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老徐的奇遇记



作者︰jackietomdong
天然无往晦气。老徐大陆安庭的记忆知道,这家伙说是二十六岁,实际上身份证
  「妈,别装了,安庭哥要过来前三个小时你就在化妆了,并且还特意洗了个
字数:37000
  看到站里有jackietomdong的百花谷少谷主,不知道为什幺没
有这个,翠微被封真是件大功德。若干sis的色文让翠微居的作者们发了财。
比如寰宇23这个贱人在翠微居的猎艳江湖就抄的jackietomdong
马的实袈溱无力啊……
的百花谷少谷主。如许的例子还有很多多少,我就不一一举例了,色文作者顶着各类
体的换成简体了,如不雅照样不可,就麻烦版主了,抱歉,金币扣就扣吧。排版神
               (1)绿帽
  老徐本年四十五了,他有着一个恩爱的家庭,一个漂亮的老婆跟两个漂亮可
爱的女儿,他的老婆叫马玉兰,本年三十八岁,他岳母是个演员,所以固然本年
五十多了,看上去仍然风度绰约,很能吸引一些汉子,而老婆持续自乃母的美貌,
固然三十八岁了,看起来仍然像二十多岁那样,一米七的个子,高挑的身材,修
长的美腿,34D的饱满奶子,走在街上不知道吸引若干汉子的眼光,老徐也吸
引到了很多汉子的眼光,那是仇恨的眼光,如不雅眼光可以杀逝世人,老徐生怕不知
道被杀逝世若干次了。他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叫琪琪,二十岁了,在读大学;小女
儿芳芳十六岁,还在读高一。两个都是黉舍琅绫擎的校花,不知道有若干男生在追
  这时,门口忽然沖进来两个女大夫,一身白大褂,左边那个身材异常饱满,
求,老徐跟他老婆一路走在大街上,不像夫妻,反而像父女比较多,当其他汉子
看到老徐搂住他老婆的时刻,那种爱慕嫉妒的眼光让老徐飘飘欲仙,老徐的同事
也都对老徐有这幺个漂亮老婆很是爱慕。
  他老婆跟两个女儿走在一路,不像母女,反而更像姐妹,走在路上,让四周
的汉子淫邪的眼光,不知道意淫了若干次。老徐对这幺漂亮的女儿天然也异常担
心,常日也都是他开车接送女儿高低学,请求女儿一下课就回到家里,就算在读
大学的大女儿也都请求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机,每日除了教室宿舍哪里都不许
前的亲人呢?
去,如不雅有时看稻有男生接近女儿,都邑问长问短,生怕女儿吃亏,他也让老婆
盯紧女儿,免得女儿在外面吃亏了。对于老婆,老徐照样比较宁神的,这幺多年
夫妻生活,让老徐知道老婆不是个随便的人,所以自瘸就镣没有那幺重要。
  老徐有套家传功法,是他父亲临逝世前传给他的,声明传子不传女,据说有成
没见到本身身材哪里有强健过,不以前是精力特别旺盛,就算晚上很晚睡觉,早
上一夙兴来也不认为不舒畅,其他就没什幺了,让老徐一度想放弃练这个功法,
不过父亲临逝世前凝重的语气照样让他持续把这个没什幺用的功法练了下去。
  二女儿芳芳升上高一后,功课开端有点跟不上,作为父母来说,对此天然很
他面试过,认为ok才行,那些油头粉面,一看就色迷迷的家伙天然不克不及请,最
好能请个女生,如许他才比较宁神。
  他大嫂知道了他想请个家庭教师的消息,于是介绍小我过来,他大嫂是大学
传授,介绍人的据说是她的学生,叫陆安庭,本年二十六岁,研究生学历,人过
来后他看了下,人长得挺高大漂亮的,戴个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人照样不
错,不会像那些油头粉面的惶惶那样,一看到本身的老婆女儿就两眼发光,他进
  「你们不要吗?那就被嘉昕比下去了哦。」陆安庭有意说道。老徐都气到要
别人舔那边?」两人同时说道。
了房子后,(乎连话都不敢说,眼睛连看都甚至不敢多看老婆女儿一眼,如许的
年青人,似乎挺诚实的,说起学问起来,倒是有种狂热的立场,于是,老徐宁神
了,这是一个典范的书白痴,对于如许一小我,似乎应当不错,并且照样本身大
嫂推荐的,应当没什幺事,于是宁神让这个年青人过来教本身的女儿。
  不过老徐感到这个年青人过来教本身的女儿后,老婆开端留意起打扮起来,
本来老婆似乎并不是个特别爱化妆打扮的人,可是自负这个叫陆安庭的年青人开
始来教书后,每次他来之前,总要花上(个小时化妆打扮,并且穿上漂亮衣服,
跟他谈话的时刻,也经常谈到这个年青人,成天赞赏这个年青人敬业,教导女儿
若何专心,人怎幺怎幺好,听得他都嫉妒起来,有次他有意对老婆说:「你这幺
爱好这个年青人,不如收他做干儿子好了。」老婆居然没有否决,说:「恩,这
个年青人做我干儿子似乎也不错,老公你此次的看法不错。」他没想到老婆居然
之后,陆安庭到老徐家就频繁起来,不过还好的是,老徐每次见到这个年青人,
他都挺诚实的,跟老婆之间也并没有显得很密切,让老徐稍为宁神点。
着打扮讲究了很多,并且对陆安庭越来越亲切,每次都对陆安庭嘘寒问暖,有时
甚至还抱住他亲切,让他朝气的是,两个女儿似乎也对这个家庭教师颇有好感,
让他担心不已。还好这个陆安庭颇为书呆,对此没有什幺反竽暌功,让他还宁神点。
  不过他感到不克不及如许下去了,跟老婆磋商下换个家庭教师,最好能换个女的,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老婆大为否决,对陆安庭赞叹不已,认为他跟女儿只是出于
纯粹的师长教师学生的关系,而大女儿也没有跟陆安痛竽暌剐什幺爱情关系,只是通俗朋
友关怀罢了。让他更为担心的是,一次他早点下班回到家,本来想给老婆一点惊
喜,想不到回到家,看到老婆居然紧紧抱住陆安庭,把陆安庭的头抱入本身怀中,
两个女儿却像没事似的┞肪在一旁,老婆看到他回来,呆了下,然后站起来,淡淡
的解释这只是母爱的表示罢了,没有对此过多解释,不过他对此却越来越困惑。
  当晚他问老婆这个问题,老婆却娇媚的笑了下,说道:「亲爱的,你吃醋了?」
嘻,小陆真可怜,大小就没了妈妈,他说起他小时的惨况,我一时不由自立就把
他当本身的儿子了。」我对此才稍为释怀,不过仍然对此认为困惑。不过此后他
老婆对陆安庭的表示就正常了很多,至少没有在他面前表示出对陆安庭很亲切的
样子,不过,老徐仍然不是很宁神。于是,老徐乘着老婆女儿不在家的时光,在
家里遍地装上真空摄像头,然后在某天晚上陆安庭将要过来帮女儿上课的时光下
午跟老婆说公司有事临时派他出差,晚上不回来了。
  老徐晚上真的没回家,等第二天早上回到家,乘着老婆女儿没留意,把隐蔽
他就听到亲嘴的声音,靠,这小子在亲我女儿,怎幺日常平凡看不出他是个这幺轻浮
在遍地偷拍的摄像头的影像掏出来,然后拿着标记本,本身跑到旅社开个房间慢
慢看。
  他看的第一个是大厅拍摄的片段,他大昨世界午5点开端往后看,开端他看
到她老婆穿戴一身旗袍坐在大厅里看电视,不过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时不时抬
道。
个德律风关怀下,只记得干儿子了?因为他知道今晚陆安庭要过来帮女儿补课。
  「外婆长得很漂亮,固然五十多岁了,看起来就跟三十多岁的人差不多。」
  到6点多,门铃忽然响了,老婆高兴的┞肪起来,整了整衣服,这时,他看到
二女儿忽然大本身房间跑出来,冲到了大门边,而大女儿也大本身的房间走出来,
走到大厅里,他有点奇怪,大女儿今晚怎幺在家呢?她不是应当在黉舍宿舍的吗?
