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時間(4)

亚洲色吧网址: yazhouseba.com 和 yazhouse8.com
北京赛车PK10 重庆时时彩 乐彩网PK2.com

:viewthread.php?tid=9039283&page=1#pid94501952 字数:15899

消失的时间

作者:skylaoww 2014/06/07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第四章 求職?求歡?

時針指向早上的八點,在陌生的房間裏,小路早早便醒了過來,迎來了她到 S市的第二天。

昨晚已經在網上搜索了一下,今天在S市人才中心有一個大型的招聘會,小 路把自己在這幾年做的一些作品,還有自己的簡歷早早的已經都打印好,裝到包 裏,換上了昨晚穿的衣服,只是粉色的T恤換成了一件白色的雪紡襯衫,胸前的 花恰好地擋住了視線,掩蓋了裏面被黑色胸罩緊緊包裹的酥胸,但不帶一絲贅肉 的腰肢,在雪紡的材質下隱約可見,更添幾分成熟的性感,衣領在彎腰的時候隱 約可見深邃的事業線。

小路照了照鏡子,整理好衣服,便披散著一頭秀發出了門。

剛走到門口,便接到了張喬的電話,電話那頭張喬說:「小路,你今天是不 是要去市人才中心的招聘會啊?」

小路有點愕然地說:「是的啊,喬哥有什麼事兒嗎?」

張喬溫柔地說:「沒什麼,今天正好我公司也要去招聘,要不我順路載你過 去吧。」

小路想了想,說:「還是不用了麻煩你了喬哥,我自己過去就好了,正好我 也熟悉一下S市的路雜走額。」

張喬也沒強求,說:「那好吧,那我們在招聘會那見吧,一會兒中午一塊吃 飯吧。」

小路猶豫了一下,說:「那好吧,今天中午我請你吃吧,可別和我搶哦。」

張喬笑了兩聲,說:「哈哈,好的,沒問題,那一會兒中午電話聯系吧。」

掛掉了電話,小路也沒多想,便坐電梯下樓了,張喬坐在車裏,心想這小妮 子對自己還是有點戒心啊,看來還是不能太急了,慢慢來才好玩。

一踩油門,張喬便朝人才中心開去。

小路剛走到小區門口,便聽到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小路,等我一下 。」

小路停下了腳步,回過身看到不遠的地方李嚴朝自己小跑著過來了,很快, 李嚴也走到了小路面前,說:「小路,你是不是要去人才市場?」

小路點了點頭,說:「是啊,你呢?去哪兒呢?」

李嚴笑著說:「那就對了,我還怕出門晚了碰不上你了,咱倆一塊去吧,我 怕你不熟悉路的說,我今天也要去找工作額。」

李嚴今天穿著一身與他那還帶著點稚嫩的臉不大相稱的西裝,夾著個公文包 ,但合身的剪裁倒也顯得李嚴還是高大帥氣的,小路笑著說:「好吧,那我們一 塊去吧。」

李嚴有點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小路你穿得真漂亮了。」

小路看著李嚴那有點羞赧的樣子,不由得一笑,說:「你穿得也很帥啊,趕 緊走吧,不然去到就太晚了。然後那啥,中午我約了喬哥一塊吃飯,你也一起來 唄。」

李嚴點了點頭,說:「好的,那我們出發吧。」

兩人一路閑聊著,很快便走到了小區附近的地鐵口,剛剛走下扶梯,身後便 開過了一輛車子,裏面的人正好是小路的老熟人,大明的兄弟——昊然和天睿。

昊然開著車子,鐵青著臉,和天睿說:「天睿,你說咱到底要不要告訴大明 ,小路出現在了G市,然後又不知道去哪了。」

天睿沈吟了一下,說:「我想暫時還是先不要告訴大明的好,不然以他的性 格,估計這邊的工作都不管了,肯定就跑回去找小路了,我覺得我們還是先發散 人手找找吧,要是找到了確切的消息,我們再告訴大明。」

昊然點了點頭,說:「MD,看來果然B區那邊的地盤還是得收了才行,這 消息我們收得這麼晚,還TM是歐陽雪那個女人打電話告訴我我才知道了。」

天睿笑了一下,說:「你還不滿意你那未婚妻呢?雜說她家在G市黑白兩道 的勢力都不小,你娶了她,也不會吃虧啊。」

昊然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著說:「我可受不了她那大小姐脾氣,要不是大 明他爸做媒,我才不想搭理她。」

沒過多久,昊然他們的車子也開到了W小區三期的售樓部,兩人下了車走進 售樓部裏,一個長得還有幾分姿色的女生走上前,說:「您好先生,請問你們是 來看房的嗎?之前有來過嗎?」

天睿淡笑了一下,說:「不好意思,我們是來找你們張總的。」

那女生微笑著說:「那麻煩你們在那邊稍等一下吧,我幫你們問一下張總在 不在。」

女生走回去前臺打電話到大明的辦公室,昊然和天睿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 ,沒多久,菲菲便從辦公室裏走了出來,說:「您好,請問你們是來找張總的嗎 ?張總在辦公室,讓我來帶你們過去。」

天睿點了點頭,也回了一個微笑,說:「好的,那麻煩你了。」

兩人隨著菲菲的帶領,走到了大明的辦公室裏,菲菲剛關上門,昊然便大大 咧咧地坐到了沙發上,蹺起二郎腿,掏出根煙叼著,說:「來來來,小明子,來 給你家昊然哥點根煙。」

大明離開了座位,走到沙發邊上,踹了昊然的大腿一腳,說:「滾滾滾,少 來我這裝大爺,要點自己點。」

說完,大明掏出了打火機扔在了昊然身上,三人相視一眼,大笑起來。

這時候,菲菲敲了敲門,裝了一壺開水進來,說:「張總,這是你們泡茶用 的開水,沒什麼事我就先出去了。」

大明點了點頭,說:「你趕緊出去催他們把一會兒晚點開會要用的東西準備 好,然後和開發商那邊約好開會的時間,一會兒你和他們先過去開會,我這邊估 計就不過去了。」

菲菲應了聲好便退出了房間,關上了房門,昊然看了眼菲菲那隨著走路輕微 晃動的翹臀,玩味的笑著對大明說:「我們張總是不是白天有事秘書幹,晚上沒 事幹秘書啊?」

大明沒好氣的白了昊然一眼,說:「我是那麼齷齪的人麼?」

沒等昊然搭話,大明神色又變得黯然,無奈地說:「這幾個月,我都在想著 小路,我托了很多朋友幫我問小路的消息,但一直都沒有回音。」

昊然趁大明低頭看著手機的時候,轉過頭和天睿對了一下眼色,天睿說:「 大明,應該很快就有小路的消息的了,不用擔心。咱今天還是說正事兒吧。昊然 這小子的婚禮你雜看?」

