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m,www.yzsb.xyz

玩弄高中女生

吁——
我吐着气,把整个身体埋进沙发里。
「累了吗,和希?」
「还好啦……不过真的很开心呢!」
真是好久没出门了呢……
我们今天去了山另一边,是有着观光景点的大湖边。
我还是浑身无力,也照例穿着像王子般轻轻飘飘,缝有褶边的衣服,引来不少人的注目,所以才觉得很累吧……
「我也很开心呢~大家都一直看着和希,我真想大叫道;这么可爱又这么漂亮的和希可是我的情人哦!」
哈哈哈哈……
我一定是笑得很僵吧?
我还是有一点不懂诚一的感性。
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可爱,也不漂亮啊……
今天一整天,我们去大湖划船,去观光名产店,还享用了旅馆餐厅的套餐。
「我来泡茶吧……还是你想睡个中午觉?」
嗯……我考虑着。

反正到晚上一定会跟诚一做爱做的事,趁现在躺一下可能比较好。
「和希,你好像很累呢,还是睡一下吧?」
诚一绕道沙发后,温柔地梳理着我的头发,顺便在我脸上轻吻了一下。
「我抱你上床吧?」
我急忙摇摇头。
要是让诚一抱到床上去的话,事情可不会这么简单,可能会让自己更累呢……
「没关系,我自己上去就可以……那我先去睡一下喽~」
我也在诚一脸颊上吻了一下,慢慢走向二楼。
其实我们两个都还在害怕。
不过只有一点点而已啦……
因为不知松宫什么时候会再来,因此从那天以来,我们就一直处在这粽诺淖刺拢艘苑劳蛞唬弦蛔苁墙舾盼遥;ぷ盼摇?font color="#FCFCE9">》幸福花园 版权所有,拒绝转载》lF2zDRAgln
保护的同时,也不停地做爱做的事……
我想一定没有别的情侣能像我们这样地度过甜美热烈的夏天吧?

已经过了大约十天了,还是没见到松宫的影子。
松宫真的回来吗?
这天,电机棒交给我。
「和希,要是松宫来了,什么都不必跟他罗嗦,直接就用这个。」
虽然诚一总是在我身边,但他还是会担心,万一要是我不小心独自遇上松宫的话……所以才把这个给我防身。
虽然觉得男人用这个好像有点太夸张了……不过看到诚一这么担心我还是让我感到心里甜甜的。
瘫软的腿摇摇晃晃地爬上楼梯。
吁~我忍不住喘了口大气。
那家伙总给人一种讨厌的感觉呢……
一想到松宫,我背上的寒毛就好像竖起来了。
我对他对小时候的诚一所给予的处罚相当火大,对他那种总是一副笑呵呵的笑法也看不顺眼。
小时侯的诚一被这种人照顾,真是可怜啊……
总是守护着我的诚一。
我也想要帮他治疗过去记忆的创伤。
只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只知道要尽量传达我的爱意,以及做更多爱做的事。
打开寝室门时,身后传来哒哒哒哒的爬楼声。
「因为你是玩偶,所以一定要由我来换衣服啊~」
诚一笑嘻嘻地说着。
我想到自己浑身无力的身体。
这下该不会又要进展到做爱吧?
