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填满空床的欲望


  花娟的膀恍涨了起来,但她耐于羞涩,只能憋着,而且武斗告诉她随便找个地方,这使花娟更加尴尬,我是人,怎么可以随便呢?花娟在心里说。她四周望了望,一片漆黑。即使是在离武斗几米的地方方便,他也看不到,除非他用头顶上的矿灯。否则是对面看不到人的,井下里分不清黑以与白昼,只有慢长的黑暗。
  “花娟,你别硬撑着,”
  武斗说。“人是抗拒不了庸俗的,吃喝拉撒睡人是不可或缺的。你想抗拒都抗拒不了,你去前面方便去,我在这给你望风。”
  武斗的话说的再体贴不过了。使花娟无言以对,再加之体内翻江倒海。迫在眉睫,花娟不得不放下面子,因为体内排泄系统不能使她有片刻的停顿。花娟只好找地方了,在这漆黑的巷道里花娟不敢走远,虽然她安全帽上有矿灯,但是井下恶劣的环境非常险恶,随时随地都有危险。
  “花娟,你别走远了。”
  武斗担心的说。“走远了你该迷路了,你就蹲在那干吧。”
  什么话?花娟虽然不敢往里面走,但这儿离武斗近,这又使她担心了起来。就在她犹豫之际,体内液体就要沉不住劲了,要喷薄而出了,她在也不顾及啥了,蹲了下来。畅快的排泄了起来。
  花娟最担心的是怕武斗这个时候给来,她时刻订着武斗那端。可是由于井下的黑暗,武斗一点的影子都看不到,花娟只好在这儿了,就方便了起来,幸好武斗没有过来,可是却招来另一伙的偷看者。
  花娟蹲在那儿方便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零星的灯光,花缓急了,刚想站立起来,但已经晚了,几道雪亮的等光照在她那雪白的屁股上。
  “这咋还有女人,这大白屁股,真他妈的馋人,”
  一群工人过来了,花娟没有防范,说白了他光防范武斗了,忽视了正前方来的人。没有想到前门拒狼后门进虎。
  “别过来。”
  花娟惊恐的道,“都别过来。”
  “我们是干活的。”
  工人们猥亵的说,“你为啥不让我们过啊,我们不能在这欣赏你那性感的屁股吧。”
  哈哈,工人们大笑了起来,花娟慌张的提起了裤子,“一群无赖。”
  她气愤的说。
  “我们不是无赖,”
  工人们嬉戏的说。“我们是色狼,色狼比无赖要好,他们最起码,不阳痿,”
  花娟没法跟这伙粗人理论。有些为难,“都给我干活去。”
  武斗过来了,他呵斥道。“再敢在这儿胡说八道,我让你们下岗,”
  武斗的一句话驱散了这群工人,工人们都怕下岗。没有比下岗更让他们恐惧的了。
  工人们呼啦一下子散了,花娟望着威严的武斗,心中对他有了好感。
  彭川卫给阿香打电话,阿香却关机,给武斗打也同样的是关机,彭川卫很郁闷,便驱车回家了,他有好几个月没有回家,家对于他有些陌生。
  彭川卫今天是累了,他想在家好好的休息一下,他跟老婆袁丽分居很久了。
  袁丽每天在家度日如年,天天盼望着彭川卫回来,可是磅川卫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在她的生活中彻底的消失了。
  袁丽感到生活枯燥乏味。整天盼望着被人温暖,尤其在夜晚她更加孤单。在黑灯瞎火的房间里打发着难熬的日月。
  袁丽突然看到彭川卫回来了,心中的阴霾陡然退去。心中好像节日的夜晚一样,烟花飞舞。
  “你今天咋有时间回来呢?”
  袁丽眼睛里闪烁着惊喜。
  “你不希望我回来?”
  彭川卫并不回答她的疑问,反问道。
  “欢迎。”
  袁丽说。“我去做饭。”
  便匆匆的溜进了厨房。
  彭川卫有点疲惫,他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彭川卫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拿过手机。
  袁丽抱怨的说。“这手机到家了也不让人消停。”
  袁丽是指打电话的人。
  彭川卫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只见是阿香的手机号码。彭川卫一惊,心想阿香咋把电话打在这来了?他望了一眼袁丽,虽然他不怕袁丽在外面胡搞女人袁丽也早有耳稳。但他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调情,还是不妥。他在考虑接不接这个电话。
  手机铃声越来越高亢越来越顽固,它们催促的彭川卫的心狂跳不止。彭川卫走出房间,来到阳台上接听这个电话。
  “老彭,你在那啊?”
