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换妻使我疯狂换妻,使妻高潮我疯狂


换妻使我疯狂

作者:不详 排版:tim118 字数:1.77万字

我们结婚六年了,我老婆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长得model身材,皮肤 很白,乳房不大但很挺,两个乳头就是生过了孩子也还是如少女一样的粉嫩,小 穴有如少女般的红润,让人一看就垂涎欲滴的冲动,鸡巴一插进去就好像被锁住 一样,没有点定力很容易被老婆小蛮腰扭动而射精。

我是老婆唯一的男人。她在性生活中一直是中国传统式的正统,就连叫床也 只有在高潮时才吭几声,更别说让她口交,肛交了。就是帮她口交她也不愿意。

我一直想改变她,而且想让她同意我换妻的想法。

於是我先让她换妻文章,开始她不肯看,其实是难为情,於是我在她看的时 候慢慢揉搓她的乳头,并不时抚摸她的阴部,她在文章与我的双重挑逗下,第一 次要求我马上干她,於是我采取女上男下式,用我的大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同 时让她在上位继续可以看文章。我只觉得她越往下看,下面的骚水流得越多,自 己也自觉的扭动她的雪白的屁股,用她紧紧的小穴套著我的鸡巴打转,同时发出 从未有过的叫床声:「啊!!!哦,哦,老公我好舒服,我要你,我要你!我知 道她开始被文章的情节所深深打动了,她多年固有的陈旧的性观念也土崩瓦解了。

於是我边干她边问:老婆,我们找别的夫妻做交换如何呀,那样你不是更爽?

已经被我干得高潮迭起的老婆边浪叫边说好,我想时机到了,只要她答应了 以后就好办了。

我怕夜长梦多她会后悔,其实我也知道她从我身上一下来就后悔了,不过她 答应我的事总满足我的。於是我马上开始行动。刚好我们想到高雄旅游,我一直 想干个南部女人,因为听说南部女人热情,干惯了北部的女人,多是小家碧玉, 早想换口味了,而且借旅游的时机老婆也会更容易接受别的男人。

就在夫妻联谊的网站上,我联系好了一个的住高雄的网友,他们夫妻早就玩 过多次4p了,听说我们愿意南下高雄,他们很兴奋,特别是那男网友,他早想 干台北的女人了,听说台北女人很敢玩,更何况他看了我老婆的照片,更是性致 勃勃了。

因为对方是高雄一私人企业的老总,所以他们还承诺我们所有在高雄的旅费 他们都包了。我老婆当然心动,不过对交换还是不太愿意,不过因为向往旅游, 所以也不推辞了。

我们到高雄小港机场已经是晚上了,一出机场对方夫妻已经开著骄车接我们 了。对方男网友近40岁,长得185公分,真是人高马大,当时我就想他的鸡 巴不会插不进我老婆的肉穴吧,想到这些我的鸡巴却硬了。

而她老婆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吸引我的是那对鼓鼓的奶子,像对大皮球,虽 然有165公分的身高,却看上去很苗条似的,我想等一下干的时候肯定很爽。

对方夫妻当然也是盯著我们看,我175公分的个儿长得不错呀,所以我想 那女的是满意的,而我老婆那是没说的,那男的就好像要马上干她一样,眼里喷 火,把我老婆看得低下了头。

好在高雄的美丽夜景吸引了我老婆。大家上车直往高雄汉来饭店。

我们在饭店餐厅吃了晚饭,虽然丰盛,但却都没有吃出味来,我老婆一直紧 贴著我,我知道她紧张,不过我却好兴奋。好不容易回到房间,我知道4p开始 了。因为是我们夫妻第一次,我们很紧张,对方夫妻却很轻松,看来经验丰富。

我为了避免老婆不好意思,提出我们夫妻称呼对方男的叫张哥,女的叫英姐, 我老婆红著脸答应了。

这时英姐走过来,拉著我说:「走,我们上房间去。」我答应了,并拍拍老 婆的肩,说道:「老婆,不要紧张。」我老婆红著脸不吭声,此时张哥一把搂住 我老婆,说道:「不要紧呀,我会疼惜你的呀。」说完大笑起来,我知道他等不 及了。

我和英姐刚进房间门口,就听到我老婆叫起来:「不要,不要。」我知道张 哥已经开始了,英姐依在我怀里,轻声说:「让他们去吧,我们来」。此时的我 已经欲火中烧,鸡巴挺得好像要顶破裤子,双手按住英姐的奶子揉起来,那奶子 好大,是我见过最大的,一只手只能盖住一半,奶头也是硬硬的,像两颗樱桃, 英姐也配合地一手握住我的大鸡巴,另一只手开始脱我和她的衣服,很快我们都 脱光的了。

这时我听到我老婆在大叫:「张哥,求你!」我探出头一看,只见张哥已经 把我老婆按在了沙发上,我老婆的两手已经被他一手控制住,她身上的衣服已经 被张哥脱得差不多了,一看就是强行拉下来的,上身只有一半奶罩还挂在我老婆 的奶子上,下身的内裤已经拉到了我老婆的脚跟处。

而张哥不顾我老婆的哀求,用嘴狠狠地含著老婆的一个乳头,一只手在她的 小穴中抚摸著。我觉得一阵难受,可一想总要有个过程,而此时只觉得鸡巴被什 么给含住了,说不出的舒服。原来英姐已经用她小嘴在套弄我的鸡巴,并用她小 巧的舌头从下至上挑弄我的龟头,让我全身发麻。

而此时我老婆也已经放弃了反抗。只见张哥已经在给我老婆做口交了,我知 道那是我老婆最容易发情的地方,更别说遇到张哥这要的老手了。只见张哥用手 把我老婆的双腿扳得快成一字了,露出老婆的下身。我老婆粉红色的阴唇与屁眼 展现在他面前。他伸出长舌,在我老婆的屁眼周围挑弄,并时而舔一下老婆的阴 唇,此时的老婆已经是两颊绯红,娇声连连了。

而此时的我已经在英姐的口交下最也耐不住了,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我早已 硬得快发紫的鸡巴狠狠插入她的小穴中,我已顾不得给她做口交了,只觉得英姐 的下半身虽然没有老婆那么紧,但骚水却是特别的多,插起来特别的顺畅,还 「沽,沽」作声,让人觉得很带劲,英姐在我的大力抽送下,大声叫起来:「啊, 啊!!!」一会只觉得她下身好像一股热流冲在我的阴毛上,只看见英姐两手紧 握住床单,双目紧闭,脸色涨红,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