「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和希,我只要抱着你睡就好了。」
我们肩并肩走进寝室。
然后看到在床上。
「这,这是什么呀?」
那一刹那——
我跟诚一的脚像冻结般地动弹不得。

我身上白色的蕾丝罩衫大大地敞开着,腿张得开开的,用一种淫荡的姿势引诱着诚一。
依旧穿着缀有许多白色蕾丝跟褶边的罩衫的诚一,只有裤腰的部分很乱,进到了我双腿之间,一定是就快要插入了,因为角度正好贴在我那个部位。
在我的脸旁边,脱下来的裤子跟内衣揉成一团。
「——被他看到了吗?」
我的声音有些沙哑,颤抖着。
摆在床上的正是热切做爱的两个玩偶。
「那是我吧?」
跟诚一组合在一起的,是第一次看到的……酷似我的玩偶。
「松宫来了,只有他会做这种事。」
我忍不住全身打颤,手紧紧抓住了诚一。
「放心,和希,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诚一充满力量地如此说道,不过我还是发现,他的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是啊……诚一也会害怕的,与其说害怕,不如说是想起了过去的事。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什么松宫会当你父亲的秘书呢?要是你把小时侯他所做的事告诉你父亲,他一定会被炒鱿鱼的吧?」
至少会终止这样的关系,说不定会让诚一轻松一点。
「那种事是不能说……不能对任何人说。我只有对你说过而已……而且松宫是很能干的家伙。」
「这样啊……」
我了解诚一的心情,所以只能沉默不语。
取而代之的,是对松宫的愤怒。
我想做些什么,想对他复仇。
就想他在诚一心中留下创伤一样,我也想让他留下伤痕。
然而,一想起那个笑眯眯的可恶松宫,我的腿就软了。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和希,我们改变计划,明天就离开吧……」
诚一用着低沉的声音说。
我知道,他也跟我一样害怕松宫。
「——嗯,我想这样比较好。」
虽然我不喜欢逃避,但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
走向床边,我正想把床上的玩偶拍下来时——
「啊!不行哦~和希,不要太粗鲁。」
阻止我的是诚一,他抓住我的手,把两个玩偶的衣服整理好,让他们并排睡在床上。
「为什么?这是松宫做的吧?」
诚一玩偶跟我的玩偶,虽然两者脸上都带着可爱的微笑,但是只要一想到是出自松宫之手,厌恶之情就油然而生。
难道诚一跟我不同吗?
「这样说是没错……但是因为非常像你,所以我无法虐待他啊……」
「好可爱。」
诚一说着,抱起了我的玩偶。
「松宫还是老样子,这么会制作玩偶。」
诚一凝视着我的玩偶,在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诚一!」
我生气地叫道,诚一嘻嘻大笑。
「和希,怎么啦?你不用吃醋啦!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啊~~~」
「才,才不是这样……啊嗯嗯……」
我正抱怨着,却一下子被诚一堵住了嘴。
「因为这个玩偶跟和希很像,我才说他可爱的,你不要嫉妒啦……」
真是的,他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有什么怨言?
我拿起诚一玩偶,让他在我的玩偶脸颊上吻了一下。
「他就是要配他才对。」
玩偶就是要配玩偶,连大小都配合得刚刚好。
「原来如此,而我有和希啊……」
诚一把我手上的诚一玩偶跟我的玩偶并排在床上。
「啊!」
他让两个玩偶相亲相爱地在床上。
「而你有我。」
然后他轻轻地圈住我的身体,让我坐在床上。
歪着头的诚一,跟我是如此靠近,感觉连气息都要融合在一起了。
「诚一……」
「这样就行了吧?」
「嗯嗯……」
诚一的舌头潜进我的嘴里,捕捉住我的。
啊!诚一……
又开始有多种感觉了。
他甜蜜地咬着我敏感的舌尖,让我的背直发麻。
还是要做吗?
诚一静静地脱着我的衣服,我正想把自己完全交给他……
啊啊……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我忽然想起来。
「嗯、嗯嗯……我说不行啦!」
我慌张地按住诚一的手。
「和希,你怎么突然……啊!」
诚一好像也想起来了。
「——对不起,和希,一看到可爱的你,就不自禁想做那种事了。现在……还是别做比较好。」
我们还不知道松宫在那里呢?
