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八亿草根之一∶古槐湾



《八亿草根》之一∶古槐湾

作者∶开天地 转贴发言人∶1999

古槐湾(一)

刘大军兴冲冲的跑回家,妻子王秀琴白了他一眼,道∶“捡到宝啦?瞧你那 样儿。”

大军神秘的“嘘”道∶“嘿,比宝还强呢!刘直江那老东西这回可要栽到我手 里了。”

秀琴想到往事,脸“刷”的红了∶“那老畜生有啥把柄落在你手里啦?”

大军凑上前来∶“呐,你瞧,够精彩的吧?”

秀琴定睛一瞧,天哪!照片上赤身相拥的不是刘铁匠与他媳妇巧妹吗?真是 禽兽不如,连自己媳妇都不放过!秀琴又想到以前他曾侵犯过自己,心里更是愤 恨难平,她抬起头问丈夫∶“这照片是从哪来的?”

大军念了一句道白∶“娘子莫急,听下官慢慢道来。”

大军今儿个输了钱,正愁着咋回去交代,路过刘直江院门,忽听得“ ”的一声, 像是脸盆掉在地上。他一时好奇,就轻手轻脚的踱到窗户前,用手指粘点口水戳 穿窗纸,一幅无比刺激的画面立即呈现在眼前∶刘直江全身赤裸的压在同样是全 身赤裸的儿媳妇巧儿身上,一只手粗暴的揉捏着巧儿的奶子,一只手正试图分开 巧儿紧闭的双腿┅┅

大军看的血脉贲张,突然灵机一动,马上跑去村里开照相馆的好友那里借来 相机┅┅大军说完,恨恨的补充道∶“他妈的,这回可要出那口鸟气了!”想了想, 抱住妻子∶“俺帮你出了着口气,你咋谢俺呢?”

秀琴脸一红∶“讨厌,不要提那事啦!”

大军睨了一眼照片,心里一荡,撩起妻子的衣服,一手抓住一只乳儿就揉。 秀琴娇嗔打开他的手∶“不要啦,大白天的。”却起身去拉上窗帘。

古槐湾前任党支部书记刘直江因生活作风问题离职後,整日借酒浇愁。这天 又喝得醉醺醺的才回家,走到屋前,听到里面有水声,戳开窗纸一看┅┅巧儿刚 从地里忙完回来,觉得一身汗腻腻的,就强忍疲乏烧水洗澡。

巧儿正在热水中跑得舒泰,突然一个黑影扑将进来,她定睛一看,竟是她的 公公,她大叫∶“爹,你干啥?不要呀,俺是你儿媳妇巧儿呀!”还没说完,嘴就 被一张酒气天的大口包住了。

刘直江只觉手里两团软肉弹性十足,口里吸进的香舌更是滑腻无比,他肆意 的揉搓着巧儿的两只饱满的大奶,兴奋得哼哼直叫。巧儿又羞又急,死命挣扎, 两只手在刘直江的背上抓出条条血痕,却怎麽也摆不脱他的压迫。刘直江有去扒 巧儿的双腿,巧儿更急了,拼命的夹住双腿。

刘直江试了几下都不行,心里一急,就是几个耳光扇去∶“臭婊子,快张开 腿!”

巧儿被打得金星直冒,下意识的分开了双腿,刘直江立即挺起那根黑黝黝的 大鸡巴插进巧儿的小穴,狠命的抽送起来。

刘铁蛋正在诧异媳妇的突然自杀,看到不知是谁丢进院里的这叠照片才恍然 大悟,同时一股热血直冲脑顶,随手抓起一根扁担就冲进他爹刘直江的房里┅┅

白玉芳好不容易冲破家里的阻挠,跟着恋人杨锋回到他的家乡来开始新的生 活,却没想到一进村,就遇上这麻烦事。但没办法,杨锋是来接任村支书的,她 只好打叠精神独自收拾房子,以便未婚夫专心烧新官的第一把火。幸好邻居很热 心,特别是刘大军夫妇,帮她忙里忙外的。

夜深了,杨锋仍是辗转难眠,想到乡上刘书记的重托,想到村里乡亲的期盼 眼神,更想到红颜知己白玉芳,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城里姑娘,跟着自己来到这 穷山沟里受苦。

白玉芳一觉醒来,见他还在沉思,便温柔的问道∶“怎麽,睡不着呀?别想 那麽多啦,船到桥头自然直,早点睡吧!”

