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仙道炼心(情色版)(44)

字数:68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4)浑身解数尽心伺候薛瑶光
  李瑟把薛瑶光抱到床上,扯去了她的衣物。在轻薄的衣衫下,白嫩的肉体濡 着汗水,直接呈现在李瑟眼前。薛瑶光也脱去了李瑟的衣裤,望着那根正逐渐坚 硬起来的阳具,脸上充满了渴望的妩媚。
  她伸出双手,摸了摸高举的玉茎,低下头含住了龟头套弄起来。
  薛瑶光那对丰腴的乳房在几个老婆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李瑟大肆挤压。薛瑶 光迷糊地呻吟几声,身体随之扭动。
  片刻,李瑟把火热的龟头抵在薛瑶光玉户的嫩肉上,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 
  李瑟到处抚摸薛瑶光的胴体,也不由得亢奋了起来。薛瑶光的身材十分傲人, 那是不消说了,丰满的乳房和屁股,此时的薛瑶光微显淫态,肌肤白嫩中带着红 润,眼波醺然,双腿屈起,分开在两旁,蜜穴外芳草繁盛,淫水漫漫而出,加上 阵阵轻喘,全身上下,尽是春情勃发,完全收敛不得。
  面对这成熟的肉体如此展露风韵,李瑟也不能久耐,单凭一双手来享受,当 然决计不够。他从那对丰乳上撤回双手,将薛瑶光本已开在两旁的美腿又分得更 开,腰间做了一下活动,阳具便在她的股沟间上下摩擦,拨弄着茂盛的阴毛,像 在蘸取淫水一般。
  薛瑶光轻呼一声,身子不禁为之颤抖,喘了口气,低声唤道:「老公……来 吧,插我吧……啊……我忍不住了!」
  事已至此,李瑟也别无选择,身子一低,挺腰前冲,坚硬的阳物突围而入, 依照薛瑶光的期望,插进她那鲜红色的肉唇之间。薛瑶光的腰身猛地一震,大声 叫了出来,爽得连连抽气。
  李瑟插入至根,只略一停息,随即前后抽送,开始享用这湿暖的嫩穴。 
  薛瑶光爽得满身渗汗,俏脸通红,双手紧抓床单,不断甩着头,凌乱的长发 虚弱地摆动着。那硕大丰美的两乳摇晃不定,红褐色的奶头摆来摆去,看得李瑟 一阵目眩,热血激涌,更加奋力挺进。两人的身体迅速碰撞,伴随着不绝耳于的 啪啪声响,薛瑶光的爱液也汹涌如浪,在一抽一插之间大肆外流。她脸上的神情, 显得越发娇媚了。
  剧烈的交媾之中,李瑟略一喘气,说道:「怎么样?」薛瑶光双目含春,神 色十分兴奋,叫道:「太……太好了……啊啊……再来……尽量地来吧,我喜欢 ……」
  床上的两人肢体交缠,正是难分难解。薛瑶光的身体,让李瑟惊异地感到了 强烈的快感。他却没有想到,薛瑶光竟也会如此放荡。那艳丽的红唇不断吻着他, 两腿夹着他的腰,用私处内壁的紧缩来伺候他的阳具。而且,说出来的言语更是 淫荡。
  李瑟加快了冲击的速度,令薛瑶光的纤腰像要折断似地,竭尽所能地扭曲。 她那细柔的腰身,衬出双乳和臀部的份量,更使她的身材充满诱人魅力。 
  左一歪,右一扭,胸口的两团美乳随之颤动跳跃,私处的收缩也增添了曲折 的压力,猛烈的磨蹭,几乎就要使李瑟一泄如注。不得已,李瑟赶紧抓住这对乳 房,奋力揉、捏、搓,把阳具上分担不了的快感还诸薛瑶光的双乳上。这么一来, 她的姿态却又更是浪荡了。
  在狂乱的冲刺中,肉棒不断刺激花心,已经使薛瑶光的浪叫声失控了。她的 双手在李瑟身上不断索求,抓着一把把的汗水,失魂落魄般地叫道:「还要…… 唔……我还要啊!老公,你……啊啊……你干死我吧,让我就这样死吧!」 
  终于,李瑟的忍耐到了极限,两手抓紧她的奶子,闭上眼睛,腰间一阵震动, 将一股热精射入了薛瑶光体内。薛瑶光大叫一声,接着双腿颤抖着紧紧夹住,淫 水混着阳精满溢了出来,滴滴白浊。