  电话接通后阿香急迫的问,“咋这么半天才接电话啊?”
  “我在开个会议。”
  彭川卫撒慌的说。“你在哪?上午给你打电话,你关机。”
  “我下井了,”
  阿香抱怨的说。“累死了。”
  “你下井?”
  彭川卫不解的问。“你怎还下井呢?”
  “是武斗。”
  阿香发着情绪。“他组织机关下井劳动,让我们女人也下井,真是的,这个武斗真恨人啊。”
  “哦,原来是这样。”
  彭川卫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你啥时候回来。”
  阿香问。“我把饭都做好了。”
  自从阿香来了以后,彭川卫几乎天天晚上在她那过夜,即使他跟张雅上了床,也得急匆匆的赶回来,虽然他跟张雅有一套房子,但他总以袁丽为借口,到阿香这儿过夜,其实他在阿香这儿过夜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阿香是外地人,在这儿无依无靠的,如果他不陪她,她会更加孤独。所以不管有啥事,彭川卫都会在啊香这儿过夜的。可是今天他不想,他想摆脱她,因为这种生活使他感到累,不光是身体累,心也累,同时游于多个女人之间,真的好累啊,现在彭川卫彻底的感受到了。
  “今天回不去了。”
  彭川卫说,“一会还要接见商业代表。”
  “不吗。我让你回来陪我,”
  阿香撒娇的说。“我自己在这儿害怕,我想让你搂着我。只要你搂着我睡觉才塌实。”
  彭川卫犹豫一下。阿香属实爱他,她在他怀里很会撒娇,那种感觉他每每回味起来,心头都很甜蜜。他真想回去陪着阿香,可是他转念一想,袁丽也在期待着他能在家住下,从她那热辣辣的目光中,他读懂了全部内容。
  “阿香,你听我说。”
  彭川卫向房间里瞄了一眼,看见袁丽在房间里不安的走来走去。“今晚不行,这是一笔很大的生意,没有我是做不成的。”
  “那我咋办?”
  阿香问。
  “就一晚上。”
  彭川卫说。“好了,我马上开会了。你今天累了,早点休息吧。晚安,拜拜。”
  彭川卫怕袁丽听到他说话的内容,始终把声音压得很低。
  “不行,你必须回来。”
  阿香固执的说。其实男人最忌讳缠绵的女人。
  “别闹了。”
  彭川卫有些不耐烦的说。“就这么定了。”
  彭川卫不等阿香回话就挂了电话。
  很快电话又打了过来,他一看号码依然是阿香,他很恼怒的关了手机,从而说机消停了下来。
  “手机在玩意真不是好东西。”
  彭川卫对袁丽说。“是给别人预备的,别人可以通过手机让你干这干那。”
  “就是,”
  袁丽附和着说。“你看我就不拿手机。”
  “你跟我不一样,我业务多。”
  彭川卫说,“有的时候没有手机还真不行。”
  “手机是个双刃剑,”
  袁丽颇有感慨的说。“对了,你今晚不走了吧?”
  “恩。”
  彭川卫说。
  袁丽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勾住彭川卫的脖子,坐在他的大腿上。热情的亲吻着彭川卫。
  彭川卫将她抱起来,就向卧室里走去。袁丽脸上莫名的涌起了红晕,十分动人,十分妩媚。
  彭川卫使劲的把袁丽扔在床上。袁丽闭上眼睛幸福的在床上晃悠。
  “你不洗洗去?”
