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爱情公寓1-6

我叫张明27岁,在上海的一家it公司做市场销售。有一年多没有交女朋友了,现在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买房。

上海的80后不是富二代怎么买,太他妈的贵了,我现在每天心里都偷偷问候一遍炒房客的全家女性,我也没想过要拿家里人的钱。

因为最近受不了一起合租的室友,太恶心了,吃完饭碗也不涮,往桌上一放,就一星期。

我经常帮他涮碗,所以就在上周我和他彻底闹翻了,现在四处找房子。

因为收入还可以,所以在条件上也要求的好一些。做销售嘛,自然经常在外面跑,看了很多房子也没一个满意的,不是条件差,就是要跟别人合租。

合租我其实不反对,本来上海就是大城市,外来人口多,房价高,你也不是富二代。哪能要求那么高,但麻比的有些合租的人,一看那长相就吃不下饭,我也不能天天对着这样的货吧。

有的房间太乱,我虽然一个大男人,但对生活的空间干净度上还是有一些要求,不是我事多,太脏了也不利于健康是吧。

转眼,跑了一星期,大夏天的,热的我晕头转向不说,结果也太让人失望。

最后我决定自己主导,求租。有一天我逛房源网站时发现一个叫爱情公寓的小区有人求合租。

打电话,约时间,上门。打电话时,我听到了一个甜甜的女生,心里一激动,妈的不是让我遇到糖饼了吧。单身同居,万一是一漂亮mm,我企不是人房两收?
下午三点,我开车到了爱情公寓,位置还可以离市中心不是很远,二十分钟的车程。3546号房间,刚想咣咣咣敲门,一想到里面万一是一甜美的女生。
不是毁我形象,我小心翼翼的轻轻的敲了几下,电话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谁?我一紧张,差点东北话跑出来,看房的。我轻声的说,您好,我是约好和你看房的人。

门打开了,我看到了一个长像很斯文的女生,穿了一件墨绿色格子长杉,下身一件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材料的及膝的裙子,腿上穿着黑丝袜,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大大的眼睛,不是大眼镜叻。

直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一点卷的长发,简单的扎了起来。麻比的我喜欢的类型,好像是人都喜欢这种女生吧。

您好,我叫张明,27岁,做市场销售,东北人。同时伸出了手,对面女生的手轻轻的搭了上来,呵呵的一乐,不用说这么细。我叫秦雨墨!

你可以叫我雨墨,麻比的又丢人了,见到漂亮女生我就这么不自然啊不自然。

手也忘了放开,温热的手,碰到了我已出汗的手心,对面女生脸微微一红,我想起了还握着人家的手,我赶忙松开了手。

把汗渍渍的手,往我的裤子上使劲抹了抹。让您贱笑了,我见着美女就紧张。

秦雨墨说,你这也叫紧张,我要是美女,还真让你给蒙住了,东北人都挺擅长忽悠啊。

话题打开了,我也感觉自然了点,确实平时我也挺能白话(东北话,能侃的意思),做销售的,这方面都还行,关键是遇着我喜欢的型了才紧张了。

我带你看看房吧,秦雨墨说着往里面走去,这套房子是个越层,她边走边说到,她现在和一个姐妹一同住在这里,现在那个闺蜜正在上班,要晚上六点多才能回家。

因为姐妹两个人,打电话听到我是男生才敢让我过来看房,她一个人住的话,可不敢和一个男生同住一起。

当时我就有点晕,果然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哪能有这么便宜的事,让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和我同居,不过能和她住在一起,也算是运气了,机会早晚会出现的,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

这个越层4个房间,楼上两间,楼下两间,现在她和她的姐妹住在楼下,如果我要是同意,就得住在楼上。

这套房子是很正常的格局,一层中间是一个大的客厅,旁边是厨房,楼上楼下各有一个厕所,楼下的厕所可以洗澡,楼上的不能。

她一边走一边说,原来她来在这住了一年了,一直是两个人,她现在正在找工作,原来的工作辞掉了,这不是为了缩减开支,才找人合租,这才是发布消息的第二天。

操了,老子运气真好,这房子我一定要拿下。

现在这房子3000块一个月,你要来住,拿1000就行了,水电物业平分。我激动的差点流涕,但不能让人看出来我这色狼样,还是装了装样子,四处走了走,最后说,格居我很喜欢,和女生住一起干净,我平时也很喜欢干净。

