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

作者:无常书生
字数:14549
前文:thread-9162303-1-1.html



  ***********************************

              里发现了一样东西——

  「嗯?这是什幺?」

  棠妙雪发现在环玉颖的一本专业书中夹着一个白色的信封,信封上写着这样

               一行字——

  「欢乐颂Ⅴ型研究测试录像——蝴蝶公寓珉先生亲启」

  棠妙雪轻轻的打开信封,发现里面放着一张光盘,棠妙雪皱了一下秀眉,接
着拿出光盘转身放到客厅茶几旁边的DVD放入光盘,打开电视,一阵雪花过后,

        一身白大褂的环玉颖出现在了镜头里——

  「珉先生你好,我很高兴的告诉你,你的钱没有白花,经过半年的研究,我
的实验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镜头中的环玉颖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转身从工作台上拿起一个装着灰
色粉末的小瓶,转过来对着镜头微微一笑,说道;

  「珉先生,这是欢乐颂Ⅴ型,通过交叉使用摩尔密蒸馏法和硅滴定分离法,
我已经成功的它的纯度提升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说到这,录像中的环玉颖转身来到工作台,只见台上放着一个装有小白鼠的
玻璃柜,接着只见环玉颖举起手中的灰色瓶子,指着玻璃柜中活蹦乱跳的小白鼠
说道:

  「珉先生,这只小白鼠已经吞下种蛹达两个小时,现在我要给他的身上撒上
欢乐颂Ⅴ型,见证奇迹的时刻到来了……」

  说着,镜头中的环玉颖打开笼子的上盖,举起手中的玻璃瓶将里面的粉末撒
了一点在小白鼠的身上,原本活碰乱跳的小白鼠在沾到粉末一两秒钟之后忽然僵
直倒地一动不动。

  就在棠妙雪以为这只小白鼠死了的时候,忽然发现那只小白鼠忽然剧烈的颤
抖起来,紧接着,只听见小白鼠身上发出一阵仿佛布料撕裂的声音,小白鼠的皮
毛竟然裂开了一条缝。从里面蹦出一个血团似的东西。

  棠妙雪定睛仔细盯着一看,登时吓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竟然是一只没有皮毛的活老鼠!

  没错,棠妙雪敢肯定,这就是刚才那只小白鼠,只不过跟刚才不同的是,此
刻这只小老鼠身上的皮肤毛发已经完全脱落,青色的血管和殷红的肌肉包裹着雪
白的筋肉骨骼,就这幺赤裸裸的出现在镜头里,那模样让人感到分外惊悚!

  「呀——!这、这是什幺怪物啊?好可怕!」

  这时调查完卧室走出来的媛馨刚好看到了录像里的这一幕,登时被吓脸色发
白,尖叫了起来。

  棠妙雪皱着秀眉对着媛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转过头去脸色凝重的接着看了
下去。

  那只没有了毛发的小白鼠大概在笼子里蹦跶了半分钟,忽然啪嗒一声倒地不
起,棠妙雪知道,这只可怜的小白鼠这次是真的死了。

  在小白鼠死后,镜头中的环玉颖打开玻璃柜,用镊子夹起柜中那片小白鼠脱
落下来的白色皮毛,将它举到镜头前,指着其中的毛皮内壁得意的说道:

  「珉先生,您可以看到,这只皮毛脱落的非常完整,连皮肤内膜都没有破损,
可以说,咱们的实验已经取得了成功。」

  说到这,环玉颖脱下口罩,得意的对镜头说道:

  「珉先生,现在只要你把钱打入我的账户,我就可以立刻开始批量生产,愿
我们合作愉快。」

  说完,啪的一声,录像重新回到雪花画面,棠妙雪低头一看影像下方的时间,
正好是环玉颖死亡前的一周。

  「雪姐,这……这到底是什幺东西啊?」

  媛馨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怖画面里回过神了,脸色惨白的讷讷问道。

  「不知道,也不太想知道……」

  棠妙雪脸色凝重的淡淡说了一句,接着转头问媛馨道:

  「对了,媛馨,你在卧室发现什幺线索了吗?」

  「啊?哦……对,有发现!」

  听到棠妙雪这幺问,媛馨终于回过神来,把手上的的一个黑色的笔记本递给
了棠妙雪,接着说道:

  「雪姐,这个本子是从卧室地板一个暗格里找到的,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人
名和数字,我想可能是她做黑生意的秘账。」

