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成了被包养的男人(上)

汤博乐小视频集 欧美口交
新网址: yzs8.info , yazhouseba.com



爱上坏男人

蜀都火车站人满为患,夏季高热的气温,公平地充斥着每一角落,屋顶吊下的无数把吊扇几乎不起作用。

这年头,男人穿的越来越多,再热也要矜持;而女人在大冬天也希望把身体上最诱人的地方露出来,激刺男人的感观。

何况这正值夏季。因此这候车室内,到时可见女人穿低胸吊带露出大半雪白高耸的胸肉,短的不能再短的超短裙仅遮住大腿根部,那幽深神秘之处稍不小心就能被窥视到。

无数好色的男人一边眼冒色光,嘴流垂涎;一边感叹在候车室内虽挤的一身臭汗,但真心很值。

吴止却因为苏丹的关系,进了候车室的贵宾间。里面中央空调不断地吐出冷气,把整个贵宾候车间控制在人体最适宜的温度。

透明玻璃相隔的大候车室和贵宾间就形成了的冰火两重天。

身处舒适的环境,吴止的眼睛却贴着玻璃窗往大厅看去。眼神左顾右盼,有时又在某一地方多停留片刻,有时又点头微笑,又时又摇头叹息,看起来非常带劲。

第三排坐椅上中间位置那女人的脸蛋不错,遗憾就是胸不大,不过多挤一挤还是有沟的。

向右十个位置的女人腿好美,尤其她站起来背过身去和另一人说话时,那牛仔短裙往上一扯,丁字裤也若隐若现了……这个姿势后进式一定爽。

哇,那个女人太猛了吧,短裙那么短,坐在位置上居然把腿张开,那不春光大泄了?

吴止擦了擦眼睛,想仔细看看春光。靠,这女人虽然穿了短裙,也张开了腿,却穿了蕾丝边黑丝裤袜,只看的隐隐约约……

嘿嘿,虽然看不清楚,但老子早到了看任何女人都“心中无码”的超级境界了。这多亏了岛国小电影的普及教育啊。

多谢苍井空老师,小泽玛莉亚老师,松岛枫老师,吉尺明步老师……所有爱V老师在大学四年的教育。

“吴止,你就这点出息。眼前就有美女你不看,跑在这*窥。”苏丹走到吴止身边,一手扶在玻璃窗上,一手叉在小蛮腰上,瞪着吴止,一脸不屑地道。

“嘿嘿。”吴止让人说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苏丹。

苏丹把头一抬,胸一挺,让那衬衫下本就丰满高耸的玉乳,示威似地更加挺拔。吴止看地呆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液。

“你觉得是我好看,还是候车大厅那些女人好看?”苏丹眯着眼,媚眼如丝,风情万种地问道。

苏丹确实是少见的大美人,脸蛋和身材都无可挑剔。

一头披肩柔顺的乌黑长发,鹅蛋型的脸蛋,五官非常精致。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由于长期训练舞蹈的原因,腰肢纤细,大腿修长,白嫩诱人,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

加上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小背心,足有36D的大胸就要撑破衣服一般;小巧好看的肚脐下是一条白色的刚好盖住大腿根部的皮短裙,修长诱惑的大腿,脚上是一双绑腿高根凉鞋。

如此的绝配,苏丹就是美女的代名词。

“当然是你好看。”吴止看了苏丹一眼,赶紧把眼光转向别处,害怕自己的目光迷失在苏丹的身体之上。“大厅里的女人,选择她们所有最美的部位最科学地重新组合起来,也没你好看。”

“那好啊,你来看我吧。你需要看什么样的POSS,我都摆给你看。”苏丹眼露笑容,挑畔地说道。

“别。”吴止望着苏丹的眼睛:“作为一个乡下人,面对你这样有钱有貌有身材的大美女,我是有压力的。所以我宁愿躲宿舍看小电影,或*窥这些身份地位与我差不多的女人。嘿嘿。”

“瞧你那出息。”苏丹娇嗔一声,原本阳光的脸色却开始变暗,显的幽怨起来。

她知道吴止当她的面如此大胆地看别的女人,目的就是给她一个坏坏的印象,让她远离她。

这个男人有时无比自信,有时又异常自卑,有时比大流氓还坏,有时却比柳下惠还坐怀不乱。可是自己又偏偏对其他的追求者视若无睹,只爱上这个不是最优秀的男人。

都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为什么我这样一个大美女倒追他,也总是若即如离的呢?

