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钢弹G战士与镜灵沙雾镜

新网址: yzs8.info , yazhouseba.com
奢华博彩之旅 尽在澳门永利
广告,微信: sjms1388008
世界杯在线下注

  “啊?你终于回过神来啦?”
  我顾左右而言他的问彩烟。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对我说了些什么,你说要玩我屁眼对不对?”
  说完还瞪了我一眼。
  “啊哈哈!”
  我打个哈哈说:“我只是看你失神的样子觉得有趣,才跟你开个小玩笑的啦!可别当真了!”
  没想到彩烟却回说:“要玩也不是不行,可是要等我们洞房时才可以。”
  “哇咧!你当真啊?”
  “耶?为什么不行?”
  彩烟依旧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我家的人都很喜欢这样玩啊!”
  我听到这不禁问:“怎么?你家的人做这档事都敲锣打鼓让人观赏啊?”
  “怎么可能?当然是我偷偷跑去看的,每次看到我的姐妹和妈妈都玩的很高兴,这还不止,她们最喜欢的是被吊起来玩,要不就是一大群人一起玩呢!唉呀不说了,全身都黏黏的,难过死了,我要去洗澡,不许过来!”
  说完便危颤颤的站了起来,往洞口处的那条地底阴河走去。
  我一听彩烟要洗澡,精神马上就来了,连忙靠过去扶着她说:“唉呀!我的好老婆、好彩烟,我们就一起洗嘛!”
  彩烟身体挣了一下,脸泛红潮的说:“你……你好坏!”
  我贼笑着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一起洗就一起洗,不过你不可乱来哦!”
  我听到彩烟答应和我一起洗鸳鸯浴的回答后,高兴的亲了一下彩烟的脸庞说:“真是我的好彩烟。”
  “切!”
  彩烟脸一红说:“少贫嘴了!”
  “是!老婆大人。”
  我们两人就这么一路说说笑笑的走到那一条带我们两人来这个洞窟的地下阴河边,把脱下衣物放好后,我们便很有默契的一跳,噗通两声跃入阴河之中,由于这条地底阴河水流平缓兼且流速不高,再加上我们两人少年心性,还没洗澡就先在水中玩了起来。
  玩了一阵后,我看着彩烟有如美人鱼一般在水中时隐时现,实在看不出在这保守的社会当中,像彩烟这样高贵的女性也会懂水性,就我所知,在保守古代封建社会中,会游泳的通常都是生活在水边讨生活的人家,一般的女性是不会去学游泳的,除了是因为用不着外,另外就是会春光外泄,这是在保守的社会中所不许的。
  看着彩烟那仰泳的姿态,那两团硕大的玉球有如两块河中的激石般突兀,且那本来洁白的乳肌上此时却留着适才那疯狂蹂躏的痕迹。我看着看着忍不住问:“会不会很痛啊?”
  “耶?你说什么?”
  彩烟对我的问题一脸疑问,缓缓的游到我身边来。
  “我说你的胸部痛不痛?”
  我指着她胸部上的瘀青。
  彩烟一脸恍然大悟,指着自几胸口上的几条黑青色痕迹说:“是有些痛啦!
  不过……““彩烟!”
  我突然地抱住彩烟,让她惊呼了一声,我轻柔的摸着彩烟瘀青的地方说:“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有痛苦的感觉的。”
  “没有关系啦!”
  彩烟一脸温情的说:“我反而觉得很舒服。”
  “原来你有被虐的倾向,难怪我把肉棒插进你的喉咙里你还会高潮。”
  “你……”
  彩烟只拳紧握,女性专有的连续技就这么对我的胸口使出来,十秒击出万拳!(风:哇咧!你把彩烟写成钢弹G的多蒙哦?十秒击出万拳?会死人的耶!作者:没关系!你死了我会帮你复活……风:……干!
  噗噜!我的口充吐出一道鲜红的血柱……这当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彩烟也没有我刚刚说的那么厉害,要是彩烟真能十秒打出万拳的话,我想当初就不用提着她逃命了。
  彩烟的粉拳不轻不重的打在我的胸口上,虽不会觉得痛澈心肺,却也够痛得让我龇牙裂嘴了。(风:好你个不轻不重,刚好打得我龇牙裂嘴,你好样的……
  作者:既然让你有的爽,适当的痛苦也是必要的,毕竟……在这里我就是神啊!
  我要你生就生,死就死,无聊的时候就叫你吃大便或玩同性恋都行啊!你咬我啊!
  哈哈哈哈!风:……咬就咬!作者:啊~~~)“呜!彩烟你要谋杀亲夫啊?”
