放时,房门却突然被打了开!“小雷你要洗澡了吗……啊!”闯进门的少女一脸惊讶的看着床上动作僵住的绯雷,两只手虚掩在张大的小嘴前──“姊!”绯雷有些生气的出声道:“不是跟你说过进我房间前要先说一声的吗?”“我有说啊!”绯雅相当理直气壮的回道,连捂在小嘴前的双手都改叉到了腰上,毫不忌讳的坐到绯雷身旁床上:“谁知道你会在这种时候自慰!上次问你有没有经验居然还骗我说没有!现在被我抓包了吧!”眼看绯雅不但没有丝毫不好意思,一双大眼还直勾勾的盯着他下体看,绯雷一下子给气的说不出话来,再看她那像是恶作剧得逞微微勾起的唇角,突然恶向胆边生,手上飞快的动作了几下后,一把转向了绯雅的脸射了精!“呀──!”正在闹着自个弟弟的绯雅没想到会突然一片白色液体朝脸上飞来,只来得及惊叫一声,精致的脸蛋上已是被那堆“不明液体”沾了上,顿时一阵腥味钻入鼻中。

“你、你脏死了!居然把那么恶心的东西射在我脸上!你……”小手在脸上胡乱擦试却反而越弄越糟,绯雅一气之下抬起脸正想开骂,却愕然望见绯雷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看,那目光……不知为什么让她感到了无比的陌生,和恐惧。

“我、我不理你了!我要去洗澡了!”有些不知所措的跑出了绯雷的房间,绯雅一边清理着脸蛋上的精液,一边努力的想把那种异样的恐惧感从脑中除去。

静静的躺坐在床上,那本写真集早不知道掉到哪里去,绯雷安静的坐着,脑中却满是方才,绯雅脸上沾染的自己精液的画面。

“好奇怪……”原本只是想以牙还牙的恶作剧一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把精液射在绯雅脸上时,心底却突然出现了一种犯罪感和……满足感,甚至还有一种连他也说不清的冲动,驱使着他对姊姊做出一些事情……“……真的好怪。”

甩了甩脑袋,绯雷不再去管脑中的纷杂思绪,抓起一旁的换洗衣服便走出了房间。

舒服的清洗着身体,神经有些大条的绯雅已是完全把刚刚的事抛到了脑后,朝身上涂着沐浴乳。

“嗯?”注意到帘子外的黑影,绯雅伸手拉开了帘子,对着刚刚进浴室脱下上衣绯雷叫道:“小雷你怎么现在才进来?水都快凉了!”或许是因为水气蒸腾,浑身赤裸的她没有注意到,绯雷那有些怪异的面容和变得粗重的喘息……“咑!嘟噜噜……”轻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绯雅刚把身子冲洗干净正要伸手去拿自己的毛巾,身体却突然被两只粗臂从后搂了住!“喂!小雷──我洗好澡了耶!”绯雅气急的骂声,一把扯开了环住自己腰身的双手转面向了后方──这一望她却是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又是那令她感到既陌生又恐惧的目光,不同于以往在眯着眼扫视一番后,边喊着;“洗衣板”边大笑着逃跑的目光,她可以感觉的到那仿佛要将她看透般的炙热视线正在自己的每一吋肌肤上扫过,贪婪且迷恋的侵犯着她……“小雷……”不知为什么,说出的声音微微颤抖着,隐约还带着一丝讨饶的意味──她并没有怕他什么啊?从小到大都是她在欺负这个弟弟,享受着他对她的纵容和无奈的作弄,为什么现在……?“唔──!”唇被按了住,那是绯雷的手指,不仅如此,他整个人都压了上来,她下意识害怕的退后,他却毫不迟疑的继续逼近。

直到绯雅被逼在了磁砖壁的浴室角落。

“小雷……你……”雪白裸腻的娇躯轻轻地颤抖着,为什么自己以前都没注意道呢?她的身体比知那些写真集上的什么明星都要白、要美上许多,精致的五官,小巧细美的脸蛋……她的灵魂……按在绯雅唇瓣上的手指缓缓下移,抚过了下巴、细颈、仍沾着几丝水滴的性感锁骨,脑中仍不时闪过方才在房间,她娇俏的脸蛋被自己的精液所玷染的那一霎那……“好美……”近乎无意识的轻声呢喃着,绯雷双手分别攫住了绯雅胸前的一颗乳房,温柔却又粗暴的在掌心中捏揉。

