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夺妻1-11


夺妻

作者:不详 排版:tim118 字数:58205字 txt包:



(一)

奉阳市是一座以新兴产业为经济主导的北方城市,这里的软件业全国知名, 仅次于国内的软件中心北平。软件业作为新兴产业最大的魅力在于其财富的积累 速度,若说一夜暴富可能夸张了些,但在几年之内积累出传统产业几十年都无法 企及的财富却是完全有可能的。

尤海是奉阳市成功的软件商人之一,几年的时间打出了自己一片天地,但他 始终相信,更广阔的天空在等待自己。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休息也是很重要的。

在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后,尤海全身放松的坐进了价值万多元的按摩椅,舒服 的眯起了眼睛,想些事情。

尤海上午接到王槐的电话,请他晚上去家里吃饭,说什么好久不见了。见鬼 了吧,这家伙,抠门得紧,若不是从小邻居一起长大,早就不甩他了,居然会请 我吃饭,得好好想想。尤海又开始了习惯性的谨慎思维。

王槐和尤海同岁,从小一起长大,对他,尤海算是知根知底,混身上下缺点 无数,只有一个优点,如果长得帅可以算优点的话。

王槐叁十岁了,一事无成,曾经要尤海帮他找工作,其实就是想到尤海的公 司混口饭吃。尤海虽不是守财奴,却最看不上这种好吃懒做的家伙:正值壮年, 手脚齐全,却不思进取,靠着一张骗死女人不偿命的脸蛋四处风流快活,却笑当 时正艰苦奋斗的尤海不懂生活,整天炫耀自己的风流战绩。于是,几年过后,尤 海已经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软件公司,而王槐则开始为自己的生计发愁。

当然,他也做了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让尤海认同、羡慕、甚至嫉妒的事:娶 了一个温柔贤惠而且很漂亮的老婆,这也是尤海不愿意帮他的很重要的原因,当 然,尤海是不会承认的。

尤海至今都忘不了两年前在婚宴上第一次见到王芸时那一刹那的惊艳。穿着 大红旗袍的王芸是当之无愧的焦点,成熟的丰韵,娇嫩欲滴的肌肤,在无袖紧身 旗袍下柔顺的曲线,耸立的隆胸,圆滚滚的屁股,走动间那若隐若现的裹着透明 丝袜的丰润玉腿,让在场的男宾毫无保留的奉献出炽热的眼神。而尤海更是第一 次仅仅看着一个女人就能让自己下腹一团火热,激动不已。

当从新娘手中接过敬酒时,尤海尽量装着若无其事的以两手去接,这样,不 可避免的盖上了新娘子的半个手背,那瞬间柔嫩的触觉,以及新娘羞涩的神态, 让尤海险些失控。

王芸今年也已叁十岁了,两年前二十八岁的她在父母的「帮助」下嫁给了父 亲老战友的孩子,对于那个和她同岁的男人她一无所知,而王槐俊俏的脸蛋无疑 为他争取了印象分,于是,孝顺父母的王芸听从了家里的安排。婚后性格温和柔 顺的王芸对如此一无是处的丈夫并无太多的怨言,仍一心一意为了家而操劳,只 要丈夫对她好就够了。

心思缜密,行动果断,是尤海在商业上成功的诀要。片刻的思索过后,尤海 的嘴角荡起了自信的微笑,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为了王芸的事吧。

半年前王芸为了生小孩辞了工作,而现在,以他们家的状况,王芸是该要出 来工作了吧。孩子刚刚两个月,还真是辛苦呢,呵呵,苦命的女人啊,你最大的 优点也是你最大的缺点,温柔贤惠是好的,可用在了王槐身上,唉……王槐找自 己,大概就是为了王芸的工作吧,想到这里,不禁喉咙有些发干。

对于王芸,从看见她的第一眼他的感觉就很确定,他想要她,他想要彻底的 占有她。

他有过很多女人,但从未对任何一个着迷过,对他来说,女人不过是生活的 调味剂,既然不是主菜,所以他从不会为女人费神,愿意当然好,不愿意也无所 谓,用他的话说,为女人去伤脑筋的人成不了大事。所以对于王芸他也尽量做到 顺其自然,两年里见过四次面,控制力却变得越来越差,欲望在直线上升,那不 仅是生理上的,也有精神上的。