我还一手好厨艺,到时可以给你露一手。就这么定了吧,我先付半年的租金,你看行不。

雨墨微笑着点点头说,可以。看来她也是有点满意我这型的吧,我人长得不算太帅还可以,个头虽然不高,但穿着干净整齐。一看就不是邋遢的人,所以她才能这么顺利的和我签合同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开始往这边搬家,因为一直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也经常换住的地方,所以也没有多少东西,一上午就折腾完了。雨墨因为现在没找到工作,一上午也跟我折腾,真想是那种折腾哈。

转眼到了中午,人家帮我忙了一上午,我顺理成章的请人家吃饭,尽管她一个尽的推脱,说也没帮上什么忙,但我都看在了心里。

这姑娘勤快,大方,一点不做作。简直就是我梦想中的那个标准。经过一翻拉拉扯扯,还是让我拽到了吃饭地方,我也不想让她太在意就简简单单的点了几个小菜。

吃饭的中间,我和她拉起了家常,雨墨24岁,湖北人,独生子女,本科毕业,最关键的来了,现在单身。老天瞎了眼,怎么这么好的女孩还单身,那么多狼友一天到晚都在忙活什么啊。

下午我回到了公司,因为这些天在上班的过程中偷跑,干私活,私活就是看房=.=,我也不想太过分,毕竟现在的公司和老板待我不薄,让我拿着高薪。
我这人挺中情谊,别人对我好,我两倍还回去,靠了那些说十倍的人,说话也不走走脑子。我这么高尚的人都做不到十倍。

晚上七点多,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这几天折腾坏了,我一个人折腾,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下了班开着我的小赛欧,慢悠悠的回到了家。

拿着钥匙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同样穿着格子衬衫下面穿着热裤的长腿mm站在我的面前,感觉她一脸的豪爽气息,右手拿着锅铲,左手大方的伸了过来。
说道,我叫胡一菲,你尼,帅哥?我当时一愣,这哪跟哪啊,刺激太大了,我差点以为我走错了房,要不是自己开的门,我现在可以就打算往外走了。

我颤颤巍巍的伸出左手,心里想着她和胡一刀的关系,对面的姑娘乐了,右手右手。看哪尼。我收回了打在她腰上的目光,红着脸又伸出了右手,我现在两只手都伸着,你们想那动作吧。

握着她的小手,嘴里嘟囔着,雨墨没和你说,我叫啥?对面的胡一刀更加乐了,看着我的动作,说道,就是想正式的来一次介绍,你一大男人的磨磨机机,我再次无语,长相这么清秀的美女,怎么说话这德行和我一样。

这就是我的另一个室友?我忍住问她和胡一刀的关系,简单的介绍了自己,不过比和雨墨时利索的多了。

也没有多说,不给这女人笑我的机会。

这时雨墨从胡一菲后面闪了出来,乐着说,你叫她一菲吧。她人很爽快,大大咧咧的,你刚刚发现没?我无语的看着二人,都是美女,怎么差这么多捏。
雨墨接过我手中的包,放在沙发上,拉着一菲,和我说,今天你第一天入住,我和一菲一起下厨,欢迎你的到来,你面子真大啊,这可是我俩第一次合作做饭给男生吃。

一菲说道,磨机什么,小子便宜你了,第一次哟。雨墨的,快来,晚了就让别人拿去了,哈哈哈。雨墨红着脸也不搭腔,往里走去。第一次的做席,很欢乐,大家都喝了点酒,有红,有黄,我喝的尤其的多。

也不知道那一菲是不是酒吧老板的二奶,这么会灌别人酒。我躺在沙发就睡着了。

半夜我被一股尿意憋醒,迷迷糊糊的起来,发现睡在沙发上。一边走一边解着腰带,当着是自己以前的家尼,还没到门口鸡巴已经掏了出来,拉开门捏着翘起的鸡巴就要嗤。

啊的一声,我就迷起模糊的眼睛,看到雨墨坐在马桶上,红着脸,捂着嘴,看着我血脉喷张的大鸡巴。我再一看她时,她连忙把眼睛也捂了起来,我看到她白晰的大腿,棕色的丝袜和白色内裤,褪到小腿的位置。

白色内裤中间的敏感部位有着一点淡淡的黄色,雨墨吓的忘了叫我出去,我也惊的只顾看她的身体。

10多秒后,还是雨墨松开了捂着的眼睛的手,紧张的问我,你还不出去。

让一菲看到了,怎么办。我慌乱中夺路而逃,也不记得她说这话的意思,不让一菲看到就可以了?

