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生杀初体验


生杀初体验

  1999年意彻底时候马强的服装买卖生破产了,35岁的他膝下无子,只有一个比他小6岁的老婆。

  因为生意上欠别人很多钱,所以他和老婆去了辽宁抚顺的石马村,这个村子很偏,离大伙房水库比较近。算是躲债吧,他们就在这弄了个小院子住下了。可能是生意失败的原因,虽然老婆算是很有姿色。他那方面事情却是越来越不行了。有几次被老婆从床上踢到床下。

  男人?

  他甚至想到了自杀,老婆给他弄了十几头猪,他一天连大门都不出,就是养猪。娱乐活动看电视,看着猪发呆,甚至查查一个猪上有多少猪毛。

  「姓马的在吗?!啊!你个挨千刀的,你以为跑这来我就找不到你了,欠老娘的10万元快还给老娘。老娘来钓鱼居然能看到你了!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是马新,本来是马强的本家,看着马强倒腾服装发达了,於是和着马强干服装,这两年比马强弄的更有声色。

  她才30岁,听说三年前和一个省级干部有了来往,於是车也有了,房子也换了,连服装也有了供应链专门给政府部门做工作装。

  今天她穿的很暴露。超短裙,露脐装,后边跟着一个小女孩,穿着一个白色的连衣裙,皮肤在雪白色衣服的映衬下,变成了乳白色,脸的因为天热的原因变的更加红润,带着零星的香汗让她的皮肤变的晶莹剔透起来。可是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在长长的睫毛下一闪一闪,一下把马强的所有热意都吹没了。

  「老姨,你不是答应我不说髒话的嘛!怎么又说了……」

  就像黑夜里的溪水的声音,马强一下次被弄呆了。看到马强傻傻的看自己,白衣女孩脸一下红了,把头低了下去,用手摆弄着自己的衣角。

  「看!看什么看,小玲你看看这样人就得骂。男人没钱就是大便,妈的养这么多猪,怎么不臭死你。走,小玲进屋。」

  马新进屋后马强跟了进去。

  「说吧,马强什么时候给钱,我的人脉你也知道。不给钱,除非你不出现,我立马让你进去你信不。」

  「信!信!我现在养猪。你再给我10个月时间,我这些猪出栏后应该能还你6万的。」

  「10个月?!6万?!开什么玩笑,三天时间,把10万都给我,再给我2万利息钱,不是把钱压到你的货上,我现在10万会在变出10万的。快给,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人来把你房子拆了。」

  「别,别,我求你了!你的钱我一定给你,你你就放过我吧,你别和别人说我在哪!」马强站在屋子中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也许这就是英雄末路吧,虽然他不是英雄。

  「老姨,你看他多可怜,我们让他晚点还吧。」那个叫小玲的小声的说。
  「你知道什么,我们今天不拿钱他明天就跑,我告诉你马强,老娘现在也不差你那点钱,我给你一周时间给我先弄9万。要不然我一份不要,非把你弄进去不可。你也知道我的为人。」

  马强当然知道她的为人,如果那批货不是她急於要分红,就不会导致另一批货资金链的断掉。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这女人现在很有背景怎么办呢?
  「快给我倒杯水。妈的,木头。」

  马强去了厨房,倒了两杯热水,猛然他看见厨台上放的一瓶安眠药……
  「水来了。」

  「这么慢,难怪你受穷,和老娘们是的,还知道泡茶水,还行,哈哈。我给你宽限两天,不行就让你老婆去卖,长得那么风骚,不卖瞎了。」

  「老姨……」小玲白了她老姨一眼,接过马强得水,又把头低下了。可能因为紧张的原因,马强得衣服都透了,马新还在不停的说着……最后马强连她说什么也听不见了。

  「啊~ !老姨你怎么了?老姨!?」随着小玲的惊叫,马新一下倒了下去,主要是她喝的太多的原因,小玲才喝半杯,她已经喝了两杯。

  「我们钱不要了你别……」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药效起了作用。小玲也晕了过去。虽然泼辣,但是马新的身材还是一流的,马强把她俩抱到自己家后便的一个新房子里。这本来是要杀猪用的,刚盖起来,还没用过呢。实在没地方,他把她们俩绑在了两个绑猪用的方台子上。

  「怎么办呢?」明天老婆就回来了。我也不能把她俩绑一辈子啊!

  「你这王八蛋,你敢绑架我,我让你下辈子在监狱了度过!」

  「别叫!别叫!只要你不让我还钱……」

  「可能吗?你咯傻逼!快放了老娘,」

  「别叫~ !……别叫!……」他没办法用手按住了马新的嘴,可是她还是呜呜的叫,这傢夥比猪叫的还欢!还有力气。

  「啊!……」一声杀猪是的惨叫,马强顺手抓起了一把杀猪用的尖刀,紮进了马新的心口,血扑下喷了出来,喷了马强一身,一脸,一嘴,好腥!马新挣扎的更厉害了,马强拼命的按住她,大约过了20多分钟,马新停止了挣扎。
  「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玲醒了过来,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浑身颤抖的看着这一切。

  马强看着她,小玲,慢慢的又闭上了眼睛,应该是吓得晕过了过去。虽然马强觉得这个小玲可爱,可是他还是从小玲的裙子上撕下了一条布。堵住了小玲的嘴。

  看着心口还在咕咚咕咚冒着血的马新,马强感觉到了无比的恐惧。自己居然杀了人?怎么办啊。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看过的一个台湾电影《人头豆腐汤》。
  对!既然杀了,就把她肢解了,煮了……煮了?然后喂猪!!!

