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m,www.yzsb.xyz

师说(2-3)

作者:一朵奇葩 字数:7100 :viewthread.php?tid=9073082&page=1#pid94887010

第二章离人忘情

「啊……啊……再,再重点……爽死人了」。

隔壁房间的两个男女又再那做着活塞运动,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乐趣,难道 真的让人欲仙欲死?这个贱女人,要死了吗,这就要被肏死了吗?赶紧死吧,赶 紧死出我们家吧。老爸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妈妈才因车祸去世没半年,竟然就 被这个骚货骗得办理了结婚证。

不过这个骚货还真的长的很骚,柳叶眉,眉尾上翘,就像指尖在你胯下一撩, 虽说感觉不通透,却能让你浑身发颤,爽到极致。双眼皮,却不明显,有种丹凤 的勾魂,眼珠饱满,总感觉有层雾气,散不去。嘴巴不大,嘴唇削薄,右边唇下 一点美人痣,仿佛那出轨的荡妇,床第间的可人。身材很是饱满,尤其是那胸, 软绵雪白,让人想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牙印……

「我还想要,不管,我还要,再来嘛,要不再吃粒药?」隐约听到贱女人飘 过来的话,她都不知道收敛的吗,不知道隔壁就是一个青春期的学生在写作业吗?

虽然我从来都是拿着漫画当作业,但也请自觉点呀。她似乎又在那摧残我爸 的身体了,老爸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每天晚上都要搞一出梅花三弄,我真是 怀疑他会不会很快下不了床。

先不管隔壁的骚货了,想到今晚发生的事情,刚洗过澡的我又不禁冒了点冷 汗。从那两人之间对话的架势,看着不像是普通人。应该不会是电视剧的夜间拍 摄吧?拿出墨玉一看,中间红宝石的色泽似乎比早间亮丽了些,也不知道是什么 原因,会不会是因为一直放在身上,吸收了人气,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养玉?可 亮的却是中间的红宝石,难道这叫养宝石?

思维不禁走岔了道,想着那些有的没的,最后还是被骚女人一声浪叫中拉回 了现实。还是上网查查吧,这有点不好下手,查什么呢?次品红宝石配极品墨玉?

随便吧,百度,谷歌一个个来,应该会有些蛛丝马迹吧。

没有,什么线索都没有,除了淘宝几个叫卖家伙的死骗子,什么都没查到。

算了,还是明天去问问瞎子吧。他神通广大的总应该有些办法。想着把收进 口袋里,准备去弄点点心解解饿。

走到客厅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对劲,一般这个时候都是老爸呼呼大睡,骚女 人在客厅上网,莫非今天她转了性子知道陪老爸安安稳稳睡觉了?

说起我这个老爸,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晚生地我,今年我才18,他却已 经58了,真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贯彻国家政策,将晚生晚育执行得这么好。如 今他也这么大了,先是老妈车祸,继而姐姐也外嫁。我又是天天躲在房里上网看 书的,没怎么理他,耐不住寂寞找个老伴到也无可厚非,只是这个女的天天需索 无度,他吃得消吗?

唉,还是明天提醒提醒他吧。要是这个女人真心待他好,我也就认了。

看了会电视,里面都是些没营养的快餐,博得人哈哈傻笑,作为第二天的谈 资。好像那个女人是懂玉的吧,想了会,终于没耐住心中的好奇,去敲了敲他们 的房门,「那个阿姨,我有点事情想问你,还醒着吗?」,其实这个女人才20 多,肯定是看上了老爸的钱才嫁过来的,我就管她叫阿姨,每次看到她绿起来的 脸,我就心中暗爽。「啊!」里面突然传出一声惊呼,继而是突然的寂静,似乎 刚才那声啊是我的耳鸣,是脑中的闪影。

「你们没事吧?老爸没事吧?」我有点不安的问道。

「没……没事,不要打搅我们睡觉!」这女人的语调很是奇怪,从弱声道色 厉内敛的狂喊,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但肯定的是,里面出了什么状况。

