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爱女友的身体


  出了门,上了车开出去了好长距离,中年人才把车给停了下来,这个时候,上官枫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王叔,谢谢你。”
  他看着开车的中年人说道。
  “你刚刚的确太冒险了,你如果真的激怒了他,他真的会下杀手,那一会,你调戏安莎的时候,亚历山大已经准备动手,那个年轻人出手给了你一拳,的确是救了你一命。”
  被叫王叔的人说道,叹了口气。
  “我能感觉到,他是真的不想和上官洪峰为敌,可是。”
  说到这里,他不说了。
  “可是我那个小心眼的哥哥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现在我那个哥哥就是周瑜,就看这个刘虎娃能不能比得上曹操了。”
  上官枫笑道,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刚刚发生那一幕的影响。
  的确,他今天在餐厅是在装,是在演戏,目的就是为了知道虎娃的想法。
  “他是死心眼,你又何尝不是啊。”
  王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上官枫的目光顿时就变得冰冷。
  “上官洪峰,我那个好哥哥,他禽兽不如,把我最爱的女人当着我的面让他的手下玩弄至死,这一生,我不死,他就要死,我和他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他低沉着声音,脸上带着狰狞的表情,因为激动,浑身都在颤抖。
  王叔顿时叹了口气,不说话,踩下油门拉着他飞速的离开。
  “那个上官枫是在装的,他是在试探你。”
  出了酒店的门,车上,安莎看着虎娃说道,脸上带着凝重的表情。你刚刚就应该让亚历山大一拳把他给打死,那样就简单的多了。“
  她当然看出来虎娃刚刚的确是救了那个上官枫一命。
  如果让亚历山大出手的话,一拳下去,上官枫绝对不会有活命的可能。
  “没必要,现在还不知道谁是敌人谁是朋友,那些个大家族里,哪有那么太平啊,我可不相信他是来冒着生命危险给上官洪峰探路的,又不是亲哥,他能那么好心了。”
  虎娃顿时笑道:“你看着吧,他还会来找我的,那个人,不简单啊。”
  安莎一愣,顿时点点头,也感觉虎娃说的话有道理。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她问道。
  虎娃一愣,这个问题他也相当纠结。
  “要不,我们去唱歌吧,你唱歌好听吗。”
  他问道。
  “还行,只是,我只会唱英文歌和法文歌,不会普通话的歌。”
  安莎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啊,这有啥啊,听歌本来不就是听个调调啊,调调好听就行,呀,我想起了,刚刚我们吃饭的南华酒店好像就有卡拉ok的,我们再回去吧,行么。”
  他说道。
  安莎顿时无语,点了点头。
  今天,木风不在,亚历山大就成了守门的了。
  他来到华夏的使命本来就是为了保护安莎,所以安莎在包间里唱歌,他在门口守着在心理上他还是能接受的。
  好在卡拉OK里还找到了一首安莎会唱的英文歌。
  只是,等到她开口了以后,虎娃直接就惊呆了,因为她的声音简直太好听了,简直就是原音,不,比原音都要好听。
  “太棒了,太棒了。”
  他不断的鼓掌。
  这一刻,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冲突或者纠纷,只有欣赏。
  听到他的鼓掌,安莎顿时脸上再次一阵热热的感觉。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和这个嘴里总是一嘴脏话的东方男人总是能让她心砰砰跳,总是能让她无话可说。
  她发现在他身边,她已经失去了平日的那种淡然和平静,有的时候几乎不会冷静的思考。
  “你也来一个呗。”
  她放下话筒,就冲着虎娃喊道。
  虎娃一愣,急忙摇头,不过最后还是拗不过她,唱了一首国歌,声音还算是字正腔圆,只是他唱歌时候那副认真的样子不由的把安莎给感染了。
  “我不喜欢这个歌词,但是,我很爱我的国家。”
  他唱完了,看着安莎笑着说道。
  “我相信,不爱自己国家的人,是不会唱出这么认真的国歌的。”
  她笑道。
  然后,两个人就安静了。
  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你是不是来华夏就专门未来找我?”
