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上慢慢的干

新网址: yazhouseba.com,www.yzsb.xyz
  刚插进去就忍不住要动啦?小姐……慢慢来,我会给你爽个够的……」

  火热的脑海一片空白,已经没有能力反驳陌生男人故意下流的曲解。诗晴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如芭蕾舞般掂立的脚尖上,勉力坚持的颀长秀腿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粗大的龟头撑满在诗晴湿润紧凑的蜜洞,不住地脉动鼓胀,陌生男人已下定决心,要让这矜持端庄的白领女郎自己将贞操的蜜洞献出给不相识的陌生男子。

  (「要挺不住了……老公,救救我……」)

  内心深处绝望地哭泣,可纤巧的脚趾再也无力支持全身的重量,诗晴苗条的身体终于落下。陌生男人的粗大龟头立刻无耻地迎上,深深插入诗晴从未向爱人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开放的贞洁的蜜洞。纯洁的嫩肉立刻无知地夹紧侵入者,诗晴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棒满满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体。

  「夹得好紧那,小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男人干,还是第一次吧……」

  空白一片的脑海被提醒回羞耻的现实,诗晴像濒死的美丽蝴蝶用最后一丝力气挣扎,可是徒劳的上挺变成屈辱地自己用蜜洞抽插肉棒,粗大龟头的棱角摩擦蜜洞内壁的敏感嫩肉,电击火撩般的立刻冲击全身。

  「上面的小嘴还说不要……下面的小嘴却这么紧地咬着男人……」

  不光是肉体,还要残忍地蹂躏诗晴贞洁的心灵,陌生男人的两手突然放开诗晴的身体,形成两人之间只有性器密接在一起的姿态。全身的重量无处可放,诗晴高挑苗条的身材仿佛完全被贯穿挑起在陌生男人那根粗壮坚挺的肉棒上。痉挛似的挣扎不能持久,维系全身重量的纤细脚趾像马上就要折断。

  (「不行了……老公,诗晴对不住你……」)大腿已经痉挛,诗晴紧绷的身体终于崩溃地落下,窄嫩的蜜洞立刻被火棒深深刺入。

  「啊……不要啊……」内心深处绝望地惨叫,诗晴崩溃的身体再也没有力气挣扎,无助的蜜洞屈辱地夹紧粗鲁的征服者。

  (「无耻的色狼……终于被插入了……老公,原谅我吧……」)

  屈辱羞耻的俏脸剎那间痉挛,陌生的淫具无情地彻底贯穿诗晴最后的贞操。处女般紧窄的蜜洞完全被撑满贯通,小腹内巨大的迫力直逼喉头,气也透不过来的感觉,诗晴无意识地微微张嘴。性感微张的娇嫩红唇立刻被一只粗糙的手指插入,小巧的舌头也被粗鲁地玩弄。诗晴已经僵滞的脑海朦胧地掠过,好象是和老公一起看过的三级片里,女主角也被这样色情地蹂躏,上面和下面的小嘴一起遭受男人粗暴地强奸。

  贞洁的蜜洞现也正遭受猥亵的侮辱,可怕的淫具在嫩肉的紧夹下还强烈地脉动。不只是比爱人的粗大,诗晴惊恐地发现,尽管自己柔嫩的子宫口已经被火热的龟头顶住,可自己的臀还是没有触到陌生男人的小腹。

  (「竟有那么长吗???……」)诗晴几乎不敢相信这可怕的事实。

  曲线玲珑的美妙肉体像被挑在陌生的淫具这唯一的支点上,诗晴无法维持身体,可是肢体的轻微扭动都造成蜜洞里强烈的摩擦。

  「扭得真骚啊!小姐……表面上还装得像个处女……」

  无法忍受的巨大羞辱,诗晴拼命把小腹向前,徒劳地想逃离贯穿自己的粗大火棒。

  「别装了,小姐……别忘了,是你自己让我插进去的……」

  戏辱够了原本矜持的白领女郎,陌生男人这次不再放松,粗壮的身体沉重地压了上来,右手也紧箍上诗晴的纤细腰肢,挺涨的淫具开始发动可怕的攻击。末日临头般的巨大恐惧,诗晴蜷起腰意图做最后的抵抗。但陌生男人的腕力制伏住诗晴苗条的身体之后,就靠着张开着的大腿的力量,从诗晴身后试着要将粗大的肉棒押进诗晴的秘道。