  彭川卫小声的问。
  “不想去。”
  袁丽幸福的望着彭川卫,然后又说。“我太想珍惜咱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妙了。”
  袁丽说的是真心话,她真的太渴望彭川卫应该给她的一切了。
  “不洗不卫生。”
  彭川卫说。
  袁丽只好懒洋洋的走出房间,她再次返回来时,浑身湿润,头发上蓬松,时不时有水珠滴落。
  袁丽浑身上下只裹一条浴巾。雪白的肌肤大面积的裸露出来。再加上刚洗完澡,浑身上下洋溢着鲜艳的光彩,袁丽由于刚刚洗完澡,白嫩的肌肤上弥漫着粉红的颜色,十分撩人。
  彭川卫上前,拽下她身上的浴巾,一具娇艳的香躯展现在彭川卫面前。这使彭川卫非常的亢奋。
  彭川卫有一段日子没有跟袁丽上床了,对她的身体有点陌生了,现在当他看到她这香艳的肉体,一种久违的冲动使他的身体有了异样的变化。
  彭川卫想好好欣赏一下袁丽这么美妙的身体。可是袁丽却很快就上床了,她那黑色的三角在他的面前一闪而过。雪白的肉体是、非常养眼。
  “你也去洗洗吧。”
  袁丽钻进毛巾被里,将香艳的身体大幅度的遮掩起来,只有白皙光滑的臂膀和一借雪白丰腴的大腿裸露出来,十分性感,十分撩人。
  “我在单位刚洗完。”
  彭川卫伸手,撩起她的毛巾被,美艳的玉体凸显出来。
  彭川卫像个饥饿的人,终于见到食物一样,抓住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揉搓了起来,袁丽咿咿呀呀的哼唧着。彭川卫爱惜的在她那乳房上亲吻着,心想这对乳房才是他真正的家,别的女人的乳房虽然他也偷吃过,不过还真的不属于他,只有这对才是他的,真正的版权所有,可是他有很长时间没有亲吻它了。冷落了它,他觉得有些愧疚,便更加亲热起来了,袁丽被他弄到浑身燥热了起来,她像蛇一样在床上扭动着,似乎要把他盘上。
  彭川卫不想过早的进入她的身体,他要好好的把玩她,不想草草了事,他要认真的对待这个香艳的肉体。
  彭川卫想好好欣赏一下自己老婆的身体,这些年来他竟在外面沾花惹草了,忽视了这美艳的肉体。现在在看起来。才觉得它发娇艳,这个属于他自己的身体一向被他忽视着,现在展现在他面前他却有点感到茫然。
  彭川卫慢慢的欣赏袁丽的身体,在乳房亲吻过后,向她的下面俯了下来,在袁丽雪白的皮肤上,有着黑色的三角地带。十分打眼。
  彭川卫将手伸向她那三角地带。在那把玩起来。那毛绒通的手感使他非常惬意,彭川卫心花怒放的爱抚着。
  袁丽被她弄的浑身酥痒,欲火难耐。口干舌燥。她时不时的发出勾人心魄的呻吟声,弄得彭川卫心潮起伏,蠢蠢欲动。
  彭川卫在控制自己的冲动。他想把这些天撂荒的土地好好的收拾一遍,他要把这土地耕熟了,让它真正的喧软起来。
  他要让土地歌唱,要让它复苏。让它痛痛快快的翻云覆雨起来。
  彭川卫用他的舌头撬开她那湿漉漉的门。她顿时激动的昏厥过去了,那种润心润肺的舒服畅快的感觉使她受不了。她激越的呻吟尖叫。似乎很痛苦,又似乎很幸福。
  彭川卫像一头牛,在她那个水源充沛的井里,咕嘟的喝了起来。
  袁丽被彭川卫的这种另类的抚弄,整的浑身酥软,心猿意马。她紧紧的搂着彭川卫在她双腿之间的头部。
  “老彭,我想要。你不用再这样了,我受不了。”
  袁丽身体抖了一下。同时她蜷缩着身子,将大腿并拢起来,彭川卫用头使劲的往下挤,似乎将她的大腿分开。
  “我求你了,你不要这样好吗?这样我受不了。”
  袁丽扭动着身子。浑身一阵痉挛。似乎来了高潮。
  彭川卫喜欢捉弄她,他的头依然抬也不抬,在那儿继续啃着。
  袁丽歇斯底里的浪叫着,彭川卫听到她的叫声非常开心。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这个淫荡的家伙,就喜欢女人的这种声音。
  彭川卫在玩弄他自己的老婆袁丽,他要让袁丽享受一下浑身痛快的性爱。让她彻底的性福起来。
  所以他在用燃料点燃她身上的欲火,等到她烈焰滚滚再给她充足的水分。像一次灭火一样,让她浑身透彻。
  袁丽在拽彭川卫的头发。“你别这样,这样我难受。”
  袁丽试图让彭川卫上来,已解决她的燃眉之急。可是彭川卫像磁铁一样,在那儿定住了,咋使劲也弄不起来。
  袁丽体内荷尔蒙正在泛滥起来。浑身燥热,口干舌燥。似乎渴望一场大雨,淋湿她那热辣辣的身体。
  可是这场大雨迟迟不来,乌云和雷声就在她眼前晃悠,弄得她心火难熬。奇痒无比。
  “你别这样折磨我好吗?”
