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为了升值的女教师


 [ 小婉,你去准备一下,新学期教学计划] 彭伟吩咐着。
  丁婉来上班之后,一切都是那么的舒心。这也是她想要的生活,虽然校长有事没事的时候总是揩油,摸摸乳房、摸摸屁股,但是女孩子需要男人的呵护,摸摸揉揉的也对自己的身体发育好,丁婉一直都是默许的,因为校长不像之前老板那样,没有龌龊的强行性交易。丁婉也知道,这可能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提出要求。

  [ 好消息,好消息] 彭湃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啊,女神也在]

  每次彭湃都叫丁婉女神,弄的她都习惯了。

  [ 嗯…大侄子来了] 丁婉很不见外,这是她的风格。
  [ 叔,之前来面试的虽然只成功了这么一个,但是那些从这出去的,有几个提出想回来的意愿。你知道有两个我中意很久的,你让我潜吧,好歹我也是挂副校长之职的]

  [ 这是游戏,能玩的起的,都不是善茬,你记住了。还有你知道这都是丁婉的功劳吗?]

  [ 啊?女神?她不在,要不我真的,感谢她啊]

  [ 你要是真能感谢她,下次她叫你大侄子,你也请请安,太见外了]

  叔侄调侃中,一个电话播了进来。

  [ 喂,是校长吗,我是鲍璐璐]

  [ 你有事?] 彭伟想到了那个略带清纯的人妻。

  [ 不知道有时间,可以面谈吗]

  [ 当然,职工还在招聘]

  [ 嗯,那好,上午十点你来XX接我吧] 鲍璐璐说完,挂断了电话。

  [ 这小娘子搞的哪出,我欲擒故纵成功了?] 彭伟自言自语着。

  彭伟开着他的揽胜,早早的来到预约地点。十点将至,还是那个身影,衣着没变。但今天给彭伟的感觉,更像是要去郊游。

  [ 没想到,你有这么好的车]

  [ 想去哪?]

  [ 去XX公园吧,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 呃…美人有话需直说,无妨]

  [ 呵呵,我的老公是船员你知道的。过几天他就要登船了,我怕他在船上寂寞,想给他录个视频,我们经常这样的] 鲍璐璐说完,拿出准备好的DV和支架。

  [ 这是我答应我老公的,可是他没有车,有一部分计划不能完成] 鲍璐璐余光扫到彭伟色色的样子,不敢正眼看他。

  [ 那你为什么找到我,你知道我那天可是差点…]

  [ 我知道,我也想找个工作。这样的话不是一箭三雕了吗]
  [ 你完全可以找个别的工作,你这么单纯] 彭伟暗自窃喜,他窃喜的是璐璐的默许。

  [ 我想找个对口专业的,还想多赚些钱,这样我老公就能早些离职,我们也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 呵呵,你真单纯] 彭伟开车驶进了公园。

  [ 就是这了,我们再往里开一点] 鲍璐璐指点着。
  [ 这公园虽然偏僻,但我也来过几次,怎么我不知道这条道呢]

  [ 这条路很少有人来的,因为不是景观,偶尔能有几个人] 鲍璐璐示意停车,下车开始准备录制拍摄。

  这是一条僻静的林荫小路,彭伟和璐璐一前一后的走着。璐璐忽然停住脚步,摆好支架和DV,甜甜的笑容卖萌的身形,彭伟激动的险些没忍住,本来他想要直接上了她,周围都没有人,彭伟已经很久都没享受过野战的刺激了。

  [ 只求你一件事,别出现在镜头里,等下帮我拿DV,好吗] 鲍璐璐乞求着。

  [ 嗯,好吧] 彭伟想着,反正也差这一会儿了。

  [ HI,老公。还记得这条路吗?你答应过我要带我来这里,狠狠的干我。

  请原谅我今天独自来到这里,在家里拍实在是没意思,你懂我的。不管你怎么想,今天璐璐放大胆,要全数的在外面暴露给你,希望你不会寂寞] 鲍璐璐说着,背对着镜头向前缓慢走着,交叉着的双手拉起白色的T- shirt.