大明擡起頭,看了一眼昊然和天睿,神色緩了緩,輕笑著說:「我覺得歐陽 雪這丫頭是早就看上昊然了,不過這次表面上是昊然的婚禮,實際上也是我們昊 天會實力更上一層樓的機會,我覺得我們應該借勢把之前沒有插進去的區域給插 上我們的人。現在在S市咱這子公司也勉強算是站住腳了,但要想把資產再增加 ,還是要以G市為基礎,比如H區、P區和B區這三個區,現在都是市政府重點 打造的區域,機場高鐵的發展,必然會帶來很大的土地出讓,趁這個機會,整合 歐陽家的資源,盡量多拿幾塊地,聯合開發,不然我們昊天會永遠就是個黑社會 ,沒辦法洗白。」

天睿聽到大明的話,點了點頭,說:「嗯,我也贊成大明你的看法,所以昊 然你就安心地去做上門女婿吧,哈哈。」

說完,天睿拍了拍昊然的肩膀,昊然略帶不爽的說:「你們也知道我的,我 是就知道動手的人,TMD這不趕鴨子上架嗎?先不說我喜不喜歡那丫頭,但尼 瑪我感覺我這是包辦婚姻啊,不帶你們這麼推兄弟進火坑的。」

大明笑了笑,說:「昊然,你敢說你對那丫頭一點好感都沒有嗎?沒好感上 個月她在H區出事的時候,你幹嘛拉大隊過去帶她回來?你知道以她家的能力, 輕松就能解決這事了。」

昊然被大明問得無言以對,只能低頭嘟囔著:「這不是她打電話給我了麼, 不過那丫頭不發小姐脾氣的時候還是不錯的。」

這時候,昊然的手機響了起來,昊然掏出手機一看,一臉苦笑說:「你看你 看,又打電話來了,這今天都第幾個了。」

天睿笑著拿過昊然的手機,接通後按下了免提,一個清脆的女聲便傳了出來 :「黃昊然,你這王八蛋,到了大明哥那沒?幹嘛不告訴我?」

昊然無奈地壓低了聲音說:「我的姑奶奶,我這不剛到就被他們拉著說事情 ,沒來得及告訴你嗎?」

歐陽雪接著說:「哼哼,別以為你和大明哥他們在一起我就不管你,我告訴 你,辦完事情趕緊回來,我等著你回來陪我逛街,我想去SH市買包包。」

大明和天睿好像都看到了昊然頭上冒出的黑線,硬憋著不笑,昊然瞪了他倆 一眼,又對著電話裏賠笑著說:「行行行,我回來就定機票好吧?」

歐陽雪這才溫柔地說:「這就乖了,嘿嘿,那我等你回來哈,不吵你和大明 哥聊正事了,幫我和大明哥問聲好哈。」

大明沒忍住,笑著說:「我已經聽到了雪兒,也替我向你爸問聲好,哪天有 空來S市玩,我做東。」

歐陽雪楞了一下,尷尬地說:「大明哥你在聽著啊?昊然,你這是存心讓我 出醜嗎?回來你就知道滋味。」

昊然剛想辯解是天睿按的免提,歐陽雪那頭已經把電話給掛斷了,昊然只能 瞪著天睿,咬牙切齒地說:「都是你給害的,回去你幫我和那丫頭解釋清楚。」

天睿聳了聳肩,說:「我可沒空,回去我還有一堆公司的事情要處理,你就 自求多福吧。有人錢包要大出血咯。」

昊然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這都是什麼損友啊。」

大明笑著說:「好喇好喇,說回正事吧,你和雪兒的婚禮定在什麼時候?地 方什麼的定了沒?」

昊然點了點頭,說:「基本都定了,就在年底國慶的時候,今天就是想看看 討論一下地點,我這邊想著是在酒店裏辦,但丫頭她爸說是想回村裏辦,丫頭更 絕,說是要出國辦。」

大明撓撓頭,說:「這還真是雪兒的風格,不過我覺得吧,還是聽老人的意 思的好,在村裏辦地方也不差,而且我聽我爸說過,歐陽老爺子在村裏的老宅子 還挺豪華的。」

天睿點了點頭說:「我也同意大明的看法,還是要以老爺子的意思為主。」

昊然點點頭,沒說什麼,這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菲菲輕輕推開門,說: 「張總,不好意思打擾你們,這有份文件急著要你簽字批復。」

大明頭也沒擡,說:「拿進來吧。」

菲菲走了進來,把文件和筆遞到大明面前,大明翻了一下,是和Z集團的合 作協議,定制一批送業主的數碼設備,問:「這個法務那邊審過了沒?有沒有問 題?」

菲菲馬上回復:「已經審核過了,條款都沒問題,合作的內容也是我們之前 和他們溝通過的。」

大明點了點頭,簽了名字後說:「要求他們設計部盡快把設計方案拿過來提 報,到時候我要有空也去看一下。」

菲菲在筆記本上記錄下來後,說:「嗯,沒問題,那我先出去了。」

昊然和天睿互相看了一眼,說:「那大明我們也先走了,還得陪天睿去看一 下他家親戚。」

大明拍了拍昊然和天睿的肩膀,說:「G市那邊就拜托你們了,我暫時還不 想回去,我家裏就麻煩你們照顧了。」

天睿點了點頭,說:「放心吧,阿姨最近身體挺好的,還說準備過段時間和 她的朋友一塊出去旅遊。」

說完,倆人和大明告別,也走出了辦公室,剛走到大堂,便看到了迎面走來 的菲菲,昊然走上兩步,說:「你是大明的秘書吧,我跟你說哦,大明不是那麼 容易動情的人,你可得加把勁哦,哈哈。」

昊然大笑著和天睿離開了,留下了楞在原地滿臉通紅的菲菲,自言自語地說 :「我表現得有這麼明顯麼。」

回過神來,菲菲搖了搖頭,又朝辦公區走去。

這邊廂,小路和李嚴兩人擠上了地鐵,正值上班高峰期,地鐵裏已經是人滿 為患,小路站在一進地鐵門的角落裏玩著手機,李嚴面向著小路站著在看小說, 不時地偷瞄一眼小路。

地鐵又到了一站,又是一波人擠了進來,把李嚴擠得整個人朝小路貼去,李 嚴剛想往後靠,卻發現身後已經擠滿了人,完全沒辦法往後靠了,只好低頭朝小 路苦笑一下,說:「人真多了。」