“啊……呀!小、小雷?不要……啊……”敏感处被最熟悉的人恣意玩弄,绯雅原本雪白晶莹的身子顿时染成了淡淡粉红,小嘴微张轻啼着泣声抗拒,身体上阵阵陌生的感受让她脑中滚成了一片糨糊。

“姊姊……雅儿……”粗喘着吐声,绯雷突的一下低首吻住了绯雅粉润的唇瓣,双手五指同时深深陷入雪腻的乳肉中,眼看绯雅惊慌的睁大了眼望着自己,绯雷双腿插入了绯雅雪白的大腿间,让她整个身子卡在墙壁和他之间,就像坐在了他身上,跟着就在绯雅那越睁越大,满是不可思议的注视下,他将下身那早已怒胀到几乎要爆炸的凶物抵在了那神秘的幽径之前,猛的一挺腰…………“然后呢!?”雨瑶的掌心几乎要被自己的指甲刺穿,她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听到现在,这……这真是太荒谬!太恐怖了!“然后……然后……”绯雅穿着睡衣半坐在床上,不住的啜泣着,在雨瑶连声摧促下,她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然后我居然打了他一巴掌!天……我怎么会做出这么恐怖的事!我居然打了小雷……”“你给我闭嘴!”听到雨瑶突然的发飙,绯雅顿时像是被吓着的小绵羊似的缩到的床边,睁着一双大眼害怕的望着她。

“你……小雅你现在给我说清楚……”一把将绯雅扯了过来,雨瑶忍着额上爆出的青筋强迫自己温柔的轻声问道:“简单的说……你所谓的大问题,就是在昨天差点被小雷强暴后,你甩了他一巴掌?”眼看着绯雅害怕的点了点头,雨瑶再度开始了深呼吸,眼看雨瑶如此夸张的反应,绯雅小声的说:“怎么了?小雨……问题、问题很严重吗?”“当然很严重!不对!不、问题根本就不在那里!”被突然爆起的恐怖声压吓的再次缩到床边的绯雅害怕的浑身颤抖,望见雨瑶恶狠狠瞪向她目光更是吓的闭起了双眼。

“你差点被强暴耶!这种事情、这么严重的事情!最少也要报警把那个混蛋抓起来关上一百年!再花钱买通狱卒把他阉了送到关着性变态的牢笼里!让他天天接受‘爱’的教育……”“不可以──!”雨瑶正骂的痛快突然却被一股力量撞下了床,还来不及心疼自己的小屁股,伏在床上的绯雅已是一反方才的小绵羊形象,居高临下的对着她尖叫道:“你要是敢这样欺负小雷,我、我就报警说你强暴我!”坐在房间地板上按着太阳穴的雨瑶开始深深感觉到,这件事已不是一句“问题大了”可以形容的了…………绯雷和绯雅是一对双胞胎……却不是同卵双生的那种,而是她们的母亲在一个时间排出了二颗卵子,也因此,两人除了眉目间依稀看的出一点相似处,其他地方包括性格方面可以说是全无相似之处。

虽然绯雅总是极力捍卫她姊姊的身份,但从雨瑶来看,她除了抢早了几分钟从她母亲肚子里爬出来外,可以说没有一点像是姊姊的地方……她,雨瑶,和绯雅是从小学就认识了的死党,一直延续到现在大学十多年的“孽缘”,她和绯雅有很多的相似之处,父母双亡,衣食无缺……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绯雅有个弟弟。

老实说……她很羡慕绯雅,尤其是在小学的时候有一回绯雅在走廊上被同班男孩子扯辫子欺负,结果那时候正在月考的绯雷一听到风声,居然把笔一扔直接冲到了她们那里,将那个整整大他三岁的死小孩按在地上打到叫妈……身为绯雅的死党,雨瑶也常常到绯雅家住,那时对他们姊弟俩之间也只是羡慕他们的感情居然这么好……直到爆出现在这个“大问题”!“你是说、你和小雷一直到现在都还一起洗澡!?”摊在绯雅身旁,雨瑶有气无力的重覆道,不是她不想尖叫,实在是她已经叫的哑了……“嗯嗯……我前天还帮他刷背呢!没想到昨天却发生了那种事……呜……呜呜……”眼看绯雅又要哭了起来,雨瑶却是已经没力气凶她了:“我说小雅……你都不会觉得怪吗?”“嗯?”绯雅蓄着泪满是不解的望着她……说真的,在“考察”过她们姊弟俩的生活后,她居然开始佩服起了小雷,光看现在绯雅惹人怜惜的模样,连她自己都想把绯雅推倒了……“我是说,你已经是个大学生了,小雷也已经高三……你们也该有点性别上的注意吧!?”“可是……可是小雷又不是外人,他是我弟弟啊!再说他又不会伤害我!”绯雅在雨瑶喷火的目光下越说越小声,头也低的不能再低。