婚后的王芸在成熟中更添了些许的妩媚,一米六五的身材越加的丰熟圆润, 尤其吸引尤海的是她那从挺翘变得越来越浑圆的臀部,如果可以把她抱在怀里, 肆意的揉搓,最好可以把整张脸都埋进去,天哪,真怀疑自己的身体会不会棒到 只需要想象就可以射出来的地步。

现在,似乎机会已经摆在眼前了,是否该为这个女人破一次例呢,呵呵,连 自己都觉得好笑,这个问题实在多余,每当想到王芸那丰满娇嫩的身躯在王槐那 个混蛋的身下「倍受委屈」……呼,呼,深呼吸,平静一下,否则会炸掉的。

那个混蛋的父母也是混蛋,自己的儿子有多么王八蛋自己不知道吗,居然给 他找个这么好的女人,想起王芸那温婉淡然的性格,无论对谁总是带着淡淡的微 笑,妈的,王芸的爸妈也是混蛋。在把所有该骂的人都骂了一遍之后,尤海开始 冷静下来考虑自己的计划了。

啊,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啊,一切都确定之后,心情彻底的轻松,兴奋。

此时的王芸正轻轻的叹息,待会该怎么办呢,自己真的不太会求人啊,又不 是很熟,怎么开口呢。可是想想现在家里面临的窘境,已经半年的时间只出不进 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连水电费都要成问题了。

丈夫又是个没有担当的人,连求人的事也要自己开口,偏偏自己的口才差得 离谱,脸皮又薄,恐怕话还没说完,脸就会红了吧,真是的,为什么自己不是个 厚脸皮的女人呢。呵呵,除了苦笑,还真是笑不出来了,有时想想,自己当初的 选择是否错了呢,唉……

尤海看了看表,终于到点了。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一想到王芸,还是止不 住的兴奋。

开门的是王芸,虽然一身家居服,但看得出女主人明显是经过一番打扮的。

乌黑的秀发盘了起来,娇嫩,饱满的鹅蛋脸上了淡妆。上身是宽松的半袖淡 粉色丝织体恤,由于胸部的隆起,使得胸部往下形成轻微的悬空,仔细一点似乎 可以看到印花胸罩的纹络,在身高一米八零的尤海看来,这件体恤显然没达成女 主人的目的。下身是蓝底白花的布制长裙,着白袜的玉足踏着粉红色的拖鞋。

王芸没有了以往的温婉淡然,仅是跟尤海打了个招呼,就低下了头,试图掩 盖脸色微红。看来自己猜对了,不过以王芸的性格还真有些难为她了呢,呵呵。

王芸转身去拿拖鞋,弯下的腰稍稍带起了长裙,露出一小段白皙粉嫩的小腿 肚,浑圆的臀部更得到了有效的强调,细腰圆臀就是这个吧,尤海瞪直了眼睛想 要找到内裤的线条,妈的,以后绝不让她穿这么厚的裙子。

走进屋里,两个人的脸都有些红,王芸是因为自己的目的而有些紧张,尤海 则是瞪眼睛时忘记呼吸憋的。

王槐终于故作亲热的迎了出来,之所以把重任交给老婆,是因为太清楚自己 在尤海眼中的分量了,而老婆毕竟还不太熟,又是第一次开口,尤海应该会给点 面子,而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继续待业。

「呵呵,最近有点忙,正想找时间过来看看你们呢,怎么样,还不错吧?」

不错就不找你了,王槐虽然心里嘀咕,但仍然过分热情的笑着,「还不错, 就是挺长时间不见了,怪想你的,大家聚聚。」

连王芸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却又不得不附和着说:「是啊,聚聚,吃个便 饭。」王芸的脸已经要深红了,「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菜。」赶紧转身逃掉, 还是吃完饭再说吧。

看着王芸慌张的样子,尤海眼中的笑意更浓了,还真可爱呢,也很诱人啊, 真想把她抱过来,狠狠的…哦,不过也差不多了,要是等她说出来效果就要打折 了。和王槐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便起身,「我去方便一下,对 了,听说王芸手艺不错,你小子还真有福啊。」

