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妻子的辛苦

[size=] 「今天要吃什麽?」遠遠傳來老公的聲音。

  「去巷口買面回來吃吧!」心中一邊敷衍的回應,一邊卻煩死了,搬了一天家,已經夠混亂了,老公卻還只想到要吃飯。

  好不容易把剛拆箱的衣服胡亂的塞進衣櫥,看了一下手上廉價的腕錶,心中嚇了一跳,不知不覺已經8點了,難怪老公喊著要吃飯。

  「老公沒吃飯不要緊,讓兒子和女兒餓著了就不好了。」我看著一團混亂的房間,心中一邊想一邊趕緊找皮包,一陣手忙腳亂,好不容易從梳妝台上找到皮包。

  「糟糕!只剩5000元,銀行又沒錢了,這下該怎麽辦?」看著只剩5000元的皮包,又一陣心痛起來,這陣子的恐怖經驗又浮上心頭。

  要不是那一場車禍,也就不要搬家了,好不容易存錢買的房子,卻因爲賠償金而賣掉,枉費自己每天叮咛開計程車的老公,開車要小心,想不到厄運還是降臨了,還一次撞死兩個人,這下不但積蓄賠光,連房子都拿去押,才讓老公不用坐牢,要不是阿海幫忙,連租房子的押金都付不出來。

  阿海是老公的好朋友,同樣都在開計程車,出事那天還是兩人一同去保養車子,那家保養場真是害人害到底了,老公的車還是煞車失靈,如果出事的是阿海,也不會像自己家這麽慘了,起碼阿海家當還滿豐厚的,父母留下的遺産夠多,雖然自己有點討厭他,賊頭賊腦的,一副小人嘴臉,但這次還多虧他幫忙,不然真的得流落街頭了,只能說命運弄人了。

  阿華是個好老公,從16歲就和他在一起了,雖然不到一年就懷了小瑩,讓自己高中都沒辦法讀畢業就先嫁給他,但是20年的日子,阿華倒是沒有讓自己吃到什麽苦,雖然夫家很窮,公公婆婆又走的早,根本沒留什麽錢給老公,但是阿華從退伍後就很認真打拼,這麽多年來倒也自給自足,沒有讓這個家少到什麽東西。

  想到這幾年的不順,心中又升起無限的無奈,一股酸楚湧上心頭,在工廠上班的阿華,好不容易要昇副廠長時,碰到經濟不景氣,工廠的老板又惡性倒閉,後面幾個月的薪水都沒領到,更別提遣散費了,雖然阿華年紀不算大,才38歲,還可以有機會重新再來,但是阿華的工廠資曆在台灣根本找不到工作,同樣的工廠都移去大陸。

  其他的工作不是要會電腦,就是英文要好,要不就是薪水超低,再加上20年來阿華的腰圍和啤酒肚一直急速膨脹,需要體力的工作根本難以負荷,在高不成低不就的情況下,只好開起計程車。

  「一切都是命吧!」突然的回神,拉回自己越飛越遠的思緒,趕緊從皮包抽了一張1000元出來,走出臥室。

  「嫂子!家裏有沒有缺些什麽東西?」

  剛走出廚房,便聽到和老公一起坐在客廳喝酒的阿海,冒出這句話來。

  「沒有缺什麽啦!這次還真是謝謝你了,房子借我們住,以後我們一定會付租金的。」

  我一邊把阿海帶來的小菜放到桌上,口中一邊應酬性的回話。

  「還談什麽租金,自己人不用那麽客氣,應該的嗎,你也知道,我一向把阿華當大哥看,自己兄弟,不要想那麽多。」阿海谄媚的笑著。

  才認識沒幾天就和老公稱兄道弟的,兩人是因爲開計程車靠行才認識的,後來幾次見面,自己從認識的第一眼起,就不喜歡這個人,一付吊兒啷铛的樣子,尤其是那一對色咪咪的眼神,讓人打從骨子裏厭煩,自己從不只一次要老公不要和這個人交往,但也許老公開車太無聊,而且個性又太忠厚老實,一點也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嫂子!一起坐嗎!」滿嘴槟榔汁的阿海,裂著滿嘴黑牙的大口,肉麻的嗓音讓人都不自在。

  「不了!我還要收東西。」打死也不想要和這樣的人一起喝酒聊天,我想也不想就脫口而出。

  「坐下來一起想想看有沒有什麽路子可以走,不然華哥老是沒工作也不是辦法。」阿海一副好心幫忙的口氣,讓人很難推辭,但是自己只穿著短褲和背心,是我平常在家裏一貫的輕便穿著,不大適合見客,加上剛才幫阿海開門時,那一直盯著自己身體的賊眼,讓人渾身的不自在,所以我根本不想和這個人一起坐著聊天。

  「又能怎麽辦?工作難找啊。」聽到老公無力的語調,我有點心疼,一連串的事件讓老公顯的十分落寞,所以我沒有立刻離開。

  「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盡管心中想的是,我老公失業關你阿海什麽事,爲什麽要跟你討論,但是一看到老公失意的樣子,雖然很不願意,還是坐了下來,希望能安慰一下老公。

  「小瑩不是要畢業了,可以去找工作上班啊!」阿海一旁窮熱心的出主意,但我總覺的阿海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飄來飄去,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我很肯定阿海一直偷偷的打量著自己。

  「一個小女生,又是剛畢業,就算找到工作,薪水也不會太高,現在負擔這麽重,幫助還是有限。」老公還是很沒勁的回答。

  「有總比沒有好。」聽到老公的話,轉移了我對阿海的眼神的侵擾引起的不快,雖然心中有點抱怨阿海多管閑事,但還是被這話題勾起心中的無奈,我不覺得說出自己的擔心,現在不光是生活費,每個月還得付賠償金,還有兒子小文的學費,最重要的是一點都沒有收入來源。

  「我又不能再繼續開車,唉!真不知道該怎麽辦。」老公又在一旁唉聲歎氣,一點鬥志也沒有了,不但駕照被永久吊銷,連貸款還沒繳清的車子也報銷了,修車費就十幾萬,修好還賣不掉,還是拜託計程車行老板勉爲其難的收車,光這樣就賠了不少錢。

