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夜机上的淫妻

我一坐上飞机,它还未离开日本大版机场的停机坪,我已经笑不陇嘴。

  事缘在前两晚,我和易王在大阪的五星级酒店大堂中,幸运地遇上了日本天王巨星反町隆史及他的美女妻子松岛菜菜子,我和易王都不约而同地互相交换了眼色和笑脸,因为从以前组织的资料中,我们知道反町隆史不为人知的一面   -- 好赌!因此我们决定设下一个天仙局。

  在反町夫妇下榻的套房内玩show   hand,易王与我两人轻易就羸了反町氏一部日本收视最高剧集《百年物话》的片酬,深深不愤的反町隆史即时大嚷:“再来一局!如果我又输了……我输了的话……你们可以在后日我的私人飞机上玩我的老婆!”

  我清楚记得,菜菜子的脸登时比她激动的丈夫的脸色还要红,不过一来日本男人就是权威,二来反町隆史已经怒不可遏,菜菜子也没有出声,低下头就走回隔邻的房间;至于我和易王当然没问题,甚至非常乐意,因为整个赌局根本就操控于我们手中,而且即使意外地输了,我们也没有损失。

  当然我们不会输,我的“四条3”轻易打羸了反町隆史的“A full”,他即刻目无表情走回房……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羸!”现在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易王无奈地说,虽然他最后的赌局中输了给我,他还是可以拿去一半的钱,不过比起我的战利品 --   拥有34寸D级丰胸的日本女星松岛菜菜子,易王所羸得的当然比不上。

  飞机上除了我们和反町夫妇,还有他们的经理人事务所保母和电影公司人员,当然还有空中服务员,“闲杂人等”话多不多,话少不少,所以我也只能小心地示意菜菜子在起飞后到机尾的洗手间等我,菜菜子听后,不安地望着她的丈夫,而反町隆史一直带太阳镜呆呆坐着,过了很久才点头,菜菜子也只有照做。

  飞机上的安全带讯号熄了,菜菜子离开了座位,易王即时扮作肚痛,又在大叫,吓得所有人都上前看看他发生什么事,他揽着肚子给我一个眼色,又继续在叫,我抓紧时机也溜出了座位。

  来到机尾的洗手间,我先拉上布帘,然后拍拍门;“请进……”菜菜子已经坐在座厕上等着,她穿着素色的长裙,肖脸和樱唇也只用了丁点的化妆品,我看着菜菜子她的美态,也不禁要流口水,问她说:“你知道今晚要服侍的人是谁吗?”

  菜菜子答:“系,霸邪先生。”

  虽然菜菜子还是很害羞,不过确实有礼貌,我笑着说:“很好,那么你先服侍一下小霸邪先生吧。”早就准备好的阳具也已经向这美艳的日本女星致敬了。

  菜菜子有点犹疑,但她最后还是跪在我面前,用嘴含着我的“弟弟”;菜菜子的含啜速度很慢,但嘴唇用力适中,我的阳具可以感到菜菜子樱唇温柔的安抚,同时间也柔中带劲,看来菜菜子是个性爱方面有经验但慢热的女性。我也不想着急,以免破坏气氛,本来我的宝贝早就已经痊愈过来,但一下子去尽是不行的,我就对菜菜子说:“好,现在你就手口并用,一齐来招待我的阳具。”

  菜菜子听后望一望我,还是用上双手,她的嘴巴退开了几寸,让她十只纤细的手指摸着我的肉棒,同时间她的舌头也轻巧地碰上我的龟头,不停在上面打圈,又用力地吸;菜菜子的指头轻柔地按着钢管,嘴巴不断在钢管的尽头处吸啜,活像人家所形容的“吹箫”一样。

  我在爽着,我也要让菜菜子爽爽的,就要她把自己的长裙拉起来自慰,菜菜子似乎对我这命令有点意外,跪在地上的双脚慢慢张开,她的一只手拉开碎花内裤的布,另一手的手指却轻轻地摸着自己的阴唇,虽然只是点到即止,菜菜子已经闭上眼闷哼起来。

  “嗯 ~~~”

  虽然我会让菜菜子享受,但却不可以令她为我的口交而停下来,我用双手按着菜菜子的头,伸入她秀发中的手指,一边按摩着她的头,一边控制着她的含抽动作,因为下体受着刺激,但嘴巴又透不过气,菜菜子的呼吸也急速了不少。