  看着家里三个女人热切的眼神看着大门,老徐的心似乎痛了起来。他老婆本
  老徐听到老婆不满的声音传过来,心里稍微好过点。
来想去开门,可是看到二女儿芳芳跑以前,于是便停了下来,表示下做母亲的矜
持,而大女儿走到大厅后,也没持续往门边跑去,似乎跟母亲也有雷同的设法主意,
只有二女儿不知耻辱的跑到大门边,打开大门。门那边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他
无法看到大门那边的情况,不过他看到固然老婆跟大女儿没跑以前,可是眼睛还
是不住的向大门那边看。过了会,二女儿迟迟没走回大厅,不过他却听到大门关
闭的声音,还有陆安庭的声音传过来:「怎幺?只有芳芳一个迎接我啊?婷婷跟
玉兰都不欲望我来吗?」大女儿迟疑了一下,于是也往门口偏向跑了以前,然后
的人啊?老婆在大厅跺了脚,本来矜持的心似乎也熔化了,贰心里赓续叫:不要
  陆安庭的声音大门口传来,带着洋洋自得的语气:「嘻嘻,干妈,照样忍不
住了吧?」听到老婆撒娇的声音大门口传过来:「你坏坏,我打逝世你个坏小子。」
  「嘻嘻,打逝世我你女儿不是要守寡了?再说你舍得吗?」陆安庭的声音大门
口传来,跟平常诚实的摸样一点都不合,一副轻狂浪单子的语气,让他太憎恶了,
早知道他是这幺小我就不请他当女儿的家眷了。
  「怎幺不舍得?打逝世算了,我还省心了。」老婆恶狠狠的说道,不过他认为
  「还有,她妈妈帮我深喉的时刻,她还会帮我舔屁眼哦。」陆安庭进步了声
这怎幺像是在打情骂俏啊?「嗯……摊开……我……」老婆挣扎的声音忽然大门
口传来,让贰心里一痛?两小我在干什幺啊?难道陆安庭想非礼老婆?婷婷跟芳
芳怎幺也不帮下他妈?狠狠教训下这个色狼?他可是知道婷婷照样跆拳道黑段高
手,不是个通俗的弱女子。
澡,在安庭哥要来前两个小时你就等在大厅了,还赓续在看表,我看你下面生怕
可是看起来也不小,并且身材非?咛簦衲L匕悖挥傻昧硪恢皇志兔艘郧埃?br />淫水早就流出来了。」大女儿婷婷的声音传过来,他实袈溱想不到一贯一副乖乖女
  「那你们有没演习呢?」陆安庭问婷婷跟芳芳道。
样的大女儿会说出如许的话,让他吃惊肉痛不已。
  「是吗?让我摸摸看,嘻嘻,下面不雅然很湿啊,干妈,你是不是想我都想得
下面湿了呢?」陆安庭调笑的声音传过来,感到说不出的淫秽。
  「老婆难道就如许就被他摸了?不会的,必定是老婆不肯意的。」贰心里不
断为本身的老婆找饰辞。
  只是他感到老婆似乎对这个「干儿子」越来越好,每次陆安庭过来,不只穿
  「你个吃里扒外的小骚货,你还说我呢,你本身不也是,正午12点一回来
就开端洗澡了,洗了2个小时,还花了2个小时在化妆,下昼的课都不去上了,
人固然在房间里,心都飘到门外去了,你认为我不知道啊。」他老婆在还击大女
儿。
  「让我闻下,嘻嘻,好喷鼻啊,婷婷喷的是我最爱好的喷鼻水耶,不雅然没让我掉
望。」陆安庭憎恶的声音传过来。
  「嘻嘻,婷婷身上早就洗得干清干净等哥前来了,只要哥愿意,婷婷全身都
是哥哥的。」大女儿婷婷的声音传过来,说不出的淫荡啊,他怎幺也没想到,大
  「喂,安庭哥,你光顾着妈跟大姐,都把人家忘记了?别忘了,是人家帮你
开门并且第一个迎接你的啊。」二女儿芳芳的声音传过来。
  「是,我的小公主,等会我好好疼疼你当做对你的奖赏。」陆安庭憎恶的声
照样这幺不伦不类。」后面的陈笙华看见被碧丝跟武樱抢了她的风头,不由得急了,
  「好了,我们就如许在门口呆着吗?不请我进去。」陆安庭的声音又传了过
来。
  「来,我早就预备好晚饭了,我们吃完饭再去帮芳芳上课。」老婆的声音传
了过来。
  「妈,都没看到你去厨房烧饭?饭就预备好了?」婷婷的声音传过来。
  「早就搞好了,还等你这个小懒虫吗?」老婆的声音传过来。
  老徐这时才看到,陆安庭左搂右抱着两个女儿走进客堂,后面跟着的是本身
的老婆,让他气得气都喘不过来。
  陆安庭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让两个女儿坐在他左右两边,并且高低其手
的抚摩着,老婆不只没有阻拦,反而笑嘻嘻的在旁边看着,让他对此很朝气。
  陆安庭的手向他老婆勾了下,说道:「好干妈,儿子想亲亲你了。」老徐心
里赓续说道:「不要页堪不要以前。」可惜他老婆却没有服从贰心里的欲望,而
是乖乖走了以前,俯下身子,向陆安庭亲去,两人亲吻了半天,让旁边看着的两
帮这个可以做她儿子的年青人做这种工作,照样当着两个女儿的面。
个女儿都满脸晕红,两人同时向陆安庭说道:「安庭哥,我也要。」
  「嘻嘻,都有份,你们三小我,乖乖伸出衫矸ⅲ」于是,三人真的伸出了舌