  对!就这么弄。

  马强站了起来,手握住了紮在马新心口的刀。

  「啊!你……」

  马新居然还没死,但是马强这次没等她叫出来,把刀子往下一划,扑的一下,刀子切开了马新的肚子,一直划到耻骨那,内脏哗的一下涌了出来。马新身子一下蹦直了,因为没了腹压的关系,马新只能「咳……咳」痛苦的从嗓子里发出呻吟来。

  这时候小玲也醒了。她看这这一切可她没挣扎,也没喊,直视看着,马强只看了她一眼,然后拿了个准备装猪下水的木桶,和一个装肉的木盆。他把木桶放在了马新的胯下,然后用斧子劈开耻骨。把马新的两腿一分,用手往两边一压,哢的一声。马新的大腿就被分成了一字。然后用刀子切开马新大肠和肛门的链结,然后切下一个血红色葫芦装东西和会阴的连接,自然这个是个子宫。他又把马新食道和胃的连接切断,然后把手伸进马新的肚子。

  好暖和啊。好柔软,他抱住马新的肠子,用力往外一拖,内脏只有和肚子有点脂肪的连接。於是一下子都进了木盆。因为前些日子他在院子里杀过俩猪,所以现在感觉就和杀猪一样。

  他轻松的剃下了马新的手,手臂,脚和腿。然后切下了那个硕大的乳房,挖出了心脏,这时候心脏还在跳动。

  切下了头,把排骨剃了下来。然后盆骨,最后马新变成了一通内脏和一堆屍块。马强烧起了边上的一口锅,把肉块都放里进去。最后把马新的头也放了进去。他回头看看那个空着的杀猪台,斑斑血迹。还有零星的一点碎肉!!

  同时他也看见了躺在另一个台子上的小玲。正用那会说话的眼睛看着自己,带着泪花的眼睛让马强有了放了她的冲动。

  可是……「对不起。我不能放你,你死后我会给你多烧点纸的,」小玲点了点头,眼睛看着马强。

  「你有话要说吗?我给你解开布条你别喊,喊得话我直接杀了你。」小玲又点了点头。

  马强把那块布解了开。

  「你叫什么名字?」

  「张玲,你别杀我好吗?我知道我老姨银行卡密码。是156237,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从来不撒谎的,真的,你相信我,。」

  「那别人要是问你你老姨呢?」

  「我!……::」张玲没说话,她知道自己确实没办法不说出这个密码。
  「我是渖阳医大的学生,我听同学说人在失血过多时候会没有疼痛的感觉。你先切开的我颈部的动脉,然后在杀我好吗?」

  「好!」马强说着按住了张玲的头,把刀刃对着她的动脉。细而雪白的脖子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每个血管,对比这个杀猪的尖刀,马强真怕一下就把她的头切下来。

  「等……等……等下好吗?」

  「怎么了?你必须死的。」

  「我……我知道,我还是……是个处女,你!……你可以和我……那个在杀我吗?」张玲的脖子都红了,几乎把头埋进了自己的丰满的胸里。

  马强没想到这个天仙般的女孩会有这个要求。自己风光时候也和很多女人发生关系,他也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可是这次他却感到了自己的心跳,自己脸居然在发烧。自己身子下边的女孩。因为活动的原因,露出了两个半露在外边的乳房。还有的那修长的美腿。本来就短的连衣裙这时候可以看到一个粉色的内裤。
  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张玲那雪白色乳房,然后慢慢的用刀子调开了她的连衣裙,带着花边的粉雪内裤,和粉色胸衣。真是太完美了,白了透红的皮肤,平滑的小腹,粉红色的乳头下边一个丰满的乳房,他揉着张玲的乳房,用舌头舔着那个黑色小三角下边的粉色的菊花。

  少女的初次。张玲吟叫着,感受着着欲仙欲死的感觉。她见到了这个男人给自己老姨开膛肢解的全过程,她解剖过屍体,可是是第一次见到杀人。原来活着被杀时这个样子,她想象自己被这个男人想老姨一样开膛的样子,想着自己的子宫被这个男人挖出来放在手里,她居然有种冲动。还有那把带着鏽的杀猪刀,尖尖的,小手臂那么宽,一尺多长,天啊,那个东西紮进肚子会是什么感觉,一定很痛。

  「啊!……」张玲感到自己下身一疼,马强得肉棒已经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马强来回的猛烈的抽动着,开始短暂的痛很快被更大的快感所代替。张玲叫着,欢快的叫着,用力迎合的着马强,用手紧紧抱住这个男人的身体。原来做爱时这么爽。怪不得那么多女生高中时候就不是处女的,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19岁了,拒绝的无数男孩的追求。早知道如此就找个帅气点的处了。读了好大学又怎么样,还不是……

  「啊……啊……」随着一声娇吟,马强射了,张玲也达到了高潮。她用力的抱着马强,感受着这种快感,猛然她感到脖子一凉,原来马强已经切开了她的颈部动脉。她没有叫,其实不怎么痛。

  「你现在就杀我吧,剖开我的肚子。挖出我的内脏,我感觉这也应该是一种快感,即使是痛苦,我也想在死之前多感受下。」

  「好吧。受不了时候就和我说,我会给你个痛快。」

  「恩:!~ 」

  马强把刀刃放在了张的两个乳房中间,然后用右手握住刀柄,左手压着刀背,带着如同刀子划开溪水的声音,刀子像切豆腐一样。刀子从心口一直划到了张玲的那搓小毛哪,张玲只是微微的叫了下,然后又微笑的看着这个第一个也是最后佔有自己身体的人。