“我说。”

无奈的叹了口气,雨瑶甩了甩她染成绯红色的发梢说:“他昨天不就差点伤害你了吗?要不是你及时反抗,搞不好就被他得逞了!”“唔……其实也不能说是他强暴我。”

绯雅双手托住了不知为何染上了两抹晕红的脸蛋,埋进了枕头里:“其实小雷要的话给他也可以的……反正又不会少块肉……”“你、这个……”房间内某人的影子急速放大。

片刻后,凄惨的求饶声和抓狂的尖叫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隔天是假日,绯雅的大学课程外出实习,绯雷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间看书,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音响和有一搭没一搭的蝉噪声……“啪!”从老旧音响传出音乐嘎然而止,绯雷却是给吓的整个人跳了一下,全身紧绷的望向房门──随即以相同的速度放松倒回地板上:“小雨姊……你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来了。”

对于雨瑶他并不陌生……应该说是相当的熟悉,在雨瑶身上有一种与姊姊绯雅相似却又相异的气质,两人可说是他最亲近的人。

“小雷……我有话要跟你说。”

相当习惯的坐在木板床上,雨瑶从小学时就常常往他们家跑,绯雅和小雷也没少去她家过夜,彼此都可以说是对方的半个家人……没有家人会对自己家不熟悉的。

“你还记得前天的事吧?”看着绯雷不安的低下头,雨瑶满意的笑了下,尽管两性间的事并不是她的主修,但再怎么说自己都是读心理系的,对当事人又这么熟悉……没理由摆不平这件事!“你姊姊她……吓坏了,昨天到我那去哭了一整个晚上……”手轻轻揪住耳边淡红色的发梢搓动把玩,雨瑶刚想继续说却被打了断。

“你说谎。”

绯雷不知何时已是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说:“小雨姊你每次只要一说谎就会下意识的抓耳边的头发……我上次过年才用这点赢了你七局牌的,还有上次姊姊生日……”“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尖叫着打断了绯雷的“指控”,雨瑶气呼呼的用力拍了绯雷的脑袋一下高声道:“你不要转移焦点!今天要说的是你前天差点强暴了小雅的事情!她是你的姊姊耶!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要不是你姊姊替你求情,我早就报警了!”“……”眼看绯雷知错般的低下头,雨瑶赶紧打铁趁热的补道:“你要知道,这种事情必须要是跟喜欢的人,而且她也喜欢你并同意才可以做的,要是没有前面那些条件,那么这种事就叫做强奸!强奸是要下地狱的!还会被撒旦的小鬼把你那里切掉做成碎肉酱喂给你吃!然后每天你那里都会再长出来!再被切掉!再喂给你吃……”虽然很想告诉雨瑶地狱跟撒旦不是同一国的,但仔细想了想,绯雷还是决定打消这个不明智的想法……眼看绯雷头已经低到不能再低,雨瑶满意的摸了摸绯雷的头:“唉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已经认清了自己的错误,而又没有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明天你就去跟小雅道歉吧!还有要记得……”“可是!”“呃……?”话突然被打断,雨瑶不解的望向绯雷,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是抬起了头直视着自己,皱着眉头说道:“可是我很喜欢姊姊!而姊姊她也说过很喜欢我啊!那我们不就可以……”眼看绯雷就要说出那个禁忌的字眼,雨瑶尖叫一声捂住了他的嘴,有些失去耐心的急道:“问题是小雅和你是姊弟啊!”“是姊弟又有什么关系!”“是姊弟的话,结婚生小孩会生下畸形儿!”眼看从道德方面无处下口,雨瑶干脆搬出了科学,没想效果却是出奇的好,绯雷整个人像是失了魂般的软倒在地,双眼空洞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小雷……你也别这样失魂落魄的了,天下又不是只有小雅是女人,你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的!”打一棒赏一糖,眼看打击够了雨瑶赶忙实施安抚策略,她可不想小雷想不开闹出什么事……“喜欢的人……可是,我只喜欢姊姊……”听到绯雷近乎无意识的呢喃,雨瑶一边在心下哀叹着这小鬼恋姊情节之重,一边开玩笑的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不喜欢我吗?你这……呃……”望见绯雷凝视着自己的目光,雨瑶突然发现,自己刚刚犯下了件不可饶恕的失误……“我当然喜欢小雨姊……小雨姊喜欢……我吗?”手指轻柔的抚着绯红的发丝,绯雷突然整个人逼近了雨瑶将她困在了怀里,凑近了脸轻吐着气道。