事,刚才不知道为什幺忽然痛了下,如今不痛了,没事了,等会停止这过后,我
头,并尽量凑在一路。陆安痛竽暌国事含住三人的舌头,狠狠的亲吻了半天才摊开三
人。
  「我去拿饭菜出来。」老婆有些脸红的推开了陆安庭,在女儿面前似乎照样
有点放不开,然后回身想分开。
  「嘻嘻,别这幺急嘛,我肚子还不饿,不过我下面饿了,它在惦念你的小嘴
呢。」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就算他常日里请求半天,老婆照样不肯意帮他口交,只有很有时的时刻,老婆很
高兴才会帮他含下,也是(分钟就草草算了,让他一点不尽兴,他想不到老婆会
  「唔……又要含你这个臭器械……人家不要嘛……」老婆的话更像是在撒娇,
一边说不要,一边却竽暌怪停了下来,跪在陆安庭前面,然后轻轻拉开他的裤子,露
出陆安庭的家伙,靠,这器械真大,怪不得老婆会心动啊,贰心想。
  然后,让他不肯意看到的一幕产生了,老婆真的乖乖的含住了陆安庭丑恶的
性具,一边含,还一边用手抚摩着。
  「好舒畅,瑰宝,你的口技又有进步了,日常平凡是不是有经常演习啊?」陆安
没有否决,连两个女儿都很赞成,对于多如许一个「干哥哥」,挺高兴的,自此
女儿居然会如斯淫荡,跟异日常平凡看到的大女儿完全不一样。
庭一边抚摩着他老婆的盘起的长发一边问道。
  「唔……唔……」他老婆盯了芳芳一眼,固然没措辞,不过威逼的意义很明
显。
  「我有很居心的在练哦,哥哥。」芳芳无邪的说道。
  「我也有。」婷婷有些羞怯的说道。
  「嘻嘻,那等下我就要好好试下你们母女三人谁的小嘴最甜了。」陆安庭得
意洋洋的说道。老徐甚至感到他还向镜头看了一眼。让他吃了一惊,难道他发明
了?
  老徐听了这话,心髒都差点停止跳动了,气得想沖进画面里去把陆安庭打一
顿,还好他记得这只是录像,前面是显示屏,不然就会把显示屏给敲坏了。
  四人走到茅跋扈门口,因为茅跋扈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老徐只能看到四人的背
  老徐看到画面上他老婆对着陆安庭抛了个媚眼,说道︰「逝世相,我们母女迟
早要被你玩烂了。」
  陆安庭搂住他老婆马玉兰笑嘻嘻说道︰「那你愿意吗?」
  马玉兰说道︰「当然愿意,就算逝世在你鸡巴下也宁愿。」
  「嘻嘻,干妈,我想尿尿了,不如你们陪我去尿尿好吗?」陆安庭居然提出
  他吃了一惊,贰心里受到的袭击已经够打了,可是还想不到老婆会如许做,
人陪吗?
  「你又想玩什幺新花样?」马玉兰有些困惑的看了陆安庭一眼。
  「嘻嘻,只是感到一小我去茅跋扈太寂寞了罢了。」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好吧,就陪你去吧,看看你想干什幺。」马玉兰说道。
  「大家一路去吧。」陆安庭搂住婷婷跟芳芳站了起来,粗大的阳具还没有收
  「嘻嘻,你大伯母的小穴固然好,可是她加上她女儿也奉养不了我,所以才
到裤子里,露在外面,30cm长,小孩拳头大小,看起来颇为吓人,老徐不禁
比较了下本身的小弟弟,不禁有点沮丧,真是人比人气逝世人啊。
  「先收起你的坏器械吧。」老徐的老婆马玉兰看到陆安庭鸡巴也不收起来,
就如许露在外面搂着两个女儿就往茅跋扈走去,不禁在后面喊道。
  「就(步路,收什幺啊,嘻嘻,婷婷芳芳,你们先帮我扶着它,不然它晃啊
晃啊的很难熬苦楚。」陆安庭一边说着,一边还叫婷婷跟芳芳用手去扶他的鸡巴,老
徐在画面上看着心里说道︰切切不要啊切切不要。可惜天不大人愿,两个女儿竟
然真的乖乖各伸出一只手,握着陆安庭的大鸡巴,两人的手握着陆安庭粗大的鸡
巴,居然还有一大截露在外面,可以想象陆安庭的鸡巴有多长了。
  「这就是技能了,等会叫你们妈咪好好教教你们。」陆安庭自灯揭捉洋的说道。
  「居然还有一大截没人扶着,真不舒畅啊,干妈,快过来一路扶着它嘛。」
  老徐看到陆安庭叫两个女儿扶着他的鸡巴还不敷,居然还叫本身的老婆过来
扶着一路扶着他的鸡巴,肺都气炸了。
  「你短长,婷婷和芳芳扶着你的坏器械还不敷,还要我一路来扶着它,想母
女通吃,真坏。」固然他老婆在画面上如许说着,却加快了脚步,很快跨越了三
人,走在三人前面,陆安庭将搂着婷婷的腰肢的右手又伸长了点,伸出去再搂住
马玉兰,变成左手搂着芳芳,右手搂着马玉?面茫闲毂淇醇旧淼睦掀疟?br />靠在陆安庭怀中,马玉兰的手还伸出去,握着陆安庭鸡巴空着的部分。
  「嘻嘻,你们手真滑啊,摸得我的鸡巴真舒畅。可惜照样有一部分没有人扶
着,如不雅再多一只手就好了?陕瑁菟的懵璩さ貌淮恚郧罢昭菰保俊孤?br />  奉养,一边还得了便宜还卖乖似的说道。
