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淫情奶油夹心酥


.
找小姐,玩桑拿,约良家,就上猎艳网:


  fang译


  M/ F得奖作者淡色励志性温馨小品


  译自1990年1月号阁楼论谭,本文作者曾获得HenryMillerAward,主办单位在美国加州,
这个奖是颁给发表在各种杂志上,最佳英文情色文学作品,每年两个奖项,一是大奖,另一个是最受欢迎奖。


  本篇描述住在美国东岸少数族裔劳工阶级,一位闷骚型的小人物狂想曲,从小人物的无力感,转成独具特色的
浪漫,美式幽默,意大利式乐天,跃然纸上,最后当然是美梦成真。


  ==正文开始==


  不同的咖啡座、不同的诗妲娜


  义式咖啡出现在这个故事里,因为它是每天的例行仪式,不,我应该说是每日必需品。奶油夹心酥所以会进入
到这个故事,因为我是面包烘焙师,因此义式咖啡与奶油夹心酥是我的最爱;别担心,我还有其它的心爱之物。


  就像诗妲娜,是的,我必须说诗妲娜她那无与伦比的芳唇,会使咖啡因及糕点的乐趣相形失色;然而也就是上
面这两样东西,将她带入了我的生活,因此,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将这两样好东西,推荐进料理界名人堂供人景
仰。


  我的故事开始于旧金山北海岸区,一家位于意大利小区的面包店,我在那儿获得了一个工作。是的,我是意大
利人,但是,我并没有任何的金项链,那是一个错误的刻板印象,在这里我必须公开的加以澄清,有关你所听过有
关意大利人的刻板印象都是不正确的——除了热情的性能力,这一点我认为应该保留。


  我所以能得到这个烘焙师傅的工作,是因为我拿手的激情奶油夹心酥,这是来自我祖母的祖传秘方,只不过是
一般的奶油夹心酥,在奶油中融入三种秘密的成份:莱姆酒、杏仁酒及义式咖啡,就如同我的人生哲理,良好的烘
焙就像良好的性爱:它需要合并着迷醉、甜蜜与刺激。


  我的工作从清晨4点开始,然后约在正午时分下班,通常我在这个时候回家,吃一份相当于晚餐的食物,然后
阅读一些杂志就去睡觉。但是有一天晚上,一个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将我惊醒,它向我低语着,我的生命正在无谓
的流逝。有这么一个传说,1906年旧金山大火灾时,住在北海岸地区的居民,用成桶的红酒灭火,这个故事多
年之后成为我现在情形的写照,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我的灵魂之火上,洒下了滴滴的基安帝葡萄酒,而我则被随之发
出的滋滋声及迷雾所诱惑,简单的说,我感到极度的性饥渴。


  这是这样突发的梦魇,引领着我与诗妲娜相遇,事实上,是由于对强劲咖啡的需求让我俩相遇。你知道的,经
过整夜辛苦的烘焙,我确实需要挣扎着来到伤心咖啡座点上一杯双倍义式咖啡,以维持双眼睁开。由于太过习惯于
原来的睡眠时段,几乎花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持续的饮用双倍义式咖啡,才使我的眼睛张开得够久,以看清我四
周的事物,这时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大部份的时间像是在梦游,在下午时分,有整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等着我。


  我做成了一个例行公式,前往咖啡座,点一份意式咖啡,坐在一张小桌边,在一本素描簿上涂鸦。我想象自己
是位艺术家,虽然你看过素描簿中的作品后,可能不太认同,我对于静物的素描很在行—像咖啡杯、汤匙、桌椅等,
但是对于人物则不怎么样,因此我花时间在咖啡座,练习着拙拙的人物素描。


  有一天正坐在那儿,浅尝着微苦的饮料,素描着一位男士的头后(画成像是旧棒球手套),从柜台传来一阵激
动的意大利交谈,显然的有人刚从多利诺回来,我抬头瞄一眼是谁回来了:一位来自罗马神殿的女神,高挺的鼻子,
深隧的眼神,健美的橄榄肤色,漆黑乌亮的卷发,像成熟的葡萄藤般垂下,她的娇躯令我想到了一件事,意大利文
中的情欲,而最吸引我的是她的嘴,丰润而感性。


