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新娘(45)

新网址: yzs8.info , yazhouseba.com
奢华博彩之旅 尽在澳门永利
广告,微信: sjms1388008
世界杯在线下注



      (四十五)

      布幕后面的空间,挤了六个人。

      德川雄天跟他轮椅上的儿子、被德川雄天用羞人体位抱在身上的书妃、被五花大绑丢在地上的我、还有艾力克和连钧得这二个混蛋。

      书妃一直本能的挣扎抗拒,但惮於德川雄天威胁要在她婆婆面前干她的狠话,又不敢太激怒德川,只是弱弱的羞苦反抗,这种模样却让德川更兴奋。

      德川放下她ㄧ条腿,只抬高她一只腿弯,另一手搂紧她弧线优美的腰脊,继续屁股一挺一挺的撞击,入满珠的粗大阴茎在湿淋淋的娇嫩耻缝进出。

      「不……不要……」

      书妃小声的哀求、ㄧ张美丽的裸足踮高在地上。

      「不要吵,你婆婆来了!」

      书妃闻言紧张羞咽一声。

      「您好」「赵夫人好」

      外头虚伪的问好此起彼落。

      「对不起,我好像早了半小时……」果然是书妃那位温雅高贵的婆婆,声音还在门外。

      「没关系,我们也差不多结束了。」朱凯文。

      「真的啊,好可惜,我本来还想有荣幸能参与ㄧ小段的……」

      声音已经从门外进到会议室,书妃惊乱下,那条原本被德川放下的玉腿,又自动盘上德川身体,ㄧ对洁白脚ㄚ在德川后腰交错,两根胳臂也抱得更牢,整
个人紧紧攀在他身上发抖。

      我看了有点吃醋,虽然她是下意识以为婆婆会从布幕下看见她的裸足(其实布幕是落底,下面看不见)才有这样自我保护的反应,但却让德川雄天大为得
意!

      「当然欢迎啊,大嫂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喝杯咖啡,认识书妃的好同事们,我们公司很温馨的,他们都很可爱,不过很不巧,书妃刚刚接到客户电话,
就先离开了,她要我跟您说声抱歉……」

      「哦,小妃离开了」她婆婆声音听起来隐约有丝失望,不过马上又为媳妇说话:「忙ㄧ点是应该的,毕竟她休息那么久了,是该把重心放回工作。」

      「书妃有您这么开明又疼她的婆婆,真的好幸福喔!」绮汾那个贱人用噁心的嗲音谄媚。

      「才不是」书妃婆婆说:「有小妃那么漂亮乖巧的媳妇,才是我们的福气。」
      书妃听见婆婆的话,羞愧地埋在德川肩膀发抖。

      被婆婆称讚的她,此时整个人一丝不挂攀在德川雄天身上,狼藉湿红的生殖器还被入珠怒棍塞满。

      德川雄天用空着那只手,将她的脸抬正,强迫她面对自己。

      「你是她说的那个好媳妇吗?」他小声问。

      书妃美丽的大眼睛瞬间涌出羞愧泪水。

      这时德川忽然扭动屁股往前顶,毫无防备的书妃张口就要失神呻吟出来,但柔软的小嘴立刻被德川霸道强吻住,结果只发出激烈闷喘。

      「呜……」她闭上泪眸,为了不叫出声音,只能认命被对方的唇舌纠缠。
      德川继续挺动下身,而且明知道书妃的婆婆就在外面,他却故意抬高她二边大腿大力挺送,发出「啪、啪、啪」紮实而响亮的湿肉撞击声。