  彭伟清楚的看到在她玉背娇躯的两侧,跳出来的乳球边际,白嫩、诱人。璐璐随手把衣服扔到一边,拉起长裙拖尾直至腰际。

  「我错怪她了,她不会昨天也没穿吧」彭伟在她拉起裙角的刹那,没有看到小裤裤,相继入眼的是一具丰腴圆翘的臀部。璐璐调皮的下腰撅起翘臀,并回过头抛来性感的表情,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一瓣儿香臀。

  [ 老公,我好想你!不管我今天做的是对是错,如果你要惩罚我,回来用大鸡巴惩罚我吧,肏死我] 鲍璐璐转过身,揉着乳房,舔着香舌,迈着猫步一点点的接近摄像机的方向。

  彭伟受不了这样的良家,给自己带来的视觉侵袭,肉棒早已隔着裤子支起帐篷。彭伟艰难的忍着,看着这个女人还想要干嘛。

  鲍璐璐闪去裙子,赤身裸体的走在林间小道。她让彭伟拿着DV,跟拍,拍自己的性感,拍自己的寂寞。此刻的璐璐已经大胆到极致,她不怕对面会走过来几个人,她只享受这疯狂的暴露给自己带来的心灵上的刺激。

  [ 老公,好刺激啊,我下面都湿透透了。看得见人家腿上淌着的湿痕吗?你说如果被人看到,他们会强干了我吗?你想要看他们强干我吗。嘿嘿,开个玩笑,我准备往回走了。不知道衣服还捡不捡得到] 鲍璐璐调转方向,向来时的路走着。

  [ 呀,老公,不好了,前面来人了] 彭伟顺着声音的方向,果然看到两个人朝他们走来。

  [ 老公,你也看见有2个人影吧,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等着] 鲍璐璐好像是早就知道有这样的机会,跪趴着藏身在旁边的草堆里,将许多断草盖在身上,只露出粉粉嫩嫩的肉穴在外面,更像是一朵路边的野花,若不细心,难以采得。彭伟则是藏在另一侧的树后,他的任务就是拍摄好露出的小穴。

  随着两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璐璐的心里紧张到了一团。虽然紧张,但是刺激让璐璐的淫水滴滴落入草中,她此刻奇痒难耐。

  [ 现在的年轻人啊,疯狂到这样,衣服都不要了]

  [ 哼哼,说不定等下我们还能在路边看到内裤呢]

  [ 你说,如果我们看到了,是远观呢?还是参战?]
  [ 老哥,就直接抢了那男的,霸了那女的!哈哈哈…] 两个路人果然没有注意到脚边的「野花」,走过了璐璐的藏身处,很远很远。

  [ 呼…老公,看到了吗?好刺激耶,我相信你刚才已经射了吧,么么] 璐璐对着摄像机发着嗲,[ 我得赶快回去找衣服了,希望刚才那两个人没把它们怎么样] 璐璐拿过DV,在前面跑着,彭伟在后面紧随,他的肉棒已经硬到不能忍了。

  [ 好了,老公,果然在这,我穿衣服等下回家,爱你哟] 鲍璐璐亲了下摄像头,终止了拍摄。转过身,看到了彭伟正色色的解开腰带,学着她的样子甩掉裤子和上衣,赤身的出现在她的身前。

  [ 我准备好了,该我报答你了] 鲍璐璐闭上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 你应该…是个骚妇…] 彭伟拿过璐璐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肉棒上,彭伟把玩着手感超好的两个肉球,亲吻着她的脖颈香肩。乳头上传来的刺激电流,让她失去了自我。握住肉棒的手开始套弄,取悦它。

  [ 帮我舔…] 彭伟按着璐璐的头,将肉棒插入她的嫩口中。一次次的深喉,让璐璐感觉到窒息,和每次舔香蕉肉棒的天壤之别。璐璐凌乱了,彭伟一把拉起蹲在身下的璐璐,抬起她的一条腿,肉棒对准湿漉漉的肥穴,「咕叽」一下的插了进去,泛滥的淫水一下挤出了好多,打湿着两具交合的性器。「咕叽咕叽……」每次的抽插都带有这样的声音,弄的璐璐难为情的抱住彭伟,享受着半年多没体会过的温度。

  [ 嗯…嗯…啊…啊…啊…] 璐璐不想叫出龌龊的词汇,保留着的一点理智配合着。

  [ 你刚才那股骚劲儿呢,嗯?骚妇,说,你是不是骚妇] 彭伟借着璐璐紧紧搂住自己的力量,另一只手臂架起了她的另一条腿,更深更重的抽插让璐璐难以自拔。

  [ 啊啊…啊啊…我是…求你…再用力…啊…] 璐璐明显感到了性爱的满足,她肆无忌惮的叫了出来。

  [ 你是什么?]