  袁丽哀求着说,她说话的口音的有些变声了,软绵绵的,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这是爱你。”
  彭川卫从她的两腿中间扬起了头。“这是一种新鲜的做爱方式,能让你骨素筋软的。难道你不爱吗?”
  “不是不爱,我现在受不了,”
  袁丽不在矜持。“我想要你给我的全部,现在就要,因为我早就不行了,你懂吗?”
  “不懂,”
  彭川卫故意逗她。便又俯下了头,向她那桃花圆洞扑去。
  袁丽一声惊呼,浑身抖动起来。她跟到彻骨的刺激和瘙痒。这使她血脉贲张,想找一个出口发泄她的欲望,可是他迟迟不给她,只是在无情的挑逗她,刺激她,使她欲罢不能。心旌摇曳。
  袁丽浑身被彭川卫撩拨的欲火焚身。嘴巴里像猫一样嘶嘶的喘息着。像一个风匣在彭川卫耳畔拉响,这种声音在催促彭川卫,也似乎在暗示他,美酒已经给他打开。身体也在舒展,只等他轻轻的一击,她就能上天入地了。
  可是,就在这关键的一步,彭川卫却久久的不给予她,使她十分难受,她不知道彭川卫出于什么心理。不过她现在是非常迫切彭川卫早点给予,因为她的体日内已经熊熊大火了,他再不给予就要把她自己烧焦,彭川卫知道是时候了,说实在的,已经过了时候。
  袁丽双眼迷离,满面含春的等待着彭川卫的到来。
  彭川卫向她那儿伸手摸了一把,已经够了湿度,彭川卫的手被那儿的湿度打湿。这使他激情涌动,他上马提枪就杀了过去,由于她早已春情涌动,很快就把他给吞噬了,他在她的体内找不到了方向。
  彭川卫进入袁丽的身体里,袁丽已经春情涌动了。很快就将彭川卫吞噬了,彭川卫刚动了几下,就碰到袁丽最敏感的神经。她周身痉挛的颤抖起来,来自心底深度的呐喊起来,这就是高潮,做爱的最高境界。
  彭川卫还没有进入状态,袁丽就来了高潮。这使彭川卫停了下来,因为他做不了了,袁丽香汗淋漓的瘫在床上,她已经全身法力,再也激不起她的欲望,虽然她的欲壑难填,但此时她的身体条件不允许她再次做爱。
  袁丽躺在床上气喘吁吁,骨酥筋软,两腮羞红的望着彭川卫,只见[彭川卫的那个东西依然勃起着,她感到愧疚。便伸过手去,抚弄起来。
  彭川卫没有在袁丽的身体里得到满足,他有些怨恨,心想他总也不回家,跟袁丽很长时间没有做爱了,现在做上了,她竟然比他来得还快,都说女人在做爱时来得慢,没承想袁丽来的这么快。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做,他想离开家,去找阿香或是张雅。谁都能让他消魂。
  袁丽的抚弄使他身体渐渐的舒服起来。人有的时候需要抚摸。这是对心灵的一种慰籍。彭川卫此刻需要这种慰籍。
  彭川卫被袁丽弄得越来越膨胀了起来,似乎变成一杆高耸的旗杆,高高矗立在袁丽面前。
  袁丽也很彭川卫学,俯下身子,含住他那个东西,吸吮起来,这使彭川卫心痒难熬。他像女人一样呻吟起来,这使袁丽十分惊讶。
  袁丽在他大腿之间扬起了头,冲着他做了个鬼脸,说。“挺大个老爷们,咋跟女人似,唧唧喳喳的叫啊。”
  彭川卫拍着她正对着他的脸的雪白肥硕的屁股,说。“是你弄得好。我是挺不住的情况下,才叫了。你慢点弄,我受不了了。”
  彭川卫不说好点,他这么一说,袁丽反而更加激动起来,她使劲的吸吮,弄得彭川卫激棱暴跳的,袁丽心满意足的笑了。
  彭川卫被袁丽弄的火起。他使劲向袁丽挺在他嘴巴跟前的私处咬去。使袁丽类似痛苦的呻唤起来。
  俩个正常的人正在做着动物才能做出来的淫乱的举动,这种低级的交媾,反而使他们更加兴奋和狂妄。
  彭川卫被袁丽弄得欲火燃烧。他情急之下,将袁丽从他身上翻了下来。像个强盗似的进入她的身体,袁丽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嚎叫。
  彭川卫不管不顾。上来就做,弄得袁丽不停的呻吟。彭川卫像从森林里来的野狼。突然见到肉一样,将袁丽叼在嘴巴里,大口的朵颐起来。
  袁丽由于刚来过高潮。浑身没有力气,现在彭川卫像个野狼似的蹂躏着她,使她体内涌起久违的渴望。
  袁丽开始接纳彭川卫。他不接纳他也不行,因为彭川卫像狼一样的凶猛。他将他那像蜂针一样的东西插进了温暖的隧道,疯狂的做了起来。
  室内顿时弥漫着淫声浪语,两个很久没有在一起做的人,做起来还是这么的和谐,他们几乎同时达到高潮。
  彭川卫喘息如牛的说。“袁丽,以前你不是这么淫荡的,现在咋的了?”