「还说得过去吧。」

「我看看,顺便学两手,唉,一个人的日子还真苦啊,你小子,就是身在福 中不知福。」转身来到厨房。

忙碌着的王芸看到尤海过来,忙道:「这里烟大,快进屋吧。」

「看你做菜,就当学点手艺,你忙你的,不用管我。」说着就来到王芸的身 后,不等王芸说话便接着道:「对了,怎么没看见孩子啊?」

被转移了注意力的王芸叹息了一声,「他奶奶带着呢。」

「这么说,你又要工作了?」

意想不到尤海会主动提到工作上,王芸连忙道:「是啊,可是还没找到合适 的地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脸一定又红了。

「这样啊,不如来帮我吧,反正现在公司正缺人,你应该可以的。」

「真的?」意外的惊喜使王芸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距离有些过于亲密了,尤海 此时整个人已经贴上了王芸的背部,轻轻的感受着王芸浑圆的臀部,柔软中略带 弹性。

不好!克制!现在还不是时候,对这样的女人可不能性急,尤海深深的吸了 口气,近距离闻着王芸诱人的体香,简直就是催情剂啊,把头伸向王芸的颈项, 好香啊,禁不住身体又往前靠了靠,道:「什么菜这么香啊?」

「啊!」明显感觉到王芸的身体颤了一下,她实在不太适应和丈夫以外的男 人如此亲近,紧张得有些喘气的道:「是、是炒竹笋。」不好表现得太明显,王 芸借着拿盘子向一旁闪开身。

尤海在这瞬间又向前压了一下,虽然很轻但也足以使两人间产生摩擦力了, 爽啊,尤海在心中高喊着。

由于紧张,王芸并未感到和她的臀部摩擦而过的部位似乎有些坚硬。

尤海很清楚适可而止的重要,于是继续和王芸谈一些饮食方面的经验。由于 最使自己紧张的事情得到了解决,王芸也放松了下来,不时的轻笑几声,对尤海 的印象也加上了一分善解人意,这种不着痕迹的帮助让王芸分外感激。

看着电视的王槐却还在为自己的好主意欣喜,看来不出意外,老婆可以有一 份不错的工作了,自己也可以有好一段日子轻松了。接下来,在叁个人目的都顺 利达成的情况下,一场晚餐宾主尽欢。

第一天来到公司的王芸还是很紧张的,不知道尤海会给自己安排什么工作, 自己能否胜任。

王芸过去是在一所小学做教师的,其实以她的性格是很适合这个职业的,可 是现在再想找到教师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了。想起当初办产假时的遭遇,愤怒中 仍留有一丝恐惧。

************

本来女教师办产假是件很平常的事,可平时不太管事的李主任却以师资紧张 为借口百般刁难。这天放学后应李主任的要求到教务处去谈话,王芸单纯的想, 事情应该可以解决了吧。

坐在沙发上,已经二十多分钟了,可李主任还在处理公务,要自己再等一会 儿。李主任坐在办公桌后,从侧面不住的偷偷盯着王芸,动着龌龊的念头。

王芸穿着一身半袖深灰色的套装。由于身材的过于凹凸有致,使套装形成了 紧身的效果,坐姿使得齐膝套裙的下摆向上收起,露出一节包裹着浅灰色透明丝 袜的浑圆丰嫩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黑色高跟鞋外露出鼓鼓嫩嫩的脚背。

对这块美肉李主任垂涎已久,眼看梦想成真怎能不激动,已经五十七岁的年 纪仍象小伙子一样,下腹已经一团火热,再等一会吧。久坐的王芸发现盘起的头 发有一丝松动,并未多想便轻抬玉臂,稍做整理。这极具女性化的动作使李主任 无法再忍耐下去,几乎在王芸没察觉的情况下,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紧贴着王芸 的右侧。

李主任本来是个色大胆小的人,平时对那些漂亮的女教师最多也就是趁人不 注意的情况下多看几眼,然而王芸在平时所表现出的温和柔顺,使他多了一丝遐 想。而这一丝欲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壮大,终于到了无法收束的地步。

王芸虽然不太习惯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但并未多想。

「小王啊,你也知道现在学校师资紧张得很,按学校的意思很难批准啊。」

「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您就帮帮忙吧,李主任。」求人的同时王芸的脸已 经红了。

看着眼前娇艳欲滴的面庞,李主任已经无法再掩饰了,「啊,小王,你的脸 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生病了?」说着,把手伸向了王芸的脸蛋,轻轻的摩挲。