  虎娃忽然问道。
  “是的。”
  安莎点头。
  “那是不是找到我了,你就要回去了。”
  他再次问道,只是问完了自己先笑了。
  安莎一愣,也笑了。
  “你这么说有些太暧昧了,我来找你,又不是好事,我原本没想到和你交换利益的,只想逼迫你就范,但我发现那么做太难了,几乎不可能,反而会引发很多不好的后果和变数。”
  她说道。
  虎娃接过了她的话继续说:“所以,你就出卖了自己的妹妹,也准备出卖自己,为了你的父亲,你付出了很多,你是个伟大的女儿,你一定很爱他。”
  他说着,用虔诚的眼神看着安莎。
  却看到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不想提这个事情,我只能说,我并不爱我的父亲,我甚至讨厌他,只是,现在,我除了选择帮他,我没有任何选择,其他的选择都对我更加不利,我只能选择那个对我来说相对合理的,你不会明白这种事情的。”
  她说完,冲着虎娃一笑,道:“你如果感觉我不容易,那就,帮帮我呗,我会感谢你的,真的。”
  虎娃摇头。
  “我这个人,是最容易被感动的,但是也最不容易被感动的,因为我认死理,如果你不这么漂亮的话,我可能已经答应你了,但是,现在,我不能允许我自己那么做。”
  他说完,哈哈一笑。
  “我知道我是个混蛋,但是,我宁愿做一个不负自己的混蛋,也不愿意做一个虚伪的小人,那样太累了,我已经足够累了,再累,我可能就会选择回家种地。”
  他说道,表情认真,当然感觉他说的就是真话。
  “哈哈。”
  安莎笑道,笑的很像个天真的女孩。如果你哪天想种地的话,如果在华夏没有可让你耕种的土地,欢迎你来英国,我有两个庄园,全部可以送给你,我说的是实话,相信我,我当你是我的朋友。“
  虎娃点头,说:“我相信。”
  安莎顿时宛然一笑,点点头,不说话了。
  良久,虎娃忽然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安莎身上颤抖了一下,但还是顺从的把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只是她的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
  “别担心,我只是想抱抱你。”
  虎娃看着她说道,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安莎没有躲,只是闭着眼睛说道:“这就是约会的感觉吗,其实,我一直都想找个男人约会,只是我不敢,我父亲,他不允许。”
  她说着,忽然转身把虎娃给狠狠抱住了,把脑袋埋在他的胸膛上。
  “抱紧我,好吗,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现在,我只想让你好好抱抱我。”
  她说着,笑了一下。我感觉我好孤独,总是一个人,好多事情,对我并不公平。“
  虎娃就抱紧她,把脸埋在她的发间轻轻的吸着气。
  “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一定,我答应你,做我的女人,好吗。”
  虎娃动情的说道。
  安莎摇头,说:“对不起,我承认,我对你动情了,我也不想隐藏我自己的情感,但是,我真的不能,我,对不起。”
  她说着,抱着虎娃的嘴巴就亲了过去,只是动作明显十分的青涩,虎娃顿时就回击了回去,他的动作很娴熟,很快就引导着她进入了佳境。
  良久,就在他的手已经摸索到了她的屁股上,把她抱起来骑在自己腿上的时候,她终于清醒了过来,一把把虎娃给推开。
  “对不起,我不能。”
  她先是严肃的说,然后就笑了,看着虎娃露出妩媚的笑容说道:“这是我的初吻,你信吗。”
  “我信。”
  虎娃毫不犹豫的立刻说道。
  安莎立马就笑了,笑的很开心。
  “你知道吗,我有一个爱好,我十分喜欢看别的男人女人在一起交欢的样子,那个时候,我总是在幻想那个女人会是我,可是不能,即便是我的未婚夫闹得烈亲王,他也不能碰我对身体。”
  她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哀怨和无奈。
  “他当然不敢碰,他敢碰的话,我就让他真的变成脑袋裂,妈的,狗屎,老子的女人他都敢动,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他就是个JB.”
  虎娃立马骂道。
  看着他吃醋的样子,安莎再次笑了,笑的比刚刚还开心,歪着脑袋,伸手在虎娃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神秘的东方男人,我好像爱上你了,可是这是不被允许的,你说要怎么办呢。”
  她看着虎娃眼神迷离的说道。
  虎娃立马把她给抱着站了起来。
  “走,我们上楼。”
  他说道:“喜欢我,那我就成全你,让你变成我的女人。”
  他是个粗人,不懂得太多的浪漫,但是他的霸道却往往很多时候比万千浪漫更加有用。
  “亲爱的,不可以的,我的身体之所以不能被人碰,是因为我是圣女,我是欧洲教廷的圣女,一旦我的身体被破了,那么教廷的人立马就会知道,而我,也会被诅咒缠身,立马死亡,这就是圣女的宿命。”
  安莎顿时急忙说道,说完,两行清泪顺着娇美的面庞安然落下。
  虎娃顿时先是一愣,然后就把她给放了下来,低头吻掉了她的泪水,紧紧的抱住她,说道:“没事,没事,有我呢,我一定能想到办法让你摆脱这个宿命的,相信我,我虎娃对我自己女人说过的话,从来就没有不算数过。”
  他说着,急忙冲着心脏上的八翼金蝉问道:“叙,现在是你发威的时候了,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能帮忙的话,我就给你一斤精血。”
  听到他的话,叙顿时两只眼睛就爆放精光,不过却还是摇了摇头,发了一组信息在他的脑袋里。
  “我必须先吃掉那个圣器才行,只是,我的嘴巴不够。”
  它现在已经能够和虎娃进行交流了,只是很多时候智商不够用。比如最后一句这种状况。
  不过虎娃已经习惯了,知道它是在说它自己的能量不够。
  “那要怎么才能够了啊。”