此时的我还惦记著老婆,只见张哥还在玩著我老婆的两只奶,或许他还没见 过这么漂亮的奶吧。他时而用力揉著我老婆的两个乳房,两只乳房在他的手下好 像是个白面团,时而用手指拉捏老婆的粉红的小奶头,让我老婆不时尖叫起来。

而他又粗又长的鸡巴顶在我老婆的小穴外面,挑弄著我老婆的阴唇,每挑弄 一次,我老婆就浪叫一声,我想张哥真是有本事,把我传统的女人都拨弄得骄喘 连连了。

这时我觉得一对大大软软的东西贴在我背上,原来英姐环抱住我,她毛绒绒 的阴毛磨擦著我的屁股,她小声对我说:「我老公要上马了。」再看我老婆,下 身的大小阴唇已经因为兴奋而外翻了,骚水已经浸满了她的股间,亮亮的。

只见张哥挺起他足有二十公分的大鸡巴,对著我老婆的小穴,屁股一抬,龟 头已经插入小穴中,我老婆已经开始大叫起来:「张哥,啊!慢点,慢点,啊!!

「我知道老婆的小穴要经受考验了,看著别的男人干我的老婆心里真是又发 酸又兴奋,而此时的英姐又开始舔弄我的两个卵子了,让我更兴奋。

只见张哥对我老婆说道:「骚货,你的小穴还真紧,好爽,我今天要干死你。」

只见我老婆两脚已经分得最大,张哥终於用了近两分钟的时间把鸡巴整根没 入我老婆的穴中。我老婆此时已经叫得声音都变了调:「啊,哦,啊,啊!!」

此时的张哥已全力在我老婆的小穴中疯狂抽插起来,每当他鸡巴拉出来,我 老婆小穴的阴唇也跟著翻了出来,带出很多的骚水,一会就听见我老婆狂叫起来: 「啊!!!!」

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此时的张哥就像一台马力最大的机器,做著活塞运动, 边干还边问我老婆:「骚货,爽吗?」

只听到我老婆红著脸回答:「张哥,你好厉害,啊!」看到这时,我再也控 制不住,此时的鸡巴已经被英姐舔得好像更粗了,我让英姐伏地床沿上,用鸡巴 醮著她的骚水,对准她的屁眼插了进去。英姐没想到我会插她屁眼,想摆脱已经 晚了,我的龟头已经进入她小小的菊花门中,剩下只有英姐叫痛的声音,在她的 屁眼中我好像又找到了干处女的感觉。] 动,边干还边问我老婆:「骚货,爽吗?」 只听到我老婆红著脸回答:「张哥,你好厉害,啊!」

看到这时,我再也控制不住,此时的鸡巴已经被英姐舔得好像更粗了,我让 英姐伏地床沿上,用鸡巴醮著她的骚水,对准她的屁眼插了进去。英姐没想到我 会插她屁眼,想摆脱已经晚了,我的龟头已经进入她小小的菊花门中,剩下只有 英姐叫痛的声音,在她的屁眼中我好像又找到了干处女的感觉。

那一晚上,我们一直干到半夜,我们都高潮了很多处,当然我老婆的屁眼也 让张哥给干了,并为张哥做了口交,契了他的精液。在南部一个多星期,我们白 天在张哥英姐引领下浏览南部的美色,晚上则疯狂的作爱,那种日子真是很值得 回味。而我老婆经过这次换妻,已经对性有了更好的认识,我们的感情也更好了。

我老婆自从经历过第一次换妻后,对性观念有了更新的认识,可能上次被张 哥干得太爽,也或许我每次都能使她高潮多次,所以她对再做换妻不太感兴趣了, 更何况她毕竟是个传统的女人。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我与老婆是做贸易的,虽然 做得很不错,但往往受制於人。那次也不例外,一笔大单卡在一个集团老总的手 里,而那姓李的老总特别喜欢换妻。虽然他已经近五十,但却人高马大,而他老 婆却只有156公分多一点,而且难看,所以在圈内很少有人同意与他做交换的。

这次当我们谈生意接近尾声时,他突然提出要换妻,因为我知道他想干我老 婆很久了,苦於没有机会。因为有了第一次交换,老婆还是同意了,老婆同意我 也没话说。

我与老婆在一个下午来到李总的阳明山别墅时,他已经急不可耐了。我们先 是在他一楼的客厅喝茶,他老婆倒是忙里忙外,从外表看,他老婆虽然长得不好 看,但身材匀称,凹突有致,从她套的一件薄薄的衣衫外能看到她两粒浑圆的奶 头,虽然不高,但屁股却很性感,走路时一扭一扭的,看著看著鸡巴竟硬了起来。

而此时李总也狠狠地盯住我老婆。

今天我老婆穿著一袭低胸的吊带裙,长发披肩,露出她那雪白得双腿。我知 道现在的她又不安了,紧紧挨住我,我能感觉到她身体在发抖。而李总却一直盯 著她,好像一头狼样,要把她吃了,更让她紧张了。

这时李总对她老婆说:「你带张总上楼看看我们收藏吧。」我知道这是李总 在暗示我们去干了,她老婆很听话地带著我到了楼上的房间。一上房间,她老婆 轻轻对我说:「我今天不方便,你能放过我吗?」我一听想:「李总的王八蛋, 明知她老婆不能干,还约今天?」刚想到这,只听到楼下我老婆的惨声,我们从 楼上向下一看,只见李总已经把我老婆搂在怀里,一手在我老婆奶一乱摸,一手 已经伸在我老婆小穴中间了。

没想到我老婆顺手打了他一耳光,这时的李总反而不恼,一用力把我老婆推 倒在沙发上,边脱衣服边说:「妈的,老子想干你很久了,没想到你还有个性, 不错,我最喜欢有脾气的女人。」话刚说完。就叫他已经是全身赤裸,一枝又粗 又长的大鸡巴对著我老婆好像在示威,我老婆显然不能马上适应他,见他扑上去 双手打著他的背。那哪能敌过李总,李总已经把我老婆的吊带裙扯了下来,露出 我老婆的奶罩与蕾丝内裤。我老婆哀求的模样更刺言了李总的性欲,他又一把拉 下了我老婆的两件唯一挡体的小玩意。

这下我老婆一对坚挺的奶子和黑黑的三角完全呈现在李总的面前。此时我老 婆还在做无效的抵抗,李总一下坐在我老婆的上身,用两只粗糙的大手分别握住 我老婆的两个奶子,用力揉搓著,然后把我老婆的两粒奶夹住他的鸡巴,他那巨 大的暗红色的龟头已经抵在我老婆的嘴边。只听见李总对我老婆叫道:「骚货, 用你的嘴含住,让我爽一下。

