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被擒少女

新网址: yzs8.info , yazhouseba.com
奢华博彩之旅 尽在澳门永利
广告,微信: sjms1388008
世界杯在线下注

“郑警官,你也看到了,我对你真的是一片痴心。我的手下撕破了你的衣衫,我可不护着他们。刚才我把他们骂得多惨。我知道你素来都不肯在男人面前裸露身体的,这些人真该好好地训斥!你的身体,哼哼,也只能给我看。”

  由于走得近了,陈蓉已经能够清晰地听到了男人的话语。现在,被擒的少女的身份也很清楚了,原先的猜想是正确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被几个歹徒活擒。令她感到意外的,是男人用的是C国的语言。但想到女国际刑警似乎不懂V国语言,那也不算特别。

  郑霄晔愤怒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吞吐地道:“胡济东,你……我真是看错了你。”

  胡济东道:“你看错了我?我可没有看错你。你还是那么保守,那么纯洁。人们都说赵剑翎是国际刑警中的玉女,都说她的身材好。不错,她是很清秀很贞洁,她的身体上找不到任何缺点。不过,在我的心目中,我更喜欢你。”

  听到胡济东提及了赵剑翎,陈蓉不禁大吃了一惊,各种错综复杂的线索涌向了脑海,却无暇整理。她已经走到了虚掩的门前,透过那到狭窄的缝隙,向房间内望去。

  看到房间内的情形,陈蓉不禁大惊失色。只见郑霄晔手脚被分开,呈一个“大”字型地被捆绑在了墙上,上衣、胸罩、长裤、鞋袜荡然无存,赤裸的身体上竟然只剩下了一条桔红色的内裤,不断地挣扎着。一个男人背对着自己的视线,站在了她的身前,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还有一只手则停留在女国际刑警的乳房上。

  郑霄晔那带着古典之美的脸庞上无法掩饰自己的羞耻和愤怒,道:“你把赵剑翎警官怎么样了?”

  胡济东道:“也没怎么样。她的武艺那么高,我可不敢随便去动她。我的手段,你现在也知道了,可惜赵剑翎当时还不够警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制服了。不过赵警官的身材真的很好,我剥光了她的衣服,她的身体从头到脚都找不出任何缺点。”

  听到这里,陈蓉已经了解了大致的情况。这个女国际刑警一定就是把赵剑翎从强奸大会中救走的人,而两人一定是不幸中了这个男人的圈套,才被他擒住。想到赵剑翎才从魔窟中脱险,又遭到了这个人的凌辱,心中不由一阵焦急。

  郑霄晔道:“你……你强奸了她?”

  胡济东道:“这又怎么样?象赵剑翎警官这样的人被顾老三擒住,从C国带到这里,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强奸过多少次了,再被我多玩几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虽然不是处女,但毕竟碰过你的男人还不多,所以更能引起我的兴趣。”

  郑霄晔骂道:“畜生!你把赵警官囚禁在哪里?快放了她。”

  胡济东道:“郑警官……霄晔……赵警官就不用你来关心了。其实,论容貌,你丝毫不比赵警官逊色;论气质,她灵秀,你却恬静;说穿着,赵警官的上衣短,会露出腰身,还光着脚,而你在这么热的天气中都穿着袜子,还把上衣的下摆保护得很好;你的身材也很不错。”

  郑霄晔道:“你这畜生!当年你也是一个国际刑警,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变成这样!我不会放过你的。”

  胡济东道:“说到当年,其实我在那时候就一直对你有意,只是没有机会表白而已。那次你被绑架,我可是急得很。说到对你的真心,其实你那个幼时的同学根本无法和我比。他把你抓去,居然还让他的手下……我一想到你被他们污辱,就咬牙切齿。你看我,我把手下都赶走了,连你的身体都不让他们看……”

  郑霄晔道:“住口!你……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

  女国际刑警气得连裸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北美她是一个很优秀的人物,在同事之间颇得敬仰,而黑道上的歹徒们却闻风丧胆。她和赵剑翎一样,生性贞洁,平时从不裸露身体,连和她情投意合的意中人都没有什么特权。

  年轻的郑霄晔职位不及赵剑翎,平时单独行动的次数少,所接触的敌人中也没有特别难对付的人物,因此虽然赫赫有名,却没有成为黑帮的首要目标。她只出现过一次意外,那是一个初中时代的同学,其实是一个黑帮的少爷,在对她求爱不成功之后,纠集了人手将她绑架。落在歹徒们的手中之后,她惨遭轮番的强奸,失去了自己的处女之身。但事后她寻机脱逃,并手刃仇人。

  这是她第二次被擒,而擒住她的人和第一次一样,都是她所认识、并对她颇为倾慕的人。这是郑霄晔无论如何都无法想到的。

  话音方落,男人立即埋下了头,在女国际刑警晶莹坚实的乳房上吻了起来,同时双手去撕她身上仅存的内裤。郑霄晔羞耻地呻吟着,被捆绑的裸体不断地扭动着。眼看一场狂暴的蹂躏即将开始。

  “住手!”

  突然,一声清叱自胡济东的身后响起,打碎了歹徒的美梦。通过先前两人的对话,陈蓉已经大致弄清楚了胡济东的身份,再无犹豫的必要。同时,胡济东自暴弱点,说出了自己的手下一时不会出现,更坚定了陈蓉出手的信心。

  当然,发生这样的事件,对胡济东心中的震撼实在是无法想像。现在的状况是有一个人冲入了他的大本营,在他即将对郑霄晔进行强奸的一瞬间,破坏了他的好事。他无法知晓来人是谁,但既然撞破了他的恶行,一定会对自己不利。

  陈蓉的动作极为敏捷,在呵斥的同时,她迅速地推开了虚掩的房门,冲入了房间。当胡济东在一阵惊恐中反应过来之时,左肩已经被她的手搭住了,向后扯去。

  但胡济东也不是等闲之辈,过去身为国际刑警,他的武艺丝毫不弱。此刻回过神来,他顺着陈蓉的拉扯之势向左后侧转身,同时右拳随之挥动,猛击过去。

  无论如何,胡济东的反击还是出乎陈蓉的意料。她绝对没有想到,这个人的身手如此出色,远在她以前所遇到的任何一个敌人之上。她伸手招架开了反击的一拳,右手迅即从男人的肩上移开,反抓敌人的手臂。

  但这一下却似乎在胡济东的预料之中,他的右臂向后一收,左掌飘然击出,仗着自己力量上的优势,强硬地和陈蓉硬拼了一下,将她逼退了一步。

  眼看占到上风,胡济东的出手更加凌厉了。陈蓉虽然精于空手道,但毕竟刚从魔窟脱逃,休息的时间很少,体力和精力上都有几分不济,此时已然遇险。她奋力架开了胡济东的两拳,却没有防备男人踢出的一腿,当即被击中左腿。

  郑霄晔不禁叫道:“小心!”

  陈蓉蹒跚地向后退开,但胸部在胡济东的追击下被击中,再也站立不稳,跌倒在地。胡济东立即向上扑去,打算一举制服这个武艺不弱的少女,却被她就地一滚躲闪开。

  郑霄晔看着眼前的状况,心中焦急,这无疑是脱险的最好机会。眼前的少女虽不相识,但她说着C国的语言,似乎和自己还颇有渊源。只是她虽有一身武艺,在胡济东的猛攻之下处境不佳。激动之下,她猛地一挣扎,只觉被捆绑的手腕在绳索的勒紧之下一阵剧痛。她的心中立即生出了一丝希望。

  女国际刑警叫道:“别理他,快拿你右边桌子上的刀,找机会割开我手脚上的绳索!”

