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老妓田艳妈妈只爱我一个

老妓田艳


字数:1.0万

***********************************本文是老邪根据一个四川老妓的真实经历,对采访记录进行加工创作而写成的。文中以那位老妓的儿子的角度进行叙述,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以突出其真实感。此记。
***********************************
都知道四川人个子矮,不过,现在,四川女性里也有不少高个子。比如,我的母亲就很高,她原来是个大模,在她们那个大模队里,身高1米8到2米08的大模有一百五十个。

我的母亲田艳,身高1米98,四川绵阳人,曾在成都做过大模。

她姿色艳丽,奶子不小,尤其是她那双脚,不大不小,38码,秀美白皙,她双脚的第一根玉趾,都是斜斜的翘起,极为诱人。

我爸爸小妈妈两岁,前些年,爸爸不愿妈妈再在成都做模特,让她回了家。于是,她在一家公司做了女职员。

爸爸没什么本事,是个烧锅炉的。为了我和弟弟上学的费用,妈妈经常和他争吵。当年,因为他长得帅,身高1米84,妈妈很喜欢他,于是妈妈嫁给了他,可是,婚后才发现,他是个对家庭完全负不起责任的人。

前几年,爸爸他们那个小厂彻底倒了,爸爸没了工作,他受不了妈妈的唠叨,一气之下,和妈妈离了婚,抛下这个家,独自出外打工去了。

这下家里更没什么经济来源了。

妈妈没有办法,不得已,来到位于四川西部的一个城市,在那个城市最好的酒店之一——标准大酒店——的夜总会里做了按摩妇。那个城市在遥远的四川西部,从我们老家绵阳要坐一夜的火车才能到那里。

这家大型夜总会包括按摩院在内,无论是脱衣舞娘,女模特,还是按摩妇,甚至引导客人进门的礼仪妇,都是清一色的大模,身高在1米85到2米08,共有二百五十个大模。这里的女人可以随时互换职业,比如,按摩妇也是脱衣舞娘。

身高1米98的妈妈,在这里做了按摩妇,至今已经七年了。这个按摩院,在当地很有名,叫作骄阳健身房。

妈妈今年47岁。

她为爸爸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就是我,今年二十出头,在成都一家公司工作,我刚刚大学毕业,没什么经验,所以工资很低,还得靠妈妈接济。

在老家绵阳,还有我十三岁的弟弟,正在上初中,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当然也得靠妈妈来出了。

他住在大姨妈家。

顺便说一句,我的大姨妈田玲,身高也是1米98,49岁,不过她可一直没出去干过什么,一直在家。她的儿子比我弟弟还小一岁,兄弟两个就靠她抚养,全家的生活费就落在我妈妈身上。

我每天要和妈妈通电话或者是发短信息。

我的母亲田艳,在我十三岁那年,就被早熟的我舔了她的屄,后来,一两年后,我又插入了妈妈的屄眼。

每天的电话和短信,是我要妈妈向我这个儿子兼情夫汇报昨天她被人入的详情。

七年来,天天如此。

妈妈的卖淫生意不错,点她的客人经常是一个接一个,她每天至少要被四个男人入,算一算,七年来,已有一万一千多个男人入了她。一想到这个,我就特别兴奋。

2005年三月,我实在按捺不住对母亲的思念,找了个去那个川西城市出差的机会,坐113次快车,来到了那个城市,由于是出差,可以报销,我径直入住了标准大酒店。

这家酒店是三星级,客房却异乎寻常地宽大,比成都有些五星级酒店的客房都大。

我给按摩院打了电话,点名要田艳上房。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我打开门,妈妈出现在门口。

妈妈见是我,正在楞神,我将她拖进屋里,关上门,将她按在床上,狂吻不止。

妈妈按接待客人的老习惯,去整洁的壁橱那里脱了衣物,一丝不挂地来到床上,她把她脱下的肉色短丝袜拿给了我。

我躺在床上,妈妈跪坐在我脸上,我把她那长长的阴唇吃进大嘴里,使劲吮吸着,妈妈忍不住发出了声声呻吟。

妈妈的阴道很干净,妈妈的两大片内阴唇,特别长,让男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吃她那长阴唇,舔她的屄,这也是妈妈吸引许多嫖客的地方;另外,妈妈的奶子也很不小,也是吸引许多嫖客的地方。

