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无助女生



  隔天放学后,志乃没有如预期的去执行「义务」,反而是心神不安的留在学校。
  在走廊上志乃碰见绫……
  「啊……」
  轻忽一声好像非常意外,但志乃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只是呆立地站在原地。
  「志乃,你今天不用帮忙吗?」
  绫讶异地询问着。
  「是……这……这个……今……今天休息……」
  志乃尽可能地掩饰着说。
  「嗯嗯,是这样啊……那么,要不要一起回去呢?」
  虽然对于志乃结结巴巴的回答感到怀疑,但是绫并没有进一步的追问,只是邀请志乃一起回家。
  绫的邀请让志乃惊讶,只听她呐呐的说:「真的……可以吗?」
  「绫不是都和淳二君一起回去吗……」
  志乃心中纳闷的想着。对志乃来说,绫现在还是正和淳二交往着,所以没有想到过会受到这样的邀请。
  「可以,当然可以!那么,现在走吧,不然会赶不上船班的。」
  绫轻松的回答着。
  「好……好的……」
  志乃低声的回答着。
  「那么,走吧!」
  ***    ***    ***    ***好久好久没有感觉到这条路是那样长了。俩人心中各怀千般思绪,来到码头搭上船,坐在一起的两个人间没有对谈,只是保持着沉默。
  随着时间流逝,两个人也努力调整呼吸,尽力的想找些话题聊聊,两个人就是处在这样的状态。
  「……最近……这个……嗯嗯……」
  「……嗯嗯……嗯嗯……」
  但两个人间的对话往往是一句话就结束了,并没有更多的对谈。
  ***    ***    ***    ***「明天见!」
  「明天见。」
  下了船的两个人彼此打了声招呼后便各自回家。
  看着绫小跑步离开的背影,志乃也向着家里的方向前进着。
  「我这么早回家,妈妈或许会感到很奇怪也说不一定……该怎么说呢……」
  志乃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到家该怎样解释。
  「今天工作很早就做完了,所以提早回家。这样说应该没有问题吧……」
  怎么想也想不到一套好的说词,这是目前最好的说词了。
  ***    ***    ***    ***悄悄打开大门走进去。
  「……是谁?」
  厨房传出问话的声音。
  「……是我志乃……」
  志乃不得已,只好回答着。
  「志乃?……怎么今天这么早回来?」
  厨房里的妙子走了出来问着提早回家的女儿。
  「今天……工作提早……结束……所以先回家……」
  志乃说出原先想好的说法。
  「嗯嗯,原来是这样。」
  妙子微微的点头着,跟着又说:「那么,我要去准备做晚饭了!」
  说完后的妙子又走进厨房里,想想好像要想到什么似的,妙子从厨房里探出头跟志乃说:「啊啊,对了……志乃也来帮忙吧。」
  「……好的」事情按照想像中的进行,志乃觉得运气不错。
  ***    ***    ***    ***宗主从早上起心里就不能保持平静,这是很少见的。
  昨天发生的事……
  在地底房间里和志乃的初次性交……
  十六岁少女的肉体……
  肉体上所得到深深的满足感和充实感……
  光是一想到这里,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胯下的肉棒猛然的怒张着。宗主已经完全成为志乃年轻肉体的俘虏,极端的想要追求着少女肉体所带来的性爱快乐。
  昨天晚上并没有手淫。还处在极度的兴奋中,所以睡不着觉精力非常饱满,随然还想好好的打上一次手枪发泄一下无边的欲望,但自己已经领悟到不能再从手淫中得到想要的快感。
  志乃黏人光滑的肌肤……
  紧锁自己肉棒的女阴……
  当品尝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取代。
  「时间大概到了吧…她应该……已经来了吧……」
  感受到自己的焦躁,宗主努力的保持着冷静。
  但是……
  过了很久很久,还是没有志乃到来的消息。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宗主连连的追问自己。
  随着追问次数的增加,焦躁涌上心头,快要失控的情绪迫使宗主采取行动,最后为了根除焦躁,还是只能传来女佣问话。
  「女佣!」
  「……来了」「志乃……还没到吗?」
  「是的……她还没有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有没有联络看看呢?」
  「……没有……没有很特别需要,所以就没有联络……」
  「……原来如此……」
  宗主一言不发。女佣施个礼离去,但看到宗主这番反应,女佣也跟着提心吊胆起来了。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呢……」
  闷闷不乐的宗主是没有打算光是等待而已。
  ***    ***    ***    ***铃……铃……
  门口的电话响起来,走廊立刻传来「叭搭……叭搭……」
  的脚步声。
  「你好,请问是新堂家……对的……」
  早苗接了电话讶异的回答,「……真有这回事?那是……真的很抱歉……」
  电话里焦躁的声音相当低成,好像在说一件什么事情,早苗相当担心,不断的说着:「是的……是的……我会好好的……说她的……是的……好的!」
  喀!
