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疯狂之后人妻再次疯狂

  室内的疯狂总算告一段落,带着一丝丝愧疚,我不敢直视菲儿,在吃晚饭的时候,只有周靖平得意洋洋的搂着小若说着下流的情话调笑,我和娇妻两人都沉默了起来。
  不过说来也奇怪,现在周靖平忽然心情也好过头了吧,让菲儿为我口交他那么高兴到底是为什么呢?
  翻来覆去想不通这点,嘴里的食物也味同嚼蜡,草草的吃完这顿饭,便跟着他们又回到了宾馆的别墅里。
  照例又是周靖平带着我的娇妻们进浴室洗澡的时间,我有些无聊的坐在沙发上,努力的找些事情做,尽量不去听浴室里传来的女人的娇吟和男人放浪的淫笑声。
  终于脑子里空空的熬过了这段空白期,周靖平带着娇妻们出了浴室,现在的小若和菲儿已经完全没有最初被我看到和别的男人同出浴室时候的那股羞涩了,有时候我在想,人的适应力还真是可怕,无论多么不合理的东西,时间久了,也就觉得正常可以接受了。
  「陈先生,你要不也去洗洗澡?」
  周靖平的语调有些怪怪的,但是我也没细想,点点头便自己也进去浴室,我现在是懒得和他多废话,既然我的精神胜利法没起作用,又不能正面反抗让菲儿生气,那干脆就这样不闻不问好了,进了浴室,拧开莲蓬头,热水冲在身上的感觉让我好受多了……
  大约过了20多分钟我才擦着身子从浴室外走出来,不过一阵浪媚的叫声便从里面的一间卧室里传来,那应该是小若的声音,我正犹豫是否还去那边,居然发现菲儿还留在客厅里。
  「菲儿……」
  「老公……主人说让我等你,洗完澡带你直接去卧室那边」本来还感动菲儿等候着我,一听到不过是周靖平的吩咐我的心就凉了大半截,原来在这菲儿不是因为思念我想和我说说情话之类的,完全只是执行别人的命令罢了。
  默默的跟着菲儿去了卧室,没理会菲儿数次的欲言又止,反正现在菲儿和小若都成了别人的奴隶,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干脆就得过且过的熬过这一个星期吧,但是,经历这些种种,我们的未来,还真的属于我们吗?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不过进了门就被屋内的淫靡把这些一扫而空,周靖平坐在床上,怀里抱着小若,一面狠狠捏住她的爆乳,一面用肉棒向上拼命的挺动着,可怜的小若,只能分叉着长腿骑在周靖平的胯上,小嘴里吐着依依呀呀的娇吟声,一副不胜挞伐的柔弱羞态。
  不知是主动还是被动,小若摇曳着蜂腰,带动着蜜穴上下起伏吞吐着肉棒,从前面看去,背坐在周靖平胯上的她还没有发觉我的到来,只是眯着杏眼,喘着鼻息,皮肤透着斑斑的胭红色,看来小若的情欲也被周靖平彻底挑拨起来了。
  「雅奴……你的这里不差于……菲奴啊……
  「啊……嗯……」
  小若虽然没有看到我,但是仍然没有正面回答周靖平的问题,大概奴性还不如菲儿那么深吧,要是此时骑在上面的是菲儿,大概会真的淫荡发着媚声,迎合周靖平的放浪提问。
  可能是不满意小若的表现,周靖平忽然向上用力加速的挺动几下,两人交合的地带登时响起一片的劈啪声,黝黑的睾丸啪打在小若雪臀娇嫩的肌肤上,惊起一阵淫乱的频率节奏。
  小穴被肉棒突然加速袭击,小若原本眯着美目带着办事享受的神色忽然被染上了一层痛苦,大大的杏眼再也闭不住,微微睁开了一些,却看到了一幅让她有些尴尬的画面房门边上,站着的是自己心爱的老公,带着复杂神色看着她此时骑在别的男人身上摆腰摇臀的淫乱场景,而且自己那对沉甸甸的爆乳还被这个男人握在手中肆意的玩弄拉扯,而自己却出了哼着媚喘配合对方的奸淫外,没有一丝丝抵触的意思。
