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楊野的禁臠系列七慧黠老闆娘~張麗如(8)

作者︰御馬迎風 字数:12175 :viewthread.php?tid=9062026&page=1#pid94743660

慧黠老闆娘~張麗如(八)

******************

故事是虛構的,當然……人名也是杜撰的

作者︰御馬迎風

******************

作者︰御馬迎風

2014/ 05/ 13首發於春滿四合院,sis

楊野的司機,將車子開進了豪宅的大門,在大門口前停了下來,一位身著筆 挺西裝的男人,畢恭畢敬地打開車子的門.

香車裡載的自然是美人,張麗如內心忐忑不安,拉了拉身上的大衣,將自己 性感的嬌軀,裹得更緊一些。

自己從未穿過如此『暴露』的衣服,想起來就讓人感到害羞,今天下午到了 楊野指定的服飾店裡,作好頭髮、化好妝之後,就匆匆忙忙拿著晚禮服離開,也 沒來得及先打開看看,等到回到家裡打開盒子一看,張麗如不由得驚呼:「我的 天啊!」

張麗如腦海裡一片空白,伸出纖細白皙的玉手,輕撫著那襲黑色的晚禮服, 半晌說不出話來,經過一陣猶豫以及思考之後,終於下定了決心,將晚禮服拿了 出來……

一拿出晚禮服之後,發現禮服下面除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之外,另外有一個 精緻的小盒子,張麗如放下了手上的禮服,拿起了盒子打開一看,只見裡面是一 對珍珠耳環,耳環的周圍鑲嵌著一圈碎鑽,另外還有一條白色K金的鑽石項鍊, 光是中間的那顆主鑽,就超過了五克拉!

「天啊!這實在太貴重了……不行!這份禮我不能收,等到宴會結束之後, 一定要還給他……」張麗如喃喃自語道。

隨手將小盒子放在自己的梳妝台上,開始將自己身上的衣褲脫了下來,展露 出性感誘人的嬌軀,接著再將那襲黑色的晚禮服拿了起來,正面反面仔仔細細看 了一遍,嘆了一口氣道:「這衣服根本沒辦法戴胸罩……」

思考一下後,放下了晚禮服,連忙走到自己的衣櫃,打開衣櫃在裡面一陣東 翻西找,找出了兩片乳貼,這是結婚時用剩下的,本來想丟掉的還好沒丟,現在 剛好派上用場!

接著張麗如站起身來,脫掉了身上的乳罩,那一對雪白彈翹、毫無下垂的極 品美乳,彷彿得到自由一般,喜悅地彈動起來;約定的時間所剩不多,張麗如只 好開始換裝……

當一切準備妥當,走到鏡子前一看,張麗如的美豔嬌靨上,不禁微微發熱, 雖然經過妝扮的俏臉上,看不出那抹羞紅,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透了,因 為她那修長的粉頸,早已經泛滿了異於平時白皙的嬌紅色,那誘人的顏色,自己 也忍不住心動。

只見自己傲人的嬌軀上,一襲黑色絲質的連身晚禮服,兩旁各有一條細細的 帶子,經過雪白完美的香肩,繞到了修紅的粉頸後面,打了個精美的蝴蝶結,那 並不是真的蝴蝶結,而是一個蝴蝶結外形的釦子,挺拔白皙的酥胸,有超過一半 裸露在外,因為只有細帶的連結處,一片三角錐形的布料,輕柔地覆蓋住嬌嫩的 小乳頭,除此之外,其他的部份,包括那深邃嬌嫩的乳溝,再無任何遮掩。

而那雪白如絲緞般的勻稱裸背,也是完全的裸露出來,彷彿一面光滑的鏡子 一樣,那晚禮服的設計,背部的開口,一直開到了張麗如豐滿彈翹的臀肉上方。

本來這套性感、高貴的晚禮服,還搭配著一條黑色的絲質披肩,但在楊野的 授意之下,服飾店將它收了起來,並未附在衣盒裡.

然而張麗如的下半身,則是到腳踝長度的長裙,由於晚禮服的質料,當她在 一轉身的時候,會隨著扭動的力道而飄飛起來,彷彿降臨塵世的九天仙女一般, 散發出一股飄逸絕塵的味道,不僅引人遐思,更能引發男人沸騰的獸慾.

張麗如坐在床邊,穿上了那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緩緩地坐了起來,在黑色的 襯托之下,更顯出那雙美足,有如白玉般的纖細美感。

服飾店的髮型設計師,為了配合這襲晚禮服,特地將張麗如柔順的秀髮盤起 來,使得她那修長嫩白、如藝術品般的粉頸,可以完美的展現出來,搭配著張麗 如戴在耳垂上的一對珍珠耳環,以及雪嫩酥胸前的白金鑽鍊,使她的下半身,看 起來就像是一位高雅美豔的貴婦,但又因為晚禮服上半身的暴露,又帶著妖豔魅 惑的風姿。

這兩種極端的視覺感受,帶著不協調的美感,在張麗如完美至極的性感嬌軀 上,融合成令人窒息的美……

「張小姐,已經到了,請下車!」那位筆挺西裝的男人,見張麗如沒有下車 的意思,於是畢恭畢敬地說道。

「嗯!謝……謝謝!」張麗如從回憶中清醒過來。

還好在離開家的時候,找了一件大衣,將自己的身體緊緊地裹了起來,否則 她還沒有勇氣下車,至於進屋之後還是要將大衣脫下,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了。