  他立马再次问道。
  “进化,进化,进化。”
  它顿时连呼,显露出它对进化的无穷渴望。
  只是虎娃却犹豫了,他主要是担心,这个幸伙进化的太厉害了以后不认他了,那他就彻底悲剧了。
  失去了这个幸伙,他自己的力量最少要往下减三成。
  “先算了吧,还有其他办法没,这个办法需要的时间太漫长了。”
  他问道。
  没想到,叙竟然还给他来了句名言:“今天总比明天早。”
  “再说吧,你个小东西,我知道你想进化,只是你也应该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万一,你进化了不理我了,我可怎么办啊,我还是谨慎点好啊。”
  他说着,就把意识退出了身体。
  “你刚刚是在和你身体里的那只虫子说话嘛。”
  安莎顿时就看着他问道。
  虎娃一愣,惊讶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你竟然能听到我和叙说话。”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这个圣女真的是个摆设啊,我能够听懂这世界很多种生物的语言,它说的话,我听到了,可是你说的话,我没听到,或许你们交流的方式比较特别吧。”
  她笑道。
  虎娃顿时无语,就听到幸伙再次发来了一条信息:“现在她听不到了,她身上有一件好吃的,我能瞒过去。”
  得到这个消息,虎娃顿时一愣,他知道,八成是因为安莎身上有某件生物,让她有了这个能力。
  “好了,不说这个问题了,我们现在去做什么,这么大晚上了,这么困,我们还是去睡觉吧,不能那个,总可以干点其他的嘛,良宵苦短啊,亲爱的。”
  虎娃立马就抱着安莎轻轻的笑道:“要不,我们上去研究一下。”
  安莎顿时脸色变的绯红,一阵娇羞,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虎娃顿时就笑了。
  等他抱着安莎从包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亚历山大顿时就愣住了。
  “安莎,你不能。”
  他看着安莎摇头。
  “我知道,亚历山大,我一直都知道的,放心吧,我不会干蠢事的,我只是把我的初吻给了他,我还舍不得死呢,放心吧。”
  安莎顿时看着他说道,然后回头看着虎娃说道:“亚历山大是可以信任的,他是我的叔叔,亲叔叔,他是主动要来保护我的。”
  虎娃顿时点了点头,不过却没有完全的信任这个光头男人。
  他看过欧洲教廷的资料,知道每个教廷守护都是要经过严格的选拔程序才能够产生,以保证他们每个人对教廷都是百分百的忠诚,他不是很相信,有人能在那么严格的程序下逃过去。
  “那你们现在,是去做什么。”
  亚历山大顿时就拉着安莎的胳膊说道。
  安莎把他的手给甩开,说道:“相信我,我不会做蠢事的,你要知道,我做蠢事的代价,是我的生命。”
  她有些烦了,挽着虎娃的胳膊就往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虎娃直接开了一间最豪华的总统套房,然后就和安莎一起往楼上走去,亚历山大并没有跟上来。
  电梯门关上,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开始走的时候,虎娃忽然笑着看着安莎说道:“你叔叔他背叛了你。”

  “什么,不可能,我叔叔是绝对不会做背叛我的事情的,你不要乱猜。”
  安莎顿时就看着虎娃摇头说道,然后仿佛是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顿时就抱着他说道:“亲爱的,相信我,亚历山大不会背叛我们的。”
  虎娃却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然后睁开,说道;“他在说英语,我听不懂,不过我记住了,我给你念,你翻译。”
  顿时,他的嘴里就开始发出了一句句发音严重不标准的英语,不过安莎还是听懂了,顿时脸色变得惨白了起来。
  “这不可能,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还和父亲在联系,原来父亲的病并不是马上就要完蛋了,他只是被圣器给反噬了,受到了极大的重伤,我真天真,竟然相信他是中毒了,FUCK.”
  她立马吼道,不断跺着脚。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开了,门口有人在等电梯,顿时安莎就安静了。
  到了房间里,进了门,看着眼前这个宽敞的大厅,虎娃顿时就感觉自己那三千块钱花的还不算冤枉。
  “怎么样,这个房子,还算可以把,我还从来没住过这么大的客房,只是怕你受委屈。”
  他笑着看着安莎说道。
  安莎却有点心不在焉,良久,才跺跺脚,看着虎娃说道:“你说你怎么可能听得到他的说话啊,他在哪里说话啊。”
  “地下车库,不过我就是能听到,别问我原因,这栋楼里的任何一个人说话,如果我想的话,我都能听到。”
  虎娃摊摊手说道。
  “是你身体里的那个寄生虫的力量吧,我能感觉到,它的身体里包含着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
  安莎顿时说道。
  虎娃呵呵一笑,不说话,只是一把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亲爱的,我们一起去洗澡,好不好啊。”
  他说着,手顺着安莎的腰间就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安莎顿时就轻轻喘了口气,眼神迷离了一下,然后很快变成了清明。
  “不要,我担心,我会忍不住,我受不了这种诱惑的感觉。”
  她说道。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虎娃就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嘴。
  很快,她就再次陷入了迷离之中,身上的衣服也很快就被脱光了。