  「不要!……」在被塞住的红唇中发出抵抗的呜咽。

  诗晴拼命抓住墙壁,修长的秀腿颤抖。而在那一瞬间,陌生男人的前端深深插入了诗晴的体内。

  「哇……」诗晴恐惧得发青的脸,在剎那发生痉挛,丰满娇挺的屁股,好象要被分成两半似的。强烈的冲击像要把诗晴娇嫩的身体撕裂,灼人的火烫直逼子宫深处。诗晴觉得自己正被从未尝试过地撑开扩张。而且陌生男人虽然看起来粗野,但至目前为止还不曾动粗,至少可以从他插入时的动作看得出来。

  深深插入诗晴体内的前端,紧接着又从正下方用慢速度开始前进。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自己的身体恐怕会被撑裂吧!诗晴下意识地感激着陌生男人的体贴,可立刻又明了自己的处境,赶紧封杀自己这羞耻的想法。

  但不管进入的时候是如何地慎重,陌生的粗大肉棒带来的冲击和压倒感,仍然无法抗拒地逐渐变大,诗晴好象要窒息一般。到目前为止,只和爱人有过性交的经验,而现在这个陌生男人的肉棒和自己的丈夫做比较的话,简直就是拿大人的和小孩作比较一样。因此,诗晴的身体也配合着那未知的大而徐徐地张大着。那里不只是大而已,那种像钢铁一样的硬度,像烙铁一样灼热的东西,对诗晴来说都是第一次。

  从诗晴那小巧的鼻子中发出轻轻的喘息,她的四肢已经用尽了力量,已经放弃了本能的抵抗能力。那是由于那凶器,那个生气勃勃的肉棒,所带来的威压感的作用吧。已经被陌生男人彻底占有了身体,如果搞不好,还可能会弄坏自己的身子吧!

  而已经插入诗晴体内的肉棒的体积,可以说是目前所经验过的两倍,即那肉棒才只送到一半而已。而这其实并非全凭体内的感觉,更可怖的是,虽然诗晴身体中已经充塞着涨满的存在感了,但陌生男人的腰,居然仍然和诗晴有几公分的距离,诗晴的娇挺臀峰和陌生男人的腰,则被一根坚挺的肉棒所串连着。那不仅仅是因为陌生男人的肉棒实在太长太大,还表示诗晴的身子仍必须受一番折腾。但自己的精神不用说,就是肉体上也无法再承受了。

  陌生男人似乎看得懂诗晴的心意,因此停止前进而开始抽出。诗晴放下心,而松了口气。

  「哇……」就在那瞬间,从诗晴的喉咙深处放出了一声悲呜。刚刚抽出的肉棒又马上押入、然后又抽出……开始了规律性的抽送。

  被强奸的话,当然对方一定会做这个动作;但由于那肉棒的冲击性实在太大了,诗晴简直无法想象那粗大的长长肉棒,如何能在自己紧窄的体内进进出出。

  (「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不相识的陌生男人强奸着……」)

  四肢无力地瘫软,诗晴完全将力量放在屁股上,羞辱地忍耐着上下一起被强奸的巨大耻辱。既然已经被强暴了,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早点满足这个陌生男人的欲望吧!

  (再忍耐一点,就可以了……)被强暴的那种屈辱感和冲击,就把它付诸流水吧,尽量往好处光明面想想吧!诗晴如此地鼓舞自己。大概只要再过几分钟,顶多五分钟就可以了吧?不管怎么苦,总有结束的时候吧!

  陌生的淫具以一定的韵律进进出出,潜在诗晴端庄典雅的白领套裙下,在拥挤的人群中,公然恣意地抽插着诗晴下体贞洁的秘道。没人能想到,拥挤的车厢的角落里,苗条俏丽的白领女郎此刻正强作矜持,脸上拼命维持着清丽脱俗的表情,可高雅的白领短裙下已是完全赤裸,纯洁的蜜洞正遭受着陌生的淫具粗暴的蹂躏,贞洁的肉体正被不相识的陌生男子公然强奸。

  诗晴的手脚皆很修长,又拥有纤细性感的腰肢。而那雪白的肌肤,配合典雅的黑色套裙,简直有一股逼人的艳丽。那条由胸部一直到屁股的玲珑曲线,就足够使男人丧失理智。

  过去和丈夫作爱,每当从后面来的话,总是显得相当快。正常时如果有五分钟的话,如果从后面来时,则通常只能有一半的时间。但诗晴从来就没有特别觉得不满过,总是以为和男人作爱,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但总是有例外。就像目前将肉棒深深插入诗晴体内的这个陌生男人,已经足足超过五分钟了,大概也过了十分钟了吧!但陌生男人好象机械那样准确地做着反复的进进出出,不缓也不急地,好象很有时间的样子。已经足足地在诗晴那紧窄的蜜洞里,进进出出有十分钟了!