「爸,你应我一声!!!」等了几秒还是寂静无声,「他,他睡着了,你别 吵醒他!」直觉这已经不正常了,我抬起一脚就把门踹开了。只是眼前的一切让 我登时睁大了眼镜,无法相信,老爸此时正赤裸裸地躺在地上,眼镜翻白,嘴巴 微张,哪里还有半点声息。那个贱货此时正蹲在他旁边,做着心脏按摩一类的动 作,我冲上去一把推开了她。

「爸,醒醒啊,爸!」我做着一切能想起来的急救措施,只是抱着的身体依 然冷了下去。「快去打急救电话呀,你他妈的,快去给我打电话呀!」我此时已 带上了哭腔,她却依然趴在那没动,「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坐 牢……」她突然大声的急吼,继而慢慢没了声响。我已经不想理她了,赶紧冲到 电话旁准备打120。就在这个时候她却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别,别,我给 你肏,我给你肏,求你别打,别,别,别!!!」

她似乎也陷入了疯癫的状态,一把扯下我的睡裤,抓起我的鸡巴就啃。我也 有点被她吓到了愣了一分钟才记得踢开他。提起裤衩继续打电话。「嘭」突然背 上传来一阵剧痛,回头一看,这个疯女人此时手上正抓着一个小花瓶,颤抖着双 手。似乎是因为极度的紧张,她没了多少力气,连准星也差了一点。

「别打,别打,别打,我给你肏,我给你肏……」她的脑子似乎只有两个念 头,让我放过她,她让我肏. 他妈的,真不明白老爸会看上她哪点。

她突然把花瓶扔向我,转身跑出了房门。还好力气不大,我还能躲开。跟出 去一看,原来她跑进了厨房,手里正拿着一把水果刀,向我走来。

她疯了吗?

她突然扑了上来,我刚想转身跑开,只是刚才被砸得后背突然被这么一扯, 一下子感觉剧痛,跌倒在地上,眼看刀锋就要刺到我身上,突然刀锋一偏,她连 人带刀倒向一边,不可置信地望着我。其实我也很奇怪,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 么发生的。

「对不起了,这位小姐,我可不能让他就这么死在了这里,他可是我们的小 宝贝哦,呵呵」,是他!那个李什么一!

我吓了一跳,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叫什么?」「我不叫沈星!」

此时此刻,我真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什么,就连不知死活的父亲躺在地上,等 着我去救都已经忘到了一边。他似乎对我的回答没有多少反应,难道他知道我和 瞎子在偷窥他们?

中年人没有继续理我,反倒看了一眼我身边的女人,「小姑娘挺漂亮的,可 惜了,今晚就要死在这了,唉」要换做平时我肯定有种想上去抽他两巴掌的感觉, 因为他虽然说着这些狠话,脸上依然是人畜无害,看着倒像是个得道的高人,决 计不会做那伤天害理之事。

贱女人似乎也被吓到了,本能的移到我背后,难道她忘记了,此刻她所倚重 的人,就在刚才,她还想亲手杀死吗?唉,女人呀。

「你是谁,怎么进我们家的,再不走,我,我可就报警了!」说着这些没有 威慑力的话,真像抽自己俩耳刮子,丢人呀这。

「如果你跟我走,我就是你的仆人,如果不,我就是你的仇人了。带过来。」

随着他一声轻喝,另外一个人提着老爸走了进来。

「爸,我操,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家就这么点大,要钱你们赶紧拿走, 别拿人命开玩笑!」我已经渐渐失去了理智,偷偷夺过依然攥在贱女人手里的水 果刀。

「那就跟我们走吧,到了那里,你就是主,你就是一切。不然的话……」他 没有继续他的疯言疯语,而是拿眼神斜了下老爸,而他的手下也很识趣得拿出一 把小刀割开了老爸脖子上的口子。

「好,我走,你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啊!」我已经抑制不住眼泪,说话梗 咽。

「别走,别走」,贱女人一下子抱住了我,浑身颤抖,她真的很害怕,「你 爸爸已经死了,我摸过,别被骗呀。」

我操,这帮畜生,竟然拿老爸的尸体来骗我!

「哈哈哈,怎么拿两个小娃子撒泼呀」,突然有把苍老的声音传进了屋子, 没错,就是他,那个老乞丐,他真的是洪七公吗,抑或是乔峰?