  肚子有了一条红线,但是刀口不深,但是肉已经向两边翻了。

  「还得在来下,没开!」

  张玲点下头。

  马强,又从原来的伤口划了下。

  「啵~ 」的一声,肚皮因为腹压的关系,一下涨开了,上边一层蛋黄色的脂肪,里边的内脏。粉红色的小肠,青色的大肠。

  「啊……疼疼了……」

  「能受了不?」马强看看张玲,但是张玲还是点下头,向着自己微笑下。
  「你人美。内脏原来也这么美。我先剜下你子宫,我会留着的。」

  张玲又点下头,但是她已经满头大汗了,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张玲感到菊花那一凉。马强已经把刀子紮进了张玲阴道的边上,然后用刀子把阴唇环切了。把自己手伸进了张玲的肚子,肠子就像顽皮的泥鳅,分到了两边,他抓住了子宫,轻轻一拉。子宫就离开了张玲的身体。张玲看着自己最神秘的地方。

  这时候的张玲已经很虚弱了,但是还在坚持着,她猛然闻到了一股香味,是肉香,是老姨的肉!马强也闻到了。

  「我会把她喂猪,我会吃了你,你永远属於我。」

  张玲会心的笑了笑:「不……不……用!你吃一点就可以了,……快把我们处理了~ 不然警察!!……警察来了会看……看到……的。~ 」

  马强一阵感动。他把子宫放进了个盘子。然后他把轻轻的把张玲的内脏掏进了木桶,然后又抚摸着那个完美的双乳。

  「我要切下你的MM了,然后我会肢解你!」

  张玲点点头,刀子扑的下紮进了张玲右边的乳房,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张玲没感到很痛,但是她能感觉刀子慢慢拉自己乳房根部的感觉,麻麻的痛,然后胸前一轻,自己的一个乳房已经到了一个盘子里。然后是自己的另一个乳房。她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胸脯,空了的腹腔,还有冰凉的雪白的杀猪台上流满了自己的鲜血。

  一个血肉模糊的美女,躺着一个杀猪台上,这是一个什么景色?马强刀子紮进了张玲的大腿根部,然后环切下来,抱着大腿一掰。张玲的美腿就下来了,马强吻着这个修长的美腿,这个美女身上的每一样东西原来都是这么完美。然后又是另一个腿,一个手,一个手。最后这个美女只剩下了躯干。

  她已经奄奄一息了。说不出话来,但是美丽的大眼睛还在温柔的看着马强。
  「该是结束的时候了,你想我切你的头,还是挖出你的心脏?」马强说的把刀子分别放在她心口和脖子上一下,张玲在刀子放在自己脖子上点了下头。
  马强骑到了张玲身上,应该说是躯干上,然后左手把张玲的头压到了一边,杀猪刀对着张玲雪白的脖子,轻轻的紮了进去……

  「哦……」张玲轻轻的叫了声,刀子切开了她的气管和食道,血,末从刀口随着呼吸一下下的冒着血泡,但是张玲的呼吸越来越弱了。

  马强切断了她的筋骨,一个完美的头下来了,还带着淡淡的微笑,大大眼睛还注视着马强,马强找了个盘子。把她放在上边、然后看看杀猪台上的躯干。他剃了张玲肚皮上的肉,然后用斧子剁断了脊椎,他把张玲的屁股起来放在一个木墩上。「哢」!一斧子下去,那个美丽的屁股也变成了两半。

  马强用了2个小时时间把张玲的肉从她的骨头上都剃了下来。他把张玲各个部位的肉的分了位。这时候,马新的肉也熟了,他把肉捞了出来,锅刷了下,填上水然后把张玲的肉了进去。她想把张玲的内脏扔了。可是他还是没有,他把张玲的肠子,胃什么的像翻猪肠子是的翻了,然后洗乾净,放进了一个乾净框了。
  他把马新的肉都剃了下来,外边十几头猪不一会就把这些肉都吃了,马强又劈开马新的头,把头肉剃下来,头皮带着头发扔进了灶坑。他弄了点自己用来洗铁器用的盐酸,这是张玲最后告诉自己的,骨头是钙,把肉剃去放进酸了就很容易弄碎,再烧了就没人会发现。他调好比列,然后把张玲和马新的骨头扔了进去,泡了好大一桶。

  他看看张玲的头,摇摇头,把头放在木墩上。「哢」!头被劈开,脑子出来了,他小心翼翼的把脑子放进一个碗里,有把头上的肉剃下来。眼睛舌头,最后不情愿的把人头也放进了那个盐酸桶里。盐酸头发出难闻的气味。但是很快就完事了。他把每反应的骨头拿出来拿到外边放在一个汽油桶里,倒上点汽油,点着了。

  「好香,真是人间最美的肉,」他夹了口张玲大腿的肉放进了嘴里,吃着说到。马强怕人发现,把烧成灰的骨头灰扔进了水库,然后晚上他吃了张玲的人头肉和眼睛脑子。脑子,只是用盖帘蒸出来的,然后沙点盐,滑腻带着黏黏的香味,马强是闭着眼睛吃完的。因为他怕浪费了张玲给他的任何一点味道。他又把张玲带皮的肉皮剃下来,因为怕别人看出是人皮,把皮用绞肉机加点肉弄碎,用张玲肥嫩的大肠做成柔肠。当用刀子切开肠子时候里边流出了晶莹的油,可是放到嘴里却不腻。