下車之後,好奇地看了看四周,只見四周停滿了各式各樣的高級房車,稍稍 定了定忐忑不安的芳心;當張麗如望向大門的時候,看到一個男人快步地走了過 來。

「老妹!妳終於來了,所有來賓都到了,就等妳了……」楊野邊走邊說道。

「大哥!不好意思,耽擱了一下,所以來晚了,對不起……」張麗如展露出 充滿歉意的笑容,規規矩矩地道歉。

「沒關係!只是……關於妳的事,恐怕不怎麼樂觀……」楊野一邊帶著張麗 如往屋內走去,一邊憂愁地說道。

張麗如吃驚道:「怎麼回事……」

「唉……」楊野嘆了一口氣,說道:「妳還沒來的時候,裡面的股東們正在 談論這件事,我只不過替妳說了幾句好話,他們就很不高興,有人甚至還嗆我, 跟妳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放妳公司一馬?讓大家蒙受損失……」

張麗如焦急萬分地問道:「那……那你怎麼說的?現在該怎麼辦?」

楊野激動地回答道:「我跟他們講了好久,都快跟他們吵起來了,講到最後 我的火氣也上來了,就衝口而出說妳是我的……妳是我的……」

見楊野吞吞吐吐,張麗如急忙問道:「你說我是你的什麼?」

楊野深吸一口氣,說道:「我跟他們說妳是我的……未婚妻!」

兩人此時已經走進了大門口,聽到楊野所說的話,張麗如突然停下了腳步, 瞠目結舌地看著楊野……

楊野一看情形不對,連忙解釋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們一聽到妳是我 的未婚妻之後,他們的口氣就沒有那麼強硬了……」

張麗如腦海裡已經亂成一團,說道:「可是……我已經結婚了啊……怎麼可 以……」

「他們並不知道啊!」楊野不讓張麗如有任何思考的機會,急忙打斷她說到 一半的話,接著說道:「反正既來之、則安之!只要能解決妳的困難,也只好騙 騙他們了。」

聽到楊野所說的『困難』二字,張麗如的憂心立刻取代了疑心,柳葉般的細 眉微微輕鎖,心想:『他說的沒錯,事急從權,將來的事將來再說吧!先解決眼 前的難關再說……』

「呼……」於是,張麗如輕嘆了一口氣,說道:「大哥說得沒錯,只要能解 決我目前的困難,就算再大的委屈我也要忍耐;那……現在我該怎麼配合你演這 齣戲呢?」

楊野表面雖然不動聲色,但內心卻已經怒火中燒,暗道:『好啊!當我的未 婚妻就這麼丟人、這麼委屈,走著瞧吧!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妳穿著新娘婚紗,跪 在地上,求我娶妳……』

「妳只要進去之後,自稱是我的未婚妻就行了,其他的事就交給我!」楊野 強抑怒氣,回答道。

「嗯!我知道了……」張麗如羞紅的粉頸低垂著,聲如蚊蚋地說道。

楊野接著提醒道:「等一下進去的時候,妳要勾著我的手,別讓別人看出異 樣……」

「嗯……」張麗如螓首微點,羞不可耐。

兩人走進玄關,站在旁邊的服務人員,便走上來鞠躬說道:「小姐,您的大 衣……」

張麗如微微遲疑了一會,深吸一口氣之後,毅然地解開大衣的釦子,將緊緊 裹住嬌軀的大衣脫了下來,交給旁邊看得目瞪口呆的服務人員,接著伸出纖細嫩 滑的右手,勾住楊野的左臂,兩人一起走進大廳.

一走進宴會的大廳,美嬌娘張麗如立刻驚豔全場,她那不失高貴卻又風情萬 種的絕豔容姿,立刻就成為了大廳上的眾人,所關注的焦點,將宴會大廳上所有 男士的貪婪目光,完全地勾引過來。

楊野整個心跳加速,雖然早就心裡有數,對於張麗如的美並不陌生,但如今 盛妝打扮的她,那種驚心動魄的美貌,仍然強烈震懾楊野的感官神經,胯下那隻 巨大的肉棒,也隱隱有了反應!

此時的張麗如美目四顧,見這豪華的大廳裡,包含賓客與服務人員超過五、 六十人,每位男賓客身邊都有攜帶一名女伴,見有那麼多女人在場,張麗如最後 的一絲疑慮才徹底消失;再看那些女性賓客所穿著的晚禮服,也都是如同自己一 般,性感而不失高貴,內心對於自己身上穿的禮服,所產生的芥蒂,又舒解了一 大半。

楊野意氣風發地帶著張麗如走向沙發處,表情充滿了驕傲與自豪……

打從一進門來,張麗如便感受到有無數的目光,投擲在自己婀娜多姿的身體 上,其中包含了讚嘆、羨慕、嫉妒、貪婪、垂涎、渴求……等等!張麗如只感到 自己一陣接著一陣臉熱心跳,這是自己有生以來穿著最暴露的一次,將自己雪嫩 的香肌玉膚,如此大面積地展露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供這麼多人欣賞、品評,想 到這裡張麗如性感的誘人嬌軀,不由得輕輕顫抖起來,那如絲緞般的嫩膚上,也 泛起一顆顆嬌羞、可憐的小疙瘩。