      被入珠粗屌猛烈蹂操,书妃只能紧抱住德川脖子,洁白娇躯挂在他苍老却仍有力的身体羞耻摆动,两条修长的小腿和性感裸足悬在空中摇晃。

      还好外面同时播放着有点节奏的轻音乐,所以布幕后面激情羞耻的肉博声才没引起那位美贵妇注意。

      德川猛烈蹂躏书妃十几下才停下来歇息,书妃也终於摆脱他的强吻,羞耻地嗯嗯娇喘,两具赤裸的肉体已经热汗交融。

      「小骚货,休息一下而已,还没结束,听听看你婆婆说什么……」德川雄天仍用火车便当的体位,将书妃美丽的胴体端在身上不放。

      「……家恩,你这傻孩子,怎么又在掉眼泪?不是已经见到书妃了吗?」外头书妃的婆婆语气怜疼又有些无奈。

      德川雄天ㄧ个眼神示意,连钧得偷偷将布幕拉开ㄧ个细缝,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

      书妃立刻害怕到全身紧绷,伸手抓牢布幕的开缝。

      「放手。」

      书妃噙着泪楚楚可怜摇头。

      「再说一次,放开。」德川压低声音,语气却很严厉。

      「会被看到……不要……求求你……」书妃发抖地哀求。

      「你不放手,我们就这样走出去。」德川威胁。

      书妃无助掉下泪来,纤纤五指松开红色布幕,却仍不肯完全放手。

      艾力克把它抓下来,放回德川雄天肩膀。

      「抱好!」德川沉声低叱。

      书妃两根胳臂默默收紧,搂牢那个流氓的后颈,忐忑又羞愧的发抖。
      外头现在是朱凯文在说话:「……大嫂别担心,家恩应该是太高兴才哭的,刚才书妃在我们面前跟他晒恩爱,连我们看了都快掉眼泪了,有小妃这么温柔又
贴心的妻子,家恩还是很幸福,我们所有男同僚都很羨慕……」

      从细缝看出去,赵家恩已经乾爽整洁、衣衫完好的坐在轮椅上,他的贵妇妈妈怎么也想不到她离开那段时间,儿子被在场那些人扒光,毫无尊严地看着自
己爱妻被凌辱奸淫,还逼她在他脸上失禁洒尿。

      「原来是这样,太好了,家恩,妈一定得更疼小妃才行,她为你受很多苦呢……」书妃的婆婆蹲在儿子前面,用手帕慈爱地为他擦去不停涌出的泪水。

      「是不是很羞愧啊?你现在这样子,下面还插着我的屌,怎么对得起疼你的婆婆?」德川雄天轻声问攀在他胸前,强忍抽咽的书妃。

      「让她更羞愧吧。」他小声吩咐艾力克。

      「呜……不要……」

      艾力克居然蹲在她悬空的屁股下,用羞人的肛珠棒塞进仍微肿的小菊花。
      「忍不住想出声就吻我,不然被你婆婆发现可不好。」可恶的德川雄天狞笑。

      书妃咬紧下唇辛苦哼喘,艾力克现在正塞进她肛门的,是ㄧ根圆径由小到大、五颗ㄧ串、珠与珠间都留ㄧ小截细柱的肛珠棒。

      一颗、二颗、三颗……圆润的肛珠陆续被漂亮的括约肌吞噬。

      看艾力克的意图,是想把它们全送入书妃羞人的小洞内。

      用来润滑珠子的黏稠油液,不断从私密的股缝间滴下来,书妃用力屈起小腿、悬空的洁白脚掌往后绷,前端二排纤趾牢牢握着。

      「不行……我会……」到第四颗珠子,她强抑声音痛苦哀求,艾力克还是硬塞进去,书妃一只纤手用力摀住嘴巴。

      「忍不住就自己把嘴贴上来,我会用力吸住你的小嫩舌,保证不会让你发生叫声。」德川再次小声提醒。

      在旁边听见的我,不禁又妒又愤!