  我抚着胸口,虽然我体内的真气极为浑厚,但是彩烟也不遑多让,可是这感觉还真是又痛又甜密啊!……不对!难……难不成我也有被虐的倾向?
  “谁叫你口无遮栏。”
  听到彩烟这么说,我知道彩烟就是被我说中了,才会脑羞成怒,但我也不肯罢休,我的报复行动就是在她的硕大的胸乳上抓了几把,软软的又不失坚韧,手感真好啊,要是能天天摸就更好,哈哈哈!真的是赚到了!
  彩烟被我的报复行动一惊,美目瞥着我,双手护住胸前的乳球说:“要死了你!”
  “没办法,谁叫它那么好摸又诱人呢?”
  彩烟瞪着我,生气的说:“这么说你觉得我全身上下只有这个地方值得你去喜爱是吗?”
  乖乖!怎么突然生气了,该不会是认为我只喜欢她的胸部吧?开玩笑,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光喜欢她的胸部,我还喜欢她的小嘴、腿、屁股还有那重要的桃花源……干!这么说我只是喜欢她的肉体嘛!也就是说我对彩烟只有肉欲,没有爱情……这可不行,这样有违我的原则,那就是交女朋友当然是要以结婚为前提的原则。
  “不是、不是!”
  虽然我很挣扎要不要说实话,但我还是老实说:“我刚刚被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喜欢的是你的肉体……”
  啪!
  我感到我的左脸颊热辣辣的,这也是我应得的报应吧!不过这报应好像小了点,正在等待更大报应的我闭上眼,准备更大报应的来临……
  “呜~~为什么?”
  彩烟只掌掩面哭着说:“我第一个喜欢的人竟然只喜欢我的身体……”
  我抱住彩烟想说几句话,没想到彩烟竟把我给推开说:“别碰我!”
  这一句话让我的心头感到一阵震荡,好像凉凉的,有什么东西破掉的感觉,这感觉令我非常的不好受,看来我对我的心认识及了解的还不够深,由其是堆彩烟的那一部份,霎时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而同时我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喜欢和爱究竟是那里不同。
  彩烟抬起头用着坚定的眼神看着我说:“不爱我就别碰我!”
  “不可能!”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我现在只知道依我的本能和本性去做出行动。
  “你是我的!”
  我紧紧的抱住彩烟,仅管她一直拼命挣扎,但我还是紧紧的抱住她不放说:“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但是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老实说我没有和异性交往的经验,对于喜欢和爱都很模糊,但是就在刚才我知道爱和喜欢的分别在那里,当我听到彩烟你对我说:”
  别碰我!“时,我发现我的心好像破了一个洞,这令我很不好受,我不希望你离开我的身边。”
  原本一直在挣扎的彩烟听到我说到这里也也不再抵抗了,只是静静的任我抱着,低着头不看我,一边听我怎么说。
  “该怎么说呢?我发现我对你不只有肉体上的喜爱,还有就是……在看到那个正在缠胸的你时,我想我就在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你了。”
  彩烟一阵沉默,这也是应该的,毕竟我现在这样好像是训兽师一样,先给你吃几记鞭子再喂你吃一样……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吗?”
  啊……果然……
  “去死吧!”
  十秒击出万拳!以现在彩烟的功力当然是做不到,但是百拳还是可以的,在遭受彩烟的攻击时,我彷佛看到钢弹G中心之王的纹章在彩烟的拳背上发出耀眼的红光……
  “啊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彩烟的在挥拳时发出的吼叫声不知为何我竟然听成:“我的拳头因忿怒而燃烧!我的灵魂因胜利而怒吼!爆烈!十秒百裂拳!”
  因为我毫不反抗,彩烟的最后一拳把我打上天,接着更厉害的连续技来了,别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我感受到一股有如暴风雨般的斗气。


  “哇哩咧!龙……龙虎乱舞……”
  没错!就是龙虎乱舞,被打飞在空中的我被彩烟的龙虎乱舞所击中,这时我混乱的脑中还很白痴的想着幸好我不是来到格斗天王的世界,不会有草薙京或泰瑞那些人来参一脚来个合体连续技……
  虽说我功力深厚,但是毫不反抗的让彩烟攻击,也让我受到很大的伤害,简单点讲就是被KO了。
  (作者:可惜!风头冒青筋:是呀!好可惜哦!喀啦!喀啦!作者直冒汗:你折指头干麻?别……别乱来,你难道没听过“太监文学是怎么形成”文章吗?