來到大型的環狀沙發前,只見有五、六對男女賓客,早已坐在上面,楊野開 口說道:「麗如,我跟妳介紹一下,我們由左至右開始介紹,這位是周董,旁邊 這位是周董的夫人,這位是孫董,旁邊這位是孫董的夫人,這位是陳董,旁邊這 位是陳董的夫人……」

楊野每介紹一位賓客,張麗如便露出大方嫵媚的微笑,雍容華貴地點頭回應 道:「您好!」

「最後這位是李董,旁邊這位是他的夫人,李董是我們公司最大的股東,說 話是最有份量的一位……」楊野對著張麗如使了個眼色,接著向沙發上的眾人說 道:「這位是張小姐、張麗如!是小弟未來的老婆!」

聽到了楊野的介紹,張麗如美豔至極的嬌靨,露出了羞澀的神情,靦腆地說 道:「您好!」

「呵呵呵!原來是弟妹啊,真的可以說是美若天仙,今晚整個現場我看就屬 妳最漂亮;楊老弟你真是不簡單,能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李董爽朗地笑著 說道。

「真的是好漂亮!怪不得小楊要把弟妹妳藏起來,連訂婚也不讓我們知道, 待會看我怎麼罰你這個臭小楊?」李夫人調笑道。

張麗如看了那個叫李董的男人一眼,只見他約四十來歲的樣子,一臉的腦滿 腸肥,右手手腕上帶著一塊勞力士金錶,一身鬆垮垮的肥肉,一副俗不可耐的土 財主模樣,再加上他那一雙賊眉鼠眼,不停地往自己的身上看,張麗如打從心裡 覺得厭惡;但是,坐在他身邊的李夫人,卻是容貌姣好,氣質出眾!令人產生莫 名的親切感。

嬌羞無奈的張麗如,被李董色瞇瞇的眼光,看得渾身不自在,但畢竟是有求 於人,於是依然微笑親切地說道:「哪裡,李董、夫人你們太過獎了……」

李夫人站起身來,牽起張麗如柔若無骨的纖纖細手,嬌聲說道:「弟妹太見 外了,叫大哥、大嫂就行了,什麼李董、夫人的,聽起來太彆扭了,來,過來跟 大嫂一起坐!」說完之後,便牽著張麗如回到自己原來的座位上坐好。

「小楊,先開幾瓶XO,咱們哥兒幾個好好喝一喝,慶祝你這個單身貴族, 總算安定下來了,有了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李董對著楊野喊道。

「好的!沒問題!」楊野滿臉堆笑,說道。

不一會服務人員便端著三瓶XO以及十多個杯子來到,在將酒瓶與杯子放下 的同時,一雙眼睛卻斷斷續續地斜飄在張麗如挺拔白皙的椒乳上。

一個不小心,服務人員不小心弄翻了一個杯子,還好只是空杯子,連忙將杯 子放正,但那副心不在焉、意亂神迷的滑稽模樣,都落在楊野的眼裡……

『臭小子,給我眼睛規矩點,這塊天鵝肉不是你這隻癩哈蟆能吃的!』楊野 在心裡冷笑著說道。

服務人員失常的舉止動作,也使得張麗如發覺了他不良的眼神,不由得感到 害羞,打從一進門開始,全部男人的眼光,就一直在自己的身上,雖然已經慢慢 地習慣那些熾熱的眼神,但是她的一張俏臉依然火熱到現在,一直沒有降溫的跡 象。

可是,她自己的心裡卻感覺有點奇怪,在習慣被眾人注視之後,張麗如嬌怯 的芳心深處,居然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快慰與渴望。

美嬌娘張麗如根本就不知道,楊野在她心裡種下了一枚情慾的種子,藉由暴 露的衣著與眾人的視線,正在她靦腆、羞澀的心中,慢慢地在萌芽……

將酒倒滿所有杯子之後,服務人員便轉身離開,離開前他的眼神,還是依依 不捨地望向張麗如雪白彈翹的乳肉。

張麗如覺得自己真的越來越奇怪了,竟然已經不討厭這種色瞇瞇的男人了!

「來來來……我們敬這小倆口一杯,祝他們早生貴子、永浴愛河……」李董 舉杯喊道。

在場的眾人轟然叫好,紛紛舉杯……

「謝謝!謝謝大家!」楊野舉杯謝道。

全部的人都仰頭乾杯,只有張麗如手上的酒,一動未動!