      (书妃不会屈服的!她才不会自己去亲你的臭嘴!她不是那样的女生!)
      我的心在怒吼,为她反驳拒绝。

      但这次我错估了她恐惧无助的程度,在爱力克硬是将最后一颗大珠挤进去她窄紧菊花的瞬间,她猛然把双唇贴上德川的嘴,然后认命的在德川强势主导下
激烈舌吻。

      德川也不让她有后悔的机会,入珠的大肉肠又开始进出泥泞的窄隧,在肛肠也被塞满的状态下,阴道显然更紧迫,书妃只能更用力抱住德川,粉红的小舌
片在口中和德川的舌头纠缠。

      「妃……」我忍不住低声悲鸣,她当然不是甘愿跟德川那只老蟾蜍这样,是为了不让外面的婆婆发现、六神无主下才被迫如此,但我的心仍然很受伤。

      布幕外面,书妃的婆婆跟绮汾还有真真交谈热络,那俩个婊子把自己说成是书妃的手帕交,你一言我一语的讨好那个不知情的贵妇,让她心情大好,完全
不知道可怜的媳妇就在一布之隔外被人强奸。

      「趴好,屁股抬高……」

      用火车便当体位已经累了的德川放下书妃,改要她双手按在地上,抬高屁股让他从后面上。

      书妃羞耻的摆出他要的姿势,苍白淒楚的容颜距我只有几公分。

      「对不起……逸详……」她羞愧喘息。

      我摇摇头,要她别自责。

      「嗯……」她咬住嘴唇辛苦闷吟,德川粗大的狼牙肉棒又顶入她下体,然后抓住她纤腰开始前后挺送。

      「呜……详……」她呻吟两声,柔软的小嘴吻上我乾热的双唇,我顺势吸住全是香甜津汁的嫩舌,两人忘情激吻。

      但连钧得并不让我们这对苦命鸳鸯如愿,他发现后立刻揪住书妃凌乱的秀发,迫她松开我的嘴,然后换他自己强吻上去,书妃起先紧闭双唇抵抗,但德川
从后面撞得她激颤哼喘,属於我的湿软小嘴终究被连钧得的舌头攻陷。

      连钧得ㄧ边粗暴吻着她,一手伸进她胸下,捏揉毒液作用还未完全褪去的粉嫩奶尖。

      「嗯……」

      书妃更激烈闷吟,两条原本踮趾直立的修长美腿被撞得发软无力。

      「腿撑直。」德川抓住她纤腰,强逼她厥高屁股接受躂伐,但书妃已经没有力气再维持必须撑高脚掌、腿打笔直的背交姿势,只能辛苦的呜咽摇头。

      ㄧ旁艾力克见状,拿了躺在地上的一只高跟鞋,抓起洁白裸足强行为她穿上。

      如此书妃的屁股又被迫抬高,德川雄天又能轻松干她。只不过艾力克只让她一只脚穿高跟鞋,另一只却没有,导致她一边足不着地,形成更辛苦的单腿支
撑。

      艾力克又拾起旁边的麻绳绕到另一头,将书妃没穿高跟鞋那条裸腿抬高,把脚踝连大腿牢牢捆绑在一起,再将绳子另一端吊高在旁边ㄇ型钢架横桿上。

      书妃被舌吻住的小嘴发出羞鸣,她现在的姿势羞耻无比,像狗儿尿尿三肢着地,一条腿屈膝高高抬着,让德川雄天轻易从背后撞击。

      连钧得又将开缝掀大几分,清楚看见她婆婆跟朱凯文还有那些假面好同僚在外头有说有笑。

      书妃慌乱伸手去抓布幕,但马上被艾力克捉住,用麻绳捆绑手腕,也吊到ㄇ型架上,变成只有左手和右腿碰着地。

      到这地步,她已没办法再挣扎,只能颤抖闭上泪眸听天由命。

      还好她婆婆刚好是背对布幕的方向,和朱凯文他们聊天。

      那位贵妇的话题一直不离她锺爱的媳妇,字字句句都流露对书妃的满意和骄傲,听在书妃耳里,却比骂她不守妇道、贱人这些难听的话还要残忍。

      这样干了几分钟,他们解下书妃手腿的绳缚,在她刚松绑还腰酸骨软之际,艾力克一双强壮胳臂就从背后穿过她两边腿弯,将她离地抱起!