  「啊……啊……」理智不愿意承认,可是身体深处已经开始逐渐火热。诗晴羞耻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在不自主地夹紧深深插入自己内部的粗挺肉棒。

  那一直在她体内规则地进出的肉棒,又开始要朝更深的地方前进了。但并非那种很猴急的样子,而是以小幅度地准确地在前进。

  (啊!……已经顶到子宫口了……大概进不去了吧……)

  但连诗晴也觉得奇怪的是,她的身子居然逐渐地展开去迎接那肉棒。那前十分钟的规律性进出运动,就好象是为此而做的热身。受到粗硬肉棒更深入的冲击后,诗晴的身子轻飘飘地好象要飞起来。已经在她体内足足有十分钟之久的陌生肉棒,又再次努力不懈地要让诗晴感觉到它那独特的触感。

  「喔……喔……嗯……」随着那小幅度的运动,那肉棒又更为深入体内,而诗晴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如果陌生男人一口气刺穿的话,诗晴真恐惧自己会控制不住地叫出来。

  渐渐地,陌生男人的小腹也达到了接合处,诗晴的臀峰和陌生男人的腰已经接合在一起了,密密地接合在一起,而诗晴也初次享受到子宫会叫的那种感觉。比起丈夫,这个陌生的男人更能让诗晴体味到身体被最大地扩张和撑满的充实感觉。即使不是这样,这个陌生男人也应该是第一个能让诗晴的身体违背自己的理性,身体自己舒展开去迎接的男人吧!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唯一能够直达子宫的,就只有这个不相识的陌生汉子啊!除了刚开始时的袭击,从真正的插入开始,完全没有用到暴力的手段。如果认真要说一定有暴力的话,那大概就是正在自己紧窄的体内贯穿,正在肆无忌惮地进进出出的那只粗挺的肉棒吧!

  肉棒接着又重新开始抽插,这次并非渐进式,而完全是采用快速度方式。

  诗晴简直不敢相信,那么长而粗大的肉棒,居然能够进出自己少女般的苗条身体。从开始到现在,居然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分钟,陌生肉棒的大小、以及插进拉出时间的长短,对诗晴来说都是第一次。而且经过了二十分钟后,陌生男人的运动节奏居然一点也没变。如果有变化的话,那大概就是陌生男人由下往上插入的力量加大了。

  当肉棒顶到子宫时,陌生男人的下腹刚好顶住诗晴的屁股,那时两人身体发出了轻微的声音,但是立刻完全淹没在车内嘈杂的声浪中。

  诗晴渐觉恐慌起来,不管被陌生男人的肉棒如何的插入,她心中现在有的只是屈辱和羞耻而已。自己从来没有被丈夫之外的男人碰过,可是这第一次,居然是被不相识的陌生男子在人群之中公然侵犯猥亵,而且现在又被彻底地强奸自己贞洁的身体。但被这样疯狂似地蹂躏,使得诗晴的身体感受特别深,几乎再也无法忘怀的地步,有一种不安开始在诗晴脑中出现。

  陌生男人的左手从诗晴已经被玩弄得麻木的娇嫩红唇里拿出来,撩起诗晴已经略显散乱的上衣,毫无阻碍地袭上诗晴已全无防范的酥胸。

  「嗯……哦……」诗晴将上身弓着,在自己不曾留神的状况下,那胸部已变得非常坚实。

  娇挺的乳峰原本就较常人有一倍以上的弹力了,而现在又因刺激而变得又大又挺,更是令人不可思议。从上车开始就饱受侵犯的乳尖,虽然已经有了一段喘息的时间,此刻却仍然诱人地翘立着。但现在的样子的确不太正常,以前被爱人抚摩时,虽然也会这样,但是不像这次这么厉害。那大概是因为被陌生男人所强暴、身体被贯穿,有了污辱及厌恶的妄想而造成的现象吧!而且那厌恶感有越来越强的感觉。