  [ 我是个骚货…啊…啊…大鸡巴别离开我…肏死我吧…啊…]
  [ 哼哼,我可以内射吗?]

  [ 只要你喜欢…啊…奴家愿意…啊…肏我…用力…啊…顶…飞了…] 璐璐的小穴一阵蠕动,被架起的双腿一阵颤抖。

  [ 小骚货!] 彭伟拍了下璐璐的肥臀,放下她,[ 平时最喜欢怎么被肏啊?

  ]

  [ 给我…嗯…] 璐璐把衣服垫在地上,自己跪趴着。粉色的肉唇两侧张开,迎合着彭伟的野蛮肏干。

  [ 啊啊啊…顶的好深…好麻好痒…啊…爽啊…] 璐璐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掰着自己的美臀,让彭伟的每次插入更加有深度。

  [ 啊…啊…肏爽了…啊…好棒…你好持久…啊…肏我肏我…] 璐璐试着夹紧肉穴,让自己更加爽快。一次两次的高潮让她迷失了,她好久都没有这么爽了,寂寞的身体终于得到了快慰,璐璐娇喘着平躺在衣服上,双手拉紧彭伟的小臂,迎接着最后的冲击。

  「啪啪啪……」璐璐抬起双腿担在彭伟的肩膀上,迎合着他如潮水猛兽的侵袭,肉穴此刻已经麻痹不已。浓烈的精液在自己的体内激情爆发,璐璐的香汗已经打湿了头发,无力娇喘着躺了下去。彭伟怜香惜玉的肉棒,在彻底软下来才撤出璐璐骚媚的身体。

  [ 嗯…好久都没这样了…是你给我机会,别怪我] 璐璐自言自语着。

  彭伟横腰抱着她,回到车上。

  [ 嗯,我的衣服]

  [ 先披我的吧,我送你回家] 彭伟坏笑着,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和这个小妮子还有未来。

  彭伟送完璐璐,回到学校。

  [ 我等你很久了] 姜楠出现在彭伟的办公室,丁婉正在招待她。

  [ 呵,你来了]

  [我是来要我的职位的]

  [ 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屑]

  [ 我不会傻到放弃我的职业,是你做的太绝]

  [ 好吧。恭喜你,成为了本校第一个班主任,班级任你挑…] 彭伟递过合同,[ 小婉呐,去通知各任课老师,下午三点开会说一下可以升职的事]

  ……[ 各位老师,本校自开校以来,没有竞选过班主任,是因为我觉得班级少没有必要。如今我们学校的规模已成,班主任以及科主任等职可以精选了。由于学校的教师人数有限,不是说谁都会有更高的职位,看什么我就不明说了,教育学生这么多年你们应该都知道。好了,我主要的概括一下,剩下的你们咨询小婉吧,我还有事] 彭伟说完,带着彭湃离开。

  [ 升职这事和面试可不一样,你要是想要把关,只能把新人给你,元老们……] 彭伟交代着。

  [ 叔你放心吧,那些许个元老,都是人妻了吧?我可不是人妻控]

  [ 说的就是这个,你小子可给我注意点的,事该怎么办,想好了,别总用下面想事]

  叔侄俩说罢,便开始各怀鬼胎,审计着升职报告和考试的内容。
  经过一学期的观察,彭伟发现教师们的教学热潮很高。而这一切不是彭伟主要想看的,因为为人师表,如果没有文化功底的,那只能误人子弟。若想学校长久的开展下去,师资的力量不容缺少。但往往公平竞争的背后,才是真正诱人的。

  和彭伟预想差不多的是,那些已为人妻的教师送礼的居多。而且更像是商量好的,每人都按现在的年薪乘以10,算作礼金。这也是彭伟希望看到的,可以减少他的开支,同时收住了教师们的心。而与此同时,传说新来的教师们与彭湃交战火热,甚至没有忌讳的3P,有望职位提升的同时,促进了姐们间的感情。

  [ 我听小婉说,你和学校新来的老师都有染了?] 彭伟询问着。

  [这事女神怎么知道的]

  [ 你呀你呀,能不能别拿在美国学来的坏习惯用在我这,你说了算也行]

  [ 是她们识时务,班主任很赚钱吗?]