  原因很简单,在此前被俘的时候,无论郑霄晔如何挣扎,似乎都没有什么力量。而现在,似乎药力已经消失,力量有所恢复。

  陈蓉刚到,对房内的状况不熟悉,而郑霄晔已经被绑在墙上相当长的时间,对各种细节都有所了解。只要陈蓉拿到那把刀,交手的时候虽然不见得就强过身手不错的胡济东,但必定能使敌人有所顾忌,至少不至于处处受制。

  一旦能够化解危局,只要两人的搏斗进入僵持的阶段,陈蓉就有机会割断捆绑着女国际刑警的绳索。如果力量复原,郑霄晔自信以她的武艺,足以击败胡济东。

  听到了郑霄晔的提示,陈蓉迅速地反身爬起,向右侧跑去。胡济东本也应该知道桌上有刀,只是身陷局中,反而不及郑霄晔旁观者清。他一击落空,本就收势困难,加上当前的位置离得桌子也远,竟然被陈蓉抢先了一步。

  由于刚才倒地的一滚,又奋力地爬起,陈蓉的浅蓝色衬衫下摆已经凌乱地卷起,裸露出一段白皙纤巧的腰身。胡济东固然是好色之人,但此刻形势危急,也无暇欣赏。想到郑霄晔的提示实是此局面下的最佳方案,急忙向前追去。

  陈蓉持刀在手,身形一转,挥舞着试图逼开胡济东。对于眼前的局势,胡济东知道,只要自己不给陈蓉援救郑霄晔的机会,时间久了,自己的手下自然会赶到,到时候就可以掌控大局。因此他面对着持刀的少女,毫不后退,每一次出手都以攻为守,十分强悍。

  郑霄晔急道:“不要和他纠缠,寻机脱身。先割开绑我的绳索。”

  听到女国际刑警的建议,陈蓉立即将手中的小刀虚晃一下,同时向后退开。胡济东虽然占据了上风,但要靠空手缠住持刀对手,实是力所不能及。就这样,陈蓉抢先了一步,向郑霄晔奔去。胡济东则紧随在后,两人只是一线之差。

  陈蓉颇为擅长短跑,具有相当不错的爆发力。她是转身加速,却尚比胡济东快了一筹。自桌子到郑霄晔身边短短的一段距离,原本的一步之差却变为了两步。陈蓉早将郑霄晔手腕的位置看清,到了她的身边,进势未收,手中的刀已迅即地将她手腕上的绳索割断。

  郑霄晔道:“小心背后!”

  陈蓉知道自己无法将胡济东甩开,将郑霄晔双手上的绳索割断之后,自右侧将小刀挥向身后,想要将敌人逼开。但胡济东却似乎料到了这一招,右脚踢出,正中她的手腕。陈蓉手中的刀顿时拿捏不住,落到了郑霄晔的脚边。

  就在这一刹,胡济东已经到了陈蓉的背后,右手伸出,将陈蓉伸向右后侧而未及收回的右臂扭住,同时左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衣领。陈蓉奋力向右侧转身,试图摆脱右臂被反剪的状态,但衣衫左领被男人拽着,此时向右一转,衣襟上几颗纽扣顿时被绷飞,左领滑过肩头,落到手臂上。

  就在此时,门外已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胡济东的手下终于被异常所惊动,赶了过来。

  胡济东虽然被陈蓉摆脱,但听到门外的声音,不禁精神一振,继续出手攻击。陈蓉却虽然借着转身脱困,但左臂被衬衫缠住,周转不便,衣襟敞开着,一对挺拔的乳房出现在了男人的眼中,却偏偏无暇遮掩,眼见男人的手直扑自己赤裸的胸膛,只能向后再退。

  “抓住她!”

  胡济东的手下终于从房门处涌入。陈蓉尚在向后退的过程中,却退入了人群之中,面对身后歹徒们的出手,根本无法反抗,立即被男人们七手八脚地按住。眼看着陈蓉被擒,胡济东长出一口气,精神从极度紧张中松懈下来。

  “老大,小心!”

  此时突然手下发出了惊呼,胡济东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这一迟疑,他的背部中了一拳,向侧方摔倒,紧接着被人按住,闪亮的小刀已然横在了自己的咽喉处。等到他缓过神来,才发现出手的是郑霄晔。

  陈蓉的刀被踢飞,落在了郑霄晔的脚边。由于手腕上的绳索已被割断,女国际刑警拾起了刀,解去了绑住自己脚踝的束缚。由于胡济东和他手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陈蓉身上,等到发现郑霄晔重获自由,已经迟了。

  歹徒们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被他们活擒的少女衣襟敞开着,袒露着丰满的双乳,令人心动不已。向来将自己的身体遮掩得严严实实的郑霄晔近乎于全裸,此时半蹲着,一手按住胡济东的肩头,一手持刀,赤裸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遮掩,更是引起他们的性欲。可是当前的局势,却是如此紧张。

  两个歹徒将陈蓉的双臂反剪到背后,牢牢地按住,另一个人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着脸庞。陈蓉还想要挣扎,但歹徒们立刻对着她从敞开的衣襟中裸露出的上身猛击了数拳,她发出了几声呻吟随即平静了下来。

  直到此刻,胡济东的手下们紧盯着赤裸的女国际刑警。虽然擒住了陈蓉,但首领被被郑霄晔制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使得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只能静静地僵持着。看到那么多男人的目光直视着自己身体上赤裸的关键部位,郑霄晔心中感到了无比的羞耻,但也没有什么办法。

  女国际刑警用刀紧贴着胡济东的咽喉,道:“你想不想活命?”

  胡济东道:“郑警官,你不要忘了,虽然我落在你的手里,那位小姐可是被我的手下擒住了。你想要以人质要挟,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郑霄晔知道此刻局势紧张,容不得丝毫松懈,把心一横,道:“笑话,我以你为人质要挟你的手下,那位小姐是谁?我还不认得呢!你的手下要是也想对着干,就不妨让他们试试。”

  胡济东脸色变得更难看了,道:“好!今天算你赢了。”

  郑霄晔道:“叫你的手下把那位小姐放了,然后老老实实地退出这间屋子。”

  胡济东用V国的语言道:“放了那个小妞,立刻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进来。”

  听到胡济东的命令,歹徒们知道局势已经为郑霄晔所控制。只能放开了陈蓉,然后退出了这个房间。陈蓉刚获得自由,立即用自己的衣襟把赤裸的乳房掩住,走了过来。

  陈蓉道:“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我是C国XX市的女警官陈蓉,既然是你救走了赵剑翎,应该也听说过我们被绑架的事。今天我刚从那里逃出来,没想到就遇到了你。我一直跟了进来,正好帮上了一点忙。”

  郑霄晔点了点头,道:“谢谢你的帮助。我也没有料到这个胡济东居然是这样的人。不过他现在落在我们的手里,却正好能够借助他的力量帮我们办事。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弄清楚赵警官被他关押在哪里。”

  胡济东道:“没有。赵警官后来恢复了力量,将我打昏之后逃走了。我说的全是真的。”

  想到自己依旧赤身裸体,郑霄晔的脸上微微一红,道:“叫你的手下先拿两件衣服过来。至于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很容易就能查明白。”

  ***    ***    ***    ***

  “啊!啊!啊!啊!”