  但无知的乳房却完全背叛了诗晴的心意,当陌生男人抓起酥乳由上而下玩弄时,诗晴羞辱地发觉,自己紧窄的蜜洞不自主地将陌生男人的肉棒愈挟愈紧。而涨大的乳峰被紧紧地握住的情况下,使得诗晴觉得她的身子愈来愈被往内侧压,而深深插入自己深处的肉棒也愈来愈涨大。在那同时,突然觉得有灼热的火焰在自己体内扩张,由点而面,但陌生男人仍然若无其事地,做着拉出插入的运动。

  「爽不爽啊?小姐……」陌生男人淫荡的低语又在诗晴的耳边响起,诗晴倔强地把头扭向旁边。

  「正被男人干着,还能装得这么端庄,不愧是大公司的白领小姐啊……」

  紧紧咬着娇嫩的嘴唇,诗晴恨不得能有什么东西把自己的耳朵堵起来。

  「在这么多人面前干,特别过瘾吧?……还是和不认识的男人……」

  紧绷着脸显出决不理会的神情,可是连诗晴自己都觉出,体内闷烧的火焰一瞬间更加灼热,巨大的羞辱笼罩全身。可是陌生男人的淫语奇怪地挑动了身体某处莫名其妙的神经,诗晴的蜜洞不自主地突然收缩夹紧,自己也能发觉深处又有花蜜渗出。

  「我来教你怎么更爽,小姐……说,我们在干什么?……」

  决不能再屈服了,诗晴几乎要把嘴唇都咬破。

  「干都干了,还装处女……说啊,小姐……」粗大而坚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陌生男人要彻底征服高雅女郎最后的一丝矜持。

  「啊!……」子宫都被撑开的火辣冲击,诗晴差一点叫出声来,急忙用左手背掩住冲到嘴边的惊呼。

  「嗯……」又一次粗暴的攻击,诗晴的惊呼已经变成闷绝的呻吟。

  「喜欢叫呢,还是喜欢说?……小姐……」

  「嗯……」凶猛的淫具第三次毫不怜悯地肆虐。

  诗晴玲珑的曲线反转成弓形,几乎是软瘫在陌生男人的身上才没有倒下去,洁白的牙齿深深地咬住了手背。粗长的肉棒缓缓抽出,蜜洞内壁的嫩肉也被带出翻转。巨大的龟头已经退到蜜洞口,再一次的狂暴攻击蓄势待发。

  「不要啊……不要……那么用力……」骄傲的红唇颤抖,诗晴抗拒的意志被彻底摧毁。

  「想不想叫给大家听啊?……小姐……」

  「不……不要……」

  「求我……」

  「求你……千万……不要……」

  「说……我们在干什么?……」火烫的肉棒缓缓插入诗晴深处,溢满蜜汁的蜜唇无力地被挤迫向两边。

  「我们……在……在……在作爱……」

  巨大的屈辱感在脑海中爆炸,灵魂好象已经离开了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已停滞,唯独身体深处的压迫摩擦的充塞感无比鲜明。

  「再换一种说法……小姐好象很博学的样子嘛……」

  「啊……饶了我吧……我说不出来……」

  「哼……」

  「求求你……啊……我已经被你玩成这样了,你还不够吗……」

  「不肯说……那你是想叫给大家听了,小姐……」灼热的龟头紧顶住柔嫩的子宫口,粗大的肉棒在诗晴紧窄的蜜洞中威胁地缓慢摇动,猛地向外抽出。

  「别……啊……我说……」

  「贴在我耳边说……火辣一点……」

  「你……你在……干我……」

  「继续说……」

  「你在……操……操我……」

  决死般的在陌生的男人耳边说出从前听着都觉得侮辱的下流话,诗晴连雪白的脖颈都泛起羞耻的潮红。全身火烫,蜜洞却不自主地溢出更多蜜汁。恨不得想杀死自己的巨大屈辱和羞耻,可似乎更强烈地刺激着已不堪蹂躏的神经,蜜洞的嫩肉随着肉棒的每一下抽动敏感地痉挛。