她的內心深處正百轉千折,充滿了對自己丈夫的愧疚,想到身為一個人妻、 人母、人媳,居然在這裡與另一個男人,假扮成未婚夫妻,接受大家的祝福,這 種複雜無比的思緒,不斷地痛擊著自己的內心。

「咦……」李董看著張麗如纖巧玉手上的酒杯,說道:「弟妹怎麼不喝?是 不是不願意接受大家的好意?」

張麗如舉起了酒杯,靠進自己那嫣紅薄巧的櫻唇,但是精美的小瑤鼻中,忽 然聞到了濃烈酒氣,忍不住秀眉微蹙,遲疑了一下。

「妹妹不會喝酒嗎?沒關係!隨意就好……」李夫人見狀,體貼地說道。

張麗如未語,李董卻已經喊道:「不行!不行!這杯是祝福他們夫妻倆的, 一定要乾!」

其他人也在一旁起哄,非要張麗如乾杯不可。

酒是當著張麗如的面現開的,再加上大家都喝同一瓶酒,所以張麗如自然不 會啟動自我保護;此時見情況難以推託,只好再次舉起酒杯,輕啟朱唇說道: 「謝謝……大家!」隨即心一橫,將杯中的酒喝掉。

滿滿一杯的烈酒,如同一把利刃般,流過了張麗如的喉嚨,由於喝得太急, 很少經過酒精洗禮的喉嚨,怎堪承受這種刺激,引起了一陣嗆咳。

楊野急忙抽出一張面紙,遞給張麗如,焦急地問道:「不要緊吧?」

李夫人輕輕地拍著張麗如雪白的勻稱裸背,向自己的丈夫埋怨地說道:「你 看你!乾什麼杯嘛?害弟妹那麼難受……」

張麗如一手拿著面紙、另一手搖了搖,邊咳邊說道:「咳咳……沒事……咳 咳……我不要緊……咳咳……」

「哈哈哈……是我不對!我自罰一杯。」李董一邊哈哈大笑道、一邊又乾了 一杯。

接著,閒聊了一陣之後,楊野見時機成熟,開口說道:「幾位老哥,剛才跟 你們提過關於賤內公司的事,不知道你們是否可以給小弟個面子……」

「我這沒問題!」李董爽快地說道:「之前我以為弟妹是外人,才會反對, 現在知道弟妹是自己人,又怎會反對呢?」

「謝謝李老哥!」楊野感激地說道。

「謝謝李大哥!」已經半醉的張麗如,聽到李董的回答,頓時清醒過來,驚 喜地說道。

張麗如那雙水靈柔媚的雙眸,在酒氣的薰蒸之下,越發的勾魂奪魄,李董忍 不住嚥了嚥口水,轉頭向其他股東問道:「老周、老孫、老陳、老鄭,你們有沒 有問題啊?可別跟弟妹過不去啊!」

「沒問題!沒問題!」其他股東異口同聲道。

「謝謝各位大哥!」張麗如喜悅不已,笑靨如花的連聲道謝,心情也隨之好 轉.

「只不過……」一直沉默的周董,此時出聲了。

「怎麼?周老哥還有條件啊?」楊野問道。

「死老周,自己的弟妹你也敢有條件啊!」李董忍不住罵道。

「我哪敢啊!弟妹這麼討人喜歡,我為難她,不怕被大家圍毆啊!」周董急 忙解釋道:「我只不過想跟弟妹喝一杯而已,我從來沒跟像弟妹這樣的大美人喝 過酒,所以……」

周夫人打斷周董的話,罵道:「死鬼,什麼叫做『從來沒跟像弟妹這樣的大 美人喝過酒』?難道我不美啊?剛才弟妹喝酒之後那麼難受,你還要她喝……」

「最多我喝一杯,弟妹陪半杯就好嘛!」周董舉起酒杯,對著張麗如說道。

楊野連忙舉起酒杯,想替張麗如擋掉……

張麗如見狀,向楊野擺了擺手,舉起了酒杯說道:「周大哥,小妹敬你,謝 謝您高抬貴手。」說完之後就喝了半杯酒。

「好!」周董開心地乾掉了杯中的酒。

「還有我們!我們也要……」其他三位股東鼓譟起來。

張麗如面有難色,正在進退兩難時,旁邊的李夫人開口說道:「妹妹放心喝 吧!喝醉了我負責平安送妳回家。」

聽到這位體貼又善解人意的李夫人這麼說,張麗如心裡最後的擔憂,消失的 無影無蹤,甜甜地笑道:「謝謝大嫂!」接著,便放心與三位股東喝了起來。

連著四個『半杯』下肚,張麗如真的醉了,腦子裡迷迷糊糊的,也覺得有些 天旋地轉……

李夫人向楊野使了個眼色之後,向張麗如說道:「妹妹!我們不理這些臭男 人了,咱們幾個姐妹到旁邊去喝果汁,一起聊聊天。」一邊說著、一邊拉起了張 麗如,與其他股東夫人,一起離開.

等女人們離開之後,李董便坐到了楊野身邊,壓低聲音說道:「楊董,怪不 得你寧願花這麼多錢也要搞出這麼大的陣仗,為了您的這位夫人,花得再多也值 得啊!」

楊野揚起一邊的嘴角,說道:「誰叫我這個未婚妻是個天主教徒,在結婚前 說什麼也不願跟我發生關係,沒辦法,只好出此下策。」

楊野行事一向小心謹慎,對於眼前的任何人,說話都有所保留……

「為您今晚『得嘗所願』、『一親芳澤』,乾一杯!」孫董舉起酒杯,向楊 野敬道。

「謝謝大家的幫忙!」楊野舉起酒杯,向眾人謝道。

大家一飲而盡,楊野卻緩緩地一邊喝著、眼睛卻如同老鷹一般,看著女人們 聚集的那一邊。

只見鄭夫人將一包藥粉放進一杯果汁裡,偷偷交給李夫人,而李夫人又將果 汁交給了張麗如,一群女人互相碰杯,每個人都一飲而盡,張麗如也不例外,只 見那橙黃色的果汁,流過那嫣紅玉潤的櫻唇,全數進入了張麗如的體內……

楊野如釋重負地笑了,隨即將杯中的殘酒,一飲而盡!