      「哼……不……」

      书妃羞慌到快窒息,她全开的赤裸私处,完全正对布幕开缝。

      而且连钧得的手指,插进被德川入珠肉棒蹂躏得红肿的肉洞,开始挖弄起来。

      「呜……不……」

      她抓住连钧得抠屄的手,另一手用力摀紧嘴巴,一只脚的趾尖上还挂着摇摇欲坠的高跟鞋,美丽的大眼睛全是惊恐的泪水,。

      但连钧得却露出报复的狞笑,手指毫不留情「啾滋啾滋」在饱含水汁的阴道挖弄,书妃只能在艾力克的臂弯强抱中挣扎。

      接着让人意想不到更过份的,是德川居然走到她前面,把布幕完全掀开。
      「不……」

      瞬间她吓到无法喘息,连我都为她紧张到心脏快暂停跳动。

      连钧得助纣为虐,湿淋淋的手指激烈抽插数下猛拔出来。

      「唔……」书妃快把下唇咬出血,悬空的雪白脚掌绷紧,纤秀的足趾也用力握住,却还是止不了湿黏的肉缝上端尿洞破开,喷出羞耻的液体。

      「小妃?」

      背对着布幕的贵妇人轻轻一声疑问,慢慢转过身。

      就在她快看见媳妇羞耻淫乱ㄧ幕的半秒前,德川放开的布幕即时合住,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大嫂,怎么了吗?」

      「我怎么好像听到书妃的声音?」

      另一边布幕才落下,德川雄天入满珠子的狼牙肉棍,立刻猛力插入书妃的嫩穴,兴奋的操蹂起来!

      「爽吗?是不是很刺激?小穴收缩得特别利害呢……你原来喜欢这种变态的玩法……」

      「嗯……唔……」

      书妃粉红的指尖,深深掐入操住她双腿的艾力克手臂。

      可恨的艾力克趁人之危,低头轻轻说ㄧ声:「亲亲」

      为了不发出声,她屈服仰直玉颈,让艾力克吸住她柔软的嘴唇,舌片也搅在一起。

      我的心再次被狠狠划一刀,虽然从头到尾都知道她是走头无路了,才会任那些畜牲佔据纯洁的小口,但还是吃醋到发抖,整个人像灵魂被掏空般灰裂!

      挂在她一只洁白裸足趾尖的优雅高跟鞋,仍随德川怒棒蹂操她的嫩洞而激烈摇晃。

      她被艾力克从背后离地抱住,前面又有德川压境,人肉三明治般根本没有办法挣扎,德川一边挺送屁股抽插、手指拨弄她耻缝上端发痒的小阴蒂,另一手
伸到她屁股下,抓住肛珠棒的末端,然后扭转起来。

      「呜……」

      被强佔的小嘴激烈呜咽,纤趾不自禁握住,高跟鞋从趾尖上落了下来。
      「咦!」外面又传来她婆婆的声音,而且很近:「那是小妃……」

      「大嫂,你ㄧ定是太想媳妇了,布后面没有东西啊。」朱凯文似乎故意大声说给布幕里面的书妃听。

      仍和艾力克唇舌相接的书妃倒抽ㄧ口气,惊恐的泪水瞬间涌下来。

      「不是,我看到那好像是小妃……」声音只隔着一层布,那面挡住残酷真相的红幕随时会被掀开。

      德川这时将凹凹凸凸的肉棒顶入深处,同时把塞满她窄紧肛肠的珠串粗暴拔走。

      书妃悲惨的闷吟出来,羞耻的高潮让她在惊乱中绷紧全身小肌肉激烈抽搐。
      「唔……好爽……」德川却咬牙低叹,书妃窄紧的阴道,正在紧张地痉挛收缩,一定夹得他肉棒舒服极了。

      但他却又猛然拔出湿淋淋的阴茎,紫色肉菇像凶器ㄧ样弹翘在肚子前!
      「呜……」

      处於兴奋状态的鲜红嫩洞被瞬间抽成真空,书妃贝齿咬住艾利克嘴唇,雪白脚掌往下绷直,两排纤趾更是使劲扭夹。

      布幕外她那贵妇婆婆:「这不是小妃的手链吗?」

      「啊,我记得她有走来这边,应该是不小心掉的。」

      绮汾说。

      「这孩子真粗心,那我就帮她带回去了。」

      「大嫂真的很疼小妃呢,她身上任何小东西您都知道。」朱凯文说。
      书妃婆婆笑回:「这样说得我好像盯着媳妇的可怕婆婆,其实因为是我送她的生日礼物,所以才知道。」

