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乱马之右京最后的煎饼


            乱马之右京最后的煎饼


字数:0.8万

  学校中的一天结束了,随着放学铃声,乱马和小茜决定和他们的一些朋友一起去右京的店里去吃些点心。

  「你认为久远寺(右京的姓是久远寺……号称乱马迷的在下都想了一会才想起来,你如果不知道的话也没有什么啦^_^ )那里还在营业吗?」乱马一边在小茜身边的铁栏桿上面走着,一边问道。

  「当然啦,看那里已经排了长队了。」小茜说着开始跑了起来,乱马则紧紧的跟上。

  他们靠近右京的煎饼店后,发现那排人不光是在排成一条长队,而且是在挣扎着挤向入口。所有人都想听听右京在对她忠实的顾客们说什么。乱马和小茜奋力在人群中杀向前方,直到他们站到右京的身边,可以清楚的听到她为止。
  「你们没有听错,明天我会关掉我的餐馆——久远寺煎饼屋。」右京的话让乱马和小茜大吃一惊。

  「什么?」乱马震惊的只能说出这个词来了。

  「但……但是,右京。你干嘛要关店啊?」小茜虽然也很震惊,但是还是勉勉强强的把完整的问题说出来。

  「我总算决定要做那种最有挑战性的煎饼了。」她自豪的说道,「用右京的肉制成的《右京煎饼》!」

  当大家都在试图接受他们刚才听到的声明时,现场一片沉寂。

  「今晚我就要开始做这道煎饼,不过一直要到早上才能完成。所以直到明天早上为止,这里将暂时关门;在那之后,则是永远的关门。」她说完转身走进了餐馆,乱马和小茜紧紧的跟着她,并把他们身后的门关上了。

  「你疯了吗!!!??」小茜用足以让关着的门后面仍然目瞪口呆的客人听到的音量叫道。

  「小茜,这一直是我的计划。而现在我已经准备好履行它了。」右京说着,神情好似正在战斗一样认真。

  「是吗,但是还是全是疯话!」小茜回答道,「乱马,替我说几句!」她对着正坐在煎板前,吃着右京刚为他做的煎饼的乱马喊道。

  「这又不干我什么什么事情!如果这就是她的真正的愿望的话,我要说『加油干吧』!」他用力咽下嘴里的东西回答道。

  「谢谢,亲爱的乱马。我就知道你会理解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要请你们两个帮我一把的原因了。」她看着他们两个说道。

  「你是说哪种帮忙?」小茜问道,不过依然怒气冲冲。

  「我不能真的自己煎自己吧?」右京把自己的头发捋到后面说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白给我东西吃的。」乱马说着吃完了煎饼,朝大门走去。
  「但是,亲爱的乱马,我需要你和小茜的帮助。我可以准备好全部食料,并把它们混合好,可是我不能煎熟自己或者把我的肉加入煎饼里。」她用恳求的声音说着。

  「你会帮助我吗,乱马?」右京跪了下去,合上手掌哀求道。

  「好吧,我会帮你的!」他说着扶起了她。

  「乱马,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小茜叫道,「你们都疯了!」她补充道,然后怒气冲冲的跑出了餐馆,乱马则紧跟着她。

  乱马跟着小茜向家里走去。

  「你看,小茜。这和我们爸爸把小靡做成菜的那次没有什么区别。」他说着快步赶上她,现在他们肩并肩的走在大街上。

  「我想你是对的,乱马。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一个女孩怎么会真的想被当做肉烹调呢?」她颤抖着说道。

  「你从来没有想过被穿刺烧烤?或者进烤箱?或者被屠夫宰杀?」乱马偷偷问道。

  「有过,但是不是乱马你想的那种方式!」她回答道。

  说服了小茜这是右京真正想要的,所以他们应该帮助她之后。他们回头走向久远寺的餐馆,在那里他们看到哀伤的右京正站在那里取下她早些时候挂上去的歇业牌。

  「嗨,久远寺。把那个牌子放回去吧。我们决定帮你。」乱马在他们走近时对她说道。

  「哦,乱马,这是真的吗?」她尖叫着丢下牌子,跑向乱马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小茜暴怒了。