  「哦……雅奴……怎么……小穴里……忽然收的这么紧了……」
  大概是这种羞耻的暴露让小若的身体起了化学反应,腔内的膣肉突然的收紧差点让周靖平丢盔卸甲一泻千里,稍稍稳了稳神,周靖平侧过脑袋看了门边一眼才知道,怪不得小若的蜜穴突然收紧了许多,原来是我在一旁看着的缘故。
  看到我在一旁观战,周靖平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抽插的愈发肆无忌惮,惹得小若只能带着痛苦的不适强忍着情欲在体内的迸发,只肯小声哼唧着鼻息,不似最初的媚声连连了。
  「嗯……雅奴……怎么……不好好叫了?」
  「啊……不是……主人……那样……好丢人的……」
  看出小若的叫床声明显减弱了许多,大概觉得这样不够刺激,周靖平开始揉着小若的巨乳,质问起娇妻。
  「哦……丢人?……明明就是一个淫荡的奴隶……有什么可丢人的……丢人还……夹得这么紧?」
  周靖平的卑鄙的反问让小若原本就染上樱红的粉脸红的更羞人了,紧紧咬住樱唇,既不敢正面回答周靖平的问题,也不愿意在我面前叫出更多的淫荡,这也许是小若心理最后的底线吧。
  「嗯?不说话么……贱货……干死你……让不说话……」
  察觉到了小若的消极抵抗,周靖平忽然又加强了淫乱的节拍,两只魔爪的手指深陷小若爆乳上软腻的乳肉中,以此作为支点发力,用自己粗长的肉棒持续的插弄小若的蜜穴,粗黑的棒身在小若粉红的穴口处反复进出,拉扯着里面的蜜红膣肉,消磨着小若抵抗的意志。
  「啊……主人……不要……不要啊……主人……好痛……」
  「哼……雅奴不乖……当然主人就要干烂你的小穴……」
  「啊……对不起……主人……饶了雅奴吧……」
  「贱货……那……说……主人干的你爽不爽……」
  「啊……爽……主人……干的……雅奴好爽……」
  「哼……真是欠干的骚货……只有让你尝到肉棒的威力时候才会说真话么……」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交合时的淫语,熬不过肉棒肆虐小穴的痛楚,小若终究还是只能顺从着对方说出了周靖平想听的下流情话,不过周靖平到了这步似乎还不满足,看着他嗅着小若美背上的清香,转着那双不安好心的眼睛,我似乎有种预感,这个混蛋叫我来绝对不仅仅是看看小若被他插成一个淫乱的性奴怎么简单,他肯定还打着别的什么鬼主意。
  小若甩着小脑袋上美丽的金发,蜜穴内的肉棒的激烈抽插速度让小若情不自禁的抬起美腿,绷直美足的脚面,全心全意的迎接着周靖平的操弄。
  「呵呵……雅奴真是不乖……明明都兴奋到这个地步了……还是主人这么问……才说实话……」
  故意用肉棒搅拌小若的蜜肉,两人交合的下体处发出一阵响彻的咕咕唧唧的淫荡水声,随着周靖平的恶意调戏,小若愈发的羞愧的不敢直视我了,只能凄楚可怜的被周靖平拦在怀里,背对着他眯着眼睛,谁也不敢看了。
  男人的本性这时候驱动着我的肉棒已经高高举起,撑着裤子我却在此时浑然不觉,对于娇妻们被周靖平玩弄的淫乱景象我这几天看的也不算少了,此时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想,只是期盼着小若不要像菲儿那样奴性表现的那么深刻就好了。
  「雅奴……想不想主人让你飞起来?」
  周靖平忽然坏笑着的一句提问不仅让小若不知所措,连带我也是摸不到头脑,飞起来?怎么飞?