  李瑟喘着气,拔出了阳具。薛瑶光已经瘫在床上,犹自迷糊地呻吟,喘个不 停。
  她的乳房上,被李瑟捏的红一条、白一条,外加汗水淋漓,而两腿之间,更 是一塌糊涂,爱液先如水泡般「波、波」地涌出,接着便是一阵浊流,从被抽插 得几欲外翻的两片肉唇间泛滥而出。这时的薛瑶光,早已无复「财女」的威势, 而只是躺在床上、沦落在情欲中的女人罢了。
  她轻轻喘气,双眼朦胧地望着李瑟,双唇一颤,似要说话,却又无力发言。 
  李瑟抹了抹汗,低下头去听,只听她轻轻地说道:「还……还要,再来一次 ……」
  李瑟一望她的下体,说道:「恐怕你该休息一下了。」薛瑶光勉强摇头,轻 声道:「老公……我还要……尽量的干我吧……五天才有一晚呀。」眼神之中, 满是渴求的神气,显然是意犹未尽。她撑起身子,双手来握李瑟的阳具,轻轻抚 摸,柔声说道:「快点……我要……」接着俯下身去再次口含手套着肉棒…… 
  李瑟默然不语,承受着下身传来的快意。在它再次挺立起来前,薛瑶光又已 被压倒在床上了。
  火烫的龟头从蛤嘴下角划到上方,揉住了女孩的花蒂儿。
  薛瑶光娇哼一声,幽咽如泣道:「老公,人家……受不了啦。」
  娇躯微抖,花底又有一注滑腻的热汁涌到大龟头上。
  李瑟见她妩媚入骨楚楚可怜,再不忍心戏弄这个俏老婆,当下腰股一耸,巨 硕无朋的龟头已破脂陷没,茎身宛如游龙般随之揉入。
  薛瑶光娇吟一声,顿觉涨满似裂,奇的是竟无丝毫痛楚之感,只感那巨物通 体炙烫,煨得径内似酥似融,突尔花心被采,浑身立时一麻。
  李瑟盯着她那张娇俏秀丽的脸儿,心道:「这样的美人儿也是我老婆了。」 
  不觉一阵销魂蚀骨,缓缓抽送起来,勾探了数下,方在幽深处感觉出花心子, 却是小小的一团嫩腻,倒与外边那粒珍珠似的花蒂十分相衬,均为小巧玲珑一类。 
  不过数十抽,薛瑶光已是目饧神迷如痴如醉,玉躯僵了又舒,舒了又僵,娇 媚煞人。
  李瑟但见肌若凝脂,肤如初雪,真个令人魂为之夺魄为之销。
  薛瑶光婉转相承,媚眼如丝地望向面前的男人。秋水盈盈的秀眸飘向男人, 腻声道:「老公,亲我一个。」
  李瑟忙长身上前,将手勾住雪颈,把嘴再次罩住樱口,一轮炙烈如火的吸咂 舔吮。
  薛瑶光顿感阴内压力加大,突不知给顶着了哪儿,一道强烈的酥酸从花房袭 上心头,奈不住娇哼了一声。
  李瑟心中一动,又去勾探那段花径,几个来回,龟头便在上端揉着了一小片 略微凸浮的柔韧肉壁,随即再去顶刺那片肉壁。
  殊不知薛瑶光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便是这儿,娇躯骤然绷紧,花房也紧紧地纠 握住了男人。
  李瑟察觉内里变化,越发对那个点儿百般关照,龟眼噙吻到那片浮肉,只觉 比别处略加粗糙,抵磨起来却是刺激非常,心忖:「书上说的痒筋是女人最敏感 的地方,果然如此。」
  薛瑶光不能遏制地娇啼起来,绮声涩语尽情吐出:「老公……你……啊!你 ……真…真棒,啊!啊!我……我……啊!啊!」
  底下瓷器般的两条美腿张得大开,交接处的妙景绮情俱落入男人眼中。 
  李瑟听她叫得惊心动魄,如非亲眼所见,怎知这个平日温婉端淑的女孩,竟 有如此撩魂荡魄的时候,心中酥酥麻麻,愈发把肉棒往那妙处狠抵猛刺,细细领 略玉人各个迷人妙处,竭力记于心中。
  薛瑶光时绷时舒,两只玉足不住蹬扭,将炕上的软毯揉得波澜起伏,断肠似 地继啼:「不要呀,不……不要……只弄那儿,啊!啊!……」
  李瑟仿若未闻,早已给她惹得不能自已,玉枪愈刺愈疾,愈揉愈重,俱集于 那一小片软中带硬的肉壁之上,瞧见那雪滑玉腿着实可爱,忽将一条抱起架在肩 上,果见其姿越发淫亵撩人,心里疯迷了一般,随即半立起身,腰股直上直下, 几将整个人的重量都送到那一个要命的点上。
  薛瑶光张口结舌,脸贴几面无声无息地挨了片刻,突然急急呼道:「到地上 去,快。」