  [ 如果咱们是皇上,她们就是县令,一方百姓民脂民膏,可以了]

  [ 卖身求荣,哈哈,这个寂寞的社会啊]

  [ 我怎么不信呢?我就纳闷了,她们都找你?有我这个大校长不找]

  [ 哈哈,这还要感谢女神相助啊,我这个大侄子天天毕恭毕敬的,求她办点事,她能不应吗?]

  [ 嘿!她们都很主动的找上你,然后就有染了?]

  [ 实际上吧,就两个] 彭湃很委屈的说,[ 好像新来的任课老师们都很安于现状]

  [ 哈哈,我说的嘛,也就孙瑶和李思,你面试的那两个。好吧,剩下的,我会去挨个谈话的,第一轮的升职,该上任了]

  ……经过一轮单对单谈话,彭伟知晓新老师们的心理,安于现状是一方面,薪资上的升值空间是另一方面。姜楠是个工作狂,她只给彭伟扔了一句话:上班时间只热衷于工作。彭伟知道这个女人只对一YE情感兴趣,况且自己已经和她有了一次。而鲍璐璐则是不思进取的代表,她非常主观的表现了安于现状、不求升职的意见,言外之意更多的是她不想这种机会成为她龌龊的资本。彭伟私下决定,让空缺彻底变为肥缺,而升职不再以推荐信形式进行,这次将进行职业考和升职考两种。职业考能判定教师们的职场能力,而升职考则是让过关的教师们进行的升职的理由。避免了非公开,公正的笔试,卸去了很多人防备的心。

  令教师们震惊的是,很多人都未能通过职业考,不是她们的职场能力不行,而是不足以担当班主任和科主任之职,很多人都是败在了心里问题上。剩下来的,仅仅10余人。紧接着是公开的笔试,高考有A\ B卷之分,升职考同理,但是每个人的卷子皆不相同。其实这是彭伟的一计,只要你够心细,你就能看到每道题的第一个字会组成一句话。

  譬如「六月六日北花小区下午两点」、「星期十四日华庭小区上午十点」等诸如此类。职场潜规则无处不在,彭伟绞尽脑汁才想出这招。他看透了,这虽然是自己的学校,但是这是职场,不是自己的后宫,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自己的。

  既然是职场,那就尔虞我诈的竞争,靠本事拿饭碗。

  彭伟每个周末都希望有人能来赴约,进行潜规则。一周、两周的连续失败了,彭伟心想,这就别怪我了,作为女人是你们不够心细,心细也是考量能否做班主任的前提。至此,十余人的单子已有半数不及格。

  这一日,在江南苑的门口,彭伟还是在车中等候。约定的时间过了半小时,彭伟依旧划着单子,掐灭掉烟头,准备调头离开。忽然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行动非常迅速的上来了一个女人。

  [ 我来早了?来晚了?] 女人气喘吁吁的。

  [ 徐媚儿?你怎么知道我…] 彭伟看着约定上的单子,明明是杨月,怎么突然出现个徐媚儿,正一头雾水的他看着徐媚儿。

  [ 哎呀,快带我离开这]

  [ 我们约定的不是今天…]

  [ 我知道的,要不我也不能这么提心吊胆的,快走]
  [ 提心吊胆?为什么?]

  [ 别问了,我家在这,快走快走]

  [ 哦,那有什么啊,我带你去的也不是你家] 彭伟欣喜着这个意外收获,打着转向,向小区里面驶去。

  [ 你干嘛?这样让邻居们看到不好]

  [ 那就戴上这个咯] 彭伟拿过一个假面女王的面具。
  [ 哎呀,也只能这样了,你不会和我家一栋房子吧] 徐媚儿戴好面具,指着自己家的方向。

  [ 别闹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彭伟停着车,绕过副驾驶将徐媚儿接了下去。

  徐媚儿急忙冲进门洞,生怕熟人认出来。

  [ 我家和你家一样吗?] 彭伟带着徐媚儿来到自己的一套房子里。

  [ 哇,好奢华呀,啊,这不行,这也…] 徐媚儿急忙跑到客厅的落地窗前,拉上了窗帘。

  [ 你怎么了?这一路上莫名其妙]

  [ 对面就是我家,我老公刚下夜班,睡觉呢。哎呀,让你带我走,你非得在这小区吗]

  [ 你结婚了?]