  「說的也是,不然想想小生意來做吧!」因爲老公出事,阿海一直有幫忙處理,所以也非常清楚狀況,一旁很熱心的出主意。

  「哪來的本錢啊?」老公沒好氣的說,原本就沒什麽有錢的親戚朋友,老公以前工廠的老同事,一樣都是失業一族,苦哈哈的,開計程車這陣子,除了阿海又沒交到什麽朋友,沒有固定工作和房子,又沒辦法跟銀行借錢,真的是一籌莫展。

  「小生意又不用花什麽錢,而且我有錢啊。」阿海一副仗義疏財的樣子,很有義氣的跳出來。

  「怎麽可以這樣呢,已經欠你不少錢了。」老公這陣子都向阿海救急,已經欠幾十萬了,阿海還這樣子幫忙,說實在還真的滿講義氣的。

  「兄弟還談錢做什麽?這是應該的啊,有錢再還我就好了。」阿海的態度表現的十分慷慨大方。

  「不行啦,你已經對我們夠好了,不能再拖累你了,而且也不知道要做什麽小生意。」

  我也不願意一直接受阿海資助,雖然日子很難過,但還是想婉拒掉,不然這個人情還不知道該怎麽還,除了這個理由之外,對阿海的熱心,心中老是覺得有點不妥。

  「唉!你們真是的,還這樣客氣,講什麽拖累,阿華的事就是我的事,做什麽生意可以一起想啊!不然這樣吧,我來當老板,你們來做,這樣總可以了吧?」

  阿海熱心的鼓吹,老公好像滿感動的,好像受到很大的鼓勵,總算稍微挺直了身體。

  「這樣好嗎?」這個提議我倒是不置可否,但總算是用工作賺錢,比起借錢的感覺好多了,欠的人情也沒那麽重了。

  「可是要做什麽呢?」想到這問題,老公又癱在籐椅上,好不容易燃起的鬥志,又消失無蹤了。

  「對啊!要找一樣不容易賠錢的小生意。」看到一點自信都沒有的老公,我趕緊補充幾句,這麽說其實只是想鼓勵一下老公的信心。

  「這倒也是,要想個穩賺的來做。」阿海馬上跟進我的話語,然後順手拿起桌上的茶杯一口喝乾。

  「阿娟的手藝不錯,可以做吃的。」老公也跟著喝口茶,試探性的提意見,我見跟著便順手拿起茶壺,幫老公添滿茶,也幫阿海倒滿。

  「下廚房是還可以啦!不過賣吃的煮法又不一樣。」我客氣的說,一邊幫阿海添加茶水,不過我瞄到阿海的目光好像在看著自己的胸口,直覺想到,自己身上穿的這件V字領寬松背心,很容易曝光,而且倒茶時的身體正好向前傾,領口正好對著阿海,我趕緊坐直身子,假裝沒事一樣,用手整理一下領口,免的又不小心曝光。

  平常在家裏我都穿的不多,一件背心和短褲,雖然小孩子都長大了,但是我的身材還是保持的很好,這點我是非常有自信的,24腰加上原本34的胸圍,因爲生過小孩又增大到36,渾圓的大腿和修長的小腿,所以我非常喜歡穿短褲或短裙,可以充分表現自己的身材。

  「做哪一種吃的?現在路邊攤太多,好地點不好找,而且風吹日曬,太辛苦了,找店面嗎?好地點租金又貴,利潤都被房東賺走了,不是很好做。」阿海把話題講開。

  「說的也是。」老公對任何事都變的小心翼翼,非常認同阿海的說法,「賣衣服倒是不錯,利潤還可以。」阿海又提出新的意見。

  「不行啦!那要口才很好才行,我們做不來。」我覺得這主意不行,叫老公賣東西,那比登天還難,肯定賣的很爛。

  「不會啊,嫂子的口才不錯,生意一定可以很好。」阿海恭維的語氣,聽起來不是很真誠。

  「不行啦!我從來沒賣過東西,我不敢。」雖然這麽說,但是心中想的是老公和你做生意,關我什麽事,所以隨口敷衍幾句,不想把自己也扯進去。

  「不會啦!嫂子這麽漂亮,賣東西生意一定很好。」阿海還真不識相,又把話題扯到這裏來。

  「關我什麽事?一個女人家能做什麽。」雖然是稱贊,但我實在不想和阿海扯太多,所以我用冷冷的語氣推託。

  盡管是從討厭的阿海口中的稱贊,但好聽的話總是讓人高興,我常常被人稱贊漂亮,長長的瓜子臉和一頭烏黑的長發,還有就是像牛乳一樣白皙的皮膚,這樣的年紀皮膚還是光滑柔嫩,和女兒小瑩走在一起,常常被人認爲是一對姊妹。

  「才不是呢!小生意要夫妻倆一起做才會賺錢。」阿海的話讓我嚇一跳,難不成這事情把我也算一份。

  「可是!我什麽都不會。」我心想要趕緊撇清,不是因爲不想和老公一起做小生意,而是老板如果是阿海的話,我很不願意。

  「沒有錯,是要夫妻可以一起打拼才做的好,不過最重要的是要選對生意。」

  老公的語氣聽起來好像也是這麽認爲,而且話語非常肯定。

  我本想出言反對,但是心想18年來,都是老公一個人辛苦撐起這個家,自己從來沒有工作過,如果有個機會能和老公一同打拼也不錯,想到這裏,我才開始認真面對這個問題。

  「有了!有樣生意,本小利多,而且穩賺的,又不用你們推銷,等客人上門就行了,做的好,一個月可以賺個十幾萬。」阿海跳起來,很興奮的樣子,好像已經賺進大把鈔票。

  「什麽生意?」我和老公異口同聲的問。

  「賣槟榔。」阿海一副志得意滿,胸有成足的說出來。

  「賣槟榔?」我和老公非常訝異的問,一時有點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對!槟榔這東西利潤很高,又沒什麽技術性,只要有適合的店面,去切一些貨回來就可以做生意了。」阿海興高采烈的說。