  「你也会帮忙吗,小茜?」右京问道了。

  「你真的希望我给你帮忙吗,右京?」小茜把怒容换成半笑的样子。

  「当然,就算有我的配合和指导,乱马也不能做全部的工作。」她答道而这是乱马则看起来象是被吓到了。

  「别担心,乱马。我有一个就算是小茜那种可怕的料理技术也不会搞砸的烹饪方法。」右京说着和乱马一起走回道餐馆里面,又一次留下小茜在门外暴怒。
  「我会帮忙的,哦呀,就算是为了摆脱这个家伙!!!」小茜这么想着又挂上笑容走进了餐馆,并顺手在身后关上了大门。

  「好了,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会把东西准备好,让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我已经准备做好或者搞来了大多数这个煎饼需要的材料,所有留下要做的工作其实就只有解决、屠宰、然后烹调我了,接着只要把我的肉加入这堆混合材料里。

  这些完成之后,你们只要给这块大煎板浇上黄油,点上火就可以了。这要花5、6个小时完成烹调,等变成棕色的时候就说明做好了。「右京把她写的操作指南读给乱马和小茜听。

  在听到右京说道「解决」一词的时候,小茜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么说你打算在我们把你做成煎饼之前死去啦?」小茜问道。

  「哦,是的,烹调开始之后,我肯定不能生存多久;而且我也不想让客人们意外的吃到骨头或者不能吃的部分。」右京一边开始脱衣服,展示着衣服下面她魅力十足的身体,一边回答道。

  「现在你们中的一个要亲手解决我——我想我自己下不了手。」右京说着走向乱马和小茜。

  「还有,乱马,如果在我死前你能和我做一次爱的话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好吗?」她恳求道。

  「呵……嗯,久远寺,我不知道。」乱马的目光从右京转向小茜,然后又转回到右京身上,每次他看到小茜都可以看到她的脸色从发狂到愤怒到狂怒,不断的变化着。

  「乱马,你不会真的在考虑操她吧?!」小茜叫道。

  「拜托,小茜。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之后乱马就全是你的了。」右京说这话的时候甚至没有看小茜一眼。

  「好吧,不过之后就由我来解决你。」小茜说完走向乱马和右京,抓住右京的手腕,把她从大煎板那里拖开。

  「小茜,等一下。她甚至还没有决定怎么死呢!」乱马说着追上他们。
  「只要我死的时候,乱马你在我体内,我才不在乎她怎么杀我呢。」右京回答到。

  「好吧,我看见你在那里有一个树桩和一把伐木斧。看起来你是打算把你小小的漂亮脑袋放在上面被砍掉咯?」小茜说着拖着右京走到树桩边上,把她丢到上面。

  右京胸部先着地,然后把她的身体挪下树桩,把她的脖子放在上面等待小茜的致命一击。在乱马有机会脱下衣服之前,小茜拿起斧头,朝右京毫无遮蔽的脖子大力了挥下去。结果落在了光秃秃的树桩上面,这一击的力量足够完全砍下这次她没有能取下的右京的脑袋。