  风继续折指头:看过!作者:那你还……风一边折指头一边狞笑:放心,我知道你下一集还是会出场的,俗话说书中的作者无论怎么死都会无条件复活的……作者:哇啊!十秒千裂拳!龙……龙虎乱舞?─────由于场面过于血腥,18岁以下禁止观看。啊?你说这是一篇色文,看这篇文的人心理年龄都超过18了,这个嘛……刚刚的话就当放屁吧!
  在空中被打的昏迷的我跌入水中之后,阴河清凉的河水让我的脑袋一轻,意识也就回到我的脑中来,而身体上的痛楚也随着我清醒的意识,用我体内的神经系统,把痛楚的讯号传入我的脑中,我这时不禁后悔没有在洞中学成像金钟罩、铁布衫那类的护体气功,不过由于我的内息已达到自我运转的境界,很快的这些痛楚都消失无踪,我也缓缓的从河中站起。
  “哈!清爽多了!”
  彩烟拍拍只掌说:“这一次就原谅你了,要是再让我生气的话可就不是这样就算了哦!”
  我一听彩烟这么说,如逢遇到大赦,当下应承,而我也发现我似乎有成为怕老婆俱乐部成员的资质,但这时我好像感觉到一股视线从洞口上方传来。
  “谁?”
  “怎么了?”
  彩烟靠近我的身边,四处张望着问:“有什么东西过来吗?”
  我抬起头看着洞口上方的那一把剑,因为我觉得那股视线就是从那把剑传来的,彷佛是要印证我所想一般,镶在剑鄂处那一颗发光的珠子突然闪动了一下。
  “不会是什么剑灵之类的东西吧?”
  看到这情形的我低声自语着。
  “什么……什么灵……啊?”
  彩烟一听到我说什么灵的,身体不由发抖看着我说:“是……是鬼……鬼吗?”
  原来这小妮子怕鬼啊,改天好好的吓吓她,但现在可不是时候,免得因小失大。
  “先穿好衣服再说。”
  我抱着彩烟回到岸边放置衣服的地方,这时我才想到衣服还没洗,而彩烟看着她那件到处都是体液的衣服脸上一红说:“先……先洗一洗好了。”
  “也好。”
  于是我们拿着各自的衣服一边搓洗,一边洗澡,一边以深厚功力加快速度,使得衣服差点就变成抹布,这时我好想念老妈,她总是把我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的……
  这两项工作,我们以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完成,全靠我们身上的深厚内息才能有如此的速度。(没有洗衣剂,就随便搓一搓,彩烟没有洗衣服的经验,也跟着有样学样,不过在撕破一条袖子后就学乖了)当我们穿好衣服逼出衣服上的水份后,我们看到洞口剑鄂的那颗明珠正珠光闪烁,不过这珠光的明灭频率很高,高到让人不知道有闪烁这种现象,彩烟在我的说明下也知道了这种情形,也看清了珠光的异样,不过这却使的彩烟更加的害怕,就在我不知该怎么处理时,这珠光闪烁的情况消失了。
  “没事了!”
  我看着那颗明珠说。
  “有……还有……还有事啦!”
  彩烟颤抖的指着洞中的一颗夜明珠说。
  我顺着彩烟的手指的方向一看,一颗镶在通往各库房洞口上的夜明珠正以极慢的频率闪灭着。
  “看来是要引我们去什么地方呢。”
  就在我说出这句话后,那个夜明珠突然强光一闪,好像是在证明我说对了一样。
  我拉着彩烟的手说:“走啦!人家正邀请我们去找他呢!”
  “不要!”
  彩烟嘟着可爱的小嘴说:“我怕鬼!”
  “鬼没那种力量,不用怕。”
  “耶?你怎么知道?”
  “看书的。”
  “那……如果书上说的不准呢?”
  “不然你就留在这里,等着替我收尸就行了。”
  “不……不行,我不让你去。”
  彩烟紧紧的抓住我,好像深怕我会进去送死一样。
  “不用怕啦!我们都待在这都有一段时间都没有事,放心啦!”
  我不由分说的拉着彩烟进入洞穴中说:“他要是想要害我们早就害了,何必等到现在?”
  “可是我会怕啊!”
  “那你除了怕鬼还会怕什么?”
  我巧妙的转了一个问题问彩烟,看看她会不会在想问题的答案时把恐惧感给忘记,但是我问题才一说出口就想到我问的是她怕什么,万一造成反效果,让彩烟更害怕就不好了。
  “哦!”