「洪帮主救我!!!」我似乎快失去理智了,把他当成了最后的希望。

那个老乞丐奇怪的看着我,「洪帮主?难道这里还有隐世高人?哈哈,老头 儿姓宋,今天便是来解救你的,观音有木有,如来佛祖有木有?」

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高,实在是高,这个疯老头果然是脑瘫界第一高人, 最后的希望就这么破灭了。

老乞丐却不以为意,「想我救你吗?想报仇吗?」这是我昏迷前听到的最后 两句话。

「想……我想……」然后我就扑街了,但在扑下之前,我似乎还说了一句 「救她……」,呵呵,这就是人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早晨的阳光有点刺眼,服侍的丫头在早间羞怯地替我换上衣服后,匆匆地下 去了。这是第三天吧,这个奇怪的地方,自从在这里醒来,我便记不起自己是谁。

努力回忆时就是一阵剧痛,次次如此。

「少爷起来了吗?」突然传来慵懒之音,却沁人心脾,这无色无味的声音, 此刻竟感觉可闻一般,实在是香,确有些浓,似乎是那熟到将落的蜜桃,难以自 拔。

我不仅看得失神,这女子真是好皮囊,柳叶眉尾一点翘,唇下美人勾心魄, 声声慵懒唤我去,芙蓉帐下今生消。

「怎么了少爷,看了三天还没盯够吗?」那女子倒也坦然,混不似其他婢女 般羞怯。

「我叫什么?」

「少爷这是又发病了吗,这几日,日日都要这么一问,也不嫌累得慌,你姓 萧,单名一个愚,字离情。」

我叫萧愚?萧离情?

第三章太宗夫人

「你说为什么以前的事情,我都记不起了?」这几日的思想折磨,让我不得 不低头询问起身边这唯一的人,「对了,你叫什么,我又忘记了。」自从醒 过来,记性总是很差,偶尔午夜还会做一些离奇的梦,「你说为什么以前的事情, 我都记不起了?」这几日的思想折磨,让我不得不低头询问起身边这唯一的人, 「对了,你叫什么,我又忘记了。」自从醒过来,记性总是很差,偶尔午夜还会 做一些离奇的梦,颇折磨人。

「我……我现在叫小玉,也只叫小玉了吧……」她站在门边,神情落寞,似 乎也同我般,有着自己的烦恼。

「小玉吗,为什么他们不让我出去,为什么这几天只有你跟那个小红丫鬟来 这,还有其他人吗?」我这有问没问的,也不指望她回答我些什么。

「有呀,今天大夫人说从南城卫府会过来一个大人物,说是到时候让我把你 领过去。」出乎我的意料,今天倒有这么回事。

「什么时候,现在吗?」我有点等不及了,急切道。

「呵呵,瞧你急的,哪有大清早过来的,嗯……我想想,对了,好像说是午 后。」小玉看着我泛起了笑意,眼神中依然有层雾,似乎总是有心事。

「是吗,我一直想出去看看,看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些衣服 我总是看着很奇怪,房子也似乎很老。」我真的有点兴奋,憋了几日,终于可以 出去了。

「我也想去看看……」小玉又是幽幽一说。

我心想这女人天天在外面跑的,怎么也来这么一说,越发觉得她奇怪了。

「你想要吗?」小玉突然盯着,略带羞涩地问道。

「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们从来没见过,你怎么总是问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一个姑娘家家,怎么会主动问人这个。「面对她突然的邀请,我也没多大反 应。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前两日她总在我吃了晚饭后问我,搞得我颇狼狈,还以为她跟其他人一起 戏耍我,只是这些天来,她总是问得正经,被我拒绝后也是一副自怜的表情,弄 得我反倒不好意思了。

我刚说完,她却突然抬头望向我,眼神中透着坚决,「你知道吗,现在只有 你了,我不想离开你,也不敢离开你,只要你说要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 满足你。」