她和吴止的关系比朋友进了一步,比恋人又少了一步。曾经在一张床上睡过,彼此抚摸过对方的身体,但是在关键那一步,吴止却突然停止,没有把苏丹从女孩变成女人。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抓住他的心,这一次离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苏丹心里叹息。
  

被包养的男人

最难消受美人恩

吴止显然不是正人君子,但如果在苏丹的幽怨眼神下还要放出色光透过玻璃去看那些波涛汹涌的风景,那也太不是人了。

于是他走到一张沙发前,坐下,从身上摸出一盒烟。这烟还是昨晚和同学狂欢时没抽完的。

和同学们相处四年,毕业了就各奔东西,昨晚虽然名为狂欢,但大家疯狂之后却流了很多泪,喝了很多酒,也抽了很多烟。

今天很多同学都想来送他的。但看到苏丹,都识趣地找借口离开,留一点私密空间给这一对关系暧昧的男女。

吴止取出一支烟,叼在嘴里。

正想点着,却看到墙上“禁止吸烟”的标识,于是便用烟放在鼻上嗅了嗅,对着依然站在玻璃窗边的苏丹说道:“丹丹,我们不是一类人,忘记我吧。”

苏丹嘴角动了动,咬了咬嘴唇说道:

“什么不是一类人?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虽然我老爸有点权势,但那和我无关。再说你以后的前途也不可限量,我和你的同学们都看好你,到时有压力的应该是我。”

“我有什么前途?来自乡下的穷小子一枚,拼财没有,拼爹更不行。”吴止苦笑道。

“你行的!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别人不懂你,我懂。”苏丹对着吴止点点头,肯定地说道。

吴止见苏丹这样说,平时的自信又浮了上来,就好像自己真的已经前途无量了似的。他站起来,走到苏丹身边,笑着轻轻说:“如果我真的前途无量,要你和我未婚妻一起嫁给我,你愿意不?”

苏丹闻言一愣,见吴止一脸捉狭的笑容,一拳就打了过去,啐道:“你想的倒美,你这无耻的流氓。”

吴止一下躲开,笑着从包里取出毕业证,说道:“说我流氓?你自己看,本人吴止,系川蜀大学中文系以优异成绩毕业。俺是文化人,怎么会是流氓?”

“哼。”苏丹啐道:“你只是流氓有点文化而已。”

吴止笑道:“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有文化的流氓时下正吃香,我喜欢这称号。只是,我这流氓还是当的冤。”

“怎么冤了?”苏丹还想跟他一拳,听他这么一说,也好奇地问道。

“可是我还是处男呀。哪有还是处男的流氓呀?要是那晚,那晚。”吴止看着苏丹愤怒的眼睛,不禁发怵,不过还是说了出来:“要是那晚,我真做了流氓,也不枉这个称呼呀。”

苏丹听他这样说,却没有打过来,只是略显伤心地说:“那晚,我是想把我自己交给你,可是你不要。你的心里是不是觉得我好贱?”

“而且我知道,你并不是处男。她过来看你的时候,你们去开房了。你知不知道我其实就守在你们的房门外,我甚至能隐约听到她欢快的*吟,却不敢来打扰你们!”