「我老婆哪能同意,只看见李总双手一用力,顿时我老婆的奶子被他握得变 了形,两粒本粉红的奶头慢慢变成了暗红色,而李总用两个手指挑弄著她两颗樱 桃,我老婆又痛又痒,终於张开了嘴,李总趁机把他那大龟头捅进了我老婆的嘴 中……

李总把鸡巴捅进了我老婆的嘴里,可是他的鸡巴龟头很大,再加上李总用力 顶住鸡巴,不让我老婆吐出来,所以我老婆嘴已经张得最大,可是只能勉强纳进 李总的龟头。只看见李总屁股用力一顶,一根鸡巴竟然顶进我老婆嘴里一大半, 我老婆难受地:「嗯,嗯」地只能用咽喉发出声音,双手继续拼命地在李总身上 乱打。

此时的李总却是性致勃勃,两手狠命捏著我老婆的两粒乳房,两只原本雪白 尖挺的奶子现在已经变了形,奶子上布满了淤青的手印,两个奶头却更加坚硬了, 涨得暗红,李总的鸡巴在我老婆的两奶之间时而磨擦,时而又狠狠捅进我老婆的 小嘴里,边干边对我老婆说道:「骚货,怎么不叫了,是不是很难受呀,老子的 鸡巴大不大,好不好吃,啊?」我老婆此时只有应付的份,只能被动地含住李总 粗大的阴茎,时而敲打李总两下。

看到这里,我心里固然难受,更何况别人的老婆就在身边,此时不用更待何 时。想到此,我一把拉过也看得呆了的李总的老婆,说道:「臭逼,看到没有, 你不能怪我无情了,今天我不好好地奸你我就不是男人。」说完,把她面朝下按 在二楼扶梯栏杆上,还没待这女人回过神,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我扯掉,露出一 对硕大的奶子,虽然有点下垂,但却像两上挂在胸前的大木瓜,乳晕褐色的,很 大的一圈,奶头像两粒暗红的葡萄,我一手捏搓她的奶子,一手继续用力拉下了 她的裙子与内裤,只见她的内裤间还有带经血的卫生棉,她那白花花的屁股出现 在我面前,肉很多,却很结实,屁眼处还有从阴部延伸过来的黑黑的阴毛。

李总的老婆哀求我道:「我身上还不干净,求你放过我吧!」边说边还扭著 腰试图想摆脱,我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屁股上马上红红的出现了一手掌印, 说道:「骚逼,老实点,是不想挨揍,看看下面你老公怎样干我老婆的。」她老 婆马上不敢动了。我立即除掉我身上的衣服,我的鸡巴此时已经红得发紫,我对 准她老婆的小穴,从她屁股后面狠狠地插了进去,双手分别按住她的两只大奶, 狠狠地揉搓著,只听见她老婆惨叫了起来「啊,,,,」我只觉得我鸡巴一插到 头,可能她老婆来月经的原因,小穴不但很松而且很滑,而且奇热无比,我鸡巴 插进去很舒服,就这样我从她老婆背后狂插起来。

她老婆的一双大奶经过我的死命揉搓,竟越发大了,而且随著我鸡巴大幅的 抽插,她老婆竟不自觉地呻呤起来,而且叫声越来越大:「啊,啊!!!」下身 竟不断涌出一股股热流,溅在我阴毛和腿间,我低头一看,竟分不清是骚水还是 经血,淡红的连地板上都有了。

再看李总抬头见我已经把她老婆干上了,却不慌不忙,抽出在我老婆嘴里的 鸡巴,站起身来,对我老婆说:「骚货,把两腿分开,我要看看你的骚逼的样子。

「此时我老婆虽迫为李总做了长时间的口交,一看已经很累,而且她的奶子 经李总玩弄后却涨大了许多,奶头更是直挺著,我知道她已经受不了开始发情了。

李总此时一说,她听话地张开了两腿,她的小穴在李总面前完全展现了出来, 黑黑的穴毛却不能掩盖暗红色的阴唇,由於还没有完全兴奋,当中的穴缝还是紧 闭著的,再下面是小而紧的屁眼。我以为李总要为她做口交,没想到李总只是用 手简单摸了一下她的小穴,然后把我老婆的两腿架在他肩上,让我老婆的整个小 穴,屁眼对著他的大鸡巴。

他突然用她的龟头对著我老婆的穴缝用力插了进去。我老婆的穴要知道本身 就很紧,经他一用力,我老婆痛得大叫起来,李总这时说道:「怎么样,尝到强 奸的味道了吧,我就是要干你这样有性格的逼。」此时只见李总的龟头刚刚插进 我老婆的小穴中,还有后面大段阴茎在外面。我看著不知怎的,鸡巴更硬了,抽 插的速度也更加快更加用力,她老婆已经被我干得迷乱起来,叫床声音也时断时 续了。

只见李总并没有再深入,而是慢慢用他大龟头在我老婆的小穴中打转,摩擦, 一只手在我老婆的屁眼周围轻挑著,另一只手分开我老婆的阴唇,找到她的阴蒂 摩擦起来。我老婆没想到他会有此一著,没多久竟呻呤起来,屁股也配合李总扭 动起来,小穴中竟溢出亮亮的骚水来。

而此时的李总不紧不慢,继续玩弄著我老婆,大约五分钟,我老婆开始大声 叫起来:「李总,快,快,我受不了了,」李总呵呵一笑,问我老婆:「你刚才 不是还打我吗,怎么受不了了,说你自己是骚逼,求我干你。」边说边又快速地 把鸡巴插进去一段又马上抽了出来,我老婆难受地大声说道:「李总,求你干我 这骚逼吧,我受不了了。

「此时李总抬头对我大声说道:」怎么样,你老婆求我干她了,我就不客气 了。「话音刚落,他屁股一抬,鸡巴已经插入大半,由於我老婆小穴已经被骚水 浸透,几个来回,李总的鸡巴已经插到尽头。李总边干边叫道:」真是个好穴, 紧穴。真舒服,还会咬人,妈的,老子非操死你不可。「而此时李总的老婆已经 被我干得伏在了栏杆上,好像有了多次高潮了。

我趁她不在意,猛地拨出鸡巴,对准她的屁股用力插了进去,看来李总经常 玩她的屁眼,竟然不紧,很容易就插了进去,不过比她穴更舒服。而她老婆竟好 像很享受,只是吭了几声,干脆把两腿分得更开,让我狠插起来。再看她大腿内 侧,经血混合著骚水已经流得到处都是,真是淫荡。