  「我看到妈咪日常平凡有效喷鼻蕉演习。」芳芳在旁边揭穿道。
  「不许打我妈的主意。」马玉兰说道。
  「嘻嘻,芳芳,如不雅把你外婆也找来,让你们祖孙三代一路伺候我,你说好
吗?」陆安庭说道。
  「好啊,安庭哥哥,人多热烈啊。」芳芳在旁边竟然鼓掌叫好。
  「不知耻辱的丫头。」老婆听到女儿的话在一旁直叹气。
  「嘻嘻,好干妈,下次就把我介绍给你妈熟悉吧,我就见个面就好了。」陆
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不可,哪有如许子的,这成什幺样了?」老徐看到老婆拒绝陆安庭的请求,
心里总算好过点,可是看到老婆的旯卣样握着陆安庭的鸡巴不放,跟两个女儿一
起高低套弄陆安庭的鸡巴就气得缓不过来。
  「嘻嘻,有什幺不好嘛,如许你们就一家团聚了啊,多高兴啊。」陆安庭继
续说道。
  「哼,是你高兴了吧。」马玉兰说道。「我妈寂寞了这幺多年,你这又长又
粗的家伙,一插到我妈的小穴里,她就肯定离不开你了,到时我们母女祖孙三代
时一路见好了,我很等待明天噢。「然后他挂上了德律风。
人陪着你玩,不是高兴逝世你了?」说完,似乎还捻了下陆安庭的大家伙。
  「怎幺会合我一小我要奉养你们四小我,我亏多了?」陆安庭得了好还持续
卖乖。
  「捻逝世你这根坏器械,让你绝了这些邪念。」马玉兰说道,一边还去捻陆安
庭的大肉棒。
  「轻点,好干妈,好老婆,我痛逝世了。」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神情上毫无
起手看看表,然后往大门看,他不禁咬牙切齿,好一个淫妇,老公出差不见你打
痛跋扈的神情。
  「痛逝世你该逝世。」马玉兰一边说道。
  到茅跋扈的一小段路,(小我硬是走了(分钟,走到一半路陆安庭还停下来,
要马玉兰帮他吸了一会鸡巴才肯持续走,还要婷婷跟芳芳在马玉兰吸的时刻抚摩
他的睾丸,让老徐气炸了肺。时代他大伸咸猪手,对马玉兰母女三人高低其手抚
摸三人的身子就更不消说了,甚至还要婷婷跟马玉兰用胸部夹住他的右手,让他
享受下被四奶夹住的滋味。
影看不到那边的情况,只能凭声音断定四人在干什幺。
  「你本身干嘛纰谬准啊?」老徐听到老婆不满的声音传过来。
  「嘻嘻,有三个丽人扶着我的鸡巴,干嘛要本身着手啊?」陆安庭说道。
  「我要尿尿了,你们要看吗?」陆安庭轻浮的问道。
  「谁要看你尿尿啊。」马玉兰说道。
  「安庭哥,你的尿很多多少啊。」芳芳在吃惊的说道。
  「当然,也不看谁的尿,嘻嘻,帮我对准了,不要渐到外面去了。」陆安庭
吩咐道。
  「你们手又白又软,拿来把尿真是一流的享受。」陆安庭赞道。
  「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别人帮你把尿,真是不知羞。」婷婷说道。
  「有人把尿舒畅啊,像你们又白又软的三只小手扶着我的鸡巴,让我尿的时
候爽的上天了,对了,你们的手不要停,多高低套弄,让我尿得更爽些。」陆安
庭吩咐道。
  老徐听到三女似乎啐了陆安庭一口。老徐听着陆安庭淅淅沥沥的尿尿声音差
  安庭搂着母女三人一边走着一边享受着母女三人的手同时在他鸡巴上轻轻套弄的
  老徐固然看不到二女儿在做什幺,可是看到二女儿也专一在陆安庭胯下,不
  「终于尿完了,你这泡尿真长啊。」芳芳说道。
  「重要因为你们帮着把尿,舒畅得让我不想停下来。」陆安庭持续厚着脸皮
说道。
  「嘻嘻,终于尿完了,干妈,帮我清理下嘛。」陆安庭说道。
  「尿完不就好了吗?你们男生又不像女生,清理什幺嘛。」老徐听见老婆说
  「龟头处肯定还有余尿嘛,来嘛,帮我吸干净,不然对你们也不好。」陆安
  「什幺嘛,不是你们妈咪已经帮我吸干净了。」陆安庭说道。
庭说道。
  老徐心里直叫老婆不要帮他吸,可惜让他掉望的是,他看到老婆的身影似乎
跪了下去,固然看不到画面,可是吸吮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来,瑰宝,你们也去帮帮你们妈咪嘛,总不克不及让你们妈咪一小我在辛苦。」
早年那样了。要不要告诉大哥二哥家传功法的机密呢?还不可,今朝他控制的情
  陆安庭拍了拍芳?面玫男∑ü伤档馈?br />  「你短长,要人家帮尿完尿还不算,还要人家帮你清理干净。」婷婷说道。
  「不要嘛,你刚尿完,那边不干净。」芳芳说道。
  「还没过门就已经嫌弃妈咪了吗?」马玉兰在陆安庭胯下说道。
  「坏蛋,人家帮你吸就是了,憎恶,老要人家吸你那边。」芳芳说道。
  跟着,老徐看到芳?面枚级脊蛄讼氯ィ源悸裨诹寺桨餐タ柘隆?br />  老徐的心在滴血︰不会吧?真的三个一路在帮那小子在吮鸡巴?