杨锋低头吻在她的脸上,白玉芳就势勾住他的脖子,热烈的回吻他的嘴唇。 杨锋吸着她香甜滑腻的舌头,下面暗暗勃起,他解开白玉芳的睡衣,轻轻捧起她 那对雪白丰满的玉乳,用牙齿温柔的咬住一粒红葡萄。

经铁蛋母亲苦苦哀求和杨锋的努力,刘家总算保住了铁蛋这柱香火,判了个 无期徒刑。村里工作也逐渐走上了正轨,两人便开始筹备婚礼了。

这天是个大好日子,两人婚礼如期举行。古槐湾的习俗是在晚上进行正礼。 被灌得晕乎乎的新郎、新娘又开始接受闹房的挑战。当地婚俗独特,闹房时将新 人双眼 上,各站一方,让他们在房里找寻对方,以示缘份需要自己努力寻求之 意。

白玉芳第一次玩这种游戏,又是紧张,又是害羞,被 上了眼睛後,她开始 摸索着去找杨锋。但她今天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穿了一套紧身的红色旗袍作婚 服,她本就身材窈窕,在这种情形下,更是显得惹火之极。洞房中的男人都不禁 暗咽了一口唾沫∶“想不到这城里娘们的奶子比乡下女人的还大。”

洞房中拥挤不堪,白玉芳刚跨出一步,就摸到了一个人,她感觉到是一个男 人,却不知是否是杨锋,又不好细摸,只好轻声问到∶“是你麽,锋?”那人却不 答话,只是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她心中一气∶“谁这麽缺德。”正要发作,转念一 想,新婚三天无大小,只好忍了。

又走了几步,竟陷入了人群包围中,一具具热乎乎的肉体隔着薄薄的夏衣紧 贴着她,一股股汗臭和着烟臭的气味直冲她的鼻子。更可恶的是,几根明显勃起 的硬梆梆东西也放肆的顶着她的身体。她拼命的想挤出去,孰料却更是刺激了男 人们。她的两只乳房被两只来自不同人身体的手给抓住了,更有一只爪子从她旗 袍缝中伸进去,直袭她的要害。

白玉芳又羞又急,正要叫喊时,却被一张臭烘烘的嘴巴堵住了。那人显然很 有经验,怕舌头被她咬伤,用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颚,使她牙齿不能合拢,又叫 不出声来,然後再慢慢地卷住她的香舌,细细品尝。白玉芳几乎被那人的口臭熏 晕,他的唾液肆无忌惮的流入她的食道,弄得她胃里一阵发呕。

周围的人也没闲着,十几双手同时往她身上招呼,她的乳房被七只淫爪享用 着,四根手指插在小穴里,其中两根还负责捻弄她的阴蒂;至於屁股,她明显感 到先前隔着裤子的两根肉棒已出笼了,正在她的菊花蕾附近逡巡着,大有各走一 “门”的意思。

*************************************************************** 此乃在下开天辟地的处男之作,请各路神仙指点。

古槐湾(二)

上回书说到白玉芳大喜之日,洞房之时被大群乡野鄙夫大吃豆腐,眼看就要 被突破玉门关,想到将对不起丈夫,突生一股莫大的力气,奋力挣脱男人们的束 缚,扯开眼罩,却发现漆黑一片,原来灯也被这些家伙关了。