妈妈翻转身去,弯下腰去,大口吮吸我发硬的鸡巴。

她的肥白屁股对着我,看着妈妈紧小的屁眼,我拿起妈妈的两只肉色短丝袜,把那两个发黑的袜尖并在一起,使劲地闻着。

妈妈的脚是莲中上品,这不仅指她左右双脚的两根一玉趾形状妖媚,而且是指,她的丝袜发黑袜尖那种淡淡的骚味,闻起来实在沁人心脾,那味道实在美妙极了。当然,如果她冬天穿小皮靴的话,丝袜袜尖的莲香会更馥郁些。

夏天,妈妈光着秀美的大白脚和美丽白皙的美腿,穿着秀美的拖鞋,穿着裙子,在街上走,引来不少色迷迷的目光。

这就是那种成熟性感妇人的魅力。

妈妈发黑袜尖的莲香使得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嘴里越发坚硬。

我的粗鸡巴也使得妈妈发骚了,她叫道:「快摸妈妈的奶!」

妈妈的奶子很不小,堕落地向下低垂着,非常性感。

我伸出魔爪,使劲地揉摸妈妈又大又软又白的奶子。妈妈暂停吮吸我的粗鸡巴,轻轻地呻吟着,享受我摸她奶子给她带来的快感。

小别胜新婚,我很兴奋,我一边摸妈妈的奶,一边听妈妈讲述她这几天接客的情况。

前几天,一天下午,从川西的一个著名的工业城市来了四个虎背熊腰的东北大汉,到这里出差,入住了标准大酒店,他们给按摩院打电话,一个接一个地让妈妈上他们房间,他们都是三十多岁,身高一米八多,都是工厂里的,人很风趣幽默,长得也帅,很有男人魅力,说话带东北口音。在那个川西工业城市,有不少东北后裔,这几个大汉就都是生长在那个城市的东北后裔。他们的家伙都很大,从下午一直把妈妈折腾到凌晨四点。他们看到妈妈的肉体都很兴奋,狠狠地操妈妈,妈妈疼得不时发出叫声。那次妈妈被操得很惨,回去后一直昏睡到第二天黄昏时分,才起来接客。

他们是两人住一间。当妈妈敲门进去后,发现是两个人,就对他们说,再帮他们叫一个按摩妇上来,他们却被妈妈吸引住了,一致表示,他们两个都要妈妈,一个一个来。

妈妈想到能多赚钱,于是也就答应了。

她很快脱光了衣服,按照她的习惯,将脱下的衣服放在整洁的衣柜里。
看到妈妈的裸体,大汉们都很冲动。

妈妈温柔地帮那个准备先嫖的大汉也脱光了。

按照惯例,妈妈和准备先嫖她的那个大汉一起来到淋浴池,和他一起洗澡。
那个大汉看见妈妈又白又软又大的奶子,和妈妈褐色的大奶头子,按捺不住,张嘴叼住妈妈的奶头子,使劲地咬。妈妈疼得叫了起来:「别咬那么狠呀!疼!让我好好给你洗洗!」

她用玉手握住大汉的鸡巴,细细地洗着。

大汉的鸡巴在妈妈手里越发坚硬粗大。妈妈叹道:「天哪,好大呀,我喜欢,可是,待会你可得轻点,别把人家弄疼了。」

大汉淫笑道:「待会你就等着吧。」

洗完后,大汉来到他的床上,舒服地躺着。

妈妈伏在他身上,温柔地舔他的身体,一直舔到他的鸡巴。妈妈用玉手扶住他的鸡巴,温柔地大口吮吸着。大汉舒服得连声叹息着。我的妈妈,一个47岁的大个子艳妇如此淫贱地吮吸男人的鸡巴,那情景实在香艳刺激。