  「好舒畅。嘻嘻,你们三张小嘴都很甜啊,吸得我都硬了。」陆安庭说道。
  「你那边怎幺这幺快就硬了啊。」老徐听到他老婆的声音传过来。「我老公
平日都要良久才能硬,并且硬了也没你的三分一大。」老婆的声音让老徐感到羞
愧难当。
  「被你们如许搞都没硬,那照样汉子吗?好干妈,好岳母,给我来个深喉吧。」
  陆安庭说道。
了。贰心里骂道︰贱人,日常平凡跟你做的时刻,要你吸下鸡巴也推三阻四的,如今
别人叫你深喉就深喉,真是下贱啊。
  「恩……恩……好舒畅啊……婷婷……芳芳……你们要好好进修下你们妈咪
的深喉技能,下次就轮碘晾髑了。」陆安庭的声音传过来。
  「这就是深喉啊……妈咪好厉害啊,这幺长这幺粗的肉棒都可以全部吃进去。
  不会呛到吗?「芳芳惊奇的声音传过来。
  「你的两颗睾丸真大啊。」芳芳说道。
  「对……没错,用你的手好好摸摸它……嘻嘻……前次我射你们大伯母的时
候,她也如许说呢,你们不愧是亲戚,真像啊。」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什幺?你跟我大伯母也有关系?」芳芳惊奇的声音传来。连老徐也认为惊
讶。毕竟大嫂是大学传授,怎幺能跟他学生有关系?「不会吧,你跟我大伯母有
关系?你是他学生啊。」芳芳惊奇的问道。
  「谁说师长教师跟学生就不克不及有关系。再说,其实我不是你大婶的学生,只是我
  「唔……唔……」老徐没听到老婆措辞,看来真是在给陆安庭在搞什幺深喉
教她那样说的,不然你父亲可能会不请我。」陆安庭说道。
不是更便利吗?好,就如许说定了,我明天晚上过来陪你。嘻嘻,到时我把你大
  「怪不得,我前次在窗口看到你搂着大婶一路下车了,让我认为奇怪,大伯
母怎幺跟他的学生关喷鼻魅这幺密切,本来你早就跟大伯母有一腿了啊?」芳芳说道。
  「哼,你这根坏器械,不知道祸害了若干女人,那你跟我嘉昕堂妹也有关系
吗?」婷婷问道。
  「你怎幺这幺说呢?」陆安庭奇怪的问道。
  「来,把我的龟头对准茅跋扈的坑。」陆安庭的声音传来。
  「以你好色的性格,怎幺可能放过大伯母的嘉昕。据说嘉昕在黉舍也是校花,
长得很漂亮呢。」婷婷说道。
  「坏蛋,嘉昕本年才十六岁,比人家还小一岁呢,你就祸害别人了?」芳芳
说道。
  「嘿,这是哪里话,不是我要的,是你大伯母被我弄得丧魂掉魄,支撑不住
的时刻,叫她女儿来帮我,这幺漂亮的小姑娘,我不上真是对不起本身了,于是
就在你大伯母协助下,帮她女儿开了处。」陆安庭辩护道。
  「什幺时刻的工作?」婷婷追问道。
  「大概一年前吧。」陆安庭说。
焦急,老婆于是跟他磋商,欲望请个家眷,帮女儿补补课,他也赞成了,不过要
  「那时刻婷婷连十六岁都没有,才十五岁,你就搞了她啊,她那边那幺小,
              (2)绿帽2
插入你的大器械,不是痛逝世了?」婷婷说道。
  「哪有,你大伯母先跟她女儿嘉昕搞了一大轮女同,让你堂妹的小穴潮湿润
的才让我上的,嘻嘻,上的时刻,照样你大伯母一手拨开你堂妹的小妹妹,一手
来你妈没你大伯母爱护女儿啊。」陆安庭自灯揭捉洋的说道。
  老徐听到,眼楮一黑,(乎要晕倒,完了,女儿不雅然被他玩过了,还想让妻
子帮他把女儿开苞,老徐年编大了,血压一贯偏高,(乎要晕倒了。
  「大伯母怎幺这幺淫荡啊?」芳芳惊奇的说道。「大伯母看起来很贤良淑德
啊。我爸还叫我多学学大伯母,叫我将来也要做如许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呢。」
  「嘻嘻,在我的大肉棒下,没有驯服不了的女人,你大伯母真可怜啊,这幺
多年,大来没有获得过知足,我第一次用我的肉棒插她的时刻,她紧得就像处女,
据她说,她老公,也就是你们大伯父,已经良久没插过她了。」陆安庭说道。
  「不会吧?大伯母跟大伯父看起来似乎很恩爱啊。」婷婷说道。
  「很多事不克不及光看外面的。」陆安庭说道。「据你大伯母说,你大伯父在外
面养了个女人,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只是她为了不破坏家庭,没有揭穿他罢了。
  好笑你大伯父还认为你大伯母不知道。「
魂空间,老徐想到,看到陆安庭,老徐就气气不打一处,伸手就揍了陆安庭两下,
  「呀,看不出来大伯父是这种人啊。」婷婷说道。
  大哥在外面养女人?怎幺可能,必定是这小子歪曲大哥。
  「所以你大伯母跟你大伯父是各玩各的,你大伯父也不干涉你大伯母,大伯
母也不干涉你大伯父,大家井水造末路河水。」陆安庭说道。
  「嘻嘻,你大伯父真是笨伯,家里有这幺个极品丽人不干,非要到外面去干
那些二三流的女人,你大伯母真是极品啊,小穴也是个门户重叠型的极品小穴,
鸡巴一插进去就似乎被锁住一样,爽极了。嘻嘻,你大伯父估计是无福消受吧,
如不雅不是碰到我,其他汉子一插进如许的小穴,不到两三分钟就缴械了,你大伯
母天然得不到知足。」
  「哼,那你去干我大伯母就好了,干嘛来这?」婷婷朝气的说道。
  「吃醋了?」陆安庭说道。
情,难道本身真的可以打人?他试着打向女保镖,可惜拳头大她们的身材穿以前
  「哪有?」婷婷辩护道。
推荐你们啊。」陆安庭道。
  「啊,本来大伯母跟你是说好的啊。」婷婷说道。
  芳芳说道。
  「对啊,下次把你大伯母母女叫过来,让你们两对母女一路伺候我。到时比
不多两分多钟才停了下来。
较下谁的工夫更好。」陆安庭说道。
  「美得你,谁要一路奉养你啊!啊,你的手,不要乱摸。」婷婷说道。一边
似乎在拨打陆安庭的手。
  「你不要的话如不雅到时我不叫你,你可不要怪我啊。」陆安庭说道。
  「哼,你就会欺负人家。」婷婷说道。「好啦,到时人家最多跟妈咪和妹妹
一路奉养你好了,肯定会比大伯母跟嘉昕妹奉养得好。」婷婷说道。
音又传了过来。
  「好不好还难说,你嘉昕妹很会奉养人的哦,我插她妈妈的时刻,还会在后
面帮我推屁股哦。」陆安庭有意说道。
压力无偿写色文,成全了一批翠微枪手,真恶心。最后实袈溱是不会排版,我把繁
  「推屁股罢了,我也会啊。」芳芳说道。
音。
  「舔屁眼……」婷婷跟芳芳的声音同时传出来。「那边好髒啊……你怎幺要
爆血管了,光是老婆帮他深喉还不敷,还要女儿帮他舔屁眼?
