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总捕衙门


  他站在天下提调总捕衙门门前,用熬过夜的红肿眼睛盯着路上的行人,似乎那里面有

罪犯。这是他入总捕衙门的第四年了。就在第三年年末,他和一起入衙门的人被升为从八品

,这就意味着他正式成了一名小吏。在此之前,有一些一起到衙门的人被提前升为从八品。

他认为,有的人根本不如他出色。但是,那些人大多是名门大派来的弟子,不象他来自一个

小门派。而且,他除了练剑与办案外,也不会与衙门里的上司活络关系。因此,尽管衙门里

很多人承认他能干,但很少有人认为应该提拔他。他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仍然为自己这几

年办的几件大案感到骄傲。虽然他现在只是从八品,但就凭那几件案子,许多老捕快都做不

到。他现在唯一觉得不足的是他的剑法尚未臻顶尖,如果在办案时碰上真正的高手,他仍然

无法取胜。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拖着疲惫的双腿向家里走去。所谓家,不过是几个同入衙

门的捕快一同住的屋子,就象衙门里的值班房。因此,他大多数时间都不愿很早回去。今天

他实在感到太累了,因为他昨夜几乎一夜没睡。他的腿刚刚迈下最后一级台阶,就见一个人

极快地从眼前走过。三年多捕快的经验使他对身边可疑的人都不放过。尽管今天他已经十分

累了,但他总觉得这个人有什么不对。他揉了揉眼,跟在那人后面。那人似乎没有发现他,

只顾自己往前走。他终于发现这人有什么不对了。这人从后面看起来象个女人,但穿着男人

的装束。他想,也许这个女人家里有什么急事要办,必须抛头露面不可,因此才改换男装,

也许她不是歹人。因为他现在脑子里想的是一件采花案。近一个月以来,京城接连发生五起

采花案。受害人不是官宦之女,便是富家小姐,还有一个是京城「九通镖局」副总镖头的女

儿。据受害人讲,犯案手法每次都一样,采花贼在半夜时分潜入受害人房中,先摇醒她们,

再以点穴手法将受害人点中,再实施强暴,最后临走时在地上划上一朵海棠花。但与以往的

案子——比如说去年那次「玉如来」十三宗采花案不同的是,这个采花贼只奸而不杀。按捕

快的经验,采花贼因怕被人认出,一般不留活口,这个采花贼却是有点与众不同。即使如此

,五个受害人中倒有三个自尽身亡。两个活下来的一个是父母日夜守候,另一个就是「九通

镖局」副总镖头郑武风的独生女儿郑烟儿。郑烟儿自幼丧母,随父亲习武,在年轻女子中功

夫也算是拿得起来。她十六岁开始随父亲走镖,在江湖中也算小小有点名气。一片密林的暗

影,已在沼泽边朦胧。************夜色在空间很随便地涂抹着墨汁,淹没了

月亮,淹没了星星,天地间渐次混为一体,四周遭渗透着些许神秘和惶恐。静谧是夜的梦境

。往常夜巡的风们,也躺在树丛中集体打盹。唯半截朽木之上,醒目地兀立着一只白色的水

鸟,一动不动,看起来今宵它已把此处作为安全岛,设防在水的中央。天色越来越暗,这个

白色的生灵也快被涂成黑色了。幽寂中,密林深处却醒来鸱鸟闪电的目光;蛙们的准时奏响

了乐章……黑色的夜,其时也有瞪大的眼睛。她那晚正在熟睡,觉得有人将她摇醒。她是习

武之人,反应自然较常人要迅捷,一睁眼便发觉身前站着一个蒙面人。她乍惊之下,左掌刚

刚推出半招,便被那人点中了穴道。她也听说此前京城发生了四宗采花案,但决未料到贼人

竟敢找上镖局。她张口欲叫,又被那贼人封住了哑穴。那贼不似一般贼人慌张忙乱,倒象在

自己家中一般,悉悉索索地宽衣解带……夜行贼一边说着、一边拿食、拇二指捻弄郑烟儿的

乳头,另一只手不停的在她耳下和颈部搔扒,胯下的肉棍更是缓缓的延着蜜穴肉缝抽动。有

时硕大的龟头挤开两片湿淋淋的阴唇没入阴道,但是他立刻又抽了出来,依旧不疾不徐的在

淫洞外磨擦,很快的郑烟儿的情欲被撩拨起来,久旷的身躯作出饥渴的真实反应,所以当夜

行贼从她胯下抹出满手的浪水,伸到她面前时,不由得羞红了双颊。但是她深知对方的厉害