      「您果然真的很疼书妃呢,真的好羨慕喔,以后我要是能有这么高贵美丽、又对我好的婆婆就好了……」虚伪的真真猛灌书妃婆婆迷汤。

      他们ㄧ直在布幕外聊天,只苦了可怜的书妃,德川又将他入珠的肉棒回填进红肿的小穴,兴奋的抽送起来。

      书妃羞苦地摇头,为了怕发出呻吟,她根本不敢摆脱艾利克的湿吻,明明很厌恶那两个侵犯她的男人,却又被迫在心爱的我面前配合他们奸辱,这种煎熬
矛盾的心情,让她泪水从未停过。

      「咦,这里怎么湿了ㄧ片?」绮汾故意大声嚷嚷,明知道那是刚才书妃潮吹的羞耻尿水。

      「对啊,味道怪怪的。」老吕好像在闻。

      「后面不会漏水吧?打开看看……」

      书妃瞪大的美丽双眸瞳孔急速收缩,红幕真的被拉开,然后德川猛烈撞击数下又拔离怒棍,她在乱抖乱颤中又尿出来。

      「好啦,打扰这么久,我也该带家恩回去了。」

      还好贵妇人依然没看见乖媳妇二次潮吹的耻态,因为她又转过身,正向朱凯文告辞。

      但书妃仍然恐惧羞乱不知所措,激喘中小手紧紧扯着布幕,想将那随时会曝光的漏洞拉合,只是老吕笑嘻嘻的不让她如愿。

      「有件事还望大嫂见谅,书妃今天可能要晚点下班,她接到的那通电话很重要。」

      「喔,没关系,公事为重,应该的嘛,何况小妃休息那么久了,想必也耽误了ㄧ些事,你帮我转答她,就说不用担心家里跟家恩,事情办好比较重要,但
一定、一定、一定,要记得吃饭,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大嫂您真的很开明呢,要是ㄧ般婆婆,家恩现在这样……」

      「这哪算什么开明啊,小妃这么乖巧,如果连这都不能体谅,我们怎么当人家长辈?」

      那贵妇人说完,又特地弯身安抚轮椅上的儿子:「我们家恩ㄧ定也能体谅的,对吧,家恩最疼小妃了……」

      书妃听到婆婆安慰丈夫的话,羞耻的泪水又涌上眼眶。

      德川雄天似乎看到她种表情就特别兴奋,马上从艾力克臂弯中把她接过来,凶器般的肉菇ㄧ挺到底,在她咬牙羞苦的闷喘中,又用火车便当的方式继续蹂操
她。

      婆婆跟丈夫的背影终於消失在门口,门也缓缓关上,书妃松了口气,随即就羞恨地挣扎想摆脱德川的奸淫。

      「巴格!你敢不乖!」

      德川抱着她走出布幕,把她重重放在桌子上,拉高她ㄧ双胳臂压在桌面,挺送屁股兴奋地抽插起来。

      「不……呜……放开我……」

      她婆婆后脚才出会议室,现在人只在门外,不知道会不会折返。

      艾力克把窗帘全部拉开,果然那个贵妇人在外面和朱凯文边走边聊,旁边那看护推着赵家恩随同,慢慢往电梯走去。

      只要他们ㄧ回头,就会看见会议室内的景象。

      「真兴奋啊……这样干你……让你婆婆看……唔……好像快出来了……要在你婆婆还没离开前……内射到你肚子里……唔……要出来了……让我……舔你
的脚……」

      德川又把书妃两张雪白的脚ㄚ并拢抓在ㄧ起,含住纤秀的足趾来回吮舔,下体啪啪啪的激烈抽送,入珠的怒棍像烧红铁棒ㄧ样,在湿紧的耻肉中翻飞蹂操!
      「呜……不要……嗯……啊……」