“我……我……小雷……”胀红着脸,雨瑶在这时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绯雅的烦恼,她当然不讨厌绯雷,可以像对弟弟般的作弄他,可以像对哥哥般的享受他的保护,可以像对父亲般的对他撒娇……雨瑶惊恐的发现到,面对绯雷凑的越来越近的嘴唇,她居然没有一点抗拒的意愿……心不设防。

“唔──!”唇被占了住,雨瑶睁大了迷茫的双眼望着眼前的男子,勉强抓回来的一些理智刚决定了要咬他还是踢下体,钻入口腔中的湿黏异物再一瞬间夺去了她的所有思路。

两人的舌头在彼此唇腔中不住交缠,交换吞咽着唾液,直到雨瑶已是呼吸困难绯雷方才放过了她:“和姊姊不同……这是,小雨姊的味道……”听到这样子露骨的话语,雨瑶整张俏脸顿时胀红,想动手打他却发现不知何时,她的双臂已是无力的绕在绯雷脖子上……“呀──你……小雷你等等……唔!”刚刚察觉到上衣被解开,雨瑶还不及挣扎,绯雷的手已是穿过了内衣捏握住了胸罩下的软腻乳肉,两颗乳球全被男子一手掌握住揉捏玩弄,雨瑶再无力思考其他,只能红着脸蛋无力的依偎在绯雷怀里,纵容着他的轻薄。

无力的将下巴靠在了绯雷肩上,娇喘着气的雨瑶突然发现了落在一旁的一本书……──男女交往一百招!烫金色的书名印入了眼帘,在书的封面上还另外有夸张的刺框围住的标语:“教你学会如何舌吻!”“亚当与夏娃间禁忌的神圣仪式!”(该……死……!)奋力推开了绯雷,雨瑶胀红着脸,一手无力的阻止正在她半裸的身上四处游走、爱抚着的大手,艰难的指着那本书说:“小、小雷……你……唔啊!你、你怎么会看那种书……啊……”“那个是……”绯雷显然也在极力克制着自己,只是方向和雨瑶不大一样:“那个是小雨姊你上次送我的圣诞礼物……”“疑!?”雨瑶吃惊的一顿,就是这一分神,她身上仅存的件小内裤也被绯雷粗暴的扯了下来扔到一旁。

(哈哈哈……我们的小雷也该开始进入这神秘的领域啰!)(我、我才不会看这种书!)(小雨……你别捉弄他啦。

)(有什么关系啊!还是……小雅你想肥水不落外人田,自己先把小雷吃了?哈哈……到时候可要记得分我一杯羹啊!)(小雨!!!)(靠……靠!)雨瑶褪红着脸蛋儿依偎在绯雷身上,心理却是不断的骂着脏话……“啊!小雷你……你等一下!呀……”抓进肩膀的指甲让绯雷即时停下了动作,双眼发红的望像身下的雨瑶……雪白赤裸的娇躯无力抗拒的被他压在身下,白藕般的腻臂攀抱在他上身,细滑白晢的大腿已是无力的被分开,绯雷昂阳的肉棒前端三分之一已是插进了雨瑶那未经人事的幽径。

“怎么了?小雨姊……?”看到绯雷冒着冷汗强忍着插入的冲动,雨瑶几乎险些要说出“没关系,你动吧!”这句言情小说中的狗血段子,但是……就算自己不在意失身给他,也不该是在今天!在最后一刻想起自己今天来的主要任务,雨瑶连忙道:“我……我今天不可以!我……对了!我那个来了!不可以今天……”只说到一半她的唇已是被他的唇堵了住,绯雷轻笑着将她的手从耳边的发丝上抓下,冒着冷汗的将胀痛到不行的肉棒,从她体内退了出去。

“小雷……”一种说不清的复杂感觉涌上了心头,雨瑶看着绯雷默默的从她身上起来,一丝丝感动在心中蔓延、发芽……直到一本书落在了她面前。

那便是方才掉在一旁,她用来调侃绯雷的圣诞礼物,而这时那本书正翻在一面上,斗大的标题写着:“口交的奥秘!”两手捂着自己小嘴的退到墙角,雨瑶颤抖着身子望着绯雷晃着那条恐怖的东西朝自己逼近……“呀!”两手被轻而易举的扯开,绯雷一手托住了她的下巴凑上唇去,再度给了她狠狠的一吻后,双手托起了雨瑶娇美的脸蛋,昂扬胀大的肉棒已是朝前抵在了她的嫩唇上。