李嚴看到小路那隨著呼吸輕輕起伏的酥胸,看得有點呆了,小路也已經被擠 得靠著座位旁的擋板,和李嚴已經是面對面地站著,距離只有不到二十厘米,小 路正好一擡頭就看到李嚴的眼睛,小路似乎沒有註意到李嚴的目光,只是隨口應 了一聲:「是啊,沒想到人會這麼多,早知道就早點出門了,人一多就熱得不行 。」

說罷,小路更是擡起手在胸前扇了扇,隨著手的動作拉動衣服,領口出現了 稍現即逝的松動,李嚴看到了兩團白肉擠出的深邃的事業線,不禁呼吸變得沈重 起來。

這時候,車身輕微的晃動,李嚴身後的人撞了他一下,李嚴下身隨之向前擺 動了一下,小路感覺到下身被一個火熱的源頭觸碰了一下,而李嚴當然也感覺到 自己的下身在不自覺的興奮起來,連忙擡起頭裝做毫不知情。

小路看了李嚴一眼,心想應該是不小心吧,畢竟男人早上都會有這種情形出 現,也沒多想,但隨著車子前行,人潮都在輕微的晃動,而李嚴那個堅挺之處, 時不時的在小路的小腹處或點或劃,隔著三層薄薄的衣物,小路似乎感受到了那 堅挺的火熱,心裏感覺一陣莫名的搔癢感,但也只是稍瞬即逝。

沈默的尷尬氣氛在兩人之間默默的散開著,李嚴隨著晃動,聞到小路的發香 ,還有身上自然散發的體香,雖然盡力不低頭去看,但心裏卻一直回映著剛剛那 一瞬間看到的一抹肉色,以及不斷地在晃動中碰觸到的觸感,那竭力控制但仍無 法消停的堅挺更是讓他不由得去想到和小路共度春宵的畫面。

又到了一站,小路旁邊的座位上的人下了車,小路飛快地坐下,人流卻是把 李嚴擠到了座位旁,小路轉過頭,看見的恰恰是李嚴那在寬松的西褲下仍然沒法 阻擋的堅挺,不由得臉頰緋紅,此時的小路的臉,和那潛藏的堅挺,僅有一塊玻 璃之隔。

心裏的搔癢感再度升起,小路低下頭,毫無意義地翻動著手機,腦子裏一片 混沌,這時候,小路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張喬打來的電話,小路如獲救兵般地連 忙接起了電話。

張喬那邊的聲音從嘈雜慢慢變安靜,只聽見他說:「小路,你到了沒啊?一 會兒別走錯出口了,在B出口下,記得啊。」

小路連忙回應道:「嗯嗯,知道了,謝謝你專門打電話來提醒我啊。」

張喬沒想到,小路是在謝謝他讓她脫離了尷尬的場面,溫柔地說:「嗯嗯, 招聘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你一會出了地鐵站就趕緊過來吧。」

小路連聲說好,便掛斷了電話,李嚴的聲音在旁邊響了起來:「小路,剛剛 是喬哥麼?」

小路點了點頭,說:「是啊,他今天也在招聘會那邊。」

李嚴沈默了一下,說:「小路啊,你不覺得喬哥有點過分熱情了嗎?」

小路聽到李嚴的話,楞了一下,心想喬哥好像是有點太過於熱情了,但這個 李嚴怎麼感覺和在T市那個李嚴有點像呢?都是認識的時候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 ,但實際上都是一樣的輕浮,剛剛他還對自己做那種事。

小路對李嚴的好感度頓時下降了不少,聲音也變得清冷,說:「還好吧,我 覺得喬哥人挺好的,早知道人這麼多,今天早上我就坐喬哥他的車去了。」

李嚴聽到小路的話,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只能訥訥地說:「是啊是 啊,我也沒想到人這麼多。」

小路沒再接話,沈默的氣氛又再次在空氣中彌漫開來,沒多久,地鐵到站了 ,小路連忙下車,看到李嚴在樓梯口那等著她,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隨著 人流往出口走去。

李嚴看小路一言不發,更是覺得不好意思,但這種事情他也不知道該怎樣開 口解釋,難道走上前告訴她,是她太誘惑了,自己才有了感覺,人太多才會擠到 碰到她的嗎?小路沒有理會李嚴的欲言又止,加快了腳步,隨著人流走出了地鐵 站,而剛出地鐵站,小路便看到了張喬的身影,連忙走上前去問:「喬哥,你怎 麼在這兒的?」

張喬笑了笑,說:「剛想了想,還是不放心,所以就來這接你來了,正好我 那邊還有人在顧著攤。」

小路聽到張喬的話,心裏一陣暖流流過,沒想到在他鄉,還能有人這樣去為 自己著想,連忙說:「謝謝你了喬哥,真的。」

張喬剛想上去撫摸一下小路的頭,卻瞟到李嚴跟在小路身後也走到了出站口 ,便走到小路邊上,一手輕推了一下小路的腰,說:「趕緊過去吧,裏面人已經 挺多的了。」

李嚴剛想走上去打招呼,卻看到兩人有說有笑地往前走了,只好停下了腳步 ,這時候,他看到了張喬轉過頭來,朝他露出了一個勝利者般的微笑,同時手放 到了小路的屁股後,隔空做了一個捏小路屁股的動作。

李嚴心想,果然這個張喬是有目的的,我得提醒小路才行。

連忙又跟了上去,在他們後面走進了人才中心。

三個人兩前一後地走進了招聘大廳,張喬對小路說:「我先回去我公司招聘 點那邊,一會兒你過來看一下吧,中午我等你電話一塊吃飯哈。」

小路點了點頭,說:「謝謝你了喬哥,我一會兒過去找你。」

張喬笑著搖了搖頭,說:「你啊,今天都說了多少回謝謝了,當我是朋友就 別說了,我先過去了。」

說完,張喬便轉身離開了,小路卻楞在了原地,大明在剛認識她的時候,也 說過和張喬剛說的一模一樣的話。

李嚴想了想,也跟了上來,走到小路旁邊,說:「小路,我真的覺得張喬這 麼熱情,肯定對你不知道有什麼目的額,你不要太相信他了。」

李嚴的聲音把小路從沈思中拉了回來,小路心裏一陣莫名的厭惡感升了上來 ,冷冷地說:「李嚴,你夠了,我們貌似認識也沒多久,你憑這樣說喬哥?我沒 想到你會是這種在背後說人壞話的人,算了,我要去應聘了,中午我要和喬哥一 起吃飯,就不和你一起了。」