吴止看到苏丹快哭泣的样子,后悔自己开玩笑开过了头。

这时车站的广播通知,蜀都发往羊城的列车开始检票进站了,便提起了自己的行李。

苏丹走过来,提着吴止的一个小包道:“我送你上车吧。”

吴止看了一眼苏丹,本想让她到此为止,自己一人进站,可是却没说出来,他真的不忍心拒绝这个美丽的女孩。

贵宾间的人,可以通过专门的入口进站,用不着去挤。

在吴止上车那一刻,苏丹叫住了他。吴止回过头,苏丹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手紧紧地抱着他,手在吴止背上用力,掐进了他的肉里。

吴止也情不自禁紧紧抱住苏丹的腰,她那丰满的胸肉,雪白的大腿紧紧地贴在吴止的身上。感受到那柔软的挤压,吴止的下体无耻地有了反应,硬了起来顶在苏丹的小腹上。

苏丹也感觉到了这一变化,脸上红了一下,如果这不是在车站而是在房间,苏丹相信她这次一定能勾引成功。

苏丹亲了吴止一下,说道:“我不会放弃的。”说完一把把吴止推上了列车,然后自己转过身去擦眼泪。

然后二人一个在车上一个车下,隔着一车窗四目相对,心情复杂难比。

吴止承认自己也爱上了苏丹这样一个爽朗的女孩,不只是因为她的漂亮和性感在生理上的诱惑。而是苏丹平常也真的是一个好女孩,她为自己也付出了不少。

如果不是吴止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在羊城等他,还真舍不得离开苏丹。正因为这样,那天晚上他在衣衫悄褪前奏各谐,正在吹响冲锋号时临阵退脱,没有将苏丹开发成女人。

他能享受苏丹的身体,却不能负担下苏丹的感情,所以不能伤害她。或许正因为如此,苏丹更加地对他不舍。他坏坏的外表下,隐隐也有责任感。
  

被包养的男人

漂亮姐妹花

临开车时,天空里一个炸雷之后居然下起雨来,狂风卷着暴雨肆虐着列车站台。

很多人都跑开避雨了,唯有苏丹没动。风卷起雨水打在苏丹的身上,那纤细单薄的身影显的更弱不禁风。

“快点回去,丹丹听话。”吴止在列车上叫道。

苏丹却象没听见似的,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雨水侵袭。

吴止的喊声被风雨声和车上的吵杂声湮没。

突然他做了一个无比疯狂的举动,一把推开正在关闭车门的列车员,跳下火车,一把抱起苏丹,几步就从站台边沿窜到站台中央。

“你怎么这么傻?淋湿了会感冒的。”吴止放下苏丹,嘴里责备道。

苏丹虽然被放下,却没有离开吴止的怀抱,脸上幸福地笑着:“你是不是为我留下来,不走了么?”

吴止一愣,回头一看才发现他下车时已经发动的列车,已经加速快要离开车站了。

“保重自己别太傻。”吴止说完,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转身就往已经开走的列车追去。

吴止小时候家特穷,起得早还要帮家里干农活才能上学。他家离学校远,却从来没有迟到过。

从家里到学校20公里,最开初走路需要四个小时,慢慢地这段路只需二十分钟就能到学校。每天早晨,都能看到一个小神行太保在田坎土埂上往学校飞奔。

对于练就了飞毛腿的吴止来说,这列车起始的速度还难不了他。

只见在大雨滂沱中,一个瘦高的青年顺着铁路追逐开走的列车。在大家目瞪口呆中,吴止离列车越来越近。

“哇!这是在拍《新铁道游击队》么?这位演员是谁,这可是真功夫啊,这部剧铁定火!”

“哪是拍戏啊?导演在哪?摄像机也没跟着,拍什么?……”

原本站台上避雨的乘客,被吴止追车的速度惊呆了,纷纷走到边沿处,任由那风雨吹打,目光跟着跑远的吴止在雨中消失。

“吴止。”苏丹站在人群之后,轻声地呼喊着,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车站出去不远,吴止就追上了列车。但他没有抓住车尾爬上去,而是超过列车想寻找他车票所在那节车厢。

这时候,列车上越来越多的乘客发现窗外追车的吴止,于是从后往前的车厢开始沸腾。可惜车厢窗玻璃无法打开,只能在车内对着吴止议论纷纷,有的甚至在呼喊加油。

“这个男人太帅了,太强了,刘翔和他比真是浮云啊。一定是女朋友坐车离他而去,他这样是想把女朋友追回去吧。天啊,我要是他女朋友多好,想想我下面都湿了。”