  等到两个人都赤身裸体的时候,虎娃一路沿着她的脖子亲了下去,等到看到她两腿之间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她那里竟然在闪闪发光,定睛去看,一阵幽绿色的光芒看的他眼睛都有些眩晕,大厚唇和小厚唇所在的中间位置,有一枚蓝色的宝石。
  “你怎么还有这个爱好啊,这个宝石是。”
  虎娃好奇的说道,就想用手去碰那里,安莎顿时赶紧闪开。
  “不要碰,那个,是圣物,贞洁之心,我就是因为它的缘故,所以,才不能和男人发生关系,不然的话,就会被它给反噬了。”
  她说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虎娃顿时一愣,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站起来抱着她,咬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道:“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太色,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不会了。”
  他说着,趴在他心脏上的叙却一直都在暴躁,他能感觉到,它看着那颗宝石的眼睛都快要绿了,显然,它很想要吃掉那块宝石。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它在虎娃的心里不断的发出一道道信息。
  只是虎娃却只能装作不知道,因为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这个宝石的真正作用是什么。
  总统套房就是总统套房,洗澡间都不一样,装修的相当的豪华,看着给人就感觉很气派。
  “我回去了一定要在我家也装这么一个洗澡间,真气派啊。”
  他笑着说道。
  安莎则是不屑的摇摇头说道:“就这个档次,在我家里,只能给佣人用,我的洗澡间都是用水晶打造的,地板都是铺的红橡木。”
  说着,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闭嘴不说,把脸埋在了虎娃的怀里,在他的胸膛上亲吻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炫耀,我知道错了。”
  她说道。
  虎娃顿时就哈哈笑了,摸着她的脑袋说道:“没关系,对我自己的女人,我一直都放得很松,你想说什么,那是你的自由,只要你不骂我爸妈就好。”
  “放心吧,我永远都不会那么做的,我可是个好女人。”
  她说着,就低下了头,竟然张嘴把虎娃的分身给含在了嘴里,允吸了起来,两只手在他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
  虎娃顿时就舒服的浑身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抱着她的脑袋不断的用力。
  良久,他才把她的身体给拎了起来,抱着她就狠狠的允吸了起来,一只手已经顺着她的背抓住了她两股之间的缝隙。
  “啊,不要。”
  安莎顿时就喊道,她感觉到了虎娃的冲动,心里不由就一阵恐慌。
  “放松,没事的,亲爱的,前面不让碰,这不还有后面的吗。”
  虎娃说着,嘿嘿一笑。我们玩后面,好不好啊。“
  他说着,伸手分出了两根指头就冲着她的两股之间深入了进去。
  进入的时候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并不是很紧凑,显然,她平时也不甘寂寞。
  “我就知道,你肯定忍不住的,这里,是被别人用过了,还是你自己用过了。”
  虎娃顿时就咬着她的耳垂说道。
  安莎喘了口粗气,才说道:“我自己,我说过的,我的初吻给了你。”
  说着,她的眼睛就迷离了起来。
  “不要在这里,等到出去了再说,好吗,不要碰到那颗贞洁之心。”
  她看着虎娃求饶的说道,显然,对贞洁之心有很大的忌惮。
  虎娃顿时点头。
  “是了,这颗宝石是怎么到你身上的啊,别人种下的吗?”
  他趁势问道。
  安莎点头。
  “算是吧,从我被选定是圣女的那一刻,我的父亲就亲手在我的私处放下了贞洁之心的种子,到现在,它已经长的很大了。”
  她说道。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你是说,这个石头会长?”
  他奇怪的问道。
  “它不是石头,它是圣物,当然会长了。”
  安莎说道:“有的时候,它还会动。”
  虎娃顿时就纠结了,他几乎可以肯定了,所谓的贞洁之心,怕是和他的叙一样,只是一只灵兽而已。
  “叙,你不是想吃掉那个家伙吗,等会你伺机下口,吃掉那个货,妈的,竟然趴在老子女人的下面,让老子没法下口,只是你记住了,这个女人是老子看中的,不要给弄坏了。”
  他在心里冲着叙下了一道命令,顿时,叙就欢快的点了点头。
  看到它点头,虎娃这才抱着安莎往外面走去。
  走进了其中的一间卧室,床很大,很软,安莎趴在上面,大大的分开自己的双腿,一颗蓝色的宝石好像一只眼睛一样长在中间,虎娃看到这个,就纠结了一下,然后低头在她的大腿根处亲了一下,这才小心的爬到了她身上。
  “轻点,不要碰到那个家伙,我,我还没给男人弄过,我怕。”
  安莎怯怯的说道。
  虎娃顿时就冲她做出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往前一顶,没进去。
  “疼,慢点,后面没水,难受。”
  她咬着牙说道。
  就在虎娃正准备想点办法的时候,忽然,他的肚皮上闪过了一道金光,八翼金蝉神奇的竟然从他的肚子上飞了出来,顺着安莎下身那个绿色的宝石就冲了过去。
  虎娃看的分明,它在飞行的时候,原本小小的一张嘴忽然长的老大,然后一口就把那个宝石给吞掉了。
  这一瞬间发生的很快,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等到虎娃和安莎发现的时候,它已经往窗户外面飞了过去,一道金光闪过,就消失在了窗户口上。