更刺激的是,她把那大汉的鸡巴夹在她深深的乳沟之间,用她很不小的奶子爱抚男人的大鸡巴。

她还用男人的大龟头捅她自己的奶头子。她敏感的奶头受不了,她忍不住地轻轻呻吟着。

看着她的肉体,那男人兴奋极了,翻身跃起,下了床,站在床边,扛起妈妈两条大美腿,狠狠地操她。他的大鸡巴顶到妈妈的子宫,妈妈疼得叫了起来:「轻点呀!求你了,受不了呀……」

足足操了半个小时,大汉才射了精。

妈妈喘息了一会,从床上起身,为在旁边看得鸡巴暴起的另一个大汉温柔地脱了衣服,和他一起进了宽大的卫生间,一起进了有透明门的淋浴池洗澡。
妈妈的奶子很性感,凡是男人都喜欢咬她那奶头子,这个男人也不例外,妈妈被他咬得疼得叫了起来。他一边咬,还一边揉捏妈妈的奶子。

妈妈照例用玉手为他洗鸡巴。那大汉淫笑道:「真舒服啊!」

他使劲地捏妈妈的奶子,妈妈疼得叫得更厉害了。

这个大汉,从后面入我妈妈。他站在床前,我妈妈跪趴在床上,肥白屁股高高地撅起,对着那个男人。看到妈妈的裸体,兴奋已极的男人使劲地从后面捅妈妈的屄眼,直捣妈妈的子宫,妈妈疼得受不了,不住喊叫,哀求他轻一些。
一起出差的另两个人,也从隔壁房间赶了过来,形成对我妈妈的轮奸,为了多赚钱,妈妈忍受着这四个东北大汉的粗野的轮奸……

我听着妈妈的叙述,更加兴奋,我一跃而起,命妈妈跪趴在床上,撅起肥白屁股,我从后面扒开妈妈的长阴唇,扒开妈妈的屄眼,贪馋地舔妈妈的屄眼,妈妈舒服得发出阵阵呻吟。我舔了很久,然后,我在妈妈身后,扶着妈妈的屁股,从后面插入了妈妈的屄眼,妈妈被我插得一声接一声地叫着。我经常把妈妈插得达到高潮,那次对妈妈的蹂躏也不例外,妈妈又一次被我插得达到了高潮。
几年来,我一直和妈妈互发短信,询问她接客的详情。

05年3月18日,我和妈妈之间的短信息。

「妈妈,昨天被几个人入了?」

「四个。」

「都什么时间入的?」

「下午一个,三点多选的妈妈,晚上三个。」

「入到几点?」

「快凌晨四点才结束。」

「几个从前面入的,几个从后面入的?」

「三个从前面,一个从后面。」

「第几个从后面入的?」

「第二个,也就是晚上第一个。」

「他们几点点的妈妈?」

「晚上八点多。」

「他们见你脱光了兴奋吗?」

「是。」

「入得狠吗?」

「是。」

「把妈妈入痛了吗?」

「是。」

「那妈妈痛得叫了吗?」

「是。」

「妈妈痛得叫,是不是他们更兴奋了。入妈妈入得更狠了?」

「是。」

「最长时间的一个入了多久?」

「二十多分钟。」

05年3月21日凌晨两点半左右,我和妈妈的对话。

此前的晚上八点多,我给妈妈打电话,妈妈关机,于是我给妈妈发了短信:「妈妈,你正在被人入吗?你被人入完之后,给我电话,儿子想你,想妈妈的长长的阴唇。」

深夜两点半左右,我的手机响了,妈妈打来了电话。我从睡梦中醒来。
「妈妈,刚下钟啊?」我问。

「是。」妈妈答。

「今天被几个人入了?」

「两个。」

「今天生意一般啊。都是晚上入的,下午没有?」

「是啊儿子。」

「他们见你脱光了,都很冲动吧?」

「当然了。」

「入得狠吗?」

「狠。」

「痛吗?妈妈。」

「有点,不过不象以前那些人入得那样痛。」

「妈妈,我想你的长阴唇,吃在嘴里好舒服。」

「以前有客人夸妈妈的阴唇长得象花瓣。」妈妈道。

「那他肯定动手摸了。」我问。

「是。」妈妈答。

「吃了没有?」

「没有,妈妈的阴唇只给儿子吃。」妈妈答。

「妈妈你真好!」

实际上这是妈妈安慰我的话,七年来操过妈妈的一万一千多男人,至少有一半都舔过我妈妈的屄眼,吮吸过妈妈的长阴唇,她长长的阴唇实在诱人。

妈妈卖淫,她卖淫时,有些客人也把我妈妈操得达到了高潮,但只有我,才能使妈妈达到最高潮。这段时间,妈妈一直给我打电话,要我去那个川西城市,满足她的性要求。但我在成都上班,一直抽不出时间。