李嚴連忙說:「不是,小路你誤會了,我……」

話還沒說完,小路便已經快步走開了,到了旁邊的一個招聘點那咨詢著,李 嚴感覺一陣黯然,自己也是為了小路好,為什麼小路會這樣想他呢?這時候,一 只大手拍了拍李嚴的肩膀,李嚴轉過頭來,正是張喬。

張喬笑了笑,搖了搖頭,說:「小李啊,你這手段有點不光彩哦,你啊,還 是嫩了點,離小路遠點吧,我估計她現在應該不大想見到你在她面前晃來晃去了 。」

說完,沒等李嚴說話,張喬便離開了。

李嚴楞在原地,好半晌才自言自語地說:「張喬說的是真的嗎?剛剛好像小 路真的不想搭理我了,唉。」

長嘆了口氣,李嚴擡起頭來環顧四周,開始找尋著合適的單位。

一個上午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小路也投了兩三份簡歷,都是一些設計類 的職位。

快到中午的時候,小路走到了Z集團的招聘點,而此時張喬正在看著簡歷, 不時和身邊的人交談些什麼。

小路走到攤位前,說:「喬哥,這是我的簡歷,你看一下吧。」

張喬聽到小路的聲音,連忙回過頭來,說:「小路你來了啊,先把簡歷放下 吧,我看一下,你在這坐一會兒等一下一塊吃飯去。」

小路點了點頭,到張喬身後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張喬旁邊的一個小男生偷 偷瞄了小路幾眼,小聲地問:「喬哥,這大美女是誰啊?」

張喬敲了一下那小男生的腦門,說:「看你那一臉色相,別把人家給嚇著了 。」

過了十多分鐘,張喬把小路的設計稿都給看了一遍,心裏面想,這小妮子不 單單樣靚聲甜身材正,而且這專業能力也委實是不差,完全可以勝任一個初級設 計師的任務了。

張喬把椅子轉了過來,面對著小路說:「小路,我剛認真看了一下你的簡歷 。應該說我們今天一上午收到的簡歷。在專業能力上,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你的。 你看一下,要不要來我們公司?」

小路有點猶豫,畢竟自己第一想法還是想去廣告公司,這樣就能和大明在業 務上有更多的接觸的可能性。

張喬看到小路沈默了,接著說:「或者我和你說一下條件吧。如果你過來我 們公司,我準備給你初級設計師的職位,底薪是5000一個月,然後提成按每 張單子金額的3%給團隊提,這個具體就看你在團隊裏面負責什麼樣的工作了, 然後五險一金肯定是有的,還有食宿補貼是一個月1000塊錢。然後我們這邊 剛接了W社區三期的一張單子,這個項目是我直接負責的,我準備讓你一塊參與 ,當然新人第一個項目,肯定是不能掛你的名字上去的,不過提成不會少了你的 。」

小路聽到張喬的話,對於工資這一塊倒是問題不大,但一聽到張喬說和W社 區三期有合作,便問:「咱公司還和房地產這一塊有合作?」

張喬一看小路的反應,便知道應該有戲,連忙說:「是的,這次是那邊的代 理商昊明的張總提出來的,設計一批家用數碼產品,用來贈送給業主,以後估計 我們應該也會拓展這一方面的業務。」

昊明、張總,這兩個詞像是一個大石頭砸在了小路的心湖中,這一刻,小路 覺得自己離大明是這麼的近,小路當即下定決心,說:「好的,喬哥,我決定了 ,進你們公司。」

張喬開心的說:「歡迎你的加入,那以後咱就真的是一家人了,我給你介紹 一下,這個是我們公司的高級設計師大刁。」

張喬指著旁邊的小男生,給小路介紹了起來,那小男生一臉不好意思的表情 ,說:「喬哥,拜托你就別在美女面前喊這麼猥瑣的外號行不?你好,我就和喬 哥一樣喊你小路了,我叫刁傑,以後就是同事了,多多關照。」

小路笑著點了點頭,說:「你好,以後就請刁哥你多多教我了,我這也還是 在實習階段,還有很多要學的。」

三人說笑了一下,張喬說:「走吧小路,我們吃飯去吧。大刁你收一下東西 就回家吧,下午不用回公司了。」

大刁應了一聲,便開始收拾起東西,張喬則是招呼著小路往外走,而李嚴這 時候也看到他們離開的背景,只能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張喬和小路兩人走到了地下停車場,上了張喬的車,便一起開車離開了。

在車上,小路問張喬:「喬哥,你中午想吃啥?」

張喬笑了笑,說:「帶你去吃好吃的,不過有點遠,你要是起得太早,困了 就在車上睡會兒,到了我告訴你。」

小路點了點頭,說:「沒事兒,我下午也沒啥安排。」

一路上,小路又問了很多關於公司的事情,而張喬也一一做了回答,大概過 了半個小時,小路隨著車子的輕微晃動而越來越困,慢慢地在副駕駛座位上睡了 過去。

張喬放慢車速,不時地轉過頭去看小路沈睡的側臉,還有那輕微起伏的酥胸 ,張喬關掉了車上的空調,車內的溫度在中午太陽的暴曬中逐漸升高,小路在迷 糊中覺得熱了,解開了襯衫最上面的那顆鈕扣,乳肉和事業線隨著呼吸時隱時現 ,讓張喬的胯下也變得堅挺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張喬又打開了空調,車內的溫度又逐漸下降,張喬把車停在路 邊,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側過身去,輕輕地蓋在小路的身上,同時更是近距離地 看到了那隱藏的美乳,張喬抑制住自己想要埋頭在那雙乳間的沖動,把衣服蓋在 了小路身上,又發動了車子繼續往前走。

足足走了一個小時,車子才開到了海邊的一個別墅小區,把車停靠好後,張 喬並沒有喊醒小路,而是下了車,叼上根煙,心裏想著,今天李嚴那小子把自己 給搞砸了,倒是幫了我的忙了,現在小路對我的信任度明顯提高了不少,今天得 想想辦法才行,有點忍不住想要下手了。

又過了十多分鐘,小路才悠悠醒轉,看到蓋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回頭看窗外 ,看到的是一大片沙灘,還有不遠處那一望無際的大海,還有那個站在海邊叼著 根煙的男人。