  “憋的,”
  袁丽莞尔一笑嬉戏的说。“多长时间没有了,能不淫荡吗?”
  袁丽依偎在他宽大的胸脯上,粉红色的脸颊不停的在彭川卫的胸膛上摩擦着。
  彭川卫搂着她光滑的身子,无比惬意。心舒体泰。时不时的在她那丰满的乳房上拧一把,将袁丽弄得一惊一乍的呻吟着。
  彭川卫在挑逗下又行了,他跨马提刀的又上来了,虽然是强弩之末,但当跟她短兵相接,夜杀她个丢盔卸甲,片甲不留,最后他们像个经过剧烈运动的人一样,瘫在床上,像死猪一样的睡了过去。
  陶明嫖娼被抓使他很郁闷,接着他跟庞影在公园里续旧,又被联防队的盘问,使他很懊恼。回带家里一直心情不好。
  你这该死的温柔……陶明的手机冷丁的响了,把陶明吓了一跳。他拿过手机一看是韩雨打过来的电话。
  这时候陶明才想起来,昨天他跟韩雨一起被抓。后来他是被庞影保了出来,他却把韩雨给忘了,他应该也把韩雨保出去,可是当时只是紧张,把韩雨忘的一干二净。现在想起来,他还感到愧疚。
  “喂。韩雨吗?”
  陶明接了电话说。“昨天对不起了……”
  “你出来好吗?”
  韩雨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抢着说。“出来给昨天的事压压惊。我请客。咋样,昨天真的对不起,让你第一次去这种场合就把抓了。”
  “没关系,又不是你安排的。”
  陶明说。
  “真他妈的倒霉,”
  韩雨在电话那端说。“嫖娼的人多了,偏偏咱们被抓。我日。”
  “对了。昨天谁把你保出去的?”
  陶明问。
  “我岳父。”
  韩雨心不在焉的说。
  “啥?”
  陶明惊讶的问,“你岳父?”
  陶明以为他听错了呢。
  “恩,咋的了,这么惊讶?”
  韩雨问。
  陶明还真没听说,女婿嫖娼岳父去赎的道理,这事瞒娘家人还来不及呢,怎么能对岳父讲去,真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
  “这事,你咋好意思对你岳父说啊。”
  陶明有点不相信的问。
  “你走了以后没人管我。”
  韩雨说,“我就给我岳父打电话,平时我跟我岳父的关系提供好,就跟他说明了情况,刚开始他讯了我一顿,最后还是来了,就把我赎了出去,后来我嘱咐他,不仍他把这件事对他女儿说。他说他懂,如果他跟他女儿说了,我们的婚姻就走到了头了,他觉得我这个人挺好,还有挽救的机会,于是就把我弄了出来。”
  韩雨滔滔不绝的诉说,使陶明如坠雾里。这怎么可能啊?这世道真是什么事情都发生了,真像人们常说的一句话,耗子给猫当三陪,挣钱不要命了。
  “我好像在听故事。”
  陶明对着电话说。“能有这样的事?”
  “见面在聊。”
  韩雨讨好的说。“还约我表哥吗?”
  陶明没有想到韩雨这么热情。昨天没有保他,他感到愧疚。现在韩雨还在处处为他着想。这个朋友他是没有白交。
  “他能来吗?”
  陶明问。
  “我给你试试。”
  韩雨说。“他不来是为了躲着你,银行这伙人我太了解了。”
  “是吗?”