妈妈威胁我说:「你再不来,妈妈就要偷人了。」

三月二十一日下午,我给妈妈打电话,一通就被她掐断了,连续几次如此,给她发短信她也不回。

我的心情非常郁闷,妈妈肯定正在被别的男人入,不方便接我电话,联想起妈妈最近一直说要偷人,所以,很可能这时正在插入妈妈的还不是一般的嫖客,而是妈妈喜欢的男人,一想到除了我以外,妈妈竟然可能有别的她喜欢的男人,我不由得妒火中烧。我估计妈妈正在偷人,我的心情非常不好。

直到晚上七点多,我才接到妈妈的电话。

事情与我猜想的一样,她下午出去偷人了。

原来,前不久,她遇到一个嫖客,身高1米87,二十九岁的大帅哥,把她操得很厉害。她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她。据我从妈妈的描述中,知道此人是除我而外,妈妈最喜欢的男人了。

我一直警告妈妈不要偷人,但是,我一直不去那个川西城市,妈妈忍不住了。
那天上午快十一点时,帅哥开车带妈妈来到邛海边,在那里的一个宾馆开了房,操了她三次。他的长鸡巴入得妈妈叫作一团,又痛又痒。

妈妈下午还要上班,操完后,他把妈妈送回酒店上班。

这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

妈妈一回去,就有客人点她。

下午有两个客人嫖了妈妈,所有嫖她的人,见到我妈妈脱光了,见到她高大成熟妇人的身体,都会很兴奋,都会狠狠地入她。妈妈偷完人,还要面对嫖客们凶狠的蹂躏。

那天晚上,又有两个客人点了妈妈,妈妈一直忙到凌晨两点多,才下钟。
她下钟后,给我打来电话,向我汇报客人嫖她的情况。

那天的四个客人见她脱光后,十分兴奋,狠狠地入她,入痛了她,妈妈痛得直叫。

妈妈虽然生了我和弟弟两个孩子,屄眼被我们撑大了,但是妈妈的屄眼比较浅,所以男人们的鸡巴还是很容易顶到她的子宫,弄得她很疼,除非是鸡巴特别短小的,才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三月22日,中午妈妈和我通了话,然后两点多,我给她发信息,她不回。我知道,又有客人点她了。

一直到傍晚五点半,妈妈才给我打来电话。

不出我所料,她告诉我,连续有两个客人点她。看到她脱光衣服的裸体,他们都很兴奋,狠狠地操她,操得她很疼,疼得她不停地叫,他们被妈妈的叫声刺激得更加凶狠地操她。

妈妈照例在包间里陪客人洗澡,就是鸳鸯浴,妈妈给他们洗鸡巴,在她的玉手里,客人的鸡巴越来越硬,洗完了,就到房间里狠狠地操她……

他们从前头入妈妈,从后面入妈妈,使劲地折腾,等傍晚妈妈下钟时,已经被他们操得筋疲力尽了。

何况还有从妈妈大白脚上脱下的肉色短丝袜的刺激!