她大叫∶“开灯!”灯亮了,玉芳委屈之极,猛地扑入杨锋怀中哭了起来,杨 锋不明所以,只好柔声安慰。

玉芳抽泣一阵,想到今日乃是自己大喜之日,只得强忍屈辱,另作欢颜,她 抬起头来,望房中扫视一番,屋中男人却个个一副正人君子模样,她暗暗气恼, 却也无法发作,只能把阴影强压心中。

当晚虽红烛高烧,旖旎风光一片,玉芳终是难以全身投入,杨锋只道她因筹 备婚事所累,故不忍心在多烦她,夫妻草草敦伦一番,就熄灯安寝。

花表两枝,却说这日王秀琴闲得无聊,信步闲逛,不觉来到刘铁蛋院子。自 铁蛋被抓,剩下铁蛋娘孤苦伶仃,秀琴不免动了隐侧之心,时时来帮助一二。

她在院门唤了几声,却无人应,就有些奇怪,莫非大娘病了?走进房去,并 无一人,正要退出,背後阴侧侧几声乾笑,秀琴一回头,着实吓了一跳∶“咋是 你呢!你咋回来了?”

铁蛋不做声,却猛的抱住她就啃。秀琴立马斥道∶“铁蛋,你这是干啥?快 放开我!”

铁蛋恍若聋子,只是埋头干活,蛮手蛮脚的几下将秀琴扒了个精光,两手攥 住她两个白净细滑的奶儿猛捏,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下边一根粗如儿臂的肉棒更 是狠命的如捣药一般,“扑哧,扑哧”的在玉芳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忙个不停。

玉芳突遭此袭,都还未反应过来,阴户里更是乾巴巴的,在铁蛋大鸡巴的冲 刺下,痛得直冒汗,当然死命挣扎,一半是不甘受辱,一半是疼痛难忍。

铁蛋似乎全感觉不到玉芳指甲在背上掐出的道道血痕,一根大鸡巴如同上了 发条似的,越插越快,终於一泻如注,一泡足有上百cc的精液尽数射入秀琴的 子宫。

秀琴一面收拾下身,一面怒骂∶“你这畜生,俺哪点对不起你了?你┅┅你 要这样对付俺。”

铁蛋冷冷的将一叠相片扔在她脸上,转身走了。秀琴拾起一张,脸色变得煞 白,默默的穿上衣服。

新婚燕尔的白玉芳在丈夫的温柔体贴下,很快忘掉了洞房之夜的不快,身为 大学生,乡上也很快聘用了她。这天她精心打扮了一番,精神抖擞的来到乡政府 报到。

其实几位领导她也早是认识的,特别是刘书记,一向对杨锋极为器重,杨锋 对他也是非常尊重。白乡长则似乎对玉芳多关照了些,还平易近人的与她认了兄 妹。与刘书记寒暄了一下後,就被白乡长拉住手,交代这交代那的。手被白乡长 的大手紧紧握住,玉芳并无它想,虽然来之前,有人侧面提醒她白乡长对人有点 过於热情,尤其是对女同志。她此刻却觉得他真有些像大哥一般,心中不禁涌起 一股暖流。

不知不觉几个月过去了,玉芳很快便溶入了新的生活。元旦,乡上搞了个舞 会,玉芳好久没跳过舞了,今晚她是来者不拒,几圈下来後,香汗淋漓,娇喘吁 吁,更增动人颜色。

这时白乡长满口酒气的过来了∶“玉芳,咱们来一曲。”玉芳本有些累了,但 不忍拂他颜面,就又款款起来。

白乡长把她搂得很紧,酒气阵阵扑在玉芳脸上,她劝道∶“大哥,以後少喝 点吧!喝多了对身体不好。”白乡长不答,傻傻的盯着她。玉芳以为自己脸上有 什麽∶“怎麽啦,是不是我脸上有脏东西?”