  为进一步令菜菜子更加淫荡起来,我用脚轻轻踢一踢菜菜子自慰中的手,示意要她加快她玩弄自己“小妹”的动作,但一向施施文文的菜菜子,感到手指间的黏液,知道轻挑自己阴唇的动作已经令她顶不住了,所以她并不敢如我所说的去做,我惟有用脚在她的下体帮她一把。

  “啊啊!请不要……啊啊!”我的波鞋面碰上菜菜子的“妹妹”,菜菜子不得不叫了出来,我再把脚在她的阴唇上抹前抹后,菜菜子叫了几声,又强忍着,之后又再淫叫几下,或许她害怕自己的春叫会惊动出面的人,但我知道这飞机洗手间隔音设置很好,而且我的波裤是新买的贵价货,布料柔软防污糟,所以我放心地挑玩着菜菜子的阴部。

  菜菜子投了降娇滴滴地对我说:“我……啊……真的不行……啊呀……霸邪先生……啊啊呀……”

  见到菜菜子有点崩溃的迹象,我就把她推倒在地上,菜菜子未及清楚我下一步会做什么,已经被脱去了早已沾湿了的内裤;我随即抓着菜菜子两脚的脚腕,双脚“V”字型的张开,我的舌头就从上而下,沿着菜菜子她分泌的水迹,由她的脚踝舔下去至她美丽的小腿再到她敏感的大脾,在菜菜子的左脚上来了一转,即在她的右足重复舔逗的动作。

  菜菜子被我舌头在轻抚,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声,在狭窄的飞机洗手间内,菜菜子她的双手只能用手臂撑着墙壁,承接一浪接一浪的麻痹感觉;菜菜子一直都有所保留,直到我吻上了她阴部大脾两侧的嫩肉,她的阴部开始加大了释开淫水的幅度。

  稍稍把菜菜子的身体拉高一点,我一边轻吻菜菜子她的细皮嫩肉,一边偷眼望着她的喷水泉,已经忍不住用舌去舔了,菜菜子的阴液,比起古代名酒“女儿香”还要香,我甚至埋首于她的两腿间,用口含着她的阴部,把菜菜子难得的佳酿毫不浪费地灌入肚内。

  菜菜子的身体已经发兴了,面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不断摇头地叫:“啊啊呀 ~~~ 霸邪先……先生……我受不了……啊啊啊 ~~~   不要这样……啊啊啊啊……我……我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呀 ~~~”

  我把菜菜子的双脚放在肩膀上后,两手已经摸上了菜菜子她34寸的乳房,她的衣服和乳围完全不能掩蔽她胸部的丰满,薄薄的布料紧紧贴着菜菜子的丰乳,她可感到双峰被我十只手指抓着盖着,我也相对地可以感觉到菜菜子体温的上升,以及她那对衣底下不断膨涨的乳头。

  于是我就把菜菜子的衣服扯开,菜菜子已经不能及不想阻止我,即时隆起的两个弹力球,在我两手的手掌心中被玩弄着,不愧是某国际化妆品的广告代表,乳房的皮肤细腻,型态也保持得很好;我的食指姆指搓着菜菜子的乳头,其余手的各部位都在揉她的乳房,真的令我爱不释手。

  不单菜菜子的上身,她的下身也令我爱不释“口”,甚至舌头都伸入去菜菜子挑逗她的“豆豆”,菜菜子“啊啊”叫,更多更浓的密汁就挤了出来,我都会用舌头一一勾入口中品尝。

  “我死啦!啊啊啊啊啊呀!我死啦!可否……可否让我尽情地泄?啊啊啊!霸……霸邪先生!求求你!”

  见到菜菜子双眼半合,欲火焚身的模样,我哪会不开心!就站起来,让铁棒从上而下直灌入菜菜子的阴道。

  “啊啊啊!好壮!啊啊啊!好长!啊啊啊呀!”