  彩烟只眉一皱,闭着眼思考着说:“有……有蛇啦、蜘蛛啦、长的很可怕的虫啊、还有吃苦瓜和茄子。”
  就在彩烟思考和回答的这一段时间之内,我们已经走到那颗闪烁不定的夜明珠下了,而这时,那颗夜明珠也不再闪烁,反而是换成仙家室门口上头的夜明珠在闪了。
  “啊!真巧,我也不喜欢吃苦瓜和茄子,苦瓜太苦,茄子那软软的感觉会让我想吐!”
  我一边说,一边往仙家室的门口走去,当然彩烟也被我拉过去,只是她好像都没有什么自觉,这令我觉得有些庆幸。
  “对呀!真的令我呕心的想吐!”
  当彩烟说到这里时,我已经打开仙家室的门了,这次我和彩烟看到另一番神奇的景象,一面大小约巴掌大的铜镜在我们两人的面前飘啊飘的,镜中还发出雾蒙蒙的白色光雾,我和彩烟无不张大着嘴巴看着这神奇的现象。
  “如果有带摄影机来拍下这景像我就出名了。”
  “鬼!有鬼啊!”
  我想彩烟的话激怒这面奇特的铜镜了,那面铜镜发出一道白芒打在彩烟的额头上。
  “哎!痛、痛、痛啊!”
  彩烟只手抚着被白光打到的额头痛呼着,模样甚是像足了一个小孩受到委屈一样。(被人当小孩子太久,理所当然自认为小孩。
  但是我一看到这一面浮空的铜镜,竟然可一发出让人感到疼痛的能量光束而感到一丝害怕,及一点兴奋。
  “哇!光学兵器物理性攻击,最强的攻击武器该不会是反物质炮吧?”
  “反物质炮?”
  彩烟一听到我说的话,忘记了额上的痛觉,好奇的问:“那是什么东西啊?”
  “本来是幻想的产物,可是最近好像有办法做出来,基本原理上是说,一个物体的生成,有其正面就有其反面,而反面的物体就叫反物质,就我所知道只要一个拳大的反物质就可以让我们脚下踩的大地完全消失的样子。”
  “啊~~~听不懂耶?”
  彩烟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眼睛彷佛若卡通人物一般,转着有如鱼板(食物名,拉面上的一块椭圆形物体,上有粉红色旋涡纹,火锅中也常遇到,不知道的回去问妈妈)上的旋涡圈。
  “没关系,我也不懂,但我知道若这玩艺若懂,我们的世界就玩完了。”
  “放-心-吧!我也不懂,所以这个世界不-会-完-蛋-的。”
  一句由清脆悦耳却又带点虚无飘渺女声所发出的话语传入我们两人的耳中,而我们的唯一的反应就是我们的那张嘴。
  “出、出、出……出来啦!”
  “有、有、有……有鬼啊!”
  铜镜在听到我们的叫声后,又射出两道白色光束,两道光束分别射中我们两人的额头“哎!痛、痛、痛啊!”
  2(2=两个人说同一句话,同理可证,3是三个人……
  果然很痛,没被打过还真不知道被雷射打中还真是有够痛的,我是还好,男生嘛!总是皮粗肉厚血又多……怎么越讲越像电玩游戏中的大魔王?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彩烟她是二度伤害了,痛得在地上打滚,眼中除了飙出一堆眼泪之外,嘴中还不时吐出许多没有意义的呼痛声。
  看到彩烟那样子,虽然让我心中觉得很不舍,但她那夸张的模样又让我觉得好笑,果真是小孩当久了(彩烟的体质让她长不大)心性反应还真和小孩没差多少,不过少女该有的情绪倒是一样也没少,这……真不愧是我的彩烟啊!
  这时原本散发出白色光雾的铜镜,转而发出淡淡的黄雾,接着刺眼的黄光从镜出发出,由于太过刺眼,我的眼睛本能的闭上,至于在地上滚的彩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
  当我睁开眼时,眼前的一切真的是让我吓了一跳,在我的脚边依然是在那一边痛呼一边打滚的彩烟,此外就是一片灰蒙蒙,看不到尽头的空间。
  “别滚了,快起来,事情大条了!”
  “什么事啦!”
  彩烟不甘愿的站起来,一看到眼前这什么都没有却无比广大的灰色空间张大嘴说:“事……事情真的……大条啦!”
  就在彩烟的嘴合上之前,恐怖的事情又发生了!多恐怖?这么恐怖!(这一段请用台语,再想象许效舜演福州伯……——没看过此人的大陆同胞就抱歉啦!
