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幹曲非煙》



????在金大的笑傲江湖中血凌一直最喜欢曲非烟,奈何网路上曲非烟的色文实在是少,唯一找到的一篇又只是个过场的,描述甚为草率,最后再下干脆直接将那部废文给从头到底"整装"了一便,并在此分享出来——

曲洋叹了口气。刘正风道:“大哥却又爲何叹息?啊!是了,定然是放心不下非非。”

曲非烟说道:“爷爷,你和刘公公慢慢养好了伤,咱们去将嵩山派的恶徒一个个斩尽杀绝,爲刘婆婆他们报仇!”

猛听山壁后传来一声长笑。笑声未绝,山壁后窜出一个黑影,青光闪动,一人站在曲洋与刘正风身前,手持长剑,正是嵩山派的大嵩阳手费彬!嘿嘿一声冷笑,说道:“女娃子好大的口气,将嵩山派赶尽杀绝,世上可有这等称心如意之事?”

刘正风站起身来,说道:“费彬,你已杀我全家,刘某中了你两位师兄的掌力,也已命在顷刻,你还想幹甚麽?”

费彬哈哈一笑,傲然道:“这女娃子说要赶尽杀绝,在下便是来赶尽杀绝啊!女娃子,你先过来领死!”

曲非烟刷刷两声,从腰间拔出两柄短剑,抢过去挡在刘正风身前,叫道:”费彬,先前刘公公饶了你不杀,你反而来恩将仇报,你要不要脸?“

刘正风拉住曲非烟的手臂,急道:”快走,快走!“但他受了嵩山派内力剧震,心脉已断,再加适才演奏了这一曲《笑傲江湖》,心力交瘁,手上已无内劲。曲非烟轻轻一挣,挣脱了刘正风的手,便在此时,眼前青光闪动,费彬的长剑刺到面前。曲非烟左手短剑一挡,右手剑跟着递出。

费彬嘿的一声笑,长剑圈转,拍的一声,击在她右手短剑上。曲非烟右臂酸麻,虎口剧痛,右手短剑登时脱手。费彬长剑斜晃反挑,拍的一声响,曲非烟左手短剑又被震脱,飞出数丈之外。费彬的长剑已指住她咽喉。左手食指点出,曲非烟翻身栽倒。

缮曲非烟躺在地上,心中气急,微耸的胸脯一起一伏。费彬看在眼裏,色心顿起。蹲下身去,伸手握住曲非烟的下巴,淫笑道:“想不到魔教的小妖女还挺有姿色。”

曲洋大叫一声:“你要幹什麽?”费彬不去理睬曲洋,双手抓住曲非烟的衣襟用力一扯,登时露出鲜红的肚兜。

曲非烟气急,俏脸通红。说道:“禽兽!你不得好死,亏你还是名门正派中人!”

费彬哈哈笑道:“对付你等魔教中人,还讲什麽光明正大?”刘正风“哇”吐出一口鲜血,道:“费彬,看在你我五嶽剑派,同气连枝的份上,给我们一个痛快吧!”

#“你自甘堕落,与魔教中人相交,谁和你同气连枝?”费彬淫笑一声伸手将正自挣扎不休的曲非烟一把扯到了怀里,硬挺的阳具淫秽的在曲非烟细滑的臀部与大腿上磨擦,两只魔爪更是没有闲着的在怀里的温香暖玉上四处摸索,粗糙的大手在曲非烟细嫩的娇躯上滑动,又羞又急的曲非烟不住的扭动着娇躯做出抵抗,感觉到曲非烟的挣扎却是让费彬显得更加兴奋,粗黑的阳具在瞬间变得更加硬挺,费彬淫笑了数声两只大手毫无预警的握住了曲非烟胸前的两只白兔,食指和中指更是淫靡的隔着肚兜轻夹住那胸前的两点嫣红细细搓揉。

“不……呀啊!”曲非烟在费彬的挑逗下只觉身上阵阵快意袭起,正自慌神间颊边细緻的耳垂突然一阵湿暖,极为敏感的她还来不及思考身体便已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呜嗯……”羞人的呻吟声从曲非烟嫩红的唇瓣中溢出,猛得回过神来却望见身后搂着自己娇躯的费彬正淫靡的舔弄她小巧的耳垂,而一双眼则是正邪淫的看着她娇红的俏脸。

醒悟到自己做了什么,曲非烟羞怒的奋力挣扎了起来,无奈两人间的力气实在差距太大,她的举动除了让身后的淫徒更加兴奋外根本就没半丝效果,这时的费彬却是抓準了时机突然将大手伸入了那单薄的肚兜内。”啊呀~”感觉到了费彬的举动曲非烟惊吓的一叫,没想费彬却趁着她红嫩的双唇微张之时将自己的大口覆了上去,舌头亦是在瞬间侵入了曲非烟的小嘴将她的香舌缠了住。

曲洋看到此处已是眥目欲裂,怒极的骂道:”淫贼!你不得好死!”