虽然我们觉得他不在这个房间,但说不定他正在某处偷伺着我们。
「我们来收拾行李吧……你如果累了,先睡一下没关系,不用担心,我会待在这个房间里的。」
诚一从柜在里拿出包包。
「没关系,我也来收拾,等一下再一起准备晚餐。」
还是准备打道回府比较安全。
我们用眼神彼此确认了这件事,开始收拾起行李。

喀嚓一声,诚一关上了窗户。
「这是我跟和希在别墅的最后一晚了。」
冰得透凉的白酒,顺着舌根滑进了喉咙。
「好好喝喔!我以前都不知道葡萄酒是这么的美味。」
「你喜欢喝,我真高兴,这是一九七八年的罗曼尼?康帝,被称为二十世纪最高级的逸品。」
诚一笑着在我杯子里再次住满了葡萄酒。
这酒该不会非常昂贵吧?我有点担心。
「一定是因为跟诚一在一起,才会这么好喝的。」
我从诚一手里夺过酒瓶,也帮他倒满他的杯子。
本来想在这里两人独处,一直待到暑假结束的,但已经决定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所以今晚是最后的晚餐。
「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呦~」
「嗯,能早一点就尽量早吧!」[幸福花园]
而且还要早点睡,我们边收拾着晚餐边聊着。
在这里,根本就无法早睡早起,因为,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在床上奋战到好晚……
为了明天早起,只有早点睡了,为了要早点睡……
「诚一,多喝点吧……」
「你也是,杯子一点都没动呀?」
虽然我不知道这葡萄酒是不是逸品,但还是在彼此的杯子里住满了酒,想借着酒精的力量睡去。
门窗已经确定关好了,松宫应该是无法侵入的。
「开始醉了吗?」
「还没呢,不然在开一瓶吧?」
我虽然不太会喝酒,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了,所以还不太醉,诚一好像也一样。
「努力喝吧!」
可是,在喝了一会后,我开始有了奇妙的感觉。
好想睡……不,我们就是为了想睡才喝的呀,这是好事。
不过,这跟聊谊时喝了酒之后的睡意相比,总觉得有点不同。
「诚一……这个酒……」
我烂醉了吗?头好痛,像是有东西在拼命敲似的。
「真奇怪,应该不会这样烂醉的……」
眼皮开始变重。
脚也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不上床睡……不行……」
寝室有上锁,应该比较安全。
「和希,你站得起来吗?」
「嗯……我也不知道……」
勉强想站起身,头却晕得厉害。
眼睛张不开,意识就好像沉进地底一样。
脑袋里的一角,似乎在警讯着有危险……
这样真奇怪,会变成这样,真奇怪。
不过,睡意渐渐袭来……
「诚一……」
我拼命地想向诚一伸出手,但却摸不到他。
好想睡,手也动不了了。
不能睡啊……虽然这么想,意识还是渐渐地模糊……
咕咚——
我的额头撞到了桌子。
就这样,我坠入了无底沼泽般、又暗又黑的地方——
 
身体受到了一阵好大的冲击,我努力睁开了眼。
「哎呀!你醒了啊?睡到早上也没关系啊……不过你大概也无法再继续睡了吧?」
刺耳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头好痛……声音就像是在脑袋里回响一样。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边按着头,边拼命地想要抬起身体。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双脚,穿着我没看过的拖鞋。
这是谁啊?
我抬起一动就会发昏的头,向上一看。
「啊!」
我一叫出声,自己的声音就在脑袋里敲了一下,让头更痛了。
因为,在我面前的,正是松宫。
「你确实记住了我嘛~我不是说过,会在诚一在的时候再来吗?所以今晚才又会来打扰。结果看到你跟诚一两人睡得好熟呢……」
松宫呵呵地笑着。
「你们还真是没有警觉心呢~」
「诚、诚一呢……?」
诚一在哪里?
环顾四周,才发现这里是玩偶们的房间……不过,却没看见诚一。
「诚一应该还在睡吧?不管怎么样,反正他也动弹不得。」
听到松宫干脆地这么说,我吓了一跳。
「难、难不成……那瓶酒里……?」
虽然我不习惯喝酒,但总觉得有点奇怪。
「咦?你头脑还真灵光呢!我本来还以为,你除了向诚一张开双腿,别的什么都不会了……对,在酒里动了点手脚的就是我。你醒时头会有点痛,但马上就……」
松宫呵呵笑着,跪在我面前。
「怎么样?算算时间,应该发作了吧?」
他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脸。
我不禁缩紧了肩膀。
诚一说过,我被松宫盯上了。
不要!你可别对我做什么,我讨厌你。
松宫近距离地凝视着我。
「还没吗?没关系,反正也不差这几分钟。」
什么就快了?我不懂。
「对了,那个玩偶长得跟你很像吧?连我自己都很满意呢……你的五官很容易雕塑成玩偶。眼睛大大的、鼻梁很直,是容易塑出形状的。诚一有没有说什么?」
松宫站起身来,突然笑眯眯地问道。
「为了跟诚一玩偶搭配,你的玩偶也做得像小孩子一样。把眼睛跟鼻子削掉一大部分,再在脸颊上上一点粉橘色,让它看起来丰润一点,天真可爱一点。因为你的皮肤比诚一还要白,所以连肌肤的颜色也全面喷过哦~感觉很不错吧?」
你该不会是要我说:太好了,谢谢你。
别开玩笑了!