“小雨姊……”不知是着了魔还是怎么样,雨瑶迷茫着双眼吐出了舌头在前端舔了一下。

(咸咸的……腥腥的……好恶心!可是……小雷的味道……)鼓着脸蛋生涩的含住了肉棒,雨瑶脸蛋胀红着,一双美目却是直勾勾的盯着绯雷的脸。

粗喘着气享受着身下熟悉的人的服侍,绯雷一挺腰将仍含着他下身的雨瑶抵在了墙上,下身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肆虐与挞伐,粗胀的肉棒不断擦过少女的唇瓣,难以吞咽的津液和肉棒顶端分泌的腥液从嘴角流出,不同于一开始的干燥,现在随着绯雷的每一下抽送,肉棒在雨瑶口中都会发出“噗哧”、“噗哧”淫靡的抽送声响。

雨瑶娇美的脸蛋已是红的不能再红,原本争一口气似的圆睁大眼也已羞的紧紧闭上,直到感觉口中的肉棒竟又胀大了几分,这才惊慌的睁开了眼,扑闪闪的直望着绯雷。

“小雨姊……”绯雷最后几下抽送,随着肉棒完全深入了雨瑶口中,大量的精液在雨瑶“呜呜”的呻吟声中全溅射在她的口腔内,再随着口水一起被咽下了肚。

抽出了仍沾着雨瑶口水的肉棒,绯雷粗喘着气,和身下红着脸蛋的雨瑶互望着,精液和口水沾混着一滴滴落在雨瑶的脸蛋、乳房、大腿上,两人却只是这样静静的,凝视着彼此…………“所以说……果然还是要跟小雷说清楚,要他别在想那种事,专心准备大学联考……小雨!你有没有在听啊?”绯雅整个身子趴到了雨瑶身上,两只手分别捏住了她两边脸蛋朝旁拉开……“啊──痛死了!笨雅你做什么啦!”一掌拍掉了绯雅恶作剧的手,雨瑶疼的用手捂着脸蛋轻轻按着,眼看雨瑶是真的疼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绯雅有些内疚的捏着手低头道:“对不起啦……我只是看小雨你都不专心听我说话,有点生气……我没想到你的嘴会受伤嘛……”嘴受伤……想到昨天发生的事,雨瑶整张脸蛋顿时又刷的通红,其实也不算受伤,只是感觉有些酸麻难受,感觉更像是……运动过度。

“总之──我想过了,就算退一百步讲,我是他亲姊姊这也就注定不行了,我才不要生下一个畸形儿小孩!”“啊……是啊、嗯……”经过了昨天的事后,她已经完全没有立场去告诉小雅做什么了,只能像现在这样一句句机械式的附和。

“那么就这样说定啰~~我……”绯雅的话声就像被掐断般的嘎然而止,这是在绯雅的家里,绯雅和雨瑶都穿着睡衣待在房里的床上,那么现在响起的敲门声……“是小雷!快点!快把我藏起来!”雨瑶像是被夹到尾巴的猫一般惊吓的跳了起来,眼看雨瑶如此紧张,绯雅也跟着忘了问雨瑶为什么会如此怕绯雷,跟着手忙脚乱的找起了藏身处。

最后,总算是赶在绯雷破门而入前把雨瑶塞进了衣橱内,看着绯雷狐疑的眼神,绯雅心虚的捏着睡衣袖子说:“小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刚刚……你好像在跟人说话?”“啊……那个,我是在和助教通电话!所以才会拖这么久……”“可是怎么好像有小雨姊的声音?”“唔!那个……我、我先跟助教通电话,然后小雨打来,我才在跟她……跟她……”望着绯雷从口袋里掏出的她遗落在客厅的手机,绯雅小脸登时胀红着说不出话来。

“呵……姊姊你永远学不会说谎……这也是你可爱的地方。”

把手机塞在绯雅手中,绯雷轻笑一声将她整个人拦腰抱起,走进了房间内轻柔的抱回床上。

(传说中的公主抱……这小鬼还真会搞浪漫。

)躲在衣橱内窥视着两人发展的雨瑶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早上刚买的棉花糖,有一口没一口的吃了起来……“哪有弟弟说姊姊可爱的道理!我不准你说我可爱!”直到被抱回床上方才慢半拍抗议的绯雅,双手捶打着绯雷的胸膛故做生气道。

“那么……你好美。”