白乡长又长长吐出一口气∶“玉芳,你真漂亮。”把她搂得更紧,一只手也 滑向她丰满的臀部,轻轻摩挲着。

玉芳连忙拉开他的手∶“你醉了,快去休息吧!”白乡长立即用嘴堵住她的 樱桃小口∶“玉芳别动,让俺舒服一会儿。”先前那手伸进玉芳上衣,捏弄一对 大乳。

玉芳几乎被他口里酒气晕,含含糊糊的央到∶“求你啦,快放开我。”白 乡长也央道∶“算俺求你,你是救苦就难的观音菩萨,就让俺弄一回吧!”边说 边加快了手上的攻势。

玉芳真急了,一脚狠狠蹬在他脚尖上,趁他一松手,赶忙走了。回到家里, 犹是气愤难平。

次日上班,白乡长宛如没事一般,仍主动跟她打招呼,玉芳转念一想,只道 他是酒後乱性,也就不再计较,但心里不免留下个疙瘩。

过了几日,刘书记病了,他老伴早已去世,儿女又远在异地,杨锋便叫白玉 芳去照顾他。

刘书记患的是打摆子之症,忽热忽冷。这天傍晚,玉芳服侍他吃完稀粥後睡 下,不一刻,又发作起来,迷迷糊糊直是叫冷。玉芳给他加了床被盖,多塞了几 个热水袋,还是不行。玉芳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又想到到远方的父母,不禁鼻子 一酸。她脱掉外衣,穿着一身亵衣钻进被窝,搂住战抖的老人,连日劳累,很快 疲乏的睡去。

欲知後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古槐湾(三)

上回说到白玉芳前去照料打摆子的刘书记,见其寒冷难当,睹此思彼,念及 远方双亲,一时爱屋及乌,竟忘却了男女之防,钻进被窝,试图以体温为老人加 热,不料连日困顿,竟迷迷糊糊的睡将过去。

刘书记在睡梦中突觉从先前冰天雪地的境地,一下子来到了春意融融的香格 里拉,浑身说不出的受用,咦?前面那个丽人好像他的妻子呀,可,可她不是已 不在人世了麽?但阴阳殊途十年的相思苦今能得以弥补,这机会岂能错过,他无 暇细想,即上前将她揽入怀里,那料温香软玉入怀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书记懊恼的睁开眼,不对,怀里明明依着个睡美人嘛!咋是她?他正要叫 醒她,但这想法立即被体内的一股火苗打消了。他开始细细端详白玉芳,小巧的 鼻翼一翕一张,阵阵香甜的鼻息喷在他的脸上,熟睡中的嘴唇因体温更显得红艳 欲滴,可能是有点发热,一只白藕般的玉臂钻出了被窝。刘书记怜惜的将她的手 臂拉入被窝,甫一接触,温热、弹性、腻滑便如潮水般袭来。

他心里打了个突儿∶“年轻的感觉果然不同呀!”

“我嗅嗅看,没啥事吧?”

“没事,只是嗅嗅而已。”他不觉为自己开脱道。

“嗯,好香。”

“她的脸这麽白,想必也很滑、很嫩吧?”

“不试试又咋知道呢?”

“那就试试吧。”

“老天,她的嘴也挺┅┅”

“不行,怎麽说她也是称俺为长辈的呀。”

“可她是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年轻而且漂亮的女人,而且,还跟 俺在一个被窝。”

“而俺是个男人,一个不服老的男人,一个不服老而且有时还胡思乱想的男 人,算算,俺都憋了快十年了。”

“混蛋,你不要那麽硬好不好?硬得俺好难受。”

“噢┅┅”

“闺女,对不住啦,俺,俺就┅┅你就让俺去去火吧!”

刘书记轻轻地撩起白玉芳的亵衣,两只手温柔的盖住她的乳房,小心的摩挲 着,不敢稍稍重,恐惊梦中人。玩了一会儿,似乎不太够过瘾,自然的加大了手 劲。果然是好奶,又大又滑又绵,两粒奶头比红葡萄还好看。

“嗯,俺吸吸看。呀,竟有奶水,咋搞的嘛,不是还没生过小孩麽?”