一个开放的女生神秘地对她的闺密说道:“哎,你说这样的男人在床上也应该很猛很持久吧,真羡慕那个女人。”

“你这货,只知道做那事。”她的闺密骂道:“我倒是为他的真诚感动,如果他是来追我,我是不会离开他的。”

“靠,你说老娘*。你还不是一样想和人家睡觉。来,我摸摸你下面湿没?”开放女骂着,就伸手去揭开闺密的短裙,探到那神秘幽深的地方……然后二人互相摸胸捏腿,打闹成一团。

吴止的疯狂举动和车上的沸腾惊动了列车长,这样列车非常不安全,火速联系调度室看能不能紧急停车。

但是调度室回应必须开出这段铁路才能停车,否则要占住对面开来列车的道,引起更大的麻烦。

此时吴止也在着急,他才发现现在列车的窗户已经打不开了,无法从窗口进入车厢。

看来只有抓住车尾上了车再想办法了。

突然,从一节车厢的透气小窗上抛出一根绳索。吴止看了那窗口一眼,发现一个女人正在窗户后面对他点头。

吴止也没有犹豫,一下抓住绳索吊上了列车,从窗户上面的透气小窗爬进了车厢。

然后吴止发现这是软卧车厢的一个小包厢,帮助他的是两个二十来岁的女子。

两个女子都身材高挑身着黑色皮衣皮裤,身材丰满妙曼无穷,但是气质却是烔然不同。

一个笑面如花,那红红的苹果脸白嫩细滑就如小萝莉,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

另一个却是冷若冰霜,任何乐观的人看到他的脸,心情也无法好起来。就像所有人都抢了她的男人,杀了她的老爸,随时想撕碎别人报复一般。

这样的女人,就是脱光衣服,摆好姿势,只怕也没男人敢上。

这样的两个女人在一起,一个像公主,一个像保镖。嗯,抱着公主睡觉,让保镖在房外守卫还真不错。
  

被包养的男人

神秘身份

吴止打量了一下小包厢的陈设,就是一个上下铺,背后过道是密封了的。

两位美女也没什么行李,她们一起坐在下铺,上铺放着两个长方型的包袱,以吴止的敏锐感觉,那包袱里一定放着不寻常的东西。

现在坐列车软卧的人都是又有钱又有闲或者是一些有特殊目的的人。因为软卧价格比坐飞机还贵,赶时间的人都不会选择坐列车。

可是有的人却偏偏嫌飞机飞的太快了。比如一个男人身边带一个性感美女去坐飞机,一会就到了目的地,然后各忙各的,你有的玩么?

所以一般选择列车软卧小包的人多是为了艳遇。自带美妞或在列车上现认识一个妞,在坐车的时间里躲在软卧小包内就能做很多心理上爽,生理上也爽的事情,而且没人打扰,比宾馆开房还安全。

别人再催可是催不动列车,速度只有这么快。有足够时间办事。

当然吴止觉得这对姐妹花不是那一类寻艳遇的人,除非她们是拉拉。

感觉到那冷酷美女不善的眼光,吴止停止了对小包厢过多的打量。

“二位美女好啊,多谢你们出手相助。”吴止笑着伸出手。

冷傲美女没着声,也没来握他的手。吴止讪笑一下又把手伸向了苹果脸的萝莉型美女。

萝莉美女热情多了,伸手与吴止握在一起,脸上笑着说道:“不用谢,你跑路的速度很快喔。是不是追美女练出来的?”