良久之後,李夫人婀娜多姿地走了過來,直接坐在了楊野的大腿上,摟著他 的脖子,將自己的粉腮湊到楊野的嘴邊,一邊任由他恣意地親吻、一邊嬌聲地說 道:「照您的吩咐,一切都搞定了。」

楊野伸出了大手,在李夫人肥嫩的乳房上,肆無忌憚地揉搓起來,接著開口 問道:「沒問題吧?」

李夫人微闔雙眸,彷彿很享受地說道:「嗯……那個藥只要吃半包就會昏迷 整晚……人事不知……何況……何況……她喝了一包……啊……輕點……」

「那好!」楊野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將李夫人抱到旁邊的沙發上,接著站起 身來,拍了兩下手掌。

只見所有人,不分男女都肅立站好,包括五位『股東』,等候著楊野的下一 步指示!

楊野朗聲說道:「今晚辛苦各位了!現在大家可以離開了,明天到公司找趙 特助領取你們的酬勞,現在給你們十分鐘,立刻離開……」

所有人立刻放下手上的東西,轉身離開,只有五位『股東夫人』,嘟著小嘴 圍著楊野,七嘴八舌地罵著:「楊董偏心!」

楊野被鬧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無可奈何地說道:「回去跟妳們經理說,每 個人十天全場,記我的帳!」

聽到楊野的話,五位『股東夫人』,立刻歡天喜地的離去!

楊野突然想起一件事,對著『孫夫人』與『陳夫人』問道:「心兒、莉莉!

上次那個阿昌床上功夫如何?「

『孫夫人』與『陳夫人』一臉鄙夷地搖搖頭,『孫夫人』更嘆氣說道:「那 種不自量力的男人,還敢點兩個小姐,莉莉花不到五分鐘就把他解決了!根本不 用我上場……」

「哈哈哈……」楊野哈哈大笑,親了每個人一下,說道:「走吧!沒事了, 早點回去休息。」

「楊董,你什麼時候有空讓我們姐妹伺候你?」『陳夫人』撒嬌道。

「為了不讓妳們日後聽到我的名字,轉身就跑,我看還是算了……」楊野回 答道。

其實對這些庸脂俗粉的風塵女子,楊野實在提不起興趣,更何況沙發上還躺 著一個絕色……

*********************************

打發走了所有的人之後,楊野將大門鎖好便回到了客廳,來不及收拾的桌面 上到處杯盤狼藉,便來到沙發前,虎視眈眈地凝望著醉酒美人那嬌美酡紅的迷人 容靨,欣賞著那微微起伏著的香豔酥胸。

然而此時醉得幾乎不醒人事的美少婦張麗如,不知失身的危機已經漸漸地迫 近,猶自深深地沉睡著,殊不知從現在開始,她的命運將面臨重要的轉捩點,她 將不再是自己丈夫的妻子、兒子的母親,更不是證券交易所的職員,以及『雅鑫 工業社』的老闆娘。

未來,彷彿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巨大黑洞,慢慢地將她吸入、將她吞噬,將來 等著她的身份,是這個與自己近在咫尺的男人,所擁有、珍藏的『禁臠』、『性 奴』,嬌小玲瓏的絕豔肉體,從今而後只能成為專供楊野洩慾、調教,甚至於生 兒育女而存活,不再允許張麗如有其他的生命意義.

那種『到手』的極度興奮,使得楊野心臟狂跳,他伸出食、中二指,輕巧、 溫柔地勾劃著張麗如絕美嬌靨的輪廓,彷彿在品味著一件完美的藝術品,小心翼 翼地觸碰著那白皙晶瑩的柔肌嫩膚.

鼻中聞到張麗如那清新、雅致的獨特香味,楊野終於無法抵擋美人兒所散發 出的誘惑,將一隻手臂伸過美少婦的粉頸,扶住那圓潤嫩滑的香肩,另一隻手臂 則抄起張麗如的膝彎,將那柔若無骨、輕似飛羽的香軀,橫抱起來,嘴角微微上 揚露出了淺淺地淫笑,走向自己的臥房……

來到自己的房間之後,楊野立刻將這嬌小柔美、曲線玲瓏的極品美人,放置 在自己的大床上,將她身上微見凌亂的黑色晚禮服略略整理好,接著為自己倒了 一杯紅酒,坐在床沿上一邊喝著陳年的美酒、一邊欣賞著美豔的佳人。

「難怪古人常把『美酒佳人』相提並論,果然這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啊!」楊 野有感而發地說道。

接著楊野那雙充滿色慾淫念的眼神,肆無忌憚地在張麗如玲瓏有緻的嬌軀上 掃視著,盡情地欣賞著張麗如嬌小曼妙的身體曲線,白皙柔滑的細嫩肌膚和嬌豔 動人的絕色容貌,在酒精的催化之下,使得張麗如的香腮暈紅滾燙,小巧秀挺的 鼻翼微動著,擦著鮮紅色唇膏的兩瓣朱唇微微輕啟著,露出一排整齊雪白的小貝 齒,處處顯示著躺在自己床上的嬌美人妻,是如此地嬌媚惱人。

楊野看著張麗如那泛著亮彩光澤的櫻桃小嘴,不由得色心大起,於是跪在床 邊,輕輕地啄吻了一下,接著伸出了舌頭,緩慢地探進了張麗如的小嘴裡.