張喬那久經沙場的泡妞手段,讓小路對他的信任度逐漸提高,他表現出來的 溫柔和周到,讓習慣於依賴大明的小路,逐漸產生了一種依賴的感覺。

這時候,張喬朝車子走來,看到小路已經坐了起來,便給小路打開了車門, 輕聲說:「你睡醒了?剛看你睡得挺香的,怕你著涼就幫你蓋了一下,也沒叫你 。」

小路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說:「我睡了多久了?」

張喬笑著說:「沒多久,我們剛到這也就二十分鐘不到。你睡了差不多有大 半個小時吧,現在精神多了吧?」

小路點了點頭,說:「嗯,精神多了,衣服給回你。」

張喬接過衣服,又披在了小路身上,溫柔地說:「海邊風大,你還是披著吧 ,別給著涼了,你這初到海邊,怕你會不習慣。」

小路也不好再說啥,便說:「那我們在哪吃飯?」

張喬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木屋,說:「就那個小木屋,這附近是我們公司接 待賓客的別墅,那個木屋是吃新鮮海鮮的地方。」

小路吐了吐舌頭,說:「啊,那不是很貴?喬哥你這樣坑新人,是不是有點 不仗義啊?」

張喬爽朗地笑了兩聲,說:「哈哈,你那頓就留著等你入職之後請部門的同 事一塊吃吧,你這剛來應該也沒啥錢,這頓還是我來吧。昨晚看你還挺喜歡吃海 鮮的,就想著今天帶你過來這邊試一下。」

小路又不好意思了,連忙說:「那怎麼行?這頓還是我來吧,不是太貴我還 是能掏得出的。」

張喬板起了臉,說:「這還沒入職就不聽上司的話了是吧?」

小路有點不知所措地說:「不是不是,只是這不好意思讓喬哥你破費了。」

張喬笑了起來,說:「嘿嘿,剛嚇你的來著,走吧,我肚子都餓了,誰結賬 這個一會兒再說吧。」

進到餐廳,張喬挑了一個靠海的位置,點了幾個菜,還有一瓶白葡萄酒,說 :「配海鮮還是要白葡萄酒比較好,小路你也喝點吧,度數也不高,還能夠舒緩 神經,也有美容的效果。」

小路想著,這要是不答應,好像有點說不過去了,喬哥對自己這麼照顧,便 說:「好吧,我酒量不是很好,我喝少一點就好了。」

很快,幾道海鮮和一瓶白葡萄酒便送了上來,張喬給自己和小路在高腳杯裏 倒上了一杯酒,說:「來,我們先幹一個,慶祝你加入我的團隊。」

小路連說:「以後還要喬哥你多多照顧了。」

張喬邊和小路碰杯,邊說:「一定一定。」

心裏面卻是想著,要有機會指不定今天我就在床上好好照顧照顧你了。

推杯換盞中,小路被張喬以各種理由接連灌了五六杯酒,一向酒量不大好的 小路,此時早已是雙頰緋紅,顯得更是嬌媚動人。

張喬看小路已經犯暈了,便結了賬,扶著小路走出飯店,上車後卻是把車子 往別墅小區裏開了。

很快,車子便停在了小區最裏面的一間臨海的別墅裏,張喬把小路扶進了別 墅,扶到了三樓的主臥裏,把小路放到床上,他想了想,還是沒有脫掉小路的衣 服,只是幫小路蓋上了被子,然後自己走到了陽臺外的泳池邊上,在走出去之前 ,卻是把自己的手機放到了小路的床頭邊上。

張喬在泳池邊上的靠椅上靠著,過了大概一個多小時,此時已經是下午的四 點左右了,他掏出另一部手機,撥打了自己的手機號,電話便響了起來,隔著落 地窗張喬看到小路翻了個身,趕緊掛斷了電話。

小路在床上被電話響聲吵醒了過來,頭還是有點暈沈沈的感覺,睜開眼看到 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床上,下意識地拉開被子,一看自己還是穿著衣服的,心裏面 對張喬的好感又多了一分,看到床頭上放著的是張喬的手機,小路想了一下,拿 著手機喊著:「喬哥,喬哥。」

半暇沒見有反應,小路看見落地窗開著,便下了床走出了房間,走到了陽臺 上,看見陽臺外的泳池,還有一望無際的大海,小路不禁看得有點呆了,回過神 來,看到張喬正躺在靠椅上,像是睡著了,而實際上,張喬這時候正在裝睡。

小路走到靠椅邊上,俯下身子輕聲地喊:「喬哥,喬哥,醒一醒,你電話響 了。」

張喬慢慢睜開眼睛,看到的正是小路那張俏臉,然後落入眼中的便是小路那 因為彎腰而清晰可見的乳肉的事業線,張喬趕緊裝做剛睡醒的樣子,說:「啊, 我睡著了啊,還想說等你酒醒了就載你回去的。」

張喬從靠椅上站了起來,拿過自己的手機,放到了一旁的小桌上,伸了個懶 腰,說:「我先去上個廁所,小路你先看一下大海唄,在北方應該很少機會能見 著大海吧。」

張喬特意從小路外側繞過去裝做往房間裏走去,在和小路擦肩而過的一瞬間 ,腳下一個踉蹌,「啊」

的一聲一手拉著小路的手,直接往泳池裏摔了下去。

直接把小路也給拖了下水。

小路被張喬這突然的摔倒嚇著了,直接也沒有任何反應便被拉到了水中,只 是一下水,張喬便扶著小路,小路才沒有被水給嗆著。

張喬一臉抱歉地說:「對不起啊小路,剛我腳下一滑,習慣性就想拉住些東 西,沒想到把你給拉了下來。」

小路轉過身,面對著張喬,有點慌亂地說:「喬哥,你沒事兒吧?」

小路一轉過來,張喬差點看楞了,被水濕了的雪紡襯衫簡直和透明一樣,緊 貼在小路身上,黑色的胸罩清晰可見,那惹火的身材更是讓他一覽無遺,但很快 張喬便反應了過來,說:「沒事兒沒事兒,就是滑了一下腳,還好有這泳池,不 然就該摔著了,你沒事兒吧?」

小路這時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衣服已經完全透明了,慌張地轉回過去背對著 張喬,說:「我……我沒事兒……現在怎麼辦啊?」

張喬看著小路的背影,嘴角露出了得逞的笑容,但卻是無奈的口氣說道:「 這也沒有幹衣機,我們只能把衣服給晾幹了再走吧,實在不行就在這將就一晚吧 ,你睡這房間,我到樓下去睡額。現在先趕緊上去吧,洗個澡,別一會兒著涼了 。」