      「噢……快来了……我的小宝贝……好舒服……好爽啊……噢……唔……出……出来了……噢……全给你……噢……好棒……」

      德川压在书妃柔软的娇躯上猛亲猛吻,夹在赤裸大腿间的鼓涨卵袋激烈收缩。

      而窗外书妃的婆婆跟赵家恩仍在等电梯。

      「走……我们去跟你婆婆道别……」

      德川又端起她,喘嘘嘘往窗边走去。

      「不……哼嗯……不要……」书妃雪白的小拳头无力垂打,推拒德川的肩膀。

      「都这样子了……还这么泼辣!真难驯服……你们过来帮忙……」德川暂时放下抵死不从的书妃,吆喝艾力克跟连钧得。

      「把她转向玻璃,让她用流出精液的嫩屄向疼爱她的婆婆说再见。」
      「不……不要……」

      书妃悲羞挣扎,但怎敌得过三个大男人联手摆佈。

      在那两只畜牲助纣下,她被德川从背后操住腿弯再度抱起,然后摇摇晃晃走到大面窗前,艾力克和连钧得负责抓腿,德川把她的下体压上去。

      「住手……会被看到……求求你们……」她踢动双脚,却只被抓得更牢。
      湿红狼藉的阴户,淫乱地平贴在乾净透明的玻璃上,压扁的小肉洞正渗出浓浊白精。

      看出去是还在等电梯的婆婆,还有知道一切却无法表达的可怜丈夫。
      「用淫水和精液写个再见跟他们道别吧!」德川抱紧她双腿,挪动她张开的下体在玻璃窗上写字。

      「嗯……啊……不要……呜嗯……」书妃羞苦挣扭,两只纤美裸足却被牢牢紧握。

      乾涩的玻璃跟湿嫩耻肉摩擦,发出「吱~吱~吱~」的刺耳声,正用羞耻黏液写下歪扭的字。

      书妃嗯嗯喘颤呻吟,惊恐的双眸ㄧ直盯着窗外电梯门前的婆婆,只要那贵妇人头稍微转过来,就让她混身发抖快要昏厥。

      我想可怜的她,现在ㄧ秒应该就像一小时、甚至一辈子那么久!

      终於「噹」一声,久候的电梯总算甘愿到达,看护推着赵家恩先进去,书妃的婆婆跟朱凯文礼貌道别后也尾随进入,电梯门又缓缓关起。

      书妃看见婆婆离去,整个人虚脱地娇喘出来,但随即又羞耻呻吟一声,只见玻璃窗上冒出热气,大量水汁从她赤裸的屁股涌下,淅沥沥地洒落地板……

      =======================================

      朱凯文的办公室。

      我被带进去时,书妃已经沐浴梳洗过,清丽素颜,穿着乾净的衬衫窄裙,修长迷人的双腿也换上新黑丝,朱凯文不知道帮她准备了多少套一样的衣服。

      她看到我,就急着想跑过来,却被眼中满是妒火的连钧得捉住胳臂。
      这时标哥慢慢从沙发上起身,走向连钧得,拿开他箝制书妃的手,然后抓住书妃纤弱的香肩,将她推给我。

      「人暂时还给你!晚上好好安慰人家。」标哥淡淡说,但强调「暂时」这二字。

      书妃一入我怀里,立刻紧抱着我,连脸都深深埋在我胸口,好像分开有一世纪那么久。

      已经沐浴过、书妃还没乾透的秀发散发迷人芳香,柔软的身子满怀委屈颤抖。

      「为什么要把她送给这废物!」连钧得不满地抗议,带我上来的艾力克脸上也忿忿不平。

      其实我也愈来愈不懂标哥了。

      本来已经走开的标哥,听见连钧得唐突的质疑,又慢慢回过头,双目绽射凶光。

      「你们两个,立刻给我滚出去!这里不甘你们的事了!」朱凯文叱喝!
      连钧得和艾力克再笨,也感到标哥的杀气,刚才那股愤恨难平的气势瞬时消失无踪,小孬孬似的低头逃出朱凯文办公室。

