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m,www.yzsb.xyz

妻子的混血小男孩

 「老公……救我啊……老公……老公啊……」听到叫声,我睁开双眼,朦朦
胧胧之间,好像看到了一个赤裸的女人躺在了床上,而她在双腿之间有一个身体
魁梧、肤色黝黑的男人,这两个人紧紧地贴近对方。

  迷迷糊糊之中,除了听到那张床因为两人的震动而发出响声之外,还听到男
人那种暧昧的呻吟和女人发出淒厉的哭声。当我慢慢恢复清醒的时候,才看清那
个男人是潘嘉乐,而那个女人居然就是我心爱的妻子惠云,并且床下面还零零散
散地堆积着他们彼此之间的衣服和内衣。

  惠云躺在床上,身体不断地出现不正常的痉挛,而且一直尝试推开潘嘉乐那
双抓得令她那对丰满肉球变了形、粗旷无比的双手。

  「你终於都醒了么?你知不知道Emily并不满意你那条男根,她需要的
是我这条真材实料的阳具。而且她的小穴已经告诉了我,它里面已经飢渴难忍,
不过无所谓,我等一下就会把香浓新鲜、男人独有的牛奶喂给她,好让她滋润滋
润。哈哈!」想不到潘嘉乐居然会对我说起了这种话来。

  「你……你……你快放开我!快放开我老婆!」我已经被气得血液往脑袋上
涌,而且身体已经开始颤抖,可惜的是我的四肢被粗麻绳捆绑得不能动弹,於是
只好对着他大声叫骂.

  床上的惠云眼睛里面流着眼泪,双手一直想挣脱潘嘉乐的身躯,无奈男女体
力相差太多。而潘嘉乐看到惠云苦苦挣扎,却使他更加兽性大发. 可惜的是,我
被粗麻绳限制了活动,眼看潘嘉乐的速度越来越快,估计他就要爆发了。

  「你老婆?她从现在起就是我老婆了。我的亲老婆……你准备接受我的滋润
吧……」眼前的潘嘉乐用尽全身的力气,抽插的速度已经慢慢加速,比我做的时
候还要快,犹如一部打桩机一样。在最后的冲刺里,尽可能每次都插得比上一次
更加深入,而惠云的眼泪已经像洪水一般从眼里涌了出来。

  「不……不要,我今天不行的……不要射进来……会怀上的……不可以……

  啊……嗯……」惠云也同样用尽力气抵抗,只可惜的是双手被潘嘉乐压制住,
就连双唇也被他的嘴巴狠狠地堵住。

  「啊……」潘嘉乐分开了惠云的双唇,强而有力的臀部猛力压下,一下子插
进了惠云的最深处,并且发出了最后一声长叹. 他的脸型开始变得扭曲,双手也
把惠云胸前的的两个肉球捏得走了形,而胯下那两个鼓胀得让人看得恐怖的卵蛋
已经开始不停地向内收缩,估计他已经开始把那储积多年、新鲜又温热的精浆灌
进了惠云的子宫之内。

  而惠云此时已经不再反抗,取而代之的是两眼紧紧闭合,双手抓住了潘嘉乐
的手背之上,双腿居然开始缠绕着潘嘉乐那佈满肌肉的健硕腰部,脚趾也开始弯
曲,看来惠云已经默默地接受、并且享受着潘嘉乐那些将会令她成功受孕的健康
种子。

  我看到如此情景,头脑已经不能再让我再有理智的思考了,我不能继续让这
种事情发生。於是我奋力地想扯开绑在我手中的麻绳,打算阻止潘嘉乐这般禽兽
的恶行,只是那条麻绳并非人力可以扯断。

  眼看惠云的阴道已经正在吸收着潘嘉乐多年的精华,而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悲伤、怨恨、妒忌,加上有一丝莫名其妙的兴奋,这些情感在脑海之中犹如五味
杂陈一般。

  「不要啊!」我对着天大叫。与此同时,眼前看到的并非刚才那个房间,而
是昨天来下榻的旅馆的房间,而我的身上也没有被麻绳所捆绑。我看了一下自己
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也许是阳光的关系,所以明显感觉到房间中的冷气小
了不少。

  原来的这一切一切都是在发梦。心里不停地想着,不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
梦吧?而且比起刚才的恶梦,那些《午夜凶铃》跟《咒怨》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墙壁上的挂钟显示着7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得很,本来还想多睡一会,但
无论如何都无法睡着。睡在旁边的惠云就在我耳边发出「呼呼」的呼吸声,使我
感到瘙痒无比,与此同时,她的身体发出她那种独有的体香味刺激着我的鼻子。