“管他哩,有吸的就行。”

“不要啦,人家困死啦,让我睡一会再说啦!”白玉芳在梦中对丈夫说道。 但丈夫似乎不听她的,更是得寸进尺。她有些气了∶“你咋不体谅人家嘛。”将 丈夫猛的一推,睁开眼来。

刘书记一惊,只见白玉芳正惊讶的望着自己。慌乱之中,他灵机一动,口齿 含糊的叫到亡妻的名字∶“秀兰,秀兰,你回来啦,可想死俺啦┅┅”一面更是加 快了动作。

白玉芳大惊∶“您醒醒,您看清楚,俺不是秀兰,俺是玉芳呀!”

“你甭想骗我,我知道你就是秀兰,你可怜俺,你特地回来陪俺一回。”刘 书记一边喃喃道,一边扯开了白玉芳的内裤。

玉芳真以为他被高烧烧糊涂了,故虽奋力挣扎,却不敢大声叫喊,怕惊醒邻 居,那才是跳进黄河也难洗清了。但刘书记此刻力气大的出奇,无论她使出了吃 奶的力气,也无法挣脱他的压迫。

身下女人的挣扎更是激起了刘书记的征服欲和性欲,他整个儿压在玉芳的身 上,大口紧紧包住她的小嘴,舌头与她的丁香小舌裹得严严实实,两人的津液频 繁的交流着,一手捏住一只乳房∶“哇,想不到这麽多年,你的奶子还是这麽紧 实。”下面那根东西则如急於回家的巨蛇,急急忙忙的寻找着巢穴的入口。

玉芳拼命守着最後的防线,她放弃了其它部位,任凭刘书记的肆意抚弄,两 只手死命的捂住下体,希望能丢车保帅,让他就此发泄作罢。

刘书记半天不得入其门,心中一火,嘴巴移师她的胸脯,牙齿在她乳头上狠 心一咬。玉芳受痛,两手下意识回护胸口,刘书记立即长驱直入,挺进那温柔的 所在,待玉芳回过神来,大势已去。

刘书记只觉阳物被一团嫩肉紧紧包裹住,心中惬意之极,更是挺腰猛烈的冲 刺着。玉芳已知无可挽回,无可奈何的闭上双眼┅┅

古槐湾(四)

上回说到白玉芳前去照料打摆子的刘书记,见其寒冷难当,睹此思彼,念及 远方双亲,一时爱屋及乌,竟忘却了男女之防,钻进被窝,试图以体温为老人加 热,不料连日困顿,竟迷迷糊糊的睡将了过去。老刘抑或是真糊涂,抑或是假清 醒,以梦会阴域亡妻为幌,半软半硬与那玉芳做就了一回好事。

“啊┅┅啊┅┅秀兰,我要出来了┅┅我┅┅我不行了,我要全给你,十几 年的一下给你┅┅啊┅┅啊┅┅出来了┅┅出来了┅┅出┅┅哦┅┅给你,全都 给你┅┅”

刘书记大叫一声,积蓄了十馀年的子子孙孙如瀑布般飞流直下三千尺,源源 不绝地喷入玉芳的水帘洞。

白玉芳知道大错已铸,无可挽回,紧紧的闭上眼睛,两滴泪花儿不自觉的滚 落腮旁。

刘书记从玉芳的胸脯上缓缓的抬起头来∶“秀┅┅呀┅┅玉芳?咋是你呢? 我┅┅明明是秀兰嘛!我这是咋的啦?我是发烧烧坏了脑子还是咋的?瞧我这老 昏眼,咋把你┅┅把你认作了┅┅唉,我糊涂呀!我犯了大错了,我┅┅我对不 住你呀!闺女,俺┅┅俺给你跪下磕头,要杀要剐随你┅┅”

他一骨碌从炕上爬起,翻身下地,跪在玉芳面前,当真“砰、砰、砰”的磕 起头来。

白玉芳一见此状,一时又羞又急,心儿一软,倒下炕扶起刘书记∶“你别, 别这样,快起来,让别人看见了多不好!”