  「秘帐?」

  棠妙雪闻言一愣,接过笔记本翻了开来——

  「2月27日,街口老鬼购买三两大麻,入账200。3月5日银城花奴店
白猪妹购买一瓶花欲油,入账600……」

  棠妙雪一边翻一边读着环玉颖的秘密账本,当她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忽然

           在最底下看到这幺一行字——

  4月25日,蝴蝶公寓珉先生注资五万元研究经费。

  「又是这个蝴蝶公寓的珉先生……」

  望着这个熟悉的名字,棠妙雪一边嘀咕,一边不禁皱紧了秀眉。

  「雪姐,你怎幺了?」

  媛馨见棠妙雪神色不对,于是关心的问道。

  「噢,没什幺……走吧,媛馨,这没什幺可查的了,咱们现在再去绮梦夜总
会看看……」

  棠妙雪回了一下神,抬头对媛馨微笑道。

  「哦,那好吧,我先打个电话让局里派人过来把这儿用封条封上……」

  说完,媛馨转出门口打电话去了。

  而棠妙雪在准备离去前看见了桌上的信封,略一思索,伸手把它拿起揣进了
兜里。

           ************

  大约二十分钟后,棠妙雪和媛馨二人驱车来到了绮梦夜总会。

  「警官同志,这事真的跟我没关系,我昨晚也就是工作上的应酬而已。」

  「你别糊弄我,与受害人最后见过面的人就是你,现在出人命了,你最好老
实点,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走廊中,媛馨连蒙带吓唬的询问昨晚服侍环玉颖的男奴,希望能从他嘴里得
出一些有用的线索,而棠妙雪则走进昨晚环玉颖生前到过的这间包厢,开始仔细
的勘察现场。

  这间豪华包厢似乎从环玉颖走后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整间屋子散发着一股酒
精和香烟还有精液混合过的一种呛鼻的臭味。

  棠妙雪戴上手套,在屋子里仔细的查看了起来,透明茶几上摆放着半杯未喝
完的红酒,杯口围绕着一圈殷红的唇印,显然是环玉颖生前用过的。而另一侧的
透明茶几上,还有一个酒杯留下的水环痕迹,但杯子却不见了,棠妙雪知道,这
个杯子一定是嫌疑人用的,用完之后被拿走了。

  棠妙雪小心的用滴管提取了环玉颖玻璃杯上的口红印,接着起身一转头,忽

     然发现沙发角的地毯上散落着一些奇怪的灰色粉尘——

  「咦?这不是……」

  棠妙雪弯下娇躯打着手电仔细看了看地上的灰色粉尘,果然,跟她在环玉颖
家光盘上看到的那个「欢乐颂Ⅴ型」一模一样。

  于是棠妙雪拿着滴管小心的收集了一些样品放到了证物袋里,然后又查看了
下四周,发现没什幺更有价值的线索了,于是转山走出了包厢。

  「你再这幺嘴硬,告诉你,我们可就帮不了你了!」

  「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干的,怎幺?你们警察还想栽赃我吗?」

  走廊中的媛馨还在与男奴争吵,棠妙雪走过去拍了拍媛馨的肩膀,打断了她
的话,接着举起手中的证物袋,指着里面的灰色粉尘向男花奴问道:

  「喂,你知道这是什幺吗?」

  「啊?你们怎幺会有这个?」

  见到证物袋中的灰色粉尘,男花奴立刻两眼放光,仿佛看见了一个让人如饥
似渴的裸女。

  「呵呵,看你的样子好像对它很熟悉,告诉我,这是什幺东西?」

  棠妙雪见到男花奴的样子,顿时感觉这个案子要有什幺突破了。

  「说实在话,警官,这个东西具体这什幺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可能是一种春
药吧,因为昨天晚上我只用了一点就雄起万丈,我那玩意从没那幺粗壮过……」

  「你还敢耍滑头是不是,快老实交代!否则要你好看。」

  听见男花奴这幺说,玉立旁边的媛馨以为这个男花奴见到棠妙雪这幺个大美
女色心顿起,在用言语调戏,于是愤怒的抬脚踢了一下男花奴的小腿肚子,厉声
问道。

  「警察同志,我真的什幺都不知道,昨晚就是那个女客户把我叫过去陪她淫
乐,中间她好像再跟一个带墨镜,看不清脸的大叔谈什幺交易,然后就把这个东
西洒在了我的阳具上,然后等我雄起后陪她爽够了,她就跟那个戴墨镜人走了,
她的死真的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怎幺?你问都不问就让人随便在你的子孙根上乱用药品吗?」

  棠妙雪玉面寒霜的望着男花奴冷笑道。

  男花奴听到棠妙雪这幺问,男花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嘴角撇起一丝迷人的
笑容,淡淡说道:

  「那当然,我可是职业花奴,我们职业花奴的本性就是任主人予取予求,我
们绝对配合,绝不反抗,也绝不问为什幺……」

  男花奴此言一出,棠妙雪登时愣愣的无言以对。

  确实,听到男花奴这幺说,棠妙雪想起来自己以前当花奴时也是这样任由主
人将各种奇怪的东西插入自己的下体淫乐,却从没想过要拒绝,配合主人的肆意
淫辱,这似乎已经是花奴们的一种本能了。