,乘着理智还很清醒,颤声的哀求道:「哥!你饶了我吧!」

  「好!小宝贝!放心!今天哥哥疼一疼你,只要你还是那么听话,咱们今天就不作那『

苏三起解』。」

  郑烟儿闻言心头大定,急急的说道:「行!行!只要我做得到的,我一定听话,你……

你……先把手拿开好吗?」

  夜行贼嘿嘿冷笑两声,放开了她的身子,说道:「小骚屄!还想拿贞节牌坊不成?我人

来的时候怎么看见你把手指插进了骚屄里啊?明明就是在想男人的鸡巴,你就别再装烈女了

!」
  郑烟儿羞窘的无地自容,嘤嘤的啜泣起来,怒声道:「住口!你……你……你给我出去

!」
  夜行贼看她生气的模样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不觉心痒起来,也不答话,反身就压了上

去,对着她的樱唇吻去,两手穿进睡袍底下,在滑腻的胴体上四处抚摸,更紧按住肥肿的肉

穴在阴蒂上一阵揉磨。郑烟儿起先奋力的挣扎,奈何对方灵活的舌头好象裹了蜜一样,令人

舍不得松开,那魔掌过处似乎一道道的暖流在身上移动着,舒服的不得了,肉穴处更传来一

波波颤栗的快感,淫水像无止尽的涌泉,连自己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此时内心不由暗暗叹

道:「罢了!罢了!就当是上辈子欠了这个恶魔!随他去吧!」

  心防一失,欲火就像窜烧的野火四处漫延开来,小室的温度急遽上升,锦被不知何时已

滑到床下,薄薄的睡袍早已扯得稀烂,两条赤裸的肉体交缠在一起,郑烟儿表现得更加放浪

、饥渴,一条玉臂紧勾着对方脖子,小嘴吸吮着对方的舌头,鼻息咻咻,另一只玉手紧握住

粗硬的肉棍用力的捋动着,不时将它拿去与蜜唇磨擦……终于夜行贼挣脱了她唇舌的纠缠,

抬起身来,两手揪住饱满的双峰,腰臀同时使劲,粗大的阳具一下捅入淫汁淋漓的肉洞,如

急风骤雨般抽插起来,郑烟儿更是死命的挺起屁股,配合着肉棒的进出,让肉穴一下下的顶

撞淫根,一时之间只听到啪啪的小腹撞击声,在寂静的深夜里特别清晰可闻。渐渐的郑烟儿

的小嘴里传出了断续的呻吟,最后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亲哥哥!肏死我了!喔!喔!…

…撞到……花心了!啊……啊……啊!不行了!亲丈夫!妹妹丢给你了!嗯……嗯……啊!


  只见她在一阵抽慉之后,两手死死的搂着对方的屁股,身躯紧绷,接着一声长长的叹息

,整个人软瘫了下来,几乎不分先后的,夜行贼在几下快速的冲刺之后,低下头来一口咬住

一粒大奶,腰脊狠狠的往上一顶,马眼紧吻着子宫口也喷出一股浓精来。激情过后,夜行贼

紧搂着郑烟儿的娇躯,手掌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她的丰奶,笑着说道:「浪蹄子!喂

饱你没有啊?想不想再来个『过三关』呢?」

  郑烟儿闻言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道:「死人!骨头都快被你揉散了!还来!再说天都快

亮了!」

  夜行贼嘿嘿几声干笑之后,低下头在她耳边一阵低语……「什么?不行!不行!不可以

这么做!我办不到!啊……好痛!」

  原来夜行贼听得郑烟儿拒绝了他的话,便狠狠的将她的乳房用力捋了下去,立时红肿起

来,接着沉声说道:「你最好识相点!这事已由不得你作主,你也不想你的事传得街知巷闻

吧?乖乖的听话!日后自有你的好处!哥哥也会常来疼你的。」

  郑烟儿此时真是欲哭无泪,对方的话彷似雷震,令她惊吓不已,只能含着满眶的眼泪,

委屈的点头答应。夜行贼见她回心转意,不由大为高兴,又一把将她搂了过来,说道:「小

宝贝这才乖!来!哥哥赏你个鸡巴吃吃!快!将它含了!」

  「哥!天快亮了!被人发现不好!呜……喔!喔……嗯……嗯!」

  郑烟儿虽然穴道被点,但神智清楚,觉得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这贼才心满意足地缓缓下