  短短的交谈数句后,挂断电话,接着脚步声走向志乃的房间。
  ***    ***    ***    ***叩……叩叩……
  「志乃?我要进去啰!」
  「……」
  志乃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正当蒙蒙糊糊间,门外传来早苗的声音。没等志乃的回答,推开拉门早苗立刻走了进来。
  「志乃……刚刚来了电话!」
  「……」
  「你今天没去对吧?帮忙的事!」
  听到「帮忙」这两个字眼,志乃紧张了。
  「……唉……」
  短暂沉默后,早苗突然深深的叹了口气说:「想休息的话也是没有关系的……但是为什么要说谎呢?」
  「……」
  昨天发生的事,根本是说不出口的。
  「这岛上所要尽的义务……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吧」「……」
  「志乃?了解了吗?」
  过去已经了解过,如果不好好尽义务的话就会……
  「拜托你!好好的做完它吧……」
  早苗说着,语气尽是无奈的求助。
  志乃的心中起了波澜,天平的两端激烈地晃动着。
  一边是妈妈一边是自己,于是……
  没有多说一句话,志乃轻轻的点头。
  「……一定喔!」
  仿佛放下心中大石般,早苗跟志乃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身离开房间。
  现在的志乃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    ***    ***    ***隔天。
  今天白天待在学校的时间结束了,放学后很快就搭上渡轮,在渡轮摇晃中,志乃的心情也跟着黯淡起来。
  「今天已经来临了……」
  吹着海风的志乃感到非常忧心。
  「但是……」
  急速的想到和宗主间的事,志乃紧紧闭上眼睛,不愿再想。
  「已经不要再做那件事了!不要!」
  等立下这句誓言,张开眼睛时,眼前却已出现自己所住的小岛。
  「该怎么办……才好呢?……」
  这样的想法不断的回荡在志乃的脑海中。
  过了不久,渡轮抵达小岛,志乃是最后一个下船。慢慢的走出已经没有人烟的码头,像拖着脚似的走在通往宗庙的长长斜坡上。
  ***    ***    ***    ***炎热的午后时间。
  一面用手帕擦去流出来的汗水一面的爬在斜坡上,过了不久就可以看见宗庙的房子,回过头去,蓝色的海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芒,看了一眼后,转过身去的志乃走向房子。
  「……午安……」
  到达门口的志乃向里面打招呼。跟平常一样房子里是一片微暗,外面蝉的鸣叫声这时听起来显得格外的大声。
  过了一会儿,女佣人走了出来。
  「……午安。」
  看见了女佣人出来,志乃礼貌性的打了声招呼,但心中却想着今天尽可能的不要和宗主碰面。
  如果女佣人有吩咐什么事要做的话,那么就可以不用去宗主那边了……
  脑袋中瞬间浮起这个念头,但女佣人的口中却说出和自己意念相反的台词。
  「……请马上到禅房那边……」
  「……什么?」
  女佣人的话让志乃吓了一跳。
  禅房……
  这个字眼不断的在志乃的脑中回荡数次,那是现在最不想去的地方。
  「主人有事叫你……」
  简短的说完这句话后,女佣人走进房间里去。
  「宗主……正在叫我……」
  这句话在心中漂浮着。
  最差劲的结果。
  「……好的……」