  「你真坏,要人家舔你那个处所。哼,我就不信我比不过嘉昕。」婷婷说道。
  然后居然真的绕到陆安庭背后,脱下他的裤子,然后用手分开他的屁眼,舔
了起来。
  「对,就是那边,用你的舌头顶进去,深一点,舔,好舒畅啊。」陆安庭说
道。
  「芳芳,你也别闲着,含住我的两个睾丸,温柔点,帮我舔舔。」陆安庭说
道。
禁悲叹一声,完了。
  「真是极品享受啊。美艳的母亲在前面深喉,大女儿在后面舔屁眼,二女儿
  芳芳在一旁说道。
鄙人面舔蛋蛋,如不雅还能再多两个丽人被我左右抱着摸奶子就好了。」陆安庭得
了便宜还在卖乖。
  「啪。」听了这话,大女儿婷婷似乎打了陆安庭的屁股一下,表示出他嗣魅这
样的话的不满。
  陆安庭只是笑了笑,也没对大女儿那记巴掌说什幺。
  过了会,陆安庭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的双手似乎在紧按着前面的什幺东
西,老徐知道,那是他老婆的头晨。
  「婷婷,再舔深一点。」陆安庭大声说道。「好干妈,好岳母,你舔得我好
爽啊,我要出来了,你再含深点。啊……好爽……我出来了……」陆安庭大声喊
道,老徐大声音就可以听得出陆安庭此时爽得上天了。
身的,如不雅老逝世或者病逝世的话,魂魄就会跟肉身一路消失。老徐的肉身忽然逝世亡,
  「爽逝世我了,干妈你的深喉工夫比你大嫂的还要厉害啊。」陆安庭说道。
  「美逝世你了,可苦了我们母女了。婷婷还要帮你舔屁眼,这不是浪费人吗?」
  「男女相处的最高境界就是互相知足,你们如今知足了我,等会我让你们母
女一路飞上天,这不好吗?」陆安庭说道。
  「下次把你大嫂一路叫过来,你看我怎幺欺负她好吗?」陆安庭说道。
  「坏逝世了,还要人家跟大嫂母女一路奉养你,嘉昕怎幺说也是我晚辈,那不
是让人家羞逝世了?」
  「少来了,你不是跟女儿一路奉养我了?多个佷女有什幺?」陆安庭说道。
  「到时你们亲戚会晤,增强大家的情感,不是亲上加亲?」
  「去你的,这叫什幺亲上加亲。那不是爽逝世你了?我们两对母女一路奉养你。」
  马玉兰说道。
  「这有什幺?再把你二嫂跟二佷女叫上,加上你婆婆,那才是爽。」陆安庭
「替身」,不然就会像老徐打那两个女保镖那样,踫都踫不到对方。
说道。
如许一个过分的请求。让老徐只想敲陆安庭的头,靠,钠揭本身去就好了,还要
  「好啊,你什幺时刻又去招惹二嫂了?还有婆婆?」老徐听见老婆似乎在发
火。婷婷跟芳芳听到这个也似乎吃了一惊,动作都停了下来。
  「反正迟早也会晤的,我就全说了吧。」陆安庭停了下,似乎在想怎幺说。
  「我最早是跟你婆婆熟悉的,然后……然后……你婆婆就跟我好上了。」陆
安庭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
  「哼,连我婆婆你也上了,你还真是荒不则色啊。」老徐听见老婆说道,老
  「还不要说,你婆婆固然五十多岁了,可是长得还真漂亮,小穴也紧得很,
  陆安庭色迷迷的说道。
实袈溱想不出她生了三个儿子。我把你婆婆搞得她丧魂掉魄,她在床上实袈溱顶不住
我的英勇,向我求饶,又是用口,又是用奶子夹我的大肉棒,我都还没知足,她
最后实袈溱受不了了,说她有三个漂亮的儿媳妇,还有四个漂亮的外孙女,可以都
拿给我享用,让我放过她,我向她细心懂得了你们的情况,才放过了她,那次你
婆婆在床上足足躺了(天才能下床。」陆安庭说道。
  「怪不得我据说妈有(天身材不舒畅,一向没下床,本来是你这个坏蛋。」
  马玉兰说道。
  「你大嫂是个传授,你二嫂是个大夫,你呢是个家庭主妇,你婆婆把你们的
情况都向我说了,我先大你二嫂下手,你二嫂跟你二哥情感不好,据说都闹到快
要离婚了,嘻嘻,让我随便马虎就到手了,我在病院的病床上把你二嫂跟她女儿插得
魂都丢了,然后再让她把我介绍给你大嫂,用科学研究的名义去接近你大嫂,以
  他说道:「当然吃醋,你当着两个女儿面怎幺能这幺做?」老婆说道:「嘻
后的工作你们都知道了。」陆安庭说道。
  「你短长啊,把我们一家的女人都通吃了。」马玉兰娇嗔的说道。
  「哪有,不是还有你妈吗?」陆安庭说道。
  「哼,我看我妈迟早是要落到你手里的。」马玉兰说道。
仙了道的机密,不过老徐练了很多年,也不认为有什幺用,身材没见得特别好,
  「嘻嘻,到时你们母女、祖孙三代女人九个一路伺候我,不知道有多爽呢?」
  「美逝世你了,先发下梦吧。」马玉兰说道。
  「安庭哥,你真坏啊,要人家全家九个女人一路陪你玩。」婷婷终于伸出舌
头说道。
  「好,瑰宝,我也尿完了,我们一路进房玩吧。」陆安庭说道。
               (3)车祸
  老徐看到这,心境已经不克不及用末路怒来形容,他的确想杀人了,这个陆安庭太
可恶了,搞了他妈,搞了他两个嫂子跟佷女,还要搞他老婆女儿,还要把他全家
的女人集中在一路让他搞,他的确就想去杀了陆安庭。
  画面上看到,陆安庭接着就搂着他两个女儿跟他老婆,一路进了二女儿的卧
室,老徐接下去也没有心境看了,看别人怎幺玩本身的老婆女儿很好玩吗?他都
看不下去了。再说,他也没有这幺掉常在本身女儿的房间装摄像头,只是装了窃
听器罢了。
  老徐关了标记本电脑,一小我做在旅店的大床上,思虑下一步该若何做,要
怎幺处罚那个叫陆安庭的年青人呢?要通知大哥二哥吗?他感到这不太好,一时
他想不清跋扈,于是退了房间,百无聊赖的走在大街上,他临时也没心境回家。
  就在他正在过马路的时刻,这时,大街上忽然沖过来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速度很快,向他直撞以前,老徐心里说︰快避开啊。可是身材上怎幺也做不出反
应。车子直接撞上了他的身材。
  老徐认为身材一痛,忽然他发明本身竟然飘了起来,飞上了天,他看了下,
  「逝世相,就会欺负我们母女。」老婆的声音传过来,像是在撒娇般。
居然看到本身的身材像个垃圾袋般飞了出去,然后落到地上,血肉模糊。
  这幺怎幺回事?我出车祸了,居然没逝世?照样我逝世了,这只是我的魂魄?
  老徐试着飞了下,勉强能离地两三米,他飞上前去看看,红色法拉利停了下
来,膳绫擎下来一小我,让老徐看到火冒三丈,那小我不是陆安庭是谁?这时,他
身边居然还跟着两个女保镖,一身黑色西装,打扮得像汉子,可是,老徐照样一
眼看出来这是两个女人。老徐看了(眼,感到这两个女保镖长得还不赖。
  这小子怎幺这幺有钱?居然有法拉利?还有女保镖?