晚上,又有三个客人嫖了妈妈。这一天,妈妈共被五个男人蹂躏了。这五个人见到我妈妈脱光了都很兴奋,狠狠地操她。下午的两个人从前面操我妈妈,晚上前两个人从后头操我妈妈,最后一个,也是从前面操我妈妈,直到凌晨三点,妈妈才筋疲力尽地下了钟。

第二天晚上七点多,妈妈刚上钟,就有人点妈妈。妈妈和他洗了澡后,撅着肥白屁股,跪趴在床边,被他从后面操得不停地叫唤。

伺候完了这个客人,妈妈刚回到休息室坐着,又有人点妈妈,看到妈妈脱光了,他同样很兴奋。妈妈也陪他洗了鸳鸯浴,给他洗鸡巴。他也是从后面操妈妈,入得挺狠,操得妈妈很疼,妈妈疼得直叫,那人更加兴奋,操得更狠了。

妈妈下钟时,已是深夜了,妈妈疲倦地睡了,直睡到中午。下午,才两点多,就有客人点妈妈。不过,这个嫖过之后,由于那天下午下雨,下午再没有生意。
虽然下雨,生意不好,但是,妈妈毕竟受欢迎,晚上才七点半,就有客人点她。她陪着客人进了按摩房,开始洗鸳鸯浴。她洗那个年轻人的鸡巴,他的鸡巴在我妈妈的玉手里一下就翘了起来。

因为下雨,那天客人较少,这个客人二十多岁,妈妈给他做完了,直到十二点,才又有客人点妈妈,妈妈陪他进了按摩房。深夜十二点四十,妈妈下钟,马上又被人点了钟,陪那个客人上了客房。

因为在快到十二点时,妈妈正和我通话,突然有客人点钟,妈妈来不及向我解释,便关了机,我很生气,疑心妈妈有其他的男人,于是发了一堆很生气的短信,也关了机。

妈妈下钟后,看了我的短信,很难过,于是发短信解释,「宝贝儿子,妈妈只爱你一个」。但那时,因为生气,我也关机了。很快又有客人点妈妈,妈妈一边担心着我,一边陪客人洗鸳鸯浴,供客人蹂躏玩弄。那个四十岁的客人看见妈妈脱光了的身体,非常兴奋,狠狠地操她,操得她疼得直叫。

这一个雨夜,妈妈被那个四十岁客人包夜了,一夜前后被蹂躏了三次,其中一次,妈妈被操了二十多分钟,被操得很惨,精疲力尽。客人让她撅着屁股跪趴在床,然后把手伸到她胯下去摸她长长的阴唇。客人很冲动,于是把妈妈翻过来,掀起她的双腿,从前面狠狠操她。

由于妈妈一直在供客人蹂躏,陪客人睡觉,所以一直关着机。我两点过醒来,打开手机,看到妈妈解释的信息,我理解了妈妈,我马上给妈妈把电话打过去,但妈妈一直关机,我也无法与她联系,急得我拿出妈妈的丝袜,射了一只又一只,折腾了一夜未睡。

被操得精疲力竭的妈妈,被客人搂着睡去,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六点,这几天她接客多,没睡好,加之天冷,她身体感到又冷又疲倦,所以睡得很熟。还有,这个包夜的客人之前的那个年轻人虽操得时间短,却也挺狠,也操得妈妈有些疼,所以筋疲力尽的妈妈睡得很熟。六点多,那个客人醒了,开始摸她的奶子,又摸她的长阴唇,妈妈被弄醒了,虽然妈妈很困,但她还是打起精神,供客人蹂躏。客人又操了她一次,才放了她,这次他足足操了半个多小时,在床上从前头入,又站在地上从前头入,他操得挺狠,妈妈被入得有些疼,不停地叫,那客人更兴奋了,操得更狠了。直到七点多,客人才射了。客人要退房赶路,才放了妈妈。她回到按摩妇们的寝室,直睡到中午,才醒过来,开了机。母子互诉相思之情,我详细审问了妈妈被包夜的情形。

昨夜妈妈在被人蹂躏时,我正在彻夜难眠。

中午,妈妈和我通话后,随便吃了点饭,下午一点半,又坐进了休息室。
很快,又有客人点妈妈,下午,有两个客人入了她。直到傍晚六点多,妈妈还没有下钟。妈妈的手机又关闭了。