  「賣槟榔好像不是很好吧。」老公有點猶豫,也講出我心中的看法。

  「怎麽樣不好?也是正當生意啊!就像賣菸酒一樣,你們不吃槟榔,不知道槟榔的銷路,台灣人一年可是吃掉幾百億。」阿海有點憤憤不平的說。

  「可是!吃槟榔很不好啊!」因爲阿海槟榔不離嘴,常常血盆大口的,這點也是我很討厭阿海的原因之一,渾身都是槟榔味,但我對賣槟榔實在沒有好感,所以我還是有話直說。

  「抽煙也很不好啊,那所有便利商店不是都不能賣煙?最重要是能賺錢。」

  阿海有點不好意思的強辯,因爲他自己每天都是滿嘴槟榔。

  「利潤怎麽樣?」老公似乎不是很介意槟榔到底好不好,反而比較關心利潤。

  「利潤可好了,你看,我買一盒100元,才十顆,平均一顆10元,成本才2、3元,你看多好賺,我問過槟榔攤,一天都可以賺個1、2萬元。」談到這個阿海又重振其鼓。

  「真的那麽好賺?」老公有點懷疑,不過聽到這樣的利潤好像有點心動。

  「真的!而且只要一個店面,又不用技術,這樣才適合你們做啊。」阿海又強力的鼓吹。

  「聽起來好像很簡單!」老公似乎已經被打動。

  「這樣子,我在高速公路那邊有間房子,自己的房子就比較不用擔心賠錢,而且那個地點賣槟榔最好了,你和大嫂一起顧,一個月賺個十幾萬也不錯。」阿海很順理成章的講出計畫。

  「可是我們都不懂耶。」聽到阿海講說一個月能賺十幾萬,這倒是滿誘人的,雖然對槟榔印象很差,但是我真正會被說服的是,阿海提到不用技術這點,這樣就不用擔心老公做不來,而且聽到可以賺那麽多錢,就算只有賺到一半好了,這對非常缺錢的家裏,幫助很大,我還是心動了。

  「沒問題!一切包在我身上,阿海很自信的回答。」


  「不錯吧!這下肯定會發!就不信生意會不好。」阿海很自傲的說,從決定要開槟榔攤,阿海就和老公忙的不可開交,不過才短短不到半個月,店面就弄好了。

  「嗯!你看,還滿像樣的吧。」站在著阿海旁邊的老公,也很得意的說,今天整個店面都弄好,老公特地帶我來看店面,因爲女兒小瑩還沒找到工作,出門時剛好在家,所以也順便帶她一起來看店面。

  這間店大概20坪大小,是阿海的祖産,剛好座落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應該是槟榔攤的好位置,整間屋子用隔間隔成前後兩部分,攤位部分大概四坪大小,面向馬路這面牆打掉,做成一整面的玻璃櫥窗,外面用霓虹燈管圍起來,玻璃後方一排高腳長桌,幾張高腳椅,一台大型三門冰櫃靠著背牆,配上一些聖誕燈,有點俗氣,一旁還有整面的木架子,架上有一套音響和電話。

  「這樣的裝潢,加上大嫂和小瑩這對姊妹花,生意一定好。」阿海又在油嘴滑舌,把小瑩也算一份。

  「我也可以做嗎?」一直找不到工作的小瑩,倒是很興奮,畢竟有工作可以做,高職畢業的小瑩,一直很積極的找工作,不過做媽媽的很清楚,一半是因爲家裏有困難,另一半是要想賺錢買一些有的沒的,像大哥大、機車……,這年齡的女孩,朋友有什麽,自己也想要有。

  「可以啊!當然可以!」阿海大方的回答。

  「可以嗎?會不會很麻煩?」小瑩也能來幫忙,我當然很高興,但是也擔心會不會造成麻煩。

  「當然可以!小瑩做早班,嫂子做晚班,華哥負責補貨,這樣不就結了。」

  阿海馬上做出結論。

  「就這樣,你們一起顧店。」老公一旁有點命令式的說,小瑩伸伸舌頭,一屁股便坐上高腳椅。

  「哇!這樣子不小心還會曝光。」小瑩坐到高腳椅上,雙腳交叉,當著大家便脫口而出,小瑩不管是外型或是個性,簡直是我的翻版,活潑外向,很多事都大而化之。

  「對啊!爲什麽這高腳桌下要用玻璃?這樣子,女孩子很不方便。」我有點尴尬的說,一邊瞪小瑩一眼,怪她口沒遮攔。

  「大家都是這樣啊!不然我帶你去別間看。」阿海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

  「小心一點就好了。」老公有點不耐煩,聽的出來,不是很想談這個話題。

  「後面可以當休息室,還不錯哦。」阿海見到老公的反應,有點沒趣,接著就打開冰櫃旁的隔門,熱心的招呼我們進去,我發現隔間做的還不錯,居然是用水泥隔間,不是木板隔間。

  「這邊是專門泡茶用的。」老公非常贊賞的說,泡茶是老公唯一的嗜好。

  「哇!還真舒服耶。」小瑩也很愉快的說,小孩子心性,開始東看看西看看。

  一進去是一個完全開放的空間,一組全新黑色沙發和玻璃茶幾在門旁,牆角還有一個電視櫃和電視,電視櫃裏還有一台像是錄放影機的機器,緊接著沙發後面架高成一個大概有五坪大的開放式和室,和室牆壁還有衣櫃,沿著和室邊緣便是廁所。

  「幹嘛還要做個和室?」我有點奇怪的問。

  「方便嗎!如果累了,還可以休息一下。」阿海漫不經心的回答我這個問題。

  「哇!廁所真大。」小瑩在廁所傳來的聲音,引起我的好奇心,也跟著去看看。

  廁所居然有5坪大,除了馬桶外,還有一個用玻璃圍著的淋浴間,一個梳妝台式的洗臉台,配上幾乎佔滿半個牆面的鏡面,比較特別的是另一面牆是一整排的廚櫃。

  「嗯!這樣倒是滿節省空間的。」我看了以後,有點恍然大悟,其實是把廚房、廁所和衛浴放在一起,難怪這麽大,廚櫃上沒有什麽烹調工具,倒是有一台開飲機和一台微波爐,阿海還想的滿周到。