  望着女佣人离去的背影,志乃无力的回答着。
  现在的志乃是一点劲也提不起来,她独自留在门口。过了不久像绝望似的,志乃脱下鞋子放下书包走向禅房。
  走在通往禅房的走廊感觉不很长,志乃的耳中甚至连周围吵人的蝉叫声也听不见。
  一会儿终于到达禅房门前。……
  一动也不动的志乃凝视着禅房大门,大门是已经打开一道小缝。
  「真的,不想……进去……」
  志乃在大门口犹豫着,但是却已经没有退路。
  「放弃巫女的话……」
  「就再也不能待在这个岛上了……」
  彻底绝望的志乃缓缓的打开大门,慢慢的走进去……
  ***    ***    ***    ***喀……
  是门转动的声音。
  「……来了吗……」
  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时间终于过了,她来了。
  回过头的宗主视线中出现打开门走进来的志乃身影。跟以前一样,穿着水兵制服的志乃是低着头走进来。走了数步以后,志乃就呆站着不动,于是宗主向她走过去。
  「昨天是怎么回事?」
  宗主和缓的语气问着。
  「……」
  志乃还是低着头没有回答。
  「你这样……是不行的……」
  宗主开导着说明着说:「你是不是不把巫女的修练当成一回事呢?」
  「这……这件事……」
  吃惊的志乃抬起头说。
  「修练是要严格完成才可以的……」
  宗主向前更靠近志乃。手轻轻的放在低着头的志乃肩膀上,志乃的肩膀是纤细而柔软。
  瞬间志乃缩了缩身子,但她还是低着头不发一语。
  「你的年纪已经不是不够了解这种事的,对吧?」
  说完后,宗主推着志乃催促她坐在平台上说:「那么……开始「净身」了……」
  还是没有说话,志乃就这样的坐在平台上。
  看清楚志乃的反应后,宗主这才满意走进房间角落边去提桶清水……
  志乃按照指示乖乖的坐在平台上,静静等待宗主从房间里回来。
  「真的是在净身吗?……」
  志乃心中产生了疑问。过去的一个多月以来,都没有怀疑地接受净身仪式,但经历过昨天的事以后,现在却对这件事感到怀疑。
  所谓「洗净污秽」的这种事,在今天看来却好像是跟过去完全不同。
  「那样的方式……」
  在等待的过程里,志乃回想起过去的种种行为。
  脚指头被舔吮着……
  然后连排泄的器官也被洗净……
  怀疑的情绪更加的深了。
  在心中百转千回地思索着这件事的当中,宗主手提水桶回来了,跟从前一样放下水桶、蹲在志乃脚边、抓起志乃脚踝,然后便是……
  「……」
  被宗主抓住脚踝的瞬间,志乃并没有做出反应来,只是心中升起戒心。
  宗主跟着就将脚浸泡在清水里开始清洗着。
  「冷……」
  虽然是在盛暑中,这里面的水像往常一样那样的冰冷,冰凉的程度是会令人透心凉甚至到冰的冷。
  也不管志乃的反应,宗主开始仔细清洗着一只只的脚指头。
  心中满怀着怀疑,志乃凝视着宗主。
  眼下的宗主正专心清洗着自己的脚……
  看着宗主动作的当中,心中某个角落感觉到好像萌生出一种恍惚。
  「这是?……」
  萌生出来的这般不可思议的恍惚感让志乃不知如何是好。那可是跟刚刚自己所升起的疑念完全想反的感觉。
  「……为什么呢……」
  在不晓得其中的原因下,志乃只能模模糊糊的凝视宗主思索着。
  眼下正清洗着自己脚的宗主……
  刚刚感到的不可思议的感觉慢慢的增强。
  啊!那是被服务的喜悦……
  第一次有着这样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中让志乃的心感到一阵阵飘飘然。于是在不经意当中,心情慢慢蜕变成承受爱抚的喜悦,一股黑色的喜悦心情发芽了。