  陶明惊讶的问。这个问题他没有想过,经韩雨这么一点拨,陶明将跟陈文在一起的前前后后过滤一遍。觉得非常蹊跷。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是的。他们把你灌醉可是例子。”
  韩雨说。
  “你等等,我给你表哥打个电话。以前他求过我,现在我用他,他不能过河拆桥吧?”
  陶明有点生气的说。
  “你知道就行了,何必叫真啊。”
  韩雨说。“弄僵了你就贷不了款了。”
  陶明想想也是。就打车来到跟豪雨约好的一家饭店。
  “昨天真他妈的倒霉。”
  陶明刚坐下,韩雨就发起了唠哨,“竟然让警察抓个正着。”
  “过去的事还提它干什么吗?”
  陶明说。“还是书回正传吧。你能把你表哥约出来吗?”
  “我试试,估计差不多。”
  韩雨拿出了手机,给他表哥打了过去。
  经过韩雨的苦口婆心的诉说,陈文答应了跟陶明见面。陶明听说后大喜过望。
  彭川卫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阳光漫进了窗帘,照了进来。袁丽还没有醒,她依偎在彭川卫的怀里,睡意正酣。彭川卫望着她那美丽的绯红的脸颊,心头漫过无温情。他将她罗紧。她的身体蠕动起来,像个小动物似的在他怀里拱来拱去,十分怜人。彭川卫十分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将她往他怀里懒了一下,她顺从的向他贴了过来。用她那双光滑丰腴的大腿夹住了彭川卫。撒娇的说。“我还想要。”
  袁丽又摆弄起他那个物件,虽然彭川卫昨晚已经毫无保留的清空自己所有的精华,但经过一宿的睡眠的养精蓄锐,再经袁丽的一挑拨,很快就又硬朗起来了。
  彭川卫急促的趴上袁丽的身上。因为他怕晚了下身失去力度,他想趁热打铁,这一点对与情场老手彭川卫而言太小儿科了,于是他轻车熟路的进入袁李的体内,袁丽像哦日久旷的人一样,享受了一次惊心动魄的快感。
  袁丽浑身痉挛,使劲的搂着彭川卫,身体上挺,大腿紧紧的夹住彭川卫惊天动地的呻唤起来了。“我太好了我太好了。”
  彭川卫感受袁丽体内汹涌的烈火,似乎要把他点燃了。袁丽周身燥热,身体大幅度的运动着,好像位长跑运动员,再向终点冲刺。她的肌体功能达到了极致。
  彭川卫被她的身体包裹着吞噬着,她像一个温暖的巢穴将他严丝合缝的擒住,不让他有一丝懈怠的机会,使他加足了马力,向她那温暖的隧道冲了起去。
  彭川卫倾囊而出,将身体里所有的都惜余力的贡献给她,袁丽将身体蜷缩在彭川卫的身下。他们达到爱的顶峰,最后彭川卫跟袁丽同时进入了高潮。他们就像山崩海啸,惊涛骇浪一样惊悚和激荡。
  俩个燃烧的身体,经过一常大火的洗礼,已经变成了灰烬,最后疲软的瘫在床上。
  袁丽经过这次跟彭川卫做爱,对于这种性事热衷了起来。她几乎天天跟彭川卫缠绵,有点离不开他的感觉。
  彭川卫偶尔回了一趟家,却被袁丽所缠住了。这使彭川卫即开心,又无奈。因为他在外面还有许多女人需要应酬。
  袁丽的电话也勤了起来,这对于老夫妻是一件罕见的事。有一天彭川卫跟张雅在一起,袁丽的电话打了过来。
  “老彭,你在那儿,你能回来一趟吗?”
  袁丽在电话里说。
  “有事吗?”
  彭川卫问。
  “我想你了,你回来一会好吗,就一会。”
  袁丽在电话里撒娇的说。
  他们的对话张雅听个真切。
  “不行,我在工作,”
  彭川卫有点恼怒的说,因为这个电话来的很不时候,本来张雅就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人,袁丽的电话不啻于火上浇油。
  “你咋又跟这个老古董接上火了。”
  彭川卫撂下电话,张雅追问道。“你说你没不是分居了吗?咋还在一起做这个?”
  “我没有,是她……”
  彭川卫的话被张雅打断,“你别骗我了,我在电话里都听到了,你唬谁啊你?”