  看着小若只是依依呀呀的哼吟不说话,周靖平也不继续威逼,转而对那边站了许久的我和菲儿说道「你们两个,来给雅奴舔脚趾!」
  因为插弄着小若,声音都兴奋的有些走调的周靖平不知羞耻的下着猥琐的命令,还没等我表示什么,菲儿已经主动拉了拉我,生怕我反对似的带着劝诫的意味说到「老公……」
  我知道此时菲儿又会拿那些为了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之类的大道理压我了,不过我也确实没什么值得拿出来说的反驳理由,一横心,顺着菲儿的轻扯,我自暴自弃的和菲儿一起跪在小若的脚边,慢慢低下头,将嘴凑近了初恋情人娇俏可爱的脚趾旁。
  小若没敢看我,嘴里不知呢喃着什么,我到了最后关头忽然又生出了一丝犹豫,没有想好是否真的该舔下去的时候,菲儿已经主动俯下俏首,张开红嫩的小嘴,慢慢吞下小若的美趾吮吸起来。
  「啊……菲儿姐姐……」
  小若的一声娇吟让我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难道小若的脚趾敏感度这么高么?周靖平居然连这个都可能看得出来?
  绷直的脚背上,五根小巧的趾头也直直的向我这边延伸过来,似在挑逗着我的好奇心,小若蜜穴下的肉棒粗鲁淫邪的继续占有着我初恋情人的肉体,更激起小若那张娇嫩的樱唇边上露出更多的婉转高吟「主人……这样……太激烈了……啊……」
  现场的淫靡刺激的我脑子也是一热,忽然一张嘴,也将小若白嫩的两根脚趾吸入口中。
  圆鼓鼓的粉嫩脚趾被我含在嘴里,独特的肉感被我搅拌着口水仔细品磨,咂舌有声。
  「啊……老……老公……不……不要……啊……不要啊……」
  我刚刚含入小若的脚趾还不到一分钟,小若忽然杏眼眯着成了一条优美的细线,脚趾不自觉的在我口腔里蹬直了起来,还没等我弄明白怎么回事,小若已经拖着悠扬的长泣,哗啦一声,蜜穴处浇下大股的淫液,有好些即便被周靖平的肉棒完全堵住蜜穴口也仍然溅出了一些,我甚至微微感觉我的脸上也沾到了几滴。
  持续的高潮冲击着小若的神经,上下夹攻让美丽的小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摇晃着蜂腰,似在榨取胯下肉棒里的精液一般发泄着身体里升腾外溢的欲望。
  「哈哈……哦……雅奴……你这里……好热啊……好紧……好浪。」
  周靖平添油加醋的用语言羞辱着小若,美丽的娇妻无言以对,只能用小手掩住粉脸,任凭我们三人刺激着她的肉体,被动的承受这一切。
  周靖平虽然没有看到小若的脸部表情,但是通过肢体语言和小若的沉默大概也猜出了雅若的心思,向我这边望了一眼,忽然怪笑了一下「呵呵,陈先生和菲奴这次表现的不错啊」我没搭话,只是默默的吸裹着小若的脚趾,说起来雅若的美趾含咀在嘴里的那份别致触感倒让我还产生了一丝微微的兴奋感,之前我怎么从来没如此深刻的开发娇妻们的身体呢?还要等到被周靖平这种混蛋下命令才意识到,小若的脚趾都如此的迷人可爱。
  「谢谢主人夸奖……」
  虽然我还在沉默,奴性深刻的菲儿倒是仰头一个媚笑,自轻自贱的回应着周靖平。
  「呵呵,菲奴真乖,主人我最喜欢菲奴了。」
  扫了一眼菲儿,娇妻也只是对这种无耻的说法抱之一笑,真不清楚是菲儿真的天生淫荡,还只是有演戏天赋而已,现在对应周靖平的话语都是如此的合拍。
  「呵呵,菲奴这么乖,主人我也要给你点奖赏啊,这样吧,看你和你老公这几天也没亲热,我就特别恩准你和你老公在这里干一次吧」周靖平的话惊的我停止了动作,费解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菲儿,我现在真搞不懂娇妻们和这个混蛋的想法了,到底是大家变得奇怪了,还是我变得奇怪了?