  李瑟不明,只道:「嗯?」
  薛瑶光脑中蓦地空白,通体唯余一道清清晰晰的酸意,哭腔啼道:「我…… 我要……要尿了!呜……」
  李瑟听了,只道她是要丢身子,心头大酥,又是数下打桩般地狠敦。
  薛瑶光汗如浆出,浑身皆木,倏地一下奇畅,一大泡热液就滚了出来,顺着 腿侧流淌到炕上,把男人脚前的软毯注湿了一大片。
  李瑟见那泡汁液又多又猛,既不似淫水亦不象阴精,心跳道:「难道真的是 尿了?」
  薛瑶光筋化骨融地酥软下来,四肢俱松地躺在床上,周身线条出奇柔美,喘 了好一会。「
  李瑟既感销魂又觉好笑,也不拔出巨棒,便两手捧住她玉股,在娇嫩里顶弄 了起来。
  薛瑶光颤声道:「老……老公……你太强了。」
  花底倏掉一小股津液来,冲淌在男人的腿根上,如蜜黏腻,犹余温热。 
  李瑟兴奋欲狂,当下将玉人百般摆布纵情狎淫,底下的肉棒硬得有如铜浇铁 铸,且仿佛比从前更粗了一围。
  薛瑶光从未如此迷醉过,昏昏沉沉的宛若梦中。蜜液四溢,流得满股皆滑。 
  李瑟周身如置烈焰之中,下下疾如流星,记记力道千钧,棒头俱送池底。 
  薛瑶光渐觉花心麻了起来。闷唔道:「你再狠点。」
  两条雪滑粉臂死死搂住了男人的脖子,下体迎着男人的撞击努力拱抬起来, 腰股均离了炕面,缕缕蜜汁从股缝涌出,沿着腰心倒流至粉背,注湿了一大块炕 毡。
  李瑟闻言,愈发大弄大创,凶狠之度又比适才猛烈了不少,硬如铁铸的大棒 头毫不怜惜地频频撞击女孩的嫩心子。
  薛瑶光只觉痛快无比,忽尔失神,竟哆哆嗦嗦道:「我……要丢了……」 
  李瑟见其目饧唇颤,又感花径有力地阵阵收束,心知她已经差不多了。 
  薛瑶光蓦地蛮腰一弓,身子打摆子似地痉挛了起来,平坦如玉的白腹亦一下 下地抽搐,妩媚绝伦地丢了身子。
  李瑟只觉数股细细的浆儿迎面袭来,涂抹得棒头微微酥麻,心里赶着要与玉 人一起攀上峰顶,当下拚力尽入,在她池底狠揉猛捣,只搅了几下,就把那些浆 儿打成滑溜溜的一团,股心倏尔酥透,终也射出精来。
              第四章疑兵之计
  李瑟娶的古香君、薛瑶光、王宝儿三位都是很有名的美女,加上没有名分的 冷如雪、小狐狸精花想容以及以妹妹相称的智慧过人的楚流光,这些美人都是女 子中顶尖的人物,容貌、才干样样都出类拔萃,虽然都很爱李瑟,但免不了争风 吃醋,这也是人之常情。
  李瑟对于处理和众女的关系,开始很头痛,后来看了花蝴蝶留下的秘籍,他 本心智高深,很快就领悟的很好了,他和众女周旋起来,也处理的颇是和谐。所 谓一通百通,他受道衍点化,心法大进,之后又经历了很多事情,因此做起事来 深谋远虑,隐然有大将之风了。
  李瑟因为防范那些淫贼,严明纪律之故,成立的严帮,被薛瑶光误解,以为 他要做盐的生意,可是李瑟晓得要想取得这样的特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虽然 深得皇帝赏识,可是盐务关系国家大计,岂能轻忽地让给个人经营呢?李瑟费劲 脑汁,也没有想出办法来,可是薛瑶光却认为他本事高强,和皇帝关系极好,能 够得到这个特权。她到底是有办法,还是因为爱他的缘故,只是幻想呢?李瑟决 定试探薛瑶光,便旁敲侧击,激薛瑶光给他想办法,以便解决六大门派自食其力 的问题。
  薛瑶光对李瑟道:「郎君不是成立了盐帮吗?不是正缺帮手吗?让大部分六 派人加入不就两全其美啦?」
  李瑟心中暗喜,道:「好是好,可是怎么样才能得到这个贩盐的许可呢?大 明法律可是不允许的。许多王爷大臣都不能经营,我一个小小的少卿又有什么本 事?我思来想去,都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你让我贩私盐?」 
  薛瑶光道:「傻瓜和笨蛋才冒那么大的风险,大哥是空怀宝山而不自用啊! 看来你还是不熟悉朝廷的内务,其实大哥有充分把握争取到这件肥差。」 