  张雅用粉拳打着他。
  彭川卫所怕的麻烦真的来了,这个电话却让彭川卫陷入女人的纠葛中。
  “不行,我得验验货。”
  张雅伸手向他的挡中摸去。
  彭川卫紧张起来,他早晨刚刚释放,这要是让张雅瞧出蹊跷,那还了得,非得打翻醋坛子不可。
  “张雅,你这是干啥?”
  彭川卫白了张雅一眼,正色的道。“这是在单位,你正经点,不要胡闹。”
  “你也不是没在单位干过?”
  张雅说。“你是心虚,怕我验货,你说你是不是给你家的那位警察了?”
  “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
  彭川卫说。“我最烦女人吃醋。”
  张雅不理彭川卫,手并没有停下来,掏出他的劣根,摆弄起来了。
  彭川卫经过早晨的练习,早已经疲软下来了,不论张雅咋样捣鼓,就在不举,这让彭川卫很着急,如果就这么蔫吧啦唧的下去,张雅一定吃醋,这个醋坛子彭川卫真真切切的领教过了。阿香就是被她的醋意给弄走的。
  “咋这么蔫吧。”
  张雅抱怨的说。“像个衰鸟,”
  这时候彭川卫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大跳,现在彭川卫就怕手机响,尤其在他的女人身边,他最忌讳手机星的,他怕是他女人中的其他的一员打来的电话,那样他就不好跟眼前这个女人解释了。
  真是越怕啥越来啥,彭川卫拿过电话,一看是阿香打过来的电话,这些女人真会添乱,各个都像警察似的监视着他。使他毛骨悚然,如芒在背。
  彭川卫望着手机屏幕,心惊胆战,面色如土。他不知道这个电话该不该接,在张雅面前接这个电话是绝对的危险,他关了手机。
  “谁的电话,咋不家啊?”
  张雅一边摆弄他那个东西,一边漫不经心的问。“是那个小妖精的,在我面前不至于你连电话都不敢接吧?”
  “有的电话该接。有的电话不想接,这于你有啥关系。”
  彭川卫不满的说。“你跟着瞎操那份心啊。”
  张雅被彭川卫抢白了,一时语塞,她面红耳赤起来。
  彭川卫倒在沙发上,张雅坐在他的大腿上,抚弄着他。“去看你是心不在焉,你的心早就飞到别的女人身边了,看你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去就生气。”
  张雅使劲拍打一下他的劣根,使他浑身一颤。“你慢点的好不好,在个是不的那?”
  “不是,”
  张雅斩钉截铁的说。“不一定是谁的呢,谁稀罕啊。”
  阿香自从昨天彭川卫没有去她的住处她的心神不宁起来,她就不断的给彭川卫打手机,只到打得彭川卫关机,这使阿香特别气愤,他竟然不接她的电话,还关了机,一股醋意漫上了她的心头,说不定彭川卫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呢?
  于是阿香不定的给彭川卫打电话,依然关机,这使阿香非常失望,她千里滔滔的扑奔着彭川卫而来,现在彭川卫居然佗着她,这是不是她的悲哀,能到彭川卫厌倦了她?
  这一宿阿香几乎没有睡觉,她始终的拨打彭川卫的手机。彭川卫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这让阿香非常的厌倦。
  阿香想离开这座城市,这些天来她并不开心,彭川卫似乎在躲这个她,这是她的第六感觉,女人的第六感觉很准。
  早晨醒来阿香第一项任务就是给彭川卫打电话,可是电话还在关机,她懒洋洋的躺在床考虑是不是不去上班?
  其实她挺珍惜这个工作,但是彭川卫对她的冷漠使她受不了,她发现彭川卫似乎还有其他的女人。既然彭川卫不喜欢上她了,但他还是被工作所耽搁的。
  现在阿香想了起来,既然彭川卫不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她还留在这儿有啥意思?
  阿香在次打彭川卫的手机时,突然打了过去。但很快就被彭川卫拒绝接听她的电话。
  “你所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阿香放下手里的手机,心里沉沉的。她再次拨打彭川卫的手机,只见服务台的小姐说。“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阿香心事冲冲起来。她在考虑自己是不是离开彭川卫和这个令她伤心的城市。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舞男艳事
  2. 二奶的路
  3. 一个人被两人上啦
  4. 玉女裙下的秘密
  5. 故人床事- 第069章 干了再说
  6. 我的故事01
  7. 一个普通北漂的性与爱
  8. 在宾馆的艳遇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