張喬爬上了泳池邊,邊伸出手要拉小路上來,邊說:「你剛喝酒都喝暈了, 小心點上來,我拉著你。」

小路滿臉羞紅,把手遞了給張喬,張喬一把把小路拉了上來,而小路因為慣 性直接撞進了張喬的懷裏,張喬感覺到胸前被兩坨軟肉緊緊壓了一下,胯下的堅 挺也頂到了小路的小腹上,小路趕緊松開了手,退了一步。

張喬又扶著小路的肩膀把小路朝自己拉了過來,說:「小心點別又摔下去了 。」

小路第一次和張喬貼得這麼近,張喬沈重的呼吸在她的耳邊回蕩著,兩人就 保持著這樣的姿勢過了十多秒。

張喬松開了小路的肩膀,說:「小路你先趕緊去洗一下吧,我去給你找件能 穿的睡衣之類的,別給著涼了。」

小路清醒了一下,連忙說:「那麻煩喬哥你了。」

張喬回過頭朝小路笑了笑,說:「沒事兒,我一會下樓下洗澡去。」

小路快步走到浴室裏,關上了門,張喬的聲音在浴室外傳來:「小路,浴袍 我放在了門邊的桌子上,一會兒我洗完了上來幫你一塊拿衣服去晾吧,樓上這海 風比較大,怕會被吹到泳池裏。」

小路含糊地應了聲好,脫掉了身上的衣服,走到了淋浴下,打開花灑,任水 流沖洗著自己,不禁在想,剛剛撞到張喬懷裏的時候,明明也和今天在地鐵上一 樣,被男人那堅挺的肉棒碰到了自己的身體,但剛剛不但沒有厭惡的感覺,甚至 心裏還突然有點期待的感覺,難道自己還是像之前一樣的淫蕩嗎?還是因為喬哥 的身上有太多和大明相似的地方,讓我動心了?不可能,我愛的只有大明一個, 那我對喬哥是不是就只是好感呢?小路有點混亂了,大明對自己是絕對的一心一 意,這點自己是再清楚不過了,但這個喬哥,小路不知道,只是覺得他對自己很 好,大明的身影一直在腦海裏浮現,小路告訴自己,等今晚過去了,回去就和喬 哥保持點距離吧。

關掉花灑,小路打開浴室門,從桌子上拿過來浴袍,穿在了身上,換下的衣 服用一個臉盆裝著放在地上,海風從陽臺吹進來,讓雙乳和小穴都有種涼涼的感 覺,小路剛準備躺進被窩裏的時候,卻響起了敲門的聲音,張喬的聲音從門外傳 了過來:「小路,開一下門,我剛反鎖了這個門,我拿衣服下樓下晾一下。」

小路打開了房門,張喬便走了進來,同樣穿著浴袍,胸肌在浴袍上隱約可見 ,胯下微微的隆起仿佛隨時會跳脫出來。

張喬彎下腰,拿起臉盆,而因為彎腰浴袍向兩邊自然分開,胯下那根巨炮毫 無遮掩地展現在小路面前,但張喬並沒有停留,拿著臉盆說:「我一會再拿上來 吧。」

張喬直接下樓去了,並沒有順手關上房門,小路也沒反應過來,而打開了電 視,坐在床上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兒,小路突然想起,張喬的手機還放在陽臺上 ,便下了床走到陽臺外,拿上了手機,準備拿下樓給張喬。

而張喬此時早已晾完衣服,回到了三樓的主臥門外,偷偷地朝門裏張望,看 到小路去陽臺上拿手機的時候,張喬便聽著小路的腳步聲,小路剛走到門口,張 喬便從門外快步的朝裏走,倆人在門口撞了個滿懷,小路後退了兩步,正要往後 倒。

張喬直接一手攬住了小路的腰,把小路抱進了懷裏,連忙溫柔地說:「沒看 到你走出來,我剛想起來手機還在你這邊,正要上來拿,你沒事兒吧?」

小路擡起頭,看見張喬的眼神充滿溫柔,小聲地說:「我沒事兒。」

兩人四目相交了幾秒,張喬攬著小路細腰的手並沒有松開,剛剛的一撞一拉 ,兩人的浴袍都有些松脫,胯下的堅挺頂著小路的小腹,火熱的感覺直接傳遞到 小路身上。

張喬沈重呼吸傳出的男性氣息,還有小路那吐氣如蘭的體香,交織在兩人面 對面那不到十厘米的距離中。

張喬沒有再像之前一樣君子般松開手,而是和小路的臉越來越近。

十厘米……八厘米……五厘米……兩人的鼻子越來越接近。

小路在張喬的眼神裏迷失了,這樣的眼神,她只在大明註視著她的時候看到 過,種種的相似讓大明和張喬的身影在這一刻重合了。

張喬沈重的呼吸已經近在咫尺,小路雙手下垂,沒有做任何的反抗,終於, 四唇相交。

小路感受到了張喬的唇已經吻在了自己的唇上,很輕很柔,舌頭在她的雙唇 中間來回滑動,溫柔的觸覺讓小路的雙唇自然而然的微微分開,張喬的舌頭快速 地侵入小路的雙唇,找到了小路的丁香小舌,像是壓垮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在 雙舌相交的一剎那,小路從早上就已經蠢蠢欲動的搔癢再也沒有壓抑,雙舌交纏 ,激烈的濕吻讓張喬知道,他已經得手了。

這一個吻,小路已經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只知道四唇分開的時候,張喬輕吻 著她的脖子,舔弄著她的耳垂,輕聲地說:「小路,從那天在高鐵上看到你,我 已經喜歡上你了。」

小路從喉嚨裏發出一聲輕微的呻吟:「嗯……」

小路那下垂的雙手也纏上張喬的腰,兩人再度四唇相交,這第二次的唇舌相 交,吹響了張喬進攻的號角。

熱吻中,張喬一手摟著小路的蠻腰,一手解開了浴袍上的腰帶,小路也情不 自禁地解掉了張喬的腰帶,浴袍便順著光滑的肩膀滑到了地上,兩具赤裸的身體 再次相擁,張喬的大手撫上了小路的大奶,把玩著,揉捏著,一邊激吻著一邊摟 著小路走到了床邊。