「那种东西丢掉算了。」
我生气地叫道,别过脸。
松宫又把我的脸转向他。
「喂!你在说什么啊?那个可花了我不少时间耶!不准你说要丢掉!算了,要是你不喜欢的话,我就放在我身边,每晚好好地疼爱他。」
松宫在说‘每晚好好地疼爱他’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极为淫秽。
好可怕——
我慌忙把脸别过去。
「别、别这样啦!」
就算是玩偶,被松宫玩弄也不是件舒服的事。
「诚一很喜欢他……」
我没办法,只好说出事实。
松宫听了,很开心似地点点头。
「没错吧?我就觉得诚一会喜欢的,因为我很了解他的喜好。那小子从小就对娇小或可爱的东西毫无抵抗力。」
松宫如此说明时,我觉得自己似乎被他当作是笨蛋。
什么叫做娇小或可爱的东西啊……这类话听起来真不舒服。
我被别人说是很可爱,可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一点都不可爱!」
就在我奋力狂叫的时候——
身体的中心,好像突然变热变麻痹了……
扑通——
心脏大大地鼓动着,从背脊底端传来阵阵麻痹感,脸颊也像火烧一般泛红。
「这、这是什么……?」
诚一又不在这里……也没有人抚摸我……为什么我会变这样呢?
「啊……好像差不多开始发作了。」
松宫呵呵笑道。
我都说不喜欢这种笑法了啊……
「什么发作了?」
「你自己应该也知道吧?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全身热力集中……你是不是在发抖,连气都喘不过来呢?」
正如他所说的。
我的呼吸,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像刚跑过马拉松一样。
手掌上全是汗,那话儿自动地起了反应,开始变硬了。
「是外国制的春药,还相当贵呢~所以应该很有效才对。」
松宫呵呵笑地坐在我面前。
「你一旦变成这样,看起来更艳丽了呢……怎么样?要不要我摸你呢?」
松宫向我伸出手来。
「不要!」
我激烈地摇着头。
我……我会被诚一以外的人染指吗?
「我可是个中高手呢~小少爷诚一是跟我没得比的,我会让你很有快感哦~」
「不……不要!住手!」
不行,逃不掉。
因为双腿发软,根本站都站不起来。身体也不断发抖,连挥开松宫的手都办不到。
我要被侵犯了……
松宫轻抚我的脸颊,拉了一下我的耳垂。
「啊……」
我颤抖地发出了声音。
可恶,竟然这样羞辱我……
「哇!你真棒,看起来很可口呢!」
他抚摸着我的脖子,我屈辱地闭上双眼。
不要!明明不想要……身体却不听使唤……
好痛,我想要更多的抚摸,好像快融化了。
「啊啊……嗯嗯……」
这不是我。
我不敢相信自己被诚一以外的人抚摸,还能这么舒服。难道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吗?
「不要……诚、诚一……救我……」
我不允许自己沉溺其中,所以呼唤着诚一的名字……
「对了……我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要是被你引诱可就不好了。」
松宫推了推我的肩膀。
我颓然倒下,头撞上了地板。
「好痛……」
他到底是怎么搞的,这个家伙还真是粗鲁。
松宫俯视着倒在地上的我。
「我等一下再来跟你玩,你就先乖乖地待在这挣扎吧!」
「——咦?」
松宫就这样丢下我,离开了房间。
「什、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喀蹦——
响起房门上锁的声音。
我得救了吗……?
总之,我好像不会被松宫侵犯了,太好了!