床穿衣,画了一朵海棠花后离去。尽管这贼自始至终黑布蒙面,但郑烟儿在这半个时辰内感

觉他是个不超过三十岁的年轻人。郑烟儿不似其它柔弱女子,一遭大难便寻死路。她知道这

贼人决不会洗手不干,肯定还会再在京城做案。她一心要亲手抓住这贼,洗清自己的耻辱。

因为她父亲与总捕衙门的许多捕快相识,捕快们也答应她一有风吹草动,便请她前来一同捉

贼。本来这个案子初发时,大家以为不过是个普通的采花案,交由京城的衙门去办就行了。

直到郑烟儿出事,衙门的捕快听说此人居然如此沉着,实在是个扎手的人物,而且已经连出

五案,他们连一点线索都没找到,只能将此案移交提调总捕衙门。本来这件案子不是交给他

办,他这一段手中也有别的案子。但他对这种采花贼最是深恶痛绝,因此一开始便十分留心

此案。今天见一人形色可疑,本以为与此案有关,但后来发现这人是个女子,他防范之心便

去了一半,因为一个女子肯定不会是采花贼。他就在犹豫中又跟着这个女子走了一段路,见

她向东城走去。他又多了些疑惑,因为这五件采花案都是发生在东城,是不是这女子与此有

关?反正他的家也在东城,他索性就跟着这女子一直走下去。这女子走了一阵,到了一家门

前突然停了下来。这是一家富户,深宅大院。大门紧闭着,门上两个兽口铜环只怕有海碗粗

细,门口的一对石狮子也有千斤之重。这女子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又围着这家围墙转到后面

。他越来越觉得这女子可疑,因为一个好端端的女子为什么会大白天在别人家门口转来转去

。他知道这女子不会轻易离开,索性躲在一棵树后。果然,过了一盏茶的光景,这女子从屋

子另一面转了回来,又向周围扫了几眼,才转身离开。他这时睡意全无,悄悄跟在她后面。

这女子这次却是没走多远就拐进一家酒楼。他看到酒楼才想起腹中饥饿,索性随她走进去,

在角落不起眼处坐下。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那女子,但那女子却轻易发现不了他,这也是他

几年做捕快的经验。他见那女子也无甚异状,只是面带忧虑之色。再仔细看,他发觉这女子

竟然是个美人。虽然她穿了男装,面上也有些尘土,但仔细看去,她一张鹅蛋圆的脸上五官

清秀,后颈处露出雪白的肌肤。他不由得心中暗笑,这样的美女也出来装男子,只要不是瞎

子,不是呆子,只要看上两眼都能发觉出来。他猜得不错,立刻就有两个既非瞎子又非呆子

的人看出了不对。一个年老者身着破衣,似是乞丐,缓缓沿桌乞讨,但一双眼睛却四处张望

。他一眼就看到这女子,于是向她那桌走去。刚走到她身边。这乞丐似乎站立不住,一下跌

倒,他竟然向这女子身上倒来。这女子本来正在沉思,突然见有人倒来,忙站起躲闪。那老

乞丐双手在空中乱舞,似乎要抓住什么东西,却什么也抓不住,倒下时在这女子前襟抓了一

下。这女子给人在前胸蹭了一下,登时大窘,她还没回过神来。旁边又过来一人,大吼道:

「你这老家伙,天天在这儿讨饭,还不快滚。你看把这位公子的新衣服都摸脏了。」

  说着就伸手给这女子来拂衣服前心。这女子不防他竟然有此一下,前胸又被这人摸了一

下,弄得心头乱跳,满面通红。这人转身抓住老乞丐的后腰,拉着他径直下楼去了。这女子

见这两个人离开,坐回座位,心下还一时难平。他在旁边看得清楚,这两人分明是一伙的小

偷。他们欺负她一个单身女子,那第一人探出她胸前荷包中有钱,使个眼色,第二个人在她

胸口拍时已经将她怀中荷包偷走。他本想上前说破,但为着看这女子倒底是何来历,不便泄

露身份,因此看着这两个小贼一路跑下楼去。这女子也无甚查觉,一个人只顾自己喝茶。他

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观察她有何异状,眼见得她吃完了茶,又要了两盘点心。但她只是尝了