  不必用力去想,跳过就是了。
  一粒粒的白色光点不知由何处冒出,并聚合在一起,很快的,这些白色的光粒组合成一个发着白光,没有头发、没有五官的女性裸体。(就像衣店橱窗中什么都没穿的模特儿)“果然是鬼啊~~~”彩烟惊叫一声后,我预感彩烟她又要倒霉了。

  果然,我的预感实现了,白色的光粒再度出现,只不过这次聚合的地方不是那发光裸女,而是彩烟太阳穴的两侧三公分处。
  光粒以极快的速度形成一对紧握的拳头,彩烟拼命的闪躲,希望可以甩开奇怪的东西,可这一对拳头竟以不下彩烟闪躲的速度,硬是贴在彩烟太阳穴的三公分处,且怎么扑抓都无法碰触到实体,好像这拳头本就不存在一样,这一对拳头轻轻的印在彩烟的太阳穴上,接着我看到在蜡笔小新(不知大陆地区叫什么?
  中妈妈美芽常对小新使出的绝招。
  “呜哇啊啊啊~~~”彩烟一边叫,一边按住太阳穴,奇特的是彩烟的只掌虽穿过那一对光拳,但是这好像不影响光拳它的动作,彩烟的太阳穴依旧承受着美芽妈妈式的绝招攻击着。
  “大仙啊!你就饶了她一次吧!彩烟年纪小不懂事……”
  我跪下来向那个白色发光体肯求。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不过这小妞是怎么回事?都学不乖。”
  虽说这发光人形物体没有嘴巴,但这声音就是能够他妈的钻到我耳洞里来,我觉得我的脑子快抓狂了,虽说我是一个很会接受现实的人,就像来到这个异世界,但并不代表我不会去逃避现实,由其是这一个眼前不知是神是鬼还是外星人的发光人形物。
  不久,光粒又再度出现,不过这次却不是白色的,而是五颜六色,各种颜色都有,而且不再是以那很快的速度一个劲的往那发光女体钻,而是以很慢的速度在慢慢进行这项工作,慢慢的,衣物开始由那发光女体的重要部位慢慢的出现、延升,然后一头淡蓝色的头发慢慢的由头皮冒出,直到腰际,至于五官……还是不说了,毕竟形成的过程有些呕心。
  当最后一粒光粒消失后,一名身穿淡黄色女仕服的美女现身在我们的眼前,虽说是美女,不过可惜胸部不够大,正面看过去几乎一片平坦,但从侧面看就不知是怎样的情况,且这美女的妆扮也有点暴露,部但露出只肩,就连群子也开了一个很大的叉,露出雪白修长的美腿,总之她是一位贫乳级长腿美少女就是了。
  “你们好!初次见面!我叫沙雾镜。”
  啊?开口说话了?她会说话耶!(作者:废话!不过那虚无缥缈的音感消失了还满可惜,虽然有点令人害怕,但却挺好听的说,等等,她说她叫……
  “你是沙悟净?”
  然后我指了彩烟说:“你叫唐三藏,她叫沙悟净,那孙悟空和朱悟能大概没多久就会出来了吧?不过这顺序怎么会颠倒呢?”
  我陷入沉思状态,不管彩烟和不知是神是鬼还是外星人的贫乳级长腿美少女喃喃自语着。
  “会不会是依照能力强弱来排呢?这样也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唐三藏应该是最后遇到,可是不遇到唐三藏故事又不会开始,那唐三藏排除,那就剩下三……不,是四个,那匹马好歹算是一条龙变的,应该也满强,依照电玩准则,越强的越晚出现,那孙悟空大概是最后出来吧?既然沙悟净先登场,那就代表说朱悟能比沙悟净强,接着才是白龙,最后是孙悟空,但真得是这样子吗……”
  这时彩烟摇着我的手问:“你在说什么啊?一下子说我,一下子说她,还有那个朱悟能、白龙、孙悟空又是谁啊?是不是你在外面养的女人?”
  “啊?养女人?我那有那么大的本事……”
  “你们先暂停一下好吗?”
  “干嘛!”
  2“呵!”
  沙雾镜掩嘴一笑说:“我说那位风大哥啊,你真的认识我吗?”
  “嗯……”
  我皱着眉说:“可以说认识吧,毕竟我只有听说过这名字,没见过本人……”
  “没想到我死了这么久还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啊……”
  说完手腕一转,一条光带从她手中出现,沙悟净(因为此时主角还认为她叫沙悟净,故这么写,而暂不不写成沙雾镜)接着跳起舞来,光带飞舞,有若天女织罗,花样层出不穷,美丽不可方物。
  彩烟这时躲到我的身后说:“你果然是鬼!”