  这本来是用来审讯罪犯的屋子,但现在却被布置成了一个严刑拷问的刑房。赵剑翎呈“人”字型地被捆绑在墙上。她的身上依然仅存着挂在手臂上的警服,赤裸的上身被五花大绑着,修长的双腿被分开,纤细的脚踝被绳索缠绕得无法动弹。

  阮云天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欣赏着年轻女警官赤裸的身体。她那白皙的肌肤上的那些淤青的指痕大多已经褪去了,在汗水的湿润下闪烁着晶莹而纯洁的光芒。她的一双乳峰和以前一样,展示着无比完美的尖挺和精致的曲线。白玉般的大腿线条优美流畅,内侧却布满了男人的精液,这是由于在行刑之前,狱警们疯狂地对她实施了轮奸。在没有借助催情的春药和电刑的状况下,强奸并没有使女警官产生身体上崩溃,就更不用说性欲和高潮了。

  赵剑翎的神色看起来极度疲惫。的确,在监狱中遭受了罪犯和狱警们长时间的蹂躏之后,没有休息多少时间,就又要面临新的酷刑。灵秀的双眼之中,她的目光是如此的黯淡,只有偶尔闪现的一分锐利的神光,才能使人回想起原先英姿飒爽的精锐女警官。

  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严刑拷打。两个狱警站在赵剑翎的两侧,手执电棍,一次次重击不停地落在了她那美妙绝伦的裸体上。女警官的乳峰、腹部、腰部、阴部和大腿等部位都不能幸免。每一次电击都会出现一道闪亮的弧光,随即就是剧烈的抽搐和痛苦的呻吟声。

  眼看着赵剑翎的呻吟变得逐渐虚弱,典狱长知道再这样拷打下去她会昏死过去的,才挥了挥手,示意狱警停止用刑。虽然严刑拷打停止了,但这个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剧烈地喘息着,汗如雨下的裸体微微颤抖,浅红色的乳头已经被电击得坚硬地挺立在起伏的玉乳上。

  阮云天冷笑道:“怎么样,赵警官?你还没有想通么?只要被我活生生地擒住,就不可能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如果你继续坚持下去,每天你都会被拷打、被强奸,直到你被活活地折磨死为止。”

  赵剑翎道:“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

  阮云天道:“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现在是几点了?”

  后一句问的是他手下的狱警,并很快得到了回答:“八点了。”

  阮云天转身向门外走去,同时道:“很好,还有一个小时,李副市长就要到了。你们好好地准备一下,赵警官是今天的主角,一定要安排得好一些,知道了么?”

  “是!”

  女警官愤怒地道:“你这畜生!你想干什么?”

  阮云天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这个典狱长的生财之道主要是靠给那群罪犯提供服务。这样做没有一个后台支持,只怕是很容易遭到非议的。关键是李副市长还不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所以我得想尽办法讨好他。”

  说到这里,典狱长转过头来,又仔细地欣赏了一番赤裸的女警官,道:“用钱贿赂怎么也比不上性贿赂啊,你说是不是?你的身份特殊,性格清纯,身体又这么美,哪个男人看了都会情不自禁地要把你征服的。到时候,他还得先答应了我的要求才行。哈哈哈哈!”

  淫邪的笑声随之远去。只留下了两个狱警,目露淫光地注视着被捆绑的赵剑翎。


  监控室的门被推开了,阮云天道:“李副市长,请进!”

  一个带着几分苍老的声音响起:“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说有女人么?上次的女人可实在不能令我满意,这次你想耍什么花样?”

  阮云天道:“您先进去,听我慢慢道来。这次的可不一般,李副市长有没有听说过赵剑翎这个名字?”

  典狱长陪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走进了监控室。这个人显然就是L市的李副市长了,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身材高大而强壮的男人,面露凶光,自然是李副市长的保镖。

  李副市长道:“好像听警局的人说起过,是不是那个很有名的年轻女刑警啊?她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呢?”

  阮云天递上了一张照片,道:“请看,这是两年前我去C国时和她的合影。”

  李副市长接过照片,只见照片上典狱长和一个很年轻的少女站在一起,那个少女身着整齐的夏装,容貌清秀,气质纯洁,充满灵气,身材略显娇小,但极为匀称,腰肢纤巧,双腿修长,衬衫之下双乳微贲,引人注目。

  李副市长道:“不错。虽然说不上很漂亮,但很有味道。听说她是女国际刑警,不过看起来这么年轻清纯,倒是令人有点不敢相信了。”

  阮云天道:“李副市长,你可不要小看她。她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之一,今年才二十二三岁,却已经是国际刑警驻C国东南沿海办事处的负责人,曾经破获大案无数,很多黑道上的厉害帮派和人物都栽在了她的手上。这个女警官不仅颇具智计,身手更是出众,据说寻常二十个人也不能胜她。”

  李副市长道:“哦。听起来的确很厉害,你说她干什么?难道你把她请来了?”

  阮云天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道:“李副市长,请看。”

  说着,典狱长按动了一个按钮,一个原本没有信号的监视屏幕突然闪亮了起来。李副市长向屏幕望去,只见镜头所对之处,却是一个被绳索捆绑在椅子上的少女,使得他不禁惊讶地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虽然一条黑布蒙住了她的双眼,一条橡皮带将一个钳口球固定在她的嘴中,使得别人无法完整地观察她的容貌,但依然足以使人欣赏那张脸庞的俊秀。李副市长立即认出,这个被擒的少女和照片上的女警官是同一个人,正是赵剑翎。

  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身上依旧只披着绿色的警服,衣襟完全敞开着,但衣领还是将肩头遮掩住。她的双臂被反剪在椅子背的后面,上身被五花大绑着,一双修长的玉腿从椅子的两侧分开着,弯曲着伸展到椅下,脚踝并在一起被绳索绑住,一双秀美的赤脚方向交错着。

  由于赵剑翎那双线条优美的大腿分开,阴毛稀疏的阴部毫无遮掩地暴露着,一个电动假阳具插在她的体内,不断地抽动着,淫水不停地从假阳具和阴部之间的缝隙中溢出,流淌出来。她的阴部之下的椅面上已经布满了一大淌粘稠的体液。

  “唔……唔……唔……”

  由于被钳口球封住了嘴,年轻的女警官只能发出沉闷的呻吟,赤裸的玉体在绳索的捆绑之下不断地扭动着,布满了汗水和从钳口球的空隙中流出的口水,一双尖挺的乳峰不断地颤动着,娇小的乳头挺立着,极为诱人。

  李副市长完全无法想像,在照片中清纯灵秀的女警官居然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他的神情中充满了惊异,目光不断地在她那红色的胸尖、精致的双乳、纤细的腰身、性感的肚脐、光洁的大腿和纤美的双脚处来回扫动,贪婪地欣赏着美丽绝伦的裸体。

  男人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地道:“这……这……你怎么把她抓来了?真没有想到她的身体居然这么美。”

  阮云天道:“也算她不走运。那个边境丛林中的顾老三想必你是知道的,不知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居然把她活擒了,从C国绑架到这里。但她居然又被人救了出来,后来几经辗转,大概觉得我还算可靠,就投奔到我这里来了。嘿嘿!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稍微用了一点迷药,就把她擒住了。”

  李副市长道:“原来如此。赵警官的身材真是不错,每一个部位都那么美,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身体。”

  说话间,只见屏幕中两个狱警走到了赵剑翎的面前。一人淫邪地笑着,蹲下了身,伸手把不断在她体内辗转的电动假阳具拔了出来。顿时,女警官体内的淫水如泉涌一般流淌了出来。

  另一个狱警走了上前,一手抓住了赵剑翎如瀑布般的秀发,将她的脸庞微微向下按着,另一只手则将扣住钳口球的橡皮带解开。女警官嘴部刚得到放松,就剧烈地喘息了起来。但狱警却并不给她休息的机会,赵剑翎的下巴被用力卡住,被迫张开了嘴,男人的生殖器就乘机插了进去。