  [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他是我男友,只是住在一起] 徐媚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 反正刚才也没人看见,你还戴着面具,不拉窗帘也认不出] 彭伟坏笑着,拉开半张窗帘。

  [ 哎呀,你讨厌] 徐媚儿赶忙起身,躲在彭伟身后。彭伟借机一把搂过她,吻在了一起。徐媚儿挣扎了两下,被成熟的男人气息所笼罩、窒息。

  [ 你还是等我一下] 徐媚儿挣脱开彭伟的怀抱,[ 我去洗个澡]

  [ 感觉你的身体挺香,挺滑的] 彭伟形容着。

  [ 讨厌] 徐媚儿每次性爱之前都要洗干净身体,生怕自己的身体会给对方产生厌恶的感觉。这次本来出门前,她已经洗过澡了,可惜与她调情的男友却在她洗完澡之后,睡着在了沙发上,弄的她心火中烧,正巧看到楼下的揽胜车牌,一不做二不休,徐媚儿想反正也有那一天,不如赶巧了。

  [ 媚儿,我也来一起吧…] 彭伟从外面赤身裸体的进来,弄的徐媚儿没有准备,十分尴尬。她除了男友的身体,还没见过别的男人。

  [ 你有洁癖的吗?] 彭伟从后面抱住徐媚儿,双手揉着她的乳球,手指轻轻的刮弄着乳头。胯下的阳具早已坚硬如石,摩擦着徐媚儿的臀沟,弄的她焦躁不已。

  [ 习惯,这是我的习惯…啊…] 徐媚儿感觉到一只手正摸向自己的「秘密花丛」,自己的身体,唯有这里是黏黏的,因为之前男友调戏的自己淫水泛滥。

  [ 你已经湿透了?] 彭伟吻着徐媚儿的耳背。

  [ 你能让我爽吗?] 徐媚儿总是在书上看到男女之爱,怎么欲仙欲死。但是自己却没有享受过,她印象中的性爱就是老公从插入开始就一分钟倒计时了,前戏倒是时间很长。

  [ 呵呵,只要你愿意] 彭伟倒吸一口冷气,享受着徐媚儿的软手清洗着自己的肉棒。

  徐媚儿发现这根肉棒的长度和男友的差不多,但是粗度和硬度是男友无法比的,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出于本质,徐媚儿张开樱桃小口,上下唇包住龟头,夹住冠状沟开始吸吮起来。摩擦着龟头上的每一寸,时而快速吞吐,时而摩擦腔壁。

  [ 嘶…你男友一定爽死了] 彭伟赞扬着。

  [ 唔…唔唔…] 徐媚儿想要说话,但是却被彭伟按住了头。她实际想说,我男友此刻应该已经射了。

  良久舒适的舔法,让肉棒湿湿滑滑的。等待不及的彭伟抱起徐媚儿放在洗漱台上,对准徐媚儿紧张的「小穴」,没有阻力,整根没入。

  [ 啊啊…] 徐媚儿心理面痒痒的,她双手撑住台面,双腿担在男人宽实的肩膀上。

  彭伟缓慢的抽插了几下,感受着肉穴的质地感。待适应了里面的温柔度,一个迅猛的眼神递过去,便开始了一轮超快速的攻势。

  [ 啊啊…啊啊…啊啊…啊…] 徐媚儿惯性的心中默念着数字,她不希望自己数到60的时候,男人停了,但是随着理智的不清晰,她也忘了自己数到哪了,只记得很爽,止了心中的痒。