我也没想这些,我为人虽然好色,但今天不在我计划内啊,我估计要是高手碰到这情况,估计就拿下了吧。

我出了厕所,做在沙发上摸着发硬的鸡巴,现在可是刺激起来的,不是憋出来的。

回忆着刚刚的情形,雨墨不会把我撵出去吧,我得好好解释,我也不是故意的。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赶紧把鸡巴塞了回去,妈的,硬时真不好弄回去。

刚刚塞进去,就看到雨墨穿戴整齐的走了过来,我那还没消下去的下面,让我一阵的尴尬,我也不能这样,看到人家过来,我就坐下去吧,只能挺在那里。
雨墨看着我支着的牛仔裤下面,红红的脸,略带一点生气,略带一点害羞,我好像还看到一点魅惑,指着我说:

你色狼!

二、丝袜腿的手感我红着脸一下子,忘记了该说什么,忘记了刚刚想好的解释。又被美女定住了,我强烈要求作者让我免疫,我抗议。我要当吕子乔!!!
雨墨看到我红红的脸,也不说话了,也忘记了还要说的别的,一下子时间好像定住了。我回过神来,偷偷的抹了一把汗,还好当时是雨墨,如果坐在马桶上的是一菲,我估计已经被她用如来神掌抽成90岁的关羽了。

还是我先缓过神来,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刚刚要说的按顺序说了一遍。什么以为是自己原来住的地方了,什么喝多了也没想厕所为啥开着灯,什么习惯了一边往厕所走,一边解裤子来着。

我发现雨墨的脸更红了,盯盯的看着我。我感觉到了害羞,雨墨的眼神太纯洁了。我发现自己变成了小处男时常有的害羞心理。

我也说不下去了,打了个招呼,我还头晕,我眼花,我明天要早起,找个理由。赶紧溜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不过真是喝太多了,这么刺激的场景也没能让我失眠,我带着昏沉的脑袋一觉睡到天亮。

爬了起来,一看七点多了,一边下楼一边伸伸懒腰,顺便看一下谁还在。

感觉卫生间里有人,探头一看,嘴角带着点泡沫正在刷牙的雨墨正回头看着我,你也起来了?几乎是同时说出口,我平时不爱睡懒觉,我解释了一下。

雨墨微笑了一下,接着刷起牙来。

忽然耳朵痛了起来,扭头一看,一菲正拽着它。你一大早的,跑到我们卫生间,调戏雨墨。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我扭过红着的脸,看到嘴角冒着白泡的雨墨,我俩同时又脸红了,太邪恶了这场景。我下来找东西吃的,我不知道冰箱在哪,来问雨墨的。

不信你问雨墨。这冰箱里有你东西吗,调戏雨墨,还想占老娘便宜吃我零食,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望着胡一菲慢慢变大的眼睛,我感觉,我要是找不到理由,估计这个月的早餐,就得我负责了。

我撒腿就跑,嘴里喊着,好像什么东西糊了,我楼上炖的佛跳墙好像是糊了。

过了半个小时,我穿好衣服,一身整齐的的站在房间门口,打开门,朝楼下一看。胡一菲正瞪着那双大眼看着我的房间,正好来了个二目相对,嘴里咬着切片。
正淫笑的看着我。好像正等着我盛佛跳墙送下去给她喝。我一个机灵,回身进了屋,过了一会走下楼去,叫了声一菲姐,同时从裤袋里拿出皱皱巴巴的一袋榨菜,谄媚的放到她的身前。

这是小人这个月的早菜,您尝尝?旁边噗的一声,喝豆浆的雨墨把豆浆喷到了盘子里的切片上……我走了,你没事骚扰别雨墨,一菲一扭一扭的打开门回头说到。今天周六,我也不知道胡一菲干什么工作,也没敢问,我发现她好像和我自来熟。

我当时真庆幸自己没有这样的姐。我也真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弟弟什么的,如果有,估计也已经不在人间了吧,我一声长叹。