  “唔……唔……唔……”

  由于女警官的双眼被黑布蒙着,无法看清周围的状况,在毫无防备之下就被狱警强行用口交的方式进行了强奸,呻吟再度被堵住。男人一手卡着她的下巴,防止她咬住自己的生殖器,另一只手则抓着她的秀发把她的脸庞按向自己的下身。身手出众的女警官被捆绑得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只能任凭狱警的蹂躏。

  不到一分钟,男人发出了兴奋的感叹声,将生殖器从赵剑翎的口中抽了出来。只见年轻的女警官满嘴都是自己的口水和男人白浊的精液,狼狈不堪。

  狱警似乎对刚才的蹂躏还不满足,一声淫笑,一脚踢在了她那暴露的阴部上。赵剑翎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脸庞猛地仰起,随即垂下,似乎失去了知觉,昏死过去。

  阮云天又按了一下按钮,屏幕立即暗去。再也无法欣赏女警官那俊美绝伦的裸体,李副市长显得有些失望。

  阮云天道:“李副市长,你觉得怎么样?”

  李副市长道:“真是一个令人心动的女警官。不过,就这样玩还不够。我还想享受一下剥光她衣服的滋味。你给她穿上便装,上身最好是一件暴露些的衣服,下身穿一条短裙。然后给她松绑,我要尝试一下活擒女警官的滋味。”

  阮云天道:“李副市长,那么上次我向你提的要求……”

  李副市长一挥手,道:“没有问题。快替我办妥这件事。”

  阮云天脸上展现出了满意的笑容,道:“既然如此,李副市长,那我就实话实说了。这个赵警官的武艺十分厉害,你的两个保镖虽然也是好手,不过只怕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而且,你看她气质清纯,事实上性情贞洁、意志刚毅,你要想用暴力和她交欢,却根本征服不了她。”

  李副市长微带愁容,道:“那怎么办?”

  阮云天道:“这样吧,我让手下给她注射一些催情剂。到那时候,贞洁的赵警官体内欲火如焚,只怕连手淫还来不及,李副市长就可以轻松地尝试一下活擒并捆绑武艺高强的女警官的滋味,然后再一享她那精美的身体。还有,别忘了,她可不懂V国语言,你得用C国语言和她说话。哈哈哈!”

  两人同时爆发出淫邪的笑声。

  ***    ***    ***    ***

  赵剑翎站在了空空荡荡的房间之中。虽然被解开了捆绑在身上的绳索,并穿上了上衣和裙子,虽然里面没有内衣内裤,但至少不再是赤身裸体。可是,她知道,这只是新的蹂躏的开始。当初杨清越和方凌霄被嫖客奸淫、强奸大会以及一天前的狱中受辱,女警官在开始时身上都是穿着衣服的,也没有被捆绑着。

  年轻的女警官只觉得体内热流涌动,下身极度难过,这是被注射了春药之后的反应。最先被顾老三擒住时,春药只能造成她的一些生理反应,但两天前强奸大会上马老先生的催情剂彻底将她击溃,而一天前在监狱中被注射春药,虽然顽强抵抗,却还是在可怕的轮奸中产生了一次次的高潮。

  经过了歹徒们的残忍的蹂躏,赵剑翎原本就敏感的体质已经变得极为敏感,而对春药的抵抗力更是大大下降。她不由自主地掠起了短裙,伸手摩擦着自己的阴部。她的阴部本来已经有些湿润了,但依靠着手淫和顽强的意志,生理和精神上的压力都逐渐得到了缓解,一时间淫水不再流出。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打开了。女警官连忙慌张地将掠起的裙子放下,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后面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赵剑翎知道,这就是典狱长所说的李副市长了。李副市长刚一进门,就紧盯着穿上了衣裙的赵剑翎。

  女警官上身穿着一件浅黄色的无袖衬衫,裸露着雪白的手臂和圆润的肩头。上衣的下摆很短,刚到腰部,在男人的想像之中,只要稍有动作,就会裸露出身体。她的下身是深蓝色的短裙,裸露出一半白玉般的大腿,顺着线条柔和的小腿,就可以看到两只穿着棕色凉鞋的玉脚。

  李副市长道:“久闻赵警官的大名,今日终于有幸得见,真是令人兴奋。我姓李,是L市的副市长。今天得到阮云天的邀请,特地来这里和你玩玩。来,你们两个让赵警官摆一个漂亮些的姿势出来。”

  话音方落,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就从两侧冲出,伸出魔掌,扑向了女警官。赵剑翎虽然在前一晚被无数人长时间轮奸,没有休息多久就又被严刑拷打和强行蹂躏,早就被折磨得精疲力竭,体力所剩无几了。但是面对两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她还是不甘束手就擒。

  女警官灵巧地闪过了一个歹徒的攻击,伸臂架开另一个人的攻击,同时一脚踢在那个人的腹部。于是这个保镖就惨叫着向后倒退,但由于赵剑翎的体力不支,加上要集中思想压抑体内由春药所引发的欲望,分散了她的精力,这一下居然杀伤力不足,连击倒对方都做不到。

  此时,另一个保镖一击落空,此时回身向她攻来。赵剑翎身形侧转,但已经招架不及,只能先向后撤开一步,等到敌人再度逼进之时,左拳巧妙地从对手攻击的空隙中击出,正中男人的肩头,乘着他身形不稳之际,右拳迅速补上,击中了他的腹部。这一下比先前的一拳自然重多了,这个保镖捂着腹部,慌张地退开了一步。

  眼看着手下的两个保镖落在了下风,李副市长也加入了战局。他当然不能和那两个保镖相提并论,所以只能看着赵剑翎的弱点下手。眼看此刻女警官正背对着自己,乘机冲上前去,向她的背后猛击了一拳,赵剑翎连忙躲闪,但还是慢了一步,赤裸的左肩被击中,步履蹒跚地退向右侧。

  以赵剑翎的武艺,高出这几个人甚多,但一方面体力不支,更重要的是她必须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压抑春药的作用上,以至于在搏斗中险象环生。事实上李副市长等人也知道她身手出众,但既然被注射了催情剂,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若无其事地进行搏斗,因此男人们虽然一时无法得手,还是不停地对女警官发动攻击。

  女警官只能绝望地和男人们搏斗着。她的攻击一次次地得手,却不能构成对敌人的严重伤害,而自己则处处遇险。搏斗进行了一阵,她右腿飞起,连踢了两脚,才奋力将一个保镖踢得站立不住,跌倒在地,但收腿已然不及,白皙的脚踝被李副市长伸手抓住。

  此时另一个保镖看到女警官单腿支地,在瞬间无法脱困,机会难得,当即横扫一腿。赵剑翎惊呼着跌倒在了地上,这也是她在这次搏斗中首次被打倒。

  那个保镖乘机将抓着女警官的手臂将她拉了起来,只见无袖衬衫的下摆随之掠起,露出了白玉般的性感腰身。李副市长放开了她的脚踝,对着她那平坦的腹部就是重重的几拳,痛得赵剑翎身体抽搐了起来。但女警官还没有放弃反抗,下身刚得到自由,就一脚踢在了李副市长的腹部,将他踢开。