房间内的气氛突然急转朝粉色方向发展,眼看着绯雷越凑越近的唇,绯雅胀红着脸蛋无力的推拒着,口里细声的嚷着:“小雷……不可以,我是你姊姊……会、会有畸形儿宝宝……”“只要不怀孕就可以了……”“疑?”看着绯雅满是惊讶的娇脸,绯雷再忍不住的轻啄了下她的唇瓣,在绯雅气急的打他头前续道:“有很多方法可以避免怀孕的……像是挑安全期做爱,或是戴套子、吃药,甚至不射在里面就可以了。”

“不射在里面?”“是啊……就像这样子……”躲在衣橱里的雨瑶已是再吃不下棉花糖了,手里的兔子状棉花糖已给她扭成了麻花状,眼看着绯雅任由着绯雷将她的上衣解开捏揉起了那两团雪腻,再脱去了自己下身的裤子,肉棒怒胀着的直指绯雅,而从头到尾,绯雅最激烈的反应就是用双手捂住眼睛,小嘴叫着:“变态!小雷是变态……”然后被绯雷吻住一顿舌吻。

(早该知道小雅的话不能信的……)眼看着绯雅用她的两只小手轻托住了自己的乳房,将绯雷的肉棒夹住后开始生涩的上下托动,躲在衣橱内的雨瑶不知为何身体却是感到了一阵阵发软、变热,昨天自己鼓着脸蛋吞吐小雷肉棒的画面,也不断的和眼前绯雅的乳交重叠……“姊姊的胸部真大……被干的时候晃的好大呢。”

绯雷大手张开按在绯雅的乳房上,手指不住的在淡粉色的乳晕上打转、碰触,在雪腻销魂的乳沟中挞伐的肉棒也越发变得巨大,每一下抽送都抵到了绯雅的下巴,在上头留下了一丝丝腥黏的泌液。

“你、你以前不是还常常说我是洗衣板、飞机场?现在才说这种话……”绯雅胀红着小脸看着绯雷的肉棒在自己胸前忽近忽远的,小巧的下巴上更是一阵黏湿,在这之前只在浴室内被绯雷偷袭得逞抓捏过一次的雪腻双乳,此刻却是放荡的夹着男人的生殖器被恣意干着……她已是全然遗忘了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

“呵……姊姊你也常常笑我是小蚯蚓不是吗?现在感觉怎么样?被长大了的小蚯蚓按在床上干……”眼看绯雅双颊红的像要滴出血似的羞媚模样,绯雷再没其他心神去调笑她,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双手捧起了绯雅蓄着泪的迷茫娇颜使她面对着自己胸前,下身巨幅的摆动竟是将肉棒顶端一下下的撞击在绯雅的嫩唇上。

“呀!小、小雷?我的嘴……唔……讨厌!好脏……”小嘴不断的被龟头碰触,绯雅无力的摇着小脑袋想躲开,却又哪里避的过?在绯雷调笑的目光下羞红了小脸的闭上美目,但如此一来传到唇上的湿热触感,却是更清晰了。

“啪!”、“啪!”、“啪!”随着清晰的响音,床上绯雅的双乳被干的不住跳动,两团雪腻上嫣红的突起更是被骑在她身上的男子用手指捏住把玩,娇媚的喘息从不断被肉棒轻撞的小嘴中吟出,和绯雷粗重的喘息相映衬着……“射了!射了!我要全射在姊姊脸上!”“疑!疑疑?又是脸──?”绯雅还没来得及抗议,骑在她身上的绯雷已是抓捏住了她胸前两团雪腻,肉棒在软美的乳沟中狠狠抽送几下后,对准的绯雅精致的小脸射出了大量精液,白色的黏稠精液不断的溅打在绯雅的小巧漂亮的五官上,秀气的细眉、小巧的琼鼻、细喘着气的小嘴和凌乱批散的发丝上全沾染上了男人的腥液。

将半软的肉棒在绯雅软腻的双乳上擦拭着,绯雷调整着呼吸笑道:“这样就不会怀孕了……对吧?”“可是好脏喔……”小手胡乱的擦拭着脸上的精液却反而弄得整张脸蛋和双手上全都是,绯雅苦着小脸埋怨着。

“那么……如果姊姊不喜欢颜射的话,还有另一种不需要清理的……”绯雷的双眼再度变得深沉,经过一阵子休息已再度回复精神的肉棒,轻晃着直指绯雅满是精液的小脸,跟着在她圆睁着大眼的注视下,肉棒已是再度触在了她的嫩唇上。