第一个还好,很快射了,第二个是个经常来嫖我妈妈的一个当地小青年,他最喜欢折磨我妈妈,我妈妈见是他来了,很害怕。妈妈很怕他的长鸡巴,本不想给他做,想让他点别的按摩妇,但他坚持要点我妈妈,他是客人,我妈妈没有办法,只好接待他。他连做了两个钟,一口气操了妈妈一个多小时,妈妈被操得筋疲力尽。妈妈六点半才下钟。妈妈被操到后来,已经被操得流尽了淫水,屄眼干燥,被那小青年的鸡巴摩擦得很疼,妈妈受不了了,求他快射,可他就是不射,弄得我妈妈很痛苦,不时发出叫声,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个小青年是公安局的,二十多岁,他的鸡巴很长,长而锐利,又硬,还是歪把子,操得我妈妈很痛,而且每次操我妈妈都长达一个小时,两年多来,自他在标准大酒店发现我妈妈后,就经常来嫖我妈妈。他操了我妈妈很多次,有时从前面,有时从后面操,操得我妈妈很痛。我妈妈害怕他的长鸡巴,每次他来,都向他推荐别的按摩妇,可他指定要我妈妈。

他喜欢把我妈妈操一阵,然后把鸡巴拔出来,开始舔我妈妈屄眼,舔很长时间,然后再操,又操很长时间,然后再拔出来,再舔我妈妈的屄眼,然后再操。他舔的时候,妈妈被他舔得很痒,他操的时候,妈妈又被他操得很痛。

他喜欢的一种姿势是,扛起妈妈两条美腿,再把妈妈的肥白屁股抬起,从前面狠狠地操她。这种姿势插得很深,他鸡巴又特别长,妈妈被插得受不了,经常忍不住哀求他:「轻一点好不好嘛?好痛啊!」

「乖乖,好嘛,我轻点,轻点。」他会稍稍放缓一下,但入着入着,又加快了速度,妈妈痛得直叫。

「乖乖」,是这个小青年对妈妈这个成熟妇人的称呼。

他每次来嫖我妈妈,都是喝得大醉,在我妈妈身上疯狂发泄。

每次妈妈一进按摩房,他就从后面抱住我妈妈,鸡巴硬硬地,顶在我妈妈屁股上。这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对我妈妈说:「乖乖,我好想你!」

妈妈给他洗澡时,他坚持要给妈妈洗屄,妈妈阻挡不住,只好由他,他洗的时候,就把手指抠入妈妈的屄眼。妈妈无奈,也只好由他抠屄。

喝得大醉的他,喜欢用各种姿势把我妈妈入痛,痛得我妈妈叫。他前头后头翻来覆去地入我妈妈,把我妈妈当成了他的老婆兼妈妈,尽情地折磨玩弄,尽情地折腾我妈妈。

那天,那个公安局小青年一直把我妈妈蹂躏到快到晚上七点,终于射了,这才放了我妈妈。小青年心满意足地走了。妈妈下钟后,她开了机,看到我给她发的信息,于是赶快给我打来电话。

我决定,明天就去那个川西城市。

晚上,又有两个客人点了妈妈,她下钟时,已是凌晨两点半了。妈妈下钟后,给我打来电话,听声音,她很疲惫。最后一个客人操了妈妈四十分钟。

妈妈偷人,我生气,嫉妒,郁闷,烦躁。不能再让妈妈偷人,于是,我辞了工作,很快坐火车赶到那个川西城市,租了一套房子,和妈妈住在一起,天天入她,喝她的骚尿。那段时间,妈妈小便从来不上厕所,都尿给我喝了。

妈妈用卖淫挣来的钱养活我,还有老家的弟弟,还有大姨妈母子。

我到那个川西城市的第一天,妈妈请了假来陪我。下午,我舔了妈妈,操了妈妈;匆匆吃了晚饭,我又操了妈妈。凌晨,我又操了妈妈一次,第二天上午,我第四次操了妈妈。这四次,我都射入妈妈屄眼里。

凌晨六点那次,妈妈先是跪趴在床边,撅着屁股,我从后面狠操妈妈。从后面看去,跪趴着的妈妈仍很有气质,很有韵味,操这样的性感熟妇,我不由心底涌起阵阵冲动。我让妈妈下床,站在地上,踮着脚,弯下腰,扶着床,我站在妈妈身后,从后面使劲操她。妈妈的屄眼充满浓浓的淫汁,我粗壮的鸡巴有力地冲击妈妈的屄眼。那时,我的感觉是畅通无阻,畅快极了,我越捅越快,妈妈轻声叫着,叫作一团。