  他又把张玲的肉切成豆腐块大小、但是还是分开放着,在放肉的框上放着,猪前手,后手,血脖。排骨肉,猪屁股。

  第二天。

  「你杀个猪。?怎么猪没少?」

  「卖猪的老王说这是新品种,让我先杀了吃吃看,好的话买点。」

  「这么好?给我弄个肚包鸡」

  肚包鸡是马强得拿手菜,他把张玲的胃煮熟凉水超了。然后把弄好的仔鸡放进胃里,因为张玲的胃比较小,他把鸡腿和鸡翅剃掉,叫点胸脯肉放进了张玲的子宫里。然后把鸡分两半,加点张玲乳房的肉片加好调料放进张玲的胃和膀胱里,用线缝好,放进砂锅。

  「天啊这么好吃,我们明天开饭店吧!」马强老婆讚歎道,确实很好吃!特别是子宫那个,他怕老婆看出来把卵巢和阴道剁成小段放了进去,这个带着一种少女的清香。

              大连市某别墅区

  「啊!~ 」

  「怎么了?小颖,又做噩梦了啊?我的小玲啊。和她老姨说去抚顺玩怎么都三天了还不回来呢。」

  「妈我要去下抚顺。」

  「我们都报警了小颖、你姐姐他们会没事的,」

  「不。我要去,你放心吧,我可是警校高才生。」

  张颖,张玲的孪生妹妹、中国刑警学院高才生,和张玲张的几乎一摸一样,只是性情火辣。她和姐姐一直在一起生活在上大学前,经常会感应到对方的想法,她最近老能梦到自己或者姐姐,被一个男人给开膛肢解,但是却看不到男人张的什么样子。她感觉到姐姐应该是有了什么不幸。

  她到了抚顺,去了大伙房水库边上的一个旅店,老姨的车还在,警察也看了很多遍,但是没线索,旅店负责人说三天前两个女的早早就出去了,然后就再没回来。张颖顺着水库边上没目的的走着,她是中午到的,走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她被一个立在河边的小民宅所吸引、直觉告诉她她应该进去,一个穿着吊带年轻妇女走了出来。

  「什么事?」

  「我迷路了,太晚了,我想借宿一夜,明天就走。这是200元可以做我的伙食钱,」

  「哎呀,你是城里来的吧,我们这鱼可好吃了,来吧说什么钱啊」但是她还是把钱迅速的拿了过去。

  张颖跟着进了屋。一个中年男子一下见到自己居然傻了眼,虽然很多人看到自己和姐姐会流口水,可是这个男的也太夸张了吧。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马强,他差点叫出马玲,老婆狠狠踢了自己一脚,自从吃了张玲的肉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强。连老婆也对自己好了起来。可是这个和张玲一样的女孩是谁难道是鬼,但是还是不一样,如果张玲是清凉的泉水,而这个女孩就是林间明媚的阳光。

  张颖穿着和姐姐一样的连衣裙,她俩大部分衣服都一样的,她们还说要找一样的男人呢,可现在~ !……姐姐在哪呢?

  「来,看看我老公做的猪肉,超级好吃的。」随着少妇的说话,张颖的思路被打断。

  肉真的好香,她吃了一口,又吃了一口。真是从来没吃过的美味。她吃了很多说是特殊品种的猪肉,晚上她睡的很香,可是又被噩梦弄醒。

  她又梦见姐姐被人开膛了,被人慢慢的肢解,然后是自己,很疼觉叫不出来。她猛的醒了,天还没亮,看看手錶四点多了。她自己住在西屋那对夫妇住在东屋。女的说厕所在外边。她去了下厕所。发现屋子后面的房子。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好奇心,去了后边房子,门没锁。里边好大的血腥味。是杀猪的地方吧。

  她用手抚摸着一个应该是杀猪用的屠宰台。上边还有发了黑的血渍,她用自己雪白的手抚摸着血渍,白色和紫黑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没错!就是这里,自己梦到姐姐和自己就是在这里被活活开膛和肢解。
  她忽然感觉到自己后边有人,猛的转身,一个男人紧贴着自己。用厚重的大手堵住了自己的嘴!她只穿了睡衣出来,里边什么也没穿。被这个只穿内裤的男人贴身~ !……她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烧。

  她用一直手卡住男人的脖子,一直手掰着男人捂住自己嘴的手腕,想用警校学的掰开,可是人家力气太大。

  「别叫,你姐姐就是死在这个台子上的,但是她没痛苦。你别反抗,你跑不掉的!你晚上吃的肉就是她的。」

  「呜呜!……」虽然知道姐姐死在这个男人手上,可是却没有对这个男人的恨意,但是性性格的原因,她还是没屈服。用力的搬着手。

  「唔……!!」

  张颖一声惨哼,她感到小肚子一凉,然后是专心的剧痛,她知道那个男人用刀子紮进了自己的小腹,刀子在小肚子里转了一圈。刀刃像上,那个男人又用力一桶,无法形容的痛苦。她感觉刀了刀子通过盆腔,从自己的肛门紮了出去。血哗哗的顺着自己的小肚子,肛门,还有大腿往地上流着,她甚至能听到血流动的声音。

  也许是因为张颖的反抗,马强太激动了,刀子居然紮出肛门有半尺,他把刀子往回收下,然后往上一调,可怜的妹妹,就再姐姐被开膛的案子上,被同一个男人开膛了!