  「這樣子明天就可以開始營業了。」阿海得意洋洋的坐在沙發上,一副老板的架式。

  「那我等一下就去批一些貨回來。」老公有點積極的說,似乎想在阿海面前表現一下,老公已經有阿海是老板,而自己是員工的心態。

  「好啊!不過我們現在要計劃一下,雖然是賣槟榔,不過公司也要有一些規定。」阿海又開始出主意了,聽到這裏,跟工作有關,我和小瑩也跟著坐下。

  「當然先談薪水了,嫂子和小瑩每人基本底薪20000元,每賣100元槟榔,可以抽10元,華哥則負責補貨和做帳,基本薪30000元,每個月賣的營業額還可以抽5%,這樣你們覺得好不好?」阿海很大方的說。

  「自己人,你說怎樣就怎樣。」老公很乾脆的答應,這樣的薪水,雖然不高,但是三人加起來底薪就有7萬元,這樣的數字對我現在而言,簡直是天文數字,更別提獎金了。

  「上班時間從早上11:00開始營業,小瑩從11:00到晚上8:00,嫂子辛苦一點,從晚上6:00到淩晨2:00,而華哥早上要去批貨,晚上要結帳,所以華哥從早上6:00到晚上8:00,這樣子就很順暢了。」阿海的確有點頭腦,一下子就把事情安排的妥妥當當。

  「要到淩晨2:00啊?」我有點擔心,那我要怎麽回家,畢竟一個女人家工作到三更半夜也是很危險。

  「沒辦法,晚上的生意會很好,不過嫂子不用擔心,華哥和我會來收帳,到時再接你回去就好了。」阿海很聰明,看的出我的憂慮,故意這麽說。

  「那!這樣應該沒問題。」阿海這樣一說,我就稍微有點放心,反正兒子小文也14歲了,一個人也會照料自己,應該沒問題。

  「還有!最後一點,還請嫂子擔待一下,那就是衣服上要規定一下。」阿海一本正經的說。

  「擔待什麽,工作就是工作,沒關系!你直說。」老公一旁幫我直接回答,我只覺得好像不是什麽好事。

  「就是服裝上要規定一下,雖然沒有制服,不過一定要穿裙子,最好是要稍微清涼一點,像嫂子今天這樣穿就不行。」阿海一副公事公辦的神情。

  我今天穿的是黑色長褲和一件荷葉邊的襯衫,聽到阿海這麽說,我有點不高興,所以我沒有立即接話,我看了老公一眼,暗示老公講講話。

  「我一定沒問題。」平常就已經是辣妹裝扮的小瑩反而馬上一口答應。

  小瑩和她的一群姊妹淘,都是身材很好而且很敢穿,不是小可愛就是露肩露背的,像今天,小瑩就穿一件黃色迷你短摺裙,和一件黃色緊身及腰背心,露出肚臍和小蠻腰,這還是和我一起出門,比較保守的打扮。

  「唉!這也是沒辦法,大部分吃槟榔的都是粗人,華哥!你也知道,這樣子比較好做生意,而且槟榔賣的好,你們錢也賺的比較多啊!」阿海一邊說,似乎一邊在觀察老公是不是有不高興。

  「能不能做起來最重要,先做再說。」老公面無表情`,他應該是不會生氣,而是怕我生氣才這樣子說。

  「那就這麽決定了!」阿海沒有等我點頭就下了結論。

  雖然我對於阿海要求穿清涼一點這件事稍有反感,但是自己平常穿衣服就不是很保守,還常常和女兒交換衣服,不過對小瑩那些太暴露的衣服,我還是敬謝不敏,只是對這要求由阿海口中提出來這點很不高興,我的直覺告訴自己,阿海一定不懷好意,但是沒有很明顯的證據,也不能跟老公說,反而會讓老公罵,不過看在賺錢的份上,我也只好先忍下來。


  我一邊把槟榔切開,一邊加上石灰,這已是每天例行性的工作,剛開始上班的時候,感覺很不習慣,畢竟十幾年來從來沒有工作過,一開始從客人手上收錢都會覺得害怕,到現在每天都可以自然的招呼客人,這也給我自己一個很大的挑戰。

  我一直是個觀念保守的家庭主婦,平常跟人接觸的機會也不多,頂多和幾個老朋友或街坊鄰居聊聊天,剩下的時間就只有老公和小孩,對於做生意,雖然覺得自己應該做的來,但是讓自己心態上的改變,才是最困難的。

  我是個很主觀的人,對於看不順眼的人通常也不會去理會,但是現在不但要面對一些惡形惡狀的人,有些人還滿嘴粗俗的話,剛開始爲了這種事情,自己還會一個人生悶氣。

  但是後來我發現絕大部分來買槟榔的人,都是耍耍嘴皮子,只是有些人比較粗魯,有些人比較有文化,就這樣而已,自己實在不需要爲了這樣子而生氣。

  慢慢的,我發現還是有一些客戶,每天都會來買槟榔,雖然不多,但是既然是老客戶,不免多聊幾句,幾次下來,我發現其實招呼客人並沒有那麽可怕。而且有好幾次,都是因爲有和客人聊聊天,客人還會多買一些飲料或是菸酒,這給了我一些信心。

  剛開始我還不敢穿的太清涼,但是每天上班和以往家庭主婦是完全不同的情況,我感覺自己不像以往那麽封閉,不管是接觸的人或是每天處理的事務,而且身上的衣著往往也會影響自己上班的心情。

  我發現,穿的稍微有點清涼,可以完全展露自己的魅力,反而能帶給自己更大的自信,和顧客招呼或是應對,都能自在又從容,因此我最近買衣服,越買越短,越買布料越少,一來,過去很少有機會可以穿這些衣服,二來我自己也非常愛漂亮,可以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我自己也很高興。

  「忙不忙?」阿海走進店裏,順手拿起一顆剛包好的槟榔,塞進嘴裏。

  「還可以。」我坐在高腳椅上,一邊包槟榔,一邊說。

  開店三個月來,生意還可以,平均每天都能做到5、6千元,勉強及格,剛開始還會擔心賠錢,現在倒是比較安心。

  「華哥來了嗎?」阿海准備開門到後面休息室。

  「阿華還沒到!他回去看小文。」我放下手上的槟榔刮刀,直接旋轉過身子,直接面對阿海。

  「喔!怎麽不CALL我,我可以直接去載他過來。」阿海直接了當的說。

  「沒關系!阿華說不要太麻煩你,他騎摩托車過來就好。」我和顔悅色的對阿海說。

  這幾個月來,阿海一樣照開計程車,不過每天都還是會到店裏,每次都只待個一個多小時就離開,有時候老公不在,我就會和他聊聊天,比較不像以前那麽討厭他。

  「有客人!」阿海比比外面,我知道有客人要買槟榔,便起身走出去招呼,是一輛小貨車,貨車司機要一包包葉子的槟榔,我轉身看到阿海正看著我,我對阿海笑一笑,走過去拿包槟榔和塑膠杯便趕快拿去給客人。