  (这样下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火热的粗挺肉棒立刻冲击碎了理念的闪现。

  「啊……啊……」诗晴无法保留地低声呻吟着,那粗壮的肉棒令诗晴觉得快窒息的样子,且有冲击性的快感。

  前面的性交中,只有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但是现在却开始有喜悦的火苗燃起。虽然想自我克制,但恣肆抽动的大肉棒,却将诗晴的这个想法完全打碎。起初那种身体好象要裂成两半的感觉,现在却反而化成了快乐的泉源。每当大肉棒前进一公分,官能上的快感就随着那沙沙声而喷着火,将诗晴身上所剩下的微薄的羞耻、踌躇、理性以及骄傲完全夺走。

  到目前为止,每当陌生男人拉出时,都会做一些小幅度的律动,但从现在开始则是直进直出。对于身体被撑开时的那种抗拒感已经消失,诗晴无意识地深切期望那一刻的来临,那一举深入最底部的大肉棒,使得诗晴发出哽咽般的低声呻吟。

  「啊……啊……」身体被完全的占有,诗晴无意识地左手向后,反抱住陌生男人的腰。已经无法坚持对陌生男人的厌恶感,支配自己身体的人,竟是自己根本不认识的陌生男人。

  当大肉棒到达子宫时,身为跨国大公司白领女性的骄傲和优越感,已经完全被剥除。剩下来的只是一个身为人妻,却已一年没有性交的活生生的身子。青春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痹,烧了又烧。身体内感受到那充满年轻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无礼地抽动,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烧。

  粗大的肉棒插入,陌生男人用手包住乳峰,指尖轻轻捏弄诗晴柔嫩的乳尖。

  「啊……」两个奶子在不知不觉之中,好象要爆开似的涨着。被陌生男人粗糙的手指抚弄,快感就由乳峰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

  「喔喔……」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诗晴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秘谷里充盈的蜜液已经使蜜洞彻底湿润。

  当最快乐笼罩时,女人的这种反应,诗晴虽然知道,但过去从未经验过。这种感觉好象是被好几个男人包围住,用大肉棒在插那样子的错觉。当然以前并没有过这种经验,而且自己也没有办法在一次接受这么多男人。但当被陌生男人深深的插入的同时,两个奶子又被揉的话,那三个性感带,就同时发生一种无法抵抗的欢愉,贞洁的诗晴已经深深堕入色情性欲的深谷。

  「我操得妳爽吧?小姐……接着像方才那样说……」

  「喔……你在操我……啊……干我……整我……喔……奸……奸我……」

  「什么在XXXX?」

  「你的……啊……你的阴茎……」

  「叫鸡巴!」

  「鸡巴……喔……鸡巴……」

  「我的鸡巴怎么样?小姐……」

  「大……大鸡巴……啊……大粗鸡巴……」

  意识早已飞离身体,晕旋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只有紧窄的蜜洞中火烫粗挺的肉棒不断抽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爆炸。

  诗晴觉得有些口渴,当胸部和蜜洞愈是受刺激的话,那口渴就愈严重,诗晴好象被什么引诱似地轻舔娇嫩性感的焦渴红唇。

  接受陌生男人的果真会是自己的身体吗--似乎有这种怀疑。当然,不只是诗晴,在一般的状况下,女人总是被动的。但当身子被点燃后,达到性交的阶段时,自己就会变得较积极了。扭动着腰,吸着唇,而且有时候还会亲男人。如果现在吻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借口可说了,到目前都是由于陌生男人卑劣的手段,而被强索身体。但如果吻他的话,自己就变成共犯了。已经没有办法再责备陌生男人了,不只是身体甚至连心理上,也开始接受陌生男人了。

  「我的鸡巴……比妳老公的怎么样?小姐……」

  一瞬间理念似乎有所恢复,诗晴本能地挣扎了一下。粗挺的灼热肉棒立刻加力抽动,丰盈弹性的臀峰被压扁,翘立的乳尖被捏住拉起。有闪电在眼前炸开,电流直击身体的每一个末梢,诗晴立刻又晕迷在旋涡里。

  「怎么样……我操得妳更爽吧?小姐……」

  「你……啊……你的鸡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已变成了陌生男人的女人,诗晴已经无法分辨自己身在何处,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了,诗晴甚至希望陌生男人来夺取她的唇。但陌生男人好象很陶然的样子,恣肆地品味着诗晴那张虽然被甜美所醉,但仍然很有气质的满面红潮的俏脸。