  男人牢牢地抓着赵剑翎的手臂,拖着她的身体。在这种状况下,双臂被举过头顶,身体被拖拽着,臀部着地,即便是精锐的女警官也无法进行有效的反抗。李副市长和另一个保镖从侧面对她发动了最后的攻击,以避开她那颇具威力的双脚。

  男人的拳脚不断地击打在她的身上,赵剑翎抽搐着,呻吟着,鲜血不断地从嘴中流淌出来。借着这个机会,男人们先用绳索把她失去自由的手腕捆绑了起来,随后又取来了一根木棍,剥去了女警官的凉鞋,把她的赤脚捆绑在了木棍的两端,使她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武艺高强的女警官终于被擒住了。

  保镖提着捆绑住赵剑翎手腕的绳索,把她拖到墙角,然后将绳索栓在墙边突出的钩子上。就这样,被俘的女警官上身靠着墙,坐倒在地上,一双玉腿分开横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

  李副市长仔细地欣赏着年轻的女俘虏。赵剑翎双臂被拉到了头上,浅黄色的衬衫下摆缩了上去,露出了一大截雪白的身体。由于里面没有胸衣,她那尖挺的乳峰顶在了薄薄的衬衫上,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性感无比。

  他只觉得自己再也忍受不住了,蹲下了身,伸出了手,在赵剑翎裸露的腹部上不停地抚摸着,一次次地玩弄着她的肚脐。女警官正奋力地抵挡着春药在体内引动的热流,此刻被男人凌辱,不禁羞耻地呻吟了起来。

  “啊!住手!畜生!啊!”

  李副市长看到了赵剑翎的反应,淫笑道:“赵警官,你就不要顾忌自己的贞洁了。你的身体都已经被那么多男人玩过了,难道还怕多我一个?”

  说着,他的手自下向上,掠起了女警官的无袖衬衫,并自下而上地解开了她的衣扣。赵剑翎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但却不能起到什么作用。随着她的衣扣一颗颗地被解开,衣襟敞了开来,立即处于了上身赤裸的状态。

  “啊!住手!啊!”

  赵剑翎的上衣被歹徒们撕破,从不断挣扎的身体上剥了下来。虽然曾经遭到了无数歹徒的凌辱,但女警官贞洁的性格却没有改变,一想到自己的身体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男人的眼中,她更是觉得无比的羞耻,却不知道男人们早在监控室里就看过她的裸体了。

  李副市长的目光完全集中在赵剑翎的玉乳上,早在监控室中,他就想着要玩弄这对尖挺的双峰了。他的手掌感受着女警官柔软的酥胸,手指毫不怜惜地揉捏着乳峰的尖端。女警官只觉得一阵阵剧烈的刺激从胸尖处传来。

  “啊!啊!啊!”

  赵剑翎呻吟着,浅红色的乳头在男人的挑逗下变得坚硬无比,进一步刺激着她的神经。催情剂的力量进一步发挥了出来,反复地冲击着女警官的意志。

  “啊!啊!啊!”

  羞耻的呻吟声中,赵剑翎的短裙被撕成了碎片,成了一丝不挂的全裸状态。只见女警官的大腿内侧到处都是晶莹闪亮的液体,阴部流淌着淫水,显然是在春药的反复攻击下,她的身体发生了崩溃,生理反应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三个男人都可以看出,春药正在她的体内不断地催动着女警官的性欲,而赵剑翎则竭尽全力压抑着这种感觉。所以男人们并不急于立即强奸被擒的女警官,而是进一步挑逗着她的敏感部位。

  李副市长一直猥亵着赵剑翎的胸尖,而两个保镖却把目标对准了她那纤秀的双脚。两个男人捏着她的脚趾,摸着她的脚掌。被捆绑的女警官无力地挣扎着,逐渐地陷入了绝境。她的虽然奋力坚持着,但性欲在脑海中逐渐升起,连目光都变得有些散乱了。

  “啊……呃……啊……嗯……”

  李副市长敏锐地感觉到了赵剑翎的呻吟声中的变化,知道她终于在春药的作用和反复的凌辱之下走向了崩溃。他决定不再浪费时间,立即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将生殖器插入了女警官的体内。

  “呃……嗯……啊……嗯……”

  赵剑翎的呻吟声中已经带着几分淫荡,她的裸体凄惨地挣扎着,男人的生殖器在她的体内一进一出,反复地抽动着。年轻的女警官又一次处于了严峻的考验之下,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性欲了,但她还是奋力地压抑着自己的快感。身为最精锐的女国际刑警,如果在歹徒的强奸之下产生高潮将是无法比拟的屈辱。

  李副市长也知道,现在离彻底征服赵剑翎就只有一步之遥了,所以他不顾一切地在她的体内抽插着生殖器,试图带起她的快感。赤裸的女警官反复地呻吟着、扭动着,竭力宣泄着这种快感,她依靠着顽强的意志,忍受着无比痛苦的煎熬。

  “呃……嗯……啊……嗯……”

  虽然李副市长用最猛烈的方式强奸着被活擒的女警官,但还是无法将她一举征服,反而倒是自己的性欲高涨,再也无法坚持了。赵剑翎只觉得一股热流射入了自己的体内,男人的生殖器随即离开了她的阴部。

  一个保镖立刻接替了李副市长的位置,开始了一场对武艺高强的女警官的新的强奸,但她继续顽抗着。很快,这个保镖也败下阵来,换上了第三个男人。

  在歹徒们的轮番强奸之下,赵剑翎汗如雨下,以疯狂的挣扎作为唯一的反抗,呻吟声中充满了淫荡和屈辱。由于一天前在崩溃的状况下被罪犯和狱警反复地强奸,使得她多少积累了尽力阻止自己产生高潮的经验。

  很快,三个男人在第一轮的施暴中无功而返,但李副市长自然也不甘心就此放过坚强的女警官。他只能开始第二轮的强奸。就这样,他们翻来覆去地强奸着赵剑翎,通过如狂风骤雨般的蹂躏不断地消耗着她的体力。

  就这样,女警官挺过了前四轮蹂躏。直到第十三次强奸的时候,在极度的虚脱之下,她终于无法继续抵御男人的强暴,就在她的抵抗被粉碎的一刹那,在李副市长猛烈的抽插之下,一波波的快感迅速袭来,将她带向了高潮的顶端……

  ***    ***    ***    ***

  送走了李副市长,阮云天淫笑着走进了房间。

  赵剑翎和原先一样,一丝不挂地坐在墙角。她的双手依旧被捆绑着,拉过头顶挂在墙边的钩子上,她那一双纤细浑圆的脚踝被绑在木棍的两端,双腿分开呈直角。女警官被三个男人强奸了两个多小时,整个阴部都红肿地向外翻着,双腿之间到处都流淌着淫水和男人的精液。

  “啊……呃……嗯……”

  赵剑翎依旧剧烈地呻吟着,喘息着,清秀的面庞上充满了屈辱的表情。依靠坚强的意志,尽管为催情剂挑起了自己的性欲,在长时间的强奸中她却只产生了两次高潮,这完全出乎典狱长和李副市长的预料。

  但女警官所能做到的只是竭力在男人的强奸中阻止自己产生高潮。快感和性欲是被强行压抑的,并不等于不需要释放,更何况体内被注入的大剂量的春药尚未失去效力。当李副市长等人满意地离去之后,她不得不抓紧时间将体内的快感顿时爆发了出来。

  如果说在强奸中宣泄自己的快感是容易的,那么现在却显得很困难。赵剑翎不断地扭动着臀部和大腿根,想方设法地用各种方式去摩擦自己的阴部,但被捆绑的姿势对性欲的宣泄造成了极大的障碍,但无论如何,她还是在一波波的快感冲击之下逐渐抵达了高潮。

  “呃……嗯……啊……呃……”

  典狱长就站在门口,欣赏着被捆绑的女警官发情的场景。应该说,无论是她的呻吟声、她的动作,还是泉涌般流淌出的淫水,无不是淫荡的象征,但阮云天所能感受到的,却只是一种冰清玉洁的感觉。

  原因是不难解释的。在被春药所击溃的状况下依旧顽强地守护着自己的贞洁,对任何一个男人都足以造成无比的震撼。而女警官那依旧显得冰清玉洁的身体完全被汗水所覆盖,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更透出一股神圣的气息。

  阮云天多少有些不甘,试探地道:“赵警官,你现在的感觉究竟是舒服还难受呢?要不要我来帮你?”