  我抓着菜菜子的双脚,差不多可以说是我夸坐在她的下身上面,阳具毫不留情擦着菜菜子的阴肉,向花心位置进发,被我强力压下及进攻的菜菜子,整个人也差不多折叠起来,所以她不能自主,完完全全的被动,我就用尽全力顶上菜菜子的穴心。

  龟头狠狠碰撞小菜子的尽头,我即时把阳具退出几寸位置,菜菜子的阴肉立即急速收缩,把阴液填塞在空位上,甚至想把我的宝贝排挤出体外,但我的打桩机也不是一般的,利用力量和速度,再一次棒打菜菜子的淫洞。

  菜菜子高声淫叫:“啊啊啊!我要泄啦!啊啊!我死啦!爽死我啦!啊啊啊啊啊呀 ~~~”

  我才抽插了几十下,菜菜子已经泄身,看来“打桩机”的体位对她来说太刺激,我便把菜菜子翻转身,暂时成了“狗仔式”,然后弯身从后抓着菜菜子的双峰,把她抱起,我坐在座厕上,菜菜子已经坐在我前上面不停上下摆动身体;由“打桩机”变成“观音座莲”,我们动作流畅,我的“小弟”一直紧插着菜菜子的“小妹”。

  在菜菜子主动的摆身中,在她浪浪的叫床声中,我忽然听到“登”一声,飞机的安全带警号着了;“莫非有不稳定气流?”才一想完,飞机即时猛烈摇晃一下;“哇哇哇!”菜菜子大叫数声,我也被突如其来的事故吓了一跳,不是因为气流,而是因为气流令我插在菜菜子下体的阳具,猛烈顶碰了她的洞心几下后离了位。

  “啊啊啊啊呀 ~~~”

  幸好我因一直都玩弄及紧紧抓着菜菜子摇晃的乳房,所以没有让她跌下,但菜菜子因小菜子被我龟头无情力的碰击,弄得死去活来,我的阳具一离开了她的阴道,菜菜子的淫水已经喷射得一地都是。

  为安全计,我决定照旧坐在座厕上,但让菜菜子像母狗般爬在地上,我抓着扶手,还未曾发射子弹的宝枪,向着菜菜子竖起摇摆的下体,直一次直插入她的阴道。

  “啊啊啊啊……霸邪先生……操死我……啊啊啊呀 ~~~ 快操死我!”

  我也不必理会抽插的速度和力量,因为气流即时即地加大我插击的幅度轰炸菜菜子的淫洞,连我自己也无法估计;不定时的气流给予菜菜子不定时的刺激,她惟有尽情地叫床:“爽啊!啊啊呀   ~~~ 又……又来了!啊啊啊啊呀!爽死我了!啊啊!”

  在飞机上做爱就是有这种刺激性的好处,我也是第一次这样玩,上次强奸郭羡妮也只是在模拟飞机上,所以不算数;不过气流的激烈摇动也令我因此吃不住了:“菜菜子,我也要射!”

  “啊啊呀 ~~~ 射吧!啊啊啊!射死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呀 ~~~~”

  菜菜子把头仰起大叫,我已经把精液满满地灌入她的子宫内,直至完全射精完毕,安全带警号才熄了……

  把菜菜子翻身看看,性交后的菜菜子确实美艳动人,我摸摸她的俏脸,忍不住在阳具还未回复十成功力,就夸过菜菜子的身体坐下,半挺起的宝剑摆放在菜菜子的乳沟中,菜菜子那对极富弹力的乳房就已经把我的阳具夹着。

  “啊啊……”因刚才激烈的交合而耗尽气力的菜菜子,又感到一下下的电流由乳头发出,因为我双手已经紧抓着她的双峰,掌心压着她再一次涨硬的乳尖,操控着她的乳房为我乳交;菜菜子的胸脯既不会给予我的“弟弟”过份的刺激,而又带来适中的舒服,使我的阳具慢慢扯长起来。

  “用舌舔我的龟头吧。”我对菜菜子说;龟头上尽是我的精液、菜菜子她的密汁以及香汗,菜菜子不能自拔地伸出舌头为我一舔再舔,一条条银白色的细丝,像是藕断丝连,连着「弟弟”的顶端和菜菜子的舌尖,她也毫不吝惜,把它们一丝丝啜入口中。

  力量补充终于再次到达顶点,能量炮也应该上足弹药,我就离开菜菜子的身体,把她扶起,让她伏在墙上,菜菜子这淫妻也恨不得马上再被我狠狠抽插,不断点头,示意准备好:“我准备好了……霸邪先生……请你……啊……这……啊啊啊呀!痛啊!我屁股好痛啊!啊啊啊啊呀!”