  “啊,那个混蛋,它竟然吃了贞洁之心,是你指使的吗,你怎么能这样啊,你怎么能这样。”
  安莎说着,身体同时也在发生着变化,原本青春少女的样子很快就变得多了一份成熟,胸部也变得更大了一点,最后定格在一个少妇的模样上。
  虎娃看到她的变化,先是一愣,然后摇头苦笑,说道:“那个畜生根本不听我的啊,我都已经告诉它不能打你的主意,但是它,哎,现在它自己飞走了,我也找不到它在哪里了,我也要受到很大的影响的,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八翼金蝉飞走的一刹那,他的确是一阵心慌,但是很快他就看到它再次懒洋洋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心脏上,嘴巴上一阵绿光在不断的闪烁着,这才放心了下来。
  “胜利。”
  八翼金蝉对他发送了一条信息。
  “给力。”
  虎娃也给他发送了一条信息。
  然后就继续看着安莎诉苦。
  “我现在怎么办啊,它走了,我的耐力就不如以前那么强悍了,我的身体强度也要比以前差好多,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才好,我即将面临那么大的危机,还在这个时候失去了我最大的保护伞,哎。”
  他叹了口气说道,原本昂扬的分身都变得软了下来,好像是也跟着伤心了一样。
  看到他的样子,安莎顿时就想骂人。
  “现在最难过的是我才对啊,我现在这个样子,回到教廷,那群家伙肯定会把我给吃了的,以前,有贞洁之心保护,我无所谓那群贵族的骚扰,但是现在,你让我怎么办啊。”
  她终于说出了实话。
  虎娃一愣,立马看着她吼道:“你的意思是,所谓贞洁之心消失了你就会死的事情,完全就是个笑话,是你编出来的谎言,是吗。”
  “不能算是,它的存在只是为了保护我的贞洁,一旦它不在了,我就没有那么多底气来抵抗来自教廷里一些权贵的调戏,我虽然是圣女,但是在这个时代,我的身份已经没那么圣洁了,我之所以费尽心思要让我的父亲的病好起来,就是因为只有在他的庇护下我才能保护好自己。”
  她说道,一阵无奈。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和你撒谎,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真的没有撒谎。”
  她说着,摊了摊手。我现在这副样子,你还喜欢我吗。“
  听到她的话,虎娃这才认真的看向了她。
  顿时就愣住了。
  现在的安莎,才真正像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身体发育的相当的饱满,皮肤比刚刚白皙了太多太多,好像是奶油一样的白,让人看着就有一种冲动的感觉,特别是两只酥胸,简直就好像是画家用笔画出来的一样。
  匀称,精美,像是艺术品一样。
  “真美。”
  虎娃说着,眼神就开始迷离了起来,伸手就顺着她的胸前抓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两只酥胸,低头就吻了下去。
  安莎想要躲开,只是她现在的速度哪里能比得过虎娃,顿时就被他袭击得手。
  “不要,我难受。”
  安莎立马喊道。
  虎娃却不管她,嘿嘿一笑,问道:“亲爱的,我们现在是不是能爱爱了。”
  说着,伸手就朝着安莎的两腿之间摸了过去。
  “嗯哼,不要,不要碰那里,我怕,不要。”
  安莎快哭了。给我点时间让我做个准备,好吗。“
  她几乎是在求饶。
  “我会很温柔的。”
  虎娃说道。
  这是他能给安莎唯一的承诺。
  安莎顿时就有些纠结了,她很想一把把身上这个男人给推开,甚至想冲他吼,让他滚,但是她的身体却一直传来真真舒服的感觉,让她有些情不自已,嘴里也渐渐开始喘息了起来。
  “不要。”
  “慢点。”
  “疼,轻点,你的太大了。”
  “喔,我犯了大错,上帝,原谅我。”
  “啊,舒服,你慢点。”
  她迷失了,在虎娃猛烈的攻势下,她很快就被俘虏了,拼命的抱着他的腰,早就忘记了自己是个圣女,也忘了自己的使命和指责,这一刻,她只想被好好的爱。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终于,两个人停了下来。
  “舒服吗。”
  虎娃抱着安莎,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吻着,说道。
  “嗯。”
  安莎点头,不说话,嘴里还在轻轻的喘着气,眼睛看着床单上那一抹嫣红的痕迹发呆。
  “怎么,后悔了啊。”
  虎娃问道。
  “没,我只是,感觉不现实的很。”
  安莎笑道,在他的肩膀上吻了一下,然后嗯哼的呻吟了一下。
  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到现在还没分开,她依旧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饱满的感觉。
  许久,她才懒洋洋的趴在他的身上,轻轻的伸手抚摸着他光洁的胸膛。
  “我从来没想到过,我竟然会在这里失去我宝贵的贞操,还是给了一个东方男人。”
  她悠悠的说道:“真的,我回去,必须要给那群老古董一个解释了。”  虎娃顿时一阵干笑。
  “有我能帮忙的吗。”
  他问道。
  “有,让你的那个幸伙把我的贞洁之心吐出来还给我,只要有了贞洁之心,我就还能够保持处子之身,谁也看不出来,即便是我父亲,也不行。”
  她说道。
  虎娃顿时就纠结了,犹豫了半响,他还是问了一下叙。
  没想到,这幸伙竟然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
  它传递给他一条信息。
  虎娃顿时一愣,然后看着安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那幸伙刚刚自己又飞回来了,我和它说了,它说能还给你,那东西对它没什么用。”
  “真的?”