王芸有些惊慌失措了,从未遇过这种情形的她不知该怎样反应,也许这只是 领导的关心吧。看着王芸惊慌的表情却并未反抗,更坚定了李主任的信心。左手 揽上王芸的纤腰,少妇的柔软让人为之震动,右手移上了王芸的粉颈。

「小王,你真美啊,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被你迷住了。」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王芸彻底呆住了,天哪,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他是校领导 啊。这时李主任已拿起了王芸裸露在外的右臂,从手指往上细细的品尝,留下道 道口水的痕迹。王芸瞬间惊醒,看着自己洁净的肌肤被染上男人的口水,恶心的 浑身发颤,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开李主任向门口逃去,一心一意只想着尽快摆脱这 从未想到过的局面。

李主任来不及愤怒自己的大意失手,连忙从后面追过去。如果开始的时候还 只是调戏的心理,那么现在只剩下赤裸裸的欲望了。还未赶到门口,甩落的长发 被从后面拽住,疼痛使王芸收住脚步,瞬间,又落入了罪恶的怀抱。

「痛啊,放手,主任,你怎么可以这样,快放手啊,我要喊人了!」

从背后把王芸紧紧的抱在怀中,下腹使劲压迫柔软丰满的臀部,左手揽住少 妇的纤腰,右手环抱少妇不断挣扎的双臂,头埋入如云的秀发,不停的亲吻,舔 弄,甚至啃噬少妇的粉颈,嘴里咕囔着:「喊吧,大声点喊,让大家来看看,我 们学校最美丽的女教师,不,是最美丽的孕妇教师,在办公室里跟主任鬼混的样 子。」

这句不知背了多少遍的台词起到了预料中的效果,王芸的喊声越来越小。天 哪,如果被人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还怎么见人啊。自己的学生,同事,丈夫, 他们会怎么想……看准了王芸的弱点,李主任更加肆无忌惮,把王芸拖到办公桌 前,上身压在桌上。

「放手啊,求求你了,李主任,放过我吧,你是校领导,不可以这样啊。」

「放过你,那我的心血不是白费了,宝贝,答应我吧,你再挣扎也没用的, 已经放学这么久了,没人会来打扰我们的,乖乖听话,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王芸直到此刻才清楚,原来一切都只是个圈套。绝望的阴影慢慢覆盖上一颗 单纯善良的心。

李主任油腻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汗珠,狰狞扭曲的脸孔因强烈的兴奋而充 血赤红,威胁利诱的同时手上丝毫没有放松,边说着,边用左手按住少妇的背, 腾出右手将套裙的下摆掀到屁股上面。

由于不断的挣动,丝袜下洁白的小内裤可怜兮兮的缩进屁股逢中,形成一条 凹槽,更加刺激着男人的邪欲。隔着丝袜,大手毫不怜惜的大力揉搓甚至掐捏, 从大腿到臀部,一寸也不放过,丝袜的滑腻触感和下面传来的柔软弹动,让欲火 冲天的男人已经忘记了身在何处。

王芸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绝望的泪滴,双手无力的挥动,口中却仍不断的低声 哀求着:「不要,不要啊,你也是有妻子的人,你不可以这样啊。」

「我妻子要是有你的一半,我也不会这样的,呵呵!」

男人毫不知耻的得意狂笑,身体再次压上了王芸的背部,把上装和衬衣一起 向肩部推起,露出了少妇的毫无瑕疵的雪白光滑的背肌,背部的肌肤似乎也感觉 到了威胁,口水滑落其上的瞬间泛起阵阵的抽搐,然而这软弱的反抗并不足以抵 挡邪恶的入侵,一团恶心的柔软在不住的蠕动,贪婪的舔食。

一只手从套装的缝隙中插入,直接占据了少妇胸前的柔软突挺。丝袜被拉到 膝盖上,一根恶毒的坚挺正在不断接近少妇的密处。王芸的身上泛起一阵恶寒, 自己真的就这样完了吗,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老天似乎听到了王芸最后的祈求,房门适时的被敲响了。两人同时呆住,时 间似乎停止,敲门声再次响起且伴随着钥匙开门的声音。王芸的噩梦,李主任的 美梦同时惊醒,李主任愤怒的声音响起:「谁,什么事?」