两块点心,便叹了口气,不再吃下去。她抹了抹嘴,伸手到怀中掏荷包结帐,突然面色大变

,竟然找不到荷包在什么地方。旁边站立的小二见他左找右找找不到,不禁面露鄙夷之色。

这酒楼确实也常有人来吃了却无钱付帐。小二见她又找了好一会儿,阴阳怪气地道:「两盘

点心加一壶香茶没多少钱,可不劳您老掏这许久吧。」

  这女子腾地一下子脸红起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他见这女子走路身形,也是身

有武功之人,为何却如此缺乏江湖阅历,轻易着了小毛贼的道。如今没了荷包,付不了帐,

弄得尴尬非常。她一张粉脸涨得通红,不住向四外扫视,似乎想找出是谁偷了她的荷包。正

在此时,又一女子站起身来。只见她中等身材,眉清目秀,眼角眉梢却带着勃勃英气。他一

看便认出这是郑烟儿,他知郑烟儿也识得他,于是便低下头去。郑烟儿话也不多说,从怀中

掏出茶钱放在桌上。那女子见有人替自己付账,不由得十分纳闷,正要开口询问,郑烟儿却

一扭身,如风般下楼去了。他见郑烟儿如此,不知是何用意,但不由感叹她为人颇有男子之

风。这女子也不知所以然,一下子呆在当地。许久许久,她才缓缓走下楼去。凭他数年的经

验,他感到这女子定是非同一般,郑烟儿也不会毫无原因地替她付账。他决定跟踪这名女子

。于是他尾随这女子下楼,七拐八拐,来到一家小客栈。他亲眼见那女子径直走了进去,显

然她是住在此处。他站在门口,想了一下,认为这女子虽然不会是采花贼,但晚上定会到那

家富户去,也许她与这采花案真有关联也未可知。他揉了揉双眼,从床上翻身坐起,胡乱吃

了几口东西就换上夜行衣向那富户走去。三更时分,他果然看见那女子一身黑衣从远处奔来

,翻墙进入大院。他刚要从树上跳下,就见另一女子也随着她跳入大院。他定睛一看,还是

郑烟儿。他顿了一顿,跟在郑烟儿后面跃过大墙。那女子好象对路径很熟,一直来到一所屋

前。屋内灯光摇动,显然人还未歇。又过了好久,屋中灯灭,再无动静。他盯着这女子与郑

烟儿,不知她们要干什么。忽然,一黑衣人似狸猫般从另一侧房后窜出,直奔这卧房而去。

他忽地明白了:这便是五宗采花案的主凶。郑烟儿虽然不知他是谁,但已看出这女子端倪,

便跟踪她到此。果然,那人到了门前,伸手去拨门拴。郑烟儿未等那女子现身,抢先飞身跳

出,双掌直拍这人后心。那人听得背后风声响动,心中颇惊,忙回头招架。这时,那女子也

从暗处跳出,却呆立在当地,竟不上前帮助任何一方。他只见郑烟儿与那人拆了十余招,便

知郑烟儿不是他的对手。再过片刻,郑烟儿心下着急,从腰中抽出软剑,一抖手刺向那人前

心。那人嘿嘿笑了两下,仍然空手对阵。郑烟儿即使一剑在手,仍然不是这人对手,被他掌

风逼住,渐渐挥不开软剑。那人手上加紧,忽地左手中指弹出,将郑烟儿的软剑斜弹出丈余

,右手食中二指探出,点中郑烟儿小腹「气海穴」,郑烟儿登时栽倒。这人冷笑一声,面露

杀机,左掌挥起,便要下落。旁边那名女子这时却突然喊到:「师兄,住手。」

  那人一呆,回头一看,面现惊诧,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他刚才本想出手相救郑烟

儿,见变生不测,这女子竟管这人叫师兄,就伏在当地不动,看个究竟。这女子两步上前道

:「师兄,你……你不要一错再错。」

  那人哼了一声,「我有什么一错再错,还要你来装好人?」

  这女子眼中流下两行清泪,哽咽道:「师兄,我……你怎么……我知道你一直待我很好

,但你我只是兄妹。我没想到如今你却干出这种事。」

  她顿了一顿,又道:「一个月前,你离开师门,我还以为你只是一时负气,但一个月来

京城连续发生五起采花案。我本也不知是你,但你却每次都留下一朵海棠花。你……师兄,


你现在随我去见师父,他老人家……」

  这男子又是哼了一声,道:「见师父便怎样?他能把你许配给我么?」

  这女子登时脸红,怒道:「你怎么还是不知悔改?我一直当你是好兄长,你却……」

  那男子道:「你一直当我是好兄长?哼,你我相处十几年,可为什么你却要和那个什么

流云剑钟名岳……」

  这女子突然厉声打断他:「我们相处十几年便如何?我可曾答应过你什么?你不过是一

厢情愿罢了。钟大哥为人光明磊落,似你做出这等事来,可比得上他?」

  那男子沉吟半晌,柔声道:「海棠,你虽然没有答应过我什么,但我的心你还不知道?