费彬闻言却不理他,转身将身上只存一件肚兜的曲非烟面向了曲洋,口依旧覆在曲非烟的小嘴上淫靡的发出嘖嘖声,双手更是示威的在曲非烟的嫩乳上不住揉捏,那两只盈白嫩乳在他的大手中不住变幻着形状,指间搓揉着的淡粉色可爱乳头更是在刺激下渐渐挺立,曲洋见此再受不住呕出了一口鲜血怒极的晕了过去,一旁的刘正风见状赶忙扶住了曲洋,转面对着费彬恨声骂道:”五嶽剑派里怎会有你这种畜生!”说完后”呸”的一声朝着费彬吐了一口唾液。

费彬急退数步避开了刘正风那口痰,心中气极的鬆开了曲非烟的小口恨声道:”你敢骂我畜生!”语毕一脚将地上的剑踢起,原本搓揉着曲非烟右乳的手疾出抓住了那剑”刷刷”两下便将刘正风给杀了,曲非烟见状泣声道:”刘公公!”边喊着还不断的挣扎想脱离费彬奔向二人。

曲非烟虽已极力挣扎奈何她与费彬的力气实在差的太多,怎么也无法将费彬铁箍似的双臂推开,毫无办法下她突然一个转头狠狠的往费彬的肩头咬下!

“小贱人!”费彬受痛怒极,一把便将曲非烟丢到了地上,曲非烟还来不及站起逃跑费彬便已压下,同时双手抓住了她娇躯上唯一的一件肚兜一撕,曲非烟霎时只觉胸前一凉身上已是再无寸褸。

“淫贼!你快些放开我!”曲非烟尖声骂道,费彬不理一把将手中长剑直指向一旁晕去的曲洋,曲非烟见状终于不敢再妄动,然而费彬见状却是淫念突生,一手捏住了曲非烟的下巴淫笑道:”小妖女,要是想要妳爷爷活命就给我好好听话!”

说完胯下一根黑黑的阳具挺立着。来到曲非烟的身前,抓住她的头一侧,用手捏着她的小嘴腰胯向前一挺,近六寸的肉棒便刺进了曲非烟的小嘴中。曲非烟只觉得一股腥臊味直冲鼻腔,便欲作呕,但口中塞着费彬的肉棒,又哪里能吐的出来。费彬抓住她的头髮,叫道:“好好舔!”

曲非烟尚是处女,哪曾见过这种阵仗,张口欲呕却反使的费彬将他的粗黑阳具更深入的挺进她的小口,”不要……呜……嗯咕!呜嗯……嗯……”费彬粗大的阳具在曲非烟的小嘴中飞速的进出着,好几次给顶的呼吸困难的曲非烟香舌都不由自主的缠绕上那醜陋的粗黑阳具,费彬看着曲非烟擒着泪吞吐自己肉棒的媚态不禁幹的是越发起劲,又快速在曲非烟小嘴中抽插了近二十下后费彬只觉快要射精,猛的双手将曲非烟的头固定住并将粗黑阴茎顶入曲非烟小嘴深处。

正悲愤交加的曲非烟突然惊觉口中腥臭的阳具又胀大了几分,挣扎着道:“不~呜呜……咕……呜咕……”费彬只觉一阵快感从底下传来,大量混浊的白色精液就这么射入了曲非烟口中,曲非烟欲吐出怎耐头却是给费彬给固定了住只能留下清泪无奈的将自己眼前男人的精液一口一口的喝下,但不知是费彬天赋异炳还是曲非烟的嘴实在太小,一直到曲非烟再喝不下时阵阵的精液仍然不停歇的大量射进曲非烟口中,所幸费彬也看出了曲非烟鼓胀的嘴内已是再装不下自己的精液,一把抽出了粗黑阳具只听「啪」的一声大量的腥臭精液尽数射在了曲非烟的琼鼻、眼眉以及红唇上,甚至就连髮丝也沾染到了些许,喝下了大量精液的曲非烟神智犹然不清,感觉到脸上腥臭一片与费彬依旧顶在自己嫩脸上擦动着的粗黑阴茎便这么自然而然的吐出了香舌舔过顶端,费彬原本已有些下垂的阴茎受此刺激不禁再度高高顶起,曲非烟这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因沾染了精液而显的淫秽的小巧脸上露出了惊惧的面容。

“呜呜……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看着费彬面露淫笑贴近,下头的粗黑阳具还示威性的在自己眼前晃动,曲非烟一边挣扎着后退一边呜噎的泣声抗拒,无论她平时多么鬼灵精但毕竟终究还只是个孩子,面对费彬有如恶魔般的侵犯她只能做着无意义的抗拒。

“小贱货,大爷今天就让你尝尝欲仙欲死的滋味!”费彬淫笑着一把抓住曲非烟的两腿,向两边一分,龟头已顶在穴口。曲非烟急的大叫:“爷爷救我!”费彬哈哈大笑,腰胯用力,龟头已然顶进,再一用力,整根肉棒也顶进了那温润的小穴曲非烟惨叫一声双手无力的拍打着已进入自己体内的男人健壮的胸膛,费彬将曲非烟两腿扛在肩上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曲非烟身子刚破又哪能忍受的了如此摧残?一张俏颜哭的是梨雨泪花,费彬见状大口朝着曲非烟的红唇罩下,曲非烟却是紧闭着小嘴不愿张开,费彬心下念头转了转,腰间一个挺进瞬间顶到了曲非烟的体内深处。