  「謝謝!還要再來買喔。」我收過司機手上100元,微笑著說。

  走回店裏時,我注意到阿海趕快轉過臉,假裝沒在看我,其實剛剛走出來時,我知道阿海一定在背後目不轉睛的看我,我今天穿的是一套黑色貼身的迷你裙套裝,貼身背心和緊身迷你裙把我的身材曲線充分的展露。做生意這幾個月來,我反而不討厭阿海色咪咪的眼神,因爲一些比阿海還惹人厭的人來買槟榔,相形之下,阿海還好多了。

  「最近這幾天比較差。」我重新坐回高腳椅上,一邊將腿交叉,一邊將後縮的裙腳拉齊,穿這件只到大腿的短裙要坐上這麽高的椅子是比較麻煩的。

  「哦!爲什麽會這樣?」阿海背靠著牆,雙手環胸,兩腳交叉,正好名正言順的看著我。

  「來往的車輛很多,但都沒有停下來買。」我皺著眉頭說,一方面我也很大方的讓阿海欣賞,我發現,來買槟榔的客人,也都是這樣緊盯著我看,反正讓人看又不會少塊肉,我已經開始習慣這些色咪咪的眼光。

  「應該不會啊!前面那幾家,生意看起來都還不錯。」阿海也有點不解。

  「不知道什麽原因,生意就是不上門。」我有點憂慮的說。

  「而且我們這家還是最靠近高速公路的,應該生意最好才對。」阿海皺著眉頭苦思。

  「前面那幾家好像都請一些年輕小姐在顧攤位,生意比較好。」我隨口說說。

  「不會啊!我們也有嫂子在啊,嫂子比起那些辣妹還要有味道。」阿海一旁恭維的說。

  「哪能跟年輕人比。」要是以前阿海這麽說,我一定給他白眼,但是現在常常面對一些粗俗的人,講話更難聽,阿海講話,還比那些人更像人話,況且畢竟是恭維的話,聽起來還是滿受用的。

  「會不會是嫂子穿太多了?」阿海一副調戲的口吻。

  「你少來!穿這樣還少?不然你還要怎麽樣?沒錢買衣服啦!」我半開玩笑的回答,這樣子和阿海打屁,倒已經是司空見慣,老公在時也是一樣,畢竟現在和阿海比較熟悉,不像過去,只是主觀討厭。

  「沒錢?來!我出錢,多去買幾套!」阿海做勢要掏錢包。

  「真的?拿來!」我也假裝要伸手拿錢。

  「不過!要買布料少一點的喔。」阿海掏出一把千元大鈔,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少來!那種衣服我不會買,要買自己去買。」我才不是真的要拿阿海的錢,轉過身子不理他,繼續做我的槟榔。 


  「阿海!這個月的帳,實在不是很漂亮。」老公有點憂慮的對阿海說,我們三人坐在後頭沙發,老公和阿海還一邊喝酒。

  「沒錯!這樣下去,撐不了多久。」阿海也是面有難色的說,不過阿海說撐不了多久,也是有點過分,畢竟,扣掉薪水,還有水電費,至少還有兩三萬元利潤,撐一陣子是可以,阿海這麽說有點故意。

  「看樣子!我們得想個辦法。」老公聽阿海這麽說,有點嚇一跳,畢竟這幾個月下來,生活比以前安定許多,如果阿海店不開,那家計又沒著落了。

  「能想什麽辦法?生意都被搶走了。」我說的是事實,附近幾家同行,現在都請辣妹穿上性感內衣,有的還穿上護士服,噱頭十足,把生意都搶走了。

  「內衣辣妹這招還真有用,真麻煩。」阿海一副煩惱的樣子。

  「價格賣低一點怎麽樣?」老公提出降價促銷的方法。

  「沒有用!那樣惹到一些兄弟。」阿海搖搖頭,旁邊幾家都是兄弟開的,如果惡性降價,兄弟會過來找麻煩。

  「不然!再穿少一點。」顧不得老公在一旁,我小聲的提這點意見,畢竟,我也擔心店開不下去。

  「穿少一點有用就好了,小瑩也穿很少啊!也沒多大幫助。」阿海還是一直很悲觀,不過他說的沒錯,像小瑩現在就只穿小可愛和超短迷你裙,已經夠辣了,生意還是拼不過那些內衣辣妹,說到這裏,一時之間,有點沈默。

  「除非~~唉!算了!來,喝酒,沒關系,我們再撐一陣子看看。」阿海打破沈默,不過有點欲言又止,最後還假裝灑脫的樣子。

  「你是不是想到什麽辦法,沒關系!你說說看。」老公一邊喝酒,一邊要阿海說出來。

  「對啊!你就說說看嗎。」按照我對阿海的認識,我其實大概猜的出阿海想說什麽,可是老公一副白癡樣,真是太老實了。

  「不行!如果我們是請外面的小姐還可以,但是,現在是大嫂和小瑩,怎麽說也不可以,算了喝酒喝酒。」阿海言下之意,如果是外人,那也一樣穿內衣就行了,這下老公終於聽懂了。

  「穿內衣其實和穿少一點,意思是一樣的,你不要考慮我們的關系,從公事方面考慮,如果不這麽做就沒辦法生存,那也只好這麽做,反正規定下去,如果做不來,另外請人就是。」老公沈默一會兒,說出這番道理。

  「你怎麽說?」聽到老公這麽說,每個人都沈默以對,沒想到老公突然冒出這句話,原本我以爲老公會回絕掉,但老公這麽說,還反問我,我反而傷腦筋,一時之間沒有話說。

  「不行!不行!不能讓嫂子這麽爲難。」阿海反過來,反而反對老公的意見,但我感覺的不是阿海並不是真的反對,我其實擔心的除了店開不下去之外,另外如果我和小瑩都不做了,怕老公也做不下去,因爲老公現在做的補貨和記帳的工作,實在不算什麽,钚量嗟鬧慌率敲刻煜擄鄟斫遊一厝ィ袝r候還比較懶,叫阿海送我回家,我怕如果我不做了,老公恐怕領不到幾天薪水,就得回家吃自己了。