已經醉得神智不清的美嬌娘張麗如,迷迷糊糊之中只覺得一張滿是煙味以及 酒味的大嘴,已經貼到了自己的唇邊,張麗如將酡紅的嬌靨,出於自然反應地往 左右兩邊擺動著,試圖逃離楊野的那張嘴巴,但一隻壯碩的手臂,伸在自己的頸 部下方,強大的力量,讓她的頭部無法動彈,緊接著張麗如迷離地感覺到一條又 濕又滑的物體,在自己的臉上舔來舔去,然後強行地進入了她的嘴裡.

楊野的舌頭,肆無忌憚地在張麗如帶著淡淡的小嘴中舔舐著,有時和她的小 舌頭糾纏在一起,有時又沿著白玉般的小貝齒來回滑動,兩人的嘴唇緊緊地貼合 在一起,使得美嬌娘張麗如在睡夢中,感到一股說不出的煩悶和舒服。

楊野的一雙大手也沒有空著,他沿著張麗如那粉嫩白皙的頸側,愛撫到她那 光潔嫩滑的香肩上,不停地揉捏、撫摸著。

「唔……唔……唔……」張麗如渾圓雪白的香肩,在楊野雙手的溫柔愛撫之 下,不由得微微地顫動起來,而那完全被楊野唇舌佔據的櫻桃小嘴裡,更發出了 蕩人的悶哼聲。

楊野的魔掌持續地向下移動著,來到了那令人垂涎的酥胸上,隔著張麗如嬌 軀上黑色低胸禮服裡,那層薄軟的胸貼,楊野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手掌之下,柔 軟溫暖且彈性十足的高聳豐乳,所傳來引起男人獸慾的彈手觸感。

「好一個誘人犯罪的性感尤物啊!」楊野從心底發出了由衷的讚嘆.

輕輕撕去了那層有如薄膜般的胸貼,那一雙魔掌緊緊地握在張麗如綿軟的酥 胸上,不重不輕地撫摸起來,而楊野那充滿淫邪的唇舌,更是捨不得與那嬌嫩的 香唇片刻分開.

「唔……唔……嗯……」醉得實在厲害的張麗如,已經分不清是在夢境還是 現實,只感覺到自己的胸部,傳來一陣彷彿電流般的酥軟,不由得輕聲地嬌喘起 來。

在不曾間斷的長吻過後,楊野的嘴唇,終於戀戀不捨地離開了張麗如溫柔的 嫣紅櫻唇,接著在那水嫩羞紅的香腮上,以及修長白皙的粉頸上,恣意地舔舐、 親吻起來,直到張麗如的香肌玉膚上,佈滿了楊野一層又一層的唾液之後,這才 抬起頭來,雙眼目不轉睛地欣賞著張麗如那嬌小玲瓏、曲線動人的完美嬌軀.

張麗如身上穿著的衣服,是一件細肩帶的黑色低胸晚禮服,晚禮服中間V字 型的設計,使她纖細嬌嫩的粉頸、柔美圓潤的香肩、甚至於那雪嫩深邃的乳溝全 都裸露在外,在黑色晚禮服的襯托之下,那香肌玉膚尤其顯得細膩潔白。

不僅如此,更令楊野癡迷的,是張麗如那一雙彈挺雪嫩、溫軟香滑的豐腴椒 乳,所呈現出飽滿渾圓的誘人曲線,一覽無遺地充塞在楊野欲噴出火的眼裡,雖 然有絲質晚禮服的遮掩,但是卻隱約可見那迷人嬌嫩的小乳頭,在黑色低胸禮服 那緊繃的邊緣上,搭配著令男人為之瘋狂的白皙乳肉,散發出使人目眩的動人光 澤,彷彿是在挑逗著楊野的忍耐極限。

楊野終於忍不住爬上了這張曾經令好幾個美貌少婦、少女失身的床上,側臥 在張麗如的嬌軀旁,出了神似地欣賞著這小部份隱藏在黑色低胸禮服下的雪嫩椒 乳,一陣心旌神搖,恨不得立刻將那薄如蟬翼的黑色布料撕個粉碎,將那曲線完 美的婀娜胴體,恣意飽覽.