  啊!彩烟的反应依然很快啊!还好沙悟净现在正舞在头上,彩烟的话她好像一字也没听到,要不然彩烟可就惨了。
  待沙悟净舞到最后,我知道我想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沙悟净和沙雾镜念法一样,至于我是如何知道的,只因为她舞到最后一段,手中光带被她舞成三个字,而那三个字就是她名字的写法,真是此雾镜非彼悟净啊。
  “呵呵!我到底是不是你认得的那个人呢?”
  沙雾镜掩嘴笑问。
  “不是,我认错了,你和我认识的那位名字音一样,字不一样。”
  “无所谓,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沙雾镜笑笑的说:“不过我倒是很好奇那孙悟空是谁呢。”
  “问这干啥?”
  “当然是打一场看看谁强啊!”
  沙雾镜依然是笑笑的。
  看来她被我讲说是很弱的可能有点不太服气,原来沙雾镜竟是这般的好强,虽然脸上总是挂着一副笑瞇瞇的脸孔,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可是我不知道他住那耶。”
  我该答说他现在住在花果山,还是说他现在被压在五行山底呢?
  “那白龙呢?”
  “他现在应该是被关禁闭,过着吃牢饭生活,而且被关在那我也不了解。”
  “那位朱悟能呢?”
  “很有可能在这大地上任何一个有住人的地方。”
  笑话!光是一个唐三藏都可以莫名其妙的在奴隶群中出现,连我眼前的沙雾镜都是死到骨头都可以拿来打鼓的人了,我怎会知道朱悟能人现在死到那里去了。
  “那你怎么会说我很弱呢?”
  沙雾镜慢慢的走过来,她虽然脸上笑笑的,可不知为何我却好像看到她太阳穴旁似乎冒出一条条的青筋?
  “这……这个嘛……”
  “呵呵!不用多说了,我看你也不弱,就痛快的跟我打一场吧!”
  沙雾镜话一说完,只手一抖,两条一红一蓝的光鞭便握在她的手中,就连身上的衣服也在瞬间变换成一种让人称为女王的职业服装。
  “哦呵呵呵呵!两千年啦!终于有人来臣服在我的跨下了!哦呵呵呵呵!”
  只……只重……人格吗?我怎么觉得沙雾镜所说的话好像是田中芳树大神笔下药师丸凉子?还是那沙雾镜换了一件服装后就会现出本性?(衣服=封印?
  就在我还在为眼前沙雾镜的转变错愕的同时,彩烟抓住我的手,带着我转身就跑。
  “想跑?你们跑不掉的!哦呵呵呵!”
  沙雾镜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双鞭追来。
  “叫我女王、叫我女王、叫我女王呀!”
  我……我的天啊!这种气势,我看就连澄凛大大(狂然封神作者)笔下像闻仲这样使用双鞭的强者也会感到害怕吧?还是澄凛大大也想当当女王滋味?啊?
  我想到那去了?
  “啪!”
  “唉呀我的妈啊!”
  我屁股被击中,我有如被人用马鞭打的马,跑得飞快,这次换我抱着彩烟跑,宛若当初被魔兽追的情景再现,所不同的是我被后追着的是一位女王,我手中抱着的不是那个又瘦又小的臭小子唐三藏,而是大唐的小公主李彩烟。
  跑了一会,女王好像跑累了,而我,凭着深厚的功力,跑个五个小时(保守估计)都没有问题,毕竟在当土匪的一年中所受到的训练可不是假的。
  “呼!呼!呼!呼!你很会跑嘛!呼!呼!呼!”
  “哈哈!还好啦!呼!呼!”
  “我看你这下还怎么跑!九光明耀术缚之篇-七彩幻蛇!”
  “是术士!糟了!”
  2七条光芒各异的光蛇从我和彩烟脚下所踩的地上冒出,这七条蛇有若活绳般缠绕在我们的身上,转眼间就把我们绑了个严严实实,就连嘴巴也被一条光蛇绑起来。
  “呜呜呜~~”(翻译:放开我!2(作者:哦?玩SM?风:呜呜~~翻译:才不是,对了,由于主角被绑,嘴巴也失去自由,就由我来翻译主角要说的话。作者:真看不出来呢……风:呜呜呜呜!翻译:你有病啊!没事让我被绑,很好玩吗?作者:谁叫你第11集的时后打得我满天飞都不落地呢?风:呜呜!翻译:你自找的!作者:很好,让我想想该怎么报复你,嗯~~你大老婆是M女,现在出场的二老婆是S女,我看再找个女同和一个阴阳人来当你的老婆好了。风:呜呜!翻译:不要!我要大奶波霸!