  「怎么了?陈先生,你连这个都不愿意么?按理说……哦……雅奴……你夹的太紧了……你该感谢我吧……」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感谢你?明明就是我的妻子,为什么和她交合还要别人的同意?不过看着我的脸又浮上了少许铁青色,菲儿赶忙拽了拽我的衣角,而后媚笑着回应周靖平「谢谢主人……菲儿一定遵守主人的吩咐,好好服侍老公一次」菲儿的话把的火气又浇灭了三分,既然娇妻早已抛弃了抵抗的意志,完全沉沦在这种夫妻奴游戏下,我独自一人的种种努力又有何用?倒不如说,前面的那些小花招简直将我的愚蠢暴露无遗罢了。
  鼻子里轻声哼了一声,我站起身,拉过菲儿,让娇妻摆出一个狗爬的姿势,反正他不是说了让菲儿好好服侍我一次么,不爽白不爽,再说肉棒被屋内淫乱的气氛早就刺激的硬直不堪了,正好需要发泄一下。
  「老……老公……不可以……请……请带套……」
  看着我要提枪上马,菲儿倒是没阻止我用后背位,只是看着我肉棒要直接插入,赶忙用纤细的手指夹住肉棒,提醒我要带套。
  「什么……我上你还要……带……「话到嘴边我忽然拦住了,这时我才想起,菲儿因为怀孕的原因和我做的时候早就要求带套了。
  咽下了嘴边的话,我只能等着菲儿伸出纤细的手指从那边勾出一盒避孕套拆开,周靖平不知道是因为菲儿肚里的孩子是灵能体害怕收到我精液的冲击才不让我带套,还以为是菲儿奴性在作祟,得意洋洋的明知故问道「呵呵,菲奴……怎么不让你老公直接干你啊,带套太可怜啦」「因为……菲奴的小穴是……主人的私有物品,除了主人外,即使是主人允许别人干菲奴,也必须带套进入,这是奴隶保护主人东西的义务……」
  听着菲儿淫乱的回答,周靖平得意洋洋的大笑着,任凭菲儿拆开避孕套转身为我戴好。我却不那么生气了,这个混蛋原来并不清楚菲儿怀孕的事,看来娇妻只是演戏罢了,没和他说实话。
  虽然避孕套勒在肉棒上有些痒痒的—说实话我之前就不太适应带套和菲儿小若做,不过看着小若骑在周靖平跨上的淫媚我也忍不了那么多了,重新将菲儿摆成狗爬的高腰后背位姿势,我把住菲儿的纤腰,扑哧一声,便将带套的肉棒一股脑的插入了菲儿的蜜穴内,顿时激起了一片水声,看来敏感的菲儿被现场的气氛刺激的也早已兴奋难耐了。
  「老……老公……」
  感受着我的插入,菲儿娇喘着魅惑,微微摇晃着雪臀配合我挺动节奏,一点一滴的品尝久违了的娇妻纤细美嫩的肉体。
  菲儿的鼻息开始叹出了肉体交合时独有的韵律,不过在这份肉欲叹息的背后,似乎还隐藏着那一点点的不满足,随着我趴在菲儿美背上动作的继续,那丁点的不满足慢慢的扩展,变大,渐渐的把叹息声升华成对欲望的激烈渴求。
  「老公……请……请继续用力……快一点……再快一点……好好地干……菲儿啊……像主人那样……求求老公了……」
  还在兴致勃勃用肉棒旋磨着菲儿花心处品尝自己妻子娇媚肉体的我听到这句不知廉耻的情话,突然兴奋就消散了大半,在这种时候自己的妻子提及别的男人,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很过分而且很扫兴的事情吧?