我不想被松宫抚摸,能摸我的,就只有诚一一个人。
诚一、诚一……你在哪里啊?
你不是要保护我吗?
我快哭了……
身体好热、好痒……就像有小虫在蠕动一样。我忍不住在地板翻滚着,重复着短而急促的呼吸。
「啊啊啊……」
这到底是什么?好怪哦……
「该不会……酒里被加了春药……」
原来吃了春药就会这样啊……
心狂跳不止,全身发麻,到处都好热,特别是那里……
「嗯、嗯嗯……」
手指自动伸向双腿间,光是从衣服上面按住那里,就知道已经渗出了液体。
「啊、啊啊……」
受不了了……
我松开裤子的皮带,把手伸进内裤里。
「啊啊……啊啊啊嗯……」
我还不曾在这里自慰过。
因为跟诚一做都来不及了。
我摩擦着自己,享受着快感。
「嗯嗯嗯……啊……嗯!」
跟以前完全不同……好有感觉……
我握住根部,另一手抚摸着前端,不断来回搓揉。
「嗯啊啊啊……」
平常自慰时都会刺激的地方……沿着内侧的筋抚摸上来,直冲脑海的快感一波接一波地不断打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指甲搔着前端的同时,我已经将积存的欲望一吐为快了。
太……太棒了……
「啊啊啊————」
攀上高峰后,我有些筋疲力尽地吐着气,随后又注意到有些事不大对劲。
身体中心的热度,似乎比之前更热了。
发泄过后,照理说应该会累得想睡觉才对啊……然而,双腿之间的硬棒,却一点都没有萎缩。
「啊啊?为什么……?」
我应该没有这么勇猛才对。
如果是我自己在自慰时,通常是一次就够了,根本就不会再想要继续第二次。
不过现在,却反而会想要更多刺激……
「这真是奇怪……?」
手指又开始无意识地伸向敏感的部位,再一次握住了硬挺之处。
「嗯、嗯嗯……」
手一握住,就不禁呻吟出声。为了追求更强烈的刺激,我加快的摩擦的动作。
「嗯啊啊……啊啊!」
我一抚摸自己硬挺处的下侧,那里就喜悦地颤动着。
「啊嗯……嗯嗯……怎么会……这样……」
理智告诉我应该停止,但手却不受大脑的控制,持续律动着追求更多的快乐。
而身体也渴求着更多的刺激。花蕾异常地饥渴,非常非常期待抚摸,好希望那里有什么东西能快点进去填满。
「什、什么?啊、啊啊啊嗯……」
身体大大地震动着,光是用指尖触摸那一带,它就自动自发地张开了。
身体就仿佛像是被丝线所操弄着的玩偶一样,手指又不受控制地自动伸向那里。
我真的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啊……
然而,仿佛理所当然地,手指碰触到了那里……
「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嗯……」
被射出的液体濡湿了手指,迅速地钻了进去。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一个人竟然还会这样一边发出啾卟声响,一边做着可耻的事。
用自己的手指……来回搔动着。
重复着抽送的动作,找寻着敏感点。
「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嗯……」
停不下来,我无法抽出自己的手指。
「啊嗯……啊嗯啊嗯……」
与理智相反地,我更是加快速度,反复地抽送着手指,冲刺到深处,搔抓着内壁。
那里因快感而不断溢出的液体,顺着手指流到了手上。
「啊、啊、啊啊啊啊——————!」
体内深处感受到快感的我,再也忍受不住,立刻爆发了。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
「啊哈……啊……」
我边喘着气,边在朦胧的意识一角想着。
就算射了,身体的热度也降不下来,反而有股更大的刺激在体内扩散。
「啊、啊啊……」
就像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泉水般,那一带又濡湿了,而且还烫得跟火烧一样。
「乖乖地挣扎吧!」
我终于明白松宫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这就是春药的效力吗?