小路緊閉著雙眼,任由張喬把她推倒在了床上,雙手撫摸著她身體上的每一 寸肌膚,親吻猶如雨點般落在她的臉頰、脖子、胸前、大腿,張喬的吻遊走在她 身上的每一個敏感點,心裏的搔癢化做了小腹下的火熱以及小穴的酥麻。

吻遍了小路的全身後,張喬的吻最終落在了小路胸前的兩點粉紅上,時而舔 弄,時而吸吮,時而輕咬,一手輕撫著小路的大腿內側,不時的掃過早已濡濕的 穴口,卻並不停留,感受到小路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張喬的手指遊移到小穴口上 ,絲毫不著力地在穴口來回地掃動,如同在隔靴搔癢。

小穴口傳來的輕微觸感,讓小路本已在情欲中敏感的身體更加的發燙,現在 的小路已經不想再去分辨這個把她壓在身下的男人到底是張喬還是她心裏的大明 ,只想小穴能夠得到充實的快感,無奈的是一條大腿被張喬壓在了腿下,沒辦法 夾緊雙腿廝磨,只好輕輕地擡起屁股,好讓張喬的手指能夠撫摸得更多。

小路身體的變化讓張喬更加欣喜,懷中的美人已經春心萌動了,張喬的嘴離 開了小路的雙乳,伏在小路耳邊,輕聲地說:「小路,喬哥摸得你舒服嗎?」

小路呢喃著回應道:「舒服……再摸我……」

張喬接著問道:「小路想我怎麼摸你啊?」

小路輕咬著嘴唇,屁股擡起的幅度也變得更大,被吊在半空中的情欲讓小路 更是難耐,輕啟朱唇呻吟著:「用力……摸我的……小穴……」

張喬整個手掌按伏在小路的小穴上,中指微微顫動,一下下的撩撥著小路的 小穴口,說:「是這裏嗎?這不是小穴,這叫騷B。」

小路被張喬這一下更是弄得騷癢難耐,如同千萬只螞蟻在心裏爬動著,挺著 屁股想要把這根手指給納入小穴中,感受一點堅挺的感覺,但無奈張喬又離開了 小穴,撫摸著她的大腿內側,小路只好呻吟著在張喬的耳邊說:「喬哥……用力 ……摸我的……騷B……我要啊……」

聽到小路的呻吟,張喬的手掌再度回到了小路的小穴上,手掌覆著那小小的 突起,手指分開了早已濡濕不堪的陰唇,中指開始慢慢地入侵濕濘的小穴中。

隨著張喬手指一節節地進入,直至整根中指插入小穴中,開始緩緩地抽插了 起來,隨著動作越來越快,小路也開始了抑揚頓挫的呻吟:「嗯啊……就是那裏 ……好舒服……插我……嗯嗯……啊啊……好快啊……插進去了……好爽……小 路的……騷B……好舒服啊……」

張喬看著小路緊閉雙眼,一臉享受的表情,笑著說:「小路,該你讓我舒服 一下了吧?」

說罷,張喬便離開了小路的身體,躺到了枕頭上,小路乖巧地跪趴在張喬的 雙腿中間,雙眼迷離地看著那又粗又長的肉棒,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龜頭,便張 開小嘴把整個龜頭含進了嘴裏,吸吮的聲音在房間裏回蕩著,小路一邊吸吮著龜 頭,一邊用小手輕輕套弄著,舌頭在口中不時地繞著龜頭打圈,時而吐出龜頭, 用舌頭舔弄著棒身,時而把睪丸含在嘴裏,讓張喬好不過癮。

張喬享受著小路的口舌功夫,不由得想,看來這小騷貨沒少讓人操,這功夫 比得過那些兼職的外圍女了,想到這,張喬的龜頭不由得又脹大了幾分。

舔弄了好一會兒,小路吐出了張喬的肉棒,用雙手捧著自己的兩個大奶,把 肉棒夾在大奶中間,輕輕地上下套弄著,那火熱的堅挺在柔軟的雙乳中進進出出 ,肉棒上的口水成了最好的潤滑劑,白嫩的大奶和黑亮的肉棒成了鮮明的對比。

張喬享受了一陣乳交帶來的快感後,已經急切地想要插入小路的小穴中,拉 著小路的手臂,翻過身把小路壓在了身下,溫柔地說:「小路,張開你的腿,喬 哥讓你更舒服。」

小路微睜著雙眼,張喬溫柔的聲音仿佛成了魔咒,小路分開了自己的雙腿, 小穴徹底沒有遮掩地展示在張喬的眼前,那粉紅的嬌嫩讓張喬不由得在心裏狂呼 ,這回自己是碰著寶了。

張喬並沒有急於插入,而是把脹大的龜頭在頂在小路的小穴口,手扶著肉棒 上下研磨著,就是不肯插入,這樣的刺激讓小路不由得輕扭著身子,哀求般地呻 吟著:「喬哥……給我吧……我的騷B……好癢啊……不要再……挑逗我了…… 受不了了……」

張喬笑著說:「小路想要了?那你自己動一下唄。」

小路大大地分開雙腿,一手扶著那上下研磨的肉棒,把龜頭擠進自己的小穴 中,再迫不及待地擡起了自己的翹臀,張喬低頭看著自己的肉棒被小路的小穴一 點點地吞沒,緊窄濕熱的感覺從龜頭傳到棒身,讓張喬再也沒辦法按捺,開始緩 慢地挺著腰抽插起來。

小穴再一次被填滿,比剛剛的手指更加的充實滿足,讓小路嘴角流露出一絲 妖媚地笑容,呻吟聲再次響徹整個房間:「進來了……好滿啊……喬哥……你的 ……大雞巴……好硬啊……頂到……最裏面了……比剛剛……的手指……更舒服 啊……啊啊啊……好熱……好舒服……喬哥……你好厲害啊……要被你幹死了… …」

張喬的速度在小路的呻吟聲中逐漸加快,猶如上了發條的馬達,一下下急速 的沖刺在小路那緊窄的陰道中,小穴口被擠出的淫水讓床上濕了一片,一邊抽插 一邊說:「小路你好騷啊,你在床上發浪的時候,更迷人了。」

小路的腦海裏此時再也沒有了剛剛在浴室裏的掙紮,有的只是情欲,張喬的 話仿佛打開了小路骨子裏的騷媚的開關,呻吟著說:「嗯嗯……還不是……喬哥 你……這個壞人……租房子……給我就……沒安好心……這才……第二天……就 被你……弄上床了……還弄得……那麼舒服……啊啊……早知道……喬哥你…… 這麼會……操B……昨晚……就讓你……到家裏……做一下了……弄到人家…… 還獨守……空房……啊啊啊……幹我吧……用力啊……小路是……騷貨……在床 上……最浪了……喬哥……喜歡不……」