  虽然有窗帘隔着,但在窗户外面阳光的透射下,她的发丝显得柔润亮泽,脸
蛋也变得格外红润。由於双手把我的手臂当成抱枕,所以胸前的两个柔软的肉包
子紧紧地碰触着我的手臂,再加上从短裤外面露出的两条修长的玉腿一直把我的
双脚扣得牢牢的,我不敢移动半点位置,生怕会吵醒眼前的这位睡美人。

  我慢慢地从床头柜那里的纸盒里拿出纸巾,轻轻擦着身上的汗液,并且抚摸
着惠云的头发,感觉她的额头也有汗珠渗出,我於是起床把冷气开得再大一点.
鑑於身上的汗味比较浓,我到浴室开始梳洗,并且洗了一个澡。

  在浴室里面折腾了一段时间之后,出来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钟,已经是7点
45分了,而惠云在床上已经开始蠕动。「唔……」可能是阳光逐渐变得猛烈,
惠云挪动了娇躯,并且发出了一声呻吟。

  「老公,天亮了么?」躺在床上的惠云从睡梦之中醒来,伸了一个大懒腰,
还用手揉了揉半睁不开的眼睛望着我。

  「嗯,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快点起来梳洗吧!」

  「老公,我……」惠云欲言又止,而且还带有几分迷惘的神色:「我先去洗
个澡。」

  「嗯。」这样的惠云还的确十分罕见,或许她还在计较昨天晚上的事。

  8点半刚过了一点,幸好时间还是赶得及,不过餐厅里面所有人都已经到齐
了,就一直在等我们。可能经过了昨晚那让人尴尬的事情,惠云跟潘嘉乐除了只
打了一下招呼之外,几乎就没有任何的眼神接触过,而且潘嘉乐也不太像平常那
样走过来找我们聊天。

  用过早餐之后,我们就商量了一下到哪里去。尽管我们意见不一,但是女士
佔大多数,并且有些一看就知道是老婆奴的男人肯定都会站在自己妻子的那边,
所以好明显结果形成一边倒的趋势,结果还是先到尖沙咀弥敦道那里逛逛街,释
放一下女士们购物的欲望。

  跟上次来的时候一样,那里卖时装、手袋的商铺琳瑯满目,并且那里果然是
女士们最喜欢的去处,而刚才在旅馆餐厅每一个都尽显疲态,但来到这里却已经
变得精神奕奕。惠云本来就打算是来香港购物的,现在已经来了,从刚才开始就
一直压抑的心情就好像如释重负一般。

  由於这里的商铺比较多,於是我们就分别到附近比较近的几间店铺里逛。惠
云上次还是一直记挂着没有买到那件自己喜欢的衣服,现在来到,肯定拉着我四
处乱窜,可惜的是,走了很多家,始终还是没有找到。

  但很快,惠云的视线就被附近的一家鞋店所吸引着。鞋店的佔地面积虽然不
大,但是五脏俱全,那些最近新出的日本、韩国新款式的女装鞋子应有尽有。看
了一会,惠云的视线就落在了一对售价是二百块、白色带花纹的鱼嘴防水台式蝴
蝶结的高跟凉鞋上,於是叫了售货员拿出存货。

  惠云试穿的时候嘴角会心一笑,虽说她并没有让我买给她,但是看得出她十
分喜欢. 为了换回她灿烂的笑容,我无奈地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掏出一张信用卡,
无力地递给售货员,这时候不但惠云会露出笑容,那个售货员也连连对我感谢,
然后快步地走到柜台旁边刷卡。

  要是平时的话,我还会考虑一下价钱的问题,不过现在希望的是令惠云不要
再去想那件令她不开心的尴尬事,可惜就是苦了我的钱包。我相信未来的几日,
我的信用卡都会继续被「燃烧」的。

  「谢谢,老公。我就知道你最了解我。」惠云突然一下子握住我的手,从她
的娇小的掌心之中可以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暖。

  「只要我老婆喜欢的话,我什么都买给她。」我说出了平时都不会说出口的
话。当惠云听到之后,把头放在我的肩膀上,还在这样的公众场合下偷偷地亲吻
了我的脸一下。

  之后我们一行十几人就一直在尖沙咀徘徊,一直到下午,我们就到一家酒楼
里吃中午饭。很可能因为我们人数比较多,而且每一个都拿着几袋衣服跟鞋子,
侍应生看到我们就一眼看出我们是大陆旅客,走过来对我们毕恭毕敬,然后用亲
切的国语询问我们。