  个一一个女保镖说道︰「少爷,麻烦了棘你撞逝世人了,我立时打德律风给苏警
司,请他处理这事。」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低声说了一会。然后
回头对陆安庭说道︰「苏警司说他会处理这事的,只要家眷不怎幺穷究,您不会
有什幺事。」
  陆安庭说道︰「我看这人的衣服怪熟眼的,这人我似乎熟悉。」陆安庭说道。
  然后他一拍大腿,说︰「这不是那个逝世鬼老徐吗?娶了个漂亮老婆,还有两
说道。
  那个叫苏希的女保镖说道︰「那样最好,少爷你要不要先打个德律风跟他们母
女说下啊?」
  陆安庭说道︰「好,我立时打德律风。」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过了会,
他说道︰「干妈,是我,陆安庭,我踫到个麻烦事,我开车撞逝世人了,是,是你
老公,这事我跟你说,如不雅警察膳绫桥,你得帮我,不要控告我就好了,可以帮我
吗?
  干妈?好嘛,最多我下次多陪陪你,让你爽上天去。你老公逝世了,我们今后
嫂二嫂还有你婆婆叫过来,大家见个面。什幺?你还要叫你妈过来?那好啊,到
  老徐听了认为有点难以置信,老婆就如许放过了这个撞逝世本身的凶手,还叫
本身大嫂二嫂妈妈一路在明天晚上陪他?老徐已经出离末路怒了,他忘了本身是灵
魂体,不由得飘向陆安庭,一拳向他打以前。
  老徐发明,本身的拳头居然打到陆安庭身上,陆安庭脸上似乎出现苦楚的表
了,这是怎幺回事?
  老徐发明本身的魂魄在慢慢变得暗淡,只要再过个半小时说不定就会完全消
掉了,本身的力量也在慢慢消退,贰心想︰不可,我不克不及如许就逝世掉落,我要报仇。
  那个叫苏希的女保镖跟别的一个女保镖看到陆安庭的神情,概绫铅上前扶住陆
安庭道︰「少爷,你没事吧?是不是刚抵触触犯巢檠莘盟了?要不要回车里歇息下?等
会我们来处理就好了。」这时,因为撞车事宜,四周已经有很多人围了上来。
把我的大鸡吧插进去你堂妹的小穴里的,你开苞的时刻,你妈都没这幺帮你,看
们归去再慢慢玩。」陆安庭脸上露出色迷迷的神情,让两个女保镖脸上一红。
  老徐这时忽然全部魂魄体扑向陆安庭,他感到本身的魂魄似乎进入了陆安庭
的身材,他发明忽然涌如今一个很大的空间内,这个空间琅绫擎有个小人,跟陆安
庭长得一模一样,他本身涌如今这里,身材是陆安庭的(倍。
  陆安庭看到巨大的老徐,吓得跪在地上不住求饶。这里是哪里呢?难道是灵
他巨大的手一压,就把陆安庭压扁了。陆安庭的魂魄被压扁后,固然没逝世,不过
也只能躺在魂魄空间的地上喘气罢了,话都说不出来。
  老徐一把将陆安庭的魂魄抓起来,不睬求饶的陆安庭,很天然就一口吞下,
然后感到一阵疲惫,不禁就睡着了。
  当老徐张开双眼的时刻,发明本身居然躺在病院的病床上,老徐不是没住过
病院,不过这幺高等的病房还真的没住过,单人的自力房间,50寸的等荡子大
彩电,空调电冰箱啥的一体具备,睡的也不是通俗病院那种硬邦邦的病床,而是
柔嫩的席梦思,还披发着幽喷鼻的味道。他一醒,潮流般的记忆就向他涌来,老徐
立时就明白他产生了什幺工作,本身吃掉落陆安庭的魂魄后,就逗留在他的肉身上,
本身成了陆安庭。
  为什幺会产生这种工作?难道是家传功法的作用?
  本来,一般人逝世后,魂魄都邑随之消失,而陆安庭的祖先乃是一位逃离九泉
的鬼卒,不知怎幺上了人身,他的功法都是修炼魂魄的,不过,要把功法修炼到
大成魂魄才能随便离开肉身,此前除非肉身不测逝世亡,不然,魂魄是无法离开肉
因为老徐练的功法的关系,魂魄还能存在一小段时光让他去找「替身」,佔领别
人的身材,而如不雅是通俗人的话,魂魄就会跟肉身一路逝世亡,不会有魂魄留下来。
  「替身」也不是随便找的,必须要跟本身的魂魄契合,如许才能做本身的
  老徐肉身故亡,刚好陆安庭的魂魄能跟老徐的魂魄契合,让老徐随便马虎上了他
的身材,吞吃掉落他的魂魄,老徐本身天资甚差,家传功法练了这幺多年,才勉强
达到第三层罢了,不过已经比通俗人的魂魄强了很多,所以吞吃掉落陆安庭的魂魄
天然不在话下,不过老徐吃掉落陆安庭的魂魄后,本身就替代了陆安庭的魂魄去管
理这具身材,除非他能把功法练到大成,不然是不克不及随便离开如今的身材的。
  而陆安庭,也不是通俗人,他老爸是x市的大财主,家里家财万贯,更让老
徐吃惊的是,这一家族居然遗传有九尾狐的血统,不过,不是每小我都能持续这
种血统,陆安庭他老爸就没持续到,陆安庭却不测持续了这种血统,让他泡妞无
往晦气,不过带来的麻烦是永远无法知足的欲望。
  狐性好淫,如不雅这种血统被女人持续的话这个女人天然就是一个实足的荡妇,
被一个汉子持续的话,对这个汉子来说就意味着艳福无边了。九尾狐的血统不是
盖的,陆安庭一出身,他身边的女性就天然被他吸引,老徐大陆安庭记忆琅绫擎知
道,陆安庭七岁就已经开端对身边女性感兴趣,特别是女性的赤身,九岁居然就
跟本身的保姆产生了第一次关系,大此之后,他搞过的女人,就越来越多,所以
陆安庭身边的女性都邑天然被他吸引,凭借九尾狐血统跟他二世祖的身份,泡妞
的年纪已经是三十六岁了,九尾狐的血统让他看起来比他实际年纪年青很多,陆
小有名气,老徐他妈妈就是因为身材有问题被同伙介绍去这家诊所熟悉陆安庭的。
  不过,九尾狐的血统固然有这幺多好处,可是,坏处也是有的,就是这一族
的汉子寿命都不长,陆安庭固然才三十六了,因为九尾狐血统天然披发吸引着身
安庭的┞俘式职业居然是一个妇科大夫,还本身开了一个诊所,在妇科界居然照样
边的女性,对他精力力的消费是很大的,他本身没有宏大的精力力支撑这种消费
的时刻,就会消费他的生命力,所以,陆安庭看起来固然很年青,如不雅不是老徐
上了他身的话,以他今朝的状况,再过个十年八年,生怕就要进棺材了。可是,
如今老徐误上了他的身材,状况天然不合了,老徐修炼家传功法多年,固然离大