  菜菜子紧握拳头按着墙壁,连老公也没有这样玩过她的屁股,被人第一次开通屁道而感到痛楚是理所当然的,菜菜子屁股的两团肉虽然也是弹性一流的天鹅肉,不过被硬物不自然地突然插入,菜菜子的屁股尽一切力量反压过来;没关系,我就是想要这样子的刺激。

  后花园被火箭又出又入穿梭来回多次后,菜菜子已经不知何为痛,反而快感覆盖了全身,她前面的淫洞已经在没有任何阻挡的情况下洒出淫水,甚至双脚屈起,屁股抬高,大大方便我的肛交的动作。

  “你做得很好,松岛小姐……不,反町太太……哎呀……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以后也是我霸邪的淫妻才对。”

  菜菜子已经不知廉耻地和应:“系……系……啊啊啊啊……我系霸邪先生的淫妻……啊啊呀……”

  “那么我淫荡的妻子又想要什么结婚礼物?”

  菜菜子大叫:“我要你的精……老公……啊啊啊呀……可……可不可以再射我……啊啊啊啊……淫妻菜菜子想再要你的精!”

  我不禁大笑,但却故意拖慢抽插速度,使得菜菜子欲仙欲死,不断淫叫:“不要啊!不要减慢啊!啊啊啊!我真的真的吃不住了!啊啊啊啊呀!老公……老公!”

  “那么大大声再求一次吧!”

  菜菜子即时大叫:“老公!啊啊呀 ~~~ 我要你的精!”

  还不心满意足?我就在龟头抵在淫妻菜菜子屁道尽头一刻把热腾腾的精液暴射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 ~~~”

  ……

  最可惜由日本到香港只有四个小时左右的机程,所以我还是有点意犹未尽,不过到达香港都已经夜了,最后都是要和我的淫妻说再见。

  在等行李时见到易王在讲流动电话,所以出到接机大堂时便他,他说:“是A片,他说在停车场等了很久,叫我们快点回去。”

  “好吧。”正要加快步伐,一转头就迎面撞到人了,把对方的手袋碰在地上,物件散得一地都是,我连忙不停说“对不起”,立即替对方收拾,只见对方的护照是日本护照,露出的一页看到这个人名是“静子”,姓什么就不知了,而且我抬头看才知她是位女性,我便用日语说:“真的对不起,静子小姐。”

  对方点点头,说:“不要紧。”然后又急急脚走开了;我和易王看看对方,也拿着行李走向停车场。

  ……

  “真的对不起,静子小姐。”

  早乙女静子从撞倒她的男子手上拿回手袋,点点头,抛下一句“不要紧”就走开了,因为她之前搭的日航,竟把她的行李弄不见了,她走到询问处问,询问处叫她报告机场保安,保安却又建议她先找找日航,弄得静子在一小时内团团转,连她来香港追捕霸邪一事也要暂时放下。

  静子走到日航的柜台,出奇地遇到刚才同一班机坐在隔壁的男人坐在这里,她不知为何,总觉得这男人很特别,像是个精神科医生一样,但衣着方面又不像是,不过静子没有深究,因为日航的地勤人员已经请她到另一边柜台办理遗失行李手绩。

  ……

  念心王见到刚才同机隔邻位的女人走回来日航的柜台,他也有点出奇,他听一听,才知道她遗失了行李,念心王才没有理会下去,因为原本他到日本就是办理女王的身后事,顺便打听一下霸邪的下落,没想临上机返香港前一刻才知道霸邪那小子会搭迟一班机,而且这班机是私人飞机,念心王他也只能回到香港再等,不过他始终遇不到霸邪。

  念心王望望四周,这时他的手下才急步走过来,轻声对他说:“对不起,大人,我们迟了迎接你。”手下摆一摆手,让路给念心王。

  念心王没有说话,心只在想:“算罢,只要霸邪还在生就有机会捉住他。”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七二零章 落入虎穴2
  2. 抓住阳具的少妇
  3. 我的邻居梅姨
  4. 荒唐的家庭
  5. 报复淫娃
  6. 激情囧事
  7. 走向绿帽深渊- 第一百二十五章
  8. 长途司机的淫荡旅途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