  连赵剑翎都不得不承认,这句话问得恰到好处,完全击中了她的弱点。现在的她既受困于无法更有效地宣泄自己的性欲,又不断地在快感的反复冲击下逐渐建立高潮,更何况这是在男人的窥视之下,发生在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的身上。

  这种羞耻,这种屈辱,如果不是亲身体验,的确不容易想像。如果这时候男人对她实施奸淫,赵剑翎甚至无法确定自己能否将正在不断激发的性欲压抑下去。

  女警官在呻吟着道:“呃……嗯……你……你这……畜……畜生……呃……呃……离……离我远……远些……啊……呃……”

  好在阮云天并没有乘机对她实施强奸,只是道:“赵警官,我很佩服你的坚贞。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无论你如何抵抗都没有用。你最好老老实实地说出周老大的密码,然后当我的老婆。否则,不论你多么贞洁,总有一天会被我调教成一个性奴的。”

  赵剑翎知道,典狱长所言并非虚无的恐吓。短短的两天以来,她对春药的抵抗能力越来越弱,体质越来越敏感,更不知产生了多少次性高潮。虽然女警官依然能够以坚强的意志进行各种程度的抵抗,但依照这样的状况下去,总有一天她会被原始的欲望彻底击溃。但要她屈服于邪恶的势力,却又是绝无可能。

  “你好好想想吧!”

  看到女警官没有丝毫屈服的意思,典狱长留下了这句话,转身走出了房间。房门重重地关上之时,赵剑翎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如释重负,继续面对着体内不断燃烧的性欲。

  ***    ***    ***    ***

  李副市长带着两个保镖,说笑着走出了的大门。他的车就停在不远处的路边。

  一个保镖道:“副市长,这个女警官还真的挺厉害。我看她的体内早就充满了性欲,都快要憋得不行了,却居然还能够忍着,被强奸了这么多次只产生了两次高潮。”

  李副市长淫笑道:“赵警官是一个生性贞洁的人,如果不是阮云天给她先注射了催情剂,想要征服她只怕很难吧。”

  另一个保镖道:“副市长说得是,只可惜今天我没有能够赶上她高潮的时候。”

  李副市长道:“哈哈!能给你玩这样的女人就不错了。赵剑翎是国际刑警最精锐的女警官之一,身居要职。阮云天胆量也不小,居然连她都敢碰,不知道他到底打算如何处置她。如果就这样一直把她囚禁着,只怕早晚会出问题。”

  保镖道:“不过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身材这么好的女人。典狱长恰好遇到这样一个机会,起了色心,也在所难免。反正这麻烦是他找的,和副市长没有关系。今天我们两个也有幸沾副市长的光,一起爽了一次。日后如果心痒,看看照片也就是了。我的摄影技术还不错吧。”

  李副市长道:“这个阮云天也真是的。让我们拍了照居然还不让我们留底,硬是把数码相机里面的内容清空了。这打印出来的照片可就成了宝了,还得好好保存着。”

  说着,李副市长拿出了怀中的一个信封,从中取出了一叠打印出的照片。但他一个疏忽,照片中的一张竟然随着这个抽出的动作落到了地上,三个人却完全没有注意。

  就在此刻,另一辆车飞驰而至,停到了监狱的大门门口。车后门打开,一个女子和三个男人从车中出来。那个女子容貌端庄,气质恬静之中不乏英秀,正是郑霄晔。她刚打开车门,一脚踏出,正踩在李副市长失落的照片上。

  郑霄晔制服胡济东之后,终于掌控了大局。她让陈蓉看着胡济东,并以他的性命为威胁,进而控制了胡济东的全部力量,反而为她所用。使用这种手段,女刑警自己都觉得可笑,但一时无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想到赵剑翎曾经提到过阮云天,又根据胡济东搜集掌握的资料,她决定先到这里来碰碰运气。

  郑霄晔伸手捡起了照片,一看之下,顿时又惊又喜,道:“铁牛,快拦住那三个人。”

  铁牛是胡济东手下的一个头目,身强体壮,但头脑相对简单,便于控制。他出生在C国,后来才到V国来混,自然懂得C国语言。现在被郑霄晔带在身边,倚为重用。听到了郑霄晔的话,铁牛立即带着另两个人冲了过去。

  李副市长等人已经打开了自己的车门,准备坐进车中,万万没有料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形。几个毫不相识的人冲向自己,两个保镖连忙回身迎战,而李副市长却立即躲进车的后座。可是两个手下都在搏斗之中,无人开车,想要逃离却也办不到。

  铁牛正和一个保镖恶斗着,另两个人却不是另一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的对手,两三个照面就被打倒。但郑霄晔随即赶到,那个保镖比起女国际刑警的身手实在是差得太远,一出手就被她找到一个破绽击倒在地。

  瞬间另一个保镖也被郑霄晔击倒,几个人打开车门,把李副市长从车中拉了出来。两个胡济东的手下一左一右,将他挟持着。而李副市长的两个保镖受到了郑霄晔的重创,还倒在地上翻滚着,根本爬不起来。

  李副市长满脸的慌张神色,不知道这些人想要干什么。眼见自己的两个保镖被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不费吹灰之力地打发了,转瞬间自己就处于极为危险的状态。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在L市,居然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他这个副市长的主意。

  李副市长用V国语言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抢劫么?你们知道我是谁么?救命啊!打劫了,打劫了!”

  郑霄晔一声冷笑,立即从斜背的小包中掏出了一把手枪,指在了李副市长的脑门上。男人一看这个架势,顿时就萎靡了下来,不敢再说话。

  郑霄晔左手拿着捡来的照片,道:“铁牛,你用V国的语言问他,这照片是哪里来的。”

  铁牛刚要开口,李副市长却立刻回答了。他素来作威作福,何时见过这等场面,眼看自己的生命掌握在这个女子的手中,早就打定主意屈服了。此刻听到了郑霄晔讲的是C国语言,而身边的那个身形粗壮的男子显然是被用作翻译,便立刻抢先用C国语言回答。

  李副市长道:“我说,我说。小姐,只要你不要动枪,我什么都说。照片是刚才拍的,我怀里还有。”

  郑霄晔一使眼色,铁牛立即伸手向李副市长的怀中摸去。只见一个信封被拿了出来,里面是一叠照片。铁牛一看,当即就怔住了。只见和郑霄晔手中的照片一样,这都是赵剑翎的裸照。其中女警官被捆绑着,有被男人强奸的照片,也有身体各个部位的特写。

  那两个挟持着李副市长的人也伸长了脖子欣赏着。这三个人都曾经有幸见过赵剑翎一面,但谁能想到这个清纯灵秀的女警官被剥光之后身体竟然如此美妙。他们都瞪大了眼睛,贪婪地欣赏着赵剑翎那绝美的裸体。

  郑霄晔一看众人神色,想到女警官素来冰清玉洁,竟遭男人的轮番强奸,又被拍摄下了裸体照片,现在这些照片又被这些男人们随意欣赏,心中甚是悲伤。

  女国际刑警道:“铁牛,不要看了。把照片收起来。”

  听到了郑霄晔的话,男人们多少有一些恋恋不舍。但既然连胡济东都栽在了她的手里,他们就必须听命于她。铁牛虽然不情愿,但也还是收好了照片,连带郑霄晔手中那张,一齐放入了信封,递了出去,被郑霄晔伸左手接过。

  收好了照片,郑霄晔继续道:“说!你可知道照片上的女人是谁?她现在在哪里?”