王芸慌乱的戴上乳罩,系上衣服,把丝袜提上光裸的臀部,放下裙摆,然而 散乱的长发、哭红的双眼是无法掩饰的。

门已被打开,进来的是计算机部的小刘,「您还没走啊,主任,您下午不是 说电脑出了点问题吗?正好趁着下班过来给您看看。」

李主任心里这个恨哪。注意到小刘迷惑的看着王芸,连忙走到王芸身边,拍 拍王芸的肩膀,轻声道:「小王啊,你就不要哭了,学校也是有实际困难的嘛, 放心,我和校长找机会再研究研究。」

听着李主任的话王芸已经欲哭无泪了。原来这个世界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 单纯,就连人民教师都可以如此的邪恶、肮脏。王芸很清楚再呆下去自己所要面 临的危险,厌恶的甩落李主任的手,头也不回的逃出了办公室,逃出了大楼,逃 出了从她大学毕业起就在此工作了七年的学校。

李主任跟着走出了办公室,看着王芸逃离的背影,眼中的欲焰却并未消失, 从裤兜里掏出被撕裂的白色小内裤,在鼻前深深的闻了几下,口中喃喃道:「王 芸,我的美人,你跑不掉的。」

深悉王芸弱点的李主任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胆小,王芸的软弱使李主任感觉到 自己的强大,他相信,在王芸面前,他可以为所欲为。以王芸的性格是绝对不敢 把这种事声张出去的,或者不是不敢,而是不能吧,呵呵。

王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找着各种借口不敢 让王槐碰自己,她无法解释大腿和屁股上的淤痕。她想过告发李主任,可是有用 吗,以李主任的关系到头来恐怕只会让自己丑闻缠身吧。天哪,这到底是个怎样 的世界啊!

************

「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抬起头看到的是尤海亲切的笑脸,不知不觉的受到感染,现在应该是自己新 的开始了,甩甩头撇掉愁乱的思绪,无奈的笑笑道:「尤海,你这是电脑公司, 可我对电脑一点都不懂啊。」

本以为自己可以做些文字性的工作,可这种专业性的公司即使是文字工作也 要有基础的电脑知识啊。

「拜托,有点朝气好不好,别愁眉苦脸的,真怀疑你是怎么当上教师的,放 心吧,作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你的学习能力是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没错 的。」

很有说服力的话语配上令人对其判断力无法产生丝毫怀疑的表情,王芸的心 情也被带动了起来。

「呵呵,说得好象真的一样,你很了解教师吗?」

「作为一个曾经让老师倍感头痛的学生,你不需要怀疑我对老师的了解,从 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绝对是一个温柔和蔼的老师,做你的学生一定 会是件很幸福的事,可惜我出生得太早。」

是啊,这个该死的老天,不然就可以搞段惊天动地的师生恋了,再不然,也 不用便宜王槐那个混蛋,不过现在,既然自己已经醒悟,也算不错啦,人是不可 以太贪心的,呵呵。

真的吗,我的学生,想起那班可爱的小毛头,还真有些不舍呢。看见王芸眼 中的凄苦,尤海竟泛起一丝心疼,真是可恶啊,是谁让我的美人这么难过呢。

「放心吧,我已经都替你安排好了,你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参加公司的培训, 怎么样,没问题了吧?」

「真的?」王芸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

「这两个字我不想再听见第叁次。」

「哦,对不起。」

看到王芸脸上少有的浓浓的笑意,尤海的心里也笑了,应该已经感激不尽了 吧,呵呵。

王芸的工作很简单,跟在尤海的身边,做实习秘书。每次看见自己胸牌上的 四个小字,王芸的内心都会泛起阵阵笑意,这个职位是尤海自己想出来的,还记 得他想出这个职位时得意的笑容,对于尤海的体贴,善解人意,王芸有着由衷的 感激,她为丈夫能有这样一个朋友而欣慰。

转眼,已经两个月了,王芸的学习和适应能力有些令尤海吃惊。性格温和的 她有着意外的耐心和毅力,处理事情井井有条,已经成了尤海身边正式的秘书。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笨,甚至还很聪明,只不过,虽然已经是个少 妇了,却太单纯了一点,也难怪了,一直都是在单纯顺利的环境中成长,再加上 温柔善良的个性,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难免会有些「迟钝」,但这不也是她吸引 自己的地方吗,呵呵。

尤海为自己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感到了辛苦。每天面 对着王芸那熟美的肉体,尤其经过自己的「命令」,王芸在衣着上有了很大的改 进,唉,自作孽啊,呵呵。看来王槐那边要提前进行了。