握着美女柔若无骨的小手,吴止苦笑道:“乡下粗人哪能追美女,我是从小上学总被一只恶狗追着咬,所以就练出速度了。”

“哈哈,真的么?你好有趣!那条恶狗一定是母的,看你长的帅,想与你交配呢!哈哈。”萝莉美女边说边笑,身体前扑后仰。

吴止发现她勾下身的那一瞬,那对丰(胸)从T恤衫的领口露了出来,让他不由地叹道:好大的胸,好深的沟。

同时萝莉美女的话也让吴止哭笑不得,自己开玩笑说被恶狗追,这女人却联想到恶狗是母的要找他交配。看来这女人也真不上正经女人了。

那冷傲的黑衣女人突然发话了。

“你可以出去了。”声音尤如来自冰窖。

“姐姐,让他留下来坐坐嘛,我还有好多话要问他呢。”萝莉美女说道。

“有什么好问的?一个负心汉而已。”冷傲美女哼了一声道。

吴止被冷傲美女这话说的愣了一下,心想我怎么就成了负心汉了。我又不认识你们,没骗你们的感情,更没占有过你们的身体。

“这话从何说起?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吴止疑惑地问道。

萝莉美女嘻嘻笑道:“我就是好奇你丢下那么漂亮一个大美女不要,逃跑来追火车是为什么?”

吴止这才明白刚才与苏丹分别的场景恰好让她们二人发现了,所以才说自己是负心汉。

“我和她并不是男女朋友,你们误会了。”吴止正色地说道。

“可是我们看的出她好喜欢你的样子,而且非常地舍不得你。”萝莉美女歪着头想了一阵,突然又问道:“你知道她老爸是蜀都市的实权人物么?”

问完后,两人都仔细地观察吴止的反应。她们以为吴止是不知道苏丹的背景才不理她的。要是知道,早贴上去了,男人就是这德性。

吴止淡淡地道:“知道啊,可是那和我有关系么?苏丹是一个好女孩,可是我已经有了未婚妻,就不会再伤害她了。”

二女确定吴止不像说谎的样子,都点了点头没说话。

吴止却是警觉地问道:“你们和苏丹相识么?你们是朋友?”

“不相识。但川蜀全部政要的资料都掌握在我们手里……”萝莉美女答道。

“小丽!”萝莉美女话刚出口便被冷傲女打断,显然她说了不应该说的话了。

萝莉美女也意识到自己失言,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显的很惊慌的样子。

虽然话只有一半,但听在吴止耳里却是尤如平地惊雷。她们到底是什么人?川蜀政要的资料都掌握在她们手里,到底要做什么?暗杀?绑架?还是……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吴止心里翻江倒海,脸上却很平静地说道。

“这样最好。”冷傲美人冷冷地说道。

吴止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她们要杀人灭口呢,不过自己也不会束手待毙。

这时候,小包厢的门被敲响了。

吴止站在门口,在得到冷傲女的许可后,拉开了门。只见门外过道站着一大堆人。有列车员,有乘警,还有不少旅客。

有人看到吴止,两眼放光,一脸崇拜地道:“就是他,我们看的很清楚,就是他跟着列车追赶的。好快的速度啊,让他参加奥运会,铁定为国争光了。”

而乘警却没那么好脸色,对吴止严肃地说道:“你追列车这件事影响很大,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被包养的男人

他是我的男人

吴止作为一个有文化的乡下流氓,自然明白配合警方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再说他又没有犯法,只是追追列车,相信乘警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好吧,警官。”吴止苦笑道。

“慢。”吴止正要往外走时,小包里的冷傲女人突然出声阻止。

于是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小包内那对黑色皮衣皮裤的姐妹花的身上。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住了一般。

“美女,极品大美女。”围观人群心里都是这样的想法。一个阳光灿烂代表春天,一个冷若冰霜,代表着寒冬的美。

一个是公主,一个是女皇。(吴止眼里的女保镖,在他们眼里就成了女皇)

那精致的脸庞,那妙曼的身段,那高耸的酥胸,那修长的大腿,那圆润的翘臀都是浑然天成。

吴止第一眼看到这对姐妹花没有失态,是因为刚刚离别的苏丹以及他远在南方的未婚妻,都是不差于姐妹花的美女。

而其他人自然没有吴止这么幸运,被美女死心踏地包围着,所以失态,神情呆凝,差一点跪下膜拜女神。

“这,这位小姐,请问有何吩咐?”乘警刚才面对吴止时一脸正气,公事公办的态度不见了。换了唯唯喏喏,一付奴才相。

吴止暗中鄙视了一下:八辈子没见过美女么?网上有句话说的话说的好,每一个在你眼里的绝色大美女,背后都有一个(操)她操的想吐的男人。

所以女人不是用来膜拜,是用来(操)的。除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对其他美丽女人只想说三个字:我(操)你。