我躺在屋里,什么也没干,没开电视、没开电脑、没放音乐,也没有睡着,就这么躺着。我也不想去骚扰雨墨,就这么放空的一直躺着。

妈的好像睡着了,是真的睡着了。当当当,好像有人敲门。小明,当当当,小明。好像真的有人敲门。

我勉强站起来,走到门边,发现一只手已经麻了,我打开门,看到雨墨。还是那件绿格子衣服,下面已经换成了墨绿色的丝袜。

只不过没穿裙子,不过有点长的衣服盖住了那一块,男人想看的东西,但又感觉影子里能看到些什么。

干啥啊,知道我好这口啊。雨墨看着我呲牙裂嘴的表情,她哪知道我手麻了,以为我身体怎么了。你怎么了没事吧。我右手抬着左手活动着说,睡麻了。
你有事啊。那个,我在淘宝上买衣服,交易时有点问题,听说你是搞挨踢的,能帮我看看不。我晃荡着有点晕的脑袋,对挨踢。

跟着她到了她的房间,淡淡的香水味,一下刺激了我的神经。看着雨墨细长的美腿,包裹在墨绿色的丝袜下,我无耻的有点硬了。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发现我对丝袜免疫不能,这不是逼我嘛。

你看就是这个,我一要打款,就提示我你的帐号不安全,需要重置密码。我看了一眼,好像是浏览器的插件问题,也不太确定。

我就说我来看看,我坐在了正位,雨墨又搬了把椅子坐在我的边上。淡淡的香气变的浓郁起来,我的脑袋麻了。

你在这里输入下密码,雨墨探着身子开始输入密码,感觉到她的丝袜腿好像贴到了我的小腿上,由于在家,我只穿了条沙滩裤。她的体温,只隔着一条丝袜传到了我的腿上。

我感觉自己好像颤栗了起来,我想拿开我的左腿,但是左腿好像已经不属于我,温暖的感觉,丝袜的感觉,让我感到拿鼠标的手也不听了使唤。

我看到雨墨好像因为近视,前身更靠近了我放在键盘上的左手,右腿还是紧贴着我的左腿。我心里在想,你感觉不到吗?输完的密码,雨墨坐直了身体,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怎么感觉她好像知道刚刚的事情。

我也说不准,折腾了几下,装完了插件要重起。重起后进到我买的物品里,再次点击付款,又要输密码。

又和刚刚一样,不过这次,好像因为要看清屏幕,她的胸部压到了我的左手,手背感觉好像被装着水的避孕套按住了一样。胸罩尼?胸围尼?这手感不对啊。
我不好意思的抽出了左手,我还是控制了一下自己。刚刚搬来,这样不好,万一人家不是故意的,我以后还怎么在这住。

我还是很喜欢雨墨的,我抽出的左手自然的放到了凳子上,操了。左手怎么又传来丝袜的触感,雨墨输完了密码,坐直了身子发现我的手正放到了她的腿下。
我操,我怎么把手怎么放到她的椅子上了?

可能感到腿下不对劲,雨墨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她腿下的我的手,我日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控制自己了才从你胸下拿出来的,这什么啊,坑爹啊。

赶紧抽出左手,雨墨的脸又红了,我又当色狼了。

看着那黑色的丝袜,我射了,射到了地板上,射到了键盘上,我感觉好像射到了雨墨的丝袜上。

这几天热的要死,我感觉怎么动一动就一身的汗,又是一觉醒来的我,发现自己一头的汗。上海的温度,不开空调睡觉还真难受,今天又35度。我来到下面的厕所,不洗是不行了,短裤的前部有点硬尼,翻开一看,前面白花花的一片,操,不是梦遗,刚刚没清理干净。

刚要打开喷头,低头时一瞥,脏衣服筐里是什么,棕色丝袜,白色内裤,偷偷拿起来,感觉好像今天的尼。

内裤的重要部位,好像还没有干。操了我知道打手枪多了不好,虽然看了方舟子说的手淫和做爱一样。没什么危害,但多了也累啊。

摸着那柔软的内裤,闻着那内裤中间的味道,我的手又不直觉的套动了起来。

拿着内裤包裹着鸡巴,闻着的丝袜的香味,感觉着丝袜尖部那有一点点硬的地方,那是汗液腐蚀的结果。

轻轻的用舌头舔了起来。淡淡的汗味,淡淡的香水味,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但又不想这么快就结束,我放慢了速度,幻想着雨墨穿着这双棕色的丝袜为我足交。一只脚轻轻的研磨着我的龟头,我托起她的另一只脚,慢慢的从脚根舔到脚掌。

最后用嘴把脚尖含入嘴中,用我的唾液,润湿她的丝袜,她的脚趾。我用双手抚摸着她的小腿,一点一点的感觉着丝袜的光滑,感觉着她的体温,看着她红红的脸,深深的喘息,我完全陶醉在里面。