  「老公……啊……继续啊……怎么……那里……变小了……」
  菲儿带着不满娇嗔着,伸出雪白的小手掏到胯下去撸弄我的棒身根部,好让肉棒再大一点,再硬一点,能够带给她再多一点的性爱刺激。
  菲儿的渴求没有激起我男人的本性,倒不如说这种不知羞耻让我兴趣索然,我一向喜欢的菲儿即便是和其他男人出轨,我也能从过程里体味到娇妻那说不出的的无奈,但是这次和周靖平,菲儿放得太开了,我已经搞不清楚菲儿是在演戏还是认真的。这种浑浊的态度让我越发的担心菲儿感情究竟是怎样的,每每想到这,下面的欲望就自然而然的衰退下去。
  「老公……」
  娇吟一声,菲儿似乎对我没有回应她的期待有所不满,开始主动摇着翘臀撞击着我的小腹,期待肉棒能够变硬,直到发现自己的努力无论如何都不能起作用的时候,开始带着少许哭腔一边哀求一边埋怨「老公……求求你……硬起来……好好干菲儿吧……菲儿……下面好热……好痒……实在忍不住了……呐……老公……」
  周靖平听到了菲儿的哀求,似乎有意的添油加醋,用肉棒直挺挺的深插了几次小若,惹得小若情不自禁的叹出媚吟,反衬着我的无能。
  菲儿摇着雪臀,努力的想让我兴奋起来,红嫩的小嘴开始哆哆嗦嗦的吟着暧昧,雪白小手早己不再放开我的棒身,而是一只探在胯下,持续的撸弄着棒身根部,就希望我能恢复雄风满足她。
  「哈哈哈,怎么了?菲奴,看你一脸痛苦的样子啊,是你老公不能满足你么?」
  周靖平坏笑着嘲弄着我,其实他早就看准了菲儿一脸愠怒的样子才抓住机会,想离间我和菲儿的关系,这个混蛋,绝对打的主意不是短短几天占有菲儿的肉体这么简单。
  「嗯……老公……真的不如主人……老公……的能力果然……比主人差远了,还是主人……插的舒服……」
  菲儿毫不避讳的在我面前说出如此刺人的话,我忽然有些心灰意冷,我的菲儿,温柔的菲儿,那个原本在众人面前温婉明快,众人之后时常带着小恶魔微笑的菲儿哪去了?如今的菲儿,简直就是一只下贱的绿妻之奴罢了,魔神大人,当初你赐予我菲儿究竟为了什么,难道就是等着今天这样的场面出现么?
  菲儿的动作愈发的肆无忌惮,到了现在已经在也不避讳任何人的眼光,小嘴哼哼唧唧的,伴随着用蜜穴旋住我的肉棒,哪怕多一点也好的想从我这榨取着。
  慢慢向前压住菲儿的美背,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娇妻的变化,我的菲儿,你究竟去哪了?身下的这个女人真的是你么?美貌依旧不减,倒不如说平添了一份性感,但是这却不是我想要的菲儿,不,你不是菲儿!
  忽然一种奇怪的念头在我的脑子里扩散看来,眼前的一切肯定都是梦,身下的女子不过是恶魔装扮成娇妻的样子来迷惑我的,周靖平也不过是恶魔幻化出的幻境而已,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对,一定是。
  菲儿的叫声愈发的媚浪了,我定了定神,忽然就着菲儿摇曳柳腰的姿势猛地向前快速挺动了十几下,还未等娇妻反应过来,扑哧一声,我便把失意全部射入了插在菲儿蜜穴里的避孕套中,肉棒上一股黏黏的感觉……
  「啊……啊……」
  一阵带着少许不满的轻叹,菲儿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结束了,慢慢的等我褪出肉棒,菲儿转过身,皱着柳眉,小嘴搐动着不知在抱怨着什么那边的周靖平却已经无暇在顾及这边我的尴尬,操控着胯上的小若,两人都已经入了最后高潮来临前的疯狂,看着那粗黑的肉棒在小若粉红的蜜穴口来来回回进出的模样,娇妻一脸羡慕的欣赏着小若被人奸淫的场景,我毫不费力就可以猜测菲儿此时的想法,她一定觉得此时骑在周靖平肉棒上的如果是自己该有多好。