張麗如那一身高貴美麗的低胸晚禮服,裙襬的長度恰好及地,掩蓋住了美少 婦張麗如纖細滑嫩的一雙美腿,此刻楊野正微微地將裙幅掀起,那完美細緻地猶 如精雕玉琢般的纖纖玉足,剎時呈現在楊野的面前。

張麗如今晚穿的黑色的高跟鞋,由於身材嬌小所以楊野為她挑選了這雙高跟 鞋,高度超過了十公分以上,只見幾條細細的黑色繫帶,勾勒出秀美絕倫的美足 線條,這使得楊野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地讚歎著,他的雙手也禁不起這般唯美的誘 惑,毫不思索地便伸進了張麗如的長裙裡,肆無忌憚地愛撫起來。

楊野那隻巨大的魔掌,順著張麗如柔美的腳踝,緩緩地向上滑撫而去,粗糙 的手指,立刻感受到一種細膩光滑、有如絲緞般的溫暖觸感,楊野一邊體會著這 晶瑩光滑的絕品雪膚,以及柔和起伏的優美線條,一邊在腦海中描繪著張麗如白 皙苗條的美腿,喉嚨深處也忍不住發出吞嚥口水的響聲。

在絲毫不受阻擋的情況下,楊野的雙手,緩緩地撫摸到了張麗如柔軟的大腿 根部,接著楊野的手指,輕輕地鑽過了美少婦的內褲邊緣,來到了兩腿之間的女 性私密處。

「嗯……」睡夢中的張麗如,敏感的下身感覺到了一陣酥麻、瘙癢,一雙美 腿情不自禁地微微一顫,細長的柳眉輕蹙了一下,接著嫣紅的櫻唇輕啟一縫,發 出了失貞前的第一聲嬌吟。

聽在楊野的耳中,這悅耳柔媚的聲音,彷彿是在催促著自己體內的慾念,化 為行動繼續享受這得之不易的美肉饗宴。

於是楊野抽回了手指,高高地掀起了張麗如的裙襬,把黑色長裙的下緣一直 拉到了膝蓋以上,使得她嫩滑修長的一雙美腿,完全暴露在他淫穢的目光之下。

楊野接著溫柔地脫去了張麗如的黑色高跟鞋,握住了那小巧細緻的腳踝,一 陣愛不釋手地把玩之後,這才慢慢地拉開了張麗如雪白晶瑩的小腿,將自己的視 線,順著著張麗如曲線完美的小腿,一路往上延伸著,通向那一直令自己魂瑩夢 繫的私密處;然後他輕輕地將張麗如柔美的性感嬌軀,翻了過來,讓她變成趴臥 著的姿勢,而楊野的一隻手,早已經迫不及待地撫著黑色晚禮服中空的部份,珍 愛無比地感受著,那膩滑如絲稠般的完美裸背,所帶給自己的細膩觸感……

張麗如伸展著優美線條的極品胴體,不醒人事地趴伏在鬆軟的床上,一雙雪 白的玉臂,擱置在頭部的兩側,柔美的香肩,嬌嫩無毛的腋下和黑色晚禮服中央 的無瑕美背,都完全赤裸裸地袒露著,還有那令楊野極度滿意的彈翹臀肉,每一 處都散發出吸引異性交媾的媚惑淫姿。

楊野的視線,癡癡地凝望著,不斷地吞著快要流出的唾液,他的左手,一直 放在張麗如粉嫩的玉背上,右手的大拇指與食指,按住了張麗如粉頸上的蝴蝶結 釦子,稍一凝神緩緩地解開了釦子,細長的肩帶,無聲的癱軟在美豔少婦的粉頸 上,

下半身的黑色長裙,在那臀縫的位置上,有著一條不注意便不會發現的細拉 鏈,這是楊野特地要服飾店修改、加裝上去的,為的便是此時此刻……

楊野吞了吞唾沫,伸出了右手的大拇指與食指,緊緊地夾住拉鏈,此時楊野 的手居然微微地顫抖起來,忍不住深深地吸一口氣,平息一下內心的激動,接著 手上輕輕用力,將拉鏈往下拉動。

隨著拉鍊不斷地向下延伸,那雪白彈挺的完美臀肉,隨著黑色的晚禮服,不 停地往兩側擴開之後,逐漸露出了晶瑩剔透的惱人光澤。

拉鏈從張麗如雪白高翹的臀部一直被拉到了性感的大腿上,黑色長裙也向嬌 軀兩旁完全敞開了,楊野心目中極品的夢幻臀肉,終於完全的袒露出來。

楊野用手指輕柔地碰了碰散發著迷人光澤的香肌玉膚,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 動,一口親吻了下去,然後瘋狂地愛撫、舔吻起來,他彷彿深怕這美少婦會突然 消失不見,雙臂緊緊地擁抱著張麗如嬌柔白皙的完美胴體,不肯放過任何一寸令 人垂涎欲滴的香肌玉膚.

張麗如猶如歷經了一場春夢般,渾渾噩噩之間情慾暗生,嬌軀逐漸地感覺到 火熱起來,肉體上的毛細孔,也慢慢地滲出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汗珠。

楊野如癡如狂地舔吻著,不時還輕柔地啃咬著,直到那香嫩的裸背上、高挺 的臀肉上,遍佈了楊野濕滑的唾液,在室內明亮的燈光反射之下,嬌滴滴的美少 婦張麗如,那一身雪白嬌嫩的香肌玉膚上,不斷地閃爍著淫糜的油亮光澤。

楊野依依不捨地將張麗如的嬌軀再度翻轉了過來,身上那襲黑色低胸的晚禮 服,也因為楊野的擁抱與愛撫,已經顯得凌亂不堪,無力遮掩主人媚豔無雙的肉 體,一對豐腴雪嫩的椒乳,已經完全跌落出來,羞呈在楊野血紅的狼眼之前,微 亂的髮鬢,搭配在那絕美的嬌靨上,流露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媚態.