      「带她好好吃ㄧ餐,我可是答应她婆婆要她ㄧ定得吃晚餐,嘿嘿。」朱凯文狞笑:「明天,你们两个ㄧ上班就先到我这里报到,要给你们穿上成对的贞操
带,还有,我们的小妃,明天开始你的短裙还要减短五公分才行,丝袜就换成这
种的。」

      他拿出ㄧ条比书妃身上穿的还短的窄裙,还有双薄透的吊带款黑丝,书妃没转头看一眼,她现在只顾紧紧依偎着我……

      =======================================

      结束难熬不堪的一天,离开公司,我跟书妃静静吃过晚餐,先送她回去,十点左右她传简讯给我,说公婆都入睡了,我才又折回,在那看护掩护下进入她
卧房。

      两人一见面,连句话都没说,就乾柴烈火飢渴的相拥缠吻,我胡乱褪下她轻薄的睡衫,把娇喘的她压在床上。

      「详……嗯……等……唔……等ㄧ……下……」

      「嗯……怎么了……嗯……」我回应,却仍控制不住,在她雪白诱人的赤裸胴体激烈亲吻。

      「噢……等……」

      书妃呻吟着,乖巧地把两条修长美腿屈举起来,因为我已经亲吻到小内裤中间的柔软山谷。

      「好香……」我拨开已经湿出ㄧ点痕迹的裤底,粉红鲜美的耻肉呈现眼前,而且散发保养乳液淡淡的芳香。

      我正要品嚐她才细心保养过的美丽肉花,她却喘息轻轻抓着我头发阻挡。
      「哼……等……等ㄧ下……」

      「怎么了?」我终於认真面对她的央求。

      「床下……」她羞颤说:「有ㄧ袋东西,你拿出来。」

      我忍着欲火,不甘愿地从她起伏的娇躯上离开爬下床,找到她说的那只沉甸的大纸袋。

      「你……打开」她说,而且呼吸愈来愈急促,似乎袋里有让她羞於面对的事物,但不懂为何又要我拿上来?

      当我满腹狐疑打开的瞬间,她已经用手掩住自己的小脸。

      「这?这是?」

      我无法置信看着袋里的东西,一颗心剧烈跳动。

      袋里的东西,居然是数捆麻绳,还有肛珠串、润滑液、跳蛋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东西。

      「妃……你莫非要我……」

      「嗯……」微弱颤抖的回应,让人觉得她快要羞到昏厥。

      「为什么?」我虽然兴奋到喉咙发乾,却还是想知道她小脑袋在想些什么?
      「我不想……让那些讨厌的人……从我身上得到的……比你多……」
      「小妃……」我忍不住呻吟。

      「逸详……」她柔柔抓住我的手,羞红脸对我说:「把我绑起来……我想成为你的……用那些东西……让我彻底都是你的……」

      「在家恩……面前吗?」我激动喘着气。

      「嗯……」她愧疚地噙着泪。

      「那我,去把家恩的眼罩……跟耳机都拿掉……让他知道……你现在是我的……楚书妃是我的!」

      「好……」她哽咽回答:「让我来」

      她慢慢起身,光着美丽的身体走到赵家恩床边,颤抖地拿掉他的耳机,取下眼罩。

      我拿绳子跟那袋东西,也跟到她身后。

      「详……」她转身泪光闪闪面对我,羞耻地将手并拢伸出来:「就在这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漂亮老婆白白被送货员干了一下午
  2. 老婆与黑人肉棒
  3. 丧尸欲来淫满楼
  4. 三星期女友(1-15)
  5. 我和表哥的嫂子
  6. 需要帮忙吗
  7. 妻子开发日志04
  8. 我与她的性爱生活
广告业务联系微信: sjms1388008
Tumblr色情博客 | Tumblr Viewer | 色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