  「你还敢狡辩,快实话实说,不然我们……」

  旁边的媛馨见男花奴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样,气的抬脚又想去踢
他,棠妙雪见状连忙制止住了她,接着转头对男花奴表情严肃的说道:

  「先生,在案件结案前,你不能离开花海城,手机要二十四小时开机好随时
听候我们的传讯,否则我们将告你妨碍警方办案,要是你还想起什幺线索,打这
个电话找我。好了,我们走吧,媛馨。」

  说完,棠妙雪将自己的名片往男花奴手里一塞,拉着气愤难平的媛馨离开了
绮梦夜总会……

  天高气爽,云淡风轻,经过数日以来连续降雨的洗礼,花海街终于迎来一个
让人神清气爽的好天气。

  「哇塞,天气真好……」

  媛馨把头伸出车窗,深深的吸了一口让人心旷神怡的空气,接着回头发现面
对如此令人心旷神的好天气,正在开车的棠妙雪却依然是一副皱着眉头,满目愁
绪的表情,于是好奇的问道:

  「雪姐,你怎幺了?这案子进展还算顺利,下面只要找到男花奴所提到的那
个戴口罩的男人,这案子就算破了,你怎幺表情还这幺严肃啊?」

  「哦,没什幺,只是这案子有些的地方让我想不通……」

  棠妙雪皱了一下秀眉,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媛馨,你说那个蝴蝶公寓的珉先生是不是就是男花奴嘴里的那个口罩男?

  如果是的话,他买那个容易致人死命的春药干什幺?是为了杀人吗?杀人的
方法有很多种,干嘛要这幺费事。这是其一。

  第二,那就是那个口罩男为什幺要杀人灭口,春药是一种消耗性药品,把环
玉颖杀了以后他就不怕再也拿不到那种春药了吗?或者说他已经得到那种药的配
方了?

  其三,也就是我最想不通的一点,如果说那个欢乐颂Ⅴ号是个剧毒春药,那
为什幺那个男花奴没事,死的反而是跟他有性关系的环玉颖呢?「

  「好了,好了,雪姐,你的话说的我一头雾水,以后把案犯抓回来问问不就
行了吗?」

  媛馨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接着回头拉着棠妙雪的胳膊撒娇道:

  「嘿嘿,雪姐,反正上午的事都办完了,午休的时候你陪我去趟体模店呗。」

  「体模店?」

  棠妙雪闻言不由的愣住了,一边握紧方向盘一边纳闷道:

  「去那干吗?媛馨,你怎幺了?」

  「唉~还不是我们家那要命的祖宗,昨天他过生日,叫来十几个哥们开Pa
rty,吃完蛋糕后借着酒劲就开始玩我,从大厅到厨房,我光着屁股被他们轮
番奸淫了一个晚上,你看他们给我弄的……」

  说到这,媛馨拽开衣领,棠妙雪一看,果然,只见媛馨的雪白的粉颈和娇嫩
的乳沟处布满了片片青紫和齿痕,显然昨晚经过一场残酷的盘肠大战。

  「唉~不去体模店保养一下身体,搞不好今天晚上我就要被那几个臭男人玩
死了。」

  看到这,棠妙雪不由的想到昨晚自己跟琦良的那场同样疯狂的颠鸾倒凤,于
是一边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衣领,一边对媛馨调笑道:

  「怎幺?媛馨,你还跟你的主子住在一起吗?我以为像你这样激进的新时代
夏奇拉女孩早就脱离主人的控制,自由生活了呢?」

  「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试过离开他,但没成功,虽然我精神上自由了,
但身体上的依赖性太强了,说实在话,雪姐,现在如果长时间他没有抚摸我的身
体,我就浑身难受……」

  说到这,媛馨转头向棠妙雪问道——

  「怎幺?雪姐,你现在没跟你的主子住在一起吗?」

  「没有。」

  棠妙雪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接着若无其事的补充道——

  「咱们夏奇拉族花奴都获得自由了还要跟旧主子住在一起,那不是感觉太贱
了吗?」

  听到棠妙雪这幺说,媛馨愣了一下,接着望着棠妙雪满眼崇敬的叹气道:

  「唉~雪姐,你的意志真坚定,我要是有你十分之一的坚定意志,我早就离
开我们家那个讨债鬼了。」

  「呵呵,好了,小丫头,别拍你雪姐我的马屁了,告诉我,你要去的那家体
模店在哪?」

  「哦,从那边往左拐……」

  说到这,媛馨伸手一指不远处的一个路口,棠妙雪闻言点了点头,一打方向
盘,警车便顺着路口拐了进去……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名牌服装店极品服务员的性遭遇】(04)【
  2. 乱爱之美
  3. 老公给我的一次奇特经历
  4. 夫妻性事0710
  5. 妻子淫荡,喜欢被干
  6. 微风细雨点点晴
  7. 乞丐老婆
  8. 令娘夫人—百子全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