刘书记仍埋头磕着∶“我对不住你,对不住你呀!”

玉芳幽幽的叹了口气∶“唉!算了,你、你┅┅你也是烧病了,才这样的。 你还是快些起来吧!地下冷,别又弄着凉了。”

刘书记这才慢慢抬起头来,却又“呀”的一声赶忙低下头去。白玉芳一楞,方 发觉自己还是赤着身子,脸儿一红,急忙钻回被窝里。

接下去这段日子里,两人见面时都讪讪的,经这麽一闹,刘书记的病也不药 而愈了。白玉芳心情烦乱,告了几天病假,回到家里,用被子把自己蒙在炕上, 一声也不吭。杨锋正忙着村里与一家外地公司合资办厂的事,见她无甚大碍,抚 慰了几句,就匆匆离去了。玉芳虽不愿说话,心里却想丈夫陪在身边,哪知他竟 不能体解她的心境,一时不由气苦。

白玉芳越想越气,只觉头痛欲裂,半晕半醒的迷糊了一会,忽觉面上黏黏糊 糊,又似有虫蚁爬行,痒趐趐的。她睁开眼一看,竟是白乡长正半张着嘴,伸着 一条湿漉漉的舌头在她脸上舔着。

白玉芳一阵 心,从被子里伸手一把推开他∶“你要做什麽?”

白乡长涎着脸说∶“呀,玉芳妹子,你脸上搽的啥?好香哟!”

玉芳大怒∶“你°°请你放尊重些!”

白乡长仍是一脸灿烂∶“尊重?当然尊重你,我喜欢你的紧,咋又会不尊重 你嘛!嘻嘻┅┅”

玉芳面更沉了下去∶“白乡长,你是不是又喝醉了?尽在这儿胡言乱语。”

白乡长猛的凑上来香了她一个∶“你闻闻,没酒气吧?”

白玉芳又羞又恼,“叭”的扇了他一个嘴巴。

白乡长也恼羞成怒,饿虎扑羊般压上她身,就是一阵猛啃∶“臭婊子,给你 脸你还不要,是不是要尝尝硬家伙?”

玉芳死命挣扎∶“放开我!你这天杀的,枉我还叫你做哥。放开我!”

白乡长边在身下的肉垫上忙乎着,边淫笑道∶“就是嘛,跟你刘叔做得,跟 你哥我就做不得麽?”

白玉芳一惊,不由得放缓了抵抗的手脚,颤声道∶“你┅┅你说什麽?”

白乡长到不急了,从她身上起来,坐在炕沿,不疾不徐的点上一支烟,猛吸 了一口,舒服地吐出一个烟圈,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道∶“你可真有爱心呐, 照顾病人都照顾到床上去了。”

玉芳心虚地避开他灼热的目光∶“你┅┅你胡说!你┅┅”

“是吗?那不知这个也是不是胡拍的呢?”白乡长胸有成竹的甩出了一叠照片。

白玉芳拿过一张,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你┅┅究竟想咋的?”

白乡长忽的叹了口气∶“玉芳,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你知道吗?从俺 第一眼看见你,俺就喜欢上你了。”

玉芳冷笑一声,扭过头去。白乡长又抱住她,把头埋在她胸上∶“玉芳,你 就可怜可怜我吧!就像可怜刘叔那样。”

白玉芳身子一震,悠悠的出了口长气,一动也不动的任他施为。

白乡长轻轻的把她放倒在炕上,小心翼翼地脱掉她的内衣,两团雪白的嫩肉 跳将出来。他眼睛登时瞪得老圆,呼吸也变得更为浊重,仿若中了风一般,颤巍 巍伸出手把它们捧在掌心,像是捧着稀世珍宝似的。