  李副市长道:“我知道,我知道。她是国际刑警处一个很有名的女警官,名叫赵剑翎,是从C国来的。”

  郑霄晔冷笑道:“你既然知道她是国际刑警,竟然还敢碰她?胆子可真不小啊。”

  李副市长神色更为惊慌,道:“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这是阮云天干的。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冒犯国际刑警。我只是看到了赵警官的裸体,忍不住才动的手。其他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都是阮云天干的。”

  听到这里,郑霄晔已经大致将情况弄清楚了。她猜到,赵剑翎一定是走投无路,去请求阮云天的帮助,而阮云天却见色心起,用了什么手段将赵剑翎擒住了。

  郑霄晔道:“那你是谁?和阮云天是什么关系?”

  李副市长道:“我和阮云天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L市的副市长,阮云天有求于我,才请我去的。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目标已经明确,郑霄晔知道现在的关键是如何救出受辱的女警官,她稍一盘算,心中已有了计议,便道:“L市的副市长?难怪色胆包天。很好,你想不想活命?”

  李副市长道:“想!想!小姐,我已经说过了,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都是阮云天干的,你不要为难我啊。”

  郑霄晔道:“你要是想活命,就老老实实地听我的话,按我说的去做。如果你耍什么花样,就别想活命!”

  ***    ***    ***    ***

  阮云天坐在监控室内,通过监视器欣赏着房间内的情形。被捆绑的女警官经过了反复的挣扎和扭动,竭尽全力,竟然在没有男人介入的状况下产生了数次高潮。她的动作已经慢了下来,显然,随着性欲的宣泄和药力的消退,赵剑翎已经逐渐地解脱了出来。

  正在这时,一个狱警推开了房门,道:“典狱长,李副市长在外面说要见你。我们先让他到你的办公室里面等着。”

  阮云天显然对这种打断颇为不满,无奈地将目光从赤裸的女警官身上移开,问道:“李副市长?不是才把他送走么?怎么一转眼又回来了?难道对于今天的一切,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么?”

  狱警道:“他说找你要重要的事要商量。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不过看他好像很着急的样子。除了他手下的两个保镖,还另外带了三个男的一个女的,不知道是什么身分。典狱长,我看你还是出去看一看吧,我们可打发不了他。”

  阮云天点了点头,道:“好,我去看看。”

  说着,他和那个狱警一起走出了监控室,直奔他的办公室。刚走进办公室,只见李副市长坐在他自己的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他的身后站着六个人,其中三男一女以前素未谋面。那个女子容貌端秀,引得他不禁多看了两眼。

  阮云天道:“李副市长大驾光临,真是令人感到意外。不知您去而复返,是为了什么事?”

  李副市长并不谈及去而复返的反常行动,只是道:“典狱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姐姓郑,她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前不久,她得到了一样对于你很不利的东西,看在今日的事情上,我让她把这样东西交给你。”

  本来阮云天还颇有几分不满,但听到了李副市长这样说,不禁心中颇为欣喜。所谓对他很不利的东西,想必是哪个对头搜集的他的一些管理监狱中那些黑幕交易的证据。毕竟,无论他平时如何小心,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总会为外人抓到一些把柄,之所以要巴结李副市长,原因也正在于依靠这样一个后台来撑腰。不过他没有想到,刚实行了性贿赂,就能收到这样的效果。

  只见郑霄晔把手伸向了斜背的包中。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阮云天连忙向前踏上了一步,但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包中居然掏出了一把手枪。整个事件的转折过于突兀,使得典狱长一时无法接受,略一迟疑,枪口已经指在了他的胸前。

  阮云天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道:“这……这……李副市长,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拿枪指着我,我和你可是朋友,从来都不是对头啊!”

  李副市长一耸肩,道:“典狱长,实在是对不起。我也是受制于人,不得不这样,你可千万不要责怪我。”

  只见站在李副市长背后的一个颇为健壮的男子向斜后方退了一步,他的手被衣衫的袖子覆盖着,却直指着李副市长的后心,正是铁牛。他用左手一掠盖住右手的袖子,露出了黑色的枪口。阮云天这才知道李副市长被人挟持了。

  郑霄晔道:“阮云天,我是国际刑警处的刑警。现在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你最好和我们合作,否则我可以告诉你,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快,带我们去赵警官的所在,把她放出来。”

  典狱长此时终于知道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虽然他无法揣测郑霄晔是如何能挟持李副市长来到这里,但一切都已经没有机会了。为了活命,他只能照着郑霄晔的话去做,如果想要反击,也只有等待机会了。

  在阮云天的指示下,周围的狱警们都解除了自己的武装,其中一个人走在最前面带路。铁牛用枪顶着李副市长的后心,而郑霄晔则用枪指着阮云天的脑门,向前走着,很快就到了赵剑翎刚才惨遭男人们凌辱的那个房间。

  房门打开,只见赤裸的女警官依旧被捆绑着。度过了催情剂药力发作的时段,她完全恢复了对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的控制。但由于体力的巨大消耗,赵剑翎看起来极度疲惫,无力地坐在墙角,微微喘息着,起伏的乳峰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双腿之间更是布满了惨遭蹂躏所留下的痕迹。

  郑霄晔心中又是一阵悲伤,道:“铁牛,让他们把赵警官解下来,快给她披上衣服。”

  在铁牛的示意下,胡济东的两个手下立即拿着狱警递来的衣服走上前去。两个男人面对着一丝不挂的女警官,虽然心中充满了淫邪之念,但想到胡济东的性命,以及对郑霄晔的惧怕,也不敢对赵剑翎随意地动手动脚。

  手腕上的绳索先被解开了,他们帮助全裸的女警官穿上了上衣,偶尔寻找到机会则偷偷地触摸着她的裸体。随后,捆绑着赵剑翎脚踝的绳索也被解开了,她套上了长裤,终于遮掩住了那美妙无比的玉体。

  典狱长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身材绝佳的女警官就此被人救走,心中极为不甘。他一瞥眼间,只见郑霄晔颇为关切地注视着两个男人解救赵剑翎的场景,对自己的警戒之心多少有些松懈。阮云天觉得,这可能是最好的机会了。

  他立即对一个狱警使了一个眼色。那个狱警突然发出了一声大叫,打破了房中寂静的气氛。包括郑霄晔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大叫所吸引,不由自主地向那个狱警望去。借着这个机会,阮云天伸出手臂,向脑后一扫,随即就地一滚。

  “砰”的枪声响起,郑霄晔发现阮云天的意图之时,措手不及地打出了一枪,但手臂被典狱长扫中,自然失去了目标,子弹射空了。狱警们一看来了机会,立即大声呼救。毕竟,他们的武器被解除了,在此局势下根本无法反击,但就在近处还是有不少其他的狱警,他们都可以立即支援这里。

  但包括阮云天在内,他们都错误地估计了郑霄晔的胆识。典狱长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刚准备站起之时,郑霄晔的第二枪就击中了他的心口。阮云天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就在此刻,几个狱警持着枪出现在了门口。包括郑霄晔、赵剑翎在内的所有敌人都处在了他们的枪口之下。

  郑霄晔一脸镇静,道:“李副市长,如果你还想活命,就以你L市副市长的身分告诉他们究竟应该怎么做。今天发生了什么,我想以你的精明,应该会想清楚,也一定会找到最合理的处理方法。你说是不是啊?”