我酣畅地射入妈妈的屄眼深处。之后,我们母子又睡了。

上午的最后一次对妈妈的进攻,是我睡醒后发起的。我睡醒了,鸡巴非常粗壮,我把半睡半醒的妈妈拖到床边,我站在床前,扛起妈妈两条大美腿,将粗壮的鸡巴强行捅入妈妈的屄眼,妈妈的屄眼还未张开,被我的粗鸡巴强行捅入,弄得妈妈有些疼痛,妈妈不由得叫道:「慢点啊,妈妈痛!」我不由分说,继续强行进入。

我捅了一阵,妈妈又要尿了,我拔出鸡巴,让她尿了。然后,妈妈自摸阴蒂,我也把中指插入妈妈阴道,用有力的中指狠狠地捅妈妈的屄眼。妈妈皱着眉头,自摸阴蒂,断断续续地呼叫着,最终达到了高潮。我再度把妈妈拖到床边,扛起她两条大美腿,狠狠地操她,我的鸡巴非常粗壮,蛮横地捅入妈妈的屄眼,妈妈被我弄得继续高潮,不停地叫。在妈妈的叫声中,我精液狂奔,射入妈妈阴道深处。

我要妈妈再给我生个孩子。

妈妈的嫖客中,有一位来自北京的年轻的工程技术人员,在川西地区搞水利建设的,他很喜欢看妈妈走路的样子,经常要求妈妈脱光了衣服在房间里走路给他看。并且他喜欢趴在妈妈脚下舔妈妈的大白脚。

妈妈请假陪了我一夜之后,下午,就回酒店去上班了。这时,那个北京人来了,他刚从北京回来,要去工地之前,先来嫖我妈妈。他点了妈妈的钟,一直不放妈妈,到了晚上,他进而将妈妈包了夜。他嫖了妈妈一夜,不过,他在插入方面很一般,多半时间都是在舔我妈妈的屄眼,他特别喜欢我妈妈的长阴唇和屄眼,特别喜欢舔我妈妈的屄,到了痴迷的程度。早上,他恋恋不舍地走了,去了冕宁县的工地,三四天后,他又返回来嫖妈妈。他对我妈妈很着迷,说要带她到北京去。不过,他不知道,妈妈唯一的男人是我。如果没有我的话,或许妈妈会被他打动。但是妈妈有我。

3月27日,北京青年从工地又返回了那个川西城市,此后一连三天,妈妈都被他包夜,他百般玩弄我的妈妈……

然后,他依依不舍地回北京去了。十多天后,他又会回来,又会来嫖我的妈妈。

他每个月都来那个川西城市,他嫖了妈妈很多次。他很喜欢妈妈的长阴唇,最喜欢舔妈妈屄,从前面舔,从后面舔,还经常让我妈妈站在地毯上,分开两腿,他跪在妈妈胯下舔妈妈屄眼。

七年来操过我妈妈的一万一千男人中,多半舔过我妈妈的屄眼。妈妈的长阴唇实在很性感。

妈妈最高记录是一天被七个男人操过,下午三个,晚上四个。操完后,妈妈连路都走不动了。妈妈在一天之内被七个男人嫖的经历,还远不止一次。

有些男人喜欢让我妈妈跪趴在床上,然后他们压在我妈妈那个大个子艳妇的背上,使劲把鸡巴顶入妈妈屄眼深处,然后伸出铁臂,伸到前面去,抱紧妈妈的奶子,使得我妈妈喘不过气来。这些男人几乎把所有重量都压在我妈妈身上,妈妈跪趴在床上,承受着男人们的重压,还被他们顶得很痛,奶子被他们紧抱着气都喘不过来。妈妈急得叫道:「不要了嘛!」但是无法挣脱,只能等他们射精后放了她。

妈妈跪趴在床上,男人整个压在这个大个子艳妇背上,把鸡巴死死顶在妈妈屄眼里,把胳膊伸到妈妈胸前,死命抱住妈妈的奶子,妈妈气都喘不过来了。
操妈妈最厉害的是一个福建老板。他们一伙人常驻在那个川西城市做生意,经常来操我妈妈。