一番淫聲浪語聽得張喬是血脈賁張,抽插的速度更加快,猶如打樁機一下下 地操在小穴的最深處,邊幹邊說:「早知道你這麼騷,昨晚就該上了你,以後你 就不用交房租了,跟著我就行了,喬哥一定會天天晚上都讓你爽得不行。」

張喬說罷,摟著小路的腰,把小路抱了起來,自己順勢倒在床上,換成了男 上女下的姿勢,小路雙手撐著張喬的胸口,屁股自覺地便開始了拋動,呻吟著說 :「不行啊……天天晚上……那我的……小騷B……會被……操壞的……松了就 ……沒人要了……啊啊啊……」

張喬雙手開始把玩起小路的大奶,說:「那就換著來啊,一三五操騷B,二 四六操P眼,星期天讓你休息一天,嘿嘿。」

小路拋動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呻吟聲也變得更大:「不要啊……你這壞蛋 ……還想要……操人家的……P眼……想疼死……人家嗎……」

張喬雙手掐著小路的小蠻腰,用力地向上挺了兩下腰,說:「呦,聽這話, 意思是早就有人操過你的P眼咯。看來小路你真的是個小浪蹄子嘛,那我不操一 下那不是虧大了?」

被刺激到最深處的小路,情欲早已把理智給吞沒,整個人趴在張喬身上,屁 股仍在不斷地拋動著,呻吟著說:「是啊……好多男人……都操過……小路了… …小路就是……小騷貨啊……好喬哥……快點……我還要……用力啊……被你頂 到……都沒力氣了……以後……在床上……你想要……操哪……我都給你……操 啊……操我的……小騷B……操我的……騷P眼……幹死我吧……我快不行了… …要到了啊……」

張喬並沒有順著小路的話發力操幹,而是拍打了一下小路的翹臀,說:「去 梳妝臺那,轉過身,把屁股撅起來,不然我不操你了。」

小路媚眼如絲地看了張喬一眼,乖巧地站了起來,走到梳妝臺前,雙手撐著 桌面,伏下身子,屁股向後翹起,輕輕地晃動著腰身,仿佛在催促著張喬的插入 。

張喬走到小路身後,輕輕拍了一下小路的屁股,說:「小騷貨,是不是等不 急了,跟小狗一樣搖著屁股想讓我操你啊?」

小路媚聲說著:「快點來嘛……喬哥……給我吧……小路的……騷穴……要 你來幹……讓我……高潮嘛……」

邊說更邊是一手向後拉著張喬的肉棒,往自己的小穴上靠去,張喬也順勢扶 著小路的蠻腰,稍稍彎腿,肉棒便斜向上一點一點地再次擠入小路那濕潤嫩滑的 小穴中。

隨著張喬的插入,小路的頭微微擡起,牙齒輕咬下唇,雙手死死地扶著桌面 ,而張喬一插入後,腰部更是卯足了勁,快速地前後挺動,一下下直搗小路的花 心,梳妝臺也被這操幹弄得是吱呀作響。

張喬雙手拉過小路的雙臂,把小路拉得擡起了上半身,兩人操幹的身影在梳 妝鏡裏清晰無比,一邊快速地抽插著一邊說:「小路,你看你自己的樣子,是不 是很騷浪啊?是不是很美啊?你看你兩個大奶,是不是很淫蕩?」

小路雙眼迷蒙地看著梳妝鏡裏自己被張喬操幹得花枝亂顫的表情,癡迷地呻 吟著:「是啊……小路……最騷了……你們都說……喜歡看我……被幹的……樣 子……然後就……都來操我……每一次……都讓我舒服……死了……把人家…… 大奶……都給……揉大了……看上去……這麼淫蕩……結果就……又讓……更多 的……男人……想操我了……啊啊啊……好喬哥……你怎麼……幹得我……這麼 舒服……嗯嗯嗯……我快……不行了……真的……要到了……要到了……啊啊… …」

小路被張喬的快速抽插,操得是螓首後仰,雙腿發軟,張喬只好松開小路的 手,讓小路雙手再次扶在桌面上,而他則是雙手扶著小路的細腰,進入了最後的 沖刺。

隨著小路高潮的呻吟聲,小穴內傳來的收縮夾緊的感覺,讓張喬也已經感到 肉棒猶如被小穴緊緊吸吮,龜頭再一次漲大,睪丸一陣收縮,濃濃的精液噴發而 出,深深地灌進了小路的小穴中。

而小路小穴中傳來的滾燙的湧入感,頓時讓小路整個人癱軟得上半身趴在了 梳妝臺上,放浪的呻吟聲也更加高漲:「啊啊啊……好燙啊……都射進來了…… 被灌滿了啊……小路……舒服死了……沒力了……真的……不行了……啊啊…… 」

張喬一邊噴射著精液,一邊淫笑著說:「嘿嘿,以後喬哥,天天用精液來餵 飽你,好不?」

小路趴伏在梳妝臺上,無力地回應道:「好……好……喬哥……幹我吧…… 天天都……」

高潮的余韻漸漸散去,小路發軟的身體被張喬抱到了床上,張喬也溫柔地讓 小路枕著自己的肩膀,一對大奶緊貼著自己的胸膛,兩人相擁而眠。

張喬看著懷中在高潮余韻中熟睡過去的美人,心裏想著,今天這一招倒是賭 贏了,看來這性福的日子應該會挺長的,這小騷貨的騷浪程度,簡直是讓他愛不 釋手。

小路枕著張喬的手臂,靠著堅實的胸口,不知不覺地便沈沈睡去,睡夢中仿 佛做了一個夢,夢中的她和大明兩個人相擁而眠,甜蜜的笑容在她的臉上久久沒 有散去,慢慢地,大明的面孔變成了張喬,一樣是溫柔地對著她笑,夢中的小路 ,卻像是沒有察覺一般,仍然是甜蜜的閉著眼睛,傻傻地笑著。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yazhouseba.com http://yazhouse8.com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花虎弄情(完)
  2. 左脚右脚
  3. 蕙萍的故事(1)
  4. 妈妈是高级妓女
  5. 人寿保险
  6. 我与女友小敏的性生活经历
  7. 我和死党女朋友的疯狂午后
  8. 骚校长淫老师
广告业务联系微信: sjms1388008
Tumblr色情博客 | Tumblr Viewer | 色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