  [ 呼…你就不会叫点别的] 彭伟慢下速来,忍着射精的冲动,再一次加快速度。

  [ 啊…啊…不…啊啊啊] 徐媚儿摇着头,舒爽到了极点,但是还没有欲仙欲死的感觉。她本来想说「不好听?」但是却被舒爽的抽插淹没了。

  [ 不会啊?唉,不会啊?不爽!不爽!] 彭伟让每下插入都力度非凡,震的宫颈一阵麻痹,徐媚儿终于感觉到一种快要爬到顶端的感觉。

  [ 啊…给我…啊…啊…用力…] 徐媚儿含着泪光的星眸闪烁,彭伟岂能在这一刻不满足她。待坚实顶在花芯摩擦了几下,徐媚儿的下体一阵抽搐,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高潮带给自己的舒适。

  [ 我刚才弄疼你了?] 彭伟温柔的摸着徐媚儿的乳房。
  [ 没…好舒服…第一次这么舒服…啊…]

  [你浪叫的本事倒是很低微啊]

  [ 不好听?] 徐媚儿感觉自己的呻吟,已经很嗲了。
  [ 你平时怎么骂人的?]

  [ 我知道了…我在书里看到过…] 徐媚儿感觉到自己此刻十分娇羞。

  [ 哈哈,来,照照镜子] 彭伟有力的臂膀,抱下徐媚儿,摆出站立后入的姿势。

  [ 看着镜子中的两个人,有什么想说的?] 彭伟将肉棒顶进了徐媚儿体内,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小穴,面对突来的侵袭着又喜又阻。

  [ 啊…啊…你还能继续啊…啊…] 徐媚儿看向镜中的男人。
  [ 你不浪叫,我怎么爽啊?] 彭伟拍着徐媚儿的臀瓣儿,「啪啪」作响。

  [ 啊…啊…肏吧,肏我啊…用你的…大鸡巴…蹂躏我…啊…] 徐媚儿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

  [ 很好,有起色] 彭伟掰开美臀,快速的抽插起来。
  [ 啊…啊…好棒…好硬…啊…又来了…啊…] 徐媚儿浪叫着。

  [ 哼哼,这才对嘛。看着你自己,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 贱货…媚儿是贱货…啊…求主人开恩…肏死我…]
  [ 哈哈,可没有这条舒服的刑法]

  [ 啊……啊……主人说了算啊…啊…啊…] 徐媚儿的肉穴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根大肉棒,爱憎有加,穴内的媚肉紧紧的拥抱着肉棒,它们知道了这是朋友。

  彭伟拔出肉棒,横腰抱起徐媚儿,向客厅走去。徐媚儿仿佛知道要发生什么,她想要逃离,却感到莫名的刺激。正当自己进退两难的时候,彭伟帮她戴上面具。

  彭伟命令着她,双手撑着椅背,跪在太妃椅上。彭伟则抓紧她的腰肢,展开最后一轮攻势。

  虽然两座楼的距离不是很近,但是隐隐约约的,徐媚儿感觉到有人在看她。

  心中最阴暗面带来的刺激,让小穴更加的湿润,她此刻忘我了,她真实的感觉到性爱的美妙,她舒服的配合着。

  [ 啊…啊…主人…啊…他好像醒了…]

  [ 嘶啊…呼…] 彭伟感觉到徐媚儿的小穴一阵收缩,夹紧的力度非凡,在她高潮淫水的滴落瞬间,彭伟也射出了精华,滴滴不落的落入徐媚儿的美穴当中。

  [ 啊…你射进来了…啊…] 徐媚儿感觉到有一股更热的液体流了进来。

  [ 媚儿,你好紧啊] 彭伟顺着徐媚儿手指的方向,看见镜中的一个男人在厅里走来走去,最后躺在沙发上继续睡着。

  [ 那是我的男友,刚才好紧张] 徐媚儿趴在椅背上,享受着人生中第一次这么久的性爱。

  [ 你男友…]

  [ 等等,我去把你的东西弄出来,然后我会吃避孕药的] 徐媚儿很聪明。

  这样的女人让男人都无法不爱,彭伟甚至想包养她了。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女星(神)改编(14)
  2. 43岁老女人
  3. 芬芳四溢雾夜游山
  4. 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80-81)
  5. 女生的悲哀
  6. 香艳的茹嫣老师- 第三话
  7. 我的成长日记(0-14)
  8. 同学的妹妹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