我所以离开师门,还不是看你和那姓钟的……」

  这女子道:「住嘴,我们怎么?你不要胡说,我荣海棠清清白白,可不似你做出这等卑

鄙之事。你十几年在师父门下,受他老人家教诲,居然做出江湖上下三滥的为人不齿的勾当

,采花盗柳,你忘了咱们入师门时师父是如何说的么!」

  那男子听到这句话,脸色渐渐变得阴郁起来。荣海棠见他这般脸色,便以为他有悔过之

意,轻声道:「师兄,虽然你大错铸成,但回头是岸,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那男子突然厉声道:「我怎么回头?我回去师父会饶了我么?就算师父饶了我,我活着

还有什么意思?当我看到你在那个姓钟的怀里时,我万念俱灰,只觉了无生趣。师父十几年

来待我恩重如山,但没有了你,就算师父的教导我也不在乎。」

  荣海棠道:「师兄,你怎么还是不明白,你我只是师兄妹。再说天下好女孩尽多得是,

你又何必如此。如今你污你清白,而且连犯五案。你知不知道现在已有三个女子为此自尽。


  那男子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想如此。想我冯中原自幼立志在江湖上行侠仗义。但不知

怎么,我自从见了你,便一颗心都在你身上。你可知道我那日的心情么?我原本想来京城散

散心,没想到到京城的第一天就在庙会中撞到张家青鸾,她长得和你简直一模一样。那时我

神智恍惚,明知她不是你,但不由自主,尾随她到家,终于忍耐不住,犯下重案。」

  荣海棠打断道:「那另外四个女子可与你相干?你又为什么不肯收手?」

  冯中原道:「既有一次,便有其二。一次与五次有什么分别。」

  他又突然提高声音道:「我就是让你看看我冯中原没有你照样可以得到天下佳丽。」

  荣海棠摇头道:「你根本是色迷心窍,还那里象以前那个师兄。」

  冯中原猛然扭头,撕掉脸上的蒙面黑巾,「不错,我是色迷心窍,但还不因为是你。」

  荣海棠见他脸上表情骇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不由得倒退了一步。冯中原恶狠

狠地道:「反正我已到今日地步,师妹我再问你一句,你若是愿意与我远走高飞,那便万事

休提,若是不然……」

  荣海棠冷笑道:「不然便怎样?」

  冯中原一步一步逼了过来,道:「你既已知我是采花贼,还能怎样?」

  荣海棠喝道:「你敢胡来?」

  冯中原冷笑一声,「我有什么胡来?那姓钟的做得,我便做不得?」

  荣海棠大怒,道:「你这无耻之徒,快快住口,否则我与你师兄妹之情今日便恩断义绝

。」
  冯中原也不答话,又迈上两步。荣海棠见状,知他已是迷失了心智,如同变了个人。当

下左掌一立,便向他面门打去。冯中原笑道:「你我同门多年,你又不是不知我的武功,你

要动手还能讨得便宜?」

  荣海棠一咬牙,手上攻势加紧,但心中惊慌,因她知冯中原所言不虚。自己晚他三年入

师门,又是女子,武功与他相差一大截。但今日之势,若不动武,势难解决。冯中原起初只

是躲闪,后来见她果然招招都是杀手,才打起精神应战。二人战得二十几个回合,荣海棠便

抵挡不住,被逼得连连后退,冯中原却毫不留情,步步近逼。荣海棠一招「海底寻针」,左

手食中二指直刺冯中原前胸,脚下却倒纵出去。冯中原将身子一侧,避过一招,见荣海棠要

走,立刻飞身上前,从荣海棠头顶跃过,拦住她去路。荣海棠转身又走,却又被冯中原拦住

。冯中原冷笑道:「师妹,你既不仁,休怪我不义。」

  说着呼呼两掌,将荣海棠逼退两步。他左腿飞起一脚,直踢荣海棠右膝,荣海棠向左一

闪,右手成爪,候个正着,抓住荣海棠左肩「肩井」要穴,力透掌心,顺着经脉直逼下去。

荣海棠感觉半身酸麻,跌倒在地。冯中原又是一声冷笑,道:「师妹,今天可是你自己送上

门来中,怪不得我。」

  说罢俯身去抓荣海棠双肩。荣海棠此次来京寻他,未想到冯中原会变得如此,以为自己

只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便可使他回心转意,但她毕竟缺少江湖历练。冯中原已是连犯五