下面我老婆已经被李总插得也是多次高潮。虽然是一个姿势,但李总却在她 近虚脱的时候,也插了她的屁眼,看来今天我们两对真是扯平了。

这就是我们的第二次换妻。虽然有点像强奸,但结果却是皆大欢喜晚上我与 老婆作爱后,问道:「那位新竹的莫总想与我们换妻,你觉得如何?」我老婆摸 著我的鸡巴,想了想说:「你决定吧」。我一听她同意了,又问她:「前两次你 开始都不适应,这次会不会好点。」老婆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道:「讨厌,不 理你了,我毕竟是你老婆呀,总要有个过程嘛。再说你不是说很刺激吗?」其实 我知道老婆已经喜欢上了换妻,不过只是心理上的本能抵抗罢了。

交换那天清晨,老婆穿了件套装,由於我的一再坚持,她没有穿内裤戴了一 件半罩杯胸罩。透过老婆半透明的上装,可以隐约看到她那粉红的乳头与完美的 半球形乳房,看著她性感的模样我的鸡巴慢慢热了起来。

当我们驱车到莫总新竹郊别墅时,莫总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今天的莫总好 刚刚洗完泳,除了一条黑色的尼龙紧身泳裤外,其余皆是赤裸的,看著莫总全身 黑黑的皮肤与深身的体毛,现身的泳裤被里面的紧巴顶得要撑破似的,我老婆脸 红了起来。

而此时的莫总眼直盯著我老婆的胸前,下面的鸡巴越发坚挺了。

我为了调节气氛,对莫总说:「莫总,带我们进屋参观一下呀」。莫总意识 到了他的失态,哈哈大笑说道:「我被贵夫人迷住阵,走,进屋聊」。这时老婆 轻声对我说:「老公,我又怕了,咱们回家吧」。我安慰她道:「来都来了,怎 么能走呢。」此时莫总的老婆迎了出来,一袭睡衣,一对丰满的奶子在上衣内晃 荡著,头发散披在肩头,越发显得妩媚了。

我们在莫总的客厅坐下,为了缓解气氛,大家讲了很多生意场上的趣事,逗 得两位妇人都笑了起来。这时莫总老婆说:「我去厨房弄点水果」。看著她性感 的丰臀消失在厨房间,想到马上请可以干她时,我的鸡巴越发难受了。

此时我老婆对我说道:「我上一下洗手间」。只听莫总说道:「你上二楼洗 手间吧」。说完对我笑了笑,我知道那是个圈套。我老婆不知是计,走上了楼梯。 此时莫总迅速走到我身边,说道:「老兄,咱们开始吧。我先上了。你想不想来 看看。」说完,他快步冲向二楼我老婆所在的洗手间,我也紧随其后,我觉得看 别人玩自己的老婆真得很刺激。

只见莫总轻轻用准备好的钥匙轻轻打开洗手间的门,显然我老婆没想到他会 进去。

我透过门缝看到我老婆仍坐在马桶上,当她看到莫总站在她面前时,真的吓 了一大跳,然后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对莫总叫道:「你出去呀,求你了」。而此 时的莫总竟在我老婆面前褪下自己的泳裤,露出他直立的鸡巴和长长浓密的阴毛, 两个巨大的卵子挂在胯间,对我老婆说道:「美人,我早就想干你了,你今天是 自愿送上门了呀,如果你不愿意你现在站起来呀」。此时我老婆下身赤裸,看到 挺在面前的莫总的鸡巴,竟低下了头。

莫总一看我老婆无奈的样子,知道成了。他弯下身,一边与我老婆亲吻,一 手伸进其实已经是赤裸的我老婆的乳房,用力搓揉起来。刚开始我老婆还不太愿 意,可一会竟发狂地与莫总亲吻起来。此时莫总已经把我老婆的上衣及胸罩给脱 去,我老婆的下身的套装也不知何时掉在了脚腕上,此时的老婆已经是全身一丝 不挂在坐在马桶上,等著莫总对她的玩弄。

此时我老婆已经是全身赤裸,一双奶子在莫总的大手狠狠揉搓下越发坚挺了, 两粒粉红的奶头更是突兀在奶尖上,雪白的双腿已经不自觉地摩擦起来,我知道 我老婆已经开始发情了。只见莫总突然双手抱住我老婆的屁股,把她抱离了马桶, 向洗手门口走来,我想避开已经是不及了。

我老婆看见我站在门口,羞得把脸藏在莫总的胸前。只听莫总对我哈哈笑道: 「没想到你老婆也是个骚货,我一挑她就上劲了,今天我就不客气了,替老弟好 好干干她。

「说完一边吻著我老婆一边向右侧的客房走了进去。莫总把我老婆仰放在床 上,只见我老婆本能地收紧双腿,双手盖在她的脸上,双乳随著急促地呼吸上下 波动著。

莫总见罢,那鸡巴更是直直地挺地跨下。他一巴掌打在我老婆的屁股上,说 道:「骚美人,把双腿曲起来,然后一字型分开」。我老婆开始没动,莫总又一 巴掌打在她的另一半屁股上,说道:「骚穴,还装什么正经,快点。」只见我老 婆慢慢曲起双腿,然后打开了她那雪白的大腿内侧,直到双腿不能扩展为止。

我老婆她那暗红的阴唇完全露在了莫总的鸡巴下。只见那我那经常操的小穴 还是紧紧闭著,黑黑的阴毛呈倒三角覆盖在那私处,如针孔般的股眼也让人一览 无遗。

我此时方知莫总的厉害,他是要我老婆完全从心理上被他征服。此时的莫总 双眼如喷火似的,用他那黑粗的手指抚摸著我老婆的阴毛,阴唇及屁眼,只见我 老婆随著他的动作身体竟抖动起来。莫总突然拉了一下阴唇边的阴毛,我老婆痛 得叫了起来。

还没等我老婆回过神来,莫总猛在伸出他的长舌挑弄著我老婆的屁眼,然后 慢慢地向上用舌尖轻拨我老婆的大阴唇,只见我老婆已经是娇声连连,穴缝也慢 慢扩张开来,流出了骚水。

此时莫总的双手不断抚摸著我老婆的乳房及全身,舌头慢慢伸入穴缝中,不 断在其中打转,摩擦。我老婆双手紧握住床单,屁股跟著莫总的舌头扭动起来, 穴中的骚水汨汨地涌出。口中忍不住大叫起来:「啊!!莫总,别别,快快……」

只见莫总用手指拨开我老婆的小阴唇,露出她那神秘的阴蒂,然后用舌头继 续挑弄。我老婆终於挺不住,竟叫道:「莫总,求你插进来,求你,快!」此时 莫总一看时机快己到,大笑对我老婆说道:「看你平时的正经样,今天不是一样 在我身下求饶,好吧,让我狠狠干死你。」