  她正快乐的和柜台内的老妇人喋喋不休的聊天,热情的指天划地、摆动娇躯、秀发飞扬,形成了一场诱人的舞
蹈。就在这个时候,我决定要再添一杯义式咖啡,我走上前去,注意到她黑色紧身上衣内的优美曲线,她没有穿胸
罩,似乎也没有那个必要,她的乳房挺立而坚实,乳头兴奋的顶立在上衣内。我想到所有关于意大利男人会捏迷人
女郎屁屁,好引起她注意的故事(注一)——我很严重的怀疑在这里是否可行,我甚至怀疑在意大利也可能不行—
—何况这也不幅合个人的风格;因此我神经紧张的点了一杯咖啡,而她仍然滔滔不绝的释放出那飞扬、奔跳而丰富
的音节,我则是一点也听不懂,只感到身体燥热、脑袋晕眩。


  我踱回了座位,开始疯狂的作画,好将她的身影逐出我的脑海。我描绘着咖啡座:宽大的窗户上面倒映着文字、
满是灰尘的陈旧音乐箱、深色木料的电话亭、墙上一幅歌剧家的海报、威尼斯舟船的壁画以及身旁的空位。


  然而她就坐上了那个位子,紧接在我旁边,丰满的大腿、丰满的乳房、丰满的双唇、满满的一嘴,她喝着卡布
奇诺,舌尖舔舐着银匙上的泡沬,同时正在吃一个奶油卷心酥,她吃糕点的模样,实在很像表演口交吹箫,盯着看
她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无从抗拒。


  像是被电到一般,第二杯的双倍义式咖啡冲进了我的血管,整个神经系统如同电线走火,一波波的刺激如光速
般进入大脑,没经处理,不需解碼,眼中的事物就是真象,「真是神奇的妙药啊。」我心里一面想着,一面将素描
本翻到新的一页,开始描绘眼前美丽的女郎。


  有些艺术家声称,女性的身体是最难以正确呈现的,所有的曲线都必须安置得恰到好处,绝对无法做假,绝不
接受任何稍欠完美的地方。激情掌控了我的手,正以我从未发现过的精确方式工作着。


  直到我的笔在纸上发出刷刷声,没墨水了,我像甩水银温度计般的猛甩着笔,就是没墨水,接着我用自己从所
未有的鲁莽方式,靠向那位女神说:「对不起,妳有没有一支笔可以借给我。」


  她正吃完那份奶油卷心酥,抬头一脸陌生状的望着我。


  「可恶,」我心里想,「她不会说英语!」……「笔?」我说着,抬起了我那没用的工具。


  「墨水笔还是原子笔?」她用纯正的英语问。


  我呆了一下「呃……原子—不,墨水笔。」


  她在袋子里翻了一下,给了我一支黑笔,手指在我掌中擦过。我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你知道,我个人有这么
一个理论:如果女性愿意主动的触碰你,她也将愿意与你上床。这或许是一个惹嫌的无稽之谈,但是至少会让生活
更有乐趣。


  我的羞怯,合并着对自己新开发出才艺的兴奋,让我乖乖的回到画作上,几分钟之后,她站了起来,丢下一句
话:「我必须离开了,你可以留着笔。」


  「等一下,」我急忙出声,在身躯的部份加上关键的几笔,从素描簿撕下那一页给她,「来,这个给妳。」


  她好奇的研究这幅画,然后说:「我看起来……」


  「很美丽!」我插嘴说。


  「谢谢,」她说,带着点羞怯,然后走开了,仍不时看着手中的画。走到离门一半时,她鞋跟支地的转了个身,
对着我说:「你……留着那支笔,再见。」


  然后她转身向柜台后的老妇挥手:「再见,贝拉。」


  听到门叮铃一声关起来,不禁心理对着自己说:「我应该多做些什么,我应该自我介绍,我应该在画作上留下
电话号码。」但这就是人生,特别是我的人生,总是被许许多多的「应该要」所搞砸,因此我试图说服自己,总是
有下一次的机会,会有下一次的。