手中的速度也不自觉的加快,最后竟然有一点点的酸痛感,但我不想停止,我要释放。我加强自己的幻想,完成了这次喷射,几秒钟后才缓过神来,看着内裤的上的精液。

我无语了,怎么忘了这事,射哪不是射啊,怎么处理,一大块粘乎乎的液体,我用手纸擦了擦。看着一大块的斑痕,上面留着手纸的纸屑。操了,我现在知道杀人后的人,为啥都手足无措了。我把内裤扔了?我刚搬过来,人家就丢内裤。

扯淡啊!我把内裤洗了?说不定雨墨明天会谢谢我,学习雷锋,好榜样,为新女室友洗内裤,后面一定是胡一菲扶着我这残疾人过马路。

瞬间,我感觉没有了生的希望,老子今天要归位,我毁我恨,我一把一把往下揪头发。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把中间的一块用水洗了洗,扔在了筐里。无助的扶着墙往屋子走去,我先练练残疾人的感觉吧,我感觉我早晚得交待到胡一菲手上。
这一晚,我睡的乱七八糟,我做了很多你们一猜就能猜到的梦,这些天的疲惫。加上一晚上的模拟逃跑,我的心情像极了,德州电锯杀人狂里的主人公。早上起来我感觉头痛欲裂,我像梦游一样走到了楼下,看到了雨墨,看到了红着脸的雨墨。好像在说:

你色狼。

三、顶在花心雨墨红着脸看着我,也不说话。我也楞了一下,早啊。早,早。

刚刚,雨墨好像是愣神了。紧张的回了我一句,扭身就往洗手间走去。我刚想追上去搭话,胡一菲那有“磁力”的声音,又在耳边想起。早啊,明明,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一菲啊,早啊,今天上班不?胡一菲眉毛一挑,怎么滴。你想约我?我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还小,等两年您在祸祸我。你是当我听不着,还是当我听不懂你们东北话啊。

我连忙转换话题,一菲啊,你周末怎么还上班,你老板在山西开小煤窑的?

你皮又痒了是吧,我可是人民教师,专门“培养”你们这些花朵的,我没和你说过?

接着捏的指关节卡卡做响,边说道:最近接了个跆拳道教练的活做兼职,不过有两年没练了,你来陪我练练?这时雨墨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你就不能女人点,26了,也不怕没人要你。

我有一失散多年的二大爷,听说离异了,要不我好好劝劝他收了你?我勉强的看了胡一菲一眼,撒腿就往楼上跑,身后传来胡一菲愤怒的咆哮,雨墨低低的笑声和锅碗瓢盆的哗啦声。

等我再出来时,一菲已经祸祸花朵去了。雨墨也不在家,可能是逛街去了。

我倒了杯牛奶,一边喝,一边往楼上走。却听到身后传来不正常的声音。

还好我胆子不小,估计是小偷,我慢慢的拿起身边的凳子,顺势躲到了一个角落。慢慢的听到了脚步声,麻比,果然是小偷,还好我在家里,要是两个女生在家还不让人,人财两收了。

我慢慢探出了头,看到了一个一米八左右身高的一个青年男子。长相还可以,90后的发型,流里流气,两手空空没拿武器。

我虽然170公分多一点的身高,但因为平时常做运动,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我直接显身出来,一是不害怕他,二是也怕误伤了好人。拎着凳子说道,哥们,您这是演哪出啊。

那小子,显然是一惊,反问道你是谁?我心里骂道:靠。但嘴上还是没太过分,我新搬来的。

这小子马上换了一付嘴脸,我叫吕子乔,住隔壁,同时伸出手来。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马上明白了,接着说了一句,胡一菲,秦雨墨都是我朋友哈。
我顺手把凳子递了过去,您坐您坐,我也换了一付嘴脸。打了个哈哈,我叫张明,前天搬过来的,以后多照顾啊。

我和我女朋友就住在隔壁,周末了想过来转转。就走窗户了,这不近嘛。有人就聊聊天,没人就顺点零食哈。

我咽了一口想吐他脸上的吐沫,心想:麻比的这什么人啊,我感觉我就挺无耻了,和他一比,我感觉自己一下就高大了。扯了一会没用的,子乔顺走了几袋零食,回屋了。这回走的是门,临走时,还请我有空去家里坐坐。

在屋里上了一会网,觉着无聊,也不知道干点什么。忽然想起吕子乔,我决定去隔壁看看,顺便摸摸他的底。这小子这么滑,别让他涮了。

当当当,我敲起了隔壁的门,一个女声问道:谁啊?