说完,挺起他那大鸡巴,对准我老婆早已是湿透的小穴,直捅进去。随著我 老婆的一声大叫:「啊!!!!」莫总的鸡巴已经全根没入。莫总大幅度在做著 抽送运动,边干边说道:「妈的,你小穴真紧,还会咬人,老子干了很多女人, 你的穴是最舒服的,今天一定要让你爽个够」。我老婆此时只有大声叫床的份。

我看得鸡巴直挺,只觉身边有人走动。一看莫总的老婆不知什么已经来了。

只见她看得脸蛋绯红。我随手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对她说:「你别叫,你老 公干我老婆,你得为你老公著想,不然我可以告他强奸」。也不知是被我吓住还 是本身她已经看得性起,莫总的老婆竟一点没有反抗。

听任我剥光了她的睡衣裤。我伸身在她那小穴上一摸,原来早已经骚水泛滥。

看得莫总已经把我老婆干得高潮迭起,我也再也等不及了,那她老婆扒在地 上,屁股朝天,我挺起我那硬了很久的鸡巴狠狠插了进去。没想到莫总老婆的小 穴也不逊於我老婆,很紧很会咬人,干得我全身舒服。随著我的大力抽送,她老 婆穴中还发出:「咕,咕」声音。再让人兴奋的是两个女人此起彼伏的叫床声, 让我和莫总干得越发带劲。好像比赛一样。结果把两个女人干得都累扒了下来。

两个小穴被干得都红肿了起来,一股股白色的精液随著她们的骚水不断地流 出。

就这样,我们从床上干到地上,再从地上干到床。我们的鸡巴硬了软,软了 硬,两个女人最后也是纷纷求饶。最后我们四人一起躺在一张大床上,一觉睡到 天黑。

这次交换是三次中我老婆最兴奋最投入的一次,主要是莫总是个操穴能手的 关系吧,而且比较掌握女人的心理。

应该说前天与我们夫妻交换的姚姓夫妻在众中来信者中是条件很普通的一对, 但他们的真诚确实是最让我们感动的,也可以说是他们的真诚与执著最终促使我 们与他们见面并交换。应该说怎样区别对待众多的来信网友,是我们夫妻很感神 伤的问题,因为毕竟有太多的不良网友的存在。还是我老婆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就是让来信的网友如果真?a =mailto:想交换,就请他们先发送夫妻俩 的各两张以上的生活组照,当然不算艺术照。应该说这办法还是有效的,太多不 真诚的网友在此办法下现了原形,知趣地退却了。而此对姚姓夫妻却是在不多真 诚网友者中最执著的一对。

想交换,就请他们先发送夫妻俩的各两张以上的生活组照,当然不算艺术照。 应该说这办法还是有效的,太多不真诚的网友在此办法下现了原形,知趣地退却 了。而此对姚姓夫妻却是在不多真诚网友者中最执著的一对。

他们的第一封来信就直接介始了他们的情况:姚姓男士38岁,174,大 学,在一国营企业上班,他妻子姓李,159,31岁,大专,小学教师,他们 所在的台中市与我们有百多公里之遥。我们照例要求他们发照片过来,而且是生 活的组照。

姚姓男士告诉我们他们没有扫描仪,问我们可不可以提供地址。我们考虑了 下,觉得他们还是真?a =mailto:的,还是给了他们。没想到没过三天, 就收到了他们的照片,照片中罗列了他们夫妻从恋爱至今的共十张照片,其中还 有一张李小姐的怀孕的照片与他们结婚证的复印件,令我们夫妇真的很感动。从 照片上看得出姚姓男士长得很普通,他老婆李小姐现在已经发胖了,但他们的诚 意使外表并不重要了。

由於这阶段我忙於生意,与他们通信联系都是由我老婆代劳的。从我老婆口 中得知,他们夫妻没有交换过,而且李小姐只有他老公一个性伴侣。] 的,还是 给了他们。没想到没过三天,就收到了他们的照片,照片中罗列了他们夫妻从恋 爱至今的共十张照片,其中还有一张李小姐的怀孕的照片与他们结婚证的复印件, 令我们夫妇真的很感动。从照片上看得出姚姓男士长得很普通,他老婆李小姐现 在已经发胖了,但他们的诚意使外表并不重要了。由於这阶段我忙於生意,与他 们通信联系都是由我老婆代劳的。从我老婆口中得知,他们夫妻没有交换过,而 且李小姐只有他老公一个性伴侣。

他们的夫妻生活现在一直不尽如意,原因是姚姓男士有早泄的毛病,每次插 入最长不超过五分钟。李小姐还告诉我老婆,他们在看了我们的文章后,他们竟 成功地作了一次爱,她也有了久违的性高潮。於是他们经过激烈的观念沟通,最 终决定与我们联系,并希望我们能同意见面并交换。李小姐在后来与我老婆的交 谈中,透露出渴望性高潮的强烈愿望。

当然他老公自然想操一下我漂亮的老婆,希望在性能力上有所突破。虽然他 们无论是外表还是经济条件我们都不太满意,但他们真诚却深深打动了我老婆, 特别是李小姐与我老婆在网上互发邮件,竟谈得相当投机。

所以当他们得知我们因为一业务需经过台中到南部时,就提出我们彼此见面 的请求。

我老婆竟痛快地答应了,老婆同意了,我也无话可说。说心里话,人与人之 间勾通比什么都重要,而其中人性的真诚是第一位的。有许多网友条件不错,可 惜他们虚假的东西太多,结果只能是大家终身无缘了。

当我们办完业务驱车北上,车子下中港交流道来到我们彼此约定的台中港路 跟文心路交叉路口时,已经华灯初上了。而他们也已经等在那儿了。本来下了高 速公路,以为能够很快到达,而且还打了他们的手机,告诉他们再等半小时就可 以见面。没想到,却在下高速公路后二公里处堵车了,一堵就是半小时,当我们 到达约定的地点时,他们夫妻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那天的天气还算不错,当我 们车停在他们身边时,只见他们都盛装出息。

而此时的我们却一身轻装,毕竟车内的浓浓的暖气,我老婆还特意穿了一身 羊毛套装,里面与我一样,只有一件羊毛内衣。比起他们夫妻,我们真的好惭愧。

当他们坐进我们车后座时,我们连忙向他们夫妻道歉,然而他们却大度地说 不要紧。

我老婆本来由於堵车已经精神很差了,见到他们的执著,也思维始活跃起来。

当姚性夫妻坐进我们车内后,由於天色已暗,我并不能从车的后视镜中很清 楚地看清他们长得样子,只感觉他们拘谨。姚先生并不太爱说话,倒说他老婆比 较外向,与我老婆一进车就聊得很投机,毕竟她们在网上相当投缘了。我老婆提 议先解决温饱问题,我知道大家都很饿了。