  「我試試看好了!」我低聲的說。

  「嫂子!你說什麽?」阿海有點不敢相信,我居然答應的這麽快。

  「你確定你要做?」老公也有點訝異我的決定,不敢相信的再和我確認一次。

  「我做做看,不行再說。」我鼓起勇氣,再說一次,畢竟,穿的清涼和穿內衣是完全不一樣的情況,感覺上老公對我的決定有點生氣,但我想私下再和老公溝通,讓老公能理解我的苦心。

  「可以嗎?嫂子,我的意思是你敢這樣穿嗎?而且,華哥,你會不會生氣。」

  阿海似乎還是不放心,一再確認,但他也幫我問了我想知道的問題,我轉過去注視著老公,等待他的答案。

  「就當作是工作,你們不用顧慮我,我知道阿娟的意思。」老公深切的看了我一眼,畢竟十幾年的夫妻,這一眼已經表達了一切。

  「我是當真的。」我知道老公已經諒解,開始覺得自然多了。

  「可是!是穿內衣耶。」阿海還是一副我不敢的表情,這樣反而有點激怒我了。

  「我知道!」我直接了當的回答,然後我和老公互看一眼,便起身走到廁所,隨手便帶上門,看著鏡子裏的自己,重新整理一下頭發,我開始脫下身上的露背洋裝打開廁所門的那一刹那,我幾乎要打退堂鼓,但想到家庭生計,只好一咬牙,如果只有老公和阿海兩個人,這關都過不去,那真的只有辭職回家了。

  我看到阿海張大嘴看著我走過來,老公只有一開始看我一眼,便故意轉頭拿酒杯,我盡量讓自己保持自然,走到原來的位置坐下。

  我穿著紅色蕾絲肩帶胸罩和紅色內褲,因爲今天穿的是褲襪,所以我也一起脫掉,坐下後我把雙腳交叉,盡量維持鎮靜,幸運的是,今天穿的內衣衣料還是棉質的,罩杯上繡著花紋,內褲也是,這樣就沒有太多透光。

  「這樣可以嗎?」我故意反問阿海,但眼神再次和老公交換,感覺的出,老公很不習慣,也有點吃醋。

  「可以!可以!」阿海明明很興奮,但卻又故意裝做沒什麽。

  「我也想喝一點!」拿起桌上的酒,我倒了一杯,然後大口的喝下去,這時候我需要點酒精幫自己鎮靜。

  「如果!這樣生意再不好!那也沒辦法了。」老公有點怨氣的這樣說,但這也是事實。

  接著話題又回到生意上,我知道老公故意把話題引導到生意,讓我不要尴尬,而阿海也很配合,不再把視線放在我身上,但我知道,阿海還是有意無意的眼神往我身上飄,我又大口的灌了幾杯酒。

  「我去和小瑩講這件事。」在老公和阿海驚愕的表情下,我站起來,一點酒意加上紅色內衣,我知道自己渾身有點發熱,趁著酒意,我打開門,便走出去。 

  阿海開車帶著我和小瑩去買衣服,店裏則暫時由老公看著,一路上三人都沒有說話,我們決定先到百貨公司逛一逛。

  老公一直沒有跟我好好談一談有關穿內衣上班的這個問題,雖然表面上裝做若無其事,但是我知道老公感覺到尊嚴受損,所以一直回避著這個問題,我的心裏也不斷的掙紮。

  那天一時沖動,只穿內衣就出現在老公和阿海面前,但這和坐在櫥窗任人觀賞又完全不同,而且我一直在想,自己那天怎麽敢做這件事,這和自己一向保守的個性完全不符,可能以往自己的日子過於平淡,現在一下子成爲職業婦女,雖然說是沒辦法上台面的工作,但是每天都忙的不亦樂乎,和以往每天一成不變的日子比,其實我知道自己很喜歡現在的狀況。

  還有一點我一直深藏在心中,不敢對任何人說,過去平淡的家庭主婦生活,加上又已經是兩個小大人的媽媽,對於美貌一向很自負的自己,不免也因爲歲月增長而有點惶恐,雖然現在店裏的顧客都不是很入流,但是從他們的眼光和語言,我能夠感覺到他們的眼裏,我是相當漂亮的女人,這對我其實變成一種鼓勵,所以我還滿喜歡這種被欣賞的感覺。

