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三女创天涯



  肖青璇的反应让三女感觉有些怪异,不仅少了理直气壮的气势,好像藏著祕密似的,而且昨天她分明是伤在上半身,怎么会这般行走?摆脱三女的视线,肖青璇紧绷的心情才平缓起来,她知道三女可能已经起疑,却也没有办法,尤其是安碧如和秦仙儿这对师徒,可不是能简单糊弄的。

  肖青璇拿著衣物,满怀心事的往浴房走去,毕竟身为林府的後院表率,若是让其他姊妹知道自己失了清白,她必然无法继续统管家中事务,虽是乐的清閒,却对自身名誉有损,况且自己身分非同一般,於公於私,都必须隱瞒下去。

  想得出神的肖青璇浑然不觉身前有人,直挺挺的撞了上去,微疼的下体让她无法维持身形,用力的坐倒在地。

  “师姐抱歉了,我没注意到妳。”

  肖青璇抬头一看,原来是她的準妹夫巴利。

  巴利看著肖青璇倒在地上,正要伸手来扶,却被肖青璇的胸前春光迷了眼,心思有些飘飘然;这种半遮半掩的春色与肖青璇国色天香的脸孔,自然令他性欲大涨,阳具将裤子撑的半天高。

  肖青璇看著巴利魂不守舍的样子,才醒觉到自己未著內衣,被这么一撞怕是春光外泄,紧张的收束衣物,才看见准妹夫顶得半天高的裤子。

  “少爷,你人在哪?”

  远方的呼唤声让二人回神,肖青璇避开巴利的手,慌忙的起身走了,与巴利身形交错的那一剎那,她没注意到巴利怪异的神色。

  郝大和郝应聚到巴利身边,自然也注意到肖青璇的离去,看著巴利蠢蠢欲动的下体,自是知道主子的色心又起,正想劝巴利把对人妻们的禁令解除,只要隱密一些即可,却听见巴利缓缓道:“我有点後悔没抢先下手,看来林府主人不在,女主人也不甘寂寞了。”

  听到林府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竟也与他人有染,郝应二人的色心自然也蠢蠢欲动,只是巴利有言在先,若是擅自出手,引发诸女对他的信任危机,反而不美。

  巴利思索了会,还是决定先搞清楚肖青璇的状况,至少要先知道肖青璇的姘头是谁,才决定下一步的计画。

  肖青璇急急忙忙的进入浴室,还为方才的事感到紧张,她不知道身上的味道是否被闻到,也不知道对方能否知晓那就是男女交欢之味,对於过早离开董青山之处有些後悔,至少也应该洗掉身上味道後再走。

  脱去身上的衣物,肖青璇原先皎洁的身躯多了几个微紫带红的手印,肚脐下方留著些许的墨痕,赫然可见一个“正”字,提醒昨夜的自己有多么荒淫。

  想起昨夜之事,肖青璇的脸庞便一阵发热,原先想假意迎合的心思,在四德和董青山的手段下有了变化,春药的催化与调情手法,在加上晕过去时又被趁隙前後夹攻,强烈的快感让自己终於对欲望妥协,放荡了整夜。

  只是她也明白此事可一不可二,希望董青山与四德知进退,不要逼她做出偏激的选择。

  洗去身上的污渍与欢好的证据,肖青璇才真正的鬆了一口气,懒洋洋的趴在浴桶边缘,思索著如何处理师傅与妹妹之事,不过昨夜的消耗实在太大,她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奉命监视肖青璇的郝大,绕道浴房後面等了一会,他知道这些习武之人感觉敏锐,也不敢探头窥视,听到浴房里没了动静,极微小心的抬头瞄了一眼,才知道肖青璇打起了瞌睡。

  郝大还未动作,就看见浴房的门轻轻的动起来,不由得精神一振,或许巴利交代的任务很快就有结果了。

  悄悄的换个角度,想看看来人是何许人也。

  四德迷迷糊糊的醒来时,感觉到一隻手正摸著自己的阳具,暗笑肖青璇食髓知味,一大早便要求欢,未睁眼便投桃报李的往对方扑了上去,才感觉到不对劲。

  夫人的腹肌何时变得这边结实?还有自己手上握著的这根是?四德一睁眼,便看见董青山怒目瞪视,慌张的远离开来。

  “你..你干什么?”