  这个机会、这个下一次,就发生在接下来的星期一,我在平常时间踱入了伤心咖啡座,而她就在那儿,在柜台
后工作。这真是太完美了,我可以每天看到她,然后慢慢的认识她—这总比试着笨手笨脚的捏她一把以引起注意,
最后让自己成为笑料要来的好。


  当我点了一杯义式咖啡,她的脸上闪耀出似曾相识的表情,我们互道哈啰,她递给我一杯咖啡,但拒绝收我的
钱。「不、不,这杯算我的,是为了那幅画,现在我们扯平了。」我们自我介绍同时聊了几分钟,直到一位莽撞的
司机窜了进来要买东西,于是我走回座位去。


  从我坐的位置可以看到柜台后方的她,我一直看着她工作,她穿着黑色的紧身衣,黑色的短裙,她的身材高佻,
腰很细,健美的高挺的乳房。我思量着我俩在柜台上的对话,一切进行得很如意,除了她说的其中一句话正困扰着
我—那就是:「我们现在扯平了。」就我的观点而言,我们之间绝对扯不平。


  干掉义式咖啡后,我决定出去走走,慢慢走在往门口这段路,一面试图捕捉到她可能投射而来的眼光,好向她
道别,同时又不希望显得太做作。「拜。」我说。


  「再见。」她响应着,不带任何感情。


  我在北海岸区游荡着,试着激发出足够的灵机,找一个好方法来接近这位女郎。我从哥伦布路走到百老汇街,
通过交界地带时,在没有闪烁霓虹灯的日光下,四周看起来那么的荒凉而孤独。我走进了城光书城,走下楼梯到温
暖、四面装饰着砖纹的地下层,来到小说区,读了一会儿TennesseeWilliam写的「欲望街车」,
你可以看出来,我需要读与她相关的东西,关联到她的名字,相关的一点东西,任何东西,只要有「诗妲娜」在里
面。


  我漫步走过中国城的大街,停下来看着在橱窗内水缸中爬行的龙虾及螃蟹,接着我买了些姜汁糖,走回哥伦布
路回到北海岸区,一路上我吸食着姜汁糖,幻想着这是诗妲娜的乳头,那么的辛辣、却又那么甜美。


  在哥伦布路上,我经过了一家糕饼店……突然灵机一动,我想起来诗妲娜与甜点做爱的那一幕,我猜想我能够
以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赢得她的青睬—激情奶油夹心酥。于是第二天下午在柜台上,我放了一只用丝线绑着的粉红
色小盒子,当她看到了里面的东西,整张脸都笑开了,同时发出了喃喃低语:「果酱或是奶酪口味?」