  「阿海!你要在哪裏等我們?」車子快到百貨公司,我直覺的想說,自己和女兒兩人去買就可以,那就要跟阿海約個時間碰頭。

  「你們會買嗎?」阿海的問題很奇怪。

  「女人的衣服怎麽不會買?」我覺得奇怪,反問阿海。

  「上班要用的,要特別挑,你們會挑嗎?」阿海提出他的意見。

  「應該會吧!」我其實不是很有把握。

  「你們要挑一些款式比較大膽,但是又不會很暴露的,唉,這要怎麽形容,我形容不出來,要看到才知道,你們瞭解嗎?」阿海想告訴我們要怎麽挑,但又講的很籠統。

  「那!海叔!你跟我們一起去吧。」小瑩見阿海說不出個所以然,便要阿海和我們一起去挑。

  「這樣好嗎?」阿海這麽說,分明就是想和我們一起去挑,卻又故意裝不好意思。

  「那也只好一起去挑,要不然我們挑錯怎麽辦。」雖然心中覺得不妥,但最後我們還是讓阿海跟我們一起去挑。

  我和小瑩走在前面,阿海跟在後面,和一個大男人一起逛內衣專櫃,這還是第一次,而且這個男人還不是自己的老公,想到這裏,便覺得很不自在。

  「這件不行,太保守了。」我才拿起一套挂在架上的紅色內衣看看,阿海便探頭過來說。

  「嗯!」我有點僵硬的感覺,喉頭好像有東西卡住一樣,低聲的回應一下,便把衣服挂回去,轉頭看別的地方。

  「去那邊看看!」阿海指著一區,全部挂著吊襪帶的全套內衣,示意我們過去。

  「喜歡什麽款式嗎?」專櫃小姐見我們好像有看中意衣服,馬上走過來。

  「這套不錯!」阿海指著其中一套黑色比基尼內衣。

  「是哪位小姐要穿?」專櫃小姐笑容滿面的問。

  「我們都要買。」我不好意思說是我要穿,因此對專櫃小姐這麽說。

  「都要一樣的嗎?」專櫃小姐聽到我和小瑩都要買,似乎樂壞了,不過這個專櫃小姐也不笨,馬上就問重點。

  「要挑不一樣的款式。」阿海又在一旁插花,搶著對專櫃小姐說。

  「那這件是哪位小姐要穿?」專櫃小姐一看這情形,馬上明白付錢的是阿海,問這話時,其實是對著阿海在問。

  「你穿比較合適。」阿海對著我說。

  「小姐,你的SIZE是?」專櫃小姐進一步對著我問,剛剛阿海和專櫃小姐對話,我在一旁只覺得自己面紅耳赤,說不出話來,只能用點頭來回答。

  「我媽是36D!」小瑩一旁幫我說出來,這幫我解了一個大圍,平常還沒什麽,但是要我在阿海面前說出自己的胸部尺寸,我還真難以說出口,不過小瑩這一說,倒是給專櫃小姐一堆恭維的話題,什麽看不出來啊,真年輕啊……等等,不過這樣一來也沖淡了一些尴尬,我心裏想,專櫃小姐一定把阿海當成是我的老公。

  專櫃小姐要我到更衣室換衣服,我原本想說不用,但是在專櫃小姐一直不斷的力促之下,只好到更衣室裏更換,這是一套兩件式性感胸罩,加上吊襪帶和一件長睡衣外套,全部都是蕾絲繡花編成,材質穿在身上非常舒服,我試穿後感覺相當合身。

  換回衣服出來表示合身後,阿海便決定買下來,後來幾套都是這樣,阿海挑選款式,而我和小瑩試穿,只要我們表示合身,阿海便買下來,不知不覺也買了好幾套。

  剛開始阿海選中款式,要我們去試穿時,我還會覺得不好意思,但是換了一兩套之後,因爲衣服換來換去,一時之間就忘記尴尬的感覺,再和專櫃小姐討論一些內衣的問題後,就比較不會再去挂心阿海正站在一旁。

  「百貨公司的款式都比較保守,今天先買這幾套。」其實我們已經大包小包了,但阿海還是這麽說。

  「都是你挑的,你還覺得保守?」我想也不想便脫口而出,話一出口才想到這是有關內衣的話題,馬上自己就有點後悔。

  「那要去哪裏買比較新潮?」小瑩倒是買的很高興,一點也沒有像我一樣覺得尴尬。

  「以後再帶你們去。」阿海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不肯說去哪裏買。

  「我知道,海叔一定是說情趣用品店。」小瑩人小鬼大,馬上猜出來,現在的年輕人,其實知道的不少,我聽了嚇一大跳,如果要跟阿海一起去情趣用品店買內衣,那情形不是更尴尬。

  「不過你們的身材都很好,剛剛的試穿都很合身,只要你們的SIZE跟我說,我去買回來就好。」阿海雖然沒有直接回答,這麽說也就表示剛剛他所指的就是情趣用品店。

  「好啊!我的胸罩是34A,內褲要S號。」小瑩毫不思索便回答阿海,其實小瑩的臀部還不小,理論上要穿M,但是年輕人就是喜歡穿的又小又窄,所以故意要穿S號。

  「嫂子呢?」阿海接著便問我。

  「36D,其他和小瑩一樣。」我一邊回答,一邊心想,阿海還真故意,剛剛明明回答專櫃小姐時,他已經有聽到,這時還故意問一次。

  「今天回去就可以開始了。」阿海去開車前,留下這句話。

  回店裏的路上,我的心狂跳不止,想不到回去便要開始穿內衣顧店面,自己的心裏其實還沒有真正准備好,我一直很害怕,自己是不是真正做的到。 

  「你的帳都結好了嗎?」這是我和小瑩換班時要做的第一件事,剛換上一套白色兩截式內衣,白色絨毛滾邊的胸罩和低腰無縫內褲,腰間圍著透明白色薄紗長裙,沒有穿絲襪,配上白色綁帶高跟涼鞋,我腳步輕盈的走向工作台。

  「結好了,今天生意好好,都快忙不過來。」身穿紅色連身束腰馬甲,馬甲四邊連著紅色吊帶綁住紅色花紋網襪,渾身散發青春氣息的小瑩卻一臉疲憊的說。

  「老公,你先送小瑩回家。」交接好後,小瑩便走到後面,我跟著向裏面喊,提醒正坐在裏面看電視的老公,便專心顧店了。

  今天生意真的很好,一直忙到快半夜才有機會休息,看著空無一人的馬路,很久沒有機會像現在這樣,忙中取靜了,自從打出內衣號召後,店裏的營業額就不斷上升,一個人顧店還真的有點吃不銷。

  看到自己身上穿的這套性感內衣,正是第一天要穿內衣顧店穿的那一套,想到那天自己的糗態,光是挑選要穿哪一套就挑了半天,然後在浴室裏換好後,一直不敢走出來,最後雖然鼓起勇氣,但還沒走到店門,兩腳都發軟,好不容易坐到工作台前,更是羞的無地自容。

  自己現在能夠穿著性感內衣,若無其事的坐在櫥窗裏,那也是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才能熬過來,從第一次穿著內衣拿槟榔給客戶,連正眼都不敢看客人一眼,收了錢便趕緊沖回店裏,到今天還可以靠在客人的車窗上,讓客人飽覽自己豐腴的胸部,對自己這樣的轉變,有時候想到,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或許每天穿的這麽性感,連帶也讓自已的心境跟著改變吧,我有注意到自己的變化,思想上不再像以前那麽保守,也比較放的開,對自己這樣的改變,我一直告訴自己這是好事不是壞事。

  一旁看到阿海的車開過來,想到老公送小瑩回家後就沒過來,心中有點生氣,老公的工作量其實不大,兩三天補一次貨,就沒什麽事,自己一直要求老公要在店裏陪,但是每次老公都很懶,回家後就懶的再出門,每次都是快收攤前才來,反而是阿海都比老公認真多了。 