  李瑟拉着薛瑶光的手,道:「请薛师父指点迷津了。」
  薛瑶光脸上一红,道:「对师父拉拉扯扯的,真没规矩,把你踢出门墙!」 挣脱了李瑟,才正容道:「当今的盐务很是混乱,虽然朝廷明令禁止贩私盐,但 是因为利润太大,禁止不了。何况做大贩盐生意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想 清除更是难上加难,皇上也是为之头痛啊!现在六派征收赋税,闹得他们所在地 的百姓纷纷背井离乡,怨声载道,朝廷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两件朝廷关注的大事, 可是郎君却有办法一起解决,郎君这样不是一举两得,有了两个正当的理由了吗? 只要说通两位杨大人,这可是关系天下的大事啊!难道还怕皇上不恩准吗?」 
  李瑟眼前一亮,道:「正当的理由?不错,改革六派的事情,再加上重新整 顿盐务,的确应该请示皇上。我们专为朝廷贩盐,朝廷收一部分税,其余归六派 所有,这样大家都有利益,六派的问题也解决了。哈哈,一门大学问啊!看来得 请角先生为我筹划了。」
  薛瑶光笑道:「不错,角先生熟悉朝廷内情,有他参谋,无往不利!」 
  李瑟笑道:「不对,我看有薛师父参谋,才能百战百胜。」
  薛瑶光笑道:「郎君的嘴真是越来越甜,甜言蜜语的,难怪那么多女孩子喜 欢你,开始我还以为你是个严肃的人呢!果然你善于讨好人,我没看走眼。」 
  李瑟道:「什么嘴很甜,难道我嘴上有蜜!好,那便让你尝尝。」二人一时 嬉闹不禁。
  李瑟自从单独见过白君仪一次之后,感觉有些异样,心里对白君仪有些惧怕 的感觉,仔细想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为了避免这种不快的感觉,便和 古香君、薛瑶光、王宝儿三女一起宴请白君仪,以家宴的形式和白君仪谈判,又 显得很温馨,效果会更好。
  宴上,白君仪恭维李瑟艳福不浅,夸三女都是人间少有的女子,虽然白君仪 态度诚恳,但三女都是聪明人,听出她言语间还是隐隐有三女既然都是人间绝色, 为何委屈于一人为她们含冤抱屈之意。
  李瑟听了倒不担心三女的想法,却无端担忧起白君仪的想法,觉得在她面前 一副好色负心的模样真是不甘心。其实外间传言李瑟是个淫贼的说法,李瑟虽然 听了也很生气,但内心并不怎么在乎,听过之后,当时有些气愤,过去了便不在 心上,可是忽然发觉白君仪也是这样的想法后,李瑟觉得很是气馁,真想在白君 仪面前辩解一番。
  李瑟默然无语,旁边的古香君轻轻踢了他一脚,小声道:「你在想什么?」 
  李瑟一下醒悟过来,把方才的念头压下,心下奇怪,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怎 么可能还能想别的事情呢?李瑟连忙拉回思绪,赶了一个话茬,含笑接口道: 「白姑娘,不瞒你说,我找到解决六大门派财源问题的方法了。三年之内,或者 更短的时间,也许就在年内,我就会取消他们收的赋税。」
  白君仪道:「哦?那好,愿闻其详!」
  李瑟道:「说来这事还没办成呢!还是个机密,不过如果我这样对姑娘说, 显得我没有诚意,也让姑娘为难,空口让姑娘罢兵也是不可能的。我就实话告诉 姑娘好了。我准备向朝廷申请,建立盐帮,专门从事盐务,这样六派的问题不就 解决了?」
  白君仪一震,面色凝重,道:「你不怕我知道了你的计划,暗中破坏吗?」 天龙帮和汉王关系甚厚,如果真要从中作梗,可说是易如反掌。
  李瑟哈哈大笑道:「我相信姑娘不是那样的人,你是真为百姓着想的奇女子, 一心要在青史留名的大豪杰,怎么会破坏关系到百姓利益的好事情呢?」 