  「小茜,我要求过在乱马在我身体里面时死去!」右京滚在地上,对着小茜叫道。

  「哎哟!」小茜咯咯笑着回到。

  「小茜,你答应过的!」右京说着把她的脑袋放回到树桩上,等着乱马从后面进入她。

  乱马从小茜手中取走斧头,「等她准备好了,你才能拿回它。」他说着把他的阴茎一口气送入右京的体内。

  「呃……哈……嗯……」在乱马捅到她的子宫颈的时候,右京尖叫着。随后他开始有节奏的在右京身体里进进出出。

  「哦,小茜,小茜。」冲刺的间隔,右京说道,「过来听着。」她说道,小茜顺着她的目光走了过去。

  「坐在这里……哦……我面前的……树桩……哇……撩起你的裙子。」右京现在象烈日下的母狗一样喘息着。

  「什么?你是说你想要?」小茜震惊的说道。

  「是的,小茜,我想尝尝你的味道,拜托了。」右京说道。

  小茜不知道现在怎么做,只是照着她被要求的那样靠近右京,坐在她面前的树桩上,张开双腿,撩起裙子。右京把头探到小茜的两腿之间,舐食着她阴部的爱液。

  「嗯,你和我一样湿润呢……呃……而且你没有穿内裤……哦……你对这一切也动情了……喔……不是吗?……噢……也许你也想被处理或者烹调呢……啊啊……是吗?」右京说完又回下去品尝着她面前湿润的阴部。

  小茜不能否认右京说的一切,不过她也不想承认这些,所以除了右京的舌头带来的喘气和呜咽声之外,她保持着沉默。

  「哦啊啊啊啊……」小茜在高潮时大声叫道,她的爱液喷了右京一脸,糊住了她的眼睛,还从她的脸颊上流到她的舌头和下面的树桩上面。

  「你真知道怎么让女孩疯狂!」小茜说道,站起来拉直了裙子。

  「是啊……珊璞教我的……噢……她的部落里面可是没有男人的……呀……
  这可是她们找些乐子的唯一办法了……呃……你的阴部味道和她一样甜蜜……哇……你也用同样的植物油……呃……和珊璞用在她阴部上的那种一样吗?「右京问道,乱马依旧在她身后忙碌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茜说道。

  「不,你知道……呃……为了准备着被烹调的那一天的到来……啊……珊璞用草药油让她的阴部……嗯……更柔嫩。你的阴部的味道和她的一摸一样。」右京说道。

  「她说的是真的吗?」乱马一边操着右京一边问道。

  「哦,不,嗯,我,唔……」小茜嘴里只能冒出一串含糊不明的字句,接着她突然把乱马放在地上的斧头抢了过来。在有人来得及反应之前,右京的脑袋就滚到树桩边上的草地上了。

  她无头的尸体猛地向上跳了一下,手臂胡乱的在空气中转了几周,她的阴道则突然死死的抓紧了乱马的阴茎,让乱马立刻在她体内射了出来。

  在从右京的阴道中抽出了来之后,乱马把自己还在一抽一抽射精的阴茎放到了右京的身体上,把精液涂满了她从头顶到脚趾的每一寸肌肤。小茜凑近乱马的阴茎,奇怪他怎么能一口气射出这么多来,但是却没有注意到乱马稍稍的转向了她的方向一点,几滴浊白的液体飞溅到她的脸上。

  小茜受惊之下张开的嘴巴,结果却反而吞下了几滴,右京无头的尸体还在继续象喷泉一样从脖子的断口射出血液,直到她的身体跳动的节奏慢慢减弱下来,最后毫无生气的躺倒在树桩上。

  「乱马!你是故意的!」小茜对着乱马叫道,嘴里还满是乱马精液的味道。
  「你刚才在右京有机会潮吹之前就杀了她,难道就不是故意的啦?」乱马的阴茎开始软下来时他说道。

  「她没有高潮?」小茜说道。

  「没有,她快到顶点的事后,你就把她的头砍下来了。」乱马说道。

  「太好了。」小茜说完,丢下血迹斑斑的斧头走回了餐馆的厨房,留下乱马去控干右京的血,然后把她开始冷下来的肉体送到屠桌上去。

  乱马抬起右京的身体,然后把她扛到屠桌那里并放上去。读着放在右京肚子上的她写的操作指南,他把挂在桌子上面的铁链拉到适当的高度,然后用链子上面的2只钩子分别穿过了右京的两只脚踝,之后他把将她两只手腕在她身后的那根绳子穿过肛门钩上的眼,然后把钩子挂到她的肛门里——这样能稳定的固定她的手臂,当他把尸体倒挂起来沥干鲜血时,她的手臂就不会到处乱晃了。