  二人异口同声的质问对方,才发现肖青璇已经失去踪跡,不由得懊恼万分。

  昨夜肖青璇恢復內力後十分配合,让他们也没想著用束具,谁晓得就是这样的疏忽,便让她跑了。

  看见桌上留著的字条,俩人心中也没有底,商量之後决定让两个法兰西女子先去郭无常家中暂避,董青山留下来将事情告诉高酋,四德就只能先回去看情况了。

  临行之际董青山还安慰著四德,肖青璇既然没有在醒来时动手,想必也只是要警告一下,要四德不要想太多。

  四德回府後知晓肖青璇正在洗浴,抱著牡丹花下死的心情,大胆的闯入浴房,就看见肖青璇慵懒的趴睡在浴桶。

  “夫人?”

  四德试探性的叫著,肖青璇仍然没有醒来,於是四德大胆的脱去衣物,跟著进去浴桶里。

  溢出的水泼洒在地,肖青璇方被水声惊醒,而四德已经从後方搂住她的身躯,开始上下其手。

  “谁?”

  “嘘!是我!夫人不告而別却又留下字条,不就是要我回来独自跟你温存吗?小人这就遂了妳的心愿。”

  “呜...你胡说...我找你是要告诉你,昨夜之事...我不计较...就当作...嗯...没发生过...”

  昨夜方经大战,肖青璇的身体依旧敏感,原先有些肿痛的下阴在男人的手下,竟又泛出阵阵春水,只是她既定了决心,就不许四德继续胡作非为下去,对著四德大腿狠狠的捏下去。

  四德吃痛之下自是鬆开双手,肖青璇转身就是一巴掌,打得他头晕转向。

  “记住我的话,昨夜的事就当作没发生过,若是我听到什么流言的话,後果自负。”

  肖青璇从浴桶里走出来,又道:“顺便帮我转告董青山。”

  正如董青山所猜测,肖青璇虽不计较昨夜之事,却也不愿与他们再有所牵扯,四德忐忑的心情平静了大半;旋即又想到为防万一,已决定将此事告知高酋,也不知道高酋知道此事後会做何反应,想著便是一阵头痛。

  看著肖青璇赤裸的背影披上了衣服,四德不免有些遗憾,但好歹命是保住了,而且还真枪实弹的玩过,倒也是赚了。

  肖青璇走出浴房,便看到秦仙儿,惊讶的问道:“仙儿妳怎么来了?我不是要妳们等我一会?”

  秦仙儿一脸懊恼的说:“我是想为昨夜之事赔罪的,想不到姐姐洗的这么快,连让我帮妳刷背的机会都不给。”

  肖青璇见秦仙儿这般有心,倒也不好说什么,语作轻鬆的说道:“其实昨夜之事我不在意的,但毕竟为人妻子,偷窥他人房事毕竟不妥,要是三哥知道非要打妳屁股不可。”

  秦仙儿见肖青璇似乎真的不太在意,才真正放下心来,笑道:“我们也只是好奇罢了!谁叫三哥老爱吹嘘他的那话儿比洋人还大,又巧香君要嫁个洋相公,就想验证看看,谁知道...洋人真是太开放了。”

  肖青璇被这样一提醒,才想到昨夜与李香君欢好的似乎不只一人,不免有些担忧,只是自己也没资格训斥她了,因为昨夜自己也...。

  秦仙儿看见肖青璇突然低下头,又是一副害臊之意,自然有些讶异,她本以为肖青璇会义正严词的痛责李香君,谁知会摆出这有如初知性事的闺女姿態,调侃道:“姐姐不会又想起林三了吧?其实我也有些想了。姐姐至少还陪了他一段时间,我却已经有个把月没见著他了。”

  “仙儿...”“没事的!姐姐既洗浴完毕,那接著可就换我洗了。”

  肖青璇听见秦仙儿要洗浴,不免大惊失色,四德还在里边,若是被秦仙儿见著,那可解释不清了,刻意放大声量说:“仙儿妳要洗浴啊!可是方才不是说好要先去见师傅她们吗?不如晚些时候再洗吧?”

  “没关係的,反正早晚都要洗,与其到时候再放水,不如趁现在洗还比较方便...姐姐应该还没把水流掉吧?”

  肖青璇想不到理由推託,只得怀著忐忑的心情让秦仙儿打开浴房的门,幸好先前的示警有被四德听见,只是不知他是躲起来还是从窗口逃出去?肖青璇还是不放心的跟著秦仙儿进入浴房。

  秦仙儿见状奇道:“姐姐不是方洗浴完毕,怎么又跟著进来了?”

  肖青璇虽心里著急,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缓声道:“既然大家都不著急谈昨夜之事,我想再泡一下澡,妹妹应该不会介意吧?”

  秦仙儿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是当她还在脱著身上衣物时,肖青璇已经抢先进入了浴桶。

  肖青璇才一坐进浴桶就暗暗叫苦,因为四德没有趁隙逃走,而是躲在水底,逼的肖青璇不得不帮他打掩护。

  其实也不能够怪四德,因为那气窗不大不小的,要是不小心卡住,就糟糕了;而且要是被秦仙儿听出个什么动静,他可没把握会不会被击毙当场,只好孤注一掷的相信肖青璇会帮他,就现况而言,他赌对了!