  「奶酪,」我回答:「特制奶酪。」


  「很好。」她说:「我最喜欢奶酪口味了。」


  第二天问她是否喜欢,她用义文回答:「太棒了。」当我告诉她那些是我自己烘焙的,她很兴奋的说:「世界
上没有第二种奶酪像你做得一样好了。」


  这一点我可不确定,但是我肯定自己脸红了,第二天我给她带来另外一盒奶油夹心酥,盒子里还夹带了一幅她
的裸体画,下垂着卷曲秀发遮掩住了她的乳房。


  再一次来到这里时,她有点害羞的问候我:「我们现在不公平了,你给了我许多好东西,但是我能给你的,只
有义式咖啡。」


  我将另外一盒奶油夹心酥放在柜台上,「妳可以当我的模特儿。」我脱口而出,真不知道从那儿蹦出来的想法,
但是听起来挺不错的。


  「模特儿?」她吃吃的笑着:「我可以……好吧,我为你做模特儿。」


  那天傍晚在我的公寓,我们一齐检视着她在床上铺成一排的衣饰,她带来了许多不同的衣服,无法决定要穿那
一件,「你喜欢那一件?」她问。


  「我喜欢这一件。」我指向一件黑色的棉衫说,曾经看过她穿过这件衣服,她的肩膀被勾勒得很美丽。


  「还有呢?」她问。


  我看着裤子、裙子、甚至一条迷你皮裙后回答:「其它的看起来都不搭。」


  「好的,」她说:「那我就只穿这个吧。」她将黑衫一把捞起走进了浴室—我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当她换衣服的时候,我则安排着让她坐下来的位子—一张靠墙的椅子,旁边的小茶几上,放了整盘的激情奶油
夹心酥。


  她走回来了,只穿着黑棉衫罩过她乳房的曲线,上衣下摆则与她的胯部齐高,当她看到了奶油夹心酥时,她轻
哼着「嗯……」舔着嘴唇。她坐在椅子上两腿微开,让我可以看到一丛深黑色的阴毛,然后她开始与奶油夹心酥做
爱交欢:她用力在一端挤压,奶酪从另一端流出时,开始性感奔放的舔舐着。


  我实在太过惊艳于眼前的美景,迟迟无法下笔,像个呆子一样的坐在那里。


  她看着我一会儿,然后笑了,接着以风骚的语调说:「Vorreiundessert,perfavor
e。Chedessertavete『(义文:」我还想要一些点心,请问你有那一种点心?「),她招手要我
过去,然后将我裤子拉炼解开,内裤拉下。」嗯…


  …「她搓弄着我的阴茎,而它开始蠢蠢欲动,她轻轻的舔着它,当它变得越来越硬时,她看着我说:」你有没
有一些奶酪给我啊?「然后她笑了,拿起一个奶油夹心酥,将里面的奶酪挤在阴茎和龟头上。


  狼吞虎咽的舔食着,当舔干净后,她将整根肉柱吞入口中,头上下套动,每次抬起头来换口气时,舌头则不断
卷动着龟头,当我几乎要爆浆时,她突然说:「对不起,你能舔舔我吗?」


  她将一脚跨在茶几上,将湿润的蜜穴露了出来,我蹲跪下去,拿了一只奶油夹心酥,挤出一些奶酪到阴户上,
然后开始舔掉,她坐的角度刚好可以让我的嘴唇及舌头紧贴到她的阴蒂上,味道是辛辣且令人满意,比任何奶油夹
心酥都要好吃,她呻吟着,同时以热烈的意大利文诉说着淫言俏语,其中包括鼓励、指示、恳求,有些话则是一体
通用,最后她紧抱着我的头,将我的脸在她的阴户上研磨,而她则全身发出一阵阵的颤抖。


  她坐在那儿,深深的呼吸着,用意大利文喃喃自语一阵子,我站了起来,而她慵懒的伸手握住我的阴茎,仍然
坚硬不倒,当她将其含到嘴里,津津有味的吸吮出声时,我的阳具彷佛重获新生。


  她像吹生日蛋糕蜡烛般的在阴茎上吹了口气,『Blowjob』(注:英文的吹箫)她说,发音字正腔圆,
说着笑了,接下来用饥渴的嘴,再度将我的阴茎深入而狂野的吞进去,她用丰润的嘴唇做长距离滑腻的套弄,越来
越快,直到我感觉自己的头,无力的垂在肩上,我的阴茎极端肿胀,接着喷发在她的嘴里,她慢慢的将我的阴茎自
口中拉出,用舌头舔食最后几滴精华。


  「特制奶酪,」她说:「现在我们扯平了。」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有夫之妇之偷情
  2. 沙发和花裙子
  3. 妻子和闺蜜在孟买旅游的遭遇
  4. 猥亵
  5. 望江靡情
  6. 停车场强奸
  7. 强暴的漩涡
  8. 我的风骚情人(10)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