白乡长突然暴喝一声,一股热血直涌上头,把脸涨得通红,发狂地把手中两 团软肉揉搓起来;一张嘴也不闲着,一口就将白玉芳的小嘴包住,满是烟酒臭味 的粗厚舌头,毫不客气地卷住玉芳的香舌。

玉芳难受得要死,两只乳房被捏得又涨又痛不说,小口被白乡长臭烘烘的大 嘴巴堵得几乎要背过气去;嘴里更是苦不堪言,白乡长那条肥大的臭舌彷佛拧衣 服似的,与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两人的津液快速而频繁的交流着,嘴唇被封得 严严实实,只好把积得过多的津液吞下肚去。

白乡长玩了会乳房,抬头对玉芳坏笑道∶“三狗他们说得真的不假,你的奶 子真的比咱乡下娘们的还大。”

白玉芳恨恨道∶“你们都是一个窝的,头长疮,脚流脓。”

白乡长急忙辩解∶“我可没那麽坏,至少没像三狗他们那样在你洞房那晚对 你那样。”

玉芳不屑与辩∶“都不是好东西!”

白乡长尴尬的笑了笑,又埋头继续干他的活。他三下五除二的把白玉芳剥了 个精光,一只手继续流连在两座肉峰上,一只手伸到玉芳背後捏弄她富有弹性的 丰臀,舌头则从她雪白的脖颈上一路舔将下来,停留在她圆润的肚脐上。

脱离了他臭嘴的包裹,白玉芳赶忙吸了几大口气,感觉也变得敏感了许多, 被白乡长热烘烘的手掌托住屁股,热气从股缝中透过,直袭要害部位,特别是肚 脐眼更是被舔得痒趐无比。

玉芳心里刚暗叫了声“糟糕”,突地感到下身一凉,跟着又是一热,她低头 一看,天哪!他竟然伸长舌头在舔她的阴户。

白乡长边舔,边用手指剥开她鲜红的阴唇,想找到她的阴核,这些招数都是 他从黄片中学来的。他又掀开白玉芳的小阴唇,终於找到了那粒肉红色的“小珍 珠”,立即用食指和麽指拈住它,轻轻搓弄起来。

白玉芳不过是个刚新婚燕尔的纯朴少妇,哪里禁得住这架势?只觉全身气血 都涌上了头,心里更是像是火在烧一般,不过是如同阳春三月阳光那样温暖的文 火。她觉得都快被这火炖成一滩水,被蒸发成一团气了。

白乡长见她如此光景,知她已动情,更不迟疑,提枪就要上马,忽见玉芳星 眸半闭,红唇微张,心里念头一闪,竟用手扶着阳具插入她的嘴里。白玉芳心智 已失,迷迷糊糊感到一根肉乎乎的物事突入口中,也不加细辨,只是嘴里空间被 侵占大半,一根香舌无处搁置,只好围着那物事打圈。

白乡长也不过初尝吹箫滋味,自是难以经受她滑腻湿润的舌头在肉棒上“肆 虐”,只觉精关一松,“扑哧哧”一泡热腾腾的精液尽数射入玉芳的口内。

他暗叫了声可惜,正欲重新整装再站,忽听窗外冷笑一声┅┅

*************************************************************** 顺便说点题外话∶这是我第二次写,是第一次在(亲自)元元上献丑,无论 好坏,希望大家特别是那些被大家公认的“大家”指点一二。

这是《八亿草根》系列的第一部,谨以本系列献给古老的华夏大地上为衣食 碌碌耕作的八亿农民兄弟们,希望他们能早日摆脱命运的枷锁,走进广阔的自由 天地。 >]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好色导航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酒後掉身
  2. 输钱用老婆还
  3. 我和一个北京老女人做爱经由
  4. 老婆喝醉玩4P游戏
  5. 晋女多情
  6. 成熟女人王姨 成熟女人四姨
  7. 我不是萝莉控哩
  8. 借同伙老婆的穴,爽一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