  因为正值放暑假,大陆有很多旅客来香港,可以听到有不少说国语的旅客来
这里吃饭。因为人数的关系,我们只能够等到有足够的位置才能够进去。本来潘
嘉乐和惠云为了避开昨晚的尴尬,就坐在了对面,但是这样坐的话,反而增加了
彼此之间的视线交流,无形中觉得更加不好意思。

  到我们坐下的时候,已经快差不多两点了,大家可能是因为逛得太累,坐下
来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你眼看我眼的纷纷发笑。虽然我们表面
上是有说有笑,但是惠云跟潘嘉乐他们两个之间的眼神始终并没有接触到一起。

  对於他们两个现在的样子,我突然很想知道惠云心里是如何看待潘嘉乐的,
因为我发现惠云被潘嘉乐看过裸体之后,心里一直都特别反常,这根本跟以前的
她完全是大相径庭,但是我并没有问惠云,因为我不想再次勾起她的回忆。

  之后我们回了一下酒店,把买的东西都放下,接着到别的地方逛了一会,一
直待到晚上。记得上次来还不知道尖沙咀会有一条星光大道,夜色下的星光大道
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十分明显,就如真的象徵着是每一个明星一样,光芒四射。

  据说这条星光大道真的有明星的掌印印在里面,於是我和惠云就分开找自己
喜欢明星的掌印,然后藉着香港夜晚的霓虹灯、维多利亚港的海景,不停地「谋
杀」相机里的菲林。

  「Nicolas,你可以帮我们拍一下么?」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想拍一下
双人照,刚好潘嘉乐走在附近,惠云就一个劲地走上去,笑着跟潘嘉乐说道。看
来惠云已经完全忘记了昨晚的那种事,和潘嘉乐很快又可以继续以前那种无拘束
的交谈。她这种「健忘」的表现,到底是好还是坏呢?我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

  由於早上所有的时间都被女士佔去了,而现在,当然是由男士们作主。因为
听闻香港的夜生活十分丰富,於是我们便开始逛,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就看到了
有卡拉OK的样子。那里的氛围很好,在柔和的灯光之下,因为视野不太清晰的
关系,的确可以令不少情侣可以做到平时不太敢做的事。

  这种地方的人流虽然比较複杂,但是我们这边的所有女士似乎都是比较开放
的,再加上又有男伴相随,所以自然没有觉得特别介意这些地方。

  所有的人开始点歌,当然少不了的就是啤酒了,而惠云很快就喝上了两瓶,
虽然灯光十分昏暗,没有看出她脸上有没有红,不过从她的动作就可以判定出她
已经喝得不少了。

  就是因为喝的分量刚刚好,惠云在半清醒的状态下居然很快又跟潘嘉乐坐到
了一块. 而潘嘉乐本来就没有刻意避开惠云,所以当惠云再次理会他的缘故,潘
嘉乐也就马上恢复到之前的样子了,之后还提议我们玩一些游戏骰盅游戏,整个
气氛也因此被他搞得有声有色,连校长都忍不住要唱一下他的首本名曲。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大家都已经喝了不少酒,而坐在我旁边的惠云,藉着酒
力也开始变得兴奋起来。她跟潘嘉乐猜拳猜得很起劲,或许已经到了旁若无人的
地步,乾脆就把外衣都脱掉了,只剩下一件小背心,而且潘嘉乐看到之后也更加
亢奋,陪着惠云玩得更加疯狂。

  惠云已经忽略了我的存在,一直顾着跟潘嘉乐玩骰盅。而其他的教师看我没
什么做,还一边硬拉着我合唱歌曲,我推搪不过,便只好敷衍应付他们,但我看
到惠云如此,少不免会有所担心,所以每次走到台上唱歌的时候,我总会有意无
意地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就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感觉到手机发出了震动,我看了一下,发现原来子
健打过很多次电话给我。由於房间里面歌声人声夹杂在一起,於是我拿起电话,
走出了卡拉OK。虽然外面的街道没有冷气会比较炎热,但是却异常安静.