楊野急不可耐地將低胸晚禮服向下拉開,那對令楊野朝思暮想的雪嫩椒乳, 終於擺脫了低胸禮服的束縛,猶如彈跳一般地首次展現在楊野灼熱的視線之下。

在這一瞬之間,楊野只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這雙肥嫩的美乳,膚色是那麼地 雪白透亮、曲線是如此地飽滿挺拔,高聳的頂端,更是鑲嵌著兩點嬌嫩羞怯的小 乳頭,直接地衝擊著楊野飢渴的視神經,挑釁著楊野沛然而至的熾熱慾火。

單就以乳房而論,張麗如那種驚心動魄的嫩白『乳色』,直逼李采宸;那種 豐腴渾圓的飽滿『乳型』,可比黃淑娟;而在這完美的搭配之下,有如夢幻般的 極品『美乳』,與完美極致的女教師傅菊瑛相比,也只可以說是『雖不中,亦不 遠矣』。

唯一稍嫌美中不足的地方,便是那對嬌嫩的小乳頭,顏色略微暗沉,沒有自 己那些『珍藏性奴』來的粉紅嬌豔,也許是生過兩個孩子的關係,比起自己那些 頂多只生過一個孩子的『禁臠』來說,自然是略顯失色。

「唉!真是有點可惜了,不過沒關係,現代的美容聖品如此之多,總有辦法 能恢復的!」楊野一邊在心裡想著、一邊仍然緊盯著眼前的美乳。

雖然張麗如小乳頭的顏色,是呈現出暗紅的色澤,但是楊野卻越看越覺得滿 意,一種與其他人不同的感覺,自心底油然而生,衝擊著自己對女人嚴苛的審美 標準。

楊野從一開始便是抱持著『寧缺勿濫』的信條,對於女人的肉體一定要求完 美無瑕,一但發現有任何的缺點,他便會立刻無情地放棄,好比白衣天使王惠玲 的悲慘下場;這也是他為什麼到目前為止,『禁臠香閨』中的女人僅僅只有六個 而已,否則以他的財力與實力,要多少女人會沒有!

如今!他自己也弄不清楚,這位醉倒在自己床上的美少婦張麗如,究竟有何 獨特的媚力,使得自己縱使發現這點小缺失,卻悖離自己『寧缺勿濫』的信條, 設法找理由、想辦法改正這微不足道的小缺點,依舊沒有改變讓她成為『行宮一 員』的想法。

楊野只覺得腦袋裡感到一陣混亂,全身的肌肉幾乎同時緊縮,巨大、猙獰的 肉棒更是宛如擎天一柱,他接著將張麗如嬌軀上的低胸禮服,向下拉扯到平坦的 小腹之上,令美少婦的一雙雪嫩椒乳,再也毫無遮掩地完全裸露出來,接著楊野 十指箕張,慢慢地向著這如夢似幻般的美乳,一點一點地接近著……

聰明慧黠的美嬌娘張麗如,又怎會料到在此時此刻危機正一步步逼近,那只 有自己丈夫碰過的豐腴美乳,就要落入淫魔的掌中了。

楊野有如同鷹爪般的魔掌,終於撫摸在張麗如嬌嫩白皙的飽滿椒乳之上,中 指輕彈了一下那羞怯可人的小乳頭,彷彿觸動了肉體上的敏感神經,使得張麗如 吐出了悠長、苦悶的嬌喘聲:「嗯……」

楊野恣意地享受著自己的手掌中,那柔軟、飽滿而且彈力十足的一雙椒乳, 然後騰出一隻手來,繼續將張麗如嬌軀上的黑色晚禮服褪去,衣服很快地就從張 麗如的一雙美腿間扯了出來,接著用力一拋,被脫掉的黑色晚禮服,彷彿一隻黑 色的蝴蝶,以翩然飄逸的美態,緩緩地跌落在地面之上。

楊野癡迷的注視著這玲瓏有致的完美嬌軀,難掩心中的激動,接著他屏住了 急促的呼吸,一手顫抖地抓起了放在床頭的照相機,在閃光燈不停地閃爍中,為 美少婦張麗如那雪白晶瑩的絕美胴體,留下了永不磨滅的見證.

張麗如柔若無骨地躺在床上,被迫展現著自己視若珍寶的美麗肉體,即使是 她深愛的丈夫,也從未那麼仔細地飽覽她的每一寸香肌玉膚,然而現在卻不但讓 其他男人恣意賞玩,還被這個男人詳盡如實地化成了一張張令人無法辯解的『證 據』……

<未完待續>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男欢女爱- 第215章 多少手足
  2. TheLougeBlack
  3. 被下药的模特儿
  4. 女友的淫具魅惑(下)
  5. 农妇性交欢
  6. 小鸟
  7. 深喉
  8. 我和表姐电脑旁的鹊穆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