  七、內衣秀

  「這是我朋友,小惠和小茹。」穿著火辣內衣的小瑩帶著兩個穿著時髦的妹妹進來,形成一種奇怪的畫面。

  「長的還滿漂亮的!幾歲啦?」坐在沙發上的老公直接的問。

  「都19歲了!」小瑩一屁股坐在她爸爸旁邊,順口幫她朋友回答。

  我注意到阿華有偷瞄一眼女兒的胸部,然後馬上就把目光移開,自從開始穿內衣賣槟榔後,小瑩越穿越大膽,像現在身上的黑色胸罩,整件都是薄蕾絲,三分之二罩杯幾乎蓋不住乳房,深深的乳溝讓小瑩的胸部顯的又高又挺,而浮貼乳房的材質,清晰可見乳頭的輪廓,從老公的位置,正好可以順著小瑩的乳溝看下去。

  「嗯!家裏同意嗎?」坐在另一張短沙發的阿海,上下打量著兩個辣妹,興致勃勃的問。

  「可以!」身穿小可愛和短裙的小惠,有點怕生的回答。

  「都講過了!沒問題!」小茹似乎比較大方,穿著一件黑色細肩帶短洋裝,黑色蛛網狀絲襪,兩人還是站著,沒有坐下。

  「那!你們知道要穿怎麽樣衣服?」老公又瞄一眼小瑩,然後轉頭問兩個小女生。

  「知道。」兩個小女生點點頭。

  「那是不是讓我們看看你們的身材?」阿海很興奮的提出要求,又假裝沒什麽的表情。

  「要不要去裏面換?」我好心的問兩個小女生,一直冷眼旁觀,我到現在才提出意見,這次是阿海又要開一間新店,自從用改穿內衣後,生意一直很好,最近幾個月都很賺錢,讓阿海想開第二家,正在裝潢中,所以叫小瑩介紹朋友來上班。

  「不用!」小茹很大方的說,然後將衣服肩帶往兩旁拉到手臂,扭動身體讓衣服滑到地上,然後再彎腰撿起衣服,小惠則脫掉小可愛,還有短裙,不到幾秒鍾,兩人穿著內衣,很大方的站在我們面前。

  「嗯!身材不錯。」老公頻頻點頭。

  脫下衣服的兩個女生,讓人有點訝異,一方面是兩個人大方的態度,另一方面則是穿著的時髦,想不到有點害羞的小惠,穿著黑色胸罩,布料少的只能遮住半個乳房,應該有33的SIZE吧,最誘人的是同樣黑色系的內褲、吊襪帶、黑色絲襪,但是和略帶稚氣的臉龐,給人一種奇異又冶豔的感覺。

  小茹和小惠穿的類似,兩人似乎有備而來,只是小茹的胸部非常大,應該有36的水准,而且小茹的內衣似乎特別的薄,浮現出來的乳頭外形也特別的大,不應該是少女的標准,而且內褲是半透明,尤其是中間三角那一塊,擠成一團的恥毛都隱約可見。

  「來,一起坐,我有問題要問你們。」阿海要兩人也一起來沙發坐,小惠先走過來,坐在小瑩旁邊的空位,而小茹只好坐到短沙發旁的空位,和阿海一起坐,我一向都坐在單獨的一張無背沙發。

  我今天穿的是一套白色內衣褲,配上白色吊襪帶和白色絲襪,還套上一件白色薄紗披肩,幾個月下來,已經非常習慣只穿著內衣做事情,剛開始,一進屋內,還會馬上拿件外套套上,但是櫥窗站久了,也開始習慣路人的目光,久而久之,反而對路人一副驚豔的目光感到有趣,尤其是那些特地放慢速度的司機,有些還會被後面的車子猛按喇叭。

  「你們知道上班的時間吧?」阿海將手搭在小茹身後的沙發背上,開始問兩個人,兩個人都點點頭。

  「有沒有男朋友?」老公跟著問,這是很重要的,如果有男朋友,而男朋友不同意,可能會來鬧場。

  「應該算有吧!」小惠有點遲疑的說。

  「那才不算呢!你不要自做多情。」小瑩有點吐嘈的對小惠說。

  「對啊!才上幾次…那才不算。」小茹講到一半就縮回去,不過大家都已經知道意思了。

  「上床都不算男朋友,那怎麽樣才算?」阿海打趣的問,我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畢竟女兒的想法應該也是和她的死黨一樣。

  「男朋友是真的要很愛的,那才算。」小瑩一旁想幫朋友解圍。

  「那上床不算很愛?」阿海得理不饒人的相逼。

  「那才不算,那是好玩。」小茹很瞪阿海一眼,嘟起嘴一副撒嬌樣,惹的阿海大笑。

  「你胸圍多少?」阿海看小茹這麽大膽,有點調戲的味道。

  「要你管!」小茹也是很調皮,不回答阿海的問題。

  「我當然要管!不然怎麽幫你買制服?」阿海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自己去買!」小茹還是故意做樣子,不肯說。

  「那我用猜的。」阿海更樂了,一副准備猜的表情。

  「這邊的衣服都要特別挑選過的,不是一般的內衣,而且都還滿貴的,一像都是由公司准備的。」看兩個人互相調戲,我一旁快聽不下去,跳出來幫小茹解圍。

  「36A。」小茹調皮的跟阿海說,阿海還是很熱。

  「那跟大嫂一樣!」阿海脫口而出。

  「34A。」小惠一旁跟著說。

  「你記下來了嗎?」我問阿海,順便白了他一眼,不過這段期間,所有的衣服不是阿海去買的就是我去買的,幾次下來,對於胸圍、尺寸、身材這些女人的私密問題,倒是直接討論,雖然剛開始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偶爾加一些比較輕佻的話,反而有幫助打破尴尬,慢慢的也不覺得太過分。

  「記下來了!那下周開始上班,小惠就留在這裏,小瑩和小茹去新的店面,那邊到時候就拜託華哥了。」阿海乾淨俐落的分配好工作。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狗缘
  2. 爸爸偷看亲生儿子干自己老婆(3)
  3. 美熟女骚浪,老苞米更香
  4. 为了事业金钱,我和她姐夫一路肏她
  5. 大年夜蜜斯
  6. 血缘悲
  7. 两个家庭的故事1-3
  8. 少婦人妻的欲望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