「王芸,今天下班我们一起走吧,我正好要去你家那边办点事。」

说话的时候尤海的手有些轻颤,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

「好啊,正好搭你的顺风车,省挤公车了。」王芸一脸笑意的回答。

可王芸在公司门口等到的却是走来的尤海,带着尴尬的笑容,尤海道:「抱 歉,你的美好愿望落空了,车子出了点问题,不过作为补偿,就让我这个堂堂老 总陪你挤公车吧,唉,还满怀念当初挤公车时的情景呢,不过今天有美人相伴, 自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哪有什么美人啊,快走吧,车快到了。」王芸俏脸微红的说道。

「嘿,我发现你好象总在质疑我的判断力,作为该对老总言听计从的秘书, 你这样可不太称职哦。」尤海轻笑道。

虽然知道尤海是在开玩笑,但一想起自己在公司里勤勤恳恳的样子,王芸的 心里就甚是不平,小声嘀咕道:「我哪有啊。」

呵呵,看着王芸红着脸蛋,低着头不敢反驳,但一张嫩脸上却明显写着「你 胡说」的可爱样子,尤海就不自觉的有些好笑。同时也深深的为之吸引,现在的 王芸不自觉的把少妇的成熟丰韵和少女的天真做到了完美的融合。

尤海非常喜欢看到王芸在自己面前露出凸现内心的神态,哪怕只是无意间的 一点点。尤海相信,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张面具,面对不同的人,面具的大小会 有所不同。当来到父母身边,或亲密的知己、朋友之间,便会回到原来的自己。

对在自己面前彻底摘掉面具的王芸,尤海是很期待的。嗯,要有耐心,机会 一定会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尤海也学会了从前认为最无聊的事情——祈祷。

王芸的柔美和丰韵其杀伤力绝不仅仅是针对尤海一个人。适时的抬起头,尤 海便看到了车站上那一张张猪哥儿脸,有的甚至手里拉着女友,却还是不时的偷 瞄几眼。他妈的,一群色狼,不过,自己好象也没资格骂人吧。

终于,王芸的救星适时的到了——车来了。

「上车吧。」尤海强横的为王芸挡开人群,

「谢谢。」

一个强势得可以让人透不过气来的人,却能在小事上如此细心,尤海这种不 经意间的体贴总让她感激莫明,或者是受宠若惊吧。

两人在车的尾部并排站着。这一次尤海并没有主动挑引王芸说话,而王芸则 习惯性的一手轻轻扣住吊环,一手按住裙摆的下沿,低着头望着自己洁净的鞋面 发呆。

虽然已经在一起工作一段时间了,但两人的交集并不多,甚至大多数时间里 王芸会为自己不用出现在尤海的眼前而感到庆幸。

因为公司里的尤海和在家里做客时的尤海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在公司里的尤海作风严谨,一丝不苟,有时甚至会斤斤计较。

每当看见平时意气风发的部门主管从总经理办公室走出来时额头冒汗、脸孔

通红的模样,再配上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我养你们这帮笨蛋有什么用」, 自己都会跟着紧张的手心出汗。使得刚刚接手工作的王芸更加全力投入,不敢有 一丝懈怠。毕竟自己不是通过正规渠道进入公司的,对于脸皮薄得可以忽略不计 的王芸,感激的同时压力也是一样巨大的。

在公司里每次面对尤海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生怕那句令自己的自尊心无法 承受的评语砸到自己头上。温和柔顺的内心是需要一颗并不比别人弱的自尊心做 基础的。

看到尤海拿着自己整理过的文件稍稍皱眉就会不自觉的心跳加快,再看尤海 松开眉结微微点头,松口气的同时心跳才逐渐平复,诱人的笑意也不自觉的挂上 了嘴角,却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表情丰富的俏脸给尤海带来的冲击,因为这时的 她是不会注意到办公桌后的尤海一边吞下口水一边把自己的下体慢慢的移进办公 桌下时的尴尬样子的。

经过自己的总结,王芸认为,为了自己的心脏考虑,还是少进总经理办公室 为妙。因此即使看到公司外面带微笑的尤海,王芸也只能做到有限的放松。外表 故作镇静直视窗外的尤海心里却在不住的嘀咕着:他妈的,毕竟是第一次,还真 有点紧张呢。