女人?

他女朋友?我还是顺口问了一句,这是吕子乔先生的家吗?门开了,一个穿着白色长体恤,下身穿了一条七分的黑色打底裤的漂亮女生出现在我的眼前。
长长的头发,染了点淡淡的黄色,有一点点波浪,自然的披在肩上。白白的肤色,不大不小的眼睛,不薄不厚的嘴唇。

对不起,本人面部识别能力不强。只能说成这样,什么都长的正好的一个漂亮女生,我心里骂啊,操了,吕子乔也能配上她?真他妈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我还是下意思的问到,你是吕子乔的女朋友?同时心里下意识的求她说,一定说不是,说不是。可惜老天就是这样瞎眼,美女还是甜甜的说:我就是。

我伸出一只手,同时说道,我叫张明,新搬来爱情公寓,3546室的。您好。

美女也伸出白白的小手,搭在了我的手上,我叫陈美嘉,你可以叫我美嘉。

摸着那光滑的小手,我指了指里面,子乔尼?哦,他出去了,不知道忙啥去了。

那我先回去了,改天过来。

您别客气进来坐一会,一会可能他就回来了,再说我们也是邻居。怎么的,你这是区别对待啊。

还是经不住美女的诱惑,10分钟后,我和她已经在客厅里谈笑风生。

你是做什么的?我现在也没找到工作,待业在家。美嘉皱着眉头说道。

你尼?我?我在一家it公司做销售部经理。经理?那你现在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崩溃了,真是单纯的女人,有第一次见面就问别人这个的吗。啊,我面带为难的说,我现在年薪制,一年15万吧,我说了个人保守的数字。

只见美嘉咣的一声,倒在沙发上,撩起的长体恤,让我看到了打底裤里浅色的内裤。我也差一点倒在沙发上,我控制了一下身体。

美嘉可能也意识到了走光了,连忙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随口问了一句,这在上海也没多少。不至于吧,你男朋友做什么的?

他?美嘉一脸的不屑表情,像个二流子一样,我没看到他拿回来什么钱。有时房费还得我来交,不提他了没用的男人,就知道寻花问柳的。

果然,小混混都这样,我心里忽然动了起来,看美嘉看我的眼神。我感觉我一定能和她发生点什么。就这样我们一聊就是一下午,吕子乔也没有回来,我们都忘记了时间。天都快黑了,我和美嘉才注意到。这小妮子一下子就扑腾起来,我给你做饭,说着就往厨房跑去。不用了,不用了,我回隔壁吃,有早上剩下的饭。

我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想,这样你还不使劲留我。果然,小妮子不停的劝我,什么习惯了做饭,你不在这吃,我也得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全冒了出来。
不到一小时,桌子上四菜一汤,虽然不是很好的食材,不过看起来很有食欲。

我尝了一口,味道果然很好,你手艺真好,子乔找到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美嘉干脆没搭那茬,直接说,你也单身,自己做饭麻烦,有空你就过来吃。你要和我客气,你看我不用盐汽水喷死你。

吃完了饭,吕子乔也没有回来,我也不好在人家长坐。直接告辞出来,打开房门,一开门,正看见,雨墨在门口。看着我,也不知道她是在那里等我,还是正好走到这。

你去哪了?

吃饭了吗?

我做饭给你带份了。啊,我吃完了,在隔壁子乔那。你认识子乔啊。没有,白天这小子来顺东西,碰巧被我拿住,我色色的看着雨墨,不知道哪来的色胆。
说了一句,你说你怎么谢我,说完就自己在那淫笑。雨墨的脸又红了,还带着点俏皮,说了句,不理你。

一菲端着饭碗,从厅里出来。一边用筷子敲着碗边一边说,我说零食少了好几袋。正好,想让你尝尝十大酷刑之如来神掌第一式尼,既然是子乔拿的,就放了你。
不过,你东西都没看住,还想在雨墨那占便宜,你是想试试我的九阳电压力锅掌法吧。保证让你的骨头和肉用筷子一夹就能夹下来。