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一边自慰一边等着松宫来的。
到时连一丝逃走的力气也会没有而只能任由他摆布……
「不逃……不行……」
我勉强自己把手抽离那里,想要站起身,两腿却不听使唤,膝盖酸软无力。
在膝盖跪地的冲击下,好像又想射了……
我死命地咬住嘴唇,试图以痛感寻回一丝理智。
糟糕……每射一次,感官就更敏感。
我已经明白,这是无法独立解决的。
「一定要……让诚一来……」
否则这热度一定降不下来的。
「诚一……诚一!」
救我!马上来啊……抱我……
我握紧拳头,正想呼唤诚一。
「啊……诚一……他也?」
我这才想到,诚一也跟我喝了一样的酒。
晚餐时,诚一跟我一起在餐桌上,像是比赛似地喝着葡萄酒。
说不定他喝得还比我多呢?
也就是说,他也变得跟我一样?
他可能也在某处,像我一样地无法控制在自慰着吗?
站不起来的我,只好把腿伸直坐在原地。
诚一该不会也跟我一样在喘着气吧?
诚一,你在哪里?
你不想要我吗?
就像我想要诚一一样,没有我,他的热度也无法下降吧?
松宫是不是去诚一那里了呢?
我模模糊糊地想着。
手又擅自伸向自己的敏感地带。
「诚一……」
就在我快要输给诱惑,即将摸到那里时,心底忽然一惊——
——要是松宫的目标是诚一呢?
诚一一直在担心我,不断地说我一定是被松宫盯上了,所以很危险,还把电击棒给了我。
可是,若是松宫的目标不是我,而是诚一呢……?
直到现在,松宫可能还抱有对小时候诚一的执着,这可能性不是很高吗?
「诚一有危险!」
松宫把我关在这里,一定是到诚一那里去了!
诚一喝了加了春药的酒,一定无法逃离松宫的魔掌。
「我一定要救出诚一,我一定要保护他!」
我咬着牙,整理好衣服,拼命地站了起来。
虽然我啪哒啪哒粗暴地摇动着门,它还是纹风不动。因为门太坚固了,似乎无法破坏。
「可恶!」
玩偶房间只有这一扇门而已。
我用发抖的手指咚咚咚地不断敲着门。
诚一现在怎么样了?我好担心诚一,但却被关在这里。
房间里,这阵子完全没得到诚一疼爱的凯伦跟玛娜,正坐在桌上的沙发组里。
「凯伦、玛娜……诚一有危险了,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凯伦跟玛娜的脚边,放着诚一玩偶跟我的玩偶。
「你们不担心诚一吗?」
做这些玩偶的就是松宫。与其说他们担心诚一的事,说不定他们更高兴松宫的阴谋得逞吧……
我环顾房内,走向一旁的窗户。
这里是二楼。
我试着打开厚重的窗帘,夜色正浓的窗外并没有阳台,似乎不太可能从这里逃脱出去。
「可是……也只有这里了。」
我觉得体内的热度好像又升高了。
颤抖也停不下来,光是走路摩擦到那里,腿好像都快软了。
「诚一,等我……」
非找到下去的方法不可。
我从窗口俯视着外面,没有任何梯子或是长绳索可以攀爬。
虽然有一瞬间想到:要是跳下去会怎么样呢?但马上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要是我只想逃出的话,这样做也许可行,但是我还要救诚一,可没时间受伤。
我看看四周,最后视线被一个东西吸引住,那是纯白色轻飘飘的东西。
「啊……要是撕开这个的话,搞不好……」
那是诚一为我准备的,缀满褶边的罩衫。
「诚一,对不起,可是没别的办法了。」
我把罩衫褪下来。
「嗯、嗯嗯……」
罩衫滑过肌肤带来的触感,让我不禁喘起气来。抵住裤子的欲望中心,再度渗出液体来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救诚一……」
无视于沿着背脊蔓延的抽痛,我意志坚定地撕开罩衫。
我打算撕开它,用来代替绳索。
要是连接好几条,从窗户垂下的话,应该可以让我到达地面吧……
我拼命忍住想要自慰的冲动,用罩衫做成了绳索。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只是当时年纪小
  2. 上了女大学生完结
  3.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720)
  4. 邻居的爱(一、榆榆)
  5. 学姐的性路指引
  6. 白帝同人——肖静的沉沦(中)
  7. 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110-113)
  8. 年轻又长腿的老师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