  「喂,是子健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我拨打了很多次,过了许久,对面才
响起子健的声音。

  「天亮啊?你到底在哪里啊?我找你找得很辛苦啊!」

  「我现在在香港,我跟惠云去旅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知不知道啊,那个Phoebe已经回来了,我昨天看到她。她还真是
个大美人呢!既有泽尻英龙华的清纯,也不失莉亚迪桑的妖艳. 你这小子还不赖
嘛,连这种极品的混血儿都能够把到。」

  「什么?她回来了?姳珺她们不是说还有几天时间么?」

  「我也觉得奇怪啊!不过听她本人说是因为有想见面的人,而且在美国的工
作也已经安顿好了,所以就提早了几天回来。但是之前听姳珺、姳珏说,那个所
谓想见的人不就是你嘛!唉,我怎么就没有这种运气呢?喂喂,大哥,你可是一
个已经结了婚的人啊!家里有个娇妻放着不管,还要到外面寻花问柳的,那可不
好啊!难道你还想搞个婚外恋不成?」

  子健一边发牢骚一边笑着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从他的语气里面带
着那么一点点的讥讽.

  「那可就麻烦了,不过我跟惠云现在还在香港旅行,我离不开. 她不是我的
婚外恋,跟她好上的事都已经是在我跟惠云结婚之前的,只是现在我跟她可是一
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你快点给我想个法子,我可不想让惠云知道我跟她以前的事
呢!不然我跳进黄河里面也洗不清。」

  「哦,原来事情居然是这样,难怪她会不知道你结婚了。」

  「什么?你告诉她我已经结婚了?」

  「放心好了,我可什么都没有跟她说. 因为她说过,她要是见到她想见面的
人的话,很有可能会跟他结婚呢!这还不是明摆着要让你结婚么?如果你不想让
她继续误会下去的话,就快点跟人家说清楚,别让人家乾等了。如果你自己不方
便的话,我还可以代劳呢!」

  「啊,不,你现在不可以这样跟她说的……还是我亲自跟她说吧!」我就知
道子健这种还没有真正嚐到恋爱滋味的男人会对Phoebe大起色心,但是我
不关心子健会对Phoebe做些什么,只是怕他不懂分寸、口没遮拦的,要是
把我结婚这个事实就这样说了出来,只因他并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么的恐怖,万
一惹得她发怒那就不好办了。

  「你意思是说,让我把电话交给她么?不过我现在不在那间酒店里面……」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就回来跟她说. 」

  「你不是说和惠云在香港旅行么?你要是回来的话,那惠云肯定知道的。」

  子健还提醒了我这么一回事,要是回去的话,肯定先得过惠云这一关.

  怎样才能让惠云不跟我回去,而我又可以名正言顺地回去呢?於是我想了又
想,终於想到了些什么,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多余时间
再去想更加好的办法了。

  「我可以立刻搭火车回来,不过需要你的配合。」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子
健。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跟子健聊了半个小时有余. 当我进去的时候,可以
说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有不少人已经倒在沙发上不醒人事,而只有校长和浩哥
还是保持十分清醒的状态. 然而这次惠云还是跟我出去之前差不多,就是偶然会
喝上几口,倒是那个潘嘉乐一个劲地自己猛灌啤酒,看来是输得十分惨烈。

  看惠云还有几分清醒,我就把惠云叫出卡拉OK:「老婆,我有些急事一定
要先回OO,你留在这里好么?」

  「是什么急事不可以让我一起去的?」不知道是不是内外的温差比较大,惠
云走出来的时候还打了几个喷嚏,然后用手托着自己的额头,看来酒精开始发作
了。毕竟我不太擅长说谎话,所以听到她这样问的时候,心里感到一阵寒意。

  「子健在电话上说遇上了交通意外,两条腿受伤了,现在被送到了医院。不
过要家人或者朋友替他办理入院手续. 你知道子健家人都在外地,除了家人之外
就唯有我跟他最亲近,我不帮他的话就没有人帮他了。」我边说还边把手机交到
惠云的手里.

  「喂,你是子健么?天亮说你进了医院,你还好么?」惠云接过手机. 在霓
虹灯的照射下,可以看出她的脸型开始变得有点扭曲,看来酒精折磨得她十分辛
苦。就这样一直说了几分钟的话,然后才把手机还给我。

  「既然如此,我还是跟你回去好了。」

  「你看你,都已经辛苦成这样了,而且今天逛得已经够累的了,我怎么舍得
你再为他的事而奔波呢!我看你跟我的同事和他们的老婆都已经混得很熟了,况
且你的假期也就只有几天,你之前不是一直嚷嚷要来旅行的么?难得你放假来旅
行了就应该放开心来旅行,好好再享受这几天的时间,等几天之后再回去吧!」

  我说罢,便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钱包,把信用卡递给惠云:「你自己喜欢什
么就买什么好了,别想太多。」