“来……姊姊,亲亲他……”绯雷低沈的嗓音中有着一种蛊惑人的意图……但对于跟他最亲密的姊姊似乎没用。

“我才不要!脏死了!我……唔!”绯雅刚刚抗议出声小嘴却随即被肉棒趁虚而入堵了住,大意下含进了男人肉棒的她接连试了几次想要吐出,却都被绯雷坏笑着重新塞进小嘴内,最后只能无奈的鼓着小嘴任由绯雷在她的小嘴里恣意挞伐。

“咕……呜咕……小、小雷……唔!咕呜……”娇喘着被干着小嘴,绯雅红通着小脸,一双大眼水汪汪的望着上方看着她的绯雷:“姊姊的胸部……姊姊的嘴……姊姊的脚……姊姊的脸、身体,全都是我的……我的!我要让姊姊全身都被射满我的精液,全部!”(这个变态……大变态!)眼看着绯雅已是被绯雷奸淫的完全失去了反抗意志(或者说是一开始就没有?),雨瑶胀红着小脸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脚狠狠踢开了衣橱门跳了出来:“小雷你……你还不快住手!”“小、小雨……?”已经是半失神状态的绯雅迷迷糊糊的吐出了肉棒,水眸迷茫着望像雨瑶。

“你!笨雅快给我进去洗干净!”一看到绯雅那满是精液的脸蛋她心里就有气,连拉带扯的将绯雅扔进了浴室内,雨瑶胀红着脸转向绯雷,却给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不知何时,浑身赤裸的绯雷已是紧贴在她身后,将她整个人逼在了墙角。

“小雷……你……”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雨瑶的话也变得娇软无力,眼睁睁的看着绯雷的脸越来越逼近,她却只能胀红着脸不知所措。

“小雨姊终于肯出来了吗……”“疑!?”惊睁大了眼,雨瑶无力的后靠在木板墙上,小脸猛摇着想躲开绯雷沉重的气息。

“原本还想等姊姊睡了……在把小雨姊抱出来好好疼爱,没想到却是小雨姊先等不及了……”“你……死小鬼你胡说什、什么?唔啊……!”雨瑶圆睁着大眼看着绯雷轻而易举的光用一手就将她的双手按在了头上方,另一手则是慢条斯理的一个个解开她胸前扣子。

浴室内响起了水龙头的放水声,房间内被绯雷困在墙边的雨瑶也已被剥的精光,睡衣凌乱的落在性感的足裸边,雨瑶却完全没力气和精神去捡……“感觉如何……?小雨姊就快要被你口中的死小鬼强奸啰……”轻笑着移开嘴唇,看着险先被他吻的晕去的雨瑶绯雷调笑道。

“你再欺负我……我、我就去跟小雅告状!”双手软软的搭在绯雷肩上无力喘息着,雨瑶生气的在绯雷胸膛上咬了一口,受到如此刺激绯雷再忍不住,双手抱起了雨瑶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轻颤着的裸白娇躯被禁锢在他和墙壁之间无处可逃,手指探下轻轻分开了幽处,在雨瑶惊怕的目光下,绯雷粗喘着将肉棒抵在了花瓣上。

“你是我的了……”轻柔的宣言,绯雷腰狠的一下挺进,粗胀的肉棒霎时刺穿了雨瑶的处女膜干到了深处!“我……你……小雷!雅……啊呀──”泪水口水失控的流出,雨瑶腻白的双臂紧紧搂住了绯雷的后颈,无力的承受着冲击,软腻的双乳挤压在绯雷的胸膛上随着上下律动不住晃样,细白的双腿也早已无意识的盘在绯雷腰上。

小雷……这个第一次见面就被她压在地上当马骑,被逼着帮她写作业……好几年来一直纵容着她恶作剧的弟弟……(这下子真是连本带利的全给他讨回了……)红通的娇媚脸蛋留下了两行泪水,娇喘着的小嘴再一次被封了住,雨瑶迷茫的睁着大眼看着眼前吻着自己的男人有些不甘的想着……随即便被体内的动作撞的心神俱散再无法思考。

“小雨姊!小雨姊──”低吼着加快了抽插,紧抱住怀里销魂的美丽娇躯,绯雷一手紧环住雨瑶纤细的腰身,另一手抓在乳球上大力捏挤,下身最后狠狠的抽送了几下后,猛的一挺腰干进了雨瑶体内最深处──“小……雷──我、我不能呼吸了……你!不要……好怪!好奇怪……呀啊啊──”雨瑶惊怕的不住娇喊,美丽的娇躯不住颤抖,体内陌生的快感让她在霎那失了魂般,只能无力的接受绯雷不断射在她体内的滚烫精液所带来的刺激。