  志乃开始一点一点的沉溺在这样的感觉中……
  过了一会儿后,宗主将志乃的脚从水桶中抽出来,仔细的用手帕擦干净,然后慢慢的把脚指含进嘴巴中,慢慢舔吮着。
  「嗯……嗯嗯……嗯嗯……」
  不知不觉中,志乃嘴巴里微微飘出呻吟。
  宗主温暖的舌头轻轻挑逗志乃的脚指头,然后黏糊糊的舌头爬行在脚指间。
  这样的感触使志乃的身体开始窜出几阵淫猥的颤抖。
  不可思议的心情慢慢凌驾心中的厌恶。
  为什么会觉得舒服……
  大概是因为这个理由的关系吧,所以慢慢的减轻对于「净身」的怀疑。
  过了一会儿后,阶段性「净身仪式」结束了。
  「……好了,脚洗干净了……那么!」
  说完这句话的宗主催促着志乃要进行下一个步骤。
  「……啊……」
  瞬间过后,志乃并没有多加思考就爽快的脱下了内裤,手趴在平台上背对着宗主,屁股挺起来,形成这副诱人的模样。
  这是过去的一个多月里都会这样做的事,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吧,所以很自然的就做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听话?说句实话,志乃自己本身也不知道。
  宗主点点头非常满意志乃的反应。手慢慢活动着,用手帕清理志乃的菊座。
  「嗯嗯……」
  感应到潮湿手帕的碰触,志乃微微的呻吟一下,同时反射性的扭动腰身。
  不在乎的宗主开始仔细清洗着志乃的排泄器官。反覆的用手帕清理过数次。
  经过数次清洗后,宗主用手帕包起手指,然后像抚摸似的开始搓揉起菊座。
  「!」
  察觉到宗主手上的变化,志乃轻轻的缩回腰身。
  但是……
  同时间过去没有感受过的感觉也正式的袭击志乃。
  甜美的麻痹……
  志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连续不断……强而有力……
  忽强忽慢的节奏,宗主手指头如同画圆似的在志乃小小菊花洞口上飞舞着。
  随着宗主手上动作的活跃,甜美的麻痹也慢慢扩散出去……
  「不,不要!」
  虽然心里是想要拼命的反抗,但是涌现的甜美麻痹却慢慢的增强,削弱意志,紧跟着志乃十六岁的肉体也终于慢慢接受这个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
  不能相信自己身体的变化。
  困惑和混乱。
  志乃的心乱蹧蹧……
  几次过后,宗主再度的清洗着手帕。拧干手帕后,宗主从袖口中又取出一条绿色的软膏,趁志乃不注意的时候,很快的把软膏涂在手帕上,然后顺势的将手帕贴在志乃的菊座上,连续不断的用力开始涂抹进去。
  志乃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被做出这件事,只是整个人处在身体萌生出来的甜美麻痹所带来的困惑中。
  「……为……什么……怎么会……」
  厌恶感中,自己益发在意起这样的感觉。
  身体中那股倦怠慢慢的增强扩散着,但却没有感到不舒服。想反地,自己反而想继续沉溺在这样的感觉中……
  看见了志乃非常乖巧的接受了自己「净身」的仪式,宗主满足了。眼前志乃丰满美妙的屁股被自己摆成挺起的姿势。这光滑的肌肤是怎样触摸都不会厌烦。
  「好心急喔……」
  宗主一面净身着心里一面这样的跟自己说。
  今天还有一件大事要做,不做的话就糟糕了!