  现在的惠云因为喝过酒,再加上今天走得特别累的关系,估计是已经没有多
余的思维再多想了。我趁她还没有答应的时候,就连忙扶她进去。

  「嘿,天亮,你刚才跟Emily出去了么?咦,她怎么了,不要紧吧?」

  潘嘉乐摇了摇头,看来他这样的大男人,酒量跟他的身体成了反比,并没有
想像之中那么能喝。

  「哦,她只是酒喝得有点多了,过一会儿应该就会好的。我在OO还有一件
急事,所以现在要马上去处理,麻烦你们照顾她,她也会在这里跟你们多玩几天
的。」我对潘嘉乐说道,是因为在这里只有他跟惠云相熟。

  男人的直觉告诉我,潘嘉乐对惠云是有一定的好感的,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
发生,我还对浩哥说,希望他能够起到一个监督的作用,那么这样的话,潘嘉乐
就没那么容易可以趁惠云不注意的时候吃她的豆腐了。

  接着我也跟校长说明了因由,看了看时间,便匆匆离去。返回旅馆把自己的
行李都收拾好,就赶往罗湖乘坐最后一班火车返回广州。

  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我便已经从香港返回家中,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多,双
腿已经累得无法再继续支持这副身躯了,从关上门的那一刻起,我就马上躺在沙
发上。因为回来得比较赶,加上早上的活动,现在的我已经十分累了,所以在不
知不觉之中就已经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电话的铃声就把我吵醒了。因为昨晚没有洗澡的关系,客厅
里充斥着我的汗臭味,我自己闻到也觉得十分噁心。打开一看,是子健给我留的
言,说派对在下午1点的自助餐厅开始。我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11点
半了,虽说是她的派对,但是毕竟有很多以前的人在那里,於是我便洗了个澡,
换上一套十分得体的衣服。

  一路上,我的心跳就像车速一样一直在进行加速运动。因为我已经没有办法
再继续面对Phoebe了,当初自己明明知道会回来找惠云,但是却跟她在一
起,还发生了不该有的关系,导致了这样的恶果也完全因为自己的当时贪图美色
之故。

  进入酒店之后,我看了看手錶,时间刚刚好,而且我已经看到有很多人在那
里一边吃东西一边叙旧了。虽然这里是人山人海的样子,但我还是很快见到了穿
着十分罕见的西装的子健,不过子健看见我之后却露出了十分诡异的神色,然后
不停地在向我挥手,於是我一边挥手回敬他,一边向他的方向走过去。

  姳珺和姳珏见到我之后,也开始向我挥手,然而旁边有一名身穿粉红色连衣
短裙的女子一直都是背对着我,姳珺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之后,她就转过身来看
着我。染成浅橙色的及肩卷发遮盖了半只右眼,混血儿娇好的瓜子脸露出不仅带
有成熟的韵味,又有几分羞涩的神色,两片涂了唇膏的樱唇微微张开显得特别诱
人,再加上她一身潮流的衣着打扮,令我觉得她并非池中物。

  但是令我万万都想不到的是,她身边居然还有一个小孩。小孩也是混血儿模
样,而且长相跟Phoebe十分相像。

  「Phoebe,你看,我说得对么?五年来天亮还真是没有变过呢!」当
我走近的时候,姳珏就马上跟旁边的外国女子说道。

  Phoebe二话不说就走上来把我紧紧地拥抱在怀里,我当时根本上就没
法推拒,而从她身上传出的香水味十分浓烈。

  「天亮,你知不知道我很想念你啊!对了,还没有给你一份特别的礼物。」

  Phoebe用带有口音的国语跟我说着。她刚跟我分开,却依然跟我保持
着亲密的距离,亲密到我基本上都可以感觉到她每一次的呼吸。

  她把身边的那个混血儿小男孩叫了过来,不知道他是害羞还是怎么样,一直
站在Phoebe的身后,而且还捏着她的裙摆.

  「ComehereStephen,Heisyourfather,C
allhimdad。」(过来,史提芬,他就是你父亲,快叫爸爸。)没想到
我还竟然有这么一个儿子。我顿时愣了,并且看了一下子健,而子健也显出一副
无可奈何的样子。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喷射的画作
  2. 宓姝脱壳记(1-7)
  3. 微信约失宠少妇
  4. 老议和汽车发卖员的淫靡3P
  5. 少妇莉莎的诱惑 爱上热舞
  6. 淫妻被动进行时(10C-D)
  7. 交出我的模特老婆
  8. 哈尔宾的姐姐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