你恶心不恶心啊,说这个你也不怕吃不下去饭,晚上做了什么啊?我在隔壁没太吃饱。一菲站在压力锅旁,把盖子打开,指着里面。挑衅的说,你来啊,你来啊,来看看就知道了。

我打了个哈哈,一边解着衣服扣,一边往楼上走着说,今晚减肥不吃了,我的肉太油腻,你等我减减肥,再来做我吧。

自从知道了美嘉失业在家,吕子乔经常夜不归宿,我也变的有事没事的往美嘉那跑。

熟了以后,我也经常的翻窗户抄近路去隔壁聊聊人生,逗逗美女。

那天我没事顺着窗户就跳了过去,想吓吓美嘉,就捏手捏脚的往美嘉的房间走去,门虚掩着。我轻轻的推开了点缝,一下子鼻血差别就喷到她的身上。原来美嘉正在试新买的打底裤,上身就穿了一个黑色的胸罩,下身穿了一条大概到膝盖的紧身打底裤。

正轻轻的往上拉着裤腰,时不时的用手在阴部的位置上做着调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女生穿丝袜或者这种紧身的打底裤都有一种强烈的冲动,甚至有用手摸一摸的欲望。

我已经忘了自己是在偷看,门也不知觉的被我打开。

我出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美嘉雪白的肌肤,在黑色的胸罩和打底裤的映衬下,更加的雪白。那虽然不大的胸部,但十分坚挺。纤细的腰部,感觉一只手就能握住。还有那被紧身打底裤已经勒出了一个像3字一样的阴部,我的呼吸已经重的不行,感觉快要喘不上气来,我的喉咙已经干的感觉要说不出话来。

我艰难的吞咽着吐沫,死死的盯着那个3。啊你,一声喊叫打断了我的观赏,我看到了美嘉涨红的脸,我一下子感觉天悬地转,我真想一把按住美嘉,用我的双手,使劲的戳弄那诱人的阴部。

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我红着脸说着对不起,自己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看了你换衣服。我没控制住自己,还是偷看了。

对不起,我不等美嘉说话,带上门,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好几天我也没敢再去美嘉那里,美嘉也没有过来找我,感觉一切好像要结束了。

直到那一天,我站在客厅,隐约听到隔壁在吵架,我八卦的把耳朵贴到了墙上。

还是听不大清,我又从橱柜里拿了个碗,扣到了墙上。吕子乔,你不是男人,你不是人。陈美嘉你还有完没完了。我20岁就跟了你,你对我不好,你打我。
你还是不是男人。

你别光说我,你和那个男人,我就不想说你。你个小婊子,小婊子。刚骂了两句,就听到哎呀的声音,我估计美嘉在掐他。

你个小婊子,子乔还在骂。我跟你这么长时间,你骂我是婊子,你还是不是人。

我一头汗,太不犀利了,翻来覆去就这俩句。我对你这么好,你还甩我,你是不是人,我继续一头汗。

今天你又要甩我,你去死,只听啊的一声。我感觉子乔好像是负伤了……咣的一声,摔门的声音。还好,子乔应该没大碍。接着就听到呜呜的哭声,特别的大,越来越大。

我犹豫,我去不去,我前几天才惹了她,不会把我也捎带脚送走了吧。我继续犹豫,1分钟后,我出现在美嘉家里的阳台,女人的哭,我实在是没抵抗。
我看到了坐在地上的美嘉背对着我,我轻轻的走了过去,双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肩上。别哭了,别坐在地上,女孩子最怕着凉了。

美嘉转过了头,红红的双眼,一把抱住了我。使劲的抱住了我,吕子乔他不是人。我对他这么好,他还甩我,他不是人。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子乔他不识货,你别哭了,眼睛会肿的。我也下意识,用力的抱着她,只感觉胸口软软的,我更加的用力,仿佛想把美嘉溶入我的身体。

我的下面也不听话起来,一点点的苏醒。

闻着美嘉那有点浓烈的香水的味道,我感觉自己已经控制不了,我要她,我要和她做爱。

我双手扶着美嘉的头,我的唇吻在了她的上嘴唇上,我不管,我使劲的吻着她。

我感到美嘉抱得我更紧了,我感到美嘉的嘴打开了,甜甜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我的双手直接从她的体恤下面伸了进去,一下子握住了她的双峰。
美嘉的身子一震,使劲的抱住了我,想要阻止我的双手,我直接从后面一下解开了她的胸罩,口里更是发力的吸着她的舌头。