姐妹花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表情膜拜心里意淫的目光,因此没有任何感觉和动容。

冷傲女人冷冷看了一眼乘警,又看了一眼吴止,才说道:“他是我的人,不能跟你走。”

一个漂亮妙龄的女人指着一个男人说:“他是我的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是我的人”是否等于“他是我的男人”?

首先吴止被这句话愣住了,老子啥时候成了她的男人?

苏丹那么大一个大美女,老子对她还有感情,都不能说这句话。

现在这位陌生女人,居然就敢当众宣布主权,说老子是她的男人,就算你抛了一根绳索帮老子上车,也不至于就要以身相许吧。

早知道她这样想,老子就不拉她的绳索了。

吴止解释道:“这个,美女,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何况我们刚……”认识二字还没说完,便被冷傲美女打断了。

“你住嘴,没你说话的份。”冷傲美女的声音更冷。

吴止差点为这话暴怒。草尼马,你都说老子是你男人了,还没说话的份。你当真以为自己是女王,老子是你的(性)奴?不过吴止还是忍住了没说话,看场面如何发展。

乘警的表情也很复杂。心想我就带他去调查作笔录,看看吴止是何身份?有没有犯罪前科?是不是网上逃犯?为何追赶列车?又不是抢你男人。

同时乘警也很妒嫉吴止:一个女王范的美女,找一个普通小子做男人,要找就找我嘛,好歹我也是人民警察,光荣的公务员,铁饭碗,单位福利好。

因为妒嫉,乘警的表情反而正常了,心里更是想着带吴止去折磨一番,凭什么这穿着普通的穷小子能搞定这对美丽的姐妹花。

“对不起小姐,我这是例行公事。就算他是你老公或男朋友,都无法避免。走。”乘警说完就要来拽吴止。

吴止不说话,就看着冷傲美女,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冷傲美女知道自己的话被误解了,也没有解释,只是对乘警说道:“你等一分钟,不然你要后悔。”

语气严肃,不怒而威,不容反抗。

乘警不再说话,其他人就当看戏,越来越有兴趣。

冷傲女人拿出手机,拔了一个口号,以命令的语气说了几句话,接着报了一串数字,就果断挂了。

乘警的心一下了开始发凉,因为他听出冷傲美女报的那串数字正是他制服上的警号。

半分钟乘警的手机就响了。乘警一看,居然是他的局长亲自打来电话。

乘警擦了一下汗,接起电话,就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放下电话后,乘警的态度就真像极了孙子,不住地赔礼道歉,打扰了领导休息什么的,然后差点跪着谢恩离去。

原本这两女人是官方的人。

吴止也明白,说自己是她的人,并不是她的男人,而是她的手下。

吴止对她们帮自己赶走警察的事,并不感谢,他平时最恨享有特权和滥用特权的人。反而觉得那乘警太服从领导不坚持原则,只知道一味溜须拍马,欺软怕硬,不是好警察。

“呵呵,谢谢你们拉我上车。我得走了,我的坐位在九号车厢。硬座舒坦。”吴止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往小包外走去。

出门时回头说了一句:“以后别乱说我是你们的人,我怕女朋友吃醋。”

“呸。凭你也配?”姐妹花同时对吴止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在深圳的那些日子
  2. 淫之初 药
  3. 登山失身记
  4. 难逃的被轮奸的命运
  5.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五零四章 激情聚餐4
  6. 极品小阿姨01-03
  7. 我和梁姨还有她的好闺蜜
  8. 人妻日记
广告业务联系:cha098183882@163.com
图片和视频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Email: cha09818388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