  在水底憋著一口气的四德,模糊的视线里是女人白花花的屁股,不偏不倚的往自己的脸上坐,偏偏这浴桶空间有限,让他只能被那丰满的臀肉一压,顿时口中的空气吐出了少许,本想著东窗事发,正想不顾一切的浮上水面,脸上的压力隨之一轻,女体已是转了位置,肖青璇的脸便出现在眼前,空气便借由她的嘴儿渡了过来。

  在呼吸的问题得到缓解後,四德又开始不安分了,将被身体压住的手抽出来,开始抚摸著肖青璇大腿根部,另一隻手则是搂著肖轻璇颈部,趁双方气息互相交流之际,不忘用舌头挑弄著肖青璇的口腔。

  本意只想让四德不被淹死的肖青璇,哪知道四德会这般大胆?偏偏因为秦仙儿的关係,肖青璇不敢有太大动作,只是恼怒的轻咬四德的舌头以示警告,四德却变本加厉的将手指插进肖青璇的阴道,並用拇指逗弄著外露的阴核。

  待肖青璇浮上水面,眼角已经透著浓浓春意,略为急促的呼吸配著红润的脸颊,有说不出的动人姿態。

  秦仙儿见到肖青璇从水里浮出,才打趣的说道:“姐姐妳沉在水里好半天了,害我以为妳溺水了呢!”

  心里有鬼的肖青璇强忍著下体传来的快感,勉强的笑道:“我心情有些烦躁,潜水转换一下心情...噫!”

  “姐姐怎么了?”

  “没...没事,我突然...想打嗝。”

  秦仙儿虽觉得奇怪,但也不多问,继续洗著自己的身体。

  肖青璇此时可是欲哭无泪,早上才逃出狼爪,结果不到半天的时间又被钻了空子,水面下的四德早已忍不住欲望,掏出阳具进入肖青璇的花径,因为水的关係,阳具没有受到多少抵抗,肖青璇左右摇摆想要将其晃出来,偏偏四德早已扣住她的腰,反而让阳具更加深入了。

  由於空间所限,四德根本无法出力,感觉到不对的肖青璇也不晃动,局面顿时僵持;四德虽刻意用手摇动著肖青璇的腰,却也因为水的关係而磨不出太大的快感,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二人都倍感煎熬。

  情感上的鬥爭浮上肖青璇的脸,既想迎合男人的阳具,又不想破自己只放纵一夜的承诺;纠结的神色看在秦仙儿眼中,自然是以为肖青璇仍在考虑著怎么处理她们的问题,心中幽幽一嘆。

  “姐姐,仙儿先走一步了。”

  肖青璇趴在浴桶上,慵懒的回道:“嗯!我再泡一会儿就出去,有事会通知妳们的。”

  听见秦仙儿的脚步声远去,四德才重新浮了上来,一脸憋坏的神色,但他深知打铁要趁热的道理,未等肖青璇的斥责声起,便抢先吻了下去,熟练的调情手法让本来就处於矛盾抗爭的肖青璇理智渐渐溃堤,加上四德下体的和缓挺动,就这样撬开了肖青璇重建不久的心防。

  “呜...四德...不要...嗯...我不可以再对不起三哥的...”

  明明仍有挣脱的余力,肖青璇却仅是被动的哀求,对於善於看人脸色及揣摩上意的四德而言,自是明瞭於心,继续埋头苦干著。

  话说昨夜三人误打误撞的三修,肖青璇的蜜穴就像开了窍一样,往昔阳具入体的疼痛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敏感,被四德这般激烈的肏干,只想著这欢愉能持续下去。

  等到二人离开浴桶,肖青璇看向四德的目光充满著浓密的情欲,明明知道继续下去会对不住林三,却还想要更多。

  “呜...大夫人,我跟三哥比起来,谁的鸡巴大?”

  “啊...三哥...三哥比你大...喔...你干嘛那么用力...呜...人家实话实说啊...”

  “本钱没有三哥大,我只好用技巧征服妳了,看招!”

  “啊...顶到了...顶到了!喔...天啊...我要疯了...”“鸡巴肏的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不要停啊...”“妳不帮忙加油打气,鸡巴都没动力了。”

  “四德你別得寸进尺!”

  “不得寸进尺怎么把鸡巴肏的更里边?要不我就在外头磨著就好?”

  “喔,该死!你不要再运那个功法,这样我会更想要啊!”