我把车开进了我们预先就订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在此酒店的二楼就是餐厅。

我们在徵得他们夫妻同意后,就下车直接上二楼。厅内人不是很多,可能是 非假日缘故吧。菜是我老婆点的,外加了两瓶红葡萄酒,虽然他们夫妻一再说不 会喝酒。

由於厅内空调开得不冷,我们夫妻都脱了薄外套,我只穿一件t_ ,我老婆 当然是她那淡红色的套裙,衬著她绯红的脸颊及性感的身体,更是引得旁人驻目。

他们夫妻也脱了外套,这时我才注意他们起来。男人长相跟照片差不多,只 是他言谈不多,是个内向的人,就是看我老婆也是偷偷地瞄一下,其实我知道他 早就被我老婆所吸引了。

而他老婆倒是很开朗,长得虽然没有我老婆漂亮,倒是很有味道的女人,虽 然有点胖,但她的一对奶子相当的大,如果不是第一次见面,我想马上把衣服上 的扣子解开,而且她皮肤也很白,一白遮千丑,再说女人奶大了,也足以勾起男 人的性欲。

她看到我盯著她,脸马上红了起来,跟我老婆说话也不自在起来。

我老婆看到了,打了我下,说:「你不要老盯著人家李小姐看呀,弄得别人 多不好意思。」我也哈哈一笑,举杯敬酒,大家气氛更活跃了,在席间,谈话的 中心主要是两个女人间展开的,我们男人只是附和。她们真是无所不谈,谈工作 谈小孩谈人际关系,从谈话中得知他们夫妻在工作上都不是很如意,虽然姚姓男 士是学电机的,但在国营企业却是无用武之地,所以他们想自己出来开工厂,但 谈何容易。

我们夫妻很理解他们现在的处境,就如同我们曾经经历过挫折一样。我老婆 鼓励他们勇敢点,还让他们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向我们提出来,让他们很感动。

确实我老婆是个很正统并善解人意的女人,她与我一样,喜欢与真诚的人交 谈,当然更憎恨虚情假意的人,因为生意上的尔虞我诈是无奈的,如果生活没有 真情存在的话,赚再多的钱都是一场空。

饭吃罢,大家已经很放开了,姚先生话也多了起来,看我老婆也大胆了许多。

而我看她老婆时,李小姐总是会意地一笑。我知道我老婆虽然对姚先生外表 并不满意,但由於大家谈得很开心,而且他们确实有?a =mailto:意, 我老婆也不计较这些了。] 意,我老婆也不计较这些了。

我老婆提出到对面街上百货公司去逛逛,我知道我老婆每到一处都喜欢购物, 这也是女人的通病,而我是不愿意陪她上街的,於是她主动要求姚先生单独陪她 上街,其实我知道她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慢慢接受对方男士。

姚先生当然求之不得,可还是盯著她老婆希望她能同意,李小姐也爽快地答 应了。

我到一楼柜台办好住宿登记,然后把其中的钥匙给了我老婆。应该说我看著 姚先生紧跟著我老婆往外走时,觉得他们真的不相配,只不过这感觉稍纵即逝了。

我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他老婆的身上,想到马上就可以操这样大奶的女人, 鸡巴马上硬了起来。

她老婆看著我老婆与他老公直到消失,才若有所失地转过头来,我知道她的 心理是与我老婆第一次交换是一样的,矛盾与期待。我走过去,帮她把外套穿上, 轻轻对她说:「我们先进房间吧。」她轻轻点了下头,我一手搂住她的丰满的屁 股,她本能地一闪,我搂的更紧,她慢慢也接受了。

在进电梯的时候,她一直看著地板,我趁她不注意,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她 脸霎时又红了,不过我看得出她在期待。

当我打开客房时,内部的装潢让李小姐很吃惊,她说她从没来没住过这种高 级饭店。

屋内的空调还不是很冷,就是不穿衣服也不会冷。我们身上马上出了汗,我 脱了外衣,只剩下一身白色的内衣裤,小李一直看著我,不知所措。我走到她身 边,轻轻对她说:「别紧张,我会疼你的,咱们慢慢来。」她点了下头。我帮她 脱下了外套,她穿了二件羊毛衫,我对她说:「脱了吧,房间太热。」其实她不 知是紧张还是真的热,身上已经有热气了。她对我说:「你转过去,我自己脱。」

我说好,我藉机上个厕所。

当我从浴室出来时,她已经跟我一样,脱得只剩下粉红的内衣裤了。最注目 的还是她那对大奶,挺在胸前,就像一对大蓝球。她腰也有点粗,屁股很丰满, 真的是个胖女人。我将浴室的水放好,对她说:「先洗个澡吧,放松一下。」然 后我将浴袍递给了她。她很听话,在她洗澡时,我几次想冲进去,立即操她,但 都忍住了。

我知道她是个渴望性的女人,暴力对她反而不好。一会她擦著头发穿著浴袍 出来了,对我说:「你也洗一下吧。」我很快在浴室冲了一下,只用毛巾围了一 下高翘的鸡巴,就走了出去。

此时李小姐已经躺在双人床上,身体盖著一条大毛巾,电视也没开,头侧在 一边,好像睡著了。其实我知道她是等著我去操她,她的小穴已经等了很多年了。

我先将房门关好,我知道我老婆她们可能随时回来。我将房内的灯调柔和了, 然后拉下身上的毛巾,赤裸地慢慢躺在李小姐身边。我轻轻拉掉她的毛巾,她没 有反抗,眼紧闭著。我又位开了她裕袍的带子,她也没有反抗,露出她只穿三点 的身体。

她的大奶被最大号的胸罩包住一小半,堆在胸前就像两座小山,那胸罩是最 普通的款式,她内裤则是粉红色雷丝边,包著她半个屁股而已。她的雪白的肚子 倒是没有太多的赘肉,还算平坦,不过有一条疤,延伸到她的内裤里,一看就是 剖腹产的结果。

我轻轻地吻上李小姐的唇,一只手伸进她的奶罩中开始抚摸她的大奶,用我 硬硬的鸡巴紧贴在她的屁股上,一只脚压在她的两腿间的小穴上,并不停用腿面 摩擦她的小穴。她没想到我会同步上,全身抖得厉害,嘴里轻轻对我说:「别, 我怕。」一只手试图推开我揉她奶子的手,我轻轻附在她耳边说:「别怕,我会 让你享受性高潮的,你不是需要吗,你不是没有享受过吗,我今天让你见识一下 真正的男人。」