  薛瑶光也笑道:「李郎做事光明磊落,不会一些鬼蜮伎俩,姐姐长了就知道 他的脾气了。我们大家都相信天龙帮有姐姐这样的人物,肯定也是真心为天下人 着想,江湖上对天龙帮赞誉很高,的确名副其实。」
  白君仪听了心里舒服之极,不过只一转念,想道:「不好,李瑟这家伙要玩 什么阴谋呢?此人表面一会儿书呆子模样,一会儿又精明过人,真是难以琢磨, 看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看他耍什么花样!」当下道:「妹妹这么夸奖我,真 是折杀我了。不过家父建立天龙帮,的确是以造福天下被己任。既然李盟主真有 匡扶正义之心,小妹没有反对的道理。如果盟主真的能得到专营盐务的朝廷任命, 使六大门派不再增加百姓的负担,家父一定会很高兴的,那时你我两家罢手言和, 真是皆大欢喜之事。」
  李瑟喜道:「如此甚好,那我们明天就签署一纸协议如何?只要我奏明皇上, 让朝廷允许我经营盐务,我们两家就两不相犯,永远和平。」忽地顿足道:「不 好,我已派少林掌门不清大师率领一队人马去夺回衡山的地盘了。明天凌晨就开 始动手,此刻要是取消命令,已是来不及了啊!」
  白君仪脸色一变,随即笑道:「没关系,衡山地盘以后早晚都要归还盟主, 盟主早点拿回去也了却我们的心愿。小妹在这里先要恭喜盟主啦!明天我们就签 署协议,如果盟主真的如方才所说,让六派不再拖累百姓,那么天下太平,百姓 安乐,我们何乐而不为,岂能再兴干戈呢?」
  李瑟大喜,鼓掌道:「如此甚好。」当下众人言笑甚欢,兴尽而归。
  六大门派和天龙帮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只要李瑟取得盐务,让六派的人经营 这事,便不再和六派为敌,在签署协议的时候,消息传来,不清和冷如雪率领的 一众高手果然夺回了衡山派的地盘。
  李瑟向白君仪再一次道歉,白君仪淡淡地也不在意,李瑟过意不去,回来和 古香君念叨,道:「通过打探来的情报看,白家父女的确是一身正气之人,虽然 他们攻打六派在先,可是现在眼看有和解的希望了,我们贸然和他们开战,会不 会弄巧成拙?」说完叹了口气,道:「我总觉得对不起白姑娘!」
  古香君嗔道:「瞧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看上了人家的姑娘?两军交战, 本来各施计谋,又有什么对不起的?郎君可不能有妇人之仁!」
  李瑟忽地豁然开朗,道:「我明白了,我说为什么我道行精进,可是做事还 是拖沓、犹豫呢!原来我是和你们一起待时间长了,习惯了,沾染上了你们的脂 粉气,渐渐失去了男子汉的气概。」
  古香君哭笑不得,道:「你是怎么了?吃错药了不成,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 句话出来。莫非你是厌倦我们了?你这个喜新厌旧的家伙,难道看上了白姑娘, 就不想要我们几个庸脂俗粉了?」
  李瑟知道古香君说的是玩笑话,可是心里咯登一下,似乎心事被古香君猜中 一样,连忙掩饰道:「岂敢啊!你可是母老虎,你忘了不成?我可怕被你吃了。」 
  古香君笑道:「谅你也不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一根肉棒闯江湖- 第15章 朱雀玄武
  2. 被调教成性奴的女侠们(01)
  3.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九集 第四章 二家争亲
  4. 月事未临身
  5. 魔导巧壳0114
  6. 神墟鬼境(卷06)(04)
  7. 调教与屈从的狭间
  8. 覆雨翻云之接天之恋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