那甜甜的津液顺着她的口腔进入到我的口腔,我不停的下咽。手上发力,直接一下把她的体恤连同胸罩,一下子撸到了她的颈部。

我轻轻的搂着她,左手直接攀上了她的乳峰,轻轻的揉捏那颗已经发涨的乳头。一口把她的耳垂含入了口里,美嘉下意识的一声娇喘,更加的刺激了我的神经。我揉捏乳头的左手,跟着加重了力道,并适度的往外拉扯。右手更是伸到了臀部抚摸了起来,抚摸着滚圆的臀部,感受着紧身打底裤的质感,太滑了。

比直接摸到臀部的感觉还要好。

我受不了了,左手一下滑到档部,中指直接按到那神秘的洞口,一股潮湿的触感顺着中指传了过来。美嘉一下子按住了我的左手,但只是按住,并没有拿开,我的左手还是一下一下的,轻柔着逼口,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我更加加重力道,感觉已经有水从那神秘的洞穴冒了出来,我用中指弯曲了起来,反过来用骨节重重的顶在了上面,不停的使劲往逼里揉着顶着。

美嘉的已经从重重的喘息,变成了轻声的淫叫,我一下吻住了她的嘴唇,我要让她叫不出来。

美嘉在自己脱自己的打底裤,我适时的一下又从腰部把手探了进去,一把,把整个手掌按在了她的阴部上。我用整个手掌搓着美嘉的阴户,弯曲中指找到逼口,一下子伸了进去。美嘉啊的一下,一下咬住了我的舌头。

我眼泪都要出来了,这反应太大了,这要是口交,我不是废了。

我强忍着疼痛用中指做着活塞运动,心里暗暗的想,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让你咬我。

一只手指,一会感觉到已经被她适应,我适时的又伸进一根手指,进入了美嘉的阴道,更加发力的进进出出。美嘉的声音也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在一阵长叫声中,美嘉一抖一抖的身体。告诉了我,她已经来了高潮。

我不等她缓过神来,一把抱起她,一脚踢开了她的房门。把她扔到了床上,吕子乔会回来的。

美嘉说道。

我的鸡巴已经快把裤子湿透了,我大喊:就是现在吕子乔回来了,你看我干不干你。

我一把就把美嘉的打底裤扯了下去,完美的侗体摆在了我的面前,我已经没有心思欣赏。我直接脱下裤子,提着鸡巴就奔着美嘉走了过去。

你等等,你等等,美嘉一把握住我的鸡巴上下的套弄。我也伸出手,在美嘉的阴户不停的搅动,我的手掌很快就被像胶水一样的液体弄湿了一大块。

美嘉这时也轻轻的拽着我的鸡巴,往她的洞口送去,就像害怕我找不到位置一样。慢慢的到了洞口,我的龟头一下顶在她的阴道口上。

我不急着进入,我用鸡巴在外面打着圈,看着美嘉咬着小拳头,我一阵阵的暗爽。继续磨,美嘉这时已经挺不住了,不停的往我这边使劲,使劲用她的阴道想套我的鸡巴,我哪给她那种机会,你进一点,我就出一点,不知不觉,我已经退到了床边。

床上也已经留下了一道水痕,好像蜗牛爬过一样。我也感觉有点受不了了,就在她使劲的同时,我一下也用力的往前顶去,感觉一下好像顶到了头。

美嘉啊的一声大叫,好像被人捅了一刀似的,我哪里管她那么多,抓住她的小蛮腰,使劲的操了起来。

整根送进去,整根拔出来。第一次都送到最深处,才十几下,美嘉使劲的抱住了我的身体。全身颤抖,不让我操她。我也停了下来,美嘉直接倒在床上,一抖一抖的,她高潮了。

迷茫的眼神看着天花板,大口的喘着气。

我又开始了轻轻的抽送,把美嘉叫回了这个世界,我也不变换姿势,只是不停的操着,发泄着我的兽欲。十多分钟后,在强烈的刺激下,我完成了这次交合。
身子下的美嘉直直的看着我,也不管还在身体时的鸡巴和流到床单上的精液。指着我说:你真色


49920
【完】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针孔下的猎物
  2. KTV的淫乱消魂之夜
  3. 农村妇女的都市经历 完结
  4.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九九章 谁才是猎人2_2
  5. 我终于打开了她的美腿
  6. 相遇于公车
  7. 呕吐中的口交训练
  8. 带女同事至公园偷情刺激做爱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