案,又有三条人命,怎能回头?不料今日也落入他手中,自己心中又急又羞。他在暗处见此

情景,便知冯中原已是穷凶极恶。荣海棠一被点倒,他就飞身跃出。冯中原双手刚刚搭到荣

海棠双肩,就觉得背后有人,扭头一看,果然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站在面前。冯中原惊

问:「你是什么人?」

  他昂然道:「天下提调总捕衙门从八品捕快凌烟阁!」

  冯中原一愣之下,哈哈大笑:「我当是谁,一个小小的捕快,也敢来管闲事。」

  他自恃名门正派,武功高强,并未把凌烟阁放在眼里。凌烟阁傲然道:「不错,我是小

小的捕快,但你却是个大大的淫贼。我今日便要抓差办案,你若识相,便随我投案。」

  冯中原哼了一声,猛然跃起,双掌击向凌烟阁前胸。凌烟阁见他方才动手,就知他武功

不弱,当下抽出腰间宝剑,直刺过去。二人拆了三招,冯中原道:「你小小五行剑的弟子,

也敢来送死。」

  凌烟阁不禁有些佩服,他竟然在三招之内就认出自己的门派。但冯中原还是低估了凌烟

阁:凌烟阁虽然出身小门派,武功也并不强,但这三年办案多起,临敌经验却是强过冯中原

,更何况他身为捕快,一股正气凭添了几分胆气。冯中原做贼心虚,气势上先输了几分。再

加上凌烟阁有股忍劲,如同四大名捕中的快剑冷血一般,常常能打败武功强过自己的对手。

所以虽然冯中原武功高过凌烟阁,但数十招内竟然不分胜败。冯中原毕竟是贼人胆虚,想尽

快打败凌烟阁逃走。他见久战不能取胜,心中焦急,掌法一变。凌烟阁见他掌法变化,不知

来路,攻势登时便弱了下来。原来冯中原这套掌法是他师父新创的武功,未在江湖上露面,

凌烟阁自然不识。又拆得三十余招,凌烟阁渐渐抵挡不住他的掌势,被他逼得不住后退。冯

中原见凌烟阁抵挡不住,心中高兴,使出这路掌法的精华,呼呼几掌攻将过去。凌烟阁见四

面八方都是掌影,不知如何抵挡。冯中原一掌拍出,凌烟阁躲得慢些,正被打中胸口。冯中

原心中大喜,又是一掌跟上,但却觉得掌心一凉,却被凌烟阁手中长剑刺中。原来凌烟阁虽

然不是他的对手,但若那时逃走,冯中原也奈何不得,但凌烟阁生情执着,不肯就此放手,

拼着受他一掌,趁他高兴之时,攻势稍慢,使出一招「难酬蹈海」,正中他手掌心。冯中原

掌心刺痛,登时倒跃出去。凌烟阁咯出一口鲜血,却再次挺剑而上。冯中原气势被他压住,

见他前胸染上鲜血,却比方才更加勇猛,不禁大惊,只得应战。但他武功毕竟高过凌烟阁,

再战十余合,凌烟阁右臂中了一掌,长剑落地。冯中原趁势飞起一脚,将凌烟阁踢翻在地。

他踏上一步,伸足欲踩凌烟阁头顶,不料凌烟阁着地一滚,左手拾起长剑,一招反手剑刺出

,正中他大腿。他大叫一声,跌倒在地。冯中原心下骇然,滚起身来,已是站不稳了。他料

今晚占不得便宜去,便一跺脚,倒纵上房,想就此溜走。凌烟阁刚想飞身去追,却见他一个

倒栽葱,又从房顶掉了下来,一名老者身着青衫,跟着从房顶飘下。冯中原躺在地上,颤声

道:「师父,您老人家来了。」

  那老者哼了一声,扭头向凌烟阁道:「这位大人,老朽佩服了。」

  凌烟阁见他气概非凡,知是非常人,立即拱手道:「晚辈凌烟阁,不知前辈何人?」

  老者道:「老朽九天玉龙南啸天。唉,教出此等逆徒,实是惭愧。」

  凌烟阁闻言一惊,不料眼前这老者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剑门掌门人九天玉龙南啸天。