  安莎顿时就一脸的惊喜。
  虎娃点头,说:“真的,只是,明天早上再给你行不,有那个家伙在,影响我们的情趣啊。”
  他说着,就嘿嘿一笑,再次冲着她扑了过去。
  “不行,疼呢,啊,不要,慢点,你慢点·····”房间里再次传来了一阵翻云覆雨的声音。
  本来,安莎刚刚破开的身子是不可能能够支撑得住他这么狂轰滥炸的攻击的,但是在他的真气的支持下,她的身体竟然在快速的恢复。
  早上起来,安莎睁开眼睛,就看到虎娃正在盯着她看。
  她顿时就宛然一笑,说道:“亲爱的,你真神奇,我感觉,我现在都快变成一个欲女了,我们昨天,发生了几次。”
  “我兴奋了一次,你兴奋了六次。”
  虎娃嘿嘿笑道:“放心吧,和我在一起,你的身体不会有后遗症的,只是,今天你走路可能有点不舒服了。”
  听到这句话,安莎的脸色顿时就变得绯红。
  “那你,能不能多陪我一会,或者,用你那神奇的血液帮帮我的忙。”
  她说着,低头用舌头在虎娃的胸膛上舔着。
  虎娃顿时舒服的长呼了一口气。
  “你真是个小妖精啊,真诱惑人啊。”
  他笑道:“我爱你的身体。”——

    听到他的话,安莎顿时脸上的神色就变得僵硬了起来。
  难道,你只喜欢我的身体吗?“她问道,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虎娃急忙摇头,说道。
  傻瓜,我只是说我喜欢你的身体,没说只喜欢你的身体啊,笨。他说着,就把她拉到怀里。“
  你怎么那么笨啊,如果一个男人不喜欢你的身体,你又怎么能够肯定他是爱你的。他说道。虽然这句话安莎感觉有些牵强,但是她还是点点头认可了。“
  我相信你。她扑在他的怀里,紧紧的把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紧紧闭着眼睛,像是个美丽的天使。良久,安莎才喊道。
  你不是答应的要把贞洁之心还给我吗。“嗯,马上给你。虎娃说道,就冲着叙喊道,顿时,他的心脏部位就闪过了一道绿光。
  安莎正在奇怪,就感觉自己下身一阵紧缩的感觉传来,低头去看,就发现贞洁之心已经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身体上,而且,她原本变得成熟的身体再次开始变得年轻了起来。
  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我现在才发现,你这幅样子更像是一个天使,像是我梦中天使的样子。他说着,就抱着她的脑袋狠狠地亲了一口。“
  我昨天晚上睡了一个天使。他说道,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安莎顿时就娇羞的说道。
  虎娃嘿嘿一笑,不说话。
  两个人起床,走出卧室的时候,就看到亚历山大正坐在沙发上,表情凝重,目光冷峻。
  安莎和虎娃看到他,都不是很惊讶,也都没有问“你是怎么进来的”之类的废话,他们都很清楚亚历山大的能力,知道他想要进这个门并不是一件难事。“
  喔,亚历山大,难道你昨天晚上就在这里坐了一个晚上吗。安莎看着他笑道,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不,我在忏悔,我在想,我究竟是犯了什么样的错误,竟然把你带到了撒旦的身边,让你犯了那么大的错误。亚历山大一脸痛苦的说道。
  安莎顿时一愣,喝了一口水,然后又接了水递给虎娃,虎娃接过,直接顺着她刚刚喝水的地方喝了一口,顿时就遭了她一个白眼。
  不过这个白眼里却是幸福的光芒。
  现在的安莎,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小女人,只属于虎娃的小女人。“
  其实你完全没必要担心什么的,真的,亚历山大,你难道没感觉到吗,我的贞洁之心依旧还在,昨天晚上,我们,什么也没发生,我们只是在一起抱着,睡了一觉,就这样,什么也没做。她说道,用的是普通话,为的是虎娃能够听明白,说着,眼睛看着虎娃眨了眨。
  虎娃顿时也回了她一个调皮的眼神,他没想到,这个女人撒谎的功夫竟然这么棒,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还能和他调情。
  听到这句话,亚历山大顿时就惊讶了,抬起头,脸上的难过变成了惊愕,他身上也有一件圣器,当然能够感觉到安莎身上的贞洁之心还在,而且,力量好像还变得更加强大了。“
  难道,真的是我错怪你了。他有些艰涩的说道,微微的低下头,然后忽然抬头看向了虎娃。“
  我怎么也不相信这个色鬼会抱着你一晚上什么也不做。他说着,目光里充满了愤怒,好像想要把虎娃给吃了一样。“
  好了,亚历山大,我亲爱的叔叔,你不要这幅样子好不好,你这个问题真的让我很难堪,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看,我哪里不好了,贞洁之心还在,你,和我,都能向教廷,向我的父亲交代,没什么影响,不是吗。安莎立刻说道。眼睛死死的看着亚历山大。“
  哦,上帝,现在也只能这个样子了,听着,安莎,我希望你能记住你自己的使命,不要做逾越常规的事情,你应该知道那么做的代价是什么,我是你叔叔,没错,但是,我也是教廷的八大守护之一,我要维护教廷的尊严。他这句话已经是威胁了。虎娃也听出来了,所以,他说完这句话,他就冷冷的说道。
  如果你敢把她怎么样,我发誓,一定灭了你所谓的教廷,你信不信。“我的女人,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不要怀疑我的力量,永远不要。他又补充了一句。”
  我一根指头就能把你碾死,你信不信。他说着,身形猛的运动了起来,像是一阵风,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亚历山大的身边,一只手捏着他的脖子把他拎在了空中。“
  就像这样,只要你敢反抗,我就会瞬间捏断你的脖子,你应该相信我的力量,是吧,可爱的亚历山大叔叔。他说道,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只是这个时候亚历山大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他能够感觉到抓着自己脖子那只手的力量,他也毫不怀疑,这个人真的敢在这里杀了他,他看过他的资料,还没发现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事情。“