  在地上放了一只水桶之后,乱马和小茜一起拉着链子把右京的身体拉起到水桶的上空。他们固定好链子就走开了,右京的血仍然从脖子中流出,不过现在的速度已经很慢了。

  「我想和操作指南说的一样,我们只要让她沥干一会就可以了。」乱马说着和小茜一起坐下,小茜一直保持着沈默。

  「小茜,你想亲手剖开她取出她的内脏吗?」乱马看着她浑身是血的坐在他身边的铁链上时说道。

  「当然!」她笑了下说道。

  「小茜,你身上全是血。」乱马指着她的衣服说道。

  「呀,是我砍下她脑袋的时候,右京溅到我身上的……」小茜一边回答道,一边脱下她满是血渍的衣服,把它们丢到一边。

  「你身上也全是血了。」小茜指着乱马说着,他此时依然全身赤裸,满是鲜红的血污。

  「是啊,她的血搞到哪里都是了。」乱马说着站起来。

  「让我们去冲个澡,等洗干净回来的时候她的身体也差不多可以切割了。」
  小茜建议道,随后他们上楼来到右京的屋子,走进了浴室。

  「你真的想和我一起洗澡吗?」乱马在小茜打开水龙头时说道。

  「是啊,不过你得先变成女的。」她说着用龙头里得冷水冲了乱马,他立刻变成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红发少女。

  乱马笑着走进了淋浴间,顺手关上了门。

  「我想你更喜欢女孩吧?」乱马说着靠向她,用嘴含住她的一个乳头。
  「哦啊……」小茜呻吟着,用手抚摸着冷水中乱马光滑的肌肤,直到她找到了乱马的阴部,开始用手指拨弄摩擦他的阴蒂。

  乱马放开小茜的乳头,朝着她跪下了。

  「该是去看看右京好了没有的时候了。」乱马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他的嘴巴探向小茜的阴部,开始品尝小茜的蜜汁。

  乱马抬头笑着说:「右京说对了,你的阴部尝起来是和珊璞用的药油一个味道。」

  「好吧,好吧,不过就算我用了这个也不能说明我想被烹调!」小茜说道。
  「喔哈哈……哦……」她在今夜她得到的第二次高潮来临时大声叫道,喷了乱马一脸的爱液。

  「你是怎么知道珊璞护阴油的味道的?」小茜问道。

  「她一直时不时的给我几瓶那种玩意儿……」乱马道,「我自己用了一些,也给小靡和小霞一些。你可能就是从她们哪里得到的吧?」乱马说着,用手指拭去自己脸上的小茜的体液,然后把手指放到舌头上舔干净。

  「你自己的阴部也涂药油?」小茜震惊的说道,「你想被烹调?」

  「不。不过在我无毛的阴部涂上那油感觉很好,不过如果某一天我要被烧烤的时候,我的阴部能已经准备好了也不错。」乱马笑着回答道。

  乱马和小茜离开淋浴间,擦干自己的身体之后,他们走回到了厨房。

  「乱马,你不打算变会男性吗?」小茜意识到她面前的还是一个裸体的女孩而不是男孩。

  「不用了,小茜。一直男孩、女孩的变来变去太花时间了,我打算用女孩的身体干完这活,然后我们再去清洁身体的时候,我再变回去好了。反正只要在回家之前变回男孩就好了。」乱马说着和小茜一起走进了厨房,他们立刻发现右京的尸体不再流下血滴了,而她下面的桶也已经满了。