成还差得远,精力力却极其宏大,正好为陆安庭的身材弥补了大量精力力,多余
的精力力还在修补他身材上多年应用九尾狐精力力吸引女性造成的暗伤,可谓是
「姣婆碰到脂粉客」,一拍即合,两者互相弥补,让陆安庭(老徐)如今的身材
状况前所为有的好,老徐试着练下家传功法,发明前所未竽暌剐的顺利,可以说,陆
安庭身材的天资比老徐以前身材天资要很多多少了。
  老徐如今有点困扰,他应当怎幺办?去认回老婆孩子过回以前的生活?弗成
能了,不要说以他如今身材的身份,就算老婆孩子肯认他,他怎幺也弗成能回到
况也不是异常清楚,他都不知道怎幺上陆安庭身的,似乎逝世了后不是每小我都能
上的(老徐还未知道魂魄契合度的机密),并且如许做有什幺意义呢?难道叫大
哥二哥去自杀然后换个身材?就如许以如今的身份持续过下去?对老徐如许以前
的┞俘经仁攀来说似乎又有点不适应。他应当放弃一切削发去当和尚?似乎又太消极
了,并且进入这具身材后,受九尾狐血统的影响,他对性方面似乎感兴趣了很多,
想到这身材的主人明天还跟本身的老婆女儿有约会呢?到时本身怎幺面对本身以
  老徐在想问题时刻,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刚才那两个女保镖走了进来,苏希
看到老徐醒了,高兴的说道︰「少爷,你醒了啊,刚才差点吓逝世我们了,是不是
撞车后遗症啊?刚才我请陈大夫帮你检查过一次了,没发明任何问题,陈大夫还
说你身材状况异常好。」
  这时,苏希背后走出来一个穿戴白大褂的女大夫,异常漂亮,老徐大陆安庭
的记忆知道,这个女大夫叫陈笙华,算是陆安庭的私家大夫,今朝老徐地点的医
院,是一家异常有名的私家病院,幕后的老板其实就是陆安庭,陆安庭一共有三
名私家大夫,全部都是美男,并且都是异常出名的女大夫,不只是他的私家大夫,
也是他的女同伙之一。
  陈笙华看见陆安庭(老徐)醒了,非?咝耍芄炊月桨餐?老徐)说道
︰「安庭,你终于醒了,刚才苏希她们把你抬过来的时刻我吓坏了,还认为你出
事了,结不雅我检查了半天,发明你一点事没有,可是苏希说你为什幺还不醒,让
我心急逝世了,如今你终于醒了,人家就宁神了。」陈笙华脸上一向带着微笑,声
音异常温柔,是老徐听过的声音最温柔最好听的女性声音,老徐听了这话,就感
觉本身的下身似乎映了棘对于老徐而言,这是大来没有的工作,老徐认为本身是
被九尾狐血统影响得很厉害。
  陆安庭(老徐)说道︰「笙华,我没事,你宁神。对了,苏希,刚抵触触犯车的
事宜处理得若何了?」老徐感到有点滚滚的,不过为了让本身更像陆安庭,不得
不问下。
  左边的女保镖苏希说道︰「少爷,没事了,所有工作都已经搞定了,你甚至
都不消上法庭。」
  陆安庭(老徐)说道︰「恩,那就好,我没什幺事,你们不消担心。」
胸脯厦恃出来一样,右边那个身材高挑,皮肤异常白净。老徐一看就知道是他
的别的两个私家大夫,左边身材饱满那个叫碧丝,是个华裔,在三藩市长大,右
边那个叫武樱,两个都是大知名的医科大学卒业的高材生,在大病院当了多年医
生很有经验,被陆安痛竽暌拐惑了过来他的私家病院当大夫趁便做陆安庭的私家大夫。
徐听到这个消息,已经被震动得说不出话了。
  两人沖进来看着陆安庭说道︰「安庭,你没事吧?我们刚才去出诊了,方才
才知道你出事了,就匆忙赶回来看你了。」
  老徐看见碧丝那对饱满的奶子,就不由得伸手摸了上去,直接伸进碧丝的内
衣琅绫擎,一把抓住一只饱满的奶子。真大、真挺阿,老徐心想,然后一呆,本身
平时不是如许的人啊?今天怎幺这幺轻浮呢?然后他再想︰如今的我已经不是以
前那个木纳诚实的老徐了,我如今的身份是花花公子陆安庭,如不雅表示得太诚实,
估计别人也会困惑吧?反正做相符本身本性的工作就好了。老徐找到饰辞,也就
不管这幺多了,有便宜不佔照样汉子吗?并且他如今的身份照样无女不欢的陆安
庭。
  陆安庭(老徐)说道︰「我好得很,呵呵,碧丝,每次摸到你这双奶子,都
那幺完美,那幺大还那幺有弹性,实袈溱是奶子中的极品啊。」
  陆安庭双手搂住两个女保镖,满不在乎的看着四周的人的指导,说道︰「没
跑页堪不要跑以前,无奈老婆照样往大门偏向跑了以前。
  碧丝红着脸,任由陆安庭(老徐)佔便宜,口中说道︰「憎恶,每次见人家
就肮脏道摸人家奶子。」老徐看到旁边的武?咛舻纳聿模套庸倘幻挥斜趟看竽暌梗?br />也是伸进武樱的衣服琅绫擎,也是抓住一只奶子,比较着跟碧丝奶子的不合,除了
比碧丝的小了点外,弹性更好,皮肤感到也比碧丝的更滑腻,说道︰「武樱,你
的也不差。」武樱也红着脸啐了陆安庭(老徐)说︰「安庭,每次跟你会晤,你
上来对陆安庭(老徐)说道︰「安庭,别忘了人家,是人家帮你检查身材的,那
个漂亮女儿,嘿,苏希,这事应当没事,那母女肯定不会告我。」陆安庭淡定的
个时刻,她们两个还不知道在哪呢?」
  碧丝口上辩护道︰「刚才我在帮病人看病,才晚了点罢了,有什幺了不得的,
下次我必定比你更早。」
  武樱也说道︰「就是,就是比人家早那幺一点点,有啥了不得的。」
  陆安庭(老徐)看到三个女人开端预备争吵了棘让他有点头痛,他翻查陆安
庭记忆琅绫擎,解决这种争吵的办法,就是让她们没有力量再去争吵,于是,他对
陈笙华说道︰「笙华,你有空跟她们吵架不如再用小嘴帮我再检查下我下面好了。」
  陈笙华脸上一红,却没抗拒,翻开陆安庭(老徐)盖的被子,拉开陆安庭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魔女的诱惑- 8
  2. 我和我的妹妹小光
  3. 母子欲情(7-8)
  4. 郝叔之-虐恋残阳(23)
  5. 好色小姨|第0365章 勉强的叶凡
  6. 干女师长教师时被妈妈发明强奸了妈妈
  7. 迷乱香阁- (六)
  8. 催眠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