  放开他,亲爱的,不要,他是我叔叔,亲叔叔。安莎顿时就冲着虎娃喊道。
  她是真的担心虎娃会伤害到亚历山大。
  虎娃顿时就一把把亚历山大给扔了出去。
  落在地上,亚历山大猛的咳嗽了两下,这才惊讶的看着他说道。
  你变强了,比昨天更强。“难道我不应该变强吗,不是有个名人说过那么一句话吗,如果你没有进步,你就是在退步。虎娃笑道。亚历山大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是哪个名人说的这句话,安莎也是,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虎娃实力的认识。”
  你想怎么样,我是说,你想把我怎么样,我告诉你,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是,你远远不是教廷的对手,别说是你了,即便是加上你那个师傅,星之子,也不是教廷的对手。亚历山大说道,脸上带着一抹坚定的光芒。对于教廷,他是百分百的信任和虔诚。“
  是天星子,不是星之子,你说错了,好了,不想和你纠缠这个问题,我现在正烦着呢,我有没有那个能力,等到需要的时候,你会知道的。虎娃顿时摆摆手说道,现在他正面临着上官洪峰的逼迫,不愿意掺和更多的事情,他现在只想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好好的享受这一场平静。“
  亲爱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让教廷承认你的身份的,那样,你肯定能度过这一关,肯定的。安莎知道虎娃的纠结,顿时说道。
  她继承了欧洲女人的一个优良传统,那就是当她爱上了一个人,就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
  说着,她就用手轻轻的抚着虎娃的眉头,想要他放松一点。“
  亲爱的,放心吧,我会没事的,我已经做好的了万全的准备,我现在只是在想,要怎么才能在这场危机中得到更多的筹码,我现在的根基实在是太薄弱了。虎娃笑道,轻轻的摸了摸安莎金黄色的头发。“
  你真美,真的很舍不得你走。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递给了她。“
  我不管你接近我是什么目的,但是,我知道,你是我的爱人,我爱你,这个是我的血液,你可以拿回去研究。小心翼翼的接过这个玻璃瓶,安莎顿时就愣住了,看着虎娃,眼睛里带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你,难道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准备给我吗?“她说着,眼神里带着复杂,和感激,还有感动。”
  是的,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这一生,肯定是忘不了你的,我知道给你我的血液代表着什么,但是,我不能拒绝你的要求,不过我还是必须要给你提醒,这里面只有我一滴的血液,直接给你父亲服用的话,可能会有用。虎娃说道,表情变得严肃的了起来。“
  曾经有人试图研究过我的血液,只是,他们都失败了,你自己看吧,是你父亲的命重要,还是研究的结果重要。他说着,轻轻地把表情已经变得凝重的安莎抱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对不起,虽然我爱你,但是,我也更爱我的国家,我虽然不知道我的血液里含了什么东西,但是,我也不想有人利用它来对付我的国家。他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安莎顿时浑身一震,点了点头。“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爱我的国家,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的。她说道,轻轻一笑,心里却十分的复杂,看着手上玻璃瓶里一滴鲜红的血液,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择。“
  教皇的命更加重要,不用思考了。亚历山大在边上说道,目光凝重。“
  这个世界不是什么东西都能通过现有的科学理论来解释的,我相信他的话,请你先考虑教皇的生命。安莎犹豫了一下,惨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谢谢,其实我知道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想要用科学来证明神话,只是,作为你的叔叔,我只能告诉你,这很难实现,真的。亚历山大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疼惜。他不是个机器人,他也有感情,对于这个女孩,自己姐姐的大女儿,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他心里是十分疼爱的,只是他的身份让他在很多时候没有选择。“
  秀,你真漂亮。虎娃看着前台的收银员说道。这个长的文质彬彬,穿着一身红色工作服,少妇模样对女人让他有些稍微的心动。“
  谢谢你的夸奖,你的老婆更加漂亮。女人一边给他开发票一边说道。
  先生,三千块是给你开成十张三百的发票,还是开成一个整张啊。“十张三百。虎娃立马说道,然后纠正道。
  这个不是我老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做我的老婆啊。他继续调戏着这个女人。“
  我感觉,你不应该是在这里做收银员,你应该在更加高级的地方才对。女人正好此刻在转过身找印章,稍微弯腰,把屁股给高高的抬了起来,也让虎娃看到了她光洁白皙的小腿,顿时心里再次一颤。女人听到他这句话,也是微微一颤,然后回过头看着他笑道。
  你可真会说话,你这张嘴一定骗了不少女孩子吧,不过你还真说对了,我的确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只是临时客串一个早上而已,怎么样,我穿这身衣服还好吧。她说着,就往后一步,让虎娃看到她全身的样子。