  因为有了以前的经验,马强知道被开膛的人是叫不出来的。於是脱掉了张颖的睡衣,把她平放在了屠宰台上。张颖浑身痛苦的颤抖着。血染红了她的身体和马强的身体。还有那个白瓷砖水泥做的屠宰台。

  「别怕,很快就结束了。」马强说着把自己已经硬了的阴茎紮进了张颖的阴道,又是一个处女,她们俩真的把自己的身体给了同一个男人。

  张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甚至快感掩盖了内脏外露和马强疯狂抓着自己肠子和乳房的痛苦。

  男人射了,然后她看见这个男人挖出了自己的子宫,就和梦里一样,和姐姐一样,被挖下奶子,肢解,不过这次是活生生的体验,刀子切进肉里的吱吱的声音,和骨头摩擦的声音,还有被一点点被切去四肢的感觉。她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梦幻了,很快张颖也变成了一个没有乳房和内脏的躯干。

  马强把大锅里放了半锅水,拿了个结实的盖帘,然后再盖帘上放上纱布。洒上各种调料,比如花椒大料,枸杞,桂圆等等,然后他拿出了一罐黄色的油,晶莹剔透的那种,小心的把张颖的美腿和玉臂洗乾净涂上黄色的油,又来洗乾净她的躯干,小心的涂上张颖的躯干。

  「这是你姐姐的脂肪,我加了点自己调的香精,涂在你身上一会清蒸才会入味。」

  马强就像一个艺术家做着自己的艺术品。张颖已经不能说话了,她看着这个男人,想像自己被蒸熟,和被蒸时候的样子,居然不是那么害怕。

  最后马强把一只收拾好的鸡,还有很多水果放进了张颖的肚子,又用线把她的肚子缝上。马强把张颖四肢放在盖帘四周,把她的躯干放在中间,然后把涂了张玲油的乳房放回了张颖胸前。

  「你知道吗?清蒸应该是最好吃的。这样不会破坏你你的肉质,哎!你们要是10胞胎多好,我会想出很多吃法的。」

  张颖看着马强自言自语,慢慢的盖上的锅盖,就像是蒸桑拿。可是这个的温度却越来越高,梦中她居然问到了一阵香气,好像,她见到了姐姐……

  马强弄好后,开始收拾张颖的肠子,美女的肠子里也是丑的!他小心翼翼的把肠子切成一米多长的一段段的,然后用温水清洗,沖出粪便,在翻过肠子,再清洗几次,胃和膀胱,直接翻就可以。

  「啊~ !!!你在干什么?那个女的呢?!!你……你……你……救……命……杀……」

  不知道什么时候马强老婆进来了。还没等她喊出人字。马强已经卡住了她的脖子,一转身,把她压在了锅台上。

  「啊!放开我,!啊……妈呀!……」马强老婆也只是穿了一个薄睡衣,她和马强昨天办事办的晚了,很累,所以一觉醒来,发现马强和那女的不见了,走到后屋,她只是看见马强手持肠子,和屠杀台上的血迹,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情况不对。

  马强把她压在锅边,锅盖本来很密实,里边的水已经滚开,已经可以闻到香气了,但是她一挣扎,用她的大奶子一下压偏了锅盖!蒸汽从里边一下出来,正好所有热量被她的乳房吸收!100度的蒸汽是比100度水烫人更厉害的,这可是初中物理的知识。

  奶子一下子烫的半熟,她人也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强老婆感觉自己的乳房像是被撕碎了是的,她发现自己爬在那个血淋淋的屠杀台。

  「呜呜……」想说话嘴却被什么堵住了。想动四肢也被绑在了屠宰台。
  「醒了啊?别怕,那个女人已经在锅里了。」

  「呜呜……」

  「不用叫了!没用,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什么的,可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行的时候你和别人有关系。别怕,死没想像那么痛苦的,我会对你温柔点的。你来把,快点送你上路,我好吃张颖的肉了,可惜你吃不到了。你的肉也只能喂猪了。」

  马强老婆,感觉自己男人的脚踩住了自己的屁股,他要怎么杀我呢?她几乎一直在抖。

  「呜……」算是痛苦的悲鸣吧。杀猪刀插进了她的肛门,她几乎晕了过去,身体崩的很直,马强把大肠和肛门的链结切断,然后把手伸了进去。

  自从杀了张玲后,他满脑子都是张玲被自己开膛肢解的影像,他幻想着用各种方法去瞭解张玲。可是张玲就一个,还好来了个妹妹。现在他用从书上学的一种方法,抽肠!

  「呜呜……呜呜……」

  老婆在不停的挣扎的着,马强慢慢的抽着,一尺,2尺,一米、2米。
  先是大肠,后是小肠,带着血丝,和黄色的脂肪,居然还有点热气出来,从那个女人颤抖的肛门慢慢的出来,就像变戏法,最后居然处处有7、8米甚至更长点!!!

  最后马强老婆肚子被抽空了,马强用刀子切断了漏出体外的那部分,里边应该就剩下胃和短短的一节12指肠了。

  马强老婆还没死。马强把她双脚用挂畜肉的大钩子穿过跟腱钩了起来。然后把两边拉起,她就被倒着挂了上去,马强又用刀子紮进了她的逼里。胡乱的挖出了她的生殖器官。

  她没叫,也许没力气叫,只是当马强切下她乳房时候似乎哼了下,然后马强用一个白钢做的大漏斗,紮进了原来是阴部的血窟窿,他把一锅烧的滚开的豆油就顺着漏斗倒了进去。

  「呜呜……」

  她抖动的就如同机器一样,眼睛瞪的大大的。只到整整一锅油都倒了进去……

  这时候马强闻到了一阵浓烈而挥之不去的香味,是张颖熟了。

  他解开锅盖,张颖的身体已经变成的淡黄色。微微张开的小嘴,半闭着眼睛,马强把刀子伸进张颖嘴里,剜出舌头,好烫!好好吃啊,软软的,入口即化。
  香味绵长,又切下一片乳房,带着淡淡乳液的清香,大腿,胯部,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味道,就连肚皮也是那么好吃,胯部有着淡淡的腥味。却是很完美!
  直到实在吃不下去了。他才想起挂在那里已经咽了气的老婆。

  他把老婆的头切掉,剖开肚子,放乾净油,然后剃下肉,和着已经取出骨髓的张颖的骨头一起放进了盐酸桶。

  最后把老婆肉煮了煮喂了猪……自己却慢慢品味着张颖的肉和内脏……
  三个月后马强卖了所有的猪和房子。自己离开了东北。

  ……!……!!!~

  「也许我应该去日本。马强想着……」

              生杀初体验{续}

  ……啊……!!一声惊呼!