  诗晴觉得好象对方是一块石子一样,除了贯穿自己的粗长肉棒,那搓揉自己胸部的手以及覆在自己身上的上体,也非常的厚重强壮。而且又是那样不忙不乱的冷静,并且意志又是如此的强固,这些都使得诗晴原谅了自己的雌服。

  「啊……啊啊……」诗晴好象被偷袭似地发出闷叫。

  达到结合状态的大肉棒,一点也没有事先通知一声,就开始抽出来。原本在暗暗期待接下去更大的快感,诗晴的身体已经不习惯被抽离的空虚感。

  抽出来的大肉棒又再次的送入。

  「哦……哦……」虽以慢速度,但比起先前的爱抚都要来得强烈,使得诗晴的官能开始彻底恍惚。在此同时,被抚弄的二个奶子,也似乎快要溶化开来了。剩下的只有唇,由于大腿间和奶子都已经被烧着的情欲点燃了起来,娇嫩的红唇特别显得饥渴。

  陌生男人将插入的速度放慢。随着律动所燃起的欢愉,诗晴的身体更强烈地追求快速的插入,变成一种很贪心的样子,而奶子也有这种反应。在身体内抽送的肉棒,则像机器那样的无情。

  张开眼睛时,唇已经和陌生男人只差几公分的距离而已。只要一次就好,只要贴我的唇一次就好了,诗晴将身子抬起,送上自己的娇嫩樱唇。当唇被接触的一剎那,好象散出火花的快感急速地奔驰着。反抱着陌生男人腰的手更移到背后去,诗晴微微颤抖,但仍将唇温柔地贴上。

  「嗯嗯……」口腔中强烈的被搅动,诗晴的手指紧抓陌生男人的后背。而在此时,陌生男人仍将他那大肉棒,在诗晴紧夹收缩的身体内抽插挺送。

  要淹溺在快感的波涛中,诗晴更抬起了身,将唇送上去。大概是太强了吧,甚至觉得脑髓的中心,有一点甘美的麻痹状态。诗晴过去跟本不知道自己对情欲居然如此贪心,即使是和自己的爱人作爱,也都很有自制力。但那自制心,现在居然在陌生男人肆无忌惮的蹂躏下消失迨尽。

  再一点,再一秒就好--已经好几十次这样自言自语了。从小孩一直到学生时代,然后成为高雅的白领女性,对自己总有一份严格的道德心的期许。但现在居然在载满人的车厢中,被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公然强奸……可是理念早已被彻底摧毁,此刻诗晴已经没有神智来责备自己。

  诗晴伸出小巧的香舌。今天以前没有被第二个男人的舌舔过,而以自己的舌去舔男人则是第一次。唇和唇相接后,舌头就伸了进去,而陌生男人的舌也急急地出来回礼。

  「啊……」接着从诗晴这边开始了舌头的磨擦。

  「爽不爽?小姐……要不要鸡巴……要不要我XXXX?……」

  「操吧……操我吧……啊……用你的大粗鸡巴……操我……操死我吧……」

  两只娇挺的乳峰被大力的捏握,粗糙的手指用力搓捏柔嫩的乳尖。修长秀美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娇挺的臀峰被压挤变形。粗挺火热的肉棒开始加速抽送,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诗晴娇嫩的子宫深处,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

  「啊……」像要挤进诗晴的身体一般,陌生男人的唇紧紧堵住诗晴性感的樱唇,两手紧捏诗晴丰盈弹性的乳峰,死死压挤诗晴苗条肉感的背臀,粗大的龟头深深插入诗晴的子宫,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诗晴宛如处女的贞洁圣地。

  「啊……大鸡巴……啊……操我……操死我吧……」

  两脚离地反勾住陌生男人的双腿,手指媾进陌生男人的背肌,头倚在陌生男人的肩上被窒息地深吻,诗晴像反转的八爪鱼软瘫攀附在陌生男人的身上。在胸中狂叫着不知名的男人,贞洁端庄的淑女被身体深处火热强劲的喷发送上了极乐的峰巅。

  列车呼啸着驶进终点的站台……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从偷窥到破处之一偷窥篇全
  2. 试衣间里疯狂做爱
  3. 深夜入住单身少妇家中啪啪
  4. 在海南玩了空姐两天
  5. 想不到的办公室性事
  6.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04
  7. 少年时的那些回忆
  8. 总部调来的人事经理李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