面对她这类似唐突的回答,我都不知道如何接口,心中盘算中怎么安抚她, 似乎我说得重了,伤了她的心。

「少爷,大夫人请您赶紧去前厅,卫府的老太太到前院了。」正当我绞尽脑 汁也搜不出一句能让她止住哀情时,丫鬟小红如救命菩萨一般到了房门口,轻声 唤道。

我一愣,问道:「不是午后吗?为什么现在就到了?」,「我也不知,只是 大夫人有吩咐,让您赶紧去前厅,对了,玉小姐也请一同前去。」小玉总是一副 羞怯的表情,连回答问题也低着头,双手食指互相打着圈。

「哦,我知道了,那我们这边走吧。」我说着望向小玉,她也对我一点头, 跟在了我后面。

小红在前头带着路,这似乎还是我第一次出了这所的院子。回头一看,原来 这里叫做修竹。可是原理却连一棵竹子也没有,想着奇怪便问了前面的小红。

「这个呀,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来府里的时候我也问过,其他姐姐说是原来 院里住了位夫人,是从西境来的,那儿有许多竹子,似乎还有猫熊一类的异兽, 在那很是有名,夫人来了此间,常常心思故里,故老爷便从夫人故里移植了许多 品种的竹子,只是此处属北境,试了几次都没种活,故此只换了院名,叫人遗憾。

我想,夫人跟老爷都会觉得很遗憾吧。「

小红说着说着反倒自己陷入了沉思,唤了她两声才回过神来。她又是羞红了 脸,抢先两步,朝着前院走去。出了院门才知道,这所房子似是极大,走了很久 也没见小红口中的前厅。只是路过几间别院,却是各有各的特色,听小红说都是 根据院中主人的喜好,每隔几年都会翻新一下。清雅浓妆,应该便是各间主人的 特色了。

又约莫走了几分钟,突然从左边传来娇俏之声,似是有两个女子在追逐。

「死丫头,给我站住……还跑,等下扒了你的皮!。」被追的女子似是怕极, 只看到她边往后望便慌不择路地朝这边跑来。

「嘭」这死小红,人朝着她跑去,她倒是好,二话不说就闪到一边,却害苦 了跟在后面的我,被撞个满怀。两人双双倒下,我被装得往后退了两步才倒,而 她倒下时把头搁在了我胯部,痛得我一声狼嚎。

其他人都愣住了,还是小玉机警,赶紧拉我起身,也不避讳其他人,蹲下在 我胯下扫了两下,仿佛这样就能止住我的疼痛。我赶紧把她拉开,看向其他人, 她们的脸色都有些奇怪。

旁边就是那个装向我的人,看着很年轻,估计年不过二八。一身荷绿色连体 衣裳,外面套了层镶银边的纱衣,胸前绣着几朵桃花,头发简单扎起,在脑后盘 了个髻,又从中留出一束,编了个小辫,似乎是想打扮的成熟,又不想让人误会 自己的年纪,故而留起。

面向却是截然不同,如同十一二岁的孩童,只是琼鼻高挺,眼镜大而黑,肤 质茭白透着红晕,似乎刚才的碰撞,此时面上更红,如同要低落液汁一般。正不

住在我跟后面追她

的女子之间不停看着,似乎在做最后决定是留下来向我道歉,还是迫于后面 女子的淫威,不管不顾地逃离。

而追来的女子却是一身火红短衣衫,也不似其她女子穿着裙子而是一条类似 骑马用的长裤,看着应该也不大,似乎也是一般大小,只是平日里定是晒多了太 阳,肤色显着健康的麦色,眼镜同样的有神,只是嘴唇很小,感觉应该是个娇俏 的客人,却故作野蛮打扮。也是在那呆住了,只不过她的眼镜是在我与小玉之间 扫动。

此时小红才记起自己奴婢的身份,赶紧上来朝着红杉女子叫道:「四小姐, 四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的雅致了,大夫人命我领着萧氏公子去前厅见太 宗夫人。要是没事,我们先过去了。」

这几句话她说的战战兢兢,似乎平日里也有受过这四小姐的手段。

这四小姐也没第一时间回话,只是盯着我看了一会,眼中透着小孩看到新玩 具的喜悦,最后朝着青衣姑娘叫了句「这下看你再往哪里跑去,赶紧跟我走,晚 上仔细你的皮肉。」说完也没看她会不会跟来,自顾自地走开了。