  「原来是个梦啊!」马强醒了~ 「马叔叔没事吧?」银铃一般的声音。
  「是小玉啊,没事叔叔做个噩梦。」

  「不怕,不怕,我做噩梦妈妈抱抱我就好了。」

  小玉说着把马强抱到了怀里。

  「谢谢你,呵呵」

  上次杀了马新张玲她们后马强就一直往北逃。一直跑到了绥芬河,他在靠俄罗斯边境的一个小镇上找到了自己以前的同学谢国忠,同学帮他办了偷渡,小玉叫谢佳玉才17岁是谢国忠一个远房侄女。父亲早逝,母亲今天也被车撞死了。
  因为小玉母亲一直怕孩子受苦,所以就事事呵护,所以已经17的小玉,还是这么天真,谢国忠帮她收了她家遗产,就骗小玉说日本怎么怎么好,花了点钱就让马强带着小玉出来了。

  马强感受着小玉温暖的胴体,和柔软的胸脯,这让他想起了张玲。

               日本立足

  因为以前做生意马强接触了些日本人也会些日语,所以很快找到了一个餐厅的工作,因为菜做的不错所以挣得也可以,他和谢佳玉住在一个地下室。因为谢佳玉很多事情都不会,也很认生,马强最后之后让她在家收拾屋子了。

  在刚到日本的第一周,马强看小玉睡了,于是开了电视,看着一个成人频道的AV,忽然他感到有人抱住他,是小玉!马强感到一对柔软无比的肉球在自己的后背上轻轻的摩擦着……一个美丽的胴体紧贴的自己。

  小玉是个美人,可是因为刚到日本什么都要忙,马强没有注意她。

  「马叔叔喜欢小玉吗?」

  「喜……喜欢……」

  「小玉白天就看了这些片子,那里的男女好像很舒服,小玉也要马叔叔舒服,小玉也要舒服。好吗?」

  「好……好……」

  「太好了~ 小玉学了很多天一定会让马叔叔舒服的。」

  一个凉丝丝的小舌头轻轻的添着马强的脖子,然后是后背,屁股,腿,脚,脚趾,再向上,大腿内侧,小鸟,鸟蛋,肛门,甚至到每根毛,然后肚子,乳头,脖子,耳朵,马强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伴着小玉的娇喘如同电流一样走遍全身。
  从没有过的感觉!!!

  马强握着那个带着粉红色乳头的小馒头,刚刚好,自己大手正好可以握住,小玉分开了那双玉腿,一个极品的蜜穴展现在了马强面前,红色的硬如钢铁的肉棒,插了进去。

  「喔……」

  一声娇吟……

  处女血流了出来。

  小玉口吐兰香,香汗淋漓,马强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就是在梦里也回味着自己肉棒被那个带着一丝凉意的蜜穴紧紧包裹的感觉。

  马强感觉自己又回到了20年前,他更卖力的干着活,厨艺也更好了。自己和小玉也有了正式的身份,第2年马强就买小了一个餐馆自己干了起来。可以就在开业第三天,小玉却不知道为什么晕了过去。

  「什么?骨癌!!!你弄错了吧,妈的!你是他妈医生吗?……」

  马强疯了是的叫着,可是也没用了。小玉真得了骨癌,不化疗只有一年的寿命。

  「我不化疗,马叔叔,求求你了,就是死,让我这样死在你身边就可以了。化疗也是死,我也会变丑,求求你了。」小玉一直还叫马强马叔叔,她抱着马强哭着说。

  最后马强还是把小玉带回了家,因为小玉最后说了不用一年,只要能陪他半年就可以,如果化疗她就跳楼。

  生活还是和往常一年,回来半个月了,正好是小玉生日。

  「小玉,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啊?」

  「马叔叔的肉汤最好喝了,我要马叔叔给我做最好吃的肉,最好喝的肉汤,反正半年也胖不到哪去。」说着小玉把自己雪白的脸颊紧贴着马强,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他。

  「好,马叔叔就给你弄出世界上最好的美味。」

  「好啊,马叔叔万岁!哎……马叔叔我想要了……来吧……插我啊。嘿嘿」
  第2天下雨。马强没开业,他到了一个高中的附近,雨越来越大,学校放学了,学生们都跑出来,一个个头比较高的小女孩自己打着伞,向马强这边走来。她穿着白色校服,齐耳短发,眼睛嘿嘿的,身材很好,校服裙子下边是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

  「呜……」

  当她走到胡同拐角的时候马强已经用带着迷药的手帕捂住了她的嘴,塞进了自己的车里。

  「哎呀……马叔叔你说给我做最好吃的肉是什么啊?还保密,哎……这是什么」小玉见到以前地下室给猪开膛的木架子上盖了个白布。

  「打开看看……」马强说「啊……是……是人,马叔叔你要玩SM吗?」
  「哈哈~ 傻丫头,我给你做最好吃的东西。你帮我把她洗干净就可以了。」
  「好的~ 」小玉从来事马强说什么就做什么,因为她肯定马强做的是对的。
  「啊……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我是市长川岛艾龙的女儿川岛妃,我爸爸可以给你们钱的,啊……你别碰我,你们会坐牢的!啊……」

  川岛妃尖叫着,扭动着自己修长的胴体,两个硕大的但是小玉不管她,只管干自己的事情,认真的擦洗着她。

  这时候马强拿来了个水管,水管前边是个擀面杖粗的钢质喷头,他来到川岛妃的后边,拍了下川岛妃的屁股,川岛妃自然不知道马强在做什么,叫的更欢了。马强把喷头对着川岛妃的肛门,用力最推。

  「啊……痛死我啦,你们放了我吧,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呜呜……求求你们了……」

  虽然马强用力很猛可是却没进去!