南啸天成名数十年,在江湖上颇有侠名,不料这冯中原竟是他的徒弟。凌烟阁忙道:「晚辈

不知南大侠在此,失礼失礼。」

  南啸天原本是背对冯中原,却听得他偷偷起身想走,当下头也不回,反手抓住他左肩,

手上使劲,将他左肩琵琶骨捏得粉碎,接着不顾他惨叫,又将他左肩琵琶骨捏碎,冯中原登

时瘫倒在地。南啸天又叹了口气,走过去解了荣海棠与郑烟儿的穴道。这才转过身来道:「

凌大人是五行剑张昆张大侠门下吧。」

  凌烟阁道:「他老人家却是在下恩师,大人二字万不敢当。」

  南啸天点点头,道:「不料张大侠门下竟有凌少侠这样的人才。我枉称英雄一世,教的

徒弟中还算他有些出息,不料竟然……唉!凌少侠入总捕衙门三年,却着实办了几件大案。

玉如来、云中燕、飘萍帮,这些响当当的角色竟然都是折在你的手中(详见拙着『江山美人

』)老夫本来不信,今日得见你力斗我这逆徒,有勇有谋,不得不佩服。」

  凌烟阁忙道:「南前辈过奖了,不过是我职责所系,不敢担当您老谬赞。」

  南啸天又点了点头,道:「凌少侠,若不嫌老朽饶舌,我有一言。」

  凌烟阁道:「南前辈请讲无妨。」

  南啸天道:「少侠虽然勇谋兼备,但武功尚且不足,若是将来遇到黑道上的厉害角色,

恐怕……我见少侠的五行剑法已经十分纯熟,但不知何故,少侠剑法中带着一股执着之气。


  南啸天又道:「这五行剑本应五常,金木水火土,仁义礼智信虽然不同,但五行相生相

克,少侠不可拘泥于剑法套路。金者义、木者仁、水者礼、火者智、土者信,本为五行剑之

本,但夫兵者以正合、以奇胜,武者亦如此。方才少侠那招『难酬蹈海』本属水,但金生丽

水,少侠若明白五行生克之理,不拘泥于剑招原式,那剑就不会只刺中他掌心,而是切下他

一只手掌了。」

  凌烟阁听得频频点头,他为人执着,当初学剑时一心一意,务求尽善尽美,但如此难免

就拘泥于剑招套路,渐渐忘却了剑意。如今听南啸天一讲,果然茅塞顿开,喜道:「多谢南

前辈指点。」

  南啸天微微笑道:「凌少侠不必太过客气,老朽一时兴至,随口胡说,万勿见怪。」

  南啸天见凌烟阁是个可造之材,又心痛冯中原之劣行,便指点了凌烟阁几句武功。南啸

天是武林中有名的高手,凌烟阁听他一番话,比自己摸索数年也要胜强十倍。南啸天又是一

拱手道:「凌少侠,这逆徒违犯国法,十恶不赦,少侠将他带回,如何处置自有国法当头,

咱们就此别过。」

  说罢一扭头,与荣海棠二人飞身而去。郑烟儿从一旁走过来,道:「凌大……大哥,多

谢你擒此淫贼,今日若非你在此,我可能命已归西。」

  凌烟阁摇摇头:「今日都是南前辈之功,与我何干。」

  郑烟儿又道:「他犯下如此令人发指之罪,论国法当诛,我请凌大哥允我手刃此贼,日

后大哥便说他拒捕时被杀如何?」

  凌烟阁忙道:「郑姑娘不可。他纵有万恶在身,亦要有国法处置。姑娘纵然恨他,他已

归案。衙门自会还你一个公道。我等抓差办案,万不可违法乱行。」

  郑烟儿点点头:「凌大哥果然是为人执着,一点也不变通。」

  凌烟阁道:「不错,执法如山,就是如此。」

  郑烟儿笑道:「我只是试试凌大哥而已,他这厮早晚是一死,我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凌烟阁也笑了笑。郑烟儿又道:「凌大哥的名字好怪。」