  不要阴阳人!作者:看你这么兴奋,就这么决定了,阴阳人孙悟空,女同朱悟能!
  风:呜~~~翻译:不~~~~~作者:啊哈哈!刚刚的设定是骗风的,各位别跟他说哦。
  “放开你们?别作梦了!”
  “呜呜!”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说什么?2“这个嘛……”
  沙雾镜微微皱眉一下笑说:“小地方就别在意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是……”
  沙雾镜手中只鞭一抖说:“叫我女王啊~~~~”啊!女王!
  我跟你拼了!叫我国王啊!
  虽然我心中如此叫着,但无奈现实总是残酷的,我使尽全身的功力想要挣脱这七条光蛇,但是却没有任何一点的效果,接着女王陛下的只鞭就招呼在我的身上。
  “哦呵呵呵呵!”
  呜哇啊啊啊啊!
  果然很痛啊!没被鞭子打过还真的不知道被鞭子打有多痛(大家可要小心可千万不要在新加坡犯法,那里可是有鞭刑的哦)而那七条绑住我的蛇竟一点事也没有,这大概也是这术法的特殊之处吧。只鞭在我的身上留下了许多的伤痕,我身上的衣物没多久就被只鞭给打的一块不剩,可怜我的小弟弟就这么曝露在这名一样穿着曝露,但却很危险的女王面前,万一她一时兴起把我的小弟弟打断可就糟了。
  “啊哈!”
  沙雾镜笑了一声说:“接下来就是限制级部份了,彩烟小妹妹,为了不让你看了心情不好,我就大发慈悲的不让你看见吧!九光明曜术迷之篇-伸手不见五指!”
  先不说这一招的名称好不好听,但这一招还真的让彩烟伸手不见五指,虽然她现在没有办法伸,但是站在她面前不到十公分距离的我,她却真的看不到我,嘴里一直叫着我的名字,眼中流着泪水,她害怕她以后都会这样,彩烟她真的看不见了。
  “彩烟我在你前面,你看不到我吗?”
  不知何时,嘴中的禁制消失,我急切的吼叫着。
  “呜呜~~风大哥我看不见你了,呜呜~~你在那里?”
  我很心痛,看到彩烟那无助的模样,凄厉的哭声,这让我的心很不好过,我怒目瞪着沙雾镜说:“你对彩烟做了什么?快点把她恢复原状,否则我不会元谅你的!”
  沙雾镜弹了一下指头笑笑的说:“没问题!”
  “咦?我又看得见了?”
  彩烟停止了哭泣问:“风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就在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时,沙雾镜又弹了一下指头,彩烟急叫:“风大哥我又看不见了!”
  “哈哈!彩烟小妹妹你别担心,你会看不见是术法的效果,等一下我会解开的。”
  彩烟一听到沙雾镜如是说不禁嘟着嘴说:“为什么要我看不到东西?”
  “因为我要借一下你老公啊!”
  沙雾镜对我抛了一个媚眼说:“我从两千年的修练中醒来,需要一个男人跟我阴阳调合,因为我是阴魂,不这吸一些阳气来保持平衡话,我可是会消失的。”
  (阴阳平衡论-女鬼为什么要吸男人的阳气?
  原因:男性体中有真阴,女性体中有真阳,人死后,女性魂体中真阳流失,故需补充阳气,以保形体,若任由真阳流失,成为纯阴之魂时,其魂将被大地吸收,成为天地阴气中的一部份。——以上纯属个人猜想,为使大家明白沙雾镜吸阳气的原因,故写此段。
  “我不借!”
  “所以我才会让你眼不见为净嘛!”
  “就算看不到也不借!”
  “呃……可以让我说句话吗?”
  “你闭嘴!”
  2彩烟:“这可是女人之间的争斗。”
  沙雾镜:“还轮不到你这个男人插嘴!”
  “那我让你当老大,你是风家的大老婆,我当小的。”
  “好!就借你了!不过我要看,还有松开我,可以吧?”
  “没问题!”
  沙雾镜弹了一下手指,彩烟身上所有的术法效果通通消失,并还真的乖乖待在一边看着等下沙雾镜要怎么吸我的阳气。
  “不会吧?怎么可以……”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两女给轰了回去。
  “你闭嘴!”