  我没有再去看眼前的淫靡,扭过头出了房间,菲儿已经不是我要的菲儿,那个看着别人交合露出一副痴迷淫贱的女人,肯定只是恶魔变成了菲儿的模样而已,我相信等到终有一天,菲儿会重新打败恶魔,占据自己的肉身,回到我的怀抱,恢复成那个温柔可爱的娇妻。
  没有理会小若骑在周靖平上的喘息,即便听到了小若嘴角边颤抖声中漏出的「老公」两个字,老实说,我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呆一分钟了,大步离开来这里,找了一件听不到那间屋子的地方,我抱着枕头,回忆着菲儿与小若过往的温存,慢慢麻醉了自己,进入了我为自己创造的温柔梦乡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
  身子在一片抖动中慢慢驱散睡意,带着迷茫的神色,我浑浑噩噩的向上望去,月色透出一个窈窕剔透的身影,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这份熟悉的诱惑我原本以为是自己睡梦中对菲儿的思念,睡眼惺忪的望着眼前的迷离,直到一张雪嫩的小手贴住了我的嘴巴,我意识到,这真的是菲儿。
  「老公,不要说话,我是菲儿哦」我无声的点点头,脑子被这声朝思暮想的低吟唤回了意识,这份声音才是我的菲儿,那可不同于这两天只懂得向其他男人献媚时发出的那股让我不适的做作魅惑,清脆,明快,带着少许挑逗人的尾音上调—那是异世界魔族哈菲特王国的方言特征。
  「老公……你生气了么……刚才……」
  我没有回答菲儿的问题,大概如此浓厚的夜色,娇妻也察觉不到我眼里的失意吧「老公……对不起……但是……请你相信我和小若,我们姐妹是绝对,绝对不会背叛老公的,我只爱老公一个人……」
  雪白滑嫩的小手握住我的胳臂,菲儿慢慢将媚脸放到我的胸膛上,用狭长的美目盯着我,说着过往我最喜欢的情话「可是……可是……刚才你们为什么……为什么……」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想要质问起菲儿,但是不知道为何,那最后的「那么淫荡」这四个字就说不出来,或者说我害怕一旦说出这四个字,我和菲儿就会在这彼此伤害的漩涡中陷入的愈发深刻,我现在才发觉,我的内心深处,时刻都处在战栗害怕失去菲儿的恐惧之中。
  「老公……你……你还记得那些曾经……曾经占有过我的男人么?」
  菲儿忽然的提问让我诧异了一下,猛然察觉到想起了什么,慢慢点点头,继续听着菲儿的解释「本来提取灵能是要靠老公的妒意和兴奋,当这两项高涨的时候,提取的灵能也越多越纯,而当灵能全部提取完毕之后,这些男人轻则失忆,重则终身失去性能力……」
  忽然记起了灵能的提取,我暗骂了一声自己愚蠢,这几日娇妻们的努力恰恰就是为了早日脱离苦海,反倒是我,由于今夜的任性,白白拖延了一夜的时间。
  看出了我的自责,菲儿只是媚笑了一下,慢慢讲粉脸压在我的肚子上劝慰道「老公没有关系哦,今天老公的行为倒不如说让我很感动,看来老公真的很在乎我们姐妹,很在乎菲儿……」
  「菲儿……对不起……」
  「呼呼,我才要说对不起呢,我知道老公戴套时候就比较慢热,在家里都是这样,昨天夜里戴套老公大概也没好好发泄出来吧,那是不行的哦,对身体不好」我正诧异着菲儿的说法,忽然发觉娇妻泛出一个魅惑的表情,慢慢的滑下了娇躯,拔下内裤,将我的肉棒缓缓的含入檀口之中……
  这月的淡光下,满是菲儿的淫媚……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公司的熟女员工
  2. 桃色交易
  3. 我和我的哥
  4. 强射绝色妻
  5. 【野娃传】【
  6. 孝顺的妻子(推荐)
  7. 出差,干了好友妻
  8. 淫妇小兰的假日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