  不更彻底攻陷志乃就完了……
  再次洗干净手帕后,宗主又从袖口中拿出一粒深红色的小药丸放在手帕上,然后手帕再度的贴在志乃的菊花蕊上,跟着连续使劲的将药丸塞进了菊花蕊中。
  「嗯嗯……」
  这次的动作跟刚刚不同,是比较用力吧,所以志乃叫出来,但是声音中却一点也没有隐含着不要的讯息。
  现在的志乃是沉浸在排泄器官所感受到的不可思议的世界中。不久之后,那深红色的小药丸也迅速的消失在菊花蕊中。
  确认手指尖的感觉后,宗主移去手帕对着志乃说:「……好了,今天的「净身」仪式结束。」
  宗主的这句话将志乃急速的拉回到现实。
  「……啊!」
  这才注意到了自己一直沉浸在那种妖艳的感觉中,志乃很慌张连忙的将内裤穿好。
  匆忙的整理好仪容后,志乃低着头不敢看向宗主。
  「那线,今天请到房间里帮我抄写经书好了。」
  「抄写经书?」
  「是的……要好好的誊写古经书,来妥善的保存……这是很重要的事。」
  「……」
  志乃没有说话但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快点吧!」
  宗主催促着。
  但是经过连番的催促后,志乃还是一直没有走进房间的意思。
  「但,但是……」
  「什么?」
  「在这里抄……不行吗?」
  「不行的!那是一件很神圣的事。一定要在那边进行不可!」
  「但是……」
  「如果做好了的话,那你就完成整个修行,修成一位巫女了!」
  「什么?……」
  这句话对志乃来说是一个杀手翦。
  「那么,快一点开始吧!」
  「……好的……」
  耸耸肩膀的志乃就这样的跟在宗主的后面,走进通往密室的阶梯了。
  ***    ***    ***    ***走出阶梯看见密室,里面的摆设跟前几天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问题到底出在那边呢?」
  志乃急速回想起那一连串的事,光是想到就觉得讨厌。
  身体僵硬,生出了连自己都会觉得厌恶的感觉。很想就这样的转过身去快速的逃跑。但是,自己不允许也不能从这里逃跑却是一件事实。
  不理会志乃,宗主直接走进密室,拿出一堆经书。
  「那么,就是这些了!」
  原来宗主拿出来的是很古老的书本。从外表上来看,这古书上面还用着一条细绳子绑着,书本里面的情况是非常令人担心的,有些书看样子都破碎不堪了。
  「请好好的把这些书本补好吧!」
  「是……这些吗?……」
  「对的!」
  虽然这工作没有什么困难的,但是份量很多。
  「我要写经书……那么一切拜托了!」
  说完这句话,宗主背对着志乃正坐着开始写经书。
  安安静静的密室中,除了有时候会传出宗主磨墨的声音外,其他的就都听不见。刚开始的时候,志乃非常注意宗主,因为不想再发生身体被玷污的事。
  现在自己处于非常危险的处境,志乃感到非常痛苦,好像连宗主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
  「好想早一点回去……」
  现在除了忍耐之外,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默默进行作业的志乃开始慢慢察觉到身体有些奇妙的感觉。
  「这是什么……」
  内心中询问着自己。
  身体有种说不出来的甜美倦怠感,接着下腹部出现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向全身蔓延开来。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志乃并不在意,但是慢慢的这样心头乱蹧蹧的感觉却开始清晰起来了,到了最后,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这上面。
  这种感觉……
  「讨厌……」
  想到了,原来这跟生理前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
  志乃不由得不能冷静了,这样心头乱蹧蹧的气氛慢慢地慢慢地增强了。
  「奇怪了……」
  为了打消这个念头,到了最后手上施力了……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巨乳老师成为了我的妈妈- 第五节:乱轮伊始,全剧终。
  2. 我的家教经历1-5
  3. 艺术黉舍泡妞
  4. 美女犬(下)
  5. 淫荡妹妹小茉茉自述
  6. 高中女学生
  7. 女子性欲最强烈的时候
  8. 没算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