  乱马和小茜一起松开了链子,慢慢的把右京的尸体放回桌子,移走肛门里的钩子,切开绑住手腕的绳子,把她翻了个身好让她仰面躺着,接着从脚踝上取走肉钩。

  乱马拿起右京的大切肉刀,检视了一下,「唔,右京一定在这里屠宰过很多女孩。」乱马说完把刀递给小茜。

  「哦,乱马你有时就不能装装哑巴吗?」小茜伸手拿过那刀。

  「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乱马说着退回去坐到屠桌的一角开始观看。
  「乱马,右京在她的煎饼里用的肉都是人肉。她从肉市里买回活着的女孩,然后在这里宰杀她们——然后对她们做我们将要对她做的事情。」小茜说着把刀捅入右京的胸骨下方。

  「什么?是真的吗?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乱马说道。

  「喔,你就没有奇怪过荔枝发生了什么吗(参见剧场版:《中国寝昆仑大决战破坏计划之激斗篇》)?」小茜说着把刀刃从右京的胸骨划到会阴。

  「你是说她杀了荔枝然后把她做成了煎饼?我就说那个女孩拿回她的卷轴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乱马一边迷恋的看着小茜切开右京,一边说道。
  「是的,看来荔枝想要的真正的快乐是被屠宰并烹调,在她找回卷轴之后,她就光着身子来到这里,把自己给了右京。右京在以前在后面的那棵树上绞死了她。」小茜说着分开了切口,让右京的内脏暴露了出来。

  「哇,她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呢?」乱马问道。

  「她也许说过了,不过,你个笨蛋从来不仔细听别人对你说的话!」小茜说着,开始清理内脏。

  「给我念念操作指南上关于这些内脏的那段!」小茜说道。

  「好保,上面说切下并取走所有的内脏,除了肝、肾和心脏都丢掉。肝和肾是要做成香肠,她说好要送给东风大夫的。」乱马说完把指南放了回去。

  小茜继续一个一个的切走右京体内的器官,无用的内脏都被丢到一个垃圾箱里,空荡荡的身体则被冷水冲洗干净。

  「不要洗她的阴部!」乱马说道。

  「为什么?」小茜问道。

  「她说过,想要在我的精液还在体内的时候被烹调,所以把她这块全部切下来,替我放到烤架上面去。」他这么回答的时候,小茜用她的手指分开右京的阴唇,看到里面果然全是男乱马的精液。

  小茜用刀开始从右京的身体上切下阴部,当这部分四周都被切开后,她把这块美妙的肉抽了出来,装到一个依然满是精液的盘子里放到角落里的绞架上面去了。

  「好了,小茜。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干吧,我烤好吃完这块肉的时候,你也该清理完右京的身体了——我回来宰割她的。」乱马说着开始烤右京的阴排。
  「我可以宰割她的,乱马。」小茜说道,「我看过小霞宰杀小靡。」小茜答道。

  「哦,是吗?但是小靡的肉那时已经烧熟了,你确定你可以处理一具生的尸体吗?」乱马说着把阴排烤到他喜欢的五分熟。

  「你说得对,乱马。也许你该先烹调她的身体,等她熟了我们再宰割她。」
  小茜说着走到角落坐到乱马身边。

  「想要一些吗?」乱马问道。

  「好呀。」小茜答道,然后她们分享了右京的阴排。

  她们吃完之后,乱马四处望望找到了几瓶珊璞配制的草药油,他把它们倒到右京的身体上面当作烧烤时的调味料。

  这些做完了之后,他拿出一根长长的穿刺桿,把它尖锐的尖端伸入右京两腿中间原来她的阴部所在的洞里,推着它穿过整个身体直到它从脖子断口穿出,然后把她的手腕绑到身后,腿则捆到桿子上,然后拿去烹调。

  乱马在整个烧烤过程中不断给右京涂油,等她烤好之后把她从火上拿下放到屠桌上,然后取走了穿刺桿.