  李副市长慌张地道:“我现在命令你们,把枪放下,全部把枪放下。今天的事是这……这样的,典狱长阮云天欲对我不利,这位是国际刑警处的郑警官,在关键的时刻击毙了阮云天。阮云天身为典狱长,在监狱内纵容罪犯,本已罪大恶极,今天又欲袭击我,正是十恶不赦。你们也识相一些,否则必将严查各位在监狱内以权谋私,纵容罪犯之责。”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情形,郑霄晔等一行人毫无阻拦地从房间内走了出去,根本就没有把这些狱警放在眼里。唯有典狱长,尚未断气,还微微地挣扎着。

  ***    ***    ***    ***

  唐老板充满疑虑地拆开了手中的信,他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胡济东和他向来无甚瓜葛,派人送来这样的信,实在过于突兀。毕竟,唐老板是听说过胡济东背景的,以前是一个国际刑警,现在改行经营宾馆,听说还颇有些黑道风范,但也难保不是赵剑翎逃走之后和他联系上了,安排了什么对付他的圈套。

  首先从信中取出的,是一张纸。

  “素闻唐老板之大名,实属风云人物,令人敬佩,但无缘相识,引以为憾。往日常欲高攀,却忙于事务,更唯恐唐老板嫌弃,若贸然拜访,兴许是自取其辱。

  “近日得顾三爷告知,擒获国际刑警处闻名遐迩的女警官赵剑翎、C国XX市女刑警队长杨清越等女刑警,不幸赵剑翎被敌人寻机救走,而杨清越和XX市女警官陈蓉又在押解至唐老板处的途中脱逃。所幸杨队长为唐老板擒获。

  “顾三爷邀请黑道中人协助擒拿脱逃的女刑警。在下不才,混迹于L市,尚有些耳目。几经查探,发现了赵剑翎的行踪。该女警官虽然智勇双全,但毕竟寡不敌众,被在下倚仗人多势众,将她活擒。随后又碰巧遭遇陈蓉,也成功将她俘获。

  “这两个女刑警与在下并无恩怨,囚禁着也无用处。本应将她们献于顾三爷,或可得些好处。然而在下乃好色之徒,见赵警官这等容貌清秀、身材标致,早已强行凌辱,反复奸淫,以强奸行乐。又听说杨队长容貌绝艳,有倾国倾城之色,如不能欣赏,心中颇觉遗憾。

  “想到近日顾三爷请唐老板审讯杨队长,斗胆提一要求,以送出在下所擒的赵剑翎和陈蓉为条件,换取见杨队长一面。若要求唐老板让杨队长供在下淫乐,也许太过分寸。在下不过想一睹杨队长的裸体,拍上一些裸照,以供日后欣赏,即为所求。

  “然而唐老板叱诧风云,手下人物过百。在下乃无名小卒,手下仅三十余人。来到唐老板的地界,若在下要求被拒,以唐老板之实力,不难留下赵警官和陈警官。为安全起见,请唐老板带三十人,押杨队长至L市以西八十千米处的K地,进行此项交易。若唐老板答应,请拨以下电话号码,加以确认。

  “届时,唐老板若出尔反尔,所带实力对在下构成威胁,请恕在下不能奉陪。”

  读完信中的内容,唐老板不禁一声冷笑。从信中的文字看,胡济东对他又敬又畏,倒也使他颇有些飘飘然。但无论如何,单以这封信还不足为信,虽然没有什么仇恨,也难保胡济东信口胡诌,设下一个圈套,专找自己麻烦。

  他思虑不定,自然地将手伸入了信封,去拿先前尚未取出的东西。这是两张照片。第一张照片上是一个脸庞清丽的少女,神色却略欠活力。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陈蓉,但曾经在顾老三处看到过她的照片,因此一眼即可认出。

  照片拍得很是奇特,少女的胸部及以下部位都不在取景范围内,只见陈蓉的双臂向两侧平展着,带着一个很微小的角度向上方倾斜,手腕被绳索捆绑着。她那细腻的肌肤完全展露着,只留下了两条细细的白色肩带,显然身上只剩下了胸罩。可惜由于照片只拍到了颈项以下的一片肌肤,不能到欣赏什么精彩的部位。

  看完了这张照片,唐老板随即转到了下一张。映入眼帘的是他所十分熟悉的清纯灵秀的脸庞。

  唐老板在以前就到过C国XX市,和赵剑翎的交锋也是源于当初。他擒获了赵剑翎的两个手下,并拷问出了他所希望得到的信息。随即他曾经多次设下毒计,试图绑架赵剑翎,有一次还几乎将她活擒,但都被女警官以武艺和智谋脱险。而此后赵剑翎的反击则十分厉害,唐老板折损了大部分手下,只剩下两个心腹,狼狈逃出C国。

  唐老板栽在赵剑翎的手中,实在是颜面尽失,引以为耻。直到数天前,这个深仇大恨才终于得报。在强奸大会上,他亲眼看着精锐的女警官被歹徒们放开,又被活生生地擒住,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地剥去,惨遭凌辱。

  他亲自对赵剑翎用刑,最后她被马老先生的催情剂彻底击溃,产生了性欲和高潮,而唐老板更是一享强奸的乐趣。女警官那清纯贞洁的气质、近乎于完美的裸体,深深地映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此刻看到了她的照片,唐老板不禁有些头脑发热,心跳加速。

  照片中的女警官和陈蓉的姿势完全一样,双臂向两侧伸展着被捆绑住,取景范围也几乎相同,不同的是她的肩上连胸衣的肩带都没有。唐老板对赵剑翎还算比较熟悉,也知道她平时只穿半截背心式的胸衣。这种状况之下,除非她戴的是无肩带的胸罩,否则一双乳峰定然是赤裸无疑。

  照片却只拍摄到了赵剑翎的颈项下方的锁骨。看着女警官脸庞上无比羞愤的神色,想到那一双尖挺而精致的乳峰和两颗如红宝石般的娇小乳头,唐老板暗骂了胡济东一声色鬼,更对拍下这种照片来吊起他的胃口烦恼不已。

  他再也按奈不住,道:“把杨清越给我带上来。”

  片刻,两个手下便将杨清越押到了唐老板的面前。女刑警队长被绳索牢牢地捆绑着,赤裸着白玉般的身体。由于连续数日遭受严
==记住===亚洲色吧--网址---: https://yazhouseba.com https://yzs8.info
汤不热小视频 | 色站导航 | 有声小说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小城熟女- 第05章 征服熟女老师
  2. 初听琴声
  3. 做爱时轻力抚摸女性的头发
  4. 回老家途中的艳遇
  5. 漂亮媽媽王豔的故事 11
  6. 淫荡的小表姐
  7. 男欢女爱- 第500章 哪行都有的悲切
  8. 我的心生回忆全文完
广告业务联系微信: sjms1388008
Tumblr色情博客 | Tumblr Viewer | 色站导航