  “那对自己诚实一点就好了,要求我干妳吧!”

  “呜~~~~”抵不过四德的苦苦进逼,情慾高涨的肖青璇还是顺了四德的意思,动情的两人再度开始肉搏,浑然不觉身後的窗边有人在窥视著。

  “想不到既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还是那个貌不惊人的四德总管。”

  奉命监视的郝大只能看到四德的背影,也没心情继续看下去,缩回头靠著墙,脑海里想的却是寧雨昔等人的身体,要是没遇到肖青璇回来,大夥儿现在说不定还在床上翻滚呢。

  “也不知这四德总管背後有没有人,若是跟我们一样的话,那群胃口被养大的荡妇搞不好会...”脑海一泛出这个想法,郝大揪心之余又有些兴奋,在法兰西时他和郝应除了应付那些飢渴的贵妇之外,还有帮助其他紈裤做拆散感情的帮兇。

  看著那一对对原先坚信感情的情侣,在药物与肉慾的摧残之下屈服的模样,愧疚的负罪感渐渐的在转变;尤其在一个个纯真无邪的女孩蜕变成任君採擷的女人,並且承认她们喜欢自己的大鸡巴的时候,那种优越感让他乐此不疲,忘记自己低下的身分地位。

  “就是不知道少爷会做出何种决定?”.................................“昂(郝大)最近你看起来不大对劲啊?”

  “少爷,我们这么做不要紧吗?上帝不会饶恕我们的。”

  “呵呵!上帝不会饶恕任何不信仰祂的人,但在那之前,商人与贵族掌握著其他小人物的生死。我们家族跟那些大人物比还差了一点,同样也是小人物,还是乖乖的听他们吩咐吧!”

  “......琳达要我和杜克(郝应)今晚到她房里。”

  “是吗?你们就好好满足她吧!”

  “少爷,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两人可以拒绝的!”

  “然後呢?让她去找別的男人泄火吗?从父亲在我眼前夺走她的初夜开始,她的哭喊、她的求救、她的绝望,我完全无法回应,只能眼睁睁的看著她放弃希望,可是只要她活下来,我就能补偿她。哪怕...哪怕...”“我知道了!”

  昂(郝大)关上了门,独处的巴利低下了头,溃堤的泪水漫延了整个桌面。.................................“该死,又做梦了!”

  小睡片刻的巴利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想起过去天真无邪的初恋,还有为了家族和发泄而摧残过的许多情侣,他笑了。

  惟有经歷过风雨,才能验证爱情的伟大。

  就让我看看大华是否也有真爱吧!“喔...四德...好人...我...又要...要泄了...”

  “夫人...妳的屄...好会夹...我也...快了...”“喔~~!”

  四德与肖青璇同登极乐之时,又开始运起双修,高潮的快感顿时定格,让二人如癡如醉,无法自拔。

  四德收功後开始抠挖著肖清璇的菊穴,恢復元气的阳具蠢蠢欲动,似乎又想继续使坏。

  肖青璇还留有几分理智,央求道:“四德,不要再来了,我已经在浴室待太久,別人会起疑的。”

  四德心知肖青璇说的是实情,只得不甘心的说道:“那什么时候再继续?”

  肖青璇心中一嘆,暗恨自己意志不坚,才会又著了道,可当下最要紧的还是处理肖青璇等人的问题,有些敷衍的回道:“晚一点吧?”

  “去我那?”

  “你那?”

  肖青璇有些迟疑,隨即脸红耳赤的娇嗔道:“你难道又想和青山一起使坏?”四德大胆的抱著肖青璇柔若无骨的裸体,坏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昨天夫人不是还挺享受的吗?而且今儿个高大哥刚好休息,绝对让夫人比昨天更满足。”

  难道要她一次应付三个人?肖青璇光是想像身子就软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情,不住的鎚打著四德瘦弱的身躯,疼的四德疵牙咧嘴。

  “人家哪有能耐一次应付那么多人?我才不去!”

  四德也不强逼,话都说的这么明白,去不去就留给肖青璇决断,不过这回若是再入虎口,想脱身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肖青璇又让四德佔了些便宜,鬼鬼祟祟的离开了。

  过了几分钟,四德也拉开门準备离去,可一隻大手就这样重重的搭在四德肩上,来人的一口白牙与肌肤形成强烈的对比,让四德不寒而慄。

  “四德总管,借一步说话!”…………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望龙门“小学”
  2. 美味佳瑶9
  3. 异端之神04
  4. 忘卻的殺手
  5. 被男朋友操了还要被老师操
  6. 当OL碰上色魔时
  7. 十日谈第九夜‧恶魔的婚前仪式
  8. 爱莲说(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