  「啊呀~ 笨笨,那么粗,能进去吗?来擦点香皂就可以了。」小玉笑着把香皂给了马强,马强笑了下。然后在喷头上打了香皂,又在川岛妃的肛门上打了些。川岛妃自然是拼命晃动她丰满的屁股。

  「啊……妈妈……痛死我啦,我才十九啊……别杀我,我是处女,哥哥你强奸我吧,……啊……疼……疼……啊……」

  这次马强把擀面杖粗的喷头终于捅了进去,可是因为川岛妃扭动的厉害,所以只进去了不多。于是马强握住喷头,猛的又一用力。

  「啊……啊……疼……疼……啊……我死了啊……」

  又一声猪嚎……喷头捅进去了一尺多。川岛妃开始抽搐了。浑身香汗淋漓。连嘴唇都咬破了。

  「啊……这个过瘾,我来下~ 嘿嘿。」

  小玉兴奋的过来。握住喷头后边一推,「啊……你个小婊子,你也是女的,他以后也会这么对你的……啊……疼啊~ 」川岛妃叫着。

  小玉脸一红,低头说:「我喜欢……就是马叔叔用这个插我这里我~ 我~ 我也舒服!我也愿意~ 」

  「啊~ 」川岛妃又一声尖叫,原来是小玉把喷头抽出来点又用力推进去,虽然进的很少可是还是进去了些。

  「小变态,行了我要灌水了。」马强打开了开关,水顺着喷头喷进了川岛妃的肚子。

  「啊……啊……」川岛妃无力的叫着,肚子却越来越大。最后实在灌不进去的时候,马强让小玉拔出喷枪。

  「扑……」被稀释的大便喷了出来。

  「啊……好臭,~ 」小玉尖叫的跑开。「你个老变态,作弄我!!」
  「好了~ 这个任务给你了~ 你多灌她几遍就好了,一定要把肚子里的大便灌没啊,弄干净,我去陪汤了。」

  「好的……嘿嘿……」小玉坏笑着 .这下可苦了川岛妃,因为小玉很喜欢狠命的把喷头捅进川岛妃的肛门,而且每次都要捅到比上次深些,弄的自己一手血的时候才放水。

  当小玉给川岛妃洗到第22次时候马强回来了。

  端了一个大铁锅,并搬来一个灶台,放在川岛妃前边,锅放了上去,水慢慢的开了。

  「老变态你要给我做什么啊?」

  「好了小变态,老变态先给你讲个故事,那是我还在中国的时候我生意失败……最后我把那对孪生姐妹都吃了,我才发现最好吃的是少女的内脏,次之是她们的嫩肉。」

  「啊……啊……别……别吃我~ 啊」川岛妃听了已经吓的全身发软,可是小玉却听的很入神,甚至听到张玲和张颖被开膛肢解煮食的时候自己下边已经湿了。她的脸红了,就如同凝脂上的洪爽,她抱着马强亲了下。

  「小玉也要那样,也要马叔叔吃了我。」

  「好好……你吃她吧放了我好吗?……啊……」川岛妃正说着被马强一脚踹到心口,因为肚子里东西早被灌没了,她只吐出了些水。

  「小变态你急什么,还有半年呢最少,我要让你吃个够在说。」

  「好……」小玉幸福的看着马强!

  「好了我们开始吧。」说着马强「啊……你们放了我吧……」

  马强左手握着一把牛角尖刀,右手抚摸着这个日本女人的小肚子,她的小肚子上明显有个腹中线,一直延伸到阴毛那,很性感。

  「小玉我给你做个五鲜汤,我要先取出她的一段大肠,因为大肠有很多油,所以先下锅味道会好。这个五鲜汤本来是猪的五样内脏,现在换成人当然最好,内脏要带血的从活体上拿下来,放到陪好料的开水中才好。」

  「啊……啊……别……别……我有病的……」川岛妃哭叫着马强抚摸着她的肚皮,「因为大肠是在肚子的两边,所以……」

  「啊……」

  一声惨叫,马强用刀子扎进了川岛妃的肚子的右边腰部下边靠近盆骨那,刀子扎的很深,马强把刀子转了下,刀刃向上,一挑……随着川岛妃尖叫马强把手伸进她的肚子,血就和不要钱是的哗哗的流着,顺着大腿淌了一地,马强专注的摸着,他抓住了大肠,往外一拉「咕噜」肠子拉出来一节。他选了比较合适的一断弄了下来,大约有一尺长,因为没了食物在肚子里,所以大肠是灰白色的,带着很多黄色的脂肪,还有鲜红色的血。

  「啪」马强把她的肠子放进锅里,红的血变成黑色,因为水一直是开的所以上边出来了血末。红色脂肪融化,锅上边出现了一层明亮的油层。肠子慢慢变白,然后马强把刀子扎进了川岛妃的小肚子,从盆骨左边划到右边,这时候川岛妃已经麻木了,她看着那个男人把手伸进自己的小肚子,拉出了一个葫芦样的红色东西。