  凌烟阁悠悠道:「我以前不叫凌烟阁,叫做凌雁哥,因为生我那日空中有大雁经过。但

我十八岁弃文从武,就改作这个名字了。」

  郑烟儿道:「那必是取『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之意了。」

  凌烟阁一笑,「郑姑娘果然是慧质兰心。」

  郑烟儿道:「我倒真想听听凌大哥为什么会在十八岁那年弃文从武,你的故事一定很精

彩。」
  凌烟阁苦笑道:「有什么精采。你若不嫌烦,他日我会说与你知道。(凌烟阁之事详见

拙著『江山美人』)」

  说着,伸了个懒腰,道:「我这个案子破得可真是巧。这案子本不当我办,但阴错阳差

今日早晨看到了荣姑娘,又看到了你。谁知却误打误撞地破了此案……又是一夜没睡,我可

真的累了。」

  郑烟儿回过头看到地上的冯中原,见他面无人色,不禁恨恨道:「你也是名门正派弟子

,如何做出此等事来。」

  冯中原道:「你们不会明白,当你爱上一个人却又得不到时,理智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
  凌烟阁脸色忽然凝重起来,郑重道:「我当然明白。你以为天下只有你一个人不能得偿

所愿么?男子汉大丈夫,竟然堕落至此。你误人误己,还把这都怪到荣姑娘身上。哼!」

  凌烟阁虽然在说冯中原,但却眼望远方,似乎想起了自己的什么心事。郑烟儿在一旁见

他不言不语,就这么过了许久许久。************尾声: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

,色不迷人人自迷。冯中原以为佳人误他,却不知他却是自己误己又害人。好男儿何患无妻

。纵然心爱之人不可得,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似他这样到头来落得个身败名裂,却是何苦

?凌烟阁皱着眉头走出总捕衙门。本来前些日他误打误撞地破了京城五起采花案,凶手冯中

原也已被正法,不想今日上司又交给他一件新近发生的采花案。十日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

「芙蓉山庄」三小姐庄青雁在家中被人掠走,两日后被弃在「芙蓉山庄」门前。虽然性命无

忧,但已经被人奸污。「芙蓉山庄」庄主庄梦蝶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巧的是,这姐妹三

人是一胞所生,长女庄青凤、次女庄青鸾、三女庄青雁,都是双十年华,云英未嫁。庄梦蝶

当年在江湖上凭着八仙剑法打下赫赫威名,又娶了昔日「芙蓉山庄」老庄主的女儿阮小青,

因此才继承下这座山庄。只是庄梦蝶金盆洗手已久,山庄一直平静,而且庄阮联姻,在江湖

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竟然有人公然对「芙蓉山庄」挑战,还是对三姑娘庄青雁下手。更

为嚣张的是,此人在庄青雁身上留下字条:此番被你逃脱,十日后再来。大家均不知此字条

何意。庄梦蝶本不愿外扬家丑,但想到庄青雁是在山庄内被劫走的,而且此人竟然敢下书挑

战,可能来者不善,这才向总捕衙门报案。凌烟阁接下此案后十分头痛,若想破案必先询问

受害者情况,但受害者庄青雁是个双十年华的小姑娘,受此凌辱后怎能询问?他不禁暗暗叫

苦。但是职责所在,不得不为之。现在凶手仍无踪影,事情刻不容缓。他只得硬着头皮前往

「芙蓉山庄」。走到半路,凌烟阁突然想到,何不请郑烟儿出面相助。前些日在破冯中原一

案中,他无意救下郑烟儿,这个女子为人豪爽果毅,况且她本人也是采花案的受害者。如果

她能够出面,估计庄青雁能够向她有所流露。两日后,在通往「芙蓉山庄」的大路上,一男

一女结伴走来,正是凌烟阁与郑烟儿。凌烟阁道:「只剩下五天了,此番可要有劳郑姑娘了

。」
  郑烟儿道:「凌大哥哪里话来,上次若无凌大哥相助,我已被冯中原那厮所害。」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侠女飞天梅的逆袭
  2. 随手短篇(01-04)
  3. 少女捕快擒淫贼
  4. 桃红香暖(文言文)
  5. 我是淫荡的母狗1~14
  6. 战国之光 小夜篇
  7.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二集 (12)得偿所望 李瑟初射冷如雪
  8. 凌辱女友!(廿二)汽车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