  「嗨,小茜,醒醒!」乱马把靠在屠桌边上睡着了的小茜叫醒。她看上去象是准备好被宰割的肉,让乱马几乎忍不住趁她睡着时屠宰她的冲动。

  「什么事,乱马?」小茜睁着疲惫的眼睛问道。

  「右京的肉准备好宰割了。」他说完,小茜立刻完全清醒了。

  她们从肉里面抽出了右京的骨头,她们做完之后这块肉就一点看不出右京的样子了——除了她的按计划被保存起来的头之外。

  「哇,乱马。已经是早上了呀!」小茜注意到升起的太阳时说着。

  「右京饥饿的客人很快就要来了,他们都等着《右京煎饼》呢!而我们甚至还没有把她的肉和到面糊里面去!」小茜的声音听起来很担心。

  「不用着急,我们能搞定的,最麻烦的部分已经做完了。」乱马说着,拿起右京留下的指南找起有关和面的部分。

  「好吧,上面说我们应该把肉加到昨晚我们杀死她之前,她混好的面糊里面去。和均匀然后倒到旁边的大烤板上面。确实很简单,我想她说对了——就是你也没有办法搞砸的。」乱马笑着说道,一边躲开小茜丢过来的煎锅。

  「让我们先做完工作吧!」小茜说着抓起一大堆烧好的「右京肉」丢到一堆煎饼面糊里面,把它们和到一起。

  「乱马,我突然想到了。」小茜和好东西之后突然说道。

  「什么?」乱马从小茜手里接过这团煎饼面糊时说道。

  「我们做好煎饼之后怎么处理它啊?」小茜问道。

  「当然是卖掉啊?」乱马笑道,然后和小茜一起把面糊倒在烤板上面。
  「右京在她死前留了遗嘱。」乱马说着拿起一张纸条念道:「《右京煎饼》做好之后,它应该差不多有直径10英尺,半英尺厚,把它用每盘5000日元的价格卖给我的顾客。因为我不再需要这些钱,所以你们可以把它们当作帮助我实现愿望的报酬收下。——签名:久远寺右京。」

  乱马说着把纸条递给小茜。

  「5000日元一盘,这可是笔大钱!」小茜说道。

  太阳升起了,在久远寺煎饼屋外,常客们和以前一样排成了一条长队,只是他们今天还带来了不少朋友。他们都非常想要一盘《右京煎饼》,而且愿意付大钱。

  乱马保持着女孩形态,穿着当他在这里打工的时候右京一直让他穿着的女招待服,只不过这将是最后一次了。当他不停的接到点菜的时候,小茜不断从大块煎饼上切下一份份正常大小的煎饼满足乱马拿来的一份份点菜单。

  直到黄昏之前不久,他们最终卖完了煎饼,永远的关上了餐馆大门。

  「呃,我们总算干完了……」乱马说着坐到同样疲倦的小茜身边。

  「我们能回家了吗?」小茜说到,随后他们锁上了大门一起离开了餐馆。
  「我回来了!」打开大门,踢掉鞋子之后小茜说着,乱马面上带着自从他们帮着右京实现了她的愿望之后,就一直保持着的那种困惑的表情跟着她。

  「小霞,晚饭吃什么啊?」小茜说着走进厨房,听到小霞正哼着她烹调女孩肉的时候一直喜欢哼的曲调。

  「哦,不过是一些剩下来的小靡的臀肉。」小霞说着,从烤炉里取出一块还保持着在原拥有者身上时的形状的烤肉,放到了长桌上。

  「我想爸爸想和你谈谈,小茜。他在道场。」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好色小姨|[0178]惹众怒
  2. 拥挤的公车,我和小姨子
  3. 纵欲母子
  4. 女老师和义父
  5. 堕落的母亲
  6. 那个茉莉花般的女孩儿和她的妈妈
  7. 我的美母苏雅琴(5-8)
  8. 已婚少妇-霜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