这个福建老板三十余岁,鸡巴又粗又长又硬,其鸡巴的长度,不次于那个公安局小青年的长鸡巴,而且比那个小青年的鸡巴还要粗得多。一天下午,这伙福建人来到按摩院,这个三十几岁的福建老板一眼就看中了我妈妈,点了妈妈的钟,一口气操了妈妈半个多小时。妈妈被他顶得想尿尿,于是求他:「求求你了,让我去尿了再入我吧。」但那个福建人不允许,他说,他操过那么多女人,从来没操得这么爽过,插入我妈妈的屄眼真让他舒服。他不放妈妈,继续狠操,妈妈只好憋着尿,任他狠操,妈妈憋尿憋得受不了,求那福建人快射:「求求你,快点射了吧。」可那福建汉子就是不射,而是一直狠操,越操越狠。妈妈的屄被那个福建人的大鸡巴操得很痛,到后来,妈妈实在受不了了,妈妈痛苦地惨叫起来。妈妈不停地惨叫,那福建人听着妈妈的惨叫,倍感刺激,操得越发凶狠了!
这个福建老板名叫陈穿勇,三十余岁,五短身材,身体粗壮,大脑袋,声若洪钟,鸡巴又粗又大又硬,人称「钢炮勇」,那次妈妈真是差点被他操死,被他穿透!那次接待陈穿勇之后,妈妈肚子疼了好几天,屄也肿了好几天。

很多十几二十岁的青少年喜欢操我妈妈。

其中有些十七岁的半大小子,妈妈不想给他们操,但是他们指定要操妈妈。
有一次,凌晨四五点左右,妈妈她们那些按摩妇都睡了,这时突然来了个十七岁的半大小子,他要嫖,于是领班把已经熟睡的按摩妇们都叫起来,任这小子挑选,这个半大小子挑中了我妈妈。妈妈苦笑道:「又是这么小的孩子!」
妈妈向他推荐其他按摩妇,可他指定要我妈妈。妈妈只好给他做了全套,即,用乳房给他推油,吮吸他鸡巴,供他操屄……

经常入我妈妈比较狠的还有一个彝族男人,四十余岁,身高接近一米九,鸡巴也很长,他又黑又高又瘦,还有些脏。他也经常点我妈妈,我妈妈不喜欢他,但是他固执地要点我妈妈,他是客人,我妈妈只好接待他。他只喜欢一种姿势,让妈妈站在按摩房中间,他用胳膊抬起妈妈一条美腿,亮出妈妈的屄眼,他让妈妈搂住他的脖子,他抱着妈妈,狠狠地挑射妈妈。他的鸡巴很长,捅得妈妈很痛。妈妈不喜欢这个脏家伙,于是生气道:「好痛啊,不来了!」但是那汉子力气很大,妈妈被他紧紧抱住,挣脱不得,只好任他发泄。他一边操,还一边摸我妈妈的奶子,直到操了二十分钟,他射了,才放开我妈妈。妈妈每次都要抬起一条大美腿,用另一条大美腿站在按摩房中间,被那家伙抱着,以这个姿势被他操二十多分钟。

妈妈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接待客人一般都要求客人戴套。她不喜欢这个彝族男子,因为他是客人,只好接待他。而接待他时,就更要求他用套了。妈妈以套来保证自己阴道的干净。只有我操妈妈,是不戴套的。妈妈保持着干净的阴道,随时供我享用。

我在那个川西城市和妈妈同居了一段时间,妈妈那段时间赚了不少钱,于是妈妈打算休假,回老家歇几天。我和妈妈,就坐火车回到了绵阳老家,在那里,我们母子就要和大姨妈团聚了,下面发生的事,将在续篇继续讲述。

【全文完】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成人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阳具插在妈妈阴道里
  2. 張梅
  3. 豪门贵妇(01-04)
  4. 迷奸校花姊妹
  5. 人妻的露出
  6.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一个背叛者的忏悔)- 第五十五章 初次换妻4
  7. 我上了个处女保险推销员 完结
  8. 可愛女友(03)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