说完又把我的舌头伸入她的嘴中,搅弄她的舌头,两只手指已经捏住她的一 颗如枣子般大的大奶头,时而拉起时而压下,不时还用力揉搓她的那只硕大的奶, 说真的,她的奶真的太大,我的手只能盖住三分之一,用力揉时就像弄一团棉花, 但很有弹性。

我的腿仍然不断摩擦她的小穴,不一会只觉李小姐的小穴越来越热,我已经 觉察她的小穴中有骚水流出了。她的奶头也更加粗圆了,硬得好像一并要折断似 的,她的舌头已经很兴奋地与我搅在一起。我一看时机已到,一把扯下了她的胸 罩,用脚趾拉下她的内裤。

她的两只没有束缚的大奶耸在我的身下,她的奶晕很大,暗褐色的,奶头是 暗红的,由於是兴奋的原因,白白的奶子上布满了青色的血管。我俯下身上,一 口咬住她的奶头,狠狠用舌头舔了起来,一只手已经移到她的小穴上。她的小穴 阴毛不是很多,但是她的阴唇很大,手指拨开她的阴唇进入她的小穴中,就像进 入一堆肉丛中一样。

我用一只手指挑弄她的阴唇与阴蒂,另一只手指直接插进她已经骚水举办出 的小洞上挑拨。不一会,李小姐已经开始呻呤起来。我问她:「你做过口交吗?」

她说:「以前做过一次,后来觉得不舒服就一直没做过。」我说那你现在来 帮我做。我是用命令的口气对她说的。她竟没有迟疑,我们换了个位置,她俯在 我的两腿间,一口咬住了我的鸡巴。

看得出她确实没有经验,开始还弄得我很不爽,我对她说:「现在我开始叫 你骚货,你喜欢吗?」她没有回答,只是更用力在用舌头舔我的鸡巴,我又对她 说:「骚货,口交不会呀,用舌头从上到下舔,尤其是龟头上多舔。」李小姐很 听话地舔弄起来。

我看著她的一对大奶荡在她身下,鸡巴更硬了,我用脚趾在她的小穴上轻抠, 她的小穴早已经骚水泛滥。我享受了她的近十分钟的服务,就问她:「骚货,想 想不想我操你呀。」她用力点点头。我又对她说:「那现在你这样是想我操你吗, 姿势都不摆吗。」

李小姐顺从地重新平躺下,两腿翘起,露出她那一对厚肥的阴唇和已经微开 启的小穴。我本想再用舌头舔一下她的小穴,可看见她的骚样,已经是忍不住了, 挺起鸡巴对准她的小穴狠狠捅了进去。

她的小穴应该说不是太紧,可能人胖了有关系,胖有胖的好处,在她身上操 就像在一张弹簧床上一样,很舒服,很受用。李小姐被我操的大声叫了起来: 「哦,哦!」

我边操边问她:「我比你老公强多了吧。」她拼命点头对我说:「你好厉害, 我从没有今天这样的感觉。」说完又大叫起来。我没想到她会这么骚,干劲更足 了。

房间内可以听到我鸡巴插她小穴:「濮濮」的声音。没一会儿,李小姐突然 两腿夹住我的屁股,屁股抬高,两手紧拉床单,两眼紧闭,口中大叫道「快快。」

我知道她要泄了,鸡巴更是加大抽插速度,只觉她小穴一股骚水涌出,李小 姐的人也松了下来,头无力地转向一边,一对大奶起伏著,我也经不住她的骚样, 用力最后一挺,射在了她的小穴中。

这时我们听到外面房间的开门声,还有我老婆的说笑声。我知道我老婆和李 小姐的老公回来了,他们好像很开心。李小姐试图用毛巾盖住裸体,可我不答应。

我说:「就要让他们看看。」

李小姐依偎在我身上,把头藏在我的鸡巴内。我说咬住我的鸡巴,李小姐看 了看我,我脸一板,说:「骚货,不听话了。」她见我生气了,马上用嘴含住我 还带有精液的鸡巴,这个角度刚好对著门口。门被我老婆打开了,接著是姚先生 跟著进门,我老婆笑著对我们说道:「已经开始了呀,姚太太,我老公是不是很 厉害呀。」李小姐被我的手按住。只能继续为我做口交,她老公看到她老婆的样 子,表情不自然的退了回去,看得她老公的样子,我的鸡巴又挺了起来。

李小姐惊呀地抬了头看了看我,说:「你那东西又硬了。」我说:「硬了可 以在你老公面前操你这骚货呀。」於是我让李小姐坐在我的身上,让她自己将小 穴套进我挺著的鸡巴上,对她说:「骚货。自己试著享受吧。」说完,我秉著气, 把鸡巴深深顶在她的子宫口,两手把弄著荡在我面前的两只大奶,时而还捏下她 的奶头,李小姐慢慢地开始自觉在我身上扭动起她的大屁股来,嘴里又开始发出 淫叫声。当然她的淫叫对外面我老婆还有她老公也是刺激。

其实我在操李小姐的时候,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我老婆与李小姐老公那边了。

只是李小姐的骚劲又上来了,我我身上不断地扭动著她的大屁股,让我的鸡 巴在她的小穴中打转,她嘴里还不断:「哼哼」地叫著,她已经完全被我征服了。

我在李小姐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对正在发浪的小骚货说:「咱们停一下,到 门口看看你老公跟我老婆怎么样了,好吗?」小李恋恋不舍地从我身上站了起来, 把我长长的鸡巴从她的小穴中拨出,嘴上还说道:「我老公可没你厉害。」我搂 住李小姐住门口走去。

我对李小姐说:「你要不要看看你老公。」骚货想了一下,说:「还是不看 好,看了心里难受。」我指著我的大鸡巴说:「那你蹲下慰劳它吧。」李小姐还 顺从地蹲下为我专心做起口交来,应该说她的进步很快,口交的水平比刚才有了 很大的提高,使我一阵阵的快感袭满全身。我消消打开门,从门缝往外看。只见 我老婆与她老公都已经洗完了澡。

我老婆穿了一身丝质睡袍,当然是从家里带来的,从敞开的睡袍领口可以隐 约看到我老婆那对尖挺的乳峰,下面两条白嫩的大腿完全敞开在睡袍外,我不知 道她是否穿了内衣裤。而李小姐的老公则与我刚才一样,在下身只围了一条毛巾, 不过鸡巴好像还没有硬起来。我老婆斜靠在床背上,手里拿著电视遥控器在翻看 著电视。