  虎娃一看,顿时就愣住了,他这才看出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魅力。
  他计算了一下,这个女人的身高竟然在一米七以上,而且脸上的皮肤和脖子上的皮肤都显示她平时保养的十分好,最重要的是,虎娃刚刚才看到她脖子上挂着的一串金项链,下面挂着一枚绿色的石头,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
  看来我是看走眼了,难道碰到南华酒店的老板娘了?“他惊讶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调笑着说道。”
  不算是,刘秘书,我以前只是听说你比较色,但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色啊。女人笑道。
  如果这次你能在上官洪峰的手下逃走了,我就陪你一天,你说怎么样。女人说着,冲着虎娃抛了一个媚眼。“
  当然,前提是你要把你这个天使一样美丽的女朋友晾在一边了。她又补充了一句。虎娃顿时就纠结,他知道,人家怕是真的是这酒店的高层,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而且昨天他和上官枫在餐厅冲突的一幕怕是人家也知道。“
  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要到时候反悔了。他刚刚说完,就看到一旁安莎的脸色开始变得黑了起来,立马赶紧回头解释道。
  我就和她开个玩笑,人家明显是已经嫁人的人了,我怎么可能对别人的老婆感兴趣啊,笑话。这个时候,正好十张发票都开好了,虎娃顺手拿着,急忙就揽着安莎的肩膀往外走。“
  你说的是真的吗?“安莎虽然对虎娃的话半点都不相信,但还是忍不住看着他问道。”
  我发誓,肯定是真的,我有这么漂亮的你,我怎么可能还对其他女人感兴趣啊,不可能,你要相信我,虽然不能把你当做心中的唯一,但是,我能保证,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一定只有你一个。虎娃信誓旦旦的说道。听到这句话,安莎顿时就有些气泄,对这个家伙的无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算了,我不对你要求什么了,只是希望你能做到你说的话就是了。安莎有些无力的说道。
  虽然我知道你是在和我说谎,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她笑道。
  虎娃顿时尴尬的一笑,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酒店前台的位置,就发现那个女人还在带着笑脸看着他,顿时就赶紧回头。
  只是这个动作还是让安莎给捕捉到了。“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她说道,就气呼呼的往外走,虎娃赶紧跟上。酒店前台,旁边的服务员看到虎娃走了,这才笑着看着女人说道。
  唐姐,你说那个男人对他老婆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啊。女人一愣,然后宛然一笑。“
  当然是假的了,他的话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说着,才看着旁边一脸迷茫的女孩说道;“傻瓜,你还小,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就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这个男人,不是你这种花痴能够驾驭的。说着,就往后面走去,他来前台扮演收银员,就是为了和虎娃见一面而已,至于目的,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得到了虎娃的血液,安莎明显就有些心不在焉了,虽然她还想在虎娃的身边继续待,但是,她更加担心她父亲的病情。”
  你还是回去吧,我能够感觉到,上官洪峰已经忍不住了。下午,虎娃看着她笑道。
  等到再有机会了,我去找你,记住我们的约定,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帮我,当然,你也能选择背信弃义,毕竟,你已经拿到了你想要的。“女人也不是什么时候都靠不住,对于自己的爱人,她们往往愿意付出自己的全部,我也是。安莎顿时说道,眼睛里带着迷离的神色,踮起脚尖在虎娃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抱着他的脖子狠狠的吻了起来。
  这一吻,无比的深情,好像要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表露出来一样。
  良久,两个人才分开,安莎狠狠的喘了口气,然后跳上了自己的跑车,冲着亚历山大喊道。
  开车,快,快开车。亚历山大顿时一脚油门,车子便猛地窜了出去。虎娃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会舍不得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道。
  刘虎娃啊刘虎娃,你何德何能,让这么多女人都喜欢你。说着,他又抬起头露出一脸阳光的笑容。“
  不过我也感觉刘虎娃挺棒的,最少很帅。他自夸了一下,这才摇摇头,往车站走去。
  来的时候,他是坐着安莎的车来的,回去的时候,没车了,就要坐班车了。
  车上,亚历山大目光凝重的看着安莎说道。
  你真的相信那个男人的鬼话吗,他是在骗你,他的每个字都不能相信,满嘴谎言。“我知道,叔叔,我一直都知道,他的话,标点符号我都不信,只是,这并不妨碍我爱上他。安莎说道,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偶遇旧情人 激情一下午
  2. 《真實友妻經驗》
  3. 春满香夏-第十集 第五章 夜品暴乳艳妇
  4. 都市男女1-5
  5. 我的高中生活-15
  6. 辍学大奶骚性奴
  7. 護士情人田小嬌
  8. 浴色:那些教会你做爱的女人- 四十六、树上树下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