“好多……好烫……啊……”身体完全软摊在了绯雷身上,雨瑶只觉自己现在连根手指都动不了了……再看看一脸满足的绯雷,她红通着脸恨恨的啐道:“便宜你了!”“小雨姊真是太棒了……”听到这句露骨又相当桃色的赞美,雨瑶顿时又红到了脖子,把脸埋进了绯雷怀里,却没想绯雷竟是突然站了起来将她的身子转面向外,自己从后头抱住了她!“小、小雷!?你做什么?”双手无力的朝后抓在绯雷肩上,雨瑶惊慌的失声问着,却发现体内费了自己好大的劲才弄软的肉棒竟又开始缓缓的胀大,而不仅如此,从身后抱着她的绯雷竟还边干着她边一步步走向……浴室!?“不!不要……笨小雷死小雷!你快给老娘下来!你……啊呀……不!不要动──”无力抗拒的雨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浴室的门越来越近,放水的声响越来越大……她甚至都能听到浴室内绯雅的哼歌声了。

绯雅正在浴缸中泡着澡,脸蛋上的精液已经全清理干净了,不过一想到等等要出去就一阵心慌……(自己居然在小雨面前做出了那么羞人的事……怎么办怎么办!我没脸见她了啦……)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绯雅脸上又是一阵发烫,心下也不禁埋怨起了绯雷,只是一想到现在房间里小雷不知道被小雨教训成什么样了,心下却又是一阵担心。

“喀啦──”浴室门开的声响将心里七上八下的绯雅拉回神来,刚一转头小嘴却是吃惊的张大:“小雨?你怎么……小雷!你快放下小雨……把你那坏东西拔出来啦!”七手八脚的把娇喘着气的小雨从绯雷跨下“救”出,刚刚把雨瑶放到浴缸里躺着的绯雅却没注意到,摊在水里的雨瑶正胀红着脸的看着她身后的绯雷……“我记得……姊姊你跟小雨姊的经期是一样的……”绯雷低沈的嗓音在浴室内响起一阵阵回音,刚刚安置完雨瑶的绯雅身子骤然僵住,颤抖着说:“小、小雷,你把你那个东西……收回去……啦……”将肉棒从后抵在绯雅私密处前的绯雷却不理她,只是继续说下去:“刚刚小雨姊有跟我说了……她今天是安全期,所以……”随着男人的话落,绯雅双眼骤然圆睁,小嘴叫道:“小、小雷?不要……啊啊──痛──好痛!”绯雷静静的站在她身后,双手托着娇美的雪臀,肉棒已是齐根没入……一滴滴处女鲜血沿着大腿滑落,滴答声诉说着一名少女变成少妇的经过。

将颤抖着身子的绯雅抱起转向自己,绯雷通红着双眼将她放在了雨瑶身边,竟就这么在她体内动作了起来:“我侵犯你了……你是我的了!姊姊!”“小、小雷……你、我要罚你三天不准……不准吃晚饭……啊……小雨?不要!你不要看……”在挚友面前被侵犯让绯雅羞到了极点,通红的脸下意识的埋进了绯雷怀里,羞媚的承受着奸淫。

“我说小雅……你要吓他也拿点更有魄力的事来吧?上次我偷吃你的零食你就是罚我三天不准吃晚饭的……”无力的摊在一旁看着这场乱伦淫戏的雨瑶,有些无奈的抗议着。

“可是……可是……”可是了半天也想不出其他教训的法子,绯雅迷茫的睁着泪眼望着骑在自己身上不断摆动腰身的绯雷:“我会心疼的……”“他、他都把你欺负成这样了,你还帮他说话!笨雅!大笨……唔唔!”尖叫到却被绯雷用嘴堵了住,雨瑶只能通红着脸在心底骂着:(一边干小雅一边亲我……小雷这个变态……大变态!)蒸气奔腾的浴室内,少女娇美的喘息越发急促,雪白的身子也染上了了淡淡的粉色,随着骑在她身上的男子低吼一声,最后的几下抽送,在多次射精后仍相当多的精液全射在了少女的体内……浑身无力的绯雅虚软的摊在绯雷身上,眯着双眼不住细喘着。

三人世界,不设防,彼此间原本就比爱人还要更亲近的心,失了戒备,也没了束缚……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有声小说 | 高清美女套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宿舍管理员阿姨
  2. 可怕的鬼压床
  3.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 第二十六日
  4. 警局淫娃
  5. 文龙与可盈已评分
  6. 深浓的爱意
  7. 女友露出的春光
  8. 熟妇老妈的退休生活
广告业务联系:cha098183882@163.com
图片和视频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Email: cha09818388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