就在两人各自沉思的当,车箱里传来一阵混乱,过了一会,从车前挤上来叁 个「花枝招展」的小痞子,一脸的挑衅样,所有人都尽量避开他们,即使车里很 挤,他们仍然孜孜不倦的挤到了尤海和王芸的后面。

王芸今天穿着一身淡蓝色开领紧身套装,丝织的翻领白色衬衣领口微敞,显 出颈下一小片耀眼的雪白肌肤,昭示着职业女性的干练。齐膝的窄裙勾勒出从大 腿到臀部的美妙曲线,裙外裹着肉色透明玻璃丝袜的小腿肚反射出诱人的光晕, 玉足上是一双漆皮的米色高根鞋。

一个小痞子近乎旁若无人的将手放到王芸的丰满的臀部,细细的揉捏起来。

王芸的身体几乎在一瞬间僵住了,虽然公车骚扰对王芸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 了,可这么大胆的却从没见过。自己身边可是有男伴的,似乎为了证明这一点, 王芸把身体向尤海靠了靠,偷眼看看尤海,此时尤海正愣愣的看着窗外,好象在 想着什么事情。

然而臀部的脏手并未如愿离开,反而更加用力的享受自己美臀的丰软。这时 另一个小痞子站到了紧贴王芸的另一侧,不断用穿着短裤的腿蹭着王芸裸露在裙 外裹着丝袜的小腿,并且抓住王芸拉吊环的右手不住的揉搓。

天啊,太大胆了,王芸本想回头用瞪视发出警告,可看着叁个小痞子调戏的 眼神,马上红着脸转过头。怎么会遇上这种事,而且尤海还在身边,毕竟不是自 己的丈夫,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啊。

「啊!」一只手似乎已经不满足于隔靴搔痒,直接伸入裙下,隔着丝袜在大 腿和屁股上肆虐,仔细的品尝丝袜的滑腻和肉体的娇嫩。而另一个人则在两人之 间插了一手,把脏手伸进了王芸因为抬手拉吊环而在上装和短裙间产生的缝隙。

感受着少妇纤软的腰肢,并最大限度的摊开手掌,用指尖去触碰王芸丰满乳 房的下缘。

听到王芸的轻呼,尤海转过头。看着娇面晕红、不住轻喘的王芸,伸手揽住 王芸的肩膀,关切的询问:「王芸,怎么了,不舒服吗?」

似乎终于找到了避风港,王芸轻轻的靠向尤海,「没,没事。」

把脏手拿出去啊!王芸在心里喊着。可小痞子的动作却再次打破她的愿望, 竟毫无顾忌的将手沿着圆滑的曲线伸向了深邃的沟壑,顺着紧窄的深沟一点一点 的向诱人的粉嫩挺进。

天哪,王芸再也无法忍受了,紧紧的抓住尤海手臂上的衬衫,在尤海询问的 目光下委屈的慢慢的靠到尤海的胸前。好强壮的身体啊,健康的男性气息,坚挺 的肌肉,无不在告诉着她,你是安全的。

仰起头,用几乎蚊蚋般的声音在尤海的耳边道:「有,有,有人骚扰我。」

「什么!」尤海的声音几乎引来了全车人的侧目。

看着尤海眼中的惊怒,王芸毫不怀疑尤海下一刻会用吼的,急忙轻声道:

「别,别喊,好多人的。」

看着王芸红得快滴出血来的娇颜和惊慌的眼神,尤海适时的把王芸丰软的身 躯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嘶,深吸了一口气,好舒服啊,放在王芸背部的手掌象做 着安抚似的不住的揉搓,只是力量稍显大了一些。另一只手更是取代了小痞子, 略带轻颤的按在了梦想中的臀部上。

狠狠的紧了紧怀里柔嫩的娇躯,充分感受少妇胸部的柔软与弹性,臀部上的 手也开始加力,按向自己小腹下已经一团火热的耸起。哦,太爽了,尤海几乎忍 不住要呻吟出声了,把头深深的埋入王芸的颈项,闻着少妇诱人的体香,嘴上却 没放过她:「白痴,你在干嘛?怎么这么不懂保护自己啊!」

「我,我,……」我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 >]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米奇之K哥空姐妻的淫声物语
  2. 引起淫妻
  3. 难忘的高中班主任
  4. 我的清纯美店长(1-2)
  5. 交换做爱
  6. 推拿师
  7. 夺来老婆03
  8. 母与子的淫乱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