李小姐她老公站在我床边,好像有点手足无措。我老婆看了一下姚,微微一 笑,问他:「我漂亮吗?」姚连忙说:「漂亮,是我遇到的最漂亮的女人。」我 老婆朗朗一笑:「你呀,连夸女人都不会。

不过我有点喜欢你的老实。想不想与我作爱?「姚一听,脸顿时精神起来, 连说:」

我能与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作爱,我不枉此辈子了。「我老婆把电视一关,头 转向里床,把她那性感的屁股对著姚。

姚马上拉下他的毛巾,应该说他的鸡巴还算可以,阴毛也很浓,只不过他的 鸡巴总是硬不起来。我对李小姐说道:「快起来看吧,你老公想操我老婆了。」

李小姐只顾舔我的鸡巴,说:「我不管,我只要你。」我想女人真是一旦被 人操上比,真是没治了。

姚先生握住我老婆的两只小脚,嘴凑上去,用他的舌头从我老婆的脚趾开始 舔起来。

我老婆痒得笑得顺不过气来。姚先生慢慢把他的舌头向上移,从我老婆的小 腿开始向上舔我老婆的大腿内侧,我老婆慢慢配合地张开了双腿,原来我老婆竟 然没有穿内裤。看来我老婆还是有点喜欢姚先生了,他们出去购物看来是开心的。

我心想这姚先生真是看不出来,表面木讷,其实也是个揣摩女人心理的高手。

姚先生一看我老婆下面的嫩穴,他的鸡巴马上竖了起来。他小心地用手指在 我老婆的阴毛阴唇上抚摸著,并说道:「你的妹妹真美。」我老婆娇声问道: 「比你老婆怎样?」

姚边摸边说:「无法与你的比较。」我看了看正专心为我舔鸡巴的李小姐, 好像没听到似的。

再看姚先生用手向两边拨开我老婆的暗红的阴唇,露出我老婆红色的阴蒂与 紧闭的穴缝。他伸出舌头,开始从上到下从下到上舔弄起来,两手在我老婆的屁 股上抚摸著。我老婆马上有了反应,两手紧抓住姚先生的头发,嘴里呻吟起来。

姚先生手向上伸,脱下了我老婆的睡袍,我老婆在两只坚挺的奶顿时露了出 来。

姚先生一看,竟从我老婆的小穴上抬了起来,嘴角还带著我老婆的骚水,说: 「你奶好美,好美。」我老婆见他停了。连说:「你别停呀。」姚先生忙把嘴凑 上我老婆的两只奶子,小心冀冀地这只奶头舔一下,那只奶头舔一下,弄的我老 婆难受得身体直晃。

姚先生两手各抓住一只奶,用力揉搓著,时而用舌头舔弄已经涨得发硬的奶 头,我知道他被我老婆的漂亮的奶子迷住了。想想也是,李小姐的奶太大,已经 没有了美感。我老婆的奶虽然不算太大,但很挺,奶头的颜色也好看。各有各的 千秋,男人玩惯了当然会厌的。

此时我老婆已经开始发浪了。姚先生好像不知道似的,先与我老婆吻了一会, 舌头又从上到下吻了下去,最后竟在我老婆的屁眼处挑拨起来,挑得我老婆屁股 都抬了起来。

再看姚先生的阳具,龟头已经是黑紫的了。我老婆对姚先生说:「来吧,快。」

姚先生想了一会儿,抬起他的鸡巴对准我老婆的小穴小心地插了进去。可他 鸡巴刚插了一小截,他突然位了出来,对我老婆说:「不行,你的下面洞好紧, 我受不了,我一插就想射。」

我老婆难受的在床上直扭屁股,说:「那怎么办?我好难受,我要呀。」这 时李小姐不知何时已经依在我身边,她的一对大奶夹著我的身体,很舒服,她轻 轻对我说:「我老公就是早泄,在家也一样。」此时我老婆对姚叫道:「你快插 呀。」姚无奈,把鸡巴又再次插入,鸡巴刚进去一半,只看见姚先生身体一软, 鸡巴拨了出来,精液直射在我老婆的身上。

我知道姚是不行了。於是我打开门,抱著李小姐往我老婆走去。我老婆一看 到我,对我嚷道:「老公,你快来呀。」此时姚先生一脸的无奈,坐在床边。我 对他说:「你去洗澡吧。」其实想让他有个台阶下,毕竟对男人不是光彩的事。

姚先生知趣地走向浴室。李小姐看看她老公,也想说什么没有出口。我对李 小姐说:「骚货,你也躺下,让我来操你们两个骚穴。」李小姐依言躺在我老婆 身边,把两腿分开。

两个穴一比较,还真是不同。李小姐的穴肥而且毛少,我老婆的穴小巧而且 阴毛很浓很顺,李小姐的奶很大,压在身体上,我老婆的奶只有她一半大,但却 挺得很高。

李小姐全身多肉,我老婆很有曲线,真是一胖一瘦相得益彰。

看得我鸡巴又硬了一圈。我挺起鸡巴插进我老婆的小穴中,我老婆的穴此时 已经骚水直流,我一插进去,我老婆就叫了起来。我边插边摸李小姐的小穴,不 时用手去挑她的穴肉,李小姐看到我老婆的骚样,也开始浪骚起来。

於时我轮著在两个小穴中狂插,由於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这次耐久力 特别好,直到把两个骚货干得都泄了,我竟还没有射精。

我老婆泄了以后,很自觉退了出去,到浴室去安慰姚先生。於是我将李小姐 反转身,费了很大的劲才插进她的屁眼里,因为她是第一次,所以李小姐一直叫 痛,不过在我身下她已经完全臣服了,直到我将整根鸡巴插入她的屁眼中,她已 经全身是汗了。

那一晚,姚先生与我老婆没有再作爱,他只是一直抚摸我老婆的身体,在里 屋的床上静静地躺著。而外面,我与李小姐又干了两次,当然是在凌晨与早晨, 李小姐的叫床声很大,我想里屋的姚先生也不会安睡吧。

由於时间上的原因,我与老婆只能与他们夫妻告别。走时,李小姐还哭了, 姚先生也是很不舍。我们安慰他们说:「有机会会再见的。」确实他们夫妻真的 是对好人,所以我想我们会长久保持联系的。 >]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出租太太
  2. 凌辱女友(同人)(二)
  3. 暗黑之馆凌辱17岁少女
  4. 日本鬼子VS党国特工
  5. 胖叔叔的爱
  6. 我的骚逼老婆堕落记(第一章-第四章)
  7. 染指教师姚婧婷上
  8. 好友的空姐妻子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