  「是子宫吧?」小玉问着「是的……子宫下边连着阴道所以我要把她切下来。」
  马强用刀子把阴道和会阴的链接切断,然后带着血放进锅里。然后马强抚摸着川岛妃两个硕大乳房中间的心口,这时候川岛妃已经抖了起来。刀子扎了进去,划了一个半尺长的口子,然后手伸进去,川岛妃呕吐着可是却只能吐出点血末。活着时候被别人握住胃是个很残忍的事情,可是马强却把它切了下来。

  这时候的川岛妃已经是满身是血了,她看着锅里自己的内脏,感受着马强又把手伸进自己的胸腔,挖出了自己的肝脏,肺脏,这次真的快死了吧。

  「这次应该叫六鲜汤了,我要娶出她的心脏了。」

  「哇……好耶……她好像很痛苦啊?」

  「废话,刀子挖出你内脏你看看,傻丫头。」

  川岛妃闭上了眼睛,马强刀子从她左边胸部下边捅了进去,刀子拔出来的时候马强手马上伸了进去,抓住了那颗砰砰跳动的心脏。

  「喔~ 」川岛妃嘴巴微张,又吐出了口鲜血,眼睛慢慢的闭上了,自己这个校花,市长的女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还死的这么惨,她不干,可是她的瞳孔还是放大了。

  最后马强把心脏也放了进去,然后用笊篱把血末捞出来,拿出个碗,称了一碗给了给了小玉。

  「尝尝……」

  小玉喝了一口,汤里带着少女的清香,内脏的味道和特别的血腥味混在一起。香气从嘴里一直到胃里,刺激着她的每个神经。

  「这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汤,真没想到世界上有这么好喝的汤!~ 」
  小玉说完又喝了一碗。

  「还有更好的」马强用斧子劈开了川岛妃的脑子,马强弄个平底锅,然后上川岛妃肚子里取出点脂肪放到锅里。

  「滋……」一阵特别的香味迎面扑来,油全化了,然后开了,最后他把川岛妃脑子放进去,「滋……」先是从红色变白,然后变黄,马强用叉子弄一小块下来给了小玉。

  「哇……无敌了。」小玉尖叫着,一会就把整个脑子吃没了。

  在后来他就肢解了川岛妃,然后剃光她的肉。

  「这些东西怎么办啊?这么多肉!」

  「呵呵~ 怕什么~ 我是厨师~ 我们有饭店啊!」

  第二天,马强的餐厅多了一个新东西……极品肉饼。

  卖的很火爆,不到晚餐就断了货。

  「啊,马叔叔这个很好啊。这个我们怎么吃啊?我来取食材好吗?」这是第三个人了,是个护士,因为小玉是第一次杀人,所以刀子开膛时候没扎正。那女的杀猪的叫。最后还是被小玉开了膛。

  马强餐馆生意越来越来。可是小玉却有点见瘦,半年过去了。

  「马叔叔,我让人做了一样东西。你看看吧。」

  「什么东西。」

  到了地下室,马强见到一个3米长的白钢棒,一头是尖的。

  「这是什么啊?」

  「烤羊肉串用的啊!」

  「对啊!羊肉!就是我。」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

  「马叔叔,你听我说」小玉抱住马强,「我不想自己变丑,我小时候最爱吃烤黄猪,就是在一个黄土做的大窖里放上洗干净的猪,慢慢烤熟,很好吃的。我也要变成那样让马叔叔吃。我们半年吃了11个人了,每次我都幻想自己会变成她们,尖叫着被叔叔杀了,然后吃掉。」

  小玉躺在了一个铁床上边,分开了双腿。

  「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还给自己灌了肠,来吧马叔叔。」

  马强没有多说什么,拿起了钢棍。对准了小玉的下边,捅了进去,小玉身子一挺感觉下边一凉一个无比坚挺的东西扎了进来。先是塞满整个阴道。

  「捅吧,马叔叔,穿刺我。插进小玉肚子看看是什么样子。」

  「噗……」

  「咕……」

  钢棒捅破子宫进了内脏,马强又慢慢的推进,小玉听见肠子被顶的分开的咕噜声音,盆腔,然后是胸腔,小玉配合的把头扬起,嘴张开。

  「来吧,马叔叔,穿刺小玉,唔……」

  钢棒的尖端已经从她的嘴里出来,带着这个少女的鲜血,带着她内脏的气息,带出她的柔然的舌头。

  马强把小玉身上刷了一层油,把她放进了黄土做的土窑里。外边点起火,里边的小玉先是感觉热,然后感觉自己的肌肤在一点点的裂开似的,皮肤上起了水泡然后裂开,小玉手握住从自己嘴里伸出来的钢棒,意识渐渐模糊,她见到自己的肉体变得金黄。见到马叔叔在吃自己。

  马强吃了小玉,然后他又开始了餐厅的生活,但是他还是继续猎食着少女。
  「哎,听说了吗?最近冲绳不少十八九的少女失踪啊。」

  「啊!……是啊!我也听说了。~ 听说被人肢解了,扔进原始森林了。」
  「啊~ 不是吧,好像喂狗了啊。」

  「哎呀中午了,有个中国餐馆的肉饼超级好,走去吃吧。」

  「走」

  一声尖叫,又一个少女被开膛肢解做成了肉饼,可是马强还是把脑子留了下来,对着小玉的相片,和她分享了。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老婆放尿被山民强暴 亏大了
  2. 春潮翻腾炮声隆
  3. 一次5天的出差和四个良家的一夜情
  4. 奇妙之馆(梦寒篇)
  5. 妖狐艳史
  6. 云雨风云录 (1-4卷)
  7. 被虐的丽人
  8. 追忆似水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