而那青衣女子皱着眉头细想了会,也乖乖地跟了过去,临走时朝我望了一眼, 其中惨杂着羞涩与歉意。

继续往前走去,不多时便看到了进入前厅的侧门,心中略有些忐忑。深呼了 一口气,掀开帘布走了进去。抬目一看,却有点被吓到。整个厅堂密密麻麻全是 人。为首坐着一位满鬓苍白的老人,右边是一位年纪少轻一点的妇人,便是那大 夫人了。两边座上也多是些中年汉子,偶有两三个妇人与青年。

然后便是站在座位后面的几个男女,人数林林总总也有十来人。众人看到我 出来立刻投射来惊异的目光,继而就是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我听不清他们在说 什么,唯一从这里得道的资讯是,他们都很奇怪,穿着奇怪的服装,梳着奇怪的 发髻。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我的头发,似乎只有2,3寸……这……这是什么情况 ……

「你,你便是愚儿?」正当我被眼前的景象所吓倒时,一声惊喜地疑问突然 自旁边传来,转头一看,原来是那年纪最长的妇人。此时她正双眼泛着眼光,向 我伸出双手,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我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她口中的愚儿,我的 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只是傻傻地问道:「你,你是卫夫人?」

那老妇一愣,表情略显讶异,带着询问的表情回头望向大夫人。「你这傻孩 子,她哪是卫夫人,她是卫府的太宗夫人。」大夫人赶紧提醒我。

「太宗夫人……」我看着白发老妇,呐呐道。

「傻孩子,怎么叫我太宗夫人,我是你的奶奶,你要叫我奶奶呀!」

奶奶?这玩笑开大了吧,我哪来什么奶奶,啊不对,我不是失忆了吗?她怎 么就不会是我奶奶呢?

「你这小鬼,好没礼貌,见了卫府太宗夫人,还不下跪行礼!」突然一声如 雷喝声传来,吓得我双腿下颤,差点就碰到了地上。众人见了,不觉传出笑声, 只是有些只是善意一笑,有些却隐隐有些轻蔑之声。

「雷老大,我这与孙儿相见相认,哪轮的到你在那呼呼喝喝,莫非你是觉得 我行将就木,不久便是你雷老大来坐这个位子了吗?」太宗夫人立即出声维护我, 倒让我心里一暖,对她顿时充斥好感。

「老臣不敢,只是这未来宗门之主却是如此畏首畏尾,一声轻喝便双膝下跪, 如何能担当这重任,如何能领到我门重振声威!」这雷老大虎背熊腰,身材高大,

似是在场中人

最高大者,双眉浓挑,满面须髯表,眼神似那霹雳擂人心魄。不过衣衫看着 倒是很简朴,随意扎起,不像其他人做锦华装。

看他面似是恭恭敬敬,回话却不见有何卑微之意。直来直往,不做掩饰。

这太宗夫人也不生气,回头示意我站在她的身后,继而缓缓道:「看来我儿 还是无能,这才走了不到三年,这门内便有不服之音了。也罢也罢,老身一介妇 人,看来也管不了下人,还是早点卸了重担,回去乡间过几年清闲日子,慢慢等 死喽。」

这话音刚落,却有一拨人立刻停住腰身,俱都历目望向那雷老大。庭中一下 子静了下来,落针可闻。那雷老大似乎也有所顾忌,低喝一声,回身坐下。

「可还有人想在老身认亲孙的好日子,来触着霉头?」老夫人说完等了片刻, 继续道「既然没有,那就立刻开始认祖仪式吧。」

什么什么什么?认祖?摆脱,请告诉我老爸老妈是谁先!我有点茫然,从头 到尾这三日来,没人与我多讲一句话,现在突然说要我认祖归宗?这玩的是哪出?

「我反对!」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处女的纯真诱惑
  2. 好色媳翁
  3. 被轮奸一夜的经历
  4. 酒后和同伙女友的色色事
  5. 模特儿般丰满的身段
  6. 骚货欧阳夏丹
  7. 浪荡人妻攻略系统- ◆攻略奸夫(一)
  8. 失身Party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