  2“妹妹你慢用。”
  “多谢姐姐,那我就不客气了。”
  沙雾镜只手捧起我那软垂的肉棒,并张开嘴巴伸出丁香小舌,在我龟头的敏感处轻轻舔了一下,我那软垂的肉棒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沙雾镜在闪避不及下,下巴被我的肉棒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
  沙雾镜先是惊愕,后又娇笑说:“唉呀!夫君你也挺敏感的嘛,一点也不会输给彩烟姐姐呢。”
  就在我想说话的同时,那七条该砍万刀的蛇又把我的嘴给封住了,害我想说话都不行,而沙雾镜也在这时把我的肉棒像舔冰淇淋一般舔着,而我心中的不愉快也被沙雾镜这么一舔而烟消云散。
  “嗯……嘶滋……真的好大哦……唔嗯嗯……真不知道……呼嗯……我承不……滋滋……承受的了……”
  雾镜一边说,一边舔着,还不时制造出淫靡的声响,在经过雾镜舌头一番服务后,我的肉棒更是兴奋的发抖,心中的欲火更是熊熊燃烧,而我眼睛往彩烟处一看,这小妮子竟已动情了,双手隔着衣服不停在胸前的双丸及桃源洞处移动、抚摸。
  这时我又感到肉棒龟头处进入了一个湿暖的空间,我低下头一看,是雾镜把我的龟头含入口中,她的舌头不断的在我龟头的敏感处搔着、舔着,接着雾镜的头开始前后移动,我的肉棒又感受到另一番的快感,而雾镜还不时用牙齿轻咬,牙齿与肉棒磨擦的感觉更是刺激。
  但是相同的花样弄久了也会觉得无趣,虽然还是很舒服没错,但是一直维持着相同的动作会很累,而雾镜的新花样是吸。
  “嘶呼噜噜滋滋!”
  淫靡的声音在雾镜这一吸之后,以更强大的音效出现,但也更加大了所有人的欲焰,这时的我被雾镜这强大吸力一吸,再配合她那技巧高超的舌技,我差点就射了出来,不过还好,雾镜她也不能一直吸气,她先换过一次气后再吸,而我也从欲望的高点落下,当雾镜再用这一招时,我的心中早已有备,无论雾镜再怎么吸都吸不出我的阳精出来。
  当雾镜努力良久都不能让我射时,彩烟便推开雾镜说:“让我来!”
  说完便张开口把我的肉茎吞下,注意!是。吞。下。
  先前雾镜怎么努力,也不过是吞进我肉棒三分之一,而彩烟则是全部吞下,小巧的鼻子进入我那丰盛的阴毛中,而我的肉棒则直接插入喉道之中,只不过过若是想要前后移动可就很困难了,但是彩烟竟将我的肉棒吐出来,又再缓缓的吞下,且之后彩烟似乎掌握了技巧,动作越做越快,到了后来,彩烟已不用在把我的肉棒完全的吐出来,直接就让我的肉棒留在她的喉道中,自己前后摆动。
  一会彩烟吐出我的肉棒后喘了几口气,便偏过头对雾镜说:“这才叫口交,你那么小家子气的算什么?”
  “我不像大姐你那么有勇气,刚刚那已是我的极限了……”
  彩烟摆起大姐的架子,把雾镜拉到我的肉棒面前来说:“吞下去!”
  雾镜一脸惊慌说:“不要!”
  “不要也要!难道你要消失吗?”
  接着彩烟换另一个口气说:“来!别怕,把它当成糖果吞下去就不会难过了,这可是姐姐过来人的忠告哦,很快的你就会迷上那窒息般的快感的,乖喔,快吞下去。”
  彩烟你真是厉害啊!竟能集合天真于淫荡于一身,这……她小时候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我一听到彩烟这么说,心中马上跑出这个念头出来。
  彩烟一边说一边把雾镜的嘴巴撑开,然后硬生生的把我的肉棒强迫性的插入雾镜的口中,而雾镜也不断的挣扎,而挣扎的后果就是食道产生剧烈的蠕动、紧缩,而我也不忍看雾镜痛苦,我也不再忍耐,在她的喉中吐出了我的阳精。
  当我射完后,雾镜化成一片光彩消失无踪,我身上的七条光蛇也跟着消失,就当我们为眼前的情形惊讶不已之时,雾镜不一会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哈!这才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你说什么?”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奇妙之馆玲婧篇
  2. 陈友谅调教周芷若(第六部)(01-06)
  3. 美妇人
  4. 侠义英雄展昭
  5. 环球性旅行
  6. 初夜性故事 之 石女双娇
  7. 暗夜下的修罗刀
  8. 武动乾坤之绫清竹
广告业务联系微信: sjms1388008
Tumblr色情博客 | Tumblr Viewer | 色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