“啊……”曲非烟张着小嘴无声的呻吟,费彬见此机会一张大口瞬间吻住了曲非烟,舌头更是擒住了那丁香小舌将之带进了自己口中恣意舔允,看着眼前曲非烟泛着红霞的惊慌俏颜费彬抽插的越来越快,曲非烟无力的轻摇眷首,细滑的柳腰不住的随着男人的动作而摆动,胸前的两只嫩乳更是紧贴着费彬的胸膛摩挣着。

“呜~呀啊!不、不要……讨厌……呜嗯嗯……呀啊……”感觉到男人插入自己身体的速度突然变快,曲非烟只觉体内深处一鼓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上,小穴猛的紧缩将费彬的粗黑阴茎牢牢咬住,一股元精从曲非烟体内倾泄而出洒在费彬的龟头上,费彬同时也再受不住刺激,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后猛的插入最深处,一道道的的精液全无保留的射进了曲非烟体内。

狠幹完曲非烟以后费彬由自意犹未尽,自己仰躺并下一把将啜泣着的曲非烟改躺为坐在自己身上,粗大的阴茎更加深入的插进了曲非烟体内,“呜呜……怎么可以这样……痛……顶到底了啦!”曲非烟小嘴微张美丽的眼睛更是睁个老大,眼泪口水无力的流出,纤细的柳腰更是极力的弯曲,费彬粗大的阴茎在曲非烟紧窒的小穴内又是一个挺进,大手抓住了随着身子不住上下晃动的可爱玉兔,手指更是轻捏住了那乳珠捻动把玩。

胸前受袭曲非烟不禁轻哼了一声,费彬见着她在经过欢爱而变得通红嫵媚的俏颜更是兴奋,伸出了舌头舔了乳珠一下,感觉到曲非烟娇躯颤动,满意的淫笑了数声将目标转到了曲非烟的俏脸上,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曲非烟细嫩的脸颊。”呀啊啊!不要~你这个变态、变态!不……呜呜……”曲非烟被费彬用舌头淫靡的舔着脸蛋不禁惊怕的尖声叫道却又给费彬用大口堵了住,这时费彬下身突然加速,幹的是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深,曲非烟睁着大眼看着眼前的男人疯狂的幹着自己又再度羞愤的挣扎起来,费彬正幹在兴头上,感觉到曲非烟的抵抗幹的又是更加兴奋,此时曲非烟小口给费彬吻住舔弄,尖挺的雪乳被两只大手恣意把玩揉捏,下身的小穴更是给对方粗黑的阳具幹的湿淫至极,可说是已给费彬幹了个透!

又狠幹了曲非烟数十下后费彬一把鬆开了曲非烟,曲非烟泪眼婆娑不知所以,”怎么?给哥哥我幹的爽到不想逃了?”费彬淫笑了下粗黑的阴茎又一次狠狠的幹进曲非烟的小穴引的曲非烟又是一声娇吟吐出,虽不知对方为何放过自己,但既然这魔鬼肯放过自己那她自然也没必要留着给对方泄欲凌辱,转过身撑起了身体奋力的爬开,曲非烟贝齿紧咬着下唇,方才一番遮腾下来自己的下身早已给幹的酸麻至极,现在的她已是怎么也没法站起身来了。

“嘿嘿……”听到身后令自己心悸的淫笑声起,曲非烟小脸满是惊吓的奋力朝着前方爬去,还没爬出三步自己纤细的腰已是给费彬抓了住,”不……”感觉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曲非烟泣声道,费彬哪里会理她,大手拨开曲非烟盈白的下身一个挺进那万恶的凶器便又再一次插进了曲非烟体内,这回费彬幹的更是状若疯癲,被用狗交媾方式狂幹着的曲非烟只觉下身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抽插的越发酸麻,诱人的小口无声的微张,几丝晶莹由她唇边溢出曲非烟却是无所察觉,两人疯狂的交媾了数百餘下后费彬大手由后猛的抓住了曲非烟的雪盈娇乳挤捏揉动,粗大的阳具又在曲非烟温窒的小穴内幹了数下后终于在曲非烟体内喷发出了大量的滚烫精液,身体一个放鬆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已给他疯狂幹到晕去的曲非烟身上,粗黑的阳具依然插在曲非烟娇小的体内……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好色导航  蓝导航  7妹导航  Tumblr Pics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无处不在的丝袜生活13-14
  2. 特殊强奸案之疯女孩
  3. 夜歸的女白領
  4. 都市小浪女
  5. 那些如梦如诗的日子
  6. 被换身的性体验
  7. 穿过你的肚兜我的手-第二部 花香